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01回 老将军兵夺喉舌 玉泉山戒严定国


话说四人帮就捕的10月6日夜9时9分,几支部队由北京军区的几名司令政委率领着,快马加鞭地向中南海奔来。他们是中联部部长耿飚,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政委迟浩田率领的部队,接到汪东兴的电话后赶来领受任务的。

原来早在筹划行动时,叶剑英想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行动成功后立即占领首都的几家新闻单位,尤其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派谁去呢?叶剑英想来想去,决定派耿飚、秦基伟、迟浩田去执行这个任务,这几个人都在北京,他也比较熟悉。名单定下后,叶剑英找他们谈了话,要他们随时听候命令。

10月6日晚9时,耿、迟、秦三人接到电话,立即率领部队赶来。他们让部队停在外面,自己过去领受任务。一进怀仁堂,三人急切地问:"解决了吗?"叶帅点点头说:"解决了。"华国锋过来下了命令:"耿飚同志,请你去占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和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耿飚拿着华国锋写的手令,叫上北京卫戍区的一位副司令员和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警卫营所属团的团长,来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团长即把营里所有干部召来,命令大家从今天起一切行动听从老将军耿飚的指挥。战士们学了不知道多少遍毛选,从毛选的关于平津战役的文章中熟知杨、罗、耿兵团的"耿"就是耿飚,所以都乐于听从耿飚的指挥。耿飚挑选了一个班,让卫戍区副司令员带着控制了广播室。耿飚自己带了一个班,把电台所有台和部室的负责干部集中到一个大会议室,门口放上几个哨兵,不许出去,吃饭睡觉都在大会议室。耿飚就在这里指挥他们撰写广播稿件,又出动部队占领了电视台和市电台。

与此同时,迟浩田带着部队占领了人民日报社,秦基伟带着部队占领了新华社、光明日报社,首都的所有新闻媒介都被严格地控制起来了。

叶剑英在怀仁堂得到耿飚、迟浩田、秦基伟的报告后,笑着对华国锋说:

"现在该轮到我们说话了。"按照原来的计划,逮捕四人帮后,应该立即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在这非常时期,叶剑英、华国锋不敢在中南海长久停留。两人钻进一辆红旗车,向西郊的玉泉山驶去,两车警卫人员一前一后,随护而去。

华、叶离开中南海后,汪东兴即给在京的所有政治局委员打电话,请他们立即动身前往玉泉山九号楼参加政治局会议。委员们接到电话,大为惊诧,为什么把会址选在离京几十里的玉泉山,但谁也没有去问,都纷纷调车,往玉泉山而来。

玉泉山是中央军委重地。到过北京名胜颐和园的人都知道,在昆明湖岸往西望去,青山如带,一突兀高峰上有一宝塔,直指蓝天。塔影倒映在湖水中,山水一体,似乎宝塔青山就在后园。其实这是园林设计上的"借景",玉泉山高颐和园还远着呢。由于这里山高树茂,山泉淙淙,历代皇帝都在这里修建离宫别馆,作为休养之地。建国后,这里便成为中央军委的基地,筑有别墅式小楼多座,供中央领导人休息。

政治局委员们上山后,即被领到叶剑英下榻的九号楼的大客厅里就坐。山道上、树林里、空场上、走廊里,到处都是持枪警戒的士兵。大客厅门口站着四名腰挂手枪的中年军官和四名手端冲锋枪的士兵,大客厅窗子外面也站了十几个军官和士兵,枪刺在月光下闪着寒光。政治局委员的警卫都给下了枪,在离会场远远的一间大房里休息。政治局委员一看这个架势,知道今晚的会议非同一般,个个闭着嘴,等待着华、叶、汪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华国锋和叶剑英进来了。叶剑英招呼汪东兴,请他过来坐,三人便一起坐在一张长沙发上,面对着二十几个政治局委员。嘀咕了一阵,便由汪东兴宣布开会,请华国锋讲话。华国锋看看会场,严肃地宣布:"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和姚文元趁毛主席逝世,互相勾结,发动反革命政变。为了挽救革命,党中央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于今日晚八时,将四人帮实行隔离审查。”

叶剑英看有些政治局委员眼睛扑棱扑棱地翻着,不知道隔离审查是怎么回事,便吼了一句:"把他们统统抓起来了,锁起来了!”

