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3回 战淮海邓小平挂帅 败徐州杜聿明扮军需


话说辽沈战役结束后,林彪原拟将部队转入休整,不料中央军委来电命令东北野战军迅速入关。原来在辽沈战役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淮海徐州地区也战云密布,大战将临。蒋介石心里明白,淮海决战,凶多吉少,正在考虑把在华北的傅作义所部二十一个师海运南下,以加强南方精锐兵团,增加解放军南下作战困难。为了把傅部蒋军滞留在华北,中共中央军委连电林彪,迅速率领东北野战军主力秘密入关。林彪起初很不愿意,但中央军委决心已定,连电催促,林彪无奈,只好率主力入关。百万大军分三路,浩浩荡荡地穿越长城关口,晓宿夜行,秘密地到了华北,把天津、北平分割包围后,部队才转入休整。

自1948年后半年以来,蒋介石眼看解放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便把精锐部队集中起来,编成兵团。一个兵团有三、四个军。几个兵团又猬集一处,让解放军啃也啃不动。这些兵团猬集之地有三处。一处是东北,以沈阳为核心,猬集了四个兵团五十万人;一处是徐淮地区,猬集了六个兵团,六十多万人;一个是平津,猬集了二十多个师。蒋介石自以为这种办法聪明,但他不知道,解放军这时已非昔比,正准备进行决战。蒋军集中起来摆在那里,正好为解放军提供了决战机会。

济南战役结束后,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向中共中央发了一封电报,"建议立即进行淮海战役"。粟裕也把这个电报发给了刘伯承和陈毅,他们都向中央军委发电报表示同意。前线将领的要求正合了毛泽东的心思。他把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找来开会讨论,大家也都晓得华东重镇济南已经攻克,徐淮蒋军之间尚有空隙,是难得的决战机会。同意进行淮海战役。周恩来建议说:"两支野战军现在在一起作战,好像人的两个拳头一样,还得有个大脑来指挥,才能行动协调。"刘少奇立即表示赞同:"恩来的这个建议很好。"毛泽东说:"很好。那就设立淮海前线总前委。书记由邓小平当,委员就是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大家看怎么样?"刘少奇等人一致赞成。这时任弼时病体不支,先回去了。四大书记留下来继续讨论具体部署,决定第一仗先打比较孤立的黄伯韬兵团。周恩来提议:"现在华东野战军已对黄伯韬兵团完成了战役包围。刘伯承来电建议,中野可乘此机会攻克宿县,截断徐州蚌埠间的联系。将黄伯韬、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四兵团关在宿县以内,将李延年、刘汝明、黄维兵团关在大门以外,以便于我军各个歼灭。我看这个意见很好。"朱德拍手称赞道:"妙啊,这一来不是又形成关门打狗的态势了吗?"毛泽东犹豫地说:"这一来中野的担子太重了。会不会把他们压垮啊?"毛泽东点了一支烟,趴在地图上看了好一会儿才下了决心说:"好。就按恩来的意见办。”

中央军委的命令到达郑州时,邓小平正在冲冷水浴。陈毅拿着电报跑来说:"好家伙,寒冬腊月冲凉水,真有你的。快擦干身子,看中央的电报。"邓小平擦干身上的水拿过电报,匆匆看了一遍说:"要打大仗喽。"说完穿上衣服和陈毅往会议室走去。陈毅边走边说:"中野的担子不轻啊?我怕中野吃不消。"邓小平说:"没得啥子要紧。只要歼灭了南线敌军主力,中野就是打完了,全国解放军还可以取得全国胜利。"两人来到会议室,召集中野的李达、陈赓等人开会。华东野战军这时已开始攻击黄伯韬兵团。邓陈商议后,决定首先派陈赓指挥中野第四、九两个纵队攻占符离集等要点,派陈锡联率三纵攻克宿县,切断津浦铁路。二陈领命后,即率三个纵队由郑州沿陇海路东进,开赴淮海战场。秋深风寒,淮海战场却是热气腾腾,中野各路大军沿着运河两岸日夜兼程,千军万马,铁流滚滚。陈赓所部连续攻占符离集等津浦路沿线各要点。陈锡联率三纵和九纵的二十七旅也运动到宿县城下。守卫宿县的是蒋军一四八师和交警第十八总队共万余人。1948年11月15日日晚上,陈锡联来到前沿阵地,检查了部队的攻击准备后即下令开始总攻。炮火轰塌了城墙,尖刀连乘着尘雾未散,冒死登上了城墙。四个城门几乎同时被解放军占领。战至十六日晨,蒋军全部被歼灭,生俘敌司令张续武以下一万多人。从此,蚌埠至徐州间二百里铁路线完全被解放军控制,杜聿明集团和外围兵团的联系完全被切断。

