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5回 留广东邓颖超痛失初生子 打南昌周恩来病倒汕头路


话说中山舰事件发生后,周恩来立即带了四名卫士去造币厂见蒋介石,路上巡逻的士兵见是周主任,都没有阻拦他。到了造币厂门口,只见门口排列着许多士兵,个个端着刺刀,如临大敌。以往周恩来去见蒋根本不需要通报,今天却不同了。他刚走到门口,一个军官走过来,"啪"地敬了个礼说:

"校长有令,任何人不得擅入。请周主任稍候,我进去通报一声。"周恩来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不见那个军官出来。再看看那些士兵,个个脸色铁青。周恩来一阵心寒,一种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但被捕的那些共产党员的安危扯着他的心,即使是赴汤蹈火,他也得闯闯这阎罗殿。

正在周恩来等得不耐烦的当口,那个军官出来了,把手一摊说:"周主任,请!"周恩来随即带了四名卫士跟着军官走了进去。刚走几步,忽然哗啦一声,一下子拥出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把枪口对准周恩来和卫士,大声喝道:"不许动!"随即缴去了卫士的枪。周恩来怒斥他们:"我以东征军政治部主任的名义命令你们,快把枪还给我的卫士。"那个带他们进来的军官陪着笑说:"周主任不要误会,这也是校长的意思。"周恩来正要发脾气,蒋介石的警卫连长金佛庄从里院走出来说:"周主任,请你不要生气,这是不得已的事。校长正在办公室等你呢,请走吧。"周恩来知道士兵们是奉令办事,和他们再讲也没有用,见了蒋介石再说,便急步向蒋介石的办公室走去。

蒋介石正在屋里等他。一看他进来,连忙招呼:"周主任,请坐。"又吩咐卫士泡茶。周恩来摇摇手说:"不要泡了。请问蒋校长,你为什么要逮捕李之龙和共产党员?"蒋介石把手往下按按说:"周主任,不要这么大火气嘛,你听我解释。"蒋介石故作亲热地朝前凑凑说:"今天的事和共产党没有一点关系,这都是娘希匹汪精卫搞的名堂。我先把李之龙他们集中起来,是为了避免他们上汪精卫的当,这也是为贵党好啊!你今天来了,也别出去了,就在我这里住上一天,看汪精卫还能造你的什么谣。"周恩来抗议说:

"你是要软禁我?"蒋介石"这个""这个"地哼了几句说:"不要说那么严重嘛。棉湖一战,你帮了我,我是信得过你的。现在外面乱得很,我有责任保护你。"说完叫来卫士,吩咐说:"你们送周主任去休息。要好生伺候,不许怠慢。”

就这样,周恩来被送到造币厂的一个豪华客房软禁起来。直到晚上,蒋介石才跑过来看他。一进屋就说:"周主任,好了,事情搞清楚了。贵党总书记陈独秀给我发来电报,说这件事完全是一场误会,国共两党还要精诚合作。"周恩来说:"什么误会?这完全是你借右派来打击共产党。我对此表示抗议。"蒋介石说:"不要这样嘛,这是误会,咱们一起吃饭去吧。"周恩来问他:"你既然连连说是误会,那些关在造币厂的共产党员什么时候放?"蒋介石说:"就放,就放。不过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希望共产党员从第一军和黄埔军校退出去,以免再发生误会。"周恩来反驳说:"黄埔军校和第一军都是国共合作的武装。你要共产党员退出去,是不是要和共产党分裂?"蒋介石一听慌了,忙解释说:"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是非常尊重贵党的。我不止一次在军校讲演说过,谁反对共产党那就是反对我,是反对革命。我怎么会和贵党分裂呢?我只是担心就这样下去,军心不稳,指挥不统一。你还记得吧,第二次东征途中,胡宗南和陈赓为了一点小事吵起来,结果两党军人在餐厅里用餐具打斗。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周恩来说:

"我没有忘记,第二次东征途中,当改编的第三师兵败如山倒的时候,是陈赓把你从阵地上背下来,救了你的命。你现在屁股刚坐稳,就把第一军的共产党员抓起来,你对得起谁?"蒋介石听了,似有所动,"这个""这个"地支唔了几句,下令把关在造币厂的共产党员放了,把缴的枪还给周恩来的卫士。

