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8回 毛泽东再当统帅 张国焘另立中央


话说周恩来从瑞金出发以后,一直惦念着陈毅,命令电台和陈毅保持着联系。但不久联系中断,任凭中央电台怎么呼叫,也不见陈毅回答,周恩来命令电台注意呼叫。但他心里明白,留在苏区的同志们处境险恶,以后还能否见到他们就很难说了,想到这里心情沉重起来。这时侦察参谋前来报告:

"报告周副主席,行进前方是湘江封锁线。扼守湘江的桂军和湘军怕红军深入湖南,广西,都把部队撤回去了。"周恩来闻讯大喜,急命第三十四师迅疾前进,占领湘江渡口界首,然后急忙去找博古和李德,报告了这个重要情况,建议说:"现在应该乘湘桂两敌摸不清我军行动方向的大好时机,让中央纵队扔掉一切笨重的机器和家俱,轻装前进,迅速突过湘江。"李德正在喝咖啡,跳起来吼道:"不行。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我们还没有见着敌人的面孔,就先把辎重扔掉,这简直是逃跑。"周恩来反驳说:"我们中国还有句俗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中央纵队里有四千民伕,抬着家俱、器械,甚至把印刷机的几十吨的生铁底座也抬来了,一天只能走十几里、几里路,还怎么行军打仗?我们不要坐失良机。"博古劝道:"恩来,你也不要发火。这些东西是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扔掉它们战士们会怎么想。先抬着吧,以后再说。好了,不要再争了,你先去渡口指挥过江吧。”

周恩来无奈,回来后立命李天佑带他的一师人马赶往界首布防,自己也随后来到界首。这时只见湘江岸边静悄悄的,一条由美孚石油油桶搭起的浮桥稳稳地浮在江面上,掩护部队已在渡口两侧展开,这时渡江多好啊。他正想派参谋催促中央纵队加快行动,侦察参谋气喘吁吁地赶来报告:"报告周副主席,湘桂军已探明我军方向,从两侧夹击过来,夏威率领的广西军第七军两个师已逼近渡口。"周恩来情知大战不可避免,又调部队在两侧加强掩护,等待中央纵队过来。这时周恩来已两天没有合眼了,便在门板上铺上毯子,呼呼睡去。过了两个小时,周恩来醒来,问值班参谋:"中央纵队还有多远?"参谋忧心忡忡地说:"远呢,电台传来的消息说,他们要再过两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九日才能到达渡口。"周恩来跺着脚说:"啊呀,太慢了!我们占领渡口已有两天了,要是部队轻装的话,一天时间都可以渡过河了。现在敌军已赶来了,一场恶仗就要开始了。"话还没有说完,"轰隆"一声,屋子晃了几下。周恩来大声说:"快向中央纵队发电,说敌人已经开始进攻了,要他们加快行动速度。”

就在周恩来下达命令的时候,渡口两侧枪炮声已响成一片,敌军的大炮轰击着,阻击阵地上烟雾迷漫,什么也看不清,两方士兵的喊杀声阵阵传来。方圆几十里内的老百姓静静地听着湘江岸边的厮杀声,后来那种声音已不像是人声,如同数千头狮豹在撕咬,在怒吼。在经过四天的撕咬之后,这种声音突然沉寂下来,红军主力突过了湘江,但渡口上留下了5万多红军的尸体和伤员。第三十四师全军覆没,师长被俘。敌军为他包扎好腹部的伤口,把他抬到城里去请功。这位师长在担架上撕掉纱布,扯开伤口自杀。伤员统统被刺杀,或被枪把砸死。中央红军经此一战,折损过半,只剩下三万多人了。中央纵队在过江的时候,周恩来一直在渡口指挥。毛泽东过江的时候招呼他一起走,周恩来说:"你快过吧,我还有事要处理。"毛泽东走后,周恩来继续指挥,直到主力红军过江以后,才布置了一下断后事宜,过了江。他刚到对岸,一个参谋跑来敬个礼说:"报告周副主席,博古要自杀,聂荣臻政委请你赶快去劝一劝。"周恩来听了大吃一惊,急忙骑马赶到中央纵队。只见博古坐在小山坡上,用手枪对着脑袋。聂荣臻在山坡下劝他:"博古同志,你冷静一点。"说着就要往山坡上走去。博古说:"你别上来,你要再进一步,我就开枪。"聂荣臻无奈,只好退了下来。周恩来说:"你别劝他了,我来对他说。"他朝博古说:"博古同志,你为什么要自杀啊?你的错误指挥,使党和红军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你如果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就应该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你如果不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是懦夫,是逃兵,那你就开枪吧。"博古听了,把枪放下来,慢慢地从山坡上走下来说:"恩来,你说现在这个局面怎么收拾?"周恩来说:"办法有的是,把毛泽东请来就是。"博古点点头。周恩来赶快派人去请毛泽东,谁知参谋回来后报告周恩来,毛泽东身体不好,不能前来开会。周恩来感到奇怪,细想一想顿时恍然大悟,对博古说:"我亲自去请。”

