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1回 孙中山建立共和 袁世凯再演帝制


话说我中华大地,本是文明古国。自远古巨鹿之战后,黄帝、炎帝入主中原,经略南方,风化渐开,遂奠定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基础。我们都自称是炎黄子孙,道理就在这里。后来尧舜禅让,大禹治水,百姓安宁,生产发展,遂出现了夏商周三个王朝,开始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史。春秋战国时,诸候问鼎,逐鹿中原。这时远处西陲的秦国引进人才,改革图强。范睢进策,商鞅变法。秦国人人勇于公战,怯于私斗,竟练成百万雄师。再加上君臣齐心,将士用命,遂灭六国,统一天下,废除分封,设立郡县。后世效之,遂成定制。再经一千八百年的发展,成为人口众多,物产丰富的诗书之乡,礼仪之邦。国居中央,四方来朝。古丝道上,驼铃叮?。茫茫大海,舟楫竞渡。火药、指南针、印刷术、造纸术四大发明传往世界各地,开辟了世界各民族进化之路。

列位看客,如此说起来,我中华本是个文明大国。论物产,真个是世界无比;论文明,世界上哪国能当?!谁知到了19世纪中叶,祸起海上。先是英吉利,后是法兰西,美利坚、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沙俄诸国,轮番开着兵船来打中国。中国呢,每战必败,每败必是赔款割地。就连中国人一向瞧不起的弹丸小国日本也来欺侮中国,并割走了中国的宝岛台湾。一个文明大国为什么会受到列强的欺侮呢?

原来当时统治中国的是清朝政府。清朝政府是由满族入关建立的中央政权。相传满族的祖先是布库里雍顺。布库里雍顺的母亲即是天女佛库伦。当时佛库伦年才及筓,天真烂漫。一日去布库里山下的湖中洗澡,见一红果鲜艳动人,就摘了吃下去,就此怀有身孕。最后产下一子,佛库伦名曰布库里雍顺,又为他起了一个姓叫爱新觉罗。这是长白山下满族的土语的音译,如果翻成汉语,爱新觉罗的意思是金子一样宝贵的姓。

布库里雍顺长大后,身材魁梧,胆略过人,率领着族人东征西杀,渐渐地成为长白山下的一个霸主。他死了以后相传几代,到努尔哈赤时满洲的势力在东北更膨大起来。当时长白山下的部落中,能与爱新觉罗为敌的,只有叶赫了。这叶赫部落在东北北方,与哈达、辉发、乌拉三部结成同盟,明朝时称为扈伦四部,任为海西卫,是努尔哈赤统治东北的一大障碍。努尔哈赤集结重兵进攻叶赫。当时叶赫的首领叫金台石,也惯于征战厮杀,闻努尔哈赤兵到,上城防守。努尔哈赤督兵昼夜攻城,金台石连日苦战,稍一懈怠,满洲兵便强登入城,擒住金台石。金台石大骂努尔哈赤,被立即斩首示众。临刑前,金台石大叫:"我生前不能抗满洲。我死无知则已,死若有知,定不使叶赫绝种。将来无论传下一子一女,总要灭掉满洲。”

金台石这番话,虽是临死前的恨言,但也使努尔哈赤心惊肉跳,特地制定了一个规矩,爱新觉罗氏族人永远不得同叶赫氏族人通婚。清军入关以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用一班明朝投降将帅率领汉八旗为前锋,荡平汉人的抵抗,建立起了清朝。开国之初的几个皇帝康熙、雍正、乾隆倒也励精图治,扩大版图。到了咸丰年间,皇帝广选秀女,叶赫氏姑娘兰兰被选入宫里。这兰兰生得脸若桃花,身如杨柳,能歌会唱,美中带媚,被咸丰帝看中,封为贵妃。兰兰偏又争气,为咸丰生了个儿子。于是,母以子贵,专宠椒房。这兰兰出身低贱,饱尝人间酸辛,读书知文,极有决断。自被咸丰宠幸后,常替咸丰批阅奏牍,渐渐掌握朝政秘密。咸丰帝病死热河,她和恭亲王奕密谋,发动北京政变,逮捕权臣肃顺,斩首于菜市口。兰兰也由贵妃变为太后,垂帘听政。爱新觉罗氏的天下遂为叶赫氏夺取,二百年前金台石的临死恨言竟然应验,真是千古异事。

