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2回 打锦州切断北宁线 歼廖师解放沈阳城


话说1947年3月18日,中共中央撤出延安后,邓颖超即奉命赴河北平山县工作,此后一直没有接到周恩来的信。她知道陕北战局紧张,中央住址飘忽不定,不是写信的时候。直到1947年9月沙家店战役结束后,周恩来才有空给她写信。信到平山县时,已过了一个多月,邓颖超的秘书拿着信兴冲冲地走进来说:"大姐,情书来了。"邓颖超看看邮戳说:"还是中秋节写的呢。"秘书着急地说:"快打开看看,都说了些什么情话。"邓颖超打开信边看边笑说:"这哪里是什么情书哟,是形势报告。"秘书指着信的最后一段话说:"这不是情话吗?"邓颖超看下去,果然信的最后一行写着:"对月思人,不知健康否?于中秋节。"邓颖超笑着说:"幸亏陕北晴天多,要是中秋节没有月亮,他还'思'不起来呢。”

毛泽东在宜川战役后,看到陕北战局已定,该渡河去指挥全国的大反攻了,便于1948年3月23日从吴堡县东渡黄河,在陕北转战的时间共一年零五天。4月11月,毛泽东到了晋察冀边区的首府-河北平山县城南庄,邓颖超这时正在阜平县参加土改,奉命向中央汇报工作也来到城南庄。毛泽东听说邓颖超来了,快步走出房来,握着她的手说:"颖超同志,你坚持在第一线工作,取得了成绩,又有了经验,很好啊。可是我要批评你,你这个后勤部长没有当好啊。我们来这么久,你也不来慰问一下我们,可苦了恩来呀。"邓颖超笑着说:"恩来的身体很好,又有警卫员照顾,又有主席的关心,我不来也很放心呀。"周恩来也笑着说:"通信联系,也等于见面了。"毛泽东开玩笑地说:"那可不行,我们都代替不了你这个后勤部长呀。为这我们得罚你请客。"邓颖超说:"只要主席赏光,我一定请。"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城南庄开了几天会后,周恩来和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先去西柏坡和刘少奇、朱德会合。毛泽东因有事在城南庄又停留了一段时间,不料就在这时出了大事,毛泽东险遭杀身之祸。大概是到城南庄的第八天吧,这天上午,毛泽东工作了一夜,正想睡觉,忽然大队国民党飞机隆隆飞来。卫士长李银桥一看不好,一把把毛泽东扶起来说:"主席,敌机来了,快进防空洞。"毛泽东说:"我就不信敌人的炸弹长着眼睛光炸毛泽东,我不去。"这时敌机已飞临城南庄上空,李银桥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另一个卫士架起毛泽东就往防空洞跑去。毛泽东被架着飞跑,鞋都掉了一只,大声嚷着:"我不跑,我不要跑。"李银桥也不吭声,只管架着毛泽东跑,到了防空洞才放下来。这时敌机已把城南庄炸得大火四起,毛泽东住的那所院子更是敌机轰炸的重点,直到炸平了才飞走。

敌机这次炸城南庄,显然是专门对着毛泽东来的。聂荣臻下令彻底追查,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结果来。江青不满地说:"哼,我看聂荣臻不怀好心。"毛泽东训斥她:"不要胡说,聂荣臻是个厚道人,我了解。"江青挨了训,嘀嘀咕咕地走开了。过后不久,毛泽东也去了西柏坡,五大书记又汇合在一起,指导战略决战。

决战首先在东北打响。这时东北的战略态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已解放了东北大部分农村和城市,国民党军队龟缩在锦州、沈阳、长春等几个大城市里,在东北进行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了领导好这次决战,五大书记都集中在毛泽东的房子里办公。西柏坡警卫禁严,参谋进进出出,一派决战前的紧张气氛。经过几天反复的讨论,中央军委决定东北决战先从锦州打起,攻下了锦州,就切断了北宁线,造成关门打狗的有利形势。商量好后,周恩来立即为中共中央起草指示,毛泽东翻阅后说:"很好,请恩来签发。"周恩来立即在电稿上写上"发东北局,林总",交军委作战室发出。毛泽东欣慰地说:"好了,只要照这样打,东北问题马上可以解决。几天没睡觉了,恩来你们先去眯一会儿吧。”