毛泽东自长征以来,与张闻天、王稼样编在一起。三人身体都有病,刘英给他们准备了三副担架坐着。这时刘英正和张闻天谈恋爱,毛泽东不时拿他们取笑。张闻天、王稼样都是在莫斯科留过学的,思想感情上自然接近博古。但是他们也渐渐看出博古实在没有能力把握大局。特别是湘江一战,红军死伤大半,两人都为之震惊,不禁为党和红军的命运、也为自己的生命担忧。他们想起在苏区时红军打破四次围剿的辉煌胜利,感到毛泽东真有两下子。这才同毛泽东接近起来,三人越谈越亲热。忽然周恩来派参谋请毛泽东去开会,毛泽东摆摆手说:"不去不去,我这个病啊怕是治不好了。"参谋走后,张闻天说:"这一定是博古应付不了啦。"王稼祥说:"我看润之同志应当去,咱们的处境不妙呀,你应该出来挽救这个局面。"毛泽东摆摆头说:"你们在军队里呆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还不知道军队的规矩。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我现在连个参谋也不是,去了有什么用?"张闻天说:"我看应该对中央苏区的五次反围剿斗争作个总结,不能这么稀里糊涂下去,要不咱们都得完蛋。"王稼祥跟着说:"洛甫(张闻天)说的对,是应该总结总结。让代表正确路线的同志来领导。洛甫,你就来总结吧。"张闻天连忙推辞说:"我哪里是这个材料,这事非润之同志不可。仗是他指挥打的,当然他最明白其中的奥妙。"王稼祥说:"那润之同志就辛苦一下吧,我和洛甫都支持你。”

三人正说着,周恩来飞马跑来,请毛泽东去开会。毛泽东仍不肯去。张闻天说:"恩来,你们让毛泽东去开会,得给他一个职务啊。不然他怎么好说话。"周恩来说:"没有问题,我已经和博古讲好,从现在起,毛泽东同志参加军委的领导工作。"洛甫、王稼祥听了很高兴,催促毛泽东快去。毛泽东摇摇头说:"不行,现在红军到哪里去,是关系到全军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光靠我怎么行呢?前面就是通道城,我建议在通道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让洛甫、王稼祥参加,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周恩来请不出毛泽东,只好把毛泽东的意见向博古讲了。博古这时已一筹莫展,知道了兵凶战危的滋味,也就同意了周恩来的建议。通道打下后,召开了通道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议放弃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李德还出来反对,被大家一顿申斥,会议决定红军由周恩来毛泽东指挥。李德后来在黎平会议上还想反扑夺回领导权,结果是彻底被解除兵权。毛泽东下令,扔掉一切坛坛罐罐,机器都就地埋藏,撤销八军团,压缩机关干部,充实战斗部队和主力兵团。红军一下子又恢复了活力,向贵州挺进。

自从通道会议后,毛泽东、洛甫、王稼祥从"红章"纵队转到了"红星纵队",总结五次反围剿的经险教训的文件毛泽东已经写好。洛甫、王稼祥也看了,觉得不错,就叫贺子珍抄好。贺子珍正抄时,林彪来找毛泽东。毛泽东把他引到另外一间房里去谈话。自打开猴场以来,彭德怀、聂荣臻、林彪、杨尚昆、邓小平、王首道、李富春、刘伯承等军事将领经常在晚上你来我往地找毛泽东。贺子珍不好参加他们的谈话,但也隐隐约约地听出来,他们是要求毛泽东重新指挥他们,完全推翻博古、李德的军事领导地位。贺子珍知道这事不是玩的,用了一天一夜把总结抄好。毛泽东看了很满意,对贺子珍说:"你先休息吧,我得去找王稼祥。"毛泽东走了。贺子珍没睡,只听遵义方面响了一夜枪声。第二天早晨,毛泽东回来了,对贺子珍说:"收拾一下吧,遵义打开了,我们得马上进城。”

后勤部巳经在遵义城里为毛泽东找好了住处,贺子珍刚搬进去,洛甫、王稼祥就来了。毛泽东问王稼祥:"开会的事周恩来同意了吗?"王稼祥扶扶眼镜说:"同意了。我一提出在遵义召开政治局会议,他就表态赞成。据周恩来说,现在是1月7日,准备一星期后会议就开始举行。"毛泽东听了说:"这就好。现在咱们再商量一下开会的事,这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送走了洛甫和王稼祥以后,毛泽东又找来林彪、彭德怀谈话,贺子珍照例躲开了。过了一阵,只听彭德怀说:"你就放心吧,这次我们一定要让他下台。”

