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7回 搬教条秦邦宪移军 顾大局周恩来荐才


且说周恩来在香港恢复健康后,受中共中央电召来上海参加中央领导工作,担任政治局常委,组织部长,军委主席等职,实际负责中共中央的日常工作。他回到上海时,正值广州起义失败不久,中央派他去广州处理善后事宜。周恩来到广州后,否定了李立三对广州起义的苛责,妥善地安置了起义领导干部。张太雷已在起义中牺牲,叶挺因受了冤枉的处分,一怒之下出国了。还有就是入党不久的叶剑英,周恩来派他去莫斯科学习(叶剑英于1930年结束学习回国,周恩来派他去瑞金担任红一方面军参谋长。当时工农民主政府的首都已由吉安迁到瑞金,叶剑英又兼任了瑞金警备司令。)忙完这些事后,周恩来又和邓颖超去莫斯科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回国后仍主持中共中央的日常工作。这时全国的红军运动蓬勃发展,但因为各部队没有电台,周恩来和他们要联络只能派干部跑来跑去。他感到这样太不方便了,便专门办了一个训练班,培养无线电通讯干部。这些学员毕业后,周恩来便让他们带着和中央电台联络的数据分赴各根据地,因为他估计到这些红军部队早晚会缴获敌军的电台的。

送走了电台干部后,周恩来又忙着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特科科长顾顺章商议护送张国焘和沈泽民去鄂豫皖红四方面军工作的事。顾顺章原是一个魔术师,艺名化广奇,精明干练。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时,他参加了工人纠察队,表现勇敢,又有点子,很快当上了纠察队总队长。在周恩来的领导下,他多次率领"红队"镇压内奸叛徒,小有名气。但此人专横跋扈,生活腐化,党内只有周恩来的话他还能听一些,为此,周恩来决定将他调离特科,由陈赓、李强负责中央特科的工作,顾顺章对此很不满意,他把沈泽民、张国焘送到武汉后,和红四方面军派来的护送干部接上了头,完成了任务。这时他不赶快回上海,反而抛头露面,在武汉游荡,看到新市场游艺场招聘魔术师,顿时技痒,遂以"化广奇"的艺名应聘,大登广告。他的艺技确实不凡,吸引了许多游人。顾顺章心里乐滋滋的,完全忘记了这是白区。俗话说乐极生悲,正当他在舞台上表演时,被特务们发现包围,这时顾顺章正表演"大柜藏人"这个节目,猛见三三两两短装汉子进了剧场,分头向舞台逼来,暗叫一声"不好",遂就表演内容立即藏入柜中。特务们一看有趣,遂停止逼进,看他的戏法。孰料顾顺章早就下了暗道,"化广奇"助手把大柜木板全部打开,观众只见台上只剩几块木板,大师不知何处去,热烈鼓掌。特务们情知上当,喊叫着冲上舞台,四处搜索。顾顺章狼狈逃命,飞快下楼,眼看就要逃出虎口。不料楼梯口上早已站着几个特务端着枪等着他,这时后面的特务也闻声赶来,顾顺章走投无路,束手就擒,当天叛变,供出一切。他知道南京中统特务机关的大本营里有中共地下党员,恳求武汉绥靖主任何成浚不要将他被捕的消息告诉南京,以免走漏消息,好赶回上海把周恩来等人一网打尽。但何成浚为了向蒋介石邀功,于当夜,也就是1931年4月25日的晚上向南京的特务头子徐恩曾发去了电报。

这天晚上,徐恩曾照例到上海玩女人去了,大本营里只有他的秘书钱壮飞坚持工作。这钱壮飞是受周恩来之命打入国民党特务系统的,深受徐恩曾信任。这天晚上,他接到武汉来的急电,六封急电上都写着"徐恩曾亲译",什么事这么神秘呢?密码本徐恩曾随身带着,但钱壮飞早已复制了一本,他当即掏出密码本来,把六封绝密电报都译出来,不禁浑身冒汗。顾顺章叛变,这还了得,他知道上海所有的共产党机关和周恩来等领导人的住址啊!钱壮飞毅然把女婿刘杞夫找来,让他立即坐火车把这件天大的事情告诉上海党中央,自己也随即离开南京去了上海。刘杞夫到了上海后,找到李克农。李克农火速找到陈赓报告了周恩来。当时周恩来正和陈云谈中央的事,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吃一惊,他对陈云说:"这是非常事件,来不及找别人商量了。我要立即布置应变,希望你支持我。"陈云说:"恩来,立即行动吧,我协助你。"周恩来说:"好,有你协助再好不过了。克农、陈赓,你们马上组织特科的同志行动,凡是顾顺章知道或可能知道的各机关住址全部转移,所有顾顺章认识或可能认识的同志一律转移或离开上海,凡是顾顺章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路线全部废止,切断顾顺章和党的一切联系。这些工作必须在今日晚上全部完成。好,马上行动,动作要快。”

