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4回 周恩来结发邓颖超 毛泽东痛驳陈独秀


话说周恩来正为没有接到邓颖超的信而着急时,突然接到了国内的一封来信。他看着信皮,上面的字体很陌生。这会是谁呢?他赶紧抽出信纸看信后的署名,赫然三个大行书体字映入眼帘:廖仲恺。啊!是廖公来的。他虽然没有见过廖公,但知道他是孙中山最信任的人,1924年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在广州协助孙先生创办黄埔军校。周恩来赶紧读完信,才知道是廖公要他速来黄埔军校担任政治部主任。这是大事,周恩来立即向旅欧总支部的同志作了汇报,总支部也收到了中共中央的通知,当即让周恩来回国,担任中共两广区委军事委员和国共合作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轮船劈开大西洋的万顷碧波,激起一道白色的浪河。周恩来站在船舷边,眺望着蓝色的海洋,心情很不平静。从国内的来信和海外报纸的报道中,他已经知道国共实现合作,大革命的浪潮已在国内翻滚,自己马上就要回国投入到革命浪潮中去了,可以实现自己的革命救国的愿望了,这是何等地令人高兴啊!同时他也更加怀念邓颖超,许多时没有接到她的来信,不知她现在哪里?一想到此,他恨不能一步跨到广州。

经过近一个月的旅行,船终于驶抵广州,岸上迎接旅客的人群已经挤满了码头。周恩来在船上望去,一眼看到彭湃站在码头上正朝他挥手呢。他激动地举起双手,使劲摇了几下随即跑下船来,和彭湃热烈握手。彭湃略事寒暄后,即叫来人力车,把周恩来送到自己的寓所休息。

九月的广州,天气仍然很热,可这里的政治空气更热。国共合作实现后,广东已成为革命根据地,孙中山先生在广州成立了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革命青年正从全国各地往广东涌来,街上行进着一队队的游行群众,到处都是革命标语。

黄埔军校已经开学。国共两党的大批重要干部云集军校,有校长蒋介石,党代表廖仲恺,教育长邓演达等国民党的重要领导干部;共产党方面,除了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外,还有教官聂荣臻、恽代英、萧楚女。教官叶剑英曾任孙中山先生警卫营营长,陈炯明炮轰总统府时,他率全营掩护孙中山先生撤退。这时他的党籍是国民党,和中共教官甚说得来,以后又跨党加入中共。

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有500多人,都是热血沸腾的青年,其中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约有五、六十人,如徐向前、陈赓、左权、蒋先云、许继慎、王尔琢、周士第、蔡升熙、宣侠父等;还有许多加入了国民党的学生,如胡宗南、杜聿明、宋希濂、郑洞国、范汉杰、陈诚、黄维等。国共两党合作共办黄埔军校,军校一派朝气蓬勃的景象,黄埔岛上,校歌震天响:"热血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

毛泽东这时也来到广州,住在东山庙前西街38号,以国民党中宣部代部长的身份主办《政治周报》。他和周恩来等人都是经过中央批准后的跨党党员,即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加入国民党,以贯彻孙中山先生改造国民党的政策。周恩来在军校听说毛泽东到了广州,即坐军校交通艇赶回广州去看他。周恩来在前西街38号下了人力车,仔细打量起来。

38号是一栋简陋的二层楼房,毛泽东住在楼上。周恩来去时,毛泽东正在整理书刊,一看周恩来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笔,两人亲热地拥抱起来。

