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07回 筹统一一国两制 收主权香港驻军


话说1981年5月25日,我国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伟大战士,杰出的国际政治活动家、卓越的国家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同志,因患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在北京逝世,终年90岁。

国母的逝世,引起了炎黄子孙的无限悲痛,宋庆龄治丧委员会郑重邀请宋庆龄先生在美国和台湾的亲属宋美龄、蒋经国等人来北京参加丧仪。

自1949年国民党兵败大陆,退守宝岛,到1981年32年间,台湾省的发展变化较大。退守宝岛之初,国民党人心惶惶,深怕解放大军兵临宝岛,蒋介石访问菲律宾,准备万不得已时流亡他国。未几,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派第七舰队进到台湾海峡。台湾国民党人才得以偏安。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经济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公认为是经济上的亚洲"四小龙"之一。

蒋介石在台湾连任四任"总统",1975年4月5日因心脏病发作逝世。他的大儿子蒋经国担任了"行政院长",1978年又当了第六届"总统"。这时,当年来台的国民党大员陈诚、于右任等人也是先后辞世,尚在的也大都垂垂老矣,思乡之情,更加迫切。于右任先生辞世前写道:"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为了早日实现祖国的统一,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即统一后,台湾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

1979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向台湾省同胞提出:"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已经表示决心,一定要考虑现实情况,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在解决统一问题时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方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

也就在这一天,国防部长徐向前发表声明,停止炮击大、小金门等国民党军据守的岛屿,金门也随之停止了对厦门的炮击。此后,海峡两岸关系更趋缓和,1981年5月宋庆龄先生去世时,宋美龄和蒋经国虽然没有来,但宋庆龄先生在美、台的其他亲人来了不少。

宋庆龄先生的国葬于6月3日在北京举行,实际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胡耀邦主持国葬仪式,中央军委主席、中国新时期工作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致悼词。国葬仪式结束后,由邓颖超护送宋庆龄的骨灰去上海万国公墓安葬。

在南下的旅程上,邓颖超心潮滚滚,感慨万端。32年前,正是她受毛泽东、周恩来的委托,南下迎接国母宋庆龄北上参加政协会议的。自那时以来,风风雨雨,雷鸣电闪,经历了几多的辉煌,又承受了多大的教训。所幸的是,现在国家在党的领导下,拨乱反正,重整旗鼓,真是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只是祖国统一大业还没实现,国母辞世,其胞妹美龄和长子经国未来北京参加丧仪,国母地下有知,该是多么地遗憾啊!

邓颖超在旅程上又想起了周恩来在世时对李宗仁先生的关心,对黄埔同学的教导和爱护。可惜的是李宗仁先生于1967年因病不治逝世,那位末代皇帝溥仪先生也因病不治于同年逝世。他们都没有看到祖国的统一。但邓颖超坚信,在邓小平主席一国两制的新构想下,祖国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统一。

台湾同胞热切地盼望着祖国统一。说来也巧,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的日子,即1979年1月1日,也正是《中美建交联合公报》正式发表的日子,两国的学术交流日益增多,一些学者应邀去美国访问讲学,到1982年时,大洋两岸的交流更加全方位地开展起来。

1981年12月18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赵荣琛教授,应美国有关方面邀请来美讲学完毕后,准备从旧金山取道香港回国。他买了新加坡航空公司的机票。由于飞机超员,新加坡航空公司经过交涉,得到台湾航空公司同意,请没能搭上新加坡航空公司的旅客搭乘台湾航空公司的班机去香港。赵荣琛教授未能搭上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班机,便上了台湾航空公司的班机。

台湾班机起飞后,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于12月19日晚9时降落在台湾省台北机场,赵荣琛教授从波音747飞机上走下来,准备换乘去香港的班机。

一踏上台北机场的土地,赵荣琛教授心里一阵激动:美丽的宝岛,祖国的土地。这是隔绝32年后,第一个大陆人踏上台湾省的土地。他想起了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李氏兄弟三人,他们都以演忠义关云长的戏而著称,现在却是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一个在他方。何年何月他们兄弟三人才能一起团聚呢?