中共机关转移后的第三天,顾顺章才坐着军舰到了南京,蒋介石立即召见。顾顺章被带到总统府后花园时,只见蒋介石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慢慢地遛,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住。顾顺章被带到蒋介石跟前,蒋介石在马上用马鞭指着顾顺章说:"哦,你就是顾顺章,你只要能改邪归正,我是不杀你的,好了,我还要遛马。"说完驱马走了。顾顺章受此羞辱,欲哭无泪,谁叫自己当叛徒呢?

在顾顺章的指引下,南京、上海的军警宪特一齐出动,大肆搜捕,但中共机关和干部全部转移了住址。顾顺章眼看处处扑空,靠周恩来的鲜血染红自己顶子的希望落空,失望地嚎叫道:"都跑啦,我叫你们不要向南京发电,你们偏要发,你们就是党国的罪人。"徐恩曾过来喝斥道:"你这个共匪,不杀你就够便宜了,还敢胡说。你再想想,监狱里还有没有隐藏下来的共党要犯?"顾顺章眼珠一转,大喊一声:"有啊!恽代英就关在南京江东门中央军人监狱,马上就要出狱啦。"他见徐恩曾迷惑不解的样子,催促说:"就是那个抓破了脸的。"徐恩曾恍然大悟,立即带顾顺章回南京。

话说恽代英被捕时,抓破面部,一直未被敌人认出。陈赓通过地下关系,买通高等法院法官,只判处他两年徒刑,后又决定提前释放。恽代英得到消息,正准备办手续出狱,不料突然一伙军警涌进监狱,把他抓出来过堂。他抬头一看,案后坐着一个年轻的官员,白净面皮,文质彬彬。此人带着笑问道:"恽代英先生,你真有办法,把我们骗了这么长时间。"恽代英大吃一惊,但仍镇定地说:"先生,你肯定弄错了,我不叫恽代英。"那年轻官员也不发怒,命令把顾顺章带上来。恽代英起初不信,等到顾顺章被带上来后,才知顾顺章确已叛变。顾顺章说:"这位是徐恩曾徐局长,代英你就投降了吧。"恽代英破口大骂:"叛徒,无耻!"徐恩曾看恽代英骂声不绝,便下令行刑。一声枪响,恽代英倒在监狱院子的血泊里。

此事发生不久,党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又在上海被捕叛变,供出了周恩来在小沙渡路的住处。周恩来和邓颖超闻讯后立即转移,忙着紧张地应变,自然无法和瑞金的红军电台联络了。由于周恩来名声太大,国民党军警全力搜捕,中央决定他去瑞金,直接领导苏区中央局的工作。1931年12月上旬的一个晚上,周恩来穿着对襟蓝哔叽中式短上衣,化装成熟练工人,和护送他的人走下楼来。邓颖超为了避免别人注意,未走下楼,只能从窗帘缝里目送周恩来远去。周恩来在上海坐船到了汕头,又装扮画相先生坐火车到潮安,再换乘轮船至大埔,在清溪上岸后,由大埔交通站护送去苏区。从这里开始,只见沿途碉楼林立,岗哨密布,国民党正规军和民团的巡逻队络绎不绝。周恩来在六名武装交通员的护送下,晓宿夜行,专走人迹罕至的山间小路,经过十几天的行军后,终于到达苏区的上杭县,略事休息后到了瑞金,担任了苏区中央局书记。