慈禧太后掌权之后,一味地穷奢极欲,把建海军的经费挪来修建颐和园。园子建成之后,自己住在里面亭乐,全不顾国家安危,致使甲午年中国打了败仗,海军全军覆没。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眼看亡国灭种之祸不远了,即创办报纸,呼吁变法图强。慈禧太后唯恐变法成功,大权旁落,发动戊戌政变,把光绪皇帝囚禁在中南海禁苑中的瀛台,逮捕谭嗣同等人,押赴菜市口处斩。她镇压变法运动是这样凶狠,对列强却是奴颜婢膝,竟然声称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样腐败的卖国贼要不推翻,中国还有救么?终于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倡言革命。这个人是谁?就是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先生。

孙中山先生姓孙名文,广东香山县人氏。在香港雅丽氏医学院学习期间,即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过从甚密,经常在一起痛骂清朝政府,倡言革命。无奈人们觉醒的不多,认为他们四人大逆不道,听到他们讲起推翻清朝,结束帝制,个个掩耳逃走,唯恐招来杀身之祸。

到了1894年,中国被日本打败,订了城下之盟马关条约,日本割去台湾。消息传来,万民震怒,痛恨清朝政府的腐败,孙中山的主张才被一些人接受。孙中山乘机在美洲的檀香山成立了革命团体兴中会,倡导驱逐鞑虏,建立共和。当时中国去外洋留学的学生大部分都在日本,多时有一万余人。这些留学生都是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熟悉中外情况,知道要救国必须推翻清朝,结束帝制,建立共和,所以个个赞同孙中山的主张。日本也就成了孙中山革命的大本营。

慈禧太后为了防备留学生造反,也想了很多办法,派了一个叫姚云甫的佞人担任日本留学生的督学。这个姚云甫甘愿当慈禧的走狗,密报了孙中山在日本的革命活动。慈禧大为惶恐,听说孙中山当时正在英国伦敦,就密令中国驻英会使馆设法捉住孙中山,偷运回国杀害。

这天孙中山正去看他的英国朋友康德黎博士。康博士住在伦敦波德兰区。快到康家时,孙中山碰到了两个在英国留学的青年男女。他一听他们说的广东话,不禁动了乡情,上去和他们攀谈起来。那两个青年学生倒也热情大方,特别是那位姑娘,秀丽端庄,主动拉起孙中山的手,倾诉对清朝政府的不满,莺声燕语,声声入耳。海外逢知己,孙中山满心喜悦,也忘了警惕。正行走间,突然从旁边的门里走出两个彪形大汉,不容分说,就把孙中山架上楼去,关在一间房里。

孙中山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他关起来。直到中午,有一个英国仆役来送饭时,孙中山才知道这是中国公使馆。这个仆役叫柯尔,他告诉了孙中山,那两个广东青年男女根本不是留学生,是中国公使馆派出来引诱他的。孙中山一听急了,问柯尔:"你听说公使馆打算怎么处置我吗?"柯尔看看后面,压低声音告诉他:"听说公使馆正在交涉租一条轮船,把你装在箱子里运到船上,押解回国。"孙中山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慈禧太后要把他抓回去杀害。现在能救他的只有康德黎博士了,于是他写了一张名片,许以重金,要柯尔送给康博士。

康德黎博士接到孙中山要来拜访的信后,连忙作了准备,一连等了几天,却不见孙中山的踪影。正疑惑间,接到柯尔送来的孙中山的名片,这才知道孙中山被中国公使馆绑架了。他急忙向英外交部和警署报告,又让《环球报》登了消息。英国舆论大哗,一致反对公使馆的野蛮行径。市民们包围了公使馆,大家嚷着要冲进去砸烂公使馆,救出革命家。慈禧的走狗、公使馆馆长龚照瑗在楼上看见群情汹汹,吓得浑身发抖。正当市民们要冲进公使馆时,突然警笛长鸣,一大队警察在探长乔佛斯的带领下开了过来。他们和康德黎博士及外交部的官员走进公使馆,找到孙中山,把他救出使馆。

