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1回 转战陕北昆仑 大捷孟良敌胆寒


话说1946年3月,胡宗南调集大批部队准备进攻延安,中共中央决定主动撤出延安,和胡军在陕北大山里蘑菇,寻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延安是革命圣地,现在一下子要让给胡军,很多干部战士思想上拐不过弯来。毛岸英于1945年12月从苏联回延安后遵父命在农村上"劳动大学",这时特地赶到枣园来见父亲。他回答了毛泽东关于他劳动锻炼的几个问题后便说:"爸爸,听说中央决定放弃延安,大家都想不通。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富县甘泉一线阻击敌军,使胡宗南知难而返嘛。"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才说:"岸英啊!你的想法不高明,太不高明,要照你的想法去办,我们都得让胡宗南包了饺子。这次敌军不是一个师一个军,而是整整35个旅,是彭大将军的西北解放军的十倍啊!我们只有撤出延安,把这个包袱让他背上,才能集中兵力消灭敌人。消灭了敌人,人地均得。否则,人地俱失。"接着,毛泽东又给他讲了在江西中央苏区反五次围剿的情况,说得毛岸英心悦诚服地回去了。

送走了岸英,毛泽东也感到比较累了,走出窑洞,只见皓月当空,繁星满天,不禁有所感触,随口吟道:"月明星稀,乌雀南飞--"忽然周恩来提着马灯走来,到了跟前问候道:"主席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呀?"毛泽东叹息几声说:"天旋地转噢。出来换换空气。"这时从山头上传来雄壮的歌声:

"啊!延安,你是庄严雄伟的古城--"毛泽东、周恩来静静地听着这首《延安颂》,直到歌者唱完了,毛泽东才说:"恩来啊,我没想到,延安的春夜竟是如此温馨。"周恩来点点头说:"是啊。延安的夜景是这么美丽,可惜我们马上要撤离了。"毛泽东挥挥手说:"恩来,你怎么也多愁善感起来了。撤离延安有什么了不起的,延安不就是有几眼窑洞嘛。你给大家多做做工作,撤离延安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

3月18日夜,胡宗南部队的前部到了延安的南泥湾。周恩来检查完城里的疏散工作后来到王家坪,毛泽东问:"疏散工作怎么样?没有问题吧?"周恩来笑笑说:"延安城里已是片纸不留,要不是有一条延河,胡宗南进了延安连水都喝不上。"周恩来又说:"胡军已离延安只有15里了,请主席走吧。"毛泽东说:"好啊,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从南门来,我从北门出。"于是,一列车队离开王家坪,走了七八十里路后,在延川县刘家渠住了下来。

3月19日拂晓,董钊指挥的国民党第一军开始向清凉山进攻,山上只有解放军少数部队阻击。第一军沿路被地雷炸怕了,不敢放胆进攻,直到下午三时,调来飞机轰炸掩护,第一军的部队才慢腾腾地攻上清凉山。这时解放军掩护部队大部撤走,只留下一个班继续阻击。这个班的战士见胡军冲上来,用轻机枪一阵猛扫,胡军死伤甚众,趁此机会,这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撤了下去。董钊的第一军即占领延安,刘勘指挥第九十军也进驻延安西南。

胡宗南占领延安后,立即向蒋介石发电报捷,很快蒋介石的回电就来了:

"宗南老弟:将士用命,一举而攻克延安,功在党国,雪我十余年来积愤,殊堪嘉尚,希即传谕嘉奖,并将此役出力官兵报核,以凭奖叙。勘乱救国大业仍极艰巨,望弟勉旃。"胡宗南阅报后立即传令嘉奖有功部队,命令董钊、刘戡务必找到中共中央领导机关,董钊、刘戡不敢怠慢,赶快命部队出城搜寻,可是这陕北遍地是山,到哪里去找,只好漫山遍野地转悠。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在哪里呢?原来他们已前进到清涧县的枣林沟,毛泽东在这里部署了青化砭战役,一举歼灭胡宗南部第三十一旅,活捉旅长李纪云。战役结束后,彭德怀风尘仆仆地来见毛泽东,劝毛泽东说:"主席啊,陕北形势这么严重,请主席赶快过黄河吧。"毛泽东摆摆手说:"我是不走的,我一走,胡宗南就抽出手压到别的战场上了。我不走,牵着他在陕北转,把他拖死。"彭德怀说:"要不,把陈赓纵队调到陕北来吧。"毛泽东摇摇头说:一不行,陕北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现在敌我双方已有几十万部队了,再调兵,群众负担不起。"这时刘少奇说:"主席,还是过黄河吧,我和恩来留在陕北牵住胡宗南。"毛泽东又摆手,又摇头:"不行,不行,我不能走,中央也不能走。当然也得预防万一,可以由你和总司令、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东渡黄河,去河北平山县工作。我和恩来、弼时留在陕北,万一我们这三个书记报销了,少奇你们就可接替中央领导,保证中央领导不中断。你们看怎么样?"少奇说:"这当然是好,可是--"毛泽东说:

"行了,行了。危险那里都有,只有把敌人消灭了,才没有危险。请总司令、弼时来,咱们作个决定吧。"当晚五大书记召开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粥时留在陕北,刘少奇、朱德去平山。会议开完后,整编中央纵队,大部分于部都过河去,留下的人编成精干的纵队,对外的代号是"昆仑支队"。整编完毕后,周恩来提议说:"为了保密,咱们是不是每个人起个代名啊?"毛泽东拍拍手说:"我赞成。我们的自卫战争一定要胜利,我就叫李得胜吧。"周恩来想了想说:"革命事业必定成功,我就叫胡必成吧。"现在就剩下任弼时、陆定一了。任弼时扶扶眼镜说:"我起个什么好呢?"毛泽东拍拍他说:"别伤脑筋了,你是咱们昆仑纵队的司令,就叫史林吧。"陆定一指着自己说:"我是纵队政委,自然就叫郑位了。"周恩来大笑着说:"正是,正是。”

枣林村整编后,昆仑纵队编制精干。带着一个营的警卫部队向靖边县的天赐湾前进。毛泽东拄着一根棍子,在警卫员的护卫下,沿着崎岖的山路攀行着。江青跟随在后,她见大家有些疲乏,便拍着手说:"同志们,我有个谜语你们猜一猜。"警卫战士一听来了劲,七嘴八舌地说:"江青同志,你快说吧。"江青说:"我说了,日行千里不出房,有文有武有君王。亲生儿子不同姓,恩爱夫妻不同房。谜底是一种人们喜欢的娱乐活动。"江青这么一说,毛泽东也来了兴趣,他见战士们猜来猜去都猜不出来,便附在卫士长李银桥的耳朵上说了谜底。李银桥恍然大悟说:"我猜出来啦,是唱戏。"江青高兴地说:"银桥真聪明,是唱戏!"这一下引起了大家的猜谜兴趣,你出我猜,我出你猜,不觉就到了小河村。人困马乏大家正想休息一会再走,不料侦察员跑来报告,一团胡军正朝小河村扑来。任弼时说:"坏了,敌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恩来,我们应马上向天赐湾转移。"周恩来果决地说:

"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让警卫团长派一个排到村东制高点监视敌人。"任弼时说:"好,参谋,立即通知纵队前进。”

