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09回 捉放蒋促国共合作 打皖南演亲痛仇快


话说毛泽东、周恩来率陕甘支队脱离险境后一路北进,奔赴抗日前线。这时甘肃军阀鲁大昌派出一个师扼守着岷州城南的天险腊子口,一军团红四团团长王开湘和政委杨成武奉令率领部队攻取腊子口。他们到关前一看,只见腊子口的两边都是悬崖绝壁,直插云霄,一道约五里长的峡岩蜿蜒曲折地穿过群山而去,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军团政委聂荣臻和参谋长左权亲临关口指挥,挑选一个营的精干部队由团长王开湘率领爬上右侧崖顶,上下夹击,扼守关口的敌军大乱,被红军全部消灭,红军顺利地通过腊子口,到了甘肃南部的哈达铺,毛泽东住在一座漂亮的商人的庭院里,安顿下来后,毛泽东找了当地邮局的一些报纸看起来,周恩来听说有报纸也跑过来看,两个翻阅着报纸,周恩来突然欢叫一声:"好啦,我们有地方去了!"毛泽东放下报纸不解地眨眨眼睛。周恩来说:"你看报纸上登着徐海东、刘志丹在陕北会师的消息、他们已组成红十五军团,开辟了陕北根据地,我们可以去和他们会合嘛。"毛泽东思考了一下说:"我看这个主意不错。陕北东临山西,正是抗日的前线,是英雄用武之地啊!”

哈达铺是汉族地区,人们半农半牧,农产品非常丰富,二元钱可买一只肥羊,五元钱可买一头肥猪。毛泽东命令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给每个指战员发两块银元,毛泽东叮嘱大家:"一定要吃好。"部队真是饿坏了,领到银元后,每个连队都杀猪宰羊,顿顿三荤两素。部队在哈达铺住了十天,整理了军容,加足了油水,然后向邻近的通渭县开去。

通渭县自元朝建制,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红军先进入通渭县的榜罗乡的榜罗镇,在榜罗镇,政治局举行了会议,决定到陕北去,和陕北红军会合,把革命的大本营放在陕北。那里将是抗日战争的前线,中央在那里将会拥有巨大的政治号召力。

榜罗会议结束后,毛泽东率军向县城开去。县城北有笔架山,南有清凉山,牛谷河从两山间的谷地上缓缓流过,河北岸便是通渭县城。毛泽东进得城来,仔细观察,只见城小如斗,民居破烂。他在县政府安顿好后,便带着两个卫士走走,在西城门口看见几家店铺,便随意走进北侧的挂着公盛祥牌旗的铺子内。掌柜的姓张,也不知道来者是多大的长官,忙递烟倒水。毛泽东问了他生意上的一些事情,他都如实作答,毛泽东又和他聊起中国古代历史上的一些事情,没想到这位三十多岁、衣着陈旧的掌柜居然应答自如,毛泽东大为惊异。那位张掌柜说:"老总,你有所不知,我们这个县虽然穷苦甲陇中,但自古以来崇尚诗书,哪怕穷得只有一眼土窑,墙上也还要挂一幅中堂。实不相瞒,我的亲家还都是前清的举人秀才呢!"毛泽东听了连连称好,道谢出来。通渭县是个半农半牧区,猪多羊多,部队各伙食单位天天杀猪宰羊,城里弥漫着浓浓的肉香,自此开始,红军一路顺风,胜利到达陕北保安。毛泽东下令把监狱打开,放出被极左路线迫害的刘志丹,恢复副军团长的职务。接着红军东渡黄河准备开赴抗日前线,遭到阎锡山部队的阻击,为保存抗日力量,红军又回到陕北。不幸的是刘志丹在东征中中弹牺牲,毛泽东闻讯痛惜不已,下令将保安县改名志丹县以纪念之。不久,红二、四两个方面军北上,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派周副主席前往会宁迎接。在去会师的路上,周恩来巧遇被张国焘关起来的廖承志。廖公的儿子,一定要把他救出来。但是周恩来知道张国焘心狠手辣,必须想个万全之计。不然,不但救不了廖承志,说不定会因此使张国焘顿起杀心,因此,周恩来虽然看见了廖承志求救的眼神,却装着不认识似的走了过去。