周恩来见援救共产党员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告辞走了。蒋介石望着他气昂昂的身影,感慨地想到:英才啊,英才!为什么杰出的人才都跑到共产党里去了呢。过了一个多月,他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整理党务案,要求共产党员不要跨党,但可以退出共产党,保留国民党党籍。他本想通过这个办法把周恩来、蒋先云、陈赓、聂荣臻,这些黄埔军中的共产党员都拉到国民党内来,今后好为他所用。他估计许多共产党员会这么做的,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嘛,现在谁不想抱住蒋校长这棵大树好乘凉。没有想到,此案一出,黄埔军中的四百多名共产党员"哗啦"一下子都退出了国民党,连他最信任的黄埔高材生蒋先云也不要国民党的党籍了。这使他感到非常失望,也叫他可怕。他恨恨地对黄埔军校教育长张治中说:"都退出了?好嘛,娘希匹,他们总会有后悔的一天。”

整理党务案后,周恩来再不能担任第一军的党代表了,专门主持中共两广区委军委的工作。这时,两广已经统一,国民革命军即将开始北伐。独立团团长叶挺忙着出征前的准备工作,他的团将担任北伐军的先遣工作。收拾停当后,他正准备和家人聚聚,因为后天部队就要开拔了。正在这时,门外闪进一个人影。叶挺惊喜地迎上去说:"周主任,我还没有去看你呢,你倒先来了,请坐。"周恩来摇摇手说:"不要忙活了,我想和你们团的党员干部见见面,你看方便吗?"叶挺连连答应:"方便,方便。我们本来就受两广区委的领导嘛!"说着命令副官把连以上的共产党员找来。人员到齐后,周恩来站起来说:"同志们,你们心里明白,我们这个团是唯一由共产党领导的武装。革命没有革命军队不行,以后我们还要建立更多的由党直接领导的队伍。我希望你们奋勇作战,打出威风来。"大家听到这里都鼓起掌来。女佣端上酒来,每人拿了一杯。周恩来举杯祝酒:"祝你们克复武汉,饮马长江,干!"说完一饮而尽。军官们也都一口喝下了这杯送行酒,相继离去。周恩来又和叶挺谈了一会儿。忽然两广区委的女同志陈铁军跑来,气喘吁吁地说:"你快回去吧,邓大姐肚子疼得要命。"周恩来一惊,忙与叶挺告别,赶回家去,把邓颖超送到医院。医生仔细地作了检查后,告诉他们说:"太太没有什么病,吃几片药就好了。太太腹中的胎儿是横位,恐怕将来难产,这倒要非常注意。"周恩来点点头,扶着邓颖超回了家。

斗转星移,眼看着到了1926年底。北伐军自7月中旬在广州誓师北伐后,一路势如破竹。叶挺独立团更是能征善攻。汀泗桥、贺胜桥一战,叶挺团如锋利的尖刀,率先突破军阀吴佩孚的阵地,为歼灭吴军主力立下了首功,接着又率先登上武昌城头,克复武汉。这期间他接到了周恩来的信,按信中的指示,扩编了独立团,把两广区委派来的许多共产党员安插到独立团里去。周恩来得到这些消息后非常高兴,他以叶挺独立团为基础建立共产党领导的红色军队的计划正在实现。但是一想到上海陈独秀、彭述之、张国焘等中央领导成员的妥协退让,又感到一种沮丧。正在这时,陈独秀来信要周恩来去中央担任组织委员和军事委员。这是中央的命令,他不得不执行,可是邓颖超怎么办?她正怀着孕,将来还可能难产。邓颖超看出了他的不安情绪,宽慰他说:"你放心地走吧,这里还有妈呢,还有铁军他们。"周恩来到此,也没有好的办法,只好安排了一下家事,便登上了去上海的轮船。这一走就是三个月,音讯全无。直到1927年3月下旬,上海发生了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占领了上海,邓颖超才知道周恩来去上海是为了组织这次起义。起义成功了,邓颖超感到很高兴。可是接着她又从报纸上看到蒋介石调二十六军进驻上海的消息,不禁为周恩来的安全担心起来了。北伐以来,蒋介石收买流氓,在九江、安庆捣毁左派领导的党部和总工会,打死打伤共产党员多名。攻下南昌后,又擅自把北伐军总司令部迁到南昌,与武汉的国民政府对抗。现在他又把上海的革命军队调开,专门把由军阀部队收编的二十六军调驻上海,肯定没安好心。