五月中旬的陕北本来少雨。谁知昆仑纵队刚出小河村村口,一场大雨浇下来,原来深不过膝的小河河水陡涨,无法徒涉,而村东却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部队手忙脚乱地搭好浮桥,中央纵队跑步通过浮桥,爬上对岸的山顶。胡军从后面跟来,爬上对面的一座大山,幸亏天已经黑了,敌军没有发现几百步以外就是中共中央领导机关,朝四周山头盲目射击。任弼时命令:"全体卧倒隐蔽,不许说话,不许抽烟。"毛泽东刚卧倒,一炮就打在旁边不远处爆炸,泥土溅了他一身,他遵照命令,动也没有动。不一会儿,胡军折腾完了,便烧起篝火宿营了。毛泽东在地上趴了半天,喉头发痒,便抽出烟来,李银桥正想给他点上,毛泽东说:"司令员有命令呢。"又把烟放了回去。半夜里,敌军都休息了,任弼时下令:"隐蔽前进。"于是中央纵队静悄悄地行进着,第二天到了天赐湾。这是一个只有二十几户的小村子,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都住在一个窑洞里。走了一天一夜,没有好好吃一顿饭,部队正要埋锅造饭,两个侦察员跑来报告,两股敌人从东西两个方向以正常行军速度向天赐湾开来,离村子只有十五里了。任弼时顿时直冒冷汗,命令部队出村阻击,掩护毛泽东、周恩来撤走。毛泽东急忙阻止道:"慢着!"任弼时着急地说:"我得为你的安全负责!"毛泽东说:"这两股敌军的行军速度不快,不像是发现了我们。现在应该全体隐蔽。这个村子很小,敌人决不会想到这里驻有中共中央机关。"任弼时坚决不同意,他着急地说:"不行,我是司令员,我不能冒这个风险,部队马上出击!"毛泽东火了,大声说:"我现在宣布,撤销你的司令员职务。胡必成,你来担任司令员!"周恩来劝解说:"史林也是为了纵队的安全嘛,你看--"毛泽东铁青着脸说:

"胡必成,难道你也不服从命令?"周恩来说:"好吧,我来指挥。参谋,命令全体人员隐蔽,不许说话。"参谋立即跑出去传达命令,一眨眼的功夫,部队全部进入窑洞隐蔽起来。在村外面看起来,这完全是个在战火中居民逃走一空的荒村,没有一点生气。

说话间,从东而来的那股敌人已经走近村子。周恩来屏息静听,听得敌人骂骂咧咧地从村外走过。忽然一个敌军官说:"连长,我们进村搜搜看,说不定还能搜出几个共军。"连长骂道:"这个小村死气沉沉的连个鬼都没有,搜他妈的屁,快下沟赶路。"周恩来听得敌人下了沟,后面的部队也跟着下沟,渐渐走远了。这时忽然从西边村外小河旁传来一阵枪声,周恩来一惊,看了毛泽东一眼,毛泽东无所谓地摆摆手,拿起《水浒传》看起来。过了一会儿,侦察参谋跑进来喜气洋洋地报告:"西边来的敌军在小河边放了阵枪,又折回去了。"周恩来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抹了一把汗说:"主席今天唱了一出空城计啊?"毛泽东得意地说:"我早料到,胡宗南进行的是反人民战争,官兵没有那么大积极性,只要能向胡宗南交差就行了,饿着肚子和我们转悠他们才不干呢。"这时炊事员已做好了饭端上来,毛泽东举起筷子说:"敌人往回转,我们好吃饭。"周恩来说:"史林还在生气呢。"毛泽东笑笑:"我都忘了,一人向隅,举座不欢啊。"任弼时看看毛泽东,又生气地转过头去,毛泽东笑得更开心了,连连招呼:"史林,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噢,来来,老李我这厢有礼了。噢,丢了乌纱帽不高兴,我还给你就是了,你还是司令,我们都是你的兵。"任弼时这才走过来,大家一起吃起饭来。吃完饭,毛泽东问道:"司令啊,现在我们往哪里去呢?"任弼时说:

"这小村子太小无法住,我们还是回小河村去吧。再说,我总是担心敌人再来搜索。"毛泽东点点头说:"很好,说走就走。"任弼时一声令下,部队立即开拔。他们走了不到三个小时,原来路过村子的敌人果然又回来搜索,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垂头丧气地走了。