周恩来到瑞金时,中央根据地在毛泽东的领导下,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三次围剿。国民党进剿军第二十六路军1万7千人在总参谋长赵博生和第73旅旅长董振堂的率领下起义加入红军,中央红军已发展到5万多人。

这时六届四中全会已经开过,王明、博古掌握着中央领导权,王明已经于1931年9月去苏。向忠发又叛变,共产国际指定博古、张闻天、卢福坦三人组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博古负总的责任。博古只有二十多岁,此前一直在莫斯科留学,哪里懂得红军反围剿的兵法。博古来电大批周恩来庇护毛泽东的"逃跑主义"。1932年10月26日,临时中央宣布以周恩来兼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要周恩来去打敌兵坚守的南丰。这时第四次围剿已经开始,陈诚带领的国民党军队十六个师驰援南丰,要与红军主力决战,红军处境非常危险。在这千钧一发的严重时刻,周恩来毅然决定,不管临时中央怎么催逼,大胆地命令红军主力5万多人撤至南丰西南的东韶、洛口、吴村地区隐蔽集结,只留少部兵力佯攻南丰。国民党军队第一纵队第五十二、五十九师两师为周恩来的部署迷惑,向黄陂一线前进,周恩来急命主力冒雨北上,在黄陂一线山地布下埋伏。1933年2月27日下午一时,两师敌军前进入埋伏圈,红军一下子杀出,经两天激战,全歼敌军。接着又利用草台冈的有利地形,于敌运动中出其不意地杀出,歼灭陈诚的起家老本第十一师。第二天,又于东坡歼灭敌第九师一部。陈诚被红军打得心慌意乱。连忙命令部队"转进"到杭州,第四次反围剿取得了巨大胜利,经此一战,中央红军发展到10万人,每个连队都有几挺轻机枪,毛泽东在后方闻讯十分欣喜,对贺子珍说:"恩来深得反围剿战的妙诀。”

从南丰撤出到东坡歼灭第九师,周恩来几乎没有睡过觉,战役结束后,一下子倒在门板上睡去,睡的正香时被人推醒,睁眼一看,原来机要处处长钱壮飞正拿着一封电报站在地上。他拿过电报撕开来一看,眉头立时皱起来。你道电报上所说何事?原来是临时中央总书记博古迁来瑞金了,要周恩来速来瑞金开会。周恩来暗叫一声"糟",立刻骑马赶往瑞金。两年没有见面了,周恩来正想寒暄几句,不料博古一下子板起了面孔,扬扬手里拿着的一封电报,斥责周恩来说:"你和毛泽东打的什么仗,你看共产国际派来的总顾问李德批评你什么?说你集中兵力待机歼敌是守株待兔。"周恩来辩解说:"可我们每一次都是有机可待啊!"博古涨红着脸说:"啊!嗬!你还自认为有理,连共产国际的命令都不听了。好吧,现在我正式向你宣布,临时中央同苏区中央局已经合并,称为中共中央局,你的苏区中央局书记一职免去。另外,军委留在瑞金,不再随军行动,由项英代理军委主席,我参加军委领导,以后红军的行动由军委指挥。现在我命令你,立即按照李德顾问的意见,把一、五军团留在原地,三军团组成东方军,东出福建。这叫两个拳头打人,两个拳头总比一个拳头厉害吧。"周恩来反驳说:"这不叫两个拳头打人,这叫伸开巴掌打人,伸开巴掌是不能把人打疼的。"博古摇摇他的长脑袋说:

"好啦,不要再说了。你的工作是执行命令。"周恩来看着这个军事上什么都不懂,只靠共产国际大牌子吃饭的年轻娃娃的白皙的面孔,心里面沉甸甸的,预感到一场灾祸就要降临苏区。红军兵分两路。一路闲着没事干,一路打得很疲劳,无功而返。这时蒋介石调集百万大军亲任总司令,围剿中央苏区,他的德国顾问冯·西格特将军建议,根据红军作战的特点,应采取步步为营,筑碉堡包围的办法,使红军无法机动。蒋介石一听大喜,召集军官在庐山集训,听德国顾问指示方略。这时毛泽东已去于都养病。周恩来向博古建议:"这次围剿非比以往,蒋介石采纳了德国顾问的意见,采取步步为营的办法,妄想使我失去机动余地。依我之见,敌大兵压境,我们应最大限度集结兵力,来个大机动,在运动中歼其一部,这正是历史上'围魏救赵'的办法啊。"博古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恩来啊,你怎么也怕起德国顾问来了。我们现在已建立了苏维埃国家政府,有正规军队,现在是国家同国家,正规军同正规军作战,有什么好怕的哟,我的同志哥。蒋介石有德国顾问,我们也有德国顾问。告诉你,李德总顾问要来瑞金啦,哈哈哈!”

