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9回 邓小平划策帅府院 叶剑英定计南船坞


话说王洪文乘车连夜赶往西山,留在钓鱼台的秘书给总参谋长杨成武打了个电话,说王洪文上西山了,请他给西山的警卫部队打个招呼。杨成武接到电话,连连跺脚,这个时候,怎么能让王洪文上西山,他到西山去要干什么。杨成武本来打一个电话就可以把王洪文挡在山下,可王洪文是军委常委,他没有理由阻止王洪文上山。便赶紧把这一紧急情况通知了在西山的叶剑英。

叶剑英搬到西山以来,傅崇碧、王震,陈云、杨成武、李先念等人不断地上山来找他,这些人中的每一位的后面都联系着一大帮人。傅崇碧,这位北京军区副司令的后面是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广州军区副政委钟汉华、军委成员罗瑞卿、前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原总政治部主任肖华、副主任刘志坚,这些人现在都在总医院养病。主席逝世后,他们看到形势险恶,特别委托傅崇碧上山看叶帅,请叶帅壮士断腕,速下决心解决四人帮的问题。王震呢,还在主席逝世前就已成了叶剑英的参谋长,在外面做了不少联络组织工作,话没点透,但大家都明白王震的意思,将军们都同意王震的主张。杨成武是代总参谋长,自然经常要上山请示工作,他向叶帅汇报了四人帮突击发枪、组织第二正规军,加紧图谋叛乱的情况。叶剑英叮嘱他加紧与各军兵种总部、大军区的联系,让许世友加强对摆放在上海附近的六十军的控制,由军委直接出面,扩充六十军的部队和装备。杨成武下山后,立即派出了数十个军委工作组到各大军区兵种司令部去工作,工作组一把手全是在军内战功显赫的将军。这些工作组到任后,协助许世友、杨得志等司令们进一步清除了部队中的可疑分子,防止丁盛等人背着军委调兵。陈云上山,则是代表了华国锋和汪东兴,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华国锋在政治上有号召力,汪东兴执掌8341部队。叶剑英遍读史书,知道这支部队的厉害。历史上多少次宫廷内的政变,都是依靠了内廷卫队。西汉初年,吕后在未央宫抓捕韩信,靠的就是宫廷卫队。春秋时,楚成王的儿子商臣,策动宫廷卫队发动政变,包围成王。成王好吃熊掌,向儿子请求吃了熊掌再死,企图拖延时间,以待外援。商臣不许,逼他自尽。本世纪四十年代初期,二次世界大战快进入尾声,德国国内发生了推翻希特勒的政变。希特勒紧急中策动指挥部队行动的连长倒戈,连长转而指挥士兵逮捕了参与政变诸人。李先念上山,则是代表了一大批党内老同志,一想到这里,叶剑英就想起了前不久和邓小平的一次会见。

那是9月16日下午,叶剑英在城内住所午睡刚起,忽然秘书紧张地跑进来报告:"首长,客人来了。"叶剑英惊觉地问:"谁?"秘书欣喜而小心地回答:"邓小平。"叶剑英一摆手:"快请。”

秘书领着邓小平进来,叶剑英迎上去握握手,便挥手让秘书退出,把邓小平领进内室,关紧房门。这时叶剑英才问:"你怎么跑出来的?"邓小平说:"刚才司机要去试车,我乘警卫不注意,就上了车,直奔你这里来了。"叶剑英神色严峻地说:"这段时期,你要特别注意安全。平常在家,把门关死,我让杨成武派一些兵在附近驻下来,一有动静,你就鸣枪。"说着,叶剑英打开柜子,取出把精致的小手枪递给邓小平。

邓小平藏好手枪,对叶剑英说:"主席去世了,形势很复杂,现在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只有他们死,我们才能活。我是不能动了,全党、全军都把希望放在你身上。"叶剑英点点头说:"我现在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呢,不知你有何高见?"邓小平伸出三个指头说:"有上中下三策供你选择。"叶剑英急问:"哪三策?"邓小平说:"征得华国锋和少数主要政治局委员同意合作,采取极隐秘、快速、果断动作,闪电式地突然逮捕四人帮,再在政治局会议上通过,合理、合法,稳妥可靠,此乃上策;由你代表军委出面,指挥军队行动解决问题,然后挟兵势之威,逼迫不服者就范。这个办法虽然省事,但以后的麻烦较多。此乃中策。”