就在昆仑纵队在陕北的大山中和胡军捉迷藏的时候,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连连歼敌。

先说西北野战军吧。

在中共中央撤出延安的那天,彭德怀命令西北野战军三五八旅大摇大摆地向安塞以北撤退,吸引敌人主力北进,而把自己的主力埋伏在延安东北青化砭的大山里。3月25日,胡宗南所部之整编二十七师的第三十一旅,以为共军向北溃退,放心大胆地沿着青化砭山区的小道前进。解放军突然从两侧山上冲下,激战一小时,全歼三十一旅,活捉旅长李纪云。胡宗南发现解放军主力在青化砭地区,忙令瓦窑堡一三五旅南撤,向集结在延安以北的主力靠拢。彭德怀得知这一情报后,命令部队在瓦窑堡以南羊马河地区埋伏。一三五旅全然不知解放军主力就在两侧山上,顺顺当当地进入埋伏地区,被解放军用了两个小时歼灭了,敌旅长又被俘。胡宗南进占延安不到一月,连丢两旅,气得大叫大嚷,命令主力七个旅由南向北扫荡,寻求共军主力决战。彭德怀抽出七个连,伪装主力,将敌军引向米脂。待敌军到米脂时,主力突然向远离米脂的蟠龙镇攻击,经两天激战,攻克蟠龙,活捉旅长李昆岗,全歼守城的一六七旅六千人。蟠龙是胡军的最大的兵站基地,存有军服四万套,子弹一百万发,面粉一万多袋,这些东西正好可以补充解放军的军需。蟠龙未克时,胡宗南在对讲机中听到李昆岗的求救声,急忙命令主力回头向南疾进。5月4日胡军赶到蟠龙时,解放军主力已撤走两天,兵站已空无余物。

西北野战军在延安撤离后不到两个月内三战三捷,俘获大批人员物资,军心大振。这时毛泽东住在王家湾,他打开收音机收听新华广播电台的播音,只听见一个女播音员慷慨激昂地播送着周恩来为新华社写的评论《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胡宗南》,"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王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事实证明蒋介石所依靠的胡宗南实际上是一个志大才疏的饭桶。"毛泽东对一旁的周恩来说:

"胡必成,这篇社论写得好啊,听的真过瘾。"周恩来说:"还是播音员播得好。"毛泽东点点头说:"这个女同志真厉害,以后要多培养几个这样的播音员。"周恩来答应说:"我这就去向范长江布置。"周恩来走了后,房东王老汉过来骤然看到一个小木匣里讲话,惊奇地跑了过来,围着匣子转来转去,好奇地问:"李同志,说话的人呢?"毛泽东笑着说:"就在这小匣子里。"王老汉连连摇头说:"我不信,这么个小匣匣怎么能装下那么大个人呢?"毛泽东好笑地拉王老汉坐下,给他深入浅出地讲了讲广播原理,王老汉惊奇地张大了嘴说:"李同志,你学问这么大,我看至少是个团长了。"毛泽东问道:"你怎么知道?"王老汉说:"你这个队伍,骑马的多,戴眼镜的多,女同志多,还不是个团长?"毛泽东笑笑说:"还真让你说对了哩,我就是个团长。"王老汉叹口气:"就是年纪大了点,怕再升不上去哩。"毛泽东说:"没得关系,只要能为老百姓办事,当啥都行。"王老汉又问:

"李同志,你见过毛主席没有?"毛泽东说:"我官小得很,没有见过。"王老汉说:"听人说他过黄河了,我总不信,毛主席不领导咱消灭了胡儿子,他是不会过黄河的。"毛泽东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唠了一阵也就歇了。王老汉不知道,这位年纪过大的"李团长"就是他所敬仰的毛主席。直到毛泽东离开王家湾许久,胡军把他抓起来,拷问毛泽东的去向时,他才隐隐约约地觉出"李同志"就是毛泽东,但他任胡军拷打,坚决不说,胡军也无可奈何。