周恩来看看空荡荡的屋子,奇怪地问:"润之兄,开慧怎么还没有来?"毛泽东边泡茶边说:"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我先来准备准备粮草么。"两人坐下后,毛泽东说:"恩来,有什么新闻,你给我说说嘛。"周恩来脱下军帽放在桌上,松了松武装带说:"怎么说呢?从外面看很热闹,实际上情况复杂得很。右派活动很猖獗,军校里面的一些国民党学生还组织了孙文主义学会,在王柏龄这些右派教官的唆使下,成天向共产党员学生寻衅。前天,胡宗南带着几个右派学生和陈赓打架,叫陈赓抡起大棒狠揍了一顿。"毛泽东听完,哈哈大笑说:"揍得好!对于右派的挑衅,就是要针锋相对地反击。只有把他们的气焰打下去,中间派才会跟着左派走。你要是退让,他们就会骑在你头上拉屎拉尿。"周恩来叹口气说:"可是,我担心哪!陈独秀让我们这些抓军事的,不许拉队伍,只让配合国民党。要是国民党变了脸,咱们可是手无寸铁啊!"毛泽东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顿说:"恩来,你说的这可是个要害问题。手里无棍打狗不硬。我们一定要建立共产党自己的武装。不拉起一支姓共的队伍,还搞什么革命?"周恩来担心地问:"要是陈独秀问起来怎么办?"毛泽东挥挥手说:"恩来啊,你怎么那么老实。你忘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周恩来点点头说:"润之兄言之有理。”

两人正说着,楼下的肖楚女回来了。毛泽东站起来喊道:"麻子,今晚吃么子?"肖楚女走上来说:"辣椒炖牛肉。噢,恩来在这儿,那就换一个菜吧。"周恩来摇摇手说:"不用了。我今晚就要尝尝湖南的辣椒。"毛泽东高兴地拍了一下周恩来的肩膀说:"越辣越革命嘛!"说完三人一齐向厨房走去。菜做好以后,周恩来吃了一口,顿时辣得满脸通红。毛泽东专拣辣椒吃,还让着周恩来:"恩来,快吃。广州这地方潮气大,吃点辣椒可以抗潮气。"周恩来一听有理,也就大口吃起来。饭还没有吃完,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枪声。毛泽东惊诧地问:"么子事?"周恩来气愤地放下筷子说:"肯定又是商团捣乱。这帮家伙有英国人的支持猖狂得很。"毛泽东一拍桌子说:"广州是革命根据地,怎么能让他们胡来?"周恩来说:

"孙总理也在考虑解决他们。"一语未了,门外有人喊:"报告!"周恩来说:"是找我的。进来!"门推开了,两个军官走进来,向周恩来敬个礼说:

"周主任,校长有命令,让你立即回军校,有重要事情商量。"周恩来站起来说:"肯定是要打商团了。你们坐着,我走了。"说完戴上军帽走出门去。邓颖超这时还在天津,从高君宇等人捎来的信中,她知道周恩来工作很忙,这时又得知黄埔学生军要打商团,很为周恩来担心。兵凶战危,何况黄埔学生军刚刚编练成军。这时邓颖超任中共天津地委的妇女部长,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更多地想这个问题,整天为动员群众而奔波着。商团军被打垮以后,黄埔学生军又紧接着要去打盘踞在东江的陈炯明,这可不比歼灭商团军。

当时陈炯明所部近十万人,而黄埔学生军只有三千人,众寡悬殊。东征军走了,这正是1925年的2月。邓颖超白天忙完了,晚上躺在床上,不禁想起周恩来,不知他在前线怎样了?负伤了没有?东征的消息报纸上经常有报道,党内也经常传达这方面的消息。总的来说,由于有彭湃领导的东江农民军的配合作战,黄埔学生军进展顺利,这使她放心。可是一想到陈炯明有十万军队时,她总是为周恩来和黄埔学生军担心。果不然,三月中旬,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天津市面传开,说东征军在棉湖失利,蒋介石被打伤了脚,周恩来阵亡。这个消息使邓颖超惊呆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市面上人们都这么说,她判断东征军肯定在棉湖打了一场恶仗,不禁为周恩来担起心来。这时驻扎广州的滇军杨希闵所部和桂军刘震寰所部乘机发动叛乱,吴铁城的警卫团和各机关都撤到珠江南岸,北岸市区尽为叛军所占领。中共两广区委都在做应变的准备工作。形势危急,邓颖超在天津是多么想知道周恩来的确切消息啊!