说到这里,叶剑英问道:"那么下策呢?"邓小平冷笑两声说:"下策吗?那就是按照正常的组织程序,在政治局会议上进行表决,正式罢免'四人帮'。但现在政治局的情况你是清楚的,恐怕不但罢免不了四人帮,搞不好反让四人帮阴谋得逞。苏联赫鲁晓夫用中央委员会搞掉马林科夫的教训不可不注意。”

叶剑英点点头说:"你说得很对,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争取华和汪。"邓小平小声说:"老夫再献一策,你把今天的这份报纸给华寄去,华看了之后会比咱们还着急。"叶剑英尚不明白,邓小平指着社论中"永远按既定方针办"的主席临终遗嘱说:"他们伪造主席遗嘱,先声夺人,是想以顾命大臣的身份夺取政权。如果阴谋得逞,第一个被开刀问斩的将是保留主席遗嘱的华国锋。”

叶剑英用红铅笔在"永远按既定方针办"的句子下,重重地划了两道粗线,又在后面打了个大问号。邓小平临走时说:"叶帅啊,要快打慢,不能让他们先动手。"叶帅点点头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走在他们前面。”

邓小平走了以后,叶剑英立即让秘书把报纸寄给华国锋。随后,邓颖超、王震又来看他,叶剑英与他们密谈了抓四人帮的问题,临上西山时,特别嘱托王震与杨成武经常保持联系,保护好邓小平。自与邓小平会面以后,捉凶大计已定,叶剑英决心争取华、汪合作,在老同志和军队的支持下快打慢,闪电式地擒获四人帮。华国锋、汪东兴已经向他初步转达了他们的想法,但是叶剑英还想与他们亲自面谈一次,当面敲定,这事又不好过于匆忙。所以,这几天来,叶剑英表面上留连于山色峰景之间,其实忧心如焚。

这天傍晚,叶剑英独坐西山峰顶上的"风雨亭",看着一轮夕阳渐渐西沉。九月的西山,满山红遍,分外撩人,叶剑英不禁吟起唐诗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夕阳把天际映成一片火红,山上的树叶沐浴在一片红光里,使叶剑英想起了广州暴动中那血与火组成的历史画面,他轻轻叹口气,无数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共和国怎能让坏人篡夺,不能百年之后,愧对先烈。

忽然,叶剑英发现不远处的25号楼亮起了灯光。25号楼是专门给周恩来总理准备的一座房子,自周恩来病重后,一直空着,今日忽然灯亮,是谁上山来了呢?他忙派秘书去问。过一会儿,秘书紧张地跑回来报告:"叶帅,王洪文上山来了,住进25号楼。"叶帅大为恼怒,问秘书:"谁让他上山来的?"秘书无奈地说:"他是军委常委,杨总长挡不住啊。"叶帅一想也是,吩咐秘书、警卫员们:"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们可得警醒点儿。"号称"马头"的那位贴身警卫拍拍腰间枪说:"首长,你放心,谁敢来邪的,我立马让他见阎王。"按照警卫体制,叶帅的警卫部队和警卫员都是军委配属的,不由汪东兴统辖的警卫团管,叶帅对他们是放心的。估计王洪文上山来,肯定要来"拜访",叶剑英率警卫秘书回到自己住的15号楼内,让人在门外煮起中药,顿时,药香在院子和楼内弥漫开来。叶剑英又叫人把手杖拿来,拄着拐杖,躺在藤椅上,对秘书嘱咐一遍,就坐等王洪文到来。

王洪文坐着红旗车来到15号楼。其实,两楼相距仅几十步,何必这么摆谱。一进院子。一股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王洪文说声:"好香!"秘书已经迎出来,对王洪文抱歉地说:"叶帅病了,不能亲迎副主席。"王洪文摆摆手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是专门问候叶副主席来的。"秘书带着王洪文往里走,一阵剧咳声从楼内传来。王洪文惊问秘书:"叶副主席病这么厉害?"秘书忧愁地说:"叶副主席这几天总是在外面转个不停,一会儿看花,一会几吟诗,有时很晚了还在外面坐着,没想到就着了凉,今天还稍好些,前几天都不能起来。”