孙中山在伦敦蒙难的消息传到日本,留学生非常恼怒。大家商量着怎么出出这口恶气。正在议决不下的时候,一个叫陈独秀的留学生大声说:"血性男儿,连这点事都议决不下。有种的,跟我去剪督学姚云甫的辫子,给孙先生出出这口恶气。"话语未毕,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带头响应:"独秀,你这个主意妙极了。走!咱们两个去,剪掉姚云甫的辫子,看他还怎么害人。"陈独秀高兴极了,一把拉住少年的手:"邹容,你真有种。走!"于是两人向姚云甫的住处跑去,众人也一齐跟上来。

督学姚云甫依仗清朝的势力,惯于迫害留学生。这天正坐在书桌前准备给朝廷写报告,忽听院外人声喧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正惊愕间,一大群留学生冲了进来。陈独秀不容分说,双手按住他的头。姚云甫挣扎着大喊:

"陈独秀,你想干什么?"陈独秀把他的头按下去:"我要剪你的辫子。"姚云甫一听大惊失色,还想训斥陈独秀时,邹容抓起他的辫子,"咔嚓"一声,齐齐地剪了下来。姚云甫抱住头,哭倒在地,连连喊叫着:"我的辫子,我的辫子啊!"众留学生看着他那副狼狈相,拥着陈独秀和邹容哈哈大笑起来。

光阴荏苒,邹容在日本留学期满,就要回国了,跑来和陈独秀辞别。陈独秀拉着他的手问:"你是先回四川老家巴县呢,还是先在成都住一阵子?"邹容发愁地说:"我回国后,想先找一个地方把我的《革命军》印出来。"陈独秀见他忧愁,忙加劝慰:"不要紧,我的好朋友章士钊正在上海主办《苏报》,他是我在日本扪虱谈书的挚友。我写封信,他一定会帮你的。"陈独秀匆匆写了封信交给邹容说:"我也要回安徽老家了,把安徽的革命烈火烧旺些。"这天晚上,两人煮酒叙怀,不觉大醉,抵足而眠。

邹容别离陈独秀,乘船回国。船抵上海后,他便去苏报馆找章士钊,恰好章太炎、蔡元培都在馆中。大家看了邹容写的《革命军》,齐声赞好,章士钊立即命在报上发表。清廷阅报,非常恼怒,向上海公共租界交涉,封闭《苏报》,逮捕章太炎、邹容。会审之后判处章太炎监禁三年,邹容监禁两年。邹容死在狱中,章太炎刑满后,被孙中山接到东京。这时革命形势异常高涨,孙中山已在东京团结同志组成了同盟会。章太炎到东京后,孙中山请他担任《民报》的主编,介绍他和黄兴、汪精卫等革命党人认识,又组织七千人大会欢迎他。孙中山在会上演说:"我们革命,总要有个主义。那么我们的主义是什么呢?就是民生主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后来有一个党人叫冯自由的,在香港办党报《中国日报》,把这三个主义取其第一个字,简称为三民主义,既便当又稳妥。革命党一致叫好,于是三民主义就这样叫起来了。

同盟会成立后,孙中山多次在国内组织起义,但都失败了。徐锡麟和秋瑾在安徽、浙江举事,也都失败了,二人英勇就义。黄兴又在广州组织起义,又失败了。黄兴在女同志徐宗汉的掩护下,脱逃出来。革命义加同志情,黄徐两人遂结为革命夫妻,成为辛亥革命一段佳话。

多次起义均告失败,激怒了一些党人。其中有一位叫吴樾的,亦是留日学生。他自己做了一颗炸弹,跑到北京前门车站去炸清廷派出的考察宪政的五大臣。不料火车上送行的人多,挤来挤去,碰响了炸弹,一声大响,吴樾被炸得血肉模糊,五大臣只受了轻伤。仵作赶来,验明吴樾身份,抓起他的遗体在车站示众。这时吴樾已是腹开肠露,血肉模糊,但面目安详,充分体现了烈士视死如归的精神。