这天晚上,周恩来提议审查一下四方面军关着的人犯,没有问题的就恢复工作,免得行军累赘。张国焘一想三大主力会师了,自己势单力薄,减少一些麻烦也好,免得授人以柄,便命令把囚犯带上来。第一个带上来的是廖承志。周恩来晓得张国焘知道他和廖承志的关系,便佯装生气地大骂廖承志:

"你怎么也反对起张主席了,张主席在南昌起义时就是我的领导,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走吧,我不要看见你。"张国焘拉拉周恩来的手说:"恩来,你也不要气成这样。其实,他也没有大问题,只是例行审查审查。"周恩来似乎气消了一些,指着廖承志说:"要不是看在张主席的面上,我要把你关十年。我问你,认识错误了没有?"廖承志装着一副忏悔的样子说:"认识了。"周恩来又厉声问:"认识深刻不深刻?"廖承志赶紧答说:"我犯的错误很严重。"周恩来又厉声问:"改不改?"廖承志一迭连声地说:"改,一定改。"周恩来说:"改了就好。今晚你就在这里吃饭,算是给张主席赔个不是。"说完和张国焘说说笑笑,根本不理廖承志了。周恩来走后,张国焘感叹地说:"知我者,恩来也!来人,把廖承志放了送给周恩来。"保卫局即把廖承志送给周恩来,拿着收条走了。周恩来一把拉过廖承志夸奖地说:"你配合得不错,我就怕你不懂得其中的诀窍固执起来,那就不好办了。你先去休息一下,然后到红中通迅社去。"廖承志答应了,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廖承志走后,周恩来久久不能入睡。1936年12月的陕北高原,天气格外寒冷,卫兵给他端来了火盆。他烤着火,想起了廖仲恺又想到陈延年、赵世炎、蔡和森、瞿秋白、何叔衡、杨开慧、李硕勋、向警予、罗亦农、恽代英这些被国民党杀害的烈士,又想到留在江西的项英、陈毅、谭震林、张鼎丞,许久没有联系了,不知他们安危如何。正思念间,毛泽东的警卫员跑来叫他:"周副主席,毛泽东叫你赶快过去,有要事商量。"周恩来披上大衣,冒着风雪,赶快赶到毛泽东住处。推开门一看,房里烟雾腾腾,毛泽东满脸笑容地招手:"快来看,大好消息呀。老蒋叫张学良、杨虎城抓起来了。"周恩来一看电报,果然是张学良来的电报,要求共产党派人去西安解决事变。毛泽东说:"这次事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机会。你和张学良在肤施有过接触,你看怎么回答他好?"周恩来考虑了一下说:"无非是两个办法,一个是杀掉老蒋,为烈士报仇;一个是逼蒋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从感情上来说,我同意第一种办法。可是理智告诉我,从中国革命的大局出发,还是采取第二种办法好。"毛泽东点点头说:"你和我想到一起来了,那么就请你到西安跑一趟吧。"周恩来说:"再让博古、罗瑞卿、陈赓和我一起去吧。"毛泽东一口答应下来,立刻给张学良写电报:"恩来拟来兄处协商大计。”

再说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眼见日寇入侵、大好河山沦入日军铁蹄之下,不愿意再打内战,把跑到西安督战的蒋介石抓了起来。抓起来后二人不知如何处理,只好向共产党请教。12月17日,周恩来带着卫士乘张学良的专机来到西安,和张、杨两将军商量后,决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逼蒋抗日。商量好后,周恩来由张学良陪同去见蒋介石。周恩来到西安的消息蒋介石已听说了,这时见周恩来和张学良进来,以为要处决他,吓得直往床里躲,连声说:"我不去,我不去。"周恩来笑笑说:"蒋先生你不要怕,要是从个人恩怨出发,你早就没命了,四·一二政变,十年内战,你杀了我们多少人啊!但是我们共产党人为了抗日救国,就不跟你算这笔帐了。我们要求你的只有一个条件,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蒋介石一听不杀他,就跟周恩来套起近乎来:"恩来啊,想当年咱们一起办黄埔军校,领导东征是何等地热闹啊,校长对你是很佩服的。抗日救国也是我的愿望,我已派董健吾找过你们了,只要红军能改变番号,服从国民政府,我就下令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可是我现在西安,无法指挥南京的行动。"周恩来说:"蒋先生,你不要指望南京把你救回去,南京要派飞机炸死你呢。"蒋介石吓了一跳,大骂:"娘希屁何应钦不安好心。”