193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遵义召开,在遵义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红一方面军的高级指挥官共二十人参加了会议。他们是:政治局委员毛泽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朱德(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红军总司令)、陈云(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长征开始时为五军团中央代表、军委纵队政治委员、遵义警备司令部政治委员)、周恩来(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军总政治委员,长征开始时的"三人团"成员)、张闻天(洛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主席)、秦邦宪(博古)(中共中央总负责、长征开始时的"三人团"成员)。

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军总政治部主任)、邓发(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刘少奇(全国总工会委员长、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五军团中央代表)、何克全(凯丰)(共青团中央书记、九军团中央代表)。

红一方面军高级指挥官林彪(一军团军团长)、聂荣臻(一军团政治委员)、彭德怀(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三军团军团长)、杨尚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三军团政治委员)、李卓然(五军团政治委员)、李富春(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代主任)、刘伯承(红军总参谋长、军委纵队司令员、遵义警备司令员)、李德(共产国际驻中国军事顾问,"三人团"成员)。

会议记录邓小平(中共中央秘书长)会议翻译伍修权会议开始了,周恩来清清嗓子说:"同志们,政治局扩大会议现在开始。

先请博古同志作报告。"博古站起来看看大家说:"同志们,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主要是总结反第五次围剿与长征以来军事指挥的经验与教训。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主要是蒋介石在第五次围剿中采取了新的筑碉修路,逐步推进的战略,以前那种机动作战的条件都丧失了。"博古接着又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彭德怀听得不耐烦了想打断他,被毛泽东用眼神止住了。

博古好不容易才讲完了。接着洛甫发言。人们惊奇地发现,洛甫居然对军事很有研究,讲的头头是道,把博古的发言驳得体无完肤。洛甫讲得正带劲的时候,突然李德从门口站起来扑向洛甫要揍他,周恩来正要喊警卫连战士时,彭德怀跑过来,身子一闪,就把李德扑到地上。李德爬起来还想耍蛮时,周恩来用英语厉声喝道:"快坐回你的座位上去。"李德这才嘀咕着坐回去。他这一闹,洛甫思路乱了,无法讲了,毛泽东毅然掐灭烟头站起来接着讲下去:"博古同志所讲说的客观理由是根本不能成立的。反第五次围剿失败,完全是军事战略的错误。博古同志根本不懂得围剿和反围剿的规律。这个战略规律是这样的:我们红军弱小,敌人强大,这是最根本的。这就决定我们在战略上取守势,敌人取攻势。但是在战术上,攻守双方是依据战争的进展而有变化的。具体来说,敌军围剿,我们撤退,使敌人兵力分散,然后我军集中兵力吃掉其一部。敌人撤退,我们追击。这样往返次数多了,我们的军队扩大了,根据地也扩大了,到最后我们在战略上取攻势,敌军取守势。我们进攻,他们撤退。由于敌军得不到人民的支持,他们的防御肯定要被打破。于是他们的撤退变成逃跑,我们的进攻变成追击。前四次反围剿就是按着这个规律进行的。当然也还有另外一种情况--”

毛泽东扫视博古一眼说:"由于我们指挥错误,末能打破敌人的围剿,于是我们的撤退变成了转移,敌人的进攻变成追击。等到我们转移完成,再建立根据地之后,又将是敌人围剿我们反围剿。博古同志根本不懂得中国内战的这个特点,要御敌于国门之外,结果是敌人长驱进入苏区。不愿打破坛坛罐罐,结果是丢掉了根据地,从军事冒险主义一下子滑到逃跑主义。转移中又不懂灵活机动地行动,硬往敌人钉子上碰,结果湘江一仗折损兵力过半,好家伙,再给你指挥下去,剩下的红军加上我们这些人,还不够你一仗报销的。"毛泽东刚讲完,会场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忽然,王稼祥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激动地说:"我来说几句。"周恩来关心地劝道:"稼祥同志,你身体不好,还是坐着说吧。"王稼祥顺从地坐下,伸出三个手指头说:"我的发言很短,就三句话。第一,完全赞同洛甫、老毛的意见。第二,红军应该由毛泽东这样富有实际经验的人来指挥。第三,取消李德、博古的军事指挥权,解散("三人团")。”

王稼祥的这三句话如三发重炮弹击中了李德和博古的要害,毛泽东朝王稼祥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军事将领们对这三条建议报以热烈的掌声。

忽然,何克全发言了。他冷冷地说:"我反对王稼祥的建议。老毛懂个啥?他懂马列主义吗?他上过伏龙芝军事学院吗?他只会翻翻《孙子兵法》,看看《水浒》、《三国演义》,就靠这指挥军事?"接着,何克全旁征博引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著作,为博古和李德辩护。