果然不出两个月,李德来到苏区。1933年9月,瑞金中共中央局驻地围满了来看洋人的大人小孩和红军指战员。李德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抱着一个小孩玩,就通过翻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一看这个蓝眼睛金头发高鼻子的外国人走来跟她说话,顿时面红耳赤,她抱着的小孩也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人们一阵哄笑,李德扫兴地走回屋去。当晚,中央军委召开会议,李德在会议上指着地图傲慢地说:"你们懂得什么叫战争,还没有见着敌人就往后逃,叫敌人打破坛坛罐罐。现在必须采取正规战,把白军挡在国门之外。"博古接着发言说:"李德同志是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总顾问,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我们党内没有一个人能和他相比,以后红军的所有同志,都要尊重李德同志的指挥。"博古说完后,会场上一阵沉默。

博古见没有人说话,便指着项英说:"项英同志你说说嘛。"项英点点头说:"我完全同意博古同志的意见。像我们现在这种打法,进进退退,等我们头发白了恐怕还看不到胜利呢。"周恩来摇摇头说:"项英同志,问题不那么简单哟。御敌于国门之外,不打破坛坛罐罐,好是好,可我们就这么一点军队,集中打仗尚且紧张,如果打防御战,阵地战势必造成分兵把守的局面,正好可以使敌人发挥优势炮火的长处。我仍然坚持运动战的战略,只有把敌人消灭了,才能保住坛坛罐罐。"李德一看中国党内居然有人敢批评他,火冒三丈,站起来用英语声色俱厉地说:"你竟然敢批我!我在俄国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时候,就是战略高材生。"周恩来也火了,也站起来用英语反驳他:"李德先生,我国古代有位军事家孙武,他没有上过伏龙芝军事学院,可是他写的《孙子兵法》是世界上所有的军事学院都在研究学习的教科书。"李德气得讲不出话来,向博古吼道:"博古同志,你们中国党就是这样对待共产国际代表的吗?好,你们行,我回去。"博古一看李德要走,急忙训斥周恩来说:"你怎么这么放肆,看把李顾问气成什么样子,你先回前线吧,散会。”

会议散后,博古跑来宽慰李德。李德气仍不平,他愤愤地说:"我图什么,一个人跑到山沟来,连个老婆也没有,我还不是为了中国革命?"博古连连点头说:"对,对!这样吧,你先在这里指挥。周恩来如果还坚持那一套游击主义,就撤消红军总部,你我直接以中央名义指挥,好不好?"担任翻译的伍修权感到博古这番话太荒唐,朝博古使个眼色,意欲不翻。博古蛮横地说:"翻!再告诉他,为了解决他生活上的困难,给他在这里找个爱人。问问他,今天下午抱小孩的那个漂亮姑娘他中意不?"伍修权无奈,只好如实照翻。李德一听,高兴得手舞足蹈,晃着老大的个头,像老鹰抱小鸡似地抱住博古,拍着他的背,连连喊道:"太好了,我亲爱的博古同志,你真不愧为共产国际的忠实战士。”

第二天,博古就派第十二军军长罗炳辉的夫人去提亲。这位罗夫人是罗炳辉在家乡娶的,还是一双小脚,她去提亲,碰了一鼻子灰,拐着小脚回来报告博古说:"啊呀,不行不行,人家姑娘一听说是洋人,怕得哭起来,姑娘的父亲母亲也都反对。"博古火了:"怎么觉悟这么低,也不看看人家李顾问是什么人,能看上她是她的福份,这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罗夫人劝道:"强扭的瓜不甜,这需要慢慢开导。人家姑娘的终身大事,不能硬着来。"博古说:"那好吧,你去好好开导一番。"罗夫人领命又拐着一双小脚去开导,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为了中国革命成功,那姑娘慢慢地松口了,勉强地答应下来,婚礼定在1934年5月1日。这时正是广昌战役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李德、博古直接在前线指挥,把周恩来撤回瑞金。红军按照李德的命令在前线构筑阵地防守,这恰中蒋介石的下怀,出动飞机坦克大炮轰击,红军死伤惨重,步步撤退。就在这连天炮火中,李德回到瑞金举行了婚礼。

