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02回 政治局谈笑上海 老百姓歌舞金杯


话说10月7日早晨,叶剑英接到东海舰队的电报,称上海市委突击发枪,第二武装叛迹已显。叶剑英看了电报后,即找来中共中央新任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商量,华国锋问道:"上海民兵现在共有多少人?"叶剑英答道:"有三十八个师,七个独立团,两个高炮团,共一百多万人。"华国锋一惊,只听说上海民兵发展很快,没想到有这么多。叶剑英提醒华国锋:"这一百万可都是按着正规军的规模编组的,现在是只差戴帽徽领章了。"华国锋着急地说:"他们一旦闹起来可不好收拾啊!"叶剑英一摆手:"不怕,有六十军和东海舰队呢。老夫倒有一计,以水浇火不如釜底抽薪。"叶剑英详细谈了自己的想法,华国锋连连称妙,暗自佩服,到底是老革命家,看透了这些造反派的卑劣心理。他立即让汪东兴给上海市委书记马天水和上海警备司令员周纯麟发电报,让他们进京开会。

马天水接到中央通知后,先打电话请示张春桥,电话打不通,又找王洪文和姚文元,也无人接电话,马天水感到奇怪,又把徐景贤、王秀珍找来商量,大家感到问题严重,是不是三人在北京出了事,王秀珍劝马天水不要去北京,马天水说:"中央通知我去,我怎能不去,你们在家好好准备,我去北京看看。"王秀珍等人觉得马天水去北京看看也好,便送马天水上了飞机,周纯麟已在机场等候,两人上了飞机,往北京飞来。到北京机场后,他们被护送住进京西宾馆。

马天水在宾馆忐忑不安地住了一夜。这次开会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上面纹丝不露。他看看其他省区来的省委书记们,也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但宾馆戒备如此森严,想来定有重大军情通报。

第二天,即10月8日,华国锋和叶剑英来到京西宾馆,马天水一看王洪文和张春桥没有来,知道事情不妙,硬着头皮听听华国锋要讲些什么。

华国锋在主席台上和叶剑英小声说了几句什么,便大声宣布开会。会场上人们都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地准备听取中央重要决定。华国锋拿起一份文件,开始宣读起来:"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长期以来在中央拉帮结派,组成反革命集团,多次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受到了毛主席的严厉批评。毛主席病故后,他们又疯狂准备发动反革命政变。为了挽救革命,及时地制止四人帮的政变阴谋,党中央被迫在10月6日晚八时采取断然措施,把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远隔离审查。”

大概一颗原子弹扔到头上,人们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震动。与会者中大部分省委书记与军区司令恨透了四人帮,但没想到胜利却是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所以个个惊喜交加,一齐热烈鼓起掌来,争先恐后地发言控诉四人帮祸国殃民的罪行,纷纷要求将四人帮置之典刑以平民愤。

只有马天水的发言与众不同,他吞吞吐吐地说:"主席批评四人帮的话,我怎么过去没听说过?是不是把他们的问题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马天水一语未完,上海警备司令周纯麟站起来,指着马天水的鼻子训斥道:"老马,你好糊徐!你中四人帮的毒太深。"他转过身来,对华、叶表态:"从现在起,我们上海警备区与上海市委断绝一切关系,直接听从中央军委的领导。"华国锋大声称赞了周纯麟的发言。叶剑英冷冷地说:"四人帮被逮捕了,但是斗争还没有完。凡是跟着四人帮顽抗到底的反革命分子都将受到严厉追查。"汪东兴在一侧站起来说:"我告诉大家几个新消息。四人帮的死党迟群、谢静宜已被北京市委逮捕,军委保卫部长徐海涛、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昨天夜里已经畏罪自杀。”

汪东兴宣布的几个消息给会场带来了一股肃杀之气,马天水颤抖不止。叶剑英又抚慰说:"其实,有些人跟着四人帮办过一些错事,中央是既往不咎的。大家都是老同志,受够了四人帮的气,总不会为他们去殉葬吧?”