周恩来走后,毛泽东觉得肚子饿了,把李银桥喊进来说:"馋了,弄碗红烧肉吧。"李银桥领命出去了。毛泽东走出房门,甩着胳膊,扭着身子,走来走去,借以活动一下久坐不动的身子。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和幸福(胡乔木的女儿)几个小女孩跟在毛泽东后面,排成一溜,也模仿着扭,格格地笑个不停。毛泽东突然转过身来,做一个抓人的姿势,小朋友尖叫一声,笑着躲藏。江青和卫士们在餐厅里看见了,也都开心地笑了。形势明显好转,大家的心情格外愉快起来,只有李银桥绷着脸,提心吊胆地在餐厅里站着。

扭完了,毛泽东走进餐厅吃饭,桌子上摆着鱼、鸡,可就是没有红烧肉。毛泽东把筷子一摔,大声问李银桥:"红烧肉呢?交办的事情怎么不办?"李银桥站着一句话也不说。江青劝道:"老板,吃红烧肉对身体不好,是我没有让他们做。"毛泽东大怒,站起来训斥江青:"我就知道是你的主意,今后我的事不用你管。"江青受了训,哭闹起来,大嚷着说:"我这是关心你,你何必发这么大的火。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现在三查,三整让我说清上海那一段历史,人家都搞到你头上来啦,你就不出来替我说句话。"毛泽东生气地说:"党员接受组织审查是应该的,任何人都不能特殊。"江青哭着说:"可是他们就只是根据国民党报纸的文章来整我,说我自首,为蒋介石作献寿演出,国民党报纸能相信吗?这些报纸还说你和朱德是共匪呢,说你被击毙。"毛泽东大怒,吼叫道:"你这个人混,你给我滚,滚开去。"江青哭闹着跑去找周恩来诉苦去了。卫士们一见毛泽东和江青吵架,早就跑出去了,餐厅里只剩下毛泽东。他想对谁诉诉苦,可是他又能找谁去呢,一种孤独感顿时涌上心来。

毛泽东正在生气的时候,厢房里又传出毛岸英的哭闹声。毛泽东把李银桥叫进来一问,原来毛岸英为思齐的事哭闹着不吃饭。思齐是毛泽东大革命时期创办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时的战友刘谦初和张文秋的女儿,刘谦初已于1931年被山东军阀韩复榘杀害,1938年张文秋带着女儿到了延安,和毛泽东重逢。毛泽东思念当年战友,把思齐认作干女儿,从此,思齐经常到毛泽东家中玩耍。1945年12月,毛岸英回到延安。第二年6月,张文秋带着女儿思齐和少华又从新疆回到延安。这时思齐已长大,和毛岸英经常接触,两人产生了爱情,只是思齐此时离法定婚龄还有几个月,毛泽东暂不批准他俩结婚,为此毛岸英很有意见。毛泽东听了李银桥的报告后,气上加气,大步走到厢房门口,吼一声:"毛岸英!"毛岸英见父亲发火,立即爬起来坐好,毛泽东训他:"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思齐还小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就这么一年半个月也等不住啦,没出息!"毛岸英嘀咕着:"人家的姑娘不到十八岁怎么就结了婚?"毛泽东吼道:"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呢。"毛岸英听了无话可答,站起来去吃饭。

再说江青哭着从毛泽东那里跑出来去找周恩来诉苦,她推开房门,只见周恩来正在给长春国民党守军司令、黄埔一期学生郑洞国写信。邓颖超坐在床上给周恩来补衣服,房间异常整洁,充满了家庭的温馨。江青喊了一声"恩来、大姐"就哭起来了。周恩来夫妇连忙把她扶到屋里坐下,周恩来问道:

"什么事这么伤心,慢慢说嘛。"江青哽咽着说:"还不是为红烧肉的事。"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周恩来笑着说:"你这么关心主席的饮食很好嘛,你的想法也是对的,多吃肥肉确实对心脏不好,不过,"周恩来开导她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有他独特的生理平衡规律。中医治病有一个原则,缺什么补什么。人脑的组织成分主要是脂肪,过度用脑,就得补充脂肪,这就是主席为什么在连续工作几天后要吃红烧肉的道理,这是人体新陈代谢的一种本能。但肥肉吃多了也不好,你也可以劝主席吃红烧肉的时候,也吃点鱼,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江青不哭了,佩服地说:"恩来,要是老板也像你这样开导我多好啊!可是他对我的什么事都不管。就拿最近对我的审查来说吧,他尽用大帽子压我。"周恩来劝她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有些历史上的问题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向组织说清楚就没事。主席还说过,水至清则无鱼嘛。我去跟他们说说。"江青感激地说:"恩来,大姐,你们真好,你们对我太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们的恩德。"周恩来笑着说:"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都是革命队伍里的同志,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嘛。"正说着,电话铃响了,作战室报告东北有急电,请他去处理。周恩来安慰了江青几句,匆匆奔向军委作战室,拿起急电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林彪来电主张先打长春,并开始部署。周恩来连说"坏了,坏了"赶紧找毛泽东。毛泽东生气地说:"林彪,一个娃娃懂什么战略,我给他回电。"说完毛泽东奋笔疾书.写了十几张纸。林彪收到这封电报后,反复看了几遍,最后仍决定攻击长春。东野出动两个纵队攻击长春数月没有进展,林彪撤下部队。这时中央连电林彪,要东野执行南下作战方针。林彪骑坐在椅子上,对着挂在墙上的作战大地图看来看去,不时抓几颗炒豆子塞到嘴里。一盘炒豆眼看快吃完了,林彪一下站起来,大喊:"来人。"作战室主任走了进来,林彪命令道:"我决定,部队主力全部南下打锦州,具体部署如下……"作战室主任一一记下命令。各纵队接到命令后,立即行动,辽西大军云集,战云飞腾,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且说蒋介石也看出东北战局不妙,共军如攻下锦州,东北全局皆输,进而牵动全国战局,忙命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把沈阳廖耀湘兵团迅速东运南下锦州,加强锦州防卫力量,使共军望而却步。不料卫立煌拒绝执行命令,蒋介石无奈,派出卫立煌的朋友,黄埔一期学生杜聿明为东北剿总副司令,希望他能说服卫立煌,把沈阳主力撤到锦州。但卫立煌根本不买杜聿明的帐,他怒气冲冲地训斥杜聿明说:"蒋总统在锦州设立前进指挥所,锦州是我的指挥范围,范汉杰到锦州来指挥谁,还不是为了牵制我,我是绝对不会援助范汉杰的。既然蒋总统都不顾大局,我还管他干什么。"说完就上楼去了,把杜聿明一个人扔在客厅里。

就在杜聿明苦苦劝说卫立煌的时候,东北野战军七十万大军已经南下。整整半个月,从长春、沈阳通向锦州的铁路线上,军列一列接一列地向南飞驰。辽阔的原野上行进着无穷无尽的步兵纵队和炮车车流,飞尘蔽日,马达轰鸣。入夜后,炮车、兵车都打开了照明灯,无穷无尽的车灯宛如流动的银河。宣传队员们站在路旁喊着口号:"同志们,到锦州过过考啊。”

蒋介石得知东北野战军南下锦州,连忙飞到沈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增调华北山东的七个师到葫芦岛,连同原来驻在那里的四个师共十一个师从葫芦岛增援锦州,命令沈阳的廖耀湘兵团从辽西增援锦州。蒋介石正在部署的时候,参谋进来报告:"委座,林彪已开始攻击义县了。"蒋介石一听,急得一口鲜血吐出来,瘫坐在椅子上。众将领大惊失色,忙上前慰问。蒋介石拱拱手说:"我自黄埔练兵以来,革命形势从未有如此之严重。辽沈会战关系党国命运,大家一定要精诚合作,挫败共军的凶焰,否则我们是死无葬身之地。”