捷报传到西柏坡,毛泽东大为高兴。连忙把周恩来找来说:"好消息啊!中野已切断津浦路,完成了对徐州杜聿明集团的包围。恩来你立了头一功。"周恩来摇摇头说:"不,主席,头一功应该是刘伯承的。这个建议首先是他提出的,我不过是把这个计划更完善了一下。"毛泽东笑着说:"你总是这么谦虚。说真的,在战役发起前,我已估计到第一阶段可能消灭敌人十八个师,但对隔断徐蚌,使敌完全孤立这一点,那时尚不敢作这种估计。没有想到中野干得这么漂亮。”

蒋介石看到徐蚌被隔断,黄伯韬兵团面临覆没的危险。连忙督促黄维兵团兼程前进,向北增援。总前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邓小平拿出毛泽东发来的电报说:"主席来电,高度评价切断徐蚌的战役动作,这是华野三纵和中野三纵、四纵、九纵合力作战的结果。现在黄伯韬兵团行将歼灭,黄维兵团已增援上来。咱们看看,怎样欢迎黄维啊?"刘伯承说:"黄维是陈赓黄埔一期的同学,陈赓你先谈谈黄维这个人的特点吧。"陈赓说:"黄维这个人我了解。过去在黄埔时,他为人刻薄、人缘不好,又很固执,不大容易听得进别人的意见,但临战又经常犹疑不定。他的功课很好,但很刻板,打仗照搬教条,常打败仗。过去在东征时,学员们都怕在黄维手下打仗。"刘伯承说:"看啊,黄维就是这么个人。北伐以后,他主要从事军校教育,很少带兵打仗。这次蒋介石不知怎么看中了他,把这么大个主力兵团让他指挥。"邓小平说:"黄维兵团由五个军组成,是蒋军的精锐兵团。这个兵团的十八军是以前的十一师,是陈诚的基本部队,蒋军的五大主力之一,全部美械装备,不能小看。不过这只是事情的一方面。装备好,车多炮多,行军必然要走公路。现在他要东进,急于同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会合。而涡河、淝河间地工狭窄,水网密布,不利于大机械化兵团运动。因此他要行军,必然要走宿县到蒙城的公路,我们在哪里阻击他呢?”

他在地图前看了一会儿兴奋地说:"南坪集!只有南坪集有一座大石桥可以通过重炮坦克,黄维兵团必然要从这里通过。只要我们在南坪集摆一支部队,就可以把黄维挡住。然后中野主力把他包围起来。"刘伯承说:"这个办法好,中野主力可以隐蔽在敌人翼侧,不要吓倒黄维。先由陈赓率四纵、九纵等部在南坪集布防阻击。"大家商议了一下,一致同意这个办法。会后陈赓就要回部队,陈毅忙招呼道:"莫慌,莫慌。慌个啥子?喂了脑壳再走。"陈赓笑着说:"我听老总的。"部队在大战,伙食特别好。大家进了房子正要吃饭,参谋跑进来报告:"黄伯韬兵团全部被歼,黄伯韬已被击毙。"邓小平急问:"打死了?那就好好埋葬,立块牌子。好让他的家属来找。"参谋应声出去了。

