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历史选择了毛泽东》2.20 毛泽东和彭德怀“第二次握手”


毛泽东失去了根据地,只得不停地“打圈子”。他一边“打圈子”,一边在寻找彭德怀部队,那情景就像当年他寻找朱德部队一样。

彭德怀呢,也像当年的朱德一样,在寻觅着毛泽东部队的踪影。

彭德怀率部从井冈山突围,清点了一下人数,为五百多人。何键发给蒋介石的电报称:“彭面有黑胡,骑黑马,人约九百,枪六七百枝。每人携带炒米,并无饭吃。”除夕夜,毛泽东是在大柏地的王家祠堂里度过。彭德怀呢,奇事一桩:那天,他们渡过章水,进入一个数百户的村庄。村上有几家大地主,正摆了好多桌酒菜。听见红军进村,赶紧逃跑。吃了多日炒米的彭德怀部队,遇上如此丰盛的筵席,真是难得!众人饱餐一顿,彭德怀要带部队马上离开。无奈许多人饮酒过量,倒头便睡。彭德怀只得亲自通宵在外走动,以防不测。

清晨枪响,彭德怀部队紧急集合。在忙乱之中,一半队伍已走散。彭德怀清点人数,只剩二百八十三枝枪,三百来人——损失了二百来人!彭德怀带着这支三百来人的红五军,向东前进,夜袭于都(过去写作“鄠都”)县城,居然一举成功。他从俘虏中吸收一批人加入红军。在于都城,红五军的党代表滕代远带了个警卫员,赶到了邮局,专心致志地在那里翻看报纸。他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报纸。从报上得知,那些“会剿”井冈山的白军,在“得胜”后已纷纷“回防”。另外,报上还披露,蒋介石和粤军、桂军之间的矛盾正在加深,日渐表面化。在寻找报纸时,滕代远的驳壳枪不慎走火,子弹从他胸前穿透。无奈,彭德怀只得把党代表滕代远安排在当地养伤。不过,滕代远从报上得知的讯息,使彭德怀萌发了新的计划:重新打回井冈山!因为自从离开井冈山之后,他吃够了没有根据地的苦头……

天气渐渐转暖。彭德怀部队只有棉衣,没有单衣。他带部队奔袭安远县城。原本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从国民党部队里弄到点单衣,进城后却有了意外发现。他学习滕代远的办法,在县城里收集报纸、文件。偶然,在县政府的一份文件中,见到红四军在闽西消灭郭凤鸣旅、击毙郭凤鸣的消息,得知朱毛部队原来到了汀州!这下子,彭德怀暂且放弃了打回井冈山的计划,急于东进,与朱毛红军会师。

彭德怀派人前往长汀,寻找毛泽东……不多日,一封信忽地从门缝里塞了进来。彭德怀开了门,却不见送信人。彭德怀急急拆信,顿时眉开眼笑:那信是毛泽东写的!毛泽东说,他要率红四军从福建长汀西进,攻取瑞金,希望彭德怀率红五军前往瑞金会师。

就这样,四月一日,两军会师于江西瑞金,毛泽东和彭德怀“第二次握手”!他们从一月十四日分手,不过两个半月,两军都经历了千难万险,感慨万分。彭德怀回忆和毛泽东、朱德见面时的情景:“午饭时,我和朱军长、毛党代表一起吃午饭。那时的午饭,各自用洗脸毛巾包一碗饭,到休息时就地吃,也没有什么菜,吃冷饭,喝冷水。”②《彭德怀自述》,第一百二十七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见面时,毛泽东向彭德怀表示了歉意:“毛党代表说,这次很危险,不应该决定你们留守井冈山。”②就在毛泽东、朱德和彭德怀商议未来大计之际,四月三日,从上海经秘密交通线送来的一封长信,掀起一番不小的风波。