王洪文一走进叶帅卧室,只见叶帅病卧床榻,医生护士正在忙着量血压,一支手杖放在床边。看见王洪文进来,叶剑英抬抬手,想打招呼,便猛然一阵咳嗽,咳得脸红耳赤,医生护士又是喂药,又是捶背,半天才止,犹自躺在床上喘息不止。王洪文无法搭话,也无须再说话了,对医生们说:"你们好好侍候,尽快让叶帅恢复健康。"说完,和叶帅握握手便走了。

王洪文一出院子,叶剑英"霍"地坐起来,医生护士也都放下医疗器械,偷偷地笑。原来叶帅刚才是故意装出一副病重的样子让王洪文看,以便让他放心。这王洪文果是阅历浅,叫叶剑英给哄了。他看叶剑英重感风寒,自顾不暇,便放心地四处打猎、游玩去了。

叶剑英站起来,走到窗前,凭窗远眺,只见晚霞渐退,暮色掩来,山林隐晦,奇峰突兀。不禁吟起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的名作《放鹤亭记》里的招鹤歌:

鹤飞去兮,西山欠缺,高翔而下览兮,择所适。翻然敛翼,宛将集兮,忽何所见,矫然而复击。独终日于涧谷之间兮,啄苍苔而履白石。鹤归来兮,东山之阴,其下有人兮,黄冠草履、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余以饱汝,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以久留。

漂亮的女秘书张燕奇怪地问:"叶帅,您老人家吟的什么呀,西山这么美,怎么不可久留呢?"叶剑英笑笑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叶剑英正要吩咐手下搬家,忽然山下传来电话,李先念副总理已到山下,没有带车,要求上山见叶帅。叶剑英听了顿时皱起眉头,王洪文近在咫尺,这位国务院的四大名旦之一的李副总理怎么偏在这个时候上山来了。本想不见,以免惊动王洪文,打草惊蛇,可是又一想到李先念把车藏于山下,独身上山,定有重大军情相告,便立即派儿子叶选平坐着家里平常采购用的那辆旧吉普车,去山下把李先念带上来。

吉普车上了山,恰好王洪文又出猎去了。其他人也没有去管这辆采购车。李先念在叶帅住宅门口下了车,立即内进楼里,一见叶帅,不及寒暄。掏出手绢擦起汗来。叶剑英惊问道:"哎呀,是哪股风把你吹上山来了?"李先念喘着气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叶剑英明白了,挥挥手,让叶选平、张燕都退出去,开大了收音机,顿时,智取威虎山的新京剧唱腔淹没了屋里的一切声音。

叶剑英插上门,对李先念说:"说吧。"李先念神色严峻地说:"他们要动手了!"叶剑英微微一惊,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先念说:"昨晚华来找我--”

原来,近些时来,江青连请北京卫戍区司令吴忠和几个师长吃饭。她哪里会料到,经过工作后,吴忠参加了粉碎"四人帮"的行动。昨天晚上,江青、张春桥又把中央警卫团副团长李鑫请去,递烟倒茶,异常热情。张春桥问他:"你听谁的指挥?"李鑫回答:"我听党中央的指挥。"张春桥说:

"现在主席不在了,江青同志就代表中央,今后你要听江青同志的命令。"李鑫回答:"是!今后我听江青同志的命令。"江青接着问了问中央警卫团部队的部署情况和中央领导人的住地及警卫情况,然后说:"你把那一个营的预备部队切实掌握好,10月10日之前要作好一切战斗准备,让你抓谁,你就抓谁。现在一些走资派想乘主席去世之机,推翻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警卫战士一定要以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李鑫回答说:"是!"江青又许愿说:"事成之后,你来担任中央警卫团团长。”

江青、张春桥为什么敢找李鑫谈这么大的事呢?原来近些时来,张春桥一直在观察李鑫,经常找他谈话,发现李鑫对汪东兴似有怨气,便着意拉拢,暗示他控制警卫团预备部队,参加政变,李鑫也欣然表示同意。他觉得时机成熟,这才约江青和李谈话,点透机关。

李鑫走后,江青和张春桥密议一番,觉得各种准备工作基本成熟。外有卫戍区、民兵的支援,内有警卫团作内应,只要动手把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李先念四个人抓起来干掉,反对者必然是群龙无首。然后再召开中央委员会,宣布他们的罪状。中央委员大部分是造反上来的,自然是站在他们一边。罪名也定好了,就是伪造主席临终遗嘱、图谋叛乱。反正舆论工具早已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且给他们安的罪名舆论早已散布出去了。商议了半天,江青和张春桥决定10月10日正式动手。