林彪得知蒋介石调集大兵增援锦州,对罗荣桓、刘亚楼说:"咱们原来只准备请一桌客,现在蒋介石一下了来了三桌客人。请吧,菜不够吃,不请吧,这桌菜又凉了。好在咱们事先有准备,塔山的两个纵队和黑山的三个纵队配置好了没有?"刘亚楼回答说:"已经进入阵地。塔山无险可守,只能依托村落构筑野战工事。黑山、打虎山有两个高地,地形对我们有利。"林彪说:"你告诉程子华,蒋介石把东北的家底子都压到他们身上了,千万要顶住啊。"塔山和黑山的阻击部队听了刘亚楼的动员后,逐级动员,加固工事。他们刚做好这些准备工作,敌人的增援大兵就到了。塔山阵地炮声隆隆不断,一到夜晚,塔山上空炮火映红了天际,各种信号弹在天空闪烁着,宛如节日的礼花。

塔山左面是海,右面是山,海山之间是十来里宽的狭长平原地带,铁路和公路就从这里穿过,号称锦西走廊,解放军的阻击阵地就设在走廊东北方向村落里。为了解救锦州,挽回即将崩溃的战局,蒋介石严令增援部队攻击前进。锦西增援蒋军在督战队的机枪监督下,冒死猛扑解放军阵地。其中有个师号称"赵子龙师",全师官兵还真有股不怕死的劲头,前面的战死了,后面的把伙伴的尸体垒成掩体,掩护冲锋。眼看就要冲进阵地,撕开缺口,不料解放军战士从战壕里冲出来,个个眼睛血红,大喊着杀声,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过来,一场白刃战就在阵地前面展开来。只见红光四射,杀声震天,蒋军士兵哪里见过这样的神勇士兵,吓得往回就跑。就在阻击部队拼死苦战的时候,攻击锦州的准备工作已做好了,攻城战斗即将开始。

1948年10月14日上午十时半,林彪在前沿指挥所里用望远镜望着锦州城,只见锦州城黑压压地矗在大地上,四周看不到有人在活动,激战前的战场上竟是如此沉寂。他看看表,指针已指到十时五十分。指挥部里人人肃立,异常安静,只听见桌上的时钟发出滴答声。十时五十五分,林彪命令"准备",参谋们都拿起了电话听筒。十一时,林彪果断地命令:"开始!"司令部里同时响起了几十个参谋的声音:"总攻开始!"。就在这一瞬间,锦州城外犹如火山爆发,一下子迸涌出天崩地裂一般的炮火和潮水一样涌向城墙的冲锋队伍。"威扬部"突击团的尖刀"钢铁连"从总攻开始后,只用了25分钟就登上了锦州城头。后续部队,看红旗插上城头,士气大振,喊着杀声,从轰塌的城墙入口冲进城内。敌军纷纷从两翼赶来增援,没想到背后杀声震天,大队解放军登上城墙,把顽固抵抗的蒋军消灭在城上,接着涌进城内巷战。锦州守军司令范汉杰躲在核心工事邮政局,用无线电话连连呼叫,无奈许多军事指挥所已被解放军打烂。范汉杰抱头大哭:"没想到这么快就完了,原以为至少能打上十天,完了。"9月15日下午,锦州城上空,炮火把天空染成五光十色,子弹如飞蝗乱窜,城内外弥漫着战火的硝烟味和烧焦的死人味。不出五小时,同时突破四面城墙的四路解放大军在市中心中央银行一带胜利会师了。下午6时,锦州十万守敌被全歼,范汉杰被俘。