邓颖超的担心并非多余。1927年4月11日,二十六军的一个军官到商务印书馆来找周恩来。这里是上海工人纠察队总部所在地。门口的警卫看了他的证件后,就把他带到周恩来办公室。这个军官掏出一封信递给周恩来,毕恭毕敬地说:"我是二十六军第二师师部的副官。我们师长怕部队和工人纠察队发生误会,特请周先生到师部一晤。"周恩来看完信笑着说:"原来是斯烈师长请我去。我记得他的弟弟叫斯励,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是我的学生嘛。好吧,你先到楼下等等,我收拾一下就下来。"副官下楼去了,总部的一个工作人员叫黄澄镜的劝阻道:"周总指挥,现在二十六军处处向我们工人纠察队挑衅闹事,这时候他请你去会谈,恐怕没安好心,你还是不去的好。"周恩来神色严肃地说:"你说的不错。不过斯烈和我既然有他弟弟这层关系,我们还是去和他谈谈。如果能谈出个结果,那也是个好事嘛!"说完就下了楼,和副官坐车到了宝山路第二师师部。斯烈迎出来,把周恩来一行让到客厅,一连声地吩咐勤务兵泡茶递烟,极为诚恳地说:"舍弟常有信来,每每提到周先生对他的教导。我对周先生的人品学问真是敬佩得很,故不揣冒昧,特请周先生来,以便移樽请教。"周恩来说:"建立黄埔军校,培养革命人才。是总理三大政策的结果。我们作为一个革命军人,应该遵从总理遗嘱,顺应历史的潮流,万不可逆历史潮流而动,做对不起总理的事情。"斯烈点点头说:"周先生所见极是,这也是鄙人的想法。”

两人正说着,忽然商务印书馆方向响起了一串急促的枪声,周恩来"霍"地站起来问:"斯师长,这是怎么回事?"斯烈摇摇手说:"周先生,不要紧张。现在上海这么乱,哪一天没有几声枪响。"周恩来一想也对。正迟疑间,一个军官跑来报告:"报告师长,一批流氓和工人纠察队械斗,我们已奉令把双方都缴了械。"周恩来一听,立刻变了脸,指着斯烈的鼻子骂道:

"好你个斯烈,背信弃义,人而无信,不如猪狗。"说着就向外走,斯烈也没有阻拦。谁知周恩来还未走出客厅,一批武装士兵冲进来,挡住了他的路,斯烈乘机溜掉。周恩来见自己被骗,气得把屋子里的花瓶什物砸了一地。正在怒不可遏之时,斯烈和二十六军党代表赵舒、工人纠察队总部的黄澄镜进来了。斯烈连声说:"周先生,误会,误会,现在您可以走了。"周恩来怒斥道:"你还自称是总理的信徒呢。什么信徒?是总理的叛徒!你们这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斯烈说:"周先生别误会,鄙人只不过是奉令行事。"周恩来没有理他,同黄澄镜急步走出这虎狼窝,坐上汽车来到北四川路的罗亦农办公室。在汽车上他才知道,罗亦农知道他被扣后,让黄澄镜找二十六军党代表赵舒,由赵舒说服了斯烈放了他。周恩来听了后悔地说:"这是个教训。我们青年人革命热情很高,但把天下大事看得那么容易,头脑发昏,结果被敌人骗了。我们不能就这么完了,要动员群众,向斯烈施加社会压力,释放被捕工友,发还纠察队枪支。”