汪精卫听到吴樾炸死的消息,暗暗垂泪。他和王复生等一起也做了一颗炸弹,埋在北京地安门外一桥上,准备炸死清廷的摄政王载澧。结果事败,汪精卫等被捕,打入死牢。

孙中山率革命党人屡举屡败,难道革命就没有成功的希望了么?其实不然,经过孙中山等人的多年宣传冲击,人们越来越同情革命,清廷统治已逐渐动摇。慈禧太后、光绪皇帝接连死去,宣统继位。这时的宣统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孩,能懂得什么。虽有他的生父载澧摄政,也难挽颓势。清朝政府不思改革,反而变本加厉出卖主权,取悦洋人,竟宣布将川汉铁路和川粤铁路收归"国有",让洋人去造。原来这川汉、川粤两条铁路主权本已由清政府卖给外国,各省商民为了保住主权,集资赎回,清政府方才答应这两条铁路由商民筹股自建。于是四川商民筹集大量款项,准备开工。现在清朝政府一宣布"国有",四川无数商民的血汗钱就都入了清朝政府的腰包。川人闻讯十分愤慨,组织保路同志会,向川督赵尔丰请愿,并公推著名士绅蒲殿俊、罗纶、颜楷、张澜、邓孝先为代表,往见赵尔丰。这时督署中警备森严,五人进了大堂,眼看大兵荷枪实弹排满大堂,不禁大惊。蒲殿俊大着胆子说:

"四川铁路,是先皇光绪皇帝准归商办。制军为什么不遵先皇遗命,压制舆论?"赵尔丰不等他说完,大喝一声:"你五人名为绅士,胆敢聚众谋逆。还不快与我拿下!"士兵们闻令一齐上前,把五人绑起来押了下去。

川民们闻知代表被捕,立即聚集了几万人,捧着光绪皇帝的黄纸牌位到督署请愿。赵尔丰下令军队开枪,顿时数十人倒于血泊之中,其他人扔下了光绪皇帝的牌位,狼狈逃窜。这时只见满街子弹乱飞,尸横遍地。人们逃走后,一街都是光绪皇帝的黄纸牌位。

川人闻变,纷纷打制刀枪,准备武装起义。四川江河很多,四通八达,人们把"赵屠户"拘禁代表,屠杀平民的消息写在木板上,外面刷上桐油扔到江里,任这无数的水电报漂流。于是,四川各地的人民都从水电报上得到了消息,群情汹汹。清朝政府得到赵尔丰的急奏,急派端方率武昌新军入川镇压。武昌警备空虚,革命党人遂乘机在武汉准备起义。这里原来已有党人组织文学社和共进会,他们长期秘密地在新军中宣传革命,成绩斐然。武昌新军两万人中,近六千人参加了文学社和共进会。武昌新军主力入川后,武昌党人建立起义指挥机构,推选蒋翊武为革命军总指挥,孙武为参谋长,刘复基、彭楚藩为革命军副总指挥。不料孙武在汉口配置炸弹时失慎爆炸,鄂督瑞澂当即命令统领张彪、协统黎元洪等人搜捕党人。刘复基、彭楚藩、杨洪胜等人被捕,当即被瑞澂斩首示众。彭楚藩等人都是新军下级军官,瑞澂遂怀疑新军中大有党人活动,下令收缴新军士兵枪械,大索党人。协统黎元洪得令,先行搜捕,抓获二名革命士兵,亲手用刀把他们砍死,暴尸军营。革命士兵群龙无首,形势非常危急。第八镇第八营的革命士兵熊秉坤、金兆龙挺身而出,召集革命士兵代表开会,商议起义事宜。熊秉坤严肃地说:

"弟兄们,人家已经把刀架在咱们脖子上了,咱们不能等死。只有起义才能求得一条活路。"金兆龙把手枪掏出来拍在桌子上,大声地说:"端方带走了大部新军,现在正是起义的好机会。熊大哥,你就领头干吧!"熊秉坤说:

"只要弟兄们信得过我,我就领这个头。"正商议间,门被踢开,进来的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万排长。他厉声喝问道:"你们聚众密议,想造反吗?"金兆龙大声说:"我们要造反,你敢怎样?"万排长喝令其他士兵:"把他绑起来,斩首示众。"士兵没有动。他一看士兵不听指挥,就拔出枪来。只听"砰"的一声,万排长倒在血泊中。士兵们回头一看,只见熊秉坤手里握着的手枪还冒着烟,才知是他打死了万排长。大家正惊愕间,连长、营长闻声跑来。还未等他们拔出枪,熊秉坤、金兆龙就朝他们开了火。

营中士兵闻变纷纷跑了出来。熊秉坤大喝一声:"弟兄们,抄家伙,跟我来!"士兵们拿起枪,跟着熊秉坤冲了出去。熊秉坤吹响哨笛,手一挥:

"同志们,愿意起义的,跟我去夺取楚望台!"大家欢呼一声,纷纷跟着熊秉坤向楚望台冲去。守卫楚望台军械库的士兵看到他们冲来,连连喊道:"弟兄们,别误会,我们也是文学会会员!"说着,打开军械库的门。士兵们一拥而入,拿出枪械弹药。其他各营士兵听到楚望台的枪声,知道起义发动,也纷纷奔向楚望台,把自己武装起来。熊秉坤整理了一下队伍,便带着大家猛攻湖广总督署,督署卫队凭借高墙大院拼死抵抗。正相搏间,忽然蛇山的大炮响了起来,几发炮弹落在督署院子里,炸得督署墙倒屋塌。革命士兵士气陡长,喊声连天,枪炮声响成一片,很快冲进了督署。熊秉坤抓起一个卫兵喝问:"快说,瑞澂躲在哪里?"士兵战战兢兢地说:"报告革命党老爷,炮声响起后,瑞澂就逃到江上的军舰上去了。"熊秉坤一跺脚:"嗨!让这个家伙跑了。”

攻克督署后,参加革命的士兵更多了。熊秉坤是个下层军官,没有统领大部队的经验,指挥不灵。正首急问,忽然想到黎元洪:他是协统,为什么不让他指挥呢?他把自己的想法和金兆龙谈了,金兆龙一听就炸了:"让他指挥我们?昨天夜里他还杀了我们两个弟兄呢。"熊秉坤劝道:"兄弟,俗话说各为其主。他当官就不得不听上峰的命令。现在革命了,就不要记着这件事了,咸与维新嘛。再说他是汉人,总应该赞同推翻满清吧?"金兆龙一听,无话可说,就跟着熊秉坤去找黎元洪。

黎元洪听到当夜枪声响起,情知有变,正想出来弹压,闻知革命士兵夺了楚望台,知道大势已去,怕革命士兵找他算帐,赶紧躲到床底下。熊秉坤和金兆龙找了半天,才把他从床底下拖出来。熊秉坤端着手枪说:"你杀了我们的弟兄,本该枪毙。不过现在咸与维新,我们就不计较了。现在给你一个补过的机会,马上指挥我们攻占汉阳。"谁知黎元洪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任你劝导威逼,他只是不说话。气得金兆龙要揍他,被熊秉坤劝住了,命令士兵看好他,便出去指挥战斗去了。

黎元洪为什么不说话呢?原来他担心革命士兵成不了大气候,不说话,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过了一天,听到革命士兵占领了武昌城,汉阳、汉口摇动,这才心动,表示愿意出来指挥。一些士兵原来就不服气熊秉坤,一听协统愿意出山,马上听从他的指挥。黎元洪一掌军权,立即处决了几个革命士兵示威,接着指挥军队轻易地拿下了汉阳、汉口,自己做了湖北军政府都督。