赵荣琛感叹着走进了候机楼,准备换机。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4个年轻的机场警察和工作人员走到赵荣琛面前,请他拿出机票和证件检查。赵荣琛做好了应付意外事件的准备,因为,毕竟金门海面的炮声刚刚平息下来。赵教授拿出护照,他是人大常委,护照自然是公务护照,四个年轻人不禁大为惊奇,一个大陆官员来到台北机场,这还了得。赵教授笑问:"怎么,害怕吗?"四名警察中的头头急忙说:"不不不,您是贵客,请稍等一下。”

头头走后,赵教授心里很不安。一会儿,来了五、六个人。为首的一个50岁模样的人,大概是个负责人,亲热地握着赵教授的手,抱歉地说:"事先不知,让您久等了,请进客厅。"说着,拥着老教授走进摆满鲜花的客厅。桌子上已摆满了烟茶糖果,大家请教授抽台湾名牌烟长寿烟,喝台湾产的乌龙茶。那位负责人感慨地说:"哎,很难得来一次,应该热情招待。如有招待不周,还得请先生多多包涵。"赵荣琛感动地说:"我只是一个旅途经过的普通旅客,你们招待得太周到了。"那位负责人感慨地说:"哎,难得来一次,不容易,不容易。"说着,把那盒长寿烟送给赵教授:"留个念意儿吧。"赵荣琛笑着接过烟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来了个全国人大常委的消息一下子在候机楼传开了,又来了一些人围住了赵荣琛,争着打听北京的情况。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握着赵教授的手,打着京片子问:"乡长,我也是北京人。您能来这里,我们很幸会。吉祥、广和楼、哈尔飞这些老剧场都还有吗?"赵荣琛笑着说:"有,有!不过就是变样了。吉祥,广和楼都还在原来的地方翻建扩大了。哈尔飞扩建后现在叫西单剧场,原来在一个小胡同里,小胡同早成了大马路,西单剧场就在西单大马路边上。北京大变了,你回到北京怕许多早年间熟悉的那些老地方都找不到了……”

赵教授又和这位乡党聊起北京的小吃豆腐脑、豆汁、切糕,一个是情切切想打听个心满意足,一个是意殷殷说了个详详细细。这里可真用得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老话了。

正聊得起劲,一个服务员端着一大盘烤鸡、牛奶、面包、火腿、鸡汤来了,赵教授已经在飞机上吃过饭了,连称不饿。可人们一定要请他吃一些,赵教授只好破例如餐,以满足同胞的照顾之情。

吃过夜餐,人们请赵教授自拉自唱一段京剧,他们要听听真正的乡音。赵教授这两天嗓子不好,便给他们拉一段小开门。他取出随带的京胡,神采飞扬地拉起了小开门。人们听着来自京剧家乡的乡音,个个如痴如醉。老者已是泣不成声……

第2天,赵教授刚起床,那些人又来了,请他吃饭,又请他第一个上了飞机。在舷梯下他们连连挥手:"有机会再来呀!”

飞机飞远了,机场上的人们仍在翘首远望。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的构想使台湾同胞着到中共中央对台湾省同胞的关心,对祖国统一大业的重视。台湾同胞开始设法回来探亲,访问。

先是台湾《自立晚报》记者李永得、徐璐(女)于1987年9月下旬初访大陆。他们本来是去日本采访的。到东京后,二人突发奇想,何不乘此机会去大陆采访一次,如果能获得允许,大陆成行,这必将在中国历史上大书一笔。两人向台湾报杜请示,报社也有此意,同意他们去大陆采访。李永得、徐璐二人乃向中国驻东京大使馆提出申请,中央政府很快批准了二人的申请,李、徐二人便从东京乘飞机到了北京。负责接待的中新社领导人在舷梯下握住二人的手,感慨地说:"等了38年,终于把你们等来了。”

大陆、台湾隔绝38年后,突然来了两个台湾记者,对于大陆人来说,犹如来了两个外星人一样新鲜。李永得、徐璐二人顿时成为中国记者眼中的头号新闻人物,整天被一大群大陆记者围着。李永得过去从别人那里听说,大陆的记者都是些奉令办事的记者,从不去抢新闻,没想到大陆记者抢新闻的劲头和本事一点也不亚于他们,甚至比他们还"赖",一天到晚把镜头对着他们。

李永得、徐璐在北京采访完毕后,便去厦门采访。从前的前线现在风平浪静,厦门岛上特架设了一架高倍望远镜,供游人眺望金门岛。李永得自然是眺望一番了,他趴在望远镜前,向对面眺望,金门岛上的汽车、游人历历在目。他看了一会儿,离开望远镜。一个大陆记者问他:"金门岛上也有这样的望远镜吗?"李永得点点头说:"有。我就从金门岛上看过大陆。"大陆记者问:"那时你心里有何想法?"李永得说:"我想着什么时候能亲自到大陆看看就好了,没想到今日终于如愿。”