毛泽东静静地听着,大口大口地抽着烟,不时在纸上写上几十字,记下一些凯丰的观点,他的防线的薄弱处,自己进攻的策略攻击的方法。

何克全讲着,会场反应冷淡,人们喝茶抽烟,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明显地对他这种又臭又长、不着边际的发言表示出厌烦情绪。

好不容易听完何克全的发言,毛泽东立即驳斥他。第一句话就引发了军事将领们对何克全的愤怒:"如果照凯丰的话去做,今天我们在场的红军将领都得撤职,林彪、彭德怀,你们上过伏龙芝军事学院吗?没有,看来你们的军团长当不成了。"将领们恼怒了,纷纷斥责起凯丰来。毛泽东看到凯丰狼狈不堪的样子,十分快意,系统地驳斥起凯丰的观点来:"我看中国的山沟里有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灵魂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马克思主义只有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才能夺取革命的胜利……”

毛泽东讲完话,已是深夜,博古宣布会议暂停,明晚继续开。会议散了,但大家都没有休息,在会下展开游说,争取与会者同意自己的观点。第二天晚上,会议继续举行,林彪、彭德怀、李富春、聂荣臻、刘伯承、李卓然接二连三发言,猛烈批判博古、李德。陈云、刘少奇接着发言,明确地表示支持毛泽东。朱德指着李德骂道:"你们瞎领导,弄得丢了根据地,牺牲了多少人命。我们不能再跟着你们的错误领导走下去。"彭德怀一下站起来,瞪着大眼吼道:"我早说过,博古、李德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现在军情紧急,没有时间慢慢说,先解决组织问题。我提议把博古、李德的职务撤了,大家同意不同意?"大部分人都同意这个建议,喊叫着"把他们撤了","把他们送交军事法庭"。博古、李德脸色苍白,求援地看看周恩来。周恩来双手往下压压说:"我完全同意洛甫、毛泽东两位同志的发言。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我也有责任,我提议由毛泽东同志来领导红军今后的行动。”

周恩来的提议立即得到与会者中大部分人的支持,会议选举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决定取消"三人团",由毛泽东领导红军今后的行动,责成洛甫把遵义会议的决定写成决议,交由政治局审查通过。

遵义会议开了三天,l月17日晚结束。这时军情紧急,毛泽东决定攻克贵州西北部与四川交界的土城镇进入四川,与四方面军会合。据情报人员报告,驻守此镇的乃是一团黔军,黔军大都吸鸦片,号称双枪军,战斗力甚弱。毛泽东的前线指挥部设在离土城不远的青杠陂村,他举起望远镜望着前线,在他左右的周恩来和朱德也都举着望远镜观察着。红军从土城河上的浮桥冲过去,开始攻击。不料,据守土城的敌军的火力异常凶猛,双方都伤亡惨重,遗尸无数,毛泽东大惊,对周、朱二人说:

"黔军怎么这么顽强?这不是黔军,情报有误,"一语未毕,敌工科长进来报告,经审讯俘虏,确知土城守敌并非黔军,而是川军潘文华所部的一个军。毛泽东调整部署,再次猛烈攻击土城,激战至晚,红军冲锋数十次,均未奏效,部队伤亡巨大。看看天晚,毛泽东深知再战下去不是办法,遂命令部队撤退。数万红军排山倒海般地撤下来,跑过土城河,拆毁浮桥。敌军怕有埋伏,不敢紧追,红军乃向扎西前进。

土城一战失利,毛泽东心情沉重,政治局内一些人对毛泽东指挥军事的才能产生了怀疑。部队在周恩来的指挥下,向四川、贵州、云南三省交界的地方前进。在三省交界处一个叫"鸡鸣三省"的村子,政治局常委会开会决定,洛甫为中共中央总负责。接着部队向这个县的县治所在地扎西镇前进。在扎西镇,政治局举行会议,通过了洛甫起草的遵义会议决议。由于毛泽东指挥的土城战役失利,政治局决定朱德、周恩来负责指挥部队,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摔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毛泽东是"恩来同志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常委们的分工定下来之后,接着讨论部队的行动。从土城失利以来,毛泽东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他看出了川军难打,黔军易攻,只有回师黔北,逼使云南滇军援黔,红军才可乘虚进入云南,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和张国焘领导的第四方面军会合。毛泽东把自己的想法和大家谈了,人们一致同意,责成毛泽东具体指挥这个战役。于是,毛泽东在朱德、周恩来的支持下,回师黔北,二渡赤水,再占遵义,一举歼灭王家烈,吴奇伟二十个团,缴获无数,实为长征以来第一个大胜仗,全军上下喜气洋洋,都称赞老毛有办法。经张闻天、周恩来提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设立"前敌指挥部"统一指挥部队行动,任命朱德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