当晚,周恩来和赵世炎、罗亦农研究了局势。工人们这时已自动集合起来。到第二天,也就是4月12日上午时,闸北青云路广场已聚集了十万工人,浩浩荡荡地向宝山路二十六军二师师部进发请愿。鉴于昨天的教训,周恩来担心游行群众恐遭不测,但为了维护党的威信,他毅然参加了游行。工人们见总指挥来了,非常高兴,意气风发地向宝山路前进。队伍还未走到二师师部便在宝山路三德里被二十六军的士兵拦住了。工人们刚想派出代表和军队交涉,军队突然用机关枪向游行的人群猛扫。宝山路本来狭窄,一下子挤满了十万人,躲都没有办法躲,当场被打死打伤近千人。此日又适逢大雨,雨水和血水搅和在一起,宝山路流淌着血的河流。

"四·一二"大屠杀后,南方各省也都开始屠杀共产党人。这时周恩来也转入地下。他奉党中央命令通知邓颖超来上海。从此,他便每天留心《新闻报》上的寻人启事。5月2日,他一下子便看到报上登着寻找"伍豪"的启事,"啊!是小超来了!"他赶快按启事上的地址找到邓颖超。患难之中夫妻生逢,两人都非常高兴,周恩来关切地问道:"孩子呢?"邓颖超没有说话,用手捂住睑,泪水从指逢间流下来。邓母杨振德把他拉到一边,难过地说:"难产,孩子死了。可惜,还是个男孩子呢!"周恩来听完,也难过得哭了。他看邓颖超身体虚弱,就先给她找了个医院住进去。

要照着周恩来、陈延年的想法,现在反击蒋介石还来得及。怎知陈独秀在武汉看了他们的来信后,回信坚决表示反对。气得陈延年大骂:"陈独秀算什么总书记,简直就是个老糊涂,是个混蛋。"从此,形势急转直下。原来服从武汉国民政府的团长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在长沙屠杀了无数的共产党员。7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首脑汪精卫叛变。为了挽救中国革命,中共中央常委毅然作出决定,要周恩来立即组织南昌起义。这时,周恩来和邓颖超都已回到武汉。周恩来开完常委会议后,又来到中央军委,向聂荣臻作了传达,指定他作为前敌书记,先到九江作准备。部署完毕后,他才回家来。和往常一样,一家子坐在一起吃了晚饭,谈了谈生活上的事就散了。尽管周恩来什么也没有讲,但邓颖超从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和欲言又止的神情中,估计到党中央作出了重大决定,要派周恩来去组织一次重大军事行动。她很想知道这是一次什么行动,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直到7月25日,周恩来才在晚饭后说:"小超,我今晚就要离开武汉到九江去。此一去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你多保重。"邓颖超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我们都是党的人,宣誓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共产主义事业。你走了,不要想着我,要想着楚女、熊雄这些烈士,多杀几个敌人,为他们报仇。"周恩来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两人默默地相视了一会,离情尽在不言中。这时陈赓跑来叫了一声"周主任",周恩来一听,抽出手来,转过身头也不回,和陈赓消失在黑暗中了。

7月的南昌,战云密布。叶挺率十一军24师,贺龙率二十军乘军列开到南昌。7月27日,周恩来在江西大旅社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宣布前敌委员会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四人组成。周恩来庄严地宣布:"定于三十日晚举行起义。"南昌公安局长朱德按照部署,三十日一早发出请帖,邀请南昌城内的敌军十三军、十六军主官赴宴。就在这时,张国焘以中央代表的身份来到南昌,紧急召开前委会议。张国焘说:"你们起义应该征得第四军军长张发奎的同意,否则不能动。"周恩来说:"你在整理党务案上一味退让,造成今天这样严重的局面。你还想叫我们放弃党的领导权,当别人的附庸啊!不行,暴动时间断不能变动,更不能停止。"其他委员也都七嘴八舌斥责张国焘。张国焘站起来傲慢地说:"这是中央和共产国际的意见,你们眼里还有没有中央?"这时只听山崩地裂般的"啪"的一声,人们吓了一跳。定神看时,原来是周恩来在拍桌子。只见他满脸通红,朝张国焘吼叫道:"中央和国际代表给我的任务就是来主持起义,你要阻拦破坏起义,就得承担一切后果。"谭平山大吼道:"警卫营,把他捆起来。"哗拉一下子,来了十几个武装士兵来捆张国焘。周恩来劝阻道:"算啦,他是中央代表,怎么能捆起来呢?"这时,陈赓跑来,在周恩来耳朵上说了几句。周恩来"啪"地一拍桌子,气愤地说:"同志们,我们内部已经出了叛徒,有一个姓赵的副营长向敌人指挥部告密。我是前委书记,要对起义官兵负责。我命令,提前两小时起义。"说完掏出红巾带系在自己脖子上。