李永得、徐璐回去后,台湾当局按照戒严法令对他们起诉,后经多方斡旋,仅给以警告了事。有的台湾报纸放出消息来,说李、徐二人来大陆实际上是台湾当局放他们出来探探路,为台湾当局解除戒严令,准许台湾同胞来大陆探亲铺平道路。台湾当局对此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未知真假。不过,李、徐回去没有几天,国民党中常会便于10月14日颁布了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的有关规定,去台老兵,迟暮之年,总算可以再见桑梓了。

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安部发布命令,声明将不再追究去台人员在大陆犯下的战争罪行和其他罪行,为他们回到大陆探亲创造了条件。那些原来在战争时期被俘的战争罪犯已于1975年被全部赦免,原国民党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等都被安排了工作。台湾来大陆探亲的同胞日益增多,两岸之间的商业,文化交流也逐渐开展起来,这是后话,暂且不题。

且说邓小平在这个时期,还推动着收回香港的工作。经过一系列的准备,邓小平邀请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访问北京,谈判归还香港问题。

撒切尔夫人年过不惑,极有决断,自出任英国保守党领袖以来,雷厉风行地整顿党务,锲而不舍地说服选民投她的票,终于领导保守党在1979年的大选中获胜。撒切尔夫人人主伦敦唐宁街10号首相府,成为英国和欧洲的第一位女首相。

1982年春,英国与阿根廷关于大西洋中的马尔维纳斯(福克兰)群岛的争端大起。马岛靠近阿根廷,地利之便阿根廷军政府出兵收复马岛,英国朝野上下哗然,是战是和,议论纷呈,莫衷一是。关键问题是英国离马岛太远,如诉诸战争,必须远涉重洋作战。万里出兵,凶险莫测。撒切尔夫人力排众议,毅然下令英国海军组成特混舰队远征马岛,在无敌号和卓越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海猎鹰式垂直起降战斗攻击机的掩护下,英国海军陆战队登陆成功,全歼马岛阿根廷守军,夺回马岛,重现英国海军威风,世界舆论为之震惊,撒切尔夫人也因此而获得"铁娘子"美称,在国内威信大增。

1982年9月,中国政府邀请撒切尔夫人访华,谈判归还香港问题。撒切尔夫人挟收回马岛之战威,态度异常强硬。来华前发表声明:"有关香港的三个条约仍然有效。"然后,满怀信心地乘坐英国皇家空军飞机飞赴北京。9月22日,她乘坐的专机在北京机场降落,是日,天朗气清,秋高气爽。撒切尔夫人仪态万方地下了飞机,前往国宾馆下榻。天安门广场和钓鱼台国宾馆,中英两国国旗迎风飘扬,沿路上空悬挂的行行彩旗上下翻飞,使北京呈现出浓郁的迎宾气氛。

9月24日,撒切尔夫人去人民大会堂拜会邓小平。邓颖超已在大会堂门口迎候,在新疆厅两人小谈片刻后,撒切尔夫人即告辞往福建厅拜会邓小平。与邓颖超早在门口恭候的情景相反,福建厅的大门紧紧地闭着,没有任何迎候的气氛。撒切尔夫人走完了从新疆厅到福建厅的路的一半,福建厅仍无任何动静,铁娘子不免有些不安。当她拖着步子离大门约有二十步时,福建厅的门訇然大开,邓小平面带笑容从里面迎了出来,往前走了几步,与铁娘子握手。铁娘子说:"我作为现任首相访华,很高兴看到你。"邓小平答话说:"是呀,英国的首相我认识好几位,但我认识的都下台了,欢迎你来呀!"绵里藏针,铁娘子心里很不是滋味。邓小平招呼铁娘子坐下,铁娘子正襟危坐。邓小平在沙发上一靠。一个满脸紧张,一个状甚轻松。闲谈几句后,记者们被请出去,邓小平和撒切尔言归正传,谈起归还香港的问题来。

撒切尔先声夺人:"有关香港的三个条约仍然有效。"她语气逼人地阐明了英国政府在香港问题上的强硬立场。铁娘子自信,凭着自己的雄辩和马岛之战的声威,一定可以压住邓小平。