蒋介石闻警,亲临重庆、贵阳督剿。军情火急,但是红军重大行动仍由政治局讨论来讨论去。毛泽东感到这样下去会误事的,便在晚上提着马灯来见周恩来。他放下马灯说:"恩来,军情这样急,我们还是动不动就二十个人开会商量,一开大半天,这会误事的。应该成立一个新的'三人团'负责行动。现在大家都怕提'三人团'这个词,其实这个组织形式不错,错在军事路线。现在军事路线对了,为什么不可以使用这种组织形式呢?"周恩来点头同意说:"那你来牵头吧。"毛泽东脱口而出:"很好。”

当天,也就是1935年3月12日,经周恩来提议,政治局通过,决定组建"三人团"领寻红军的行动。"三人团"成员是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这是中共中央军事指挥的最高权力机构。毛泽东被任命为"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毛泽东正式成为红军的统帅。这是长征时期,军事压倒一切,负责军事的最高首长的政治局常委毛泽东,其政治地位也就自然超过了张闻天(洛甫)、博古、陈云、周恩来,真正成为中共的最高领袖。

有了大权,毛泽东便令红军三渡赤水,四渡赤水,把黔境敌军调动得团团转,贵阳空虚,红军一部突向贵阳进逼,占领城郊机场。蒋介石正在贵阳督师,没有想到红军速至,打又没兵打,逃也无法逃,飞电云南龙云调兵来援,自己则做好了自杀的准备。龙云接电,不敢怠慢,命令滇军倾巢出动援黔。毛泽东得报大喜,对周恩来说:"只要把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下令部队向贵阳虚晃一枪,直指云南。

云南境内,一条大江阻挡着红军的前进,这便是有名的金沙江。周恩来深知这次行动的重要性,拿起电话,要通了中央军委干部团团长陈赓,命令他乘云南空虚,以急行军的速度向金沙江前进,抢夺渡口。陈赓得命后,立即和团政委宋任穷布置,命令五连为尖刀连,全团向渡口急进。五连放下背包,饱餐一顿,向渡口急进,一天一夜走了一百四十多里地,到达江边。只见江水茫茫,岸边一条船也没有。这时正好对岸敌人划一只小船来这边玩耍,被五连俘获,乘船渡江,在夜色的掩护下消灭了对岸敌人,夺取了敌人扣押在对岸的船只。于是,三万大军利用这几只船,日夜摆渡。一天之后,红军全部渡过金沙江口。敌军追到江边一看,只见江水涛涛,烟雾渺渺,红军连影子都不见了。

四渡赤水调出滇军,抢渡金沙江跳出百万敌军重围,是毛泽东的得意之作,他在全军的威信大大提高。毛泽东很高兴,不料林彪突然在会理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毛泽东不要担任前敌总指挥,说他这样指挥部队跑来跑去把部队都累死了,他提议由彭德怀任前敌总指挥。这个林彪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南昌起义时任叶挺的十一军特务连连长。上了井冈山后,作战勇敢果决,被毛泽东提升为一军团军团长。毛泽东见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出来作对,很是恼火,政治局委员们也议论纷纷。周恩来有见识,批评了林彪一顿。

会后,林彪来见毛泽东,表示认错。毛泽东看着这位二十几岁的将领说:"你是个娃娃,懂什么,这时候不能和敌人硬拼,得机动灵活,多走点路是必要的。"林彪连连称是。毛泽东安慰他说:"咱们都是井冈山下来的老同志,闹点误会不要紧,我不会怪罪你的。"林彪大为感动,竟哭起来,诅咒发誓地说:"毛书记放心吧,我林彪一辈子都忠于你,你指到那里,我打到那里。"毛泽东满意地点点头。

会理的这场风波结束后,毛泽东指挥红军向大渡河前进。这大渡河是长江上的支流,水宽三百多米,水深四丈,两岸断壁千尺。毛泽东先令林彪抢占大渡河安顺渡口,林彪乃命一团团长杨得志抢夺渡口。杨得志率部到大渡河边,组织十八勇士抢渡大渡河,夺取渡口。但船只很少,大军难渡。毛泽东与周恩来商量后,令林彪以一军团主力飞夺大渡河沪定桥。这沪定桥建于清朝年间,九根碗口粗的大铁索横在江面上,两端固定在山岩上,铁索上铺木板走人。当年太平天国石达开因贻误军机,没有夺取此桥,被全歼。蒋介石闻报红军到了大渡河,狂笑着说:"唵,唵,这很好,让他们做石达开第二吧。"严命军队赶往大渡河。毛泽东得到报告后焦急万分,当面交待林彪:

"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沪定桥,贻误军机军法从事。"林彪听了,浑身冒汗,回到军部也来不及动员,命令红四团扔下背包,只带枪弹干粮,跑步向沪定桥前进,要桥不要命,犹豫迟疑者就地枪决,全军团1万多人随后跟进。红四团得令后沿着西岸跑步前进。天黑了,团长王开湘命令点起火把前进,于是大渡河西岸的夜空里,骤然出现了一条望不到尽头的火龙向北迅速移动。正在这时,团政委杨成武骤见对岸上也亮起了一列长长的火龙向北移动,知道是敌军来抢沪定桥,忙命令部队加速前进,于是红、白两军夹江赛跑。这时又下起雨来,红军是抢生路,拼死前进,白军是地方部队,哪肯出死力给蒋介石卖命,渐渐落后,继而干脆熄灭火把,就地宿营。团政委杨成武一见对岸火把熄灭,知道敌军宿营,精神为之一振,大喊道:"同志们,咱们把敌人赛跨了,加速前进,党中央和全军的性命都在我们身上,冲啊!"部队顿时勇气大增,冲锋前进,边跑边吃干粮,一天时间跑完三百四十里路程,消灭了对岸驻守的小股敌人。接着部队翻过了大雪山,到达懋功地区,同李先念率领的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会师,实现了毛泽东和四方军会合的计划。谁知两军的会师却差点给中央纵队和红一方面军带来了灭顶之灾。

1935年6月16日,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两河口举行会师大会。红一方面军人数既少,穿着又很破烂。而红四方军却有八万人,穿戴整齐。两个方面军的战士互相拉着歌子,互赠纪念品,但大会迟迟未能开始,原来是红四方面军的政委张国焘还没有来,毛泽东、周恩来都在会场外冒着细雨迎候。张国焘终于来了,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白白胖胖,簇拥着他的是一支三十多人的马队。离毛泽东还有三十多步时,他停住了,毛泽东迎上前去问候,张国焘淡淡地哼了几声,算是作答,然后骑着马,带着卫士向会场驰去,马蹄踩起的泥点溅了毛泽东周恩来一身。当天晚上,毛泽东、周恩来、博古、洛甫、张国焘等人共进晚餐。张国焘悄悄地问周恩来:"恩来,我们是老战友了。我看中央红军衣装单薄,我们仓库里还有些军衣想送给中央红军,你看怎样?"周恩来点点头说:"你还有多少库存啊?"张国焘说:"还有差不多三万套吧,中央红军每人一套可能不够。"周恩来说:"够了,够了,足够了,感谢你的好意啊!"张国焘一听,顿时表情冷漠起来。毛泽东为了打破冷场的局面,挟起辣椒说:"吃辣椒,不辣不革命噢!"博古放下筷子说:"我是个革命者,我就不吃辣椒。"毛泽东奚落他说:"所以你就要犯错误,当不成总书记了。"周恩来怕博古难堪,连忙出来打圆场:"这草地潮湿,吃点辣椒去湿气。"毛泽东用筷子头指着周恩来笑着说:"你这个人啊,就会和稀泥。"周恩来坦然地说:"稀泥还是要和的,就拿这土坯房来说,没有稀泥,怎么能把土坯砌成一座房子呢?"毛泽东听了无言以对,连说:"吃饭,吃饭。"张国焘草草扒了几口就告辞走了。毛泽东说:"恩来啊!你也太老实了,告诉他一方面军的人数干什么,张国焘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你看着吧,他肯定要搞名堂。”

红军一、四两个方面军会合后,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举行会议,决定集中兵力攻取松潘地区,合兵北上。正当周恩来部署松潘战役计划时,张国焘来电提出由陈昌浩担任红军总政委。周恩来正准备和毛泽东商量,陈昌浩又来电提议张国焘担任中央军委主席。这时一方面军已攻下松潘附近的毛儿盖,周恩来把电报拿给毛泽东看,问他:"怎么办?"毛泽东冷冷地一笑:

"他们两个的双簧演得不错啊,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绝不能给他们。"周恩来想了一会说:"好,我就不当总政委了,让张国焘当吧。"毛泽东点点头说:"只有这么办了,有什么法子呢,人家现在是人多势众啊。"张国焘当了红军总政委,才命令四方面军向毛儿盖靠拢。这时胡宗南部队赶到松潘,封锁了道路,打开松潘通道的的机会已经丧失,现在只有经过茫茫的草地北上。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再次召开会议,决定两个方面军合编,组成右路军和左路军北上,右路军由红一方面军的一、三军团和四方面军的四军、三十军组成,左路军由四方面军中的九军、三十军、三十三军和一方面军中的五军团、九军团组成。毛泽东、周恩来和中共中央机关前敌总指挥部随右路军行动,红军总司令部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总参谋长刘伯承随左路军行动。两路军分路北上,到班佑地区会师。会议结束后右路军即开始行动,穿越草地北上。不巧的是,周恩来在草地上突患大病,肝部发炎已变成阿米巴脓肿,草地无医疗条件,医生只好让卫士取来冰块冷敷。这时周恩来已昏迷不醒,彭德怀急命卫士:"快去休养连把邓大姐接来。"邓颖超闻讯急忙和卫士赶来,只见周恩来满脸大胡子,憔悴不堪,昏迷不醒地睡在木床上。她看周恩来盖的单薄,想把放在旁边的灰色羊毛背心给盖上去。她拿起毛背心一看,虱子在上面簇簇穿穿,蠢蠢欲动。邓颖超流出了眼泪,开始用手挤虱子,挤一个数一个,整整找到170多个虱子,两个指甲沾满了虱血。正挤着,周恩来呻吟了一声,邓颖超急忙把医生和卫士找来给他排脓,终于排出了半盆绿脓,周恩来才渐渐苏醒过来。