那是中共中央一九二九年二月七日发出的指示信,信是写给“润之、玉阶两同志并转湘赣边特委”的。润之,即毛泽东;玉阶,即朱德。信的开头写道:“自六次大会新中央回国工作半年来几次派人通信给你们,始终未能得你们回信,莫不胜焦念。只是赣西特委在前两月曾来一信说你们给中央来了一个报告为他们遗失了,而中央给你们信托他们转的也同遭遗失……”这表明信是中共“六大”产生的“新中央”写来的,而且是半年来第一次能够送到毛泽东、朱德手中的指示信。这封信,史称“二月来信”。来自上海的指示信提出,“将红军的武装力量分成小部队的组织散入湘赣边境各乡村中进行和深入土地革命”。信中作了具体的规定:“部队的大小可依照条件的许可定为数十人至数百人,最多不要超过五百人。”“决不宜在任何时候竖起一个集中的目标给敌人攻击。”这些来自上海的指令,是周恩来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他当时很久未收到红军报告,不知具体情况。根据毛泽东这一年半以来实际斗争的经验,这样的分散兵力是绝不许可的,只有集中兵力才能有效地消灭敌人。这些代表中共中央下达的指示,简直是在乱弹琴!“二月来信”中还有一段,是要朱、毛离开红军,以减小目标。信的原文是这样的:

中央依据于目前的形势,决定朱、毛两同志有离开部队来中央的需要。两同志在部队中工作年余,自然会有不愿即离的表示,只是中央从客观方面考察和主观的需要,深信朱毛两同志在目前有离开部队的必要:一方朱、毛两同志离开部队,不仅不会有更大的损失,且更便于部队分编计划的进行,因为朱、毛两同志留在部队中,目标即大,徒惹敌人更多的注意,分编会有更多不便;一方朱、毛两同志于来到中央后更将一年来万余武装群众斗争的宝贵经验供(贡)献到全国以至整个的革命。两同志得到中央的决定后,不应图于一时群众的依依而忽略了更重大的更艰苦的责任,应毅然地脱离部队,速来中央。《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中册,江西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

面对这样的中央来信,毛泽东又一次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如他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所言:“不从则迹近违抗,从则明知失败。”那时,毛泽东所说的是那“喝米汤的”湖南省委瞎指挥;如今,中共新中央仍在那里乱发号令。

毛泽东只得据理申辩,于四月五日代表前委致函中共中央。

毛泽东在信的一开头,就不客气地指出:“中央此信对客观形势及主观力量的估计都太悲观了。”

毛泽东写道:

中央要求我们将队伍分得很小,散向农村中,朱、毛离开队伍,隐匿大的目标,目的在于保存红军和发动群众。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以连或营为单位,单独行动,分散在农村中,用游击的战术发动群众,避免目标,我们从一九二七年冬天就计划过,而且多次实行过,但是都失败了。②《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中册,江西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毛泽东强调,一年多的实践证明,“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是成功的经验。至于要朱、毛脱离红军,毛泽东是这样答复的:

现在党的指挥机关是前委,毛泽东为书记,军事指挥机关是军司令部,朱德为军长。中央若因别的需要朱、毛二人改换工作,望即派遣得力人来。我们的意见,刘伯承同志可以任军事,恽代英同志可以任党及政治,两人如能派得来,那是胜过我们的。中央去年六月来信说派贺龙同志来视察,不知为何没有来,现在从福建来交通极便,以后务望随时派人来视察。②与此同时,彭德怀也给中共中央写信。信是四月四日写的,这是他头一回给中共中央写信。写毕,他把信的原稿交给毛泽东,抄件交给地下交通员带往上海。

彭德怀在信中,赞同毛泽东的见解。他指出,“在反革命高潮时不宜分兵,分则气虚胆小”;“这种严重时期,只有领导者下决心与群众同辛苦,同生死,集中力量作盘旋式游击,才能渡过难关,万万不能采藏匿躲避政策,就立刻上了被消灭之极途”。好不容易,总算回复了中共新中央的“二月来信。”

毛泽东、朱德和彭德怀,商议着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这时江西的形势,跟四个多月前大不相同,如毛泽东在给中共新中央的信中所言:“自刘、郭二旅击溃之后,闽西赣南可以说没有敌人了。蒋桂部队在九江一带彼此逼近,大战爆发即在眼前。”彭德怀主动提出,重新打回井冈山。毛泽东和朱德表示赞同。于是,红五军和红四军在会师之后,又分手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