过了几天,宋美龄宋子文到了西安,和蒋介石一起口头答应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谈判结束以后,蒋介石要坐飞机回南京了,张学良送他去机场。在汽车上,张学良对蒋介石说:"蒋先生就要回南京了,我希望你回南京后,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蒋介石阴沉着脸说:"我是不会忘记的,我以人格担保。可是我这次在西安出尽了丑,不知道南京还有几个人肯听我的话。"张学良说:"如果蒋先生面子上有点下不来的话,我陪你回南京。"蒋介石点点头说:"那也好,到南京你就给大家讲讲话,让我有个台阶好下。讲完话你回西安,不要在南京贪玩,北方的抗日战事我还要靠你呢。"张学良激动地说:"蒋先生放心,我一定照你的嘱咐去做。”

张学良送蒋介石去机场的事没有告诉周恩来,还是杨虎城长了个心眼,用电话向周恩来通报了此事。周恩来听说后,连大衣也顾不上穿,坐上汽车直奔机场,连连催促司机:"快!快!"司机加大油门,风驰电掣般地驶到机场,蒋介石张学良的座机已经起飞。周恩来望着消失在云层里的飞机,跺着脚说:"坏了坏了,汉卿中了旧小说的毒,想学黄天霸摆队送义土,他根本不了解蒋介石是翻脸不认人的呀!"果然,张学良一到南京,立即被拘押交由李烈钧审讯,判决交由委员长管束,判决后,即被送往皖南上饶囚禁。国共第二次合作抗日之局面也由西安事变而成。1937年7月7日,日军进攻北平芦沟桥中国驻军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下令抵抗,拉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是年9月,国共两党发表声明,宣布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北方的红军部队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115师、120师、129师。随后八路军誓师出发,开往抗日战场。115师在林彪、聂荣臻率领下,首战平型关,歼灭日军板桓师团一千多人。120师大战雁门关,129师奇袭阳明堡。敌后人民骤见八路军开来收复失地,无不欢呼雀跃,报名参军,在中共党员薄一波等领导下山西人民一下子组织起数万人的决死纵队配合八路军作战。山西军阀阎锡山见敌畏缩,却想在抗日人民身上打主意,发动事变,夺取决死纵队。他给部属打招呼,天要下雨,要准备雨伞。决死纵队一看他不安好心,索性开进八路军防区,加入到八路行列中去。

中共中央驻地延安也热闹起来了。自抗战军兴,热血青年不顾山高路远,成群结队地奔赴延安参加抗日。上海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叫江青的也来到延安。她原名李云鹤,后来到上海演戏,艺名蓝苹,1937年来到延安,巧遇故乡乡党兼老师张耘,不过这时他已改名康生,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康生一看江青到了延安,认为奇货可居,便教她如何接近毛泽东。从此江青不在鲁艺工作,成天往毛泽东窑洞跑,气得贺子珍成天流泪,最后索性提出要去苏联。毛泽东流着泪劝她留在延安,无奈贺子珍去意已定,毛泽东洒泪送走了她,江青趁虚而入。中央领导人见她来历不明,跟她约法三章:不准参政,不准抛头露面,好好照顾主席生活。江青点头答应,心里在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要出这口气。