叶剑英讲这话时,还特别看了看马天水,意思是这话就是对你讲的,你赶快站过来吧,马天水感到身上一阵温暖。

回到宾馆后,周纯麟受他的老首长李先念之托,劝马天水服从中央决定,把王秀珍、徐景贤叫到北京开会,稳住上海形势,将功折过。马天水摸摸脑袋,叹口气,只有这么办了。他拿起电话,要通了上海的王秀珍、徐景贤,对他们说:"我是马天水,情况我已摸准了。他们三个没有事,工作很忙,正在筹备一个中央会议,让你们马上到北京来,共商大计。”

徐景贤、王秀珍接到电话后,起初还半信半疑,但因为是马天水打来的,也就以为是真的,于10月10日乘坐飞机到了北京,照样被安排住进京西宾馆。他们不知四人帮已被隔离审查,临来京前,虽然有人从北京打电话给他们说"我娘心肌梗死",但他们不相信这是真的。只是住进京西宾馆后,发现这里戒备森严,不能出去,才觉得问题严重。两人关在房间里,研究了一下形势。徐景贤有些担心,怕回不去了。王秀珍冷笑两声说:"怕什么,上海一百万民兵都做好了准备。我们回不去,他们在上海马上动手,上海港一死,看中央放不放人?”

两人密议了半天,眼看天就黑了,吃过晚饭刚回住室,马天水、周纯麟来了。王秀珍生气地问:"你们到哪里去了?怎么也不来接接我们。"马天水尴尬地笑笑说:"这不来了嘛。"周纯麟清清嗓子说:"好啦,现在我传达一下中央的重要决定--"周纯麟原原本本地传达了中央逮捕四人帮的决定。这个可怕的消息把王、徐二人震得跳了起来。王秀珍脸色煞白,眼冒火星,愤怒地质问:"这事是谁干的,凭什么抓他们?"二人又哭又喊,周纯麟大声申斥道:"这是中央的决定!政治局会议通过的,你们敢不服从?你们眼里还有中央吗?”

周纯麟的一顿申斥骂得徐、王二人不敢吭气。华国锋听到周纯麟的报告后,第二天派一些政治局委员同他们谈话,再次劝说他们认清四人帮的罪恶,服从中央决定,协助中央做好上海的工作。徐景贤、王秀珍态度软下来了,但仍没有表态。

政治局委员回到玉泉山后,向华国锋、叶剑英汇报了谈话情况。叶剑英冷笑两声说:"我知道他们在等什么。他们是怕自己的乌纱帽丢了。这些人啊,只知道争权夺利,哪有什么信仰?"华国锋问道:"那么我们怎么办?"叶剑英挥挥拐杖说:"对他们说,只要服从中央决定,官继续做,放他们回去做工作,这叫以沪治沪嘛。"华国锋、汪东兴有些担心,怕放虎归山。叶剑英很有信心地说:"别怕,我了解他们的思想。只要有官做,他们什么都干。只要他们按中央的决定去做,将来可以适当减轻对他们的处分。"华国锋、汪东兴都觉得这个办法好,便命人把马、徐、王在夜里接到山上来,进一步劝说他们。

当天夜里10时,马、徐、王、周被接到玉泉山九号楼,华国锋、叶剑英和全体政治局委员一起接见他们,政治局委员们依次和他们谈话,愤怒揭露四人帮的滔天罪行。马天水等人看到人们对四人帮义愤填膺,深知四人帮坏事做绝,天怒人怨,瞻念前途,不寒而粟。华国锋看火候已到,劝他们道:

"你们看到了吧,解决四人帮是政治局全体同志的决定。不这样做,国家就要陷入混乱。你们过去没有认清四人帮,算不得多大过错,我们对他们也有个认识过程嘛,是主席多次提醒我们的。你们应该放下包袱,协助党中央做好上海的工作。”

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连连表态,"我们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坚决服从中央指挥"。叶剑英笑着说:"你们有这个认识就很好。中央信任你们,放手让你们工作,原来是干什么的,现在还干什么。明天你们就都回上海去,继续主持上海的工作,有什么困难提出来,中央帮你们解决。”

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完全没想到中央继续让他们主持上海工作,颇感意外,连忙表示回去一定做好工作。

马天水等四人回到上海后,商议一番,感到首先必须止住民兵的暴动。本来马天水七日离沪后,王秀珍等人已经下了动员令,民兵开始集中了,各种武装部队进入临战状态,各民兵指挥部的通信系统在紧急互相沟通。深夜里,武装奔袭演习持续不断,上海滩上整夜都是汽车、摩托车的马达轰鸣声。王秀珍等人在北京京西宾馆深恐民兵暴动这部叛乱机器再运转下去会碾碎自己,便商定由徐景贤出面给上海打电话。徐景贤点点头,要通了上海市委的电话:"喂,我是徐景贤。我们在北京很好,你们不要乱动啊,一切等我们回去了再说。”