叶剑英吼完,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会场。李先念自然是有思想准备的,带头鼓起掌来,其他政治局委员也都使劲鼓掌,大厅里掌声经久不息。

华国锋、叶剑英又相继作了长时间的讲话,不厌其烦地详细列举了毛泽东生前对四人帮的多次斥责;讲了毛泽东生前对四人帮的严密防范;说明解决四人帮完全是秉承主席遗命的正义之举。

由于华国锋、叶剑英久受四人帮之害,洞悉其阴谋,这次又是破釜沉舟,担着天大的风险粉碎了四人帮,所以个个都讲得慷慨激昂,以至硬咽。

早在1974年7月17日,当时正是四届人大召开前夕,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进行了一系列阴谋活动,毛泽东气得想与江青离婚。他问身边最亲近的护士孟锦云:"孟夫子,如果全国人都知道了我和江青离婚的消息会怎么样?"孟锦云哪里敢谈这样的事。毛泽东也不勉强她回答:"孟夫子,不要你回答,你答不上来的。离婚,我到哪去起诉哟。离婚,总要办个手续吧。到那时,不知是我听法院的,还是法院听我的,那可要大大热闹一番噢。"可能正是毛泽东考虑到这个原因,没有提出和江青离婚,但他决心要点点江青他们。1974年7月17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当着全体政治局委员的面批评江青:"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别人对你有意见,又不好当面对你讲,你也不知道。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不好呢,要注意呢。你也难改呢。"他又批评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说:"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宗派呢。她(江青)也算是上海帮呢。"毛泽东又在会议上宣布:"她(江青)

并不代表我,她只代表她自己。总而言之,她代表她自己。"但是,四人帮并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大搞阴谋活动,企图搞垮周恩来总理,由他们组阁。为此,他们特派王洪文于1974年10月7日到长沙向毛主席告状,毛泽东当即批评了王洪文的这种做法,让他回去后多跟总理、小平同志谈谈,责令他写了检查。王洪文到北京后,违背主席的指示,把主席的谈话内容私告了江青、张春桥。江青不改悔,又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毛泽东在1974年11月12日的江青的信上写了一段批示,又批评了江青:"不要多露面,不要批文件,不要由你组阁(当后台老板),你积怨甚多,要团结多数,至嘱。”

江青把毛泽东的批评当耳旁风,托人向毛泽东提出由王洪文当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毛泽东立即戳穿了江青的鬼把戏:"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作委员长,她自己作党的主席。"接着,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批评说:

"江青有野心。有没有,我看是有的。"他又批评王洪文:"你不要搞四人帮。不要搞宗派,搞宗派是要摔跤的。”

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再一次严厉批评了四人帮:"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二百多的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

但是,四人帮乘着毛泽东病重,根本不听毛泽东的批评。毛泽东非常担心四人帮加害于他,在周恩来病逝后,选定华国锋为党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堵住了四人帮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毛泽东病重期间,一再向叶帅说:"四人帮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不然迟早要出大乱子。"在叶剑英同他诀别时,毛泽东还握着叶剑英的手不放。

毛主席逝世以后,华国锋、叶剑英本不想这么快地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但是四人帮突击向上海民兵发了几十万支枪,组织了56个师的正规军规模的民兵部队,伪造主席遗嘱,私调部队,策反警卫团哗变,在天安门城楼上准备发难。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那么四人帮就要动手了。据可靠情报,上海已得到通知,10月10日有特大喜讯,市面上鞭炮、红纸销售一空。党内许多老同志都非常着急,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了四人帮。

叶帅讲完话后,汪东兴详细讲述了四人帮拉军队、搞民兵、动警察、伪造遗嘱的政变阴谋。他拿着抄检出来的王洪文与毛远新私自准备的三中全会的政治报告和四人帮拟订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名单,以及政变后准备镇压的黑名单,对大家说:"在座诸位都上了黑名单,他们的反革命政变要是成功了,在座诸位都得上断头台!”

这个消息顿时激怒了全体政治局委员,大家争先恐后表态,一致拥护逮捕四人帮。叶剑英适时提出建议:"选举华国锋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大家举手一致同意。

会议还通过决议,成立审查四人帮的专案组,立即召集地方军队的高级干部进京,传达中央的决定。会议散了以后,为了保证安全,规定政治局委员暂勿下山,分住在玉泉山上的各个小楼里。所有小楼的电话都被切断,楼与楼之间,有哨兵站岗,委员们之间不得来往。

这次会议开了足足一夜,会散时已是10月7日上午6时了。逮捕四人帮,许多政治局委员如释重负,虽是一夜未睡,但并不感到疲劳,进到自己住的小楼后,要来酒菜,临窗远眺,峰翠山青,把酒临风,好不痛快。

叶剑英回到楼上卧室后,心潮如海,难以入睡。突然,他想到应该把这个消息尽快告诉邓小平,他拨通了邓小平的电话,告诉他:"那四个人已经在晚上给抓起来了!"邓小平放下电话,满脸喜色。卓琳问道:"谁来的电话?什么事?这么高兴。"邓小平笑嘻嘻地说:"看来,我可以安度晚年了。"已是凌晨七时了,叶剑英、华国锋毫无睡意,连续发布命令,逮捕四人帮的死党。忽然,秘书送来一封电报,叶剑英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上海民兵准备暴动。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