江青和张春桥哪里知道,党心、军心、民心早已站在反对他们的立场上了。李鑫表面上对他们答应得很好,一转身就向汪东兴一五一十、源源本本地汇报了四人帮的阴谋。汪东兴早就防着四人帮向警卫团伸手,特命李鑫向张春桥靠拢,取得他们的信任,以掌握他们的行动计划。听了李鑫的汇报,汪东兴急忙带着他来见华国锋,神色紧张地说:"国锋同志,他们要动手了!"接着把四人帮的密谋告诉他。华国锋听了,惊出一头汗,连问汪东兴:"怎么办?你们有什么好主意?"汪东兴说:"老李有个好主意。老李,你说呀!"李鑫扬扬眉毛,作个果决的手势,断然说:"学苏联处理贝利亚问题的办法,以开会名义秘密逮捕。"华国锋心中似有不忍:"主席的夫人呢,主席泉下有知……"汪东兴打断他的话,冷笑两声说:"她算什么主席夫人,主席在世时都讲过,四人帮的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动手抓他们,正是继承主席遗志。"华国锋又犹疑地问:"抓这几个人非同小可,谁去抓呢?"汪东兴刚毅而果决地说:"一切问题我全都考虑好了,你只要下决心,其他的工作都包在我身上。”

华国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狠狠地说:"我下决心了,就按照你们的办法办。"汪东兴大受鼓舞,抽出一支小手枪给华国锋:"为防万一,请你拿着。"华国锋过去率队从山西走到湖南,背过、带过各种型号的手枪,他熟练地打开枪机,取出子弹交给汪东兴,只在弹盘里保留了一颗子弹,然后把弹盒"咔"一声安在手枪上,一推栓,子弹上了膛关上保险,放进衣袋。

汪东兴不明白华国锋的意思,问他:"国锋同志,你这是……"华国锋淡淡地一笑说:"行动成功了,用不着这个。失败了,我也只需要一颗子弹就够了。"汪东兴明白了,华国锋的意思是行动失败,他将用这颗子弹自杀殉国。汪东兴顿时浑身发热,向华国锋保证说:"国锋同志,主席不在了,你代表中央除凶安国,一定会取得胜利,这颗子弹你就给敌人留着吧。”

华国锋放好手枪,要星夜上西山和叶帅联系。他深知,没有叶帅的支持和合作,这事就难成功。汪东兴认为这太危险,建议找李先念上山和叶帅联系,请叶帅下山,当面锣、对面鼓地一起敲定计划,华国锋同意了,亲带四名警卫员坐车去西城皇城根找李先念。汪东兴不放心,又带了十几个警卫战士坐吉普车随行保护。华国锋来到李先念家,语气紧迫地说:"据非常可靠情报,四人帮马上要动手了。你去西山一趟,请叶帅下山共商大计。"李先念问:"你下决心了?"华国锋点点头说:"我已下死决心了,请叶帅下山,以国防部长的身份会见美国前国防部长施莱辛格,报纸发表消息,以正视听。"李先念点点头说:"你下决心了就好,我明天就上山去。”

第二天,李先念去香山植物园参观,参观中,突然甩开人群,从展室后门上车直奔西山。

李先念讲了华国锋下决心的前因后果后,叶剑英明白,决战的时刻到了,他对李先念说:"请你回去转告华国锋同志,明天我下山去看他。”

第二天,叶剑英调车下山,临行前嘱咐叶选平:"立即离开西山,搬到玉泉山去。”

李先念已把会谈的结果通知了华国锋,叶剑英进城后直奔中南海华国锋的住处。两个人打开收音机坦诚相见,一是一,二是二地密谈起来。

两人首先通报了四人帮加强策划政变的一些情况。叶剑英说:"事情很清楚,他们要动手了,我们慢了,就要遭毒手。"华国锋说:"是的,所以我请你来,赶快想个法子。"叶剑英说:"四人帮干尽坏事,天怒人怨,党心、军心、民心是站在我们立场上的。但是这是一场特殊的斗争,只能采取特殊的斗争方法。我已想好了,可以用抓黄永胜的办法来抓他们。"华国锋问道:"你的意思是--"叶剑英说:"是的,利用开会,把他们召来,立即逮捕。"华国锋迟疑地问:"这行吗?"叶剑英鼓励他说:"你不要怕,你是第一副主席,只要你决心下得狠,一定能成功。"华国锋说:"好,我是什么思想准备都做好了。"叶帅点点头,又问:"汪东兴那里准备得怎么样了?"华国锋说:"我正想请你到东兴那里一起谈呢。"叶剑英一口答应下来,"可以,干这事离不开东兴同志。”