六月初的一个晚上,邓颖超正在灯下起草一个文件,突然有人叩门。她谨慎地问:"谁?"门外的人答道:"大姐,是我。"啊!是广东东江前线回来的。她赶紧打开门,把客人让进屋里,倒茶端糖果,等到客人坐定了,她才缓缓说道:"近来市面上谣言很多,我真为你们担心。棉湖那一仗是怎么打的?"一说起战斗,客人来劲了。他怕邓颖超听不懂他的湖南话,比划着讲了起来,邓颖超这才知道战斗的经过。

原来东征军占领棉湖后,留下一千多人驻守。总司令蒋介石这时产生轻敌思想,率领主力部队准备前进。不防陈炯明的悍将杨虎率一万余众反扑过来。蒋介石慌了手脚,连命令都发不出来了。周恩来眼见形势危急,挺身出来指挥,命令何应钦率棉湖驻军抗击,又派人给前方的叶剑英送信,命他回援。可是何应钦畏敌如虎,不敢指挥。周恩来便亲自到驻军指挥所,命令部队抗击。这时陈诚指挥的大炮也响了。东征军奋勇抗击着如潮水般冲过来的敌军,杀声震天,炮火连天。打得正激烈的时候,陈诚的大炮突然不响了。敌军士气陡长,狂喊着杀了过来。周恩来叫过共产党员、团长刘畴西,命令他:"你替我指挥,不许后退一步!我到炮兵阵地上看看。"炮兵阵地是当时敌炮轰击的重点,万分危险。刘畴西说:"周主任,那里危险,我去吧!"周恩来拉开他,斩钉截铁地命令道:"赶快执行命令,不要中断指挥。"说完冲出指挥所,向弹片横飞的炮兵阵地跑去。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炮兵阵地,发现陈诚不在,不禁大为光火,喝问道:"陈诚呢?"战士们回答:"他跑了!"周恩来气愤地骂了句:"可耻!"他向战士们一挥手:"弟兄们,我们是革命士兵,决不让敌人冲上来。听我的指挥,朝着敌人开炮!"说完,跑到炮位上,拿起指挥旗,命令道:"目标,正前方--开炮!。"战士们见东征军政治部主任亲临炮位指挥,勇气倍增,不管周围乱飞的弹片和子弹,按照命令,拉响六门大炮的炮栓。"轰隆"一声,炮弹在敌人阵地上爆炸了。只见敌人冲锋的队形顿时混乱,更奇怪的是,敌人的冲锋也停了下来。周恩来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高兴地喊起来:"弟兄们,我们把敌人的指挥部打烂了,指挥官也叫我们打死了。大家快装炮弹,目标:敌冲锋群--放!放!"炮兵们打得正高兴,忽然对面出现了一支部队,喊杀着,向敌人包抄过来。周恩来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认出是叶剑英的援兵到了,便把指挥旗给一位炮长,命令他指挥,自己赶往指挥所去了。就这样,东征军在周恩来的指挥下,棉湖一战,歼灭了陈炯明的主力,平定了东江。

邓颖超听完客人的叙述后才放了心,这时东征军已回师广州,镇压滇桂军叛乱。陈赓带着部队作为尖兵连率先突破珠江一气打到北校场。其他部队也奋勇冲锋。经过一夜激战,歼灭了刘、杨的叛军。

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心腹之患去掉后,革命形势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中共中央调集大批干部来到广州,充实广州的工作。中共两广区委已经建立,中共中央指定周恩来领导两广区委的工作,另调陈延年协助他,为了加强两广区委的妇女工作,中共中央调邓颖超到广州工作,邓颖超接到命令后,立即给周恩来拍了电报,坐轮南下。

周恩来接到邓颖超的电报后,算准了船期,去向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请假。廖仲恺宽厚地点点头,批准了,周恩来坐交通艇赶到码头,等着轮船进港。