载沣在京城得知武汉有变,急命陆军大臣荫昌率北洋新军前去镇压。北洋新军是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编练的一支西式军队,所用将佐,全是他的亲朋故旧,全军唯袁世凯马首是瞻。"百日维新"期间,慈禧太后欲在天津阅兵,发动政变。军机章京谭嗣同夜见袁世凯,劝他杀掉直隶总督荣禄,囚禁慈禧。袁世凯拍着胸脯说:"你放心,我回去就动手。杀掉荣禄就像杀一条狗那样容易。"可是回到天津后,他立即去向荣禄告密。慈禧太后立即发动戊戌政变,杀死谭嗣同等六君子,囚禁光绪于瀛台。袁世凯也因告密有功,当上了直隶总督。

宣统继位后,载沣为哥哥光绪帝报仇,本想杀掉袁世凯,因庆王反对,便把他以患足疾的名义开缺回家。袁世凯在河南项城老家避祸,家中设有电报房,遥控北洋新军。荫昌受命统领北洋军南下,协统冯国璋、段祺瑞都按照袁世凯的命令,走到中途按兵不动。荫昌毫无办法,只得告退。这时南方各省云起响应武昌,纷纷宣布独立,载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庆王劝他:

"还是赶快起用袁世凯吧,否则大清二百年基业就要完了。"载沣到此也无办法,只好电命袁世凯出山。谁知袁世凯答称足疾未愈,不便率军。载沣明知他拥兵自重,但为了保住大清江山,便交出全部实权,擢升他为总理大臣。袁世凯这才出山,统率北洋军向武昌扑去。北洋新军久经训练,装备精良,指挥统一;民军是新组建的军队,派系复杂,总司令黄兴指挥不动。北洋军便接连攻下汉口、汉阳,武昌形势危急,指日可下。袁世凯偏不过江,只命令在龟山上架起大炮向武昌轰击。冯国璋等人莫名其妙,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只得遵守命令,每天向武昌打炮,打得武昌城内火光冲天,烟雾迷漫。

原来袁世凯另有打算。他眼看全国响应革命,知道清朝大势已去,并不想为清朝卖命。他打下汉口、汉阳,只是为了给民军一点厉害看看,留下武昌不打,是为了压清朝政府和民军和谈,他好浑水摸鱼。

清军暂不过江,武昌松了一口气。这时孙中山先生由海外回国抵达上海,起义各省派出代表齐集上海欢迎孙中山回国。嗣后代表举行会议,决定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选举孙中山为民国临时大总统,黎元洪为副总统。公元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上海正式成立。此日即为民国元年元月元日。临时政府派出军队,护送孙中山去民国首都南京赴任,早有黄兴等人在南京迎接。孙中山下车后,礼炮齐鸣,欢呼雷动。十数年革命,总算结出了硕果,孙中山不禁热泪盈眶。

这时袁世凯加紧推行南北议和。他一方面用民军压清朝皇室,迫使宣统退位;一方面又以北洋新军压民国政府。民国政府内部混进了许多立宪党人和清朝政府官员,这些人为了升官发财,闹着要孙中山交出总统职务,实现南北议和。孙中山看到推翻清朝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了大局,遂交出大总统一职。袁世凯当了第二任民国大总统,并把首都迁到北京。革命党人张振武、陈独秀眼着革命果实为奸雄袁世凯所得,不禁扼腕叹息。袁世凯得到密报,便把张振武骗到北京,宴席间掷杯为号,杀了张振武。陈独秀在安徽站不住脚,逃往上海,教书为生。袁世凯派心腹往各省接管省政权,只有江浙两省还是革命党人的天下。

陈独秀在上海教书度日,余暇时常想着:现在国家号称民国,怎么没有一点革命后的新气象?袁世凯为民国大总统,居然也仿效历代帝王,闹起了到曲阜祭孔的把戏,这是为什么呢?想来想去,他认为这是革命中人们忙于推翻清室,忘了对国民进行民主科学的教育。国民性没有得到改造,所以对袁世凯搞的祭孔这些把戏,人们不以为怪,反以为是正常的事。想到这里,他决心创办一个杂志,宣传科学民主精神,进行国民性改造。