胡宗南军队在陕北连吃败仗,国民党军队在山东战场也一败涂地。敌军重点进攻山东后,陈毅率华东野战军与强敌周旋,寻机歼敌。1947年1月,蒋军出动三十一万兵力分南北两线进攻山东解放区。南线兵团由整编第十九军军长欧震指挥的八个整编师组成,北线兵团的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指挥的三个军6万人组成。陈毅遵照中央军委指示,派出少许兵力迷惑南线之敌,主力在莱芜集中,首先占领该地区制高点凤凰岭,将敌军合围。从2月20日发起进攻,激战四日,全部歼灭敌军,生俘李仙洲。战斗结束后,陈毅移师攻击南线欧震所部敌军,歼灭1万敌军。粉碎了敌军南北夹击的计划。

蒋介石震惊于莱芜战役的大败,又调集六十个旅四十五万兵力到山东战场上,并调来了号称御林军的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这七十四师是蒋军五大主力之一,全部美械装备,师长张灵甫是陕西韩城人,多次参加蒋介石主持的军官训练团的学习,既有西北人的强悍、吃苦精神,又满脑子的法西斯思想,深受蒋介石信任。战役一开始,陈毅指挥主力大步后退,敌军以为解放军怯战,全线出击,七十四师行动尤快,突击到盂良崮,被陈毅指挥解放军主力五个军围住,另以四个军牵制两翼之敌。敌参谋长建议张灵甫赶快回师向两翼靠拢,张灵甫却兴奋而又傲慢地说:"国军进入山东战场以来,屡屡寻求共军主力决战而不可得。今天我们已把共军主力引来,正是决战的好时机,怎可放弃。我命令全军固守孟良崮,吸住共军主力,坚守待援,里应外合,务必把共军主力消灭于盂良崮下。"说完弃车率全师登上孟良崮,构筑工事,一面又迅速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得知张灵甫已吸住共军主力于孟良崮,大喜过望,命令两翼敌军迅速增援。战斗从5月13日晚打起。这七十四师果然打得顽强,可是挡不住解放军攻势凌厉,两翼增援蒋军又被解放军打援的部队死死挡住,不能前进一步,眼睁睁看着七十四师被歼。5月16日,解放军攻上崮顶,打死张灵甫,战役结束,全歼整编七十四师和整编八十师一个团共3万2千人。蒋军闻知主力七十四师被歼,个个胆战心寒,猬集一团,不敢动作。战后张灵甫的尸体被运至南京,蒋介石亲自主持葬礼,把他安葬在玄武湖畔。

蒋军大量一线兵团被歼,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战略反攻的时机成熟。1947年7月,中共中央在靖边县小河村召开了会议,部署战略反攻计划。会场放在昆仑纵队的司令部驻地大院子里,院里柳树如盖,毛泽东在这个清凉院子里迎接着前线回来的将领。这时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也奉命前来参加中共中央会议,一见毛泽东就说:"主席啊,我们都在为你担心呢,旅长们都要求来保护你。"毛泽东摆摆手说:"我才不要他们来呢。告诉旅长们,我在这里牵住胡宗南,叫他们放心大胆地打。"陈赓说:"那就请主席给我们任务吧。"毛泽东说:"要给你们个大任务呢。现在我们已经歼灭敌军大量有生力量,反攻的时间到了,刘伯承、邓小平所部已于6月30日夜,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陈毅、粟裕在豫皖苏边地区实施战略展开。你指挥的太岳纵队,加上秦基伟指挥的太行纵队。孔从洲指挥的三十八军组成一个兵团,统一由你指挥,强渡黄河,挺进豫西。这样,你们三路大军在国民党统治区的腹心地带中原地区展开,形成品字形的战略态势,你看怎么样?"陈赓严肃地说:

"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周恩来说:"中原逐鹿,鹿死谁手,就看你们三路大军了。"陈赓说:"不敢,我们只是一路小军。"说完还伸出小手指头晃晃,毛泽东,周恩来都被他逗笑了。

再说三路大军展开战略反攻,最重要的一步棋是刘邓大军的反攻。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十二万人马突然渡过黄河,向中原进军,在鲁西南消灭蒋军五万多人,打开南下的大门。部队千里跃进,很快到达淮河岸边,只见淮水茫茫,正是前有大河,后有几十万追兵。恰好淮河上游下了大雨,河水陡涨,据沿岸村民反映,根本无法徒涉。先头部队已找来了十几只小船,可是要靠这十几只船渡过12万人马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时,敌军已和阻击部队打响了,枪声阵阵催人急。

忽然,通讯员跑到渡口指挥所报告:"刘邓首长来啦。"渡口指挥卢旅长赶快把刘邓首长接进指挥部。刘伯承看看拥挤的渡口,又望望浊浪滔滔的河面,问卢旅长:"河水真的不能徒涉吗?你们亲自试过没有?"卢旅长回答说:"先锋团和我们都试过。"刘伯承想了想说:"给我找根长竹竿来。"卢旅长赶紧找了根长竹竿,刘伯承拿着长竹竿划着小船向河心驶去。在黎明的晨曦里,卢旅长只见刘伯承拿着竹竿量着水深,好一会儿,只听刘伯承大声说:"河水都不大深啊,完全可以架桥嘛。"说完又划着船向上游驶去。卢旅长指挥部队正在架桥忽然又接到刘伯承的命令:"上游渡口完全可以徒涉,不要架桥了,部队全部从上游渡口徒涉。"卢旅长接令,迅速带队赶往上游渡口,刘伯承手里还拿着竹竿,他望望徒涉的大部队,用竹竿捣着地说:

"粗枝大叶要害死人,要害死人啊!"这时,部队已渡过去了许多,刘伯承也徒涉过了河,到前面指挥部队去了,邓小平继续留在渡口指挥渡河。忽然一阵马嘶,重炮部队过来了,这些重炮一进入淮河,都七零八散地陷在河泥里,任凭马拉人推,纹丝不动。远处的枪声越来越紧,越来越密,等着渡河的部队急得直跺脚。邓小平毅然下令:"把重炮炸了,让开渡口。"炮兵团长听说要炸炮,气得大叫:"炸炮?谁下的命令?"参谋正要回答,邓小平涉水赶过来说:"是我的命令,快炸!"炮兵团长一下趴在炮身上说:"先把我炸了!"邓小平勃然大怒!"你敢延误军机,我毙了你!"几个战士立即跑过去把他拉开。邓小平铁青着脸,大声命令工兵:"炸?"于是一阵天崩地裂的爆炸声,重炮全炸了。渡口腾开了,千军万马迅速徒涉过河。很快跃进到大别山,站住了脚跟。那位舍不得炸炮的炮兵团长在缴获了敌人的重炮后,又当上了炮兵团长,以后又当了炮兵师长。不过他见了邓小平还有些不好意思,邓小平教育他说:"以后要记住这个教训,失而复得,一切都是在变化着的。"这句话不知怎么传到了毛泽东耳朵里,他对周恩来说:"邓小平这句话很厉害啊,真是把问题说透了。"自刘邓大军、陈谢大军南渡后,彭德怀又指挥西北野战军歼灭钟松指挥的整编三十六师于沙家店地区,1948年3月,又在宜川全歼胡军刘勘兵团五个旅,刘戡被打死,胡军进攻陕北的部队主力被全部歼灭,陕北战局已定,这时毛泽东才东渡黄河到河北省阜平县的城南庄。住下不到五天,忽然大队国民党飞机飞临城南庄,对着毛泽东的住所投起弹来。毛泽东性命究竟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