客轮鸣着汽笛进港了,码头上一片欢腾。周恩来踮着脚跟,朝客轮上观望着。看见了,邓颖超在甲板上挥着白手巾。四目相对,周恩来一阵激动,朝前挤去,和走下船来的邓颖超紧紧握手。这是自1920年两人分别后第一次见面,心中的激动就不必说了。周恩来叫了人力车,把邓颖超送到两广区委去报到。陈延年已给她准备好了住处,大家寒喧一阵就散了,让邓颖超好好休息一下。毕竟八月的天气还是太热了,邓颖超刚从北方来,不太适应广州的气候,显得有些疲乏。

第二天,周恩来叫了人力车,把邓颖超接到自己的住处,亲手烧了狮子头等几个菜,为邓颖超洗尘。吃过饭后,两人说起离别后的情景,周恩来一把抓住邓颖超的手,急切地问道:"小超,我们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也不来信,把我急死了。"邓颖超抽出手来说:"恩来,你着急什么,我们都还年轻,再过几年谈好吗?"周恩来着急地说:"我已等了几年啦,还叫我等下去啊!说实话,五四时期在天津我就盯上你啦!"邓颖超不想谈下去,站起来说:"恩来,你累啦,先好好休息吧,我走啦。"说完就走了出去,在门口回过头来莞然一笑说:"我会常来看你的。”

邓颖超走了,周恩来失望地坐在桌子边,正想写一首诗。一个少女银铃似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来:"恩来!恩来!我来看你来啦!"周恩来赶紧打开屋门,门外站着容光焕发的蔡畅。周恩来一迭声地说:"请!请进。"蔡畅坐下,喝了一口茶说:"广州的天气真热,我们今天上午刚到,听说你回来了,赶紧来看你。"周恩来笑笑说:"难得你还记着我。"交谈中蔡畅发现周恩来有些心事,便关心地问:"恩来,你好像碰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说出来,小妹我给你排解排解。"周恩来看看蔡畅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叹了一口气,便把刚才的事说了。蔡畅一听,顿时低首不语,过了一会儿她才问道:"你真爱她吗?"周恩来说:"你是我的老战友了,我告诉你吧,打在天津搞五四运动起,我就喜欢上她啦。我们学生第一次集会,开始有点冷场。我正着急的时候,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子跳到讲台上演说起来,一下子把会议气氛带起来了。我一问别人,才知道她叫邓颖超。从那时起,我就爱上她啦。"蔡畅说:"既然你这样爱她,我去找小超谈谈。"说完站起来走了。

蔡畅找到邓颖超:"小超,我刚下火车,来看看老朋友。你怎么让恩来不高兴了呢?"邓颖超赶紧倒茶说:"怎么,恩来向你告我的状了?"蔡畅拉着邓颖超的手说;"说实话,你爱恩来吗?"邓颖超说:"怎么说呢?那是在1919年6月间的一次大会上,主席台上站着一个青年,身穿蓝色长衫,头戴一顶鸭舌帽,显得英俊潇洒,女同学们纷纷议论着,大家都流露出爱慕的神色,这才知道他叫周恩来,是南开的高材生,刚从日本回来。他当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听说他在欧洲有一位美丽温柔的姑娘,我怕……"蔡畅不等她说完,立即接过话头说:"你这样想恩来可就错了,这事我最清楚。他和明姑娘确实感情很好。但他要把自己的一生献给革命事业,决心找一个有同样抱负的姑娘作伴侣。明姑娘也理解他的志向,两人好说好散。你应该理解恩来才对。你们结合了,可以互相支持,这对革命也是个大好事啊!"她见邓颖超没有反对的意思,果决地说:"好啦,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你们的喜酒我是喝定了。”

这时国民革命军已经编组完成,黄埔学生军编成第一军,蒋介石兼任军长,周恩来兼任政治部主任,汪精卫兼任党代表。周恩来同时兼任何应钦(黄埔教官)兼任师长的第一师的党代表。全军厉兵秣马,准备第二次东征。

这天,周恩来来两广区委看邓颖超,没想到蔡畅也在房里。周恩来推门进来,蔡畅站起来鼓掌说:"东征的大英雄来了,欢迎!欢迎!"邓颖超说:

"畅,你别取笑他了。"蔡畅一拍手说:"哟,还没结婚呢,就这样护着他呀!我看呀,现在广州形势比较平静,是个好机会,你们就抓紧办了吧。"周恩来笑笑说:"我没意见。"蔡畅说:"这事就包在我和富春身上。咱们是革命人,不要那些排场。但到底是终身大事,不要太马虎。”

在蔡畅的催促下,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婚期定下来了,此年,也就是1925年8月19日。婚礼很简单,也很朴素。尽管他们没有声张,但还是有很多人闻讯前来祝贺。蔡畅以婚礼主持人的身份招待大家,贺喜的人连连和周恩来夫妇干杯。邓颖超不会喝酒,周恩来只好代劳。晚上客人们都走了,蔡畅和周恩来夫妇又聚了一会儿,大家谈起往事,不禁壮怀激烈。周恩来又拿来酒杯斟满酒说:"我们革命人四海为家,今日相聚,他日不知何时才能相会。今天我们先为畅妹和富春干一杯!"说完自己一饮而尽。蔡畅看天色晚了,告辞要走。周恩来谈兴正浓,哪肯放她,死活不让她走。邓颖超也劝蔡畅留下。蔡畅无法,只好留下。周恩来十分高兴,跑到厨房烧了个狮子头,三个边饮边谈,谈到第二天10点,意犹未尽。这时忽然听到国民党中央党部方向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周恩来大喊一声"不好了!"拿起手枪就向外冲去。国民党中央党部门口已聚集了一大堆人。周恩来询问了情况,才得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被刺,已经送往医院。陈赓带了一些士兵去捉拿凶手去了。周恩来一听急忙赶往医院,一直守护在廖仲恺的身边,组织抢救。不幸的是廖仲恺终因伤重不治身亡。他的小儿子廖承志哭喊着"爸爸",廖夫人何香凝女士和大女儿廖梦醒也泣不成声。周恩来劝他们节哀,何女士和梦醒止住了哭声。只有承志还在哭喊着。周恩来抚摸着他的头说:"孩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应该振作起来,为廖党代表报仇才对!"承志听话地止住了哭声,使劲地点了点头。周恩来忙完这些事后,才想起一天还没有吃饭。他叫了辆人力车赶回家里。邓颖超不在,他自己泡了碗剩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忽然有人在外面喊道:"恩来在家吗?"他一听是毛泽东的声音,赶紧让进来。毛泽东一进屋就说:"恩来啊,这两天忙着筹办中央政治讲习所,没赶上你们的婚礼,今天来不算迟吧。"周恩来边倒茶边说:"不迟,不迟。"两人喝着茶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来。毛泽东说:"今天发生的事是一个信号,右派早晚要动手。我们要早做准备。咱们的队伍拉得怎么样了?"周恩来皱皱眉头说:"进展不大。陈总书记不让咱们拉队伍。没有党中央支持,我一个人有什么用?我现在所能做到的,就是把叶剑英、叶挺、聂荣臻、朱德等人安排到重要的岗位上。叶挺独立团大部是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一支队伍。"毛泽东摇摇头说:"这么点力量,怎么行呢?如果只是西山会议派那几个人倒还没有什么。我就怕国民政府内部出事。"周恩来瞪大眼说:"你是说……"毛泽东止住他说:"蒋干盗书,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要办自己的黄埔军校。"周恩来知道毛泽东指的是什么。他说:"我看这是个好办法。

你要的教练枪支我给你设法。"毛泽东握住周恩来的手说:"一言为定。"周恩来肯定地点点头:"一言为定。”

在周恩来的支持下,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讲习班终于在1926年春开学了。毛泽东请刚到广州的李富春担任班主任,周恩来也时常来讲习班讲课。