陈独秀到上海后,正值国民议会选举。同盟会这时已改组为国民党,宋教仁领导国民党开展竞选,居然一路顺利,稳操胜券。宋教仁也曾动员陈独秀参加竞选,独秀摇摇头说:"你想从袁世凯那里夺取总理宝座,不是与虎谋皮吗?我劝你小心些,不要做张振武第二!"宋教仁见劝不动他,只好走了。陈独秀一面教书,一面四处奔走创办杂志,也就把这事忘了。

1913年3月20日,陈独秀出去办事,发现街上军警密布,气氛森严,不知出了什么事。第二天一早,报纸送来,头版赫然登着"宋教仁昨在上海东站被刺"。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拭目再看,果然报纸上登着这条消息。原来宋教仁带领国民党参加竞选,大得选民拥护,已获得多数选票,眼看国民党就要成为国会中第一大党,宋教仁即将担任总理组阁。不意昨天来上海竞选,一下火车,即有凶手数人连开数枪,将他击毙,凶手,乘混乱逃去。陈独秀看完报纸恨恨地说:"这一定是袁世凯干的,他惯于用这样的办法杀掉政敌。”

过了几天,陈独秀又在《申报》上看到了名记者邵飘萍的一篇北京通讯,不禁大喊起来:"果是袁贼干的。”

邵飘萍是北京《京报》的馆主,又兼任《申报》驻京记者,长于采访。宋教仁被刺后,他用重金买通袁世凯的爪牙洪述祖的小妾,盗出洪述祖的日记,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袁世凯怎么下令,洪述祖怎么组织刺杀宋教仁的全部经过。这篇通讯一发表,宋案真相大白。革命党人云集上海讨论对策。陈独秀拍案而起,大声疾呼:"诸君,我们牺牲了多少像邹容大将军一样的好同志,才推翻清室。现在烈士坟上的封土未干,袁贼又向着我们杀来了。不推翻袁贼,革命就要失败。现在李烈钧主江西,我们在南方还有些办法,乘这个时机,我们再在南方起兵,讨伐袁贼,为烈士报仇。"大家一听齐声叫好,随后纷纷去江西江苏协助李烈钧起兵。临走时,大家问陈独秀:"独秀,你什么时候走?"陈独秀摇摇头:"我不走了。"大家不禁诧异。陈独秀解释说:"我留在上海,是要办一个杂志,痛骂袁贼。"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要他早日创办,为大家鼓气。

孙中山这时也从日本回到上海,领导国民党讨伐袁世凯。这年7月,李烈钧在江西起兵,号称"二次革命"。哀兵起义,士气高涨。袁世凯早已料到国民党会起兵,事先布置了军队等着。李烈钧组建的军队到底不如北洋军甲坚枪利,被北洋军打败。袁世凯这时志高意满,干脆撕下共和的旗帜,要人们写劝进表,推他当洪宪皇帝,复辟帝制。

正在这时,陈独秀创办的杂志创刊了。杂志的名称普通得很,叫《青年杂志》。杂志创刊后,外界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倒是蔡元培找上门来,批评了一番。蔡元培说:"仲甫兄,现在二次革命失败,袁贼要当洪宪皇帝。你的杂志上怎么连半句骂袁世凯的话也没有啊?"陈独秀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孑民兄,我们党人在辛亥以前,办了不少报纸刊物,成效怎么样呢?"蔡元培沉吟了一会说:"这个却说不好。总的来说,在鼓动反满这点上还是起了很大作用,连孙总理都说革命成功,一分军事,九分宣传呢。"陈独秀接上说:"问题就出在这儿。我们一个劲地宣传反满,倒是把人们的劲鼓起来。可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民主科学。听说秋瑾女士被杀后,还有人去刑场用馒头蘸她的血吃呢,说是吃了能治痨病。这样的国民性怎么能实现真正的共和?我现在就是要来补补课,从根本上挖掉袁贼复辟帝制的根子。孑民兄,你看着吧,我就要从这个杂志起手,闹一个大事出来。"蔡元培这才明白陈独秀的用意,不禁佩服他的目光远大。

二人正议论间,高君曼拿了一张号外回来了,蔡元培站起来打招呼:"这一定是嫂夫人了?"高君曼不及回答,举着号外说:"发生大事了!出大事了!"究竟出了什么大事,且看下回接续。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