但是,铁娘子错了,她听到的回答是斩钉截铁,不容讨论的断语:"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一定要收回来的。"接着邓小平向撒切尔夫人阐明了中国政府"一国两制"的构想,除了在香港驻军这一条外,香港的一切内部事务,由香港自己管理,香港将是中国高度实现自治的特区,港人治港。

最后,邓小平摊了牌:第一,主权不容讨论。香港本来是我们的地方,但从现实出发,"香港问题"可以谈,但主权不能讨论。第二,希望在一、二年内解决香港问题。否则到时候中国将单方面宣布自己对解决香港问题的政策。第三,与其今后解决,不如现在解决。假如香港出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那么我们将重新考虑收回主权的日期。

铁娘子没有料到邓小平这么厉害,她的雄辩在这里派不上用场,马岛之战的声威对中国人也不起作用。中国人有自己的底牌,香港不是马岛,中国也不是阿根廷。而英国的皇家重坦克营则早在朝鲜战场上被几乎是赤手空拳的中国志愿军部队全歼。撒切尔夫人面对的是有着一支打败过几十万美军的英雄部队的中国。

会谈结束后,撒切尔夫人脸色阴沉,心神不定,表情落寞。她从福建厅出来时,邓小平也没有送她。铁娘子心神不定地步下人民大会堂的几十个台阶,在倒数第二个台阶处,慌乱中没有走稳,摔倒在台阶下,高跟皮鞋、黑色手袋摔得老远。

1984年5月,六届二次政协及六届人大会议正在北京举行,许多港澳记者首次应邀进会采访。邓小平很关心港澳记者对会议的报道,新华社和有关部门每天把香港记者对两会的报道汇编成材料,供邓小平参阅。

秘书轻轻地走进来,送来5月22日香港报纸的报道。邓小平看后拍案大怒。原来有家香港报纸报道前任国防部长在5月21日出席人大会议湖南省小组会议时,就香港驻军问题谈了自己的想法:"中国军队将来不会驻在香港,而香港人也无须负担军费。"邓小平放下报纸,怒气冲冲地点上一支熊猫烟,狠吸一大口,心里生气地想着,这个同志,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中国军队不能在自己的领土香港驻军,那还谈到什么主权?他立即通知大会秘书组,叫他们安排一下,自己要会见港澳代表委员。

港澳记者们得到通知,请他们在第二天,也就是5月24日到大会堂集中,有重要人物接见。记者们猜来猜去,估计是邓大人要出来接见,连忙作好准备。第二天早早赶到了人民大会堂,准备接见时向邓大人提问。到人民大会堂后得到通知,果然是邓小平要接见政协和人大的港澳代表,并且得知这次接见,记者不得提问,谈话时,记者不得入内。

人大、政协中的港澳代表委员在台阶上排好队。等了一会儿,邓小平出来,与港澳代表、委员握手,与他们合影,记者们赶忙拍照。接着邓小平朝大家笑笑,领头步入东大厅,港澳代表委员跟着鱼贯而入,邓小平回过头来问:"记者们为什么不进来,让他们进来。"会议组织者又赶紧通知记者,可以进去拍照五分钟。港澳记者顿时像老山的解放军战士听到攻击命令一样,争先恐后地冲入东大厅,举起照相机、摄影机一阵猛拍,灯光闪烁,机声轧轧,煞是热闹。五分钟时间到了,工作人员过来,把记者往外推。一直坐着不发一言的邓小平突然开口了:"有这机会,我和记者讲几句话。”

记者们又惊又喜,这下又可以采访到好新闻了,回去后说不定可以加薪晋级。他们拿出采访本,紧张地看着邓小平。邓小平吐了一口怒气,对记者们郑重声明:"中央对香港问题的发言,除了我本人和负责具体工作的姬鹏飞等人之外,所有其他的发言人都无效,都不算正式的。”

接着邓小平又对记者们说:"我要辟个谣,那两个同志讲的香港问题不是中央的意见。你们去登一条消息,没有那回事,香港要驻军的,既然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不能驻军呢?这个英国外相豪和我会谈时,他也承认,他也说:当然希望中国不驻军,用另外一种形式,但是他承认中国政府既然收回香港主权,有权在香港驻军。这个明确得很,难道连这一点权利都没有吗?那还叫什么中国领土?”