开学没有几天,毛泽东吃过晚饭后准备写日记。好几天没有写了,他随意问了一下杨开慧今天是几号,杨天慧告诉他今天是三月十八日。毛泽东"噢"地应了声便记起日记来。写完后,他对杨开慧交待说:"我去找周恩来。"便出门去了,几分钟后又回来了。杨开慧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毛泽东诧异地说:"奇怪,街上岗哨林立,不让通行,说是奉上峰命令,全市戒严。"杨开慧奇怪地说:"什么事搞这么紧张?"毛泽东坐下说:"肯定出了大事。我早预料到国民政府内有人要耍花招。"由于全市戒严,他们无法得到确切的消息,只好吹了灯,坐等事态发展。

第二天,戒严解除,但巡逻的士兵往来不断。毛泽东多方调查,才知道昨夜发生了大事。原来国民政府海军局代理局长。共产党员李之龙昨接到黄埔军校驻省办事处命令,说军校校长蒋介石让他调中山舰驶到黄埔岛待命。李之龙接到命令后,率中山舰于当夜开到黄埔,向军校教育长邓演达报道。邓演达根本不知道这事,忙用电话和在广州市的蒋介石联系。蒋在电话中说:

"什么?中山舰开到黄埔啦!我根本没有下过这个命令。娘希匹,李之龙是不是想造反?我命令黄埔和广州戒严!”

毛泽东打听清楚后,回来对杨开慧说:"你看着,事态还会进一步发展。"果然第二天,第二师的四十多名共产党员党代表被捕,拘禁于造币厂。苏联顾问鲍罗廷的卫队被缴械。李之龙被蒋介石的盟弟欧阳格亲自带着海军学校的学员逮捕。紧接着驻潮汕的第一军中的共产党员也被抓起来了。

毛泽东搞清事件的真相后,当夜去找陈独秀。他推门一看,发现陈独秀正和陈延年辩论。陈延年看他进来,忙把他拉过来对陈独秀说:"独秀,我是你儿子,你不爱听我的话,就听听润之的意见吧。"陈独秀说:"润之,你虽然在三大上被选为中央局成员,在中央排名第二,可是在四大上连中央候补执行委员也没当上。你就不要干涉中央的决策吧。"毛泽东对他的这番话很反感,正想驳斥。陈延年已叫起来:"独秀,你这番话好没道理!党员有向中央陈述自己意见的权利,这是写在党章上的,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润之说话?"陈独秀恼羞成怒,举手要打陈延年。陈延年说:"好呀,你还想在党内摆你的老子资格呀,我不吃你这一套。"说完推开门跑了。

陈独秀疲惫地坐下来,喝了口茶说:"延年这小子跟我吵了半天,把我头都吵昏了。润之你也是来跟我吵架的吗?"毛泽东说:"是的!而且还想跟你吵到明天。"陈独秀不满地说:"你们怎么都跟我过不去,还让我活不活?"毛泽东说:"不是我们不让你活,而是右派不让我们活,我们必须反击。"陈独秀"哼"一声说:"拿什么反击?"毛泽东说:"把广州一切反蒋的力量集中起来,完全可以打掉蒋介石的气焰。"陈独秀说:"润之,革命得分二次进行。现在是第一次,是资产阶级革命,我们的任务是配合,不能动不动就反击。把国民党吓跑了怎么办。"毛泽东说:"不错,现在我们的革命任务是反帝反封建,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性质。但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已经担负不起领导这个革命的任务了,所以孙中山先生才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现在只有依靠中国工人阶级的领导,充分发动农民,组成巩固的工农联盟,才能完成这个革命。放弃无产阶级的领导权,这要犯绝大的错误。"陈独秀说:"润之,你这个想法很危险!你不知道,共产国际也是我这个主张。共产国际的决策不会错的吧。"毛泽东反驳说:"对于中国的事,中国人最有发言权。"陈独秀火了,大声斥责他:"好啊!你连共产国际的话也不听了。"毛泽东也激动起来,大声抗辩说:"我只知道右派已经把刀架到我们脖子上了。"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直吵到第二天早晨。还要继续吵下去,陈延年猛地推门进来,朝陈独秀喝道:"独秀,你知道吗?周恩来被抓起来了。"陈独秀和毛泽东一听大吃一惊。究竟周恩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讲述。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