这时北方形势发展很快,南方尚不理想。毛泽东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主力长征后留在南方的游击队另编一军,开赴华中敌后建立华中抗日根据地,这样华中华北两个大根据地连成一片,可以互相呼应,联手发展。主意已定,便通知周恩来和蒋介石谈判。蒋介石起初不允,后来仔细考虑利害得失,也就允许了,不过要由他指派军长。周恩来自然是不同意了,但为了给蒋介石一个面子,经和中共中央商量后,提出请叶挺担任军长。叶挺当时脱党多年,蒋介石勉强答应了,周恩来便在武汉主持改编工作,命令陈毅、项英等人分赴各游击队通知中央精神,让各红军游击队奉命集中,陈毅作为中央代表去湘赣根据地传达中央命令,改编部队。为了安全,他打扮成一个商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拿着一根手杖。当他带着警卫员经过油山时,蓦地想起一年前的事来。那次他听信一个人的报告,到大瘐城里去和中央代表接头,没料到此人已经叛变,在大庾设下埋伏。幸亏陈毅机警,一眼看出变化,连忙撤往油山。不料满山遍野都是国民党军队,危急之中,陈毅和警卫员找了个小山洞隐蔽起来。敌人搜索不到陈毅,就满山放起火来,眼见陈毅就要被烧死在山上。事已至此,陈毅索性把生死放在一边,吟起诗来。吟完诗,天上忽然下起大雨来,满山大火被雨浇灭这才逃出来。想到这里,陈毅百感丛生,吟起在山洞里做成的那首诗来: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在湘赣根据地,陈毅找到了谭余保,向他传达了中央关于国共合作的决定。谭余保经历了三年游击战争的考验,处决了不少叛徒。他长期隐居在山上,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一听陈毅要他把队伍拉下山改编成国民革命军,认定陈毅当了叛徒,当即命令战士们把他绑起来,拉出去砍了。陈毅没有想到在油山没有死,现在却要死在自己人手里,大声训斥谭余保:"谭余保,你是共产党员还是土匪头子?你还有没有组织观念?"谭余保说:"陈毅,你怎么能证明你是中央代表啊?"陈毅说:"你应该派人下山去看看,形势已经变了,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就驻在南京。"谭余保半信半疑,下命令把陈毅看起来,派人下山了解情况。三天后,侦察员回到山上,证实陈毅确实是中央的代表,而且还带来了项英要他们下山的命令。谭余保这才把陈毅放了,连连赔罪,陈毅摸摸脖子说:"谭余保啊,你总算留下了我这个吃饭的家伙哟!"说完宣布改编命令,谭余保所部被改编成新四军第一支队一团。改编完成以后,陈毅奉令到武汉开会,住进了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和周恩来见了面。三年不见,音信隔绝,这次重逢,自然是感慨万端,且不去说它了。第二天,周恩来主持召开新四军整编会议,宣布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张云逸任参谋长,周子昆任副参谋长,袁国平任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任副主任,项英任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书记,陈毅任副书记,陈毅任第一支队司令员,傅秋涛、张鼎丞、粟裕、彭雪枫分任各支队要职,全军共一万多人。会议开完后,周恩来又将项英和陈毅留下,叮嘱他们说:"叶挺是个好同志,他现在不是党员,你们一定要尊重他的领导。"陈毅拍拍胸脯说:

"没问题,你放心吧。"项英却沉吟着,最后勉强表示尽量尊重他的领导。转眼间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已是1938年的八月下旬,周恩来忙着部署《新华日报》撤往重庆的工作,忽然接到叶挺发来的电报,要求辞去新四军军长一职。在中央苏区,周恩来领教过项英的傲慢与蛮横,尽管叶挺的电报没有讲一句项英的坏话,但周恩来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的本质,项英在整编会议上的承诺根本就是言不由衷。他当即给叶挺去电报:"项英同志已赴延安,我们不日也往延安开会,关于新四军工作,请兄实际负责。"一个月后周恩来回到了重庆,叶挺来电表示去意已定,项英也顺水推舟,叶挺即离开军部去了香港。蒋介石本来对中共军队的发展如芒在背,这时见有机可乘,便约见周恩来,"嗯嗯"了几声说:"嗯,这个叶挺我们都是很了解的。你那次在南昌暴动,他是出了死力的。现在连叶挺都难和你们合作,更别说其他人了。我决定派辞修(陈诚)去新四军任军长。"周恩来坚决反对,蒋介石又说:"这个办法既然不能为你们所接受,那只能取消新四军番号,部队编成游击大队活动。"周恩来反对说:"蒋先生何必这样急啊,中央军里军长辞职的事也是很多的嘛。叶挺我了解,他马上会回军部。"蒋介石说:"那也好,我再给你们半年的时间,如果到时候这个问题还不能解决,我就要取消番号。”