锦州一解放,在塔山东北方向的十一个师敌军残部退回葫芦岛坐军舰逃跑了。在辽西的廖耀湘兵团见事情不妙,夺回锦州无望,便准备南窜,逃回关内。林彪预计到廖耀湘会走这步棋,锦州城内的枪声刚一停下,他就命令梁兴初率主力一部赶到黑山和饶阳河畔,截住廖兵团。蒋军拼死突围,在大量炮火的掩护下四个美械师轮流冲锋。饶阳河边,厉家车站一线在蒋军重炮两天一夜的轰击下,全变成了焦土,这里已看不出哪里是人挖的工事,哪里是炮火掀开的弹坑了。坚守在主要阵地上的解放军一个连全部战死,只剩下一名独臂射手史学义。在两天一夜的战斗阻击中,他不知道被炮火炸起来的泥土埋了多少次,就靠着全连剩下的一挺重机枪,坚守了两天一夜,美械师始终未能超越这个阵地一步。当黑山饶阳河的阻击战打得难分难解之际,林彪已指挥东北解放军主力移师辽西,从黑山、打虎山南北两翼合围了廖耀湘兵团,十月二十六日发起总攻。蒋军已连续作战一星期,疲劳不堪,被七、八倍的解放军主力包围,知道败局已定,士气涣散,被冲上来的解放军部队四处穿插,遂成兵败如山倒的形势。蒋军的后卫还想抵抗,而解放军已捣烂了兵团司令部。兵团司令廖耀湘狼狈地跳上一辆吉普车,想逃到新六军军部去,结果半道上碰到刚从军部逃出来的军长李涛,两人商量一下准备去找附近的三十二师救命,谁知这个三十二师已被歼灭。解放军战士漫山遍野地冲上来,廖耀湘、李涛走投无路,只好束手就擒。

廖兵团司令部覆没后,全军十二万人马全部顿时陷于混乱之中,各自逃命。解放军战士四处追击敌军,建制也乱了。刘亚楼担心地对林彪说:"林总,现在部队建制全乱了,要不要整理一下?"林彪坚决地一摆手说:"不,告诉通讯台,命令部队不许停歇,穷追猛打,边向沈阳追击前进,边整理部队。"通讯台便通令全军电台,由各个位置的军师长指挥自己附近的各种部队,一边追击,一边归还建制,经过3天的追击,全歼廖师12万人,前锋迫近沈阳。

辽西兵败的消息传到沈阳,卫立煌急忙命令副官准备飞机。11月1日,他登上飞机,飞机起飞后盘旋了一圈,卫立煌看到机场上急着搭飞机逃跑的官员,心中有些不忍,命令驾驶员在机场着陆。官员们急着逃命争攀飞机,卫立煌一看势头不好,忙命飞机起飞,几个攀在舱口的人被急驰的飞机摔下去,当场毙命,好在飞机飞起来了,卫立煌不禁松了口气。这时解放军主力部队已于当天突破沈阳西城,从铁西区向沈阳进军。深夜里,无数卡车载着士兵,拖着大炮,开着大灯往沈阳飞奔。蒋军第八兵团司令周福成还想召集军事会议,但无一人奉命报到,他不知道,他的部下都在找解放军投降。整整一个兵团,没放几枪,就都放下了武器。长春的曾泽生军长早在打锦州时就已率部起义,郑洞国此时走投无路,接受了周恩来的信,向解放军投降。

辽沈战役至此全部结束了,激战一月,歼灭国民党精锐部队五十多万人,东北全境解放,东北野战军一下子扩充到一百万人,军容整齐,装备精良。林彪传令全军,从现在起转入休整。是啊,一个月的时间,部队打了这么多恶仗,急需休息恢复体力,补充兵员整理建制,否则部队的战斗力便难保持。林彪的命令刚传达下去,参谋长刘亚楼跑来报告:"林总,中央军委来了命令,要我们不要休整,立即入关。"林彪不高兴地说:"部队打得这么苦,不休整一下怎么行。"究竟东北野战军是否休整得成,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