婚礼进行得正热闹的当口,一个参谋慌慌张张地进来报告:"广昌驿日前失守,我军伤亡8千,东线和北线都被白军突破,敌军主力正向瑞金开来。""啊!"人们一下子都惊叫起来,热闹的婚礼顿时沉寂下来,只听隆隆的大炮声越来越近。这时门外有人大喊:"伤员撤下来了。"人们闻声都跑出去观看,只见担架队源源不断地从街上走过,担架上的伤员个个肢体残缺,血肉模糊,显然都是炸伤。博古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地连连问李德:"怎么办?怎么办?"李德蔑视地看了一眼博古说:"几个伤员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话音未完,只见几匹快马冲过来。一个红军将领满身是血,浑身是土地跳下马来,怒气冲冲地大喊着问:"哪个是洋鬼子李德?"李德听不懂中国话,却能听懂"李德"这个名字,站出来用中国话生硬地说:"我是李德!"那个将领走过来二话不说,朝李德脸上狠狠地搧了两巴掌,大骂说:"崽卖爷田不心疼啊,我今天就毙了你。"说完拔出手枪就要开枪。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大喊起来:"彭德怀,快把枪放下!"众人一看原来是周恩来。他几步走过来,夺下彭德怀手中的枪说:"不准你胡来,快回部队去。"彭德怀愣了一下突然捂住脸哭喊起来:"八千人啊,八千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众人看着抬过去的伤员个个黯然神伤。正在这时,新娘子一声尖叫"哥哥"扑向一副担架。担架上的伤员哭喊着说:"我恨啊,他妈的这个仗是谁指挥的,毛委员、周政委、朱军长,你们都在哪里啊?"众人也跟着伤员啜泣起来,把怨恨的目光转向博古和李德。周恩来走过去,劝慰说:"同志,我们指挥的不好,让你受苦了,你要有火,就向我发吧。"他看伤员冷得打战,吩咐警卫员:"快去,把我的毛毯拿来,两床都拿来。"众人也都纷纷回去拿毛毯,给伤员盖上。周恩来站在路口,劝慰着每个路过的伤员。伤员都过完了,他又劝慰了李德的新娘子一番,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这天晚上,周恩来一直没睡,听着大炮的轰鸣声,他焦急地走来走去。自己名义上还保留着军委副主席的职务,可是实际上早就被剥夺了指挥权,只能在后方提提建议。敌军眼看到了瑞金,博古和李德到底作何打算,再要这样蛮干下去,红军和党就危险了。正当他焦虑地走来走去地思考时,博古进来了。不过一天的功夫,他好像老了十岁,一坐下就和周恩来说:"恩来啊!现在形势严峻,我和李德商量一下,只有撤出中央苏区,到湘鄂西去,同贺龙王震领导的二、六军团会合,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我、李德、再加上你组成军事领导三人团,领导转移的军事行动。我们现在商量一下走留人员的名单吧。"说着拿出一份拟好的名单。周恩来一看,项英、陈毅、瞿秋白、谭震林、何叔衡、毛泽东都留下了。周恩来说:"毛泽东得跟着红军走。"博古反对说:"这个名单已经定了,不能变,毛泽东得留下。"周恩来坚持自己的意见:"红军不能没有毛泽东,他一定得跟着走,邓小平也得跟着走。"博古和周恩来讨论到半夜,驳不过周恩来,只好同意毛泽东、邓小平跟着走。名单定下来后,周恩来立即派人通知毛泽东马上赶回瑞金来。

