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历史选择了毛泽东》2.08 朱德和毛泽东胜利会师


毛泽东一直在关注着那支南昌起义部队,企望着跟那支部队会合。无奈,大山阻隔了信息,双方都不知谁在哪里……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中旬,在湖南离井冈山不远的茶陵县坑口镇,来了一个二十二岁的军人,穿一身整齐的国民党军官制服,向驻守在那里的靖卫团亮出了“国民革命军”证件。证件上写着他的身份,即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副官,姓名叫“谭泽”。靖卫团团长罗克绍得知此事,立即设宴款待这位年轻的副官。在跟罗克绍边吃边聊之中,谭泽得知附近驻扎着袁文才的一个连队。谭泽悄然来到那个连队,见到连队里的游雪程,这才说了实话。原来,他是毛泽东的小弟弟,名叫毛泽覃。那“谭泽”,是他的化名。

游雪程一端详,果真,这青年的面貌酷似毛泽东,便送他去见毛泽东。坑口镇在茶陵县和宁冈县交界之处。毛泽覃进入宁冈县,见到了分手几个月的大哥毛泽东。原来,毛家有兄弟三人,长兄毛泽东,二哥毛泽民,小弟毛泽覃。毛泽东字润之,毛泽民字润莲,毛泽覃字润菊。

毛泽覃是大哥毛泽东把他从韶山带往长沙读书的。在长沙五年,他生活在大哥身边,跟大哥格外亲密。在大哥的影响下,他十八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根据中共的指派,他曾在国民党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担任上尉。这一回,毛泽覃负有特殊使命,前来寻访大哥毛泽东。一路上,他要穿过国民党统治区,所以穿上国民党军服,用了化名,倒是通行无阻。

兄弟相见,说及别后情形,真是各有一番历险记:毛泽覃奉命参加南昌起义。当他赶到南昌时,起义部队已经离开南昌南下。毛泽覃也就南下追寻。追到江西临川时,他突然被哨兵抓住。他一见那是起义军的哨兵,无比欢欣,而哨兵见他穿一身国民党军官制服,以为是敌军,任他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所幸哨兵押他去见周恩来,周恩来认得他是毛泽东之弟,连说“大水冲了龙王庙啦”,随即派他到叶挺为军长的十一军政治部工作……这一回,毛泽覃奉朱德之命,前来找寻毛泽东,期望着两军能够会师,合力征战——这正是毛泽东日夜思念的。兄弟相会,倍加欢愉。据毛泽覃说,南昌八月一日起义之后,起义部队在八月三日便离开南昌南下。当时的目的是想南下广东,以为广东的革命基础好,想在那里站稳脚跟,再徐图北伐。一路南下,一路激战。攻打瑞金时,陈赓负了重伤。各路军阀,夹击起义军。在这最困难的时候,起义军领袖之一贺龙,在瑞金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激战之中,起义军被迫分成几路。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第二十军及第十一军二十四师直下潮汕。后来贺龙率二十军向广东海陆丰前进。周恩来此时得重病,发烧,昏迷,由一艘小船送往香港,同船而行的是叶挺和聂荣臻。朱德、陈毅则率第十一军二十五师于十月二日在汀江、梅江、梅潭河三河汇流处的三河坝,跟国民党钱大钧部队激战三天三夜,不得不转往湖南南部。毛泽覃随朱德部队前进。

朱德在湘南听说毛泽东领导了秋收起义,极想跟毛泽东取得联系。无奈兵荒马乱,不知毛泽东在何方。朱德部队且战且走。十一月初,朱德部队在赣南崇义上堡整训时,忽闻毛泽东部队就在附近。激动万分的陈毅自告奋勇,化装成老百姓,前往侦探虚实。到了那里一看,果真是中国工农革命军,有一营兵力!原来,那是秋收起义时的第三营,由营长张子清、副营长伍中豪率领。不过,他们是在战斗中被敌人冲散,失去了与毛泽东的联系,驻扎在那里。张子清、伍中豪率第三营,加入了朱德部队。这下子,朱德更有信心寻找毛泽东,派出了“特使”——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

毛泽覃的到来,使毛泽东详细知道了朱德部队的情况,万分欢喜。

其实,就在毛泽覃到来之前,毛泽东也派出了自己的“特使”,前去寻找朱德。

毛泽东的“特使”,便是何长工。何长工是一九二七年十月上旬出发的。毛泽东交给他的使命是先到长沙向中共湖南省委汇报,再去寻找朱德部队。何长工刚刚出发,便在井冈山西侧的湖南酃县沔渡被民团抓了起来。民团要杀他,何长工却说自己是从毛泽东部队开小差出来的。这么一来,总算免于一死,民团放他。这时,何长工却不走。民团团长贾威觉得奇怪:“我放你走,你还不走?”何长工说道:“我是想到长沙找哥哥去,可是,一路上你们的关卡多得很,我过了你这一关,过不了下一关。求求团长,给我开个路条吧!”那饭桶团长,果真给他开了路条。于是,何长工一路绿灯,来到了长沙。

何长工在长沙向中共湖南省委作了汇报之后,拿到路费五十六块银元,来到了广州,由广州来到韶关。何长工这样回忆他在韶关的奇遇:几个月的奔波,身上脏得很,一下车就住进旅馆,就忙着去洗澡。韶关驻扎着云南军阀范石生的第十六军。恰好有几个军官和我一起洗澡,水气蒙蒙的,谁也看不清谁。只听见他们在谈论:“王楷的队伍到犁铺头了,听说他原来叫朱德,是范军长的老同学。”另一个说:“同学是同学,听说那是一支暴徒集中的队伍,我们对他有严密的戒备。”这个无意中听来的消息,真使我兴奋极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原来在这里!我匆忙洗了澡,看看钟,已经下半夜一点了,我心急如火,顾不得天黑路远,马上离开韶关向西北走去。何长工:《伟大的会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册,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一九八七年版。