从曾家岩军委会出来,走上不到一百步就到了曾家岩周公馆。周恩来感到这事重大,第二天便驱车到郊外的红岩八路军办事处,发电请示中央,经中央同意后,便说服叶挺和他一起去皖南新四军军部。

竹筏在青弋江碧绿的江水上漂着,周围青山环抱,景美如画。周恩来却心事重重地指着连绵不断的大山说:"希夷,新四军军部驻在皖南很不妙啊。泾县云岭靠近顾祝同的三战区司令部,这里没有日军,一旦发生冲突,国人就会对我们发生误会,他们会说,新四军不去打日本人,呆在国民党后方干什么?再说这崇山峻岭,一旦被围,要突出去是很困难的。"叶挺闷闷不乐地说:"周公,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啊!"周恩来说:"有用,我已经和中央商量好了,你负责新四军的军事,项英负责东南局。记住,你一定要把军部拉到苏北,建立华中抗日根据地。那里是敌占区,我们师出有名,再则华中挨着华北,八路军、新四军可以互相支援,进退自如。"叶挺说:"恐怕难办。项英现在想的不是向北发展,而是向南发展,想在四明山、天目山建立根据地。"周恩来惊讶地问:"是吗?他这是想跟中央分庭抗礼啊,这种思想太危险了!”

对于周思来的到来,项英既不冷淡,也不热情。周恩来检查了新四军的工作后,感到问题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立刻把项英找来,开门见山地说:

"项英同志,新四军的发展太慢了。八路军抽调的两千干部你不让他们到前线去组织民众,发展部队,都窝在军部干什么?你现在必须彻底放弃对国民党的一切幻想,向北发展,向东前进。你看陈毅率一支队进到苏南敌后,部队发展很快嘛?"项英点点头说:"我执行中央的决议,把军部移到江北。可是,我有我的难处啊!"周恩来说:"革命哪有不难的,关键是我们要加强党性,听中央的。听说你有个向南发展的计划?"项英立即紧张起来,反问周恩来:"是叶挺说的吧?"周恩来说:"你不要问是谁讲的,你首先要认识到在国民党后方建立根据地,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是很危险的。说到叶挺,我还要多说几句,你一定要尊重叶挺的指挥,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你要闹出什么问题来,中央是要采取组织措施的。”

周恩来走后,项英越想越不对,干脆把叶挺置于闲散。叶挺无事可干,要再提出辞职吧,又碍于周恩来的面子不好提,只好养养花,照照相打发日子。眼看着已到1940年3月,蒋介石限令八路军新四军移到黄河以北。周恩来提出黄河以北民穷粮少,养活不了大部队,对抗日不利,为照顾国民党的利益,同意把新四军移到长江以北。蒋介石暗令十二个师的国军开往皖南茂林布阵,如果新四军军部到期不北移过江,则向北攻击云岭军部。

转眼到了年底。12月12日,蒋介石邀请周恩来小叙,大谈西安事变时周恩来如何地对他好。周恩来情知事变在即,紧急报告中央,毛泽东接电后,速电项英,催他立即北移,并指示或可直接由云岭北上,或可经溧阳进入苏南再北渡。项英无奈,只好复电答应北移。但他既不往北走,也不往东走,而是向南走,结果在茂林被阻。项英眼见突围无望,带着袁国平、周子昆临阵脱逃,被国民党部队打回来,部队遂由叶挺指挥攻击。茂林丛山中,炮烟弥漫,杀声震天,无奈山高坡陡,攻击失利。叶挺速电周恩来,请他在重庆敦促蒋介石下令解围。