上海的那些人,弄不清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忽然,有人紧急向他们报告,美国之音和英国的BBC广播了四人帮被捕的消息。大家不信,决定还是等马天水他们回来了再说,现在就是动手,也是群龙无首,谁也不听谁的。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终于在12日回来了。13日上午,他们召集上海市委委员在锦江小礼堂开会。今天这里警卫森严,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同大家握手后,马天水便正式宣布了四人帮被捕的消息。陈阿大、黄涛这些跟着王洪文打砸抢起家的小流氓顿时炸了锅,大骂"马天水、徐景贤出卖了我们",大喊着要拼命。徐景贤站起来喝斥道:"你们真是目光短浅,你们这样闹,只会加重他们的罪行。"马天水板着脸说:"两条:一是不通也得通;二是要闹也不准闹。谁不表态通电拥护中央的决定,谁就不要离开这里。"马天水的话镇住了黄涛这班人,上海市委委员轮流发言表态,四人帮经营多年的老巢,一下子土崩瓦解了。10月18日,中共中央下发了逮捕四人帮的通报,上海同全国一样游行表态。这时中央向上海派遣了工作组,苏振华、聂凤至指挥的六十军和东海舰队陆战队浩浩荡荡开进上海,进占各战略战术支点,解散所有的民兵指挥部,收缴民兵枪支弹药。10月29日,中共中央正式宣布改组上海市委和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撤销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在上海的一切职务,东海舰队政委苏振华兼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倪志福兼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市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彭冲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三书记、市革委会第二副主任。

苏振华、倪志福、彭冲的任命公开发表前,他们已带了一个团的陆海军部队进驻康平路。未几,他们召来中共上海市委全体委员,宣布对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陈阿大、黄涛等人实行隔离审查,马天水等人马上被等候在屋外的武装士兵冲进来戴上手铐押走了。接着,他们又整顿市委的原有组织,指令上海警备区接管民兵工作,大刀阔斧,扫涤四人帮在上海留下的污泥浊水。

华国锋接到上海新市委的报告,松了一大口气,上海问题总算兵不血刃地解决了。秘书给他送来一大堆报纸,还有信件。华国锋正翻阅报纸、信件,忽然接到耿飚的电话。耿飚报告说:"华主席,街上买螃蟹的人很多啊,都要买三公一母,酒都快卖光了,看来老百姓都知道了抓四人帮的消息,保密已无任何意义,不如公开发表消息,以动员群众揭批四人帮。"华国锋接到电话后,让耿飚再等等。耿飚感到再拖下去不好,直接给叶帅打了电话,叶帅一口答应:"立即广播。"他放下电话,又向华国锋提议公布四人帮被捕的消息。华国锋见叶帅同意了,他也就同意了,下令广播。耿飚立即组织撰写消息,于10月21日公开广播了中共中央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进行隔离审查的决定,全国顿时欢腾起来,北京市立刻有一百万人上街欢庆胜利,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政府驻地城市也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整个神州大地,都沉浸在巨大的欢乐之中,家家都是金杯斟酒,开怀畅饮。

经过这一时期的揭批四人帮,人们在欢乐中发现,经过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全国各种问题堆成小山。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冤狱遍于全国,经济濒临破产。人民企盼着邓小平赶快出来工作,整顿这副烂摊子。人们知道,普天之下,只有邓小平才能当此大任,但华国锋却无意让邓小平出来工作。他把自己的发式改成留发向后梳,就像毛泽东的发式一样,到处向人们挥手致意,处处模仿毛泽东的动作,俨然以英明领袖自居。

叶剑英很着急,邓小平不出来工作,怎么得了。恰好儿子叶选平看胡耀邦回来了,这是叶帅专门派他去向胡耀邦通报四人帮被捕的消息的。叶帅问选平:"耀邦都说些什么?"选平说:"他托我向父亲转达三句话。"叶帅问:"哪三句话?"叶选平说:"一句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一句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一句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叶帅点点头说:"耀邦可说到点子上了,我马上找华主席说去。”

叶帅来到玉泉山九号楼华国锋的办公室,对他说:"华主席,得赶快让小平同志出来工作呀。小平复任,人心大顺呀!"华国锋扶叶剑英坐下,谦恭地说:"叶帅,你听我说--”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