这一回,手上没有路条,何长工特意穿起西装,外面套一件黄色呢大衣,脚下一双黄皮鞋,一副绅士派头。从韶关到犁铺头有四十多里路,何长工连夜赶去。他在部队待过,知道部队行动如闪电,所以他一则是兴奋,二则是要及时赶上。在一片黧黑之中步行,五更时分,万籁俱寂,一路上唯闻脚下皮鞋在索索作响。

赶到犁铺头,遇见哨兵,何长工被带到司令部。巧上加巧,一进门,他便认出了熟人,大声喊道:“老蔡!”原来,接待他的,是曾与他一起在洞庭湖做过秘密工作的蔡协民。这下子,不必费任何口舌自我介绍,蔡协民马上带他见了朱德和参谋长王尔琢。当何长工跟陈毅见面时,两人拥抱起来,因为他俩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认识,想不到在此地重逢。这么一来,朱德那儿来了毛泽东派的“特使”何长工,毛泽东那儿来了朱德派的“特使”毛泽覃。双方互通音讯后,会师的日子渐渐逼近。这一天,终于到来——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那时,朱德部队已经抵达宁冈县砻市(今宁冈县城),来到那个龙江书院。

毛泽东在这一天率工农革命军一团回到了宁冈县砻市,住在刘德胜药店。他刚放下行李,就在何长工的陪同下,朝龙江书院走来。

听说毛泽东来了,朱德和陈毅赶紧来到龙江书院大门口。远远的,何长工就告诉毛泽东:“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就是朱德同志,左边是陈毅同志。”毛泽东走过来了,跟朱德久久地、久久地握手。这是三十五岁的毛泽东,跟四十一岁的朱德的第一次见面。这是历史性的会面。从此,朱德一直成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直至一九七六年两人相隔两个来月相继去世,保持了长达将近半个世纪的友谊。毛泽东也和二十七岁的陈毅紧紧握手。双方握手之后,带着各自的部下,步入龙江书院,登上三楼文星阁。参加这次历史性会见的双方部下有张子清、蔡协民、何挺颖、王尔琢、伍中豪、胡少海、龚楚、何长工、袁文才、朱云卿、王佐。

在“文革”中,《井冈山会师》的油画,被改画成毛泽东跟林彪握手。其实,林彪当时任朱德手下的第十一军军部特务连连长,连登上文星阁的资格都没有。难怪陈毅骂这位“林副统帅”为“灵牌”。“灵牌”的谐音即“林排”,因为林彪在陈毅手下当过排长!另外,关于朱毛会师的油画,往往把背景画成井冈山,那带有艺术的夸张。其实,他俩的第一次握手,是在宁冈县砻市。在文星阁,毛泽东说:“过几天就是‘五四’,我们开个大会,庆贺一下。”朱德当即赞同。五月四日那天,砻市河东的广场上,红旗招展,鞭炮齐鸣,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毛泽东、朱德两支部队,加上方圆几十里赶来庆贺的人们,一万多人聚集在那里。对于那山区小镇来说,这是空前的盛会。大会的主席台是临时搭建的。就地取材,农民搬来一只只禾桶(打稻时用的大木桶),再铺上门板,很快搭成主席台。上午十点,在万众欢呼声中,毛泽东、朱德等登上了主席台。那天,毛泽东佩了一支匣子枪,很神气地出现在主席台上。不过,他只佩了一天枪,这一辈子也只这天佩着枪。这位“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提出者,却不愿身上挂着枪。大会的司仪是何长工,执行主席为陈毅。陈毅当众宣布了重要决定,即毛泽东、朱德两支队伍合并,改编成“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下辖三个师九个团。军的领导成员为——军长:朱德。

党代表:毛泽东。

参谋长:王尔琢。

三个师的领导为——

第十师师长:朱德(兼)。

第十一师师长:张子清(因负伤,由毛泽东代)。

第十二师师长:陈毅。

所用番号“第四军”、“第十师”之类,为的是虚张声势。敌人听说了“第四军”,以为起码有“第一军”、“第二军”和“第三军”。师亦如此,团亦如此。九个团,从“第二十八团”至“第三十六团”。光是凭这“第四军第十二师第三十六团”的番号,也够吓唬人的。朱德部队,其中参加过南昌起义的精兵,有一千五百多人。后来,转战各地,特别是在湘南发动暴动,队伍壮大到八千多人。加上毛泽东的队伍,一下子达一万多人,声势大多了。自从毛泽东担任军的党代表后,人们就称他“党代表”或“毛党代表”。

朱德在大会上演说,称这次会师是中国革命的新起点。他说,“我们为会师而高兴,可是敌人却在那里难过,那么,就让敌人难过吧,我们不能照顾他们的情绪,我们将来还要彻底消灭他们呢”!毛泽东上台演说时,依然保持他那幽默风趣的风格,使全场不时爆发出笑声。据何长工回忆,毛泽东当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现在我们虽然在数量上和装备上不如敌人,但是我们有马列主义,有群众的支持,不怕打不败敌人,敌人并没有孙悟空的本事,即使有孙悟空的本事,我们也有办法对付他们,因为我们有如来佛的本事,他们总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我们要专找敌人的弱点,然后集中兵力打这一部分。十个指头有长短,荷花出水有高低,敌人也有强有弱,兵力分布也难保没有不周到的地方,我们要抓住敌人的弱点,狠狠地打一顿,打胜了,立刻分散躲到敌人背后去玩“捉迷藏”。这样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把敌人放在我们手心里玩。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