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历史选择了毛泽东》4.12 罗明成了毛泽东的“替罪羊”


“新官上任三把火。”博古来到中央苏区,第一把火烧的便是那个罗明。在中共党史上,凡是称为“××路线”的,那代表人物必定是中共中央举足轻重的人物,诸如“立三路线”、“王明路线”等。可是,博古来到中央苏区不久,便大张旗鼓地批判“罗明路线”,颇为令人困惑。罗明,又名罗善培,最初是中共广东党、团区委派往厦门的特派员,后来成为中共福建省委代理书记,连中共中央委员都不是,怎么忽地有了一条“罗明路线”呢?这,最初连罗明本人都纳闷莫解,蒙在鼓中。其实罗明挨批,无非是因为他在汀州福音医院听了毛泽东的长谈,便把毛泽东的一套主张在福建加以贯彻。博古碍于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影响和威信,不便直接批判“毛泽东路线”,于是抓了罗明当替罪羊!据博古自云,“罗明路线”是他“一手发现”的!这样,批判“罗明路线”,也就由他一手导演。

不过,批判罗明的第一炮,是博古以中共苏区中央局名义发出的。那份《中央局关于闽粤省委的决定》,是在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五日下达的。《决定》指出:“中央局在检查了福建省委工作之后,认为省委处于一种非常严重的状态中。在省委内部的一部分同志中,显然形成了以罗明同志为首的机会主义路线。”为此,中共苏区中央局作出一系列决定:

“在党内立刻开展反对以罗明同志为代表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

“省委对于这一路线的腐朽的自由主义态度,必须受到严厉的打击;

“立刻撤销罗明同志省委代理书记及省委驻杭永岩全权代表工作;

“公布这一决定,并在各种党的会议上与党报上解释这一决定”。

这一决定一经公布,二月二十日少共苏区中央局立即响应,作出《关于开展反罗明路线斗争的决议》,指责福建团委书记陈荣在反罗明斗争中“缺乏布尔什维克”的“彻底性和顽强性”,号召“在全苏区团内开展反罗明路线的斗争”。紧接着,二月二十四日,撤除罗明职务后组成的中共福建临时省委作出响应中央局决定的决议,斥责了刘晓(新中国成立后任驻苏大使、外交部副部长)为代表的“对罗明路线的腐朽的自由主义态度”。

两天后——二月二十六日,博古以《拥护布尔什维克的进攻路线》为题,在瑞金作长篇政治报告,“深刻揭露”了“罗明路线”的“实质”,号召全党投入反“罗明路线”的“伟大斗争”。这样,幕后的“导演”跑到前台来了。

中共中央的机关报《斗争》,像炒豆一般,接连发表啪啪作响的批判文章:《什么是罗明同志的机会主义路线?》、《什么是进攻路线》、《反对腐朽的自由主义》。内中起着定调子的重要文章《什么是罗明同志的机会主义路线?》,出自中共临时中央常委兼宣传部长张闻天之手。虽说此文的观点是错误的,如今仍一字不易、磊磊落落地载入《张闻天文集》第一卷,并加上“选编说明”指出:“对于这次错误斗争张闻天本人后来作过诚恳的检讨。为研究和吸取这次历史的教训,本书选录了此文。”张闻天的文章称,“罗明路线是反对党的总路线,同党的总路线对立的机会主义路线”。而“党的总路线”,就是“布尔什维克的进攻路线”!倾盆大雨般的批判,落在罗明的头上。在汀州,在福建省委的批斗会上,罗明被斗了三天三夜!罗明奉命前来瑞金检查,一到瑞金叶坪就遭软禁。博古找罗明单独谈话。在谈话中,罗明才知他的错误的“要害”所在。

博古提及了罗明一九三三年一月底写的《关于杭永岩情形给闽粤赣省委的报告》。博古正是从这份报告中,“一手”发现了罗明的“严重错误”。那份报告中,有这么一段:如果只注意局部某一地方的转变,不注意很好地配合起来,发展武装斗争,那就请我们最好的领袖毛主席、项主席、周恩来同志、任弼时同志或者到苏联去请斯大林同志或者请列宁复活一齐到下溪南或者其他已受摧残的地方去对群众大演讲三天三夜,加强政治宣传,我想也不能彻底转变群众斗争的情绪!最使博古觉得刺眼的便是“我们最好的领袖毛主席”一句,虽然罗明在此后还开列了“项主席、周恩来同志、任弼时同志”。

博古质问罗明,谁说毛泽东是“我们最好的领袖”?怎么能把毛泽东跟斯大林甚至跟列宁相提并论?!这下子,罗明完全明白了他为什么挨批判。

博古还说,不光是你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还有比你更高级的领导干部,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不言而喻,这“比你更高级的领导干部”,是指毛泽东!张闻天那篇批罗明的文章中,也摘录了罗明报告上的那段话。张闻天的文章是公开发表的,不能像博古谈话时那么直截了当,但也说得够尖酸刻薄的:“然而我想,企图拿罗明与斯大林比较,那正像把狗子同猛虎比较,同样的觉得不伦不类吧!”《张闻天文集》,第一卷,第三百二十五页,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一九九○年版。

在张闻天的眼里,罗明成了一条狗!

如此过激的言词,正是当时“大批判”的浓烈火药味的写照。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