周恩来性命保住了,但身体虚弱,寸步难行,他硬要拄着拐杖自己走,才走一步就倒下去了。彭德怀得到报告,忙带着三军团参谋长肖劲光、干部团团长陈赓、兵站部部长杨立三赶来。周恩来苏醒过来,见这么多人围在跟前心里很不安,他拉着彭德怀的手说:"彭老总啊,我是不行了,你们赶快走吧,快去执行中央北上的决定,你给我一支枪,我宁可死也不当俘虏。"彭德怀大声说:"周政委,你放心吧,我们抬也要把你抬出草地。"周恩来着急地说:"不行,战士们身体这么虚弱,怎么能为我牵累大家,你们快走吧!"彭德怀没有回答周恩来的话,命令肖劲光:"我把周政委交给你了,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周政委抬出草地。"肖劲光立正说:"彭总你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随即命令迫击炮连抽一个排上来组成担架队,陈赓自告奋勇当担架队队长,肖劲光满意之极地说:"有你老兄当队长,那是再好没有了。"说完,肖劲光和陈赓把周恩来扶上担架,杨立三和一个战士抬起担架开始行军,陈赓紧紧在一旁护送着。安排好了这一切之后,彭德怀才回到军团部。就这样,杨立三和陈赓带着担架队抬着周恩来进入了草地深处。这草地实乃一大沼泽地,荒无人烟,到处是草丛泥潭,淤黑色的污水发出腐臭的气味。干部战士缺粮少盐,身体虚弱。杨立三抬着担架,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磨破的双肩渗着血迹。他和战士们正走着,忽然听到周恩来命令:"停下!"杨立三以为他身体不舒服,忙停下担架,只见周恩来眼里含着泪花,挣扎着要从担架上坐起来。杨立三把他扶起来,周恩来缓了缓气,一骨碌从担架上滚下来,杨立三大惊,急忙和战士们扶起他。周恩来喘着气说:"杨立三,我现在还是军委副主席,我命令你,立即带着战士们前进。"杨立三问:"那你怎么办?"周恩来咬咬牙说:"你们不要管我,我爬也要爬到班佑去。"杨立三知道周恩来见战士疲累心里难过,不愿坐担架,便大声说:"周副主席,你现在是病人,归我兵站部部长管,你要服从我的命令,快坐上担架。同志们,把周副主席扶到担架上去!"战士们七手八脚,不管周恩来如何挣扎,硬把他放在担架上,杨立三把住担架喝令一声"起",和战士们抬着周恩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草地上摇摇晃晃地走着。忽然草地上一阵大风,吹来几片乌云,下起大雨来。杨立三便命令战士扯起雨布,让周恩来躲雨。这时天色已晚,杨立三忽然发现邓颖超掉队了,正着急时,陈赓扶着邓颖超来了,只见她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水。杨立三惊异地问:"陈赓,大姐这是怎么了?"陈赓叹一口气:"大姐今天差一点--"原来南昌起义时,陈赓在会昌战斗中大腿负伤,后来虽然治好了,但落下了残疾,行军中也掉了队,几个战士搀着一拐一拐地赶路。忽然,他们发现前面有人陷入了泥沼,走近一看,竟是邓颖超。他连声大喊:"大姐,不要动,千万不要动。"说完,跑到泥沼前,和战士们用两支步枪交叉横在泥沼上面,陈赓一脚踩在步枪的交叉点上把邓颖超从泥沼里拉了出来。杨立三听完陈赓的介绍又高兴又后怕,亲切地捶了陈赓一拳说:"亏了你这个拐子,不然怎么向中央和周副主席交待!"这时雨也停了,篝火也升起来了,大家赶紧扶着邓大姐去烤火。草地深处,不知那个战士用笛子吹起了苏区的歌曲《映山红》,战士们凝神听着,不禁陷入了对苏区的回忆。