1941年1月11日晚,周恩来正准备去化龙桥参加新华日报馆的创刊纪念日,忽然接到叶挺打来的电报,知道新四军被围,连忙要通了何应钦的电话:"喂,新四军被顾祝同包围了,这是你们的阴谋,你何应钦是千古罪人!我要求你立即下令解除对新四军的包围。"说完扔下电话就出了红岩村,来到化龙桥。新华日报社职工正在饭厅庆祝创刊四周年,见周恩来进来一齐鼓掌。周恩来把双手往下按按,等大家肃静下来后报告说:"同志们,刚才接到新四军叶挺军长的电报,他们在北移的路上被国民党部队包围了。"这时电灯又灭了,周恩来大声说:"同志们,黑暗是暂时的,经过我们的奋斗光明一定会到来。"恰在这时电灯亮了,叶剑英带着大家唱起了"开荒歌",显示了不屈的革命决心。会后,周恩来紧急约见蒋介石,蒋介石却避而不见。他又给顾祝同打电话,也没有结果。

就在周恩来在重庆忙着交涉的时候,新四军正在茂林山区苦苦作战,力求突围。教导团都是经历过长征的八路军老战士,打得非常勇猛。无奈地形太不利,许多干部战士都牺牲在冲锋道路上。项英有过三年游击战争的经验,知道靠硬拼是不行了,便向叶挺建议:"现在猛冲是冲不过去了,不如化整为零,还可以突出去一些。"叶挺鄙夷地瞪了他一眼说:"要我像狗一样地从敌人脚底下爬过去,那办不到。再说,你不是已经钻过了吗?怎么没钻出去?"一句话噎得项英睑红耳赤,狼狈退出。最后新四军被压在东流山下,东南局副书记饶漱石命令叶挺和顾祝同谈判,叶挺遵命出去,即被顾祝同逮捕,剩下的余部分散突围。项英等人突围出去后隐居在一个山洞里,卫士刘厚总看见项英、袁国平、周子昆腰缠重金,顿起歹心,等他们熟睡后开枪一一击毙,裹金而逃。

蒋介石得知新四军军部被歼后非常高兴,好好嘉奖了顾祝同、上官云相一番,随即下令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番号,定于1月18日在报纸上公布。周恩来于1月17日晚在红岩召开会议,部署应变。会议开到半夜时,石西民从化龙桥跑来报告,国民党重庆市新闻检查所查扣了报纸上的通讯,皖南事变的真相报道不出去了。周恩来听了沉吟片刻,提起毛笔写起来:"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写完后,他让石西民先回去,随后又让童小鹏喊来副官岳仁和,让他把题词送到新华日报社去。潘梓年接到题词后立即把报纸一版的一篇文章撤下来,把题词以木刻制版装上去,立即开印。报纸印完后,潘梓年动员报社全体人员出动,乘黑往市内的住户、商铺、机关的门缝里塞。等到天亮时,重庆市内的人们差不多都知道了皖南事变的消息。驻重庆的海外报纸记者立即把这个消息发给本报,海外华侨大为震惊,纷纷给蒋介石发电,反对破坏统一战线。蒋介石非常恼火,偏偏陈布雷又跑来报告:"委座,延安已经有了广播电台了。"蒋介石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广播些什么?"陈布雷说:"就是最近才开播的,广播了中共中央负责人关于皖南事变的命令和谈话,他们已经任命陈毅为代军长,刘少奇为政委、赖传珠为参谋长,在盐城重组军部。这些就是监听记录。"蒋介石看着监听记录,气得扔在桌子上,捧起一大杯开水喝起来。突然,他把杯子往桌子上一蹾,对陈布雷说:"让刘峙作好准备,随时听候我的命令,把周恩来、叶剑英这些人抓起来,封闭《新华日报》,看他们还怎么骂我。"陈布雷答应着退出去了。

究竟周恩来性命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