讲到这里,邓小平面色激动,连咳数声,记者们飞奔出人民大会堂去发新闻。

记者们跑出去后,邓小平又对代表、委员们说:"驻军是象征性的,是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象征。港人治港是最广泛的自治啦,除了驻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象征了。"邓小平又进一步解释说:"应当估计到九七年后会有人捣乱,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乱不可能不出现,不出现才怪,有了军队就不能胡作非为了,等到乱了再派军队,就不同了。”

按照政治学的原则,在领土驻军是一个国家主权的主要象征。自1982年撒切尔夫人在北京会谈后,中英谈判时断时续,时晴时阴。英国当然是不愿意归还香港,对英吉利人来说,香港犹如女王皇冠上的东方明珠,怎舍得归还,但是这个想法于理不通,诉诸武力又不现实,英吉利人的福克兰情绪对中国人不起作用。于是英国政府、港英当局对谈判设置种种障碍,阻碍香港归回祖国,用驻军问题挑起风波就是一种手段。但他们哪里是邓小平的对手。一个个都败下阵去。中英两国政府终于就归还香港问题达成协议,1984年9月,英国代表来到北京,准备草签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

1984年9月26日,人民大会堂西大厅布置一新,在大厅中央摆置着一张铺着崭新的墨绿色绒布的长桌,桌子中央插着中英两国国旗。

9时55分,中英两国政府的代表鱼贯进入西大厅,在"松柏长青"的屏风前排好队,中国政府代表周南、英国政府代表伊文思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三份协议文本上签字。过了几个月,中英两国对协议进行了审议后,开始准备签订联合声明。12月19日下午5时半,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隆重举行了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的正式签字仪式。大厅里弥漫着激动和庄重的气氛,铺着墨绿色绒布的长桌上插着中英两国国旗,中国政府赵紫阳总理和英国政府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各自国旗的一边坐下来,用中国的台式英雄金笔,代表本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上签了字。

联合声明规定,香港将于1997年归还中国。签字仪式结束后,赵紫阳和撒切尔发表讲话。会场上的气氛立即活跃起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李先念笑容满面地走到撒切尔夫人面前,举起香槟酒,热烈祝贺中英双方完成一件影响深远、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邓小平这时是轻松愉快,撒切尔夫人却是有苦难言。归还香港,实在是英国政府迫于压力,忍痛割爱啊!

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一发表,香港社会平静,股票指数增加,但在澳门却引起了一阵议论。香港问题一解决,邓小平的下一步目标就是澳门了。

说往事,甚荒唐。英国人强占香港,还打了一场鸦片战争,强迫中国清朝政府订了个不平等的《南京条约》。而葡萄牙入侵占澳门时,连个不平等条约也没有订。那还是在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即公元1553年,葡萄牙人以晾晒衣物为借口,登上澳门。此后他们又贿赂明朝的澳门地方官员,在岛上建筑房屋,正式定居,以后又修建城墙炮台,私设官吏。到了近代,中国国势日弱,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葡萄牙政府单方面宣布侵占澳门。清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曾想交涉收回澳门部分权益,但葡萄牙政府根本不予理睬,1951年,葡政府竟宣布澳门是他们的一个"海外省",想长期霸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中国日益强大,葡政府被迫于1974年撤走5000名驻澳葡军。1979年中葡建交时,葡政府在中葡有关协议中承认澳门是葡萄牙治理下的中国领土。

现在香港问题解决了,澳门怎么办?葡萄牙政府和澳门总督高斯达将军必须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在征得政府的同意和授权之后,高斯达在中英联合声明发表的第10天就急急忙忙发表谈话说:"葡国政府随时等候解决澳门问题,葡国对澳门不会固执,如双方认为时机成熟,即可解决。”

葡萄牙政府见机行事,顺水推舟。邓小平当仁不让,寸土必争。中葡两国政府经过谈判,终于在1987年4月13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西大厅举行了中葡两国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签字仪式。赵紫阳总理和席尔瓦总理分别代表中葡两国政府在声明上签字,邓小平主任,李先念主席出席了签字仪式。仪式结束后,邓小平、李先念满面笑容,举杯祝贺。根据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于1999年12月20日对澳门行使主权。

香港、澳门回归有期,中国及海外华人无不为之欢欣鼓舞,这是后话,就不多说了。

1984年好事不断,就在邓小平于今年春颁布命令,表彰老山边防前线部队的时候,北京附近的某地,坦克隆隆,汽车轰轰,一支合成军团开着无数坦克、大炮、导弹突进到这里,最奇怪的是军团中还有一支人数可观的女兵部队,个个身材苗条,美丽如仙,分外惹人注目。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