周恩来由战士扶着过来烤火,他望望战士们说:"同志们,你们听,在这样艰苦的地方,我们的战士还照样吹笛子,照样娱乐,这说明我们红军是任何困难也压不倒的钢铁汉,我们一定能胜利地走出草地。"火堆跟前的战士们顿时活跃起来,围着周恩来,听他讲革命理想。大家正听得起劲,炊事员跑来说:"开饭啦,今天打牙祭,红烧牛皮。"草地上哪来的牛皮?炊事员笑嘻嘻地说:"我把身上的牛皮腰带煮了。"周恩来笑呵呵地说:"好啊,给我端一碗来尝尝。"炊事员赶紧端来一碗,周恩来抓起烂糊糊的皮带咬了一口说:"味道还真不错嘛!"大家欢呼一声,都跑去抢皮带汤喝。

周恩来在草地上足足走了六天才到班佑,但左路军杳无影踪。大家正纳闷间,叶剑英忽然气喘吁吁地跑来,找到毛泽东,把一封电报递给毛泽东说:

"张国焘要陈昌浩率军南下。电报发来时,正好陈昌浩不在,我看情况紧急就送来了。"毛泽东看完电报说:"我看他们大概是要动手了,我到三军团去找周恩来商量一下,你赶快找彭德怀,用他的密码给林彪发电,叫一军团向中央靠拢。你办完这件事后快回前敌指挥部,不要叫陈昌浩发现。另外你最好把地图偷出来。"叶剑英闻命而去。他刚回到前敌总指挥部,陈昌浩就回来了。陈昌浩是留学生,回国后分在四方面军工作,徐向前当总指挥,他当政委。两河口会议后组织前敌总指挥部,张国焘提议徐向前当总指挥,陈昌浩当政委,为了照顾大局,毛泽东周恩来同意了,并派一方面军的叶剑英担任参谋长。这陈昌洁的确厉害,一上任就把一军团、三军团的密码本收了,让他们互相不能联系,只能和前敌总指挥部联系。幸亏彭德怀命人另编了密码本,派人送到林彪处,这两个军团才能联系上。

陈昌浩回到前敌总指挥部以后,叶剑英立即把电报给他看。陈昌浩看了即去找毛泽东说:"张主席命令我们右路军南下,你们赶快打粮,准备返回草地。"毛泽东说:"这事我们中央书记处得开会议议。现在周恩来、王稼祥都在三军团病着,我和洛甫只有到三军团去找他们了。你现在是政治局委员,最好咱们一起去商议一下,看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工作。"陈昌浩不耐烦地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商量一下把结果告诉我。"说完就回去了。毛泽东赶快叫上洛甫、博古到三军团和周恩来、王稼祥会合。大家一商量,觉得处境危险,得赶快率军脱离四方面军。彭德怀乃下令部队立即出动打粮。这时叶剑英已偷出地图赶来,于是一声令下,中央率三军团离开险地很快和前面等待的一军团会合,连夜由俄界北上。

再说陈昌浩得到报告说三军团外出打粮,以为他们果真准备南下,谁知到第二天鸡叫,也不见三军团的影子,再叫叶剑英,叶剑英也不见了,这才知道中央已率一方面军主力出走。陈昌浩气急了,命令师长许世友率部追击,许世友准备好部队,但却没有行动,去问徐向前该不该追击。徐向前断然地说:"解散部队,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许世友听了心中暗喜,连忙解散了部队。

中央率一方面军脱离俄界后,为了缩小目标再次改编为陕甘支队。这时周恩来有病已脱离指挥,王稼祥又不懂军事,遂决定彭德怀任支队司令员,毛泽东任军委主席兼支队政委。

再说中央红军主力北上后,留在俄界的四方面军的部队南下与张国焘会合。这时四方面军截留了原一方面军的五、九军团,军队人数更多,张国焘在卓木碉另立伪中央,并向天全等地前进,不料作战不利,部队减员一半。这时中央已到陕北,频频来电命令取消伪中央,迅速北上,共产国际也来电要求取消伪中央。第二方面军也即开到。张国焘内外交困,只好取消伪中央率军北上,三过草地。10月下旬,中央军委来电命令四方面军渡过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打通国际联系。四方面军部队由徐向前、陈昌浩带领西渡黄河,李先念军和董振堂、罗炳辉等部刚渡过河去,渡口即被胡宗南部封锁,王宏坤军之谢富治师未能渡过,由张国焘带领北上。西渡黄河的西路军将士遵照中央军委命令举行西征,沿路和马家骑兵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全军覆灭,徐向前、陈昌浩奉令脱离部队只身来陕,所余900人由李先念率领穿过祁连山,到达新疆星星峡,由中央代表陈云接到陕北。这是后话,暂且放下。

且说陕甘支队正前进着,毛泽东得报,鲁大昌部队封锁了天险腊子口,部队无法通过。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