毛泽东自1931年10月被博古项英解除军事领导职务后,一直在瑞金以西的于都养病。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的消息不断传来,使他忧愤交加,小病转成大病,发烧到40摄氏度,幸亏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院长傅连暲赶来诊治,再加上贺子珍的悉心照料才转危为安。他接到周恩来的通知后,愤愤地对贺子珍说:"好嘛,先是气壮如牛,要御敌于国门之外。现在呢,又胆小如鼠,仓皇逃跑。这就是博古的本领。其实,照现在的形势还可以泡几个月。"贺子珍劝他:"现在多说也没有用,咱们还是照恩来的话赶快去瑞金吧,别叫人家把咱们拉下。"毛泽东吞吞吐吐地说:"走是得走,可孩子呢,恐怕是不能带了,这次仓促转移是凶多吉少啊!"贺子珍一听急了,大声嚷着说:

"不,孩子一定得带走。"毛泽东生气地说:"你也是个军人,你难道不知道撤退的滋味。我的同志哟,与其让他们死在路上,不如送给老乡,还可以保留一些革命的种子噢!"贺子珍一想也是,只好撕心断肠地把孩子送给老乡,和毛泽东上了路。

走到于都河边,少共中央秘书长刘英骑马而来,毛泽东叫住她说:"刘英啊,你到哪里去?"刘英扬扬马鞭说:"我要去扩红。"毛泽东说:"你快回瑞金吧。"刘英说:"不行呢,罗迈(李维汉)要尅的。"说完就挥挥手,带着警卫员走了。毛泽东喊道:"刘英,你停下来。"刘英勒转马头走过来,毛泽东神秘地说:"你快回瑞金吧,中央有行动。"刘英听了,半信半疑地跟着毛泽东回到瑞金,忐忑不安地去见罗迈。谁知罗迈半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一见她就说:"你回来得正好,部队要转移,你去红章纵队担任巡视员。"刘英说:"红章纵队都有谁啊?"罗迈说:"红章纵队主要由中共中央和苏维埃政府组成,毛泽东、王稼祥、张闻天都在这个纵队,你快去准备吧。"刘英辞别而去。

再说周恩来闻知毛泽东到了瑞金,连忙去看他。毛泽东刚到正收拾行李,周恩来一眼看出毛泽东过去装文件的那只铁皮箱子没有了,便奇怪地问道:

"润之兄,你的那只铁皮箱子呢?"毛泽东淡淡一笑说:"现在没有人给我发文件,我也没有什么公事,那只铁箱子扔了。哈哈,无官一身轻嘛。"说到这里,毛泽东关心地问道:"颖超同志身体怎么样了?"周恩来皱皱眉头说:"她的肺病还没有好,经常吐血,这次编在卫生部的休养连里,和董必武、徐特立几位老同志在一起了。"两人正说着,一个参谋跑来报告:"陈毅同志有信给你。"毛泽东问道:"陈毅留下了?"周恩来说:"是的,他负了重伤,无法行动留下了。"周恩来匆匆看完信,对毛泽东说:"陈毅来信要我去一趟,我先走了。"毛泽东说:"你代我问他好吧。"周恩来点点头走了。

陈毅得到中央通知要他留下后,深感责任重大,很想和周恩来谈谈,正想着,周恩来带着医生护士来了。他想坐起来,周恩来抢前一步扶住他说:

"一直要来看你,就是抽不出功夫,真是对不住你。今天我让卫生部把装箱的器械打开,先给你动手术吧。"说完命令医生们动手术。手术动完后,陈毅感到轻快了许多。周恩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陈毅同志,从八一南昌起义时起你就跟着我,现在我们要走了,天大的担子留给你了,我代表党感谢你。你放心,我周恩来只要活着,就永远会记着你。"陈毅费劲地说:"请中央放心,我决不辜负中央的委托。"由于刚动完手术不能多说话,周恩来握握他的手便告辞了。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从瑞金出发,率领着10万大军开始长征。这时陈毅能拄着拐杖走路了,他把瑞金的群众召集起来说:"主力红军走了,留下了八千伤病员,你们把他们接回去吧,治好了伤,当儿子也可以,当女婿也可以。请你们相信,只要我陈毅有一口气,苏区的红旗永远不倒。"安置好伤员后,陈毅率领留下的干部和红军开展了游击战,战斗中电台被白军炮火击毁,和中央完全失去了联系,不知中央红军的动向。为此他焦虑不安,不知红军能否冲过湘江封锁线。欲知中央红军安危,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