第二天,也就是9月27日。叶剑英在会见美国前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后,立即带着三名警卫坐车来到汪东兴在南船坞的办公住地,汪东兴和华国锋已经在等着他。叶剑英进到里屋后,汪东兴在桥头、屋外加派了岗哨,便向华、叶汇报了新得到的情报:"据可靠消息,上海十万民兵已齐装满员进入战备状态,还有几十万二线民兵在动员中,民兵的武装战船已经在上海港拦截海军船只,重要部门已由民兵部队控制起来了。上海市区已经刷出大标语,要求王洪文当党中央主席,张春桥当总理,江青当军委主席。王洪文已调上海民兵来北京组成新的中央警卫团,毛远新私调沈阳军区两个师已到山海关,北京郊区的一个坦克团已作好了进城的准备。”

华国锋、叶剑英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汪东兴又补充了一句:"上海的红纸、鞭炮已销售一空,说10月10日有特大喜讯。”

叶剑英点点头:"事情是再明显不过了,现在咱们商量一下具体办法吧。"他问汪东兴:"你能保证行动成功吗?这可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噢。"汪东兴说:"没有问题,这一点你们尽可放心。"叶剑英摇摇头:"还是要小心些,直接参加行动的必须是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武艺高强的军官,要选那些和四人帮有深仇大恨的人,比如周总理、朱德委员长以前的贴身警卫,国锋同志从湖南带来的贴身警卫,我的贴身警卫。人不要多,二十个左右就够了。"汪东兴说:"这容易,我担心的是吴忠。"叶剑英说:"这也好办,行动那天,我让军委杨成武把北京军区,北京卫戍区的司令员、政委们都召去开会。四个人抓起来后,立即宣布改组北京军区、北京卫戍区,让秦基伟、傅崇碧他们把军区管起来。”

华国锋说:"这个办法很好。明天,我让新华社发个消息,宣布国防部长叶剑英会见施莱辛格,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知道叶帅还是全军的统帅。"叶剑英欣然同意,又提出几条措施:一、四人帮被捕后,立即召集政治局会议,通过隔离审查四人帮的决议;二、立即改组上海市委和上海警备区;三、立即派人带部队控制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夺取舆论工具。叶剑英伸出四个指头说:"关键是把这个问题先解决了,人锁起来了,有军队摆在那里,谁敢附逆!"汪东兴陡起杀气:"附逆者就地处决!拒捕者就地处决!"叶剑英剑眉一扬,斩钉截铁地说:"对,在这种时刻,必须果决,决心要狠,手要狠,否则,那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主要问题都解决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什么时间动手,在什么地方动手。华国锋说:"前些时,张春桥要求召开常委会,讨论编毛选五卷的问题,我看就以这个名义请他们来开会,他们不会不来。"叶剑英同意,又补充说:"把姚文元也叫来开会,他不是常委,就说请他做一些文字工作。江青没有理由请她,就在201抓她。动手的时间么?"华国锋说:"我看不宜早,也不宜迟,定在10月6日吧。"汪东兴补充说:"10月6日晚上吧。这种事只能在晚上干,地点就选在怀仁堂,这里好布兵。”

华国锋、叶剑英都同意这个地点,叶剑英提醒华、汪:"这是个关键环节,咱们再仔细推敲一番,还有参加行动的名单和整个计划得再商量推敲,要反复推敲,要想出几套应急办法,必须是万无一失。”

于是,三个人在密室内商议起来,反复推敲论证每一个细节、最后三人觉得差不多了。叶剑英该走了,华国锋、汪东兴拉着叶帅的手,决战前的激动使他们反而默默无言。三人最后约定,行动前,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外出,尤其不要应约到钓鱼台、201去。

叶帅紧紧地握握华、汪的手,准备告辞。忽然值班军官打来电话,江青闯进来了!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