再说南昌公安局长朱德,把敌军的大小主官都请到家里,大鱼大肉地招待,军官们开怀豪饮,吃过饭后,天已黑尽,大家又摆开桌子玩麻将。玩了一会,忽然市内响起枪声,军官们不禁惊疑起来。朱德把麻将牌和得哗哗响,骗他们说:"乱世之时,响一阵枪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南昌城哪天晚上没有枪声。"军官们一听有理,也就继续玩下去了。枪声越来越密,军官们听得不对劲,都纷纷告辞要走,朱德不敢强留。军官们歪歪倒倒地回去了,但已经晚了,敌军被起义部队打得稀里哗啦。是晚,南昌枪炮声不断。天明检查战果,城内敌军全部肃清,共歼敌三千多人。

周恩来正在点查战果时,陈赓进来报告:"有一支部队向南昌开来!"周恩来一惊,忙问:"多少人?"陈赓说:"两个团,有三千多人。"周恩来下令:"进入警戒!"于是起义部队在城墙上架起机枪严阵以待。周恩来和陈赓用望远镜仔细瞭望,只见那支部队的身影很快清晰起来,显然是以强行军的速度前进着。又过一会儿,部队停止了前进,一匹快马离队向南昌跑来。马上的军官取出联络的白旗摇晃着,边跑边喊:"别开枪,自己人。"周恩来下令不要开枪。那军官跑到城墙底下勒住马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陈赓反问他:"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城下的军官一眼看到他脖子上系着的红巾带,便高声说道:"我们是聂荣臻将军领导的二十五师,我是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政治指导员陈毅。"周恩来对陈赓说:"不错,他是陈毅。告诉他,叫聂荣臻来,其他部队不要前进!"陈赓便喊道:"让聂荣臻将军来,其他部队原地待命。"陈毅闻命回去了。不一会儿,两匹快马跑过来,周恩来用望远镜一看,果真是聂荣臻,忙叫开城门迎接。聂荣臻拍马跑过来喊道:"报告周书记,我把二十五师都拉出来了。"周恩来迎上去,紧紧握住聂荣臻的手说:"行动很成功,没想到把二十五师都拉出来了。"第二天,周恩来代表前委,任命周士第为二十五师师长,李硕勋为党代表,对他们交待了改编部队的有关事宜。

正谈论间,贺龙的一个副官跑来告诉周恩来:北伐军政治部主任郭沫若到了南昌,正在贺龙那里。周恩来一听非常高兴,拿了自己的新军服和李硕勋一起去看郭沫若。大家见面互相亲热一番,周恩来问道:"你刚从外面来,听到什么消息没有?"郭沫若沉痛地说:"赵世炎同志牺牲了。"李硕勋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顿时大哭起来。郭沫若疑惑地问道:"恩来,他是……"周恩来叹口气说:"他是李硕勋同志,你们四川老乡。他的妻子叫赵君陶,是世炎同志的妹妹。世炎同志牺牲了,我心里很难受。我们要向蒋介石讨还血债!”

当晚,南昌起义军挥师南下,准备在广东再建立根据地。沿途被蒋介石嫡系钱大钧部和国民党广东军阀部队攻击,损失很大。部队冲到汕头附近的普宁县境内的流沙时,又遭广东军阀陈济棠的主力十一师的攻击,部队被冲散。周恩来身边只剩下叶挺和聂荣臻两人。这时周恩来又身染重病,发高烧,昏迷不醒。聂荣臻和叶挺又都不是广东人,语言不通,人地生疏。两人正发愁的时候,远处一阵枪响。他们急忙趴下偷望时,只见一队广东部队鸣着枪,"丢他妈"地骂着,向他们这里搜索过来。周恩来三人性命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