陈赓领命回到部队以后,即率四、九两纵队在南坪集浍河北岸构筑阵地。第二天,即1948年11月23日早晨七时。黄维兵团赶到了南坪集。黄维命令攻击。大炮轰鸣,坦克抵近前沿射击,从附近机场飞来的蒋军飞机也轮番轰炸,大地在震动,工事在燃烧,南坪集解放军阵地已变成一片火海。陈赓在指挥所里,不停地询问前沿伤亡情况,及时修正决心,指挥两个纵队血战两天,中野部队乘机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黄维见势不妙,紧锁双眉,焦急无比。十八军军长杨伯涛说:"司令,共军来势凶猛,大有合围我军意图。现在只有东南面尚未发现敌情,应立即向固镇西南的铁路线靠拢。"兵团副司令吴绍周也说:"司令,伯涛的意见很好,我们应即刻行动。"黄维心烦意乱地说:"你们别吵了,让我想想,想想。"兵贵神速,吴绍周眼见解放军包围圈快要合拢,黄维想了一天还没个结果,连忙去催。黄维说:"实不瞒老兄,我看浍河地形对我们有利。楚汉相争,韩信背水而战,一举消灭赵军主力,我们何不也来个背水而战,吸引共军,死中求生,说不定党国复兴在此一战哩。"吴绍周见黄维在这时还说出一派书呆了话来,恨不得踢他两脚,忍住气慢慢开导他:"情况不一样。呆在这里,只有全军覆没。"这时杨伯涛跑来也劝,黄维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说:"好吧,就按你们的意见办吧。”

杨伯涛得令,立即回到部队,在黑夜中调动部队准备向固镇转移。谁知部署完成后,黄维打来电话:"伯涛吗?我命令取消转移计划,原地待命。"杨伯涛大吃一惊,想问个究竟时,黄维已把电话放下了。杨伯涛气得大骂:

"打又不打,走又不走,等着让共军把我们包围吃掉。黄维应该自杀,以谢委员长负托之重。"第二天即11月25日,下午四点钟,黄维才下决心向固镇转移,但为时已晚,中野各部队已完成合围。第二天,陈赓命令部队强渡浍河,把黄维兵团压到宿县西南双堆集。中野六纵和十一纵早已在双堆集西南布阵,黄维跑到这里,再也跑不出去了,全兵团十几万人被紧紧地包围在双堆集不过九十里方圆的地区以内。

蒋介石得知黄维被围,大为恐慌,命令杜聿明率李清泉、李弥、孙元良三兵团放弃徐州,袭击中野主力侧背,解救黄维兵团;又命令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从南增援。南北夹击,与解放军决战。粟裕深知此役关系重大,命令华野主力迅速向东转移,阻击杜聿明和李延年,自己带了几个随从,骑马向总前委驻地小李村奔来,准备与总前委三名常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商议战役部署。邓刘陈三个走出院子迎接粟裕,邓小平拉着粟裕的手说:"华野打的好啊!一仗就消灭了黄伯韬17万人。黄伯韬临死前说什么了没有?"粟裕说:"黄伯韬这个人很顽固的。碾庄攻克前,我们在报话机里听他与杜聿明通话,说他对这次被围有三不解。"大家一听来了兴趣,催着粟裕往下讲。粟裕说:"他一不解,自己为什么要在路上停止前进,等四十四军会合,足足耽误了两天时间,贻误战机。二不解,为什么不在运河上架浮桥,结果部队都挤在运河铁桥上被我们的炮火打乱了建制。三不解,为什么被围后不立即突围,想诱我决战。"邓、陈、刘听后哈哈大笑。陈毅揶揄地说:"上次睢杞战役黄伯韬侥幸逃出,便自以为常胜将军,狂妄得不得了。骄兵必败,只怪他自己不知兵书,有啥子解不解的哟!"刘伯承问道:"那么黄伯韬到底是怎么死的?"粟裕说:"碾庄被攻克后,黄伯韬从北门跑到旷野里,用手枪自杀。"邓小平冷笑一声说:"为蒋家王朝卖命,轻如鸿毛。咱们赶快进屋去,商量下一步的打法吧。"于是三个人进了总前委常委办公住宿的五间北房。

粟裕是第一次到总前委来,一进房子,只见正南墙上挂着一幅大军用地图。粟裕指着地图说:"现在东线情况是这样,杜聿明率三个兵团放弃徐州,向涡河方向开来。据三纵孙继先报告,敌人士气低落,行军如同逃窜,文件军需撒满了薪县至永城的公路,遗弃的官太太到处都是,杜聿明连名片都扔了。南线李延年刘汝明两个兵团也拼命北上。我已经命令华东野战军采取迂回动作,对杜聿明所部形成包围态势。三纵已在陈官庄一带阻击该敌南下。李延年那个方向,已派了王必成、皮定钧率领的六纵阻击。"陈毅兴奋地说:

"乖乖,老蒋把黄埔系的老底子都押到这里来了。"说完,从邓小平烟盒里抽出支烟点上吸起来。邓小平跑到地图跟前看了会儿说:"大决战啊!毛主席来电说此次战役如能消灭南线敌军主力,长江以北局面可以大定。不过呢?饭只能一口一口吃。现在先由中野集中主力解决黄维兵团。华野主力先将杜聿明部压到陈官庄包围起来,同时抽出一部主力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吃掉黄维兵团后,华野、中野一起动手解决杜聿明集团。大家看怎么样?"刘伯承说:"我看可以,这叫吃一个,夹一个,看一个。”

恰在这时,谭震林又来到小李村汇报工作,大家又仔细推敲了部署。炊事员做好饭端上来,邓小平拿出一瓶白兰地给每人倒了一杯说:"为了大决战的胜利,干!"大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时战地记者陆仁生来访,见总前委成员都在这里,大喜过望,立即建议:"请首长们合影一张。"邓小平立即答应,招呼大家出了房子。粟裕、谭震林请邓陈刘站在中间,大家站成一排。陆仁生打开相机,按动快门,拍下了淮海战场解放军统帅部的合影照片。

再说黄维兵团被围后,整天出动部队向南突围,均被打了回来。11月27日晚,他决定出动四个主力师向东南方向小李庄突围。那么谁来打头阵呢?"将领们一碰到黄维的目光,个个都往黑影里缩,只有八十五军一一○师师长廖运周镇静地坐着不动。黄维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兄,你来打头阵吧。"廖运周一点也不推辞,大声说:"愿为党国效劳。"黄维非常高兴,感慨地说:"危难见真心,板荡识忠臣。廖老弟,只要突围出去,我黄某不会亏待你的。"部署已定,当夜开始突围。廖运周率一一○师走在前面。拂晓时分,在廖师突围的方向升起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黄维兴奋地大喊:"廖运周已经突出去了,我们快些跟上。"其他三个师立即出动突围,刚走出村外,劈头盖脑一顿枪炮打过来,死了一大堆人。黄维催促说:"这是遭遇战,快些突围。"三个师轮翻冲击,哪里冲锋得动。黄维奇怪了,怎么廖运周就顺顺当当突出去了呢?黄维不知道,廖运周和张克侠是中共党员。这次突围,实际上是廖运周同刘邓商量好举行战场起义,廖运周和张克侠带两个军按照解放军指定的路线走出去后,解放军赶快把口子又堵了起来。黄维糊里糊涂地指挥十四军掩护,反被陈赓指挥四纵、九纵追击,把十四军打得人仰马翻。准备突围的第十军和十八军也遭痛击,七零八落。黄维看突围无望,便调整部署,坚守待援。无奈天寒地冻,十几万人马挤在双堆集方圆十几里的一个小圈子里,无衣无食。虽然时有飞机空投弹药食物,但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每次空投,大家争抢食物,开枪残杀,惨不忍睹。

蒋介石眼看黄维兵团就要被歼灭,一面派兵团副司令胡琏从南京飞到双堆集给黄维打气,一面令李延年兵团加紧增援,又派儿子蒋纬国亲率战车团冲击。华野六纵队副司令员皮定钧指挥部队阻击,在阵地前燃起大火,阻击坦克前进,双方互有进退。蒋纬国严令步兵配合坦克冲击,有两辆坦克冲过阵地,直向双堆集驶去,后面的坦克也都紧紧跟上,横冲直撞。从这里到双堆集只有十几里,一旦坦克冲到双堆集,后果不堪设想。守卫阵地的几个战士在排长的带领下前仆后继,终于把这几辆坦克炸掉。蒋纬国一看事情不妙,率领剩下的几辆坦克撤回去了。

就在华野十一个纵队围困杜聿明,华野六纵等部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的时候,中野七个纵队加上华野七纵、十三纵、特纵组成东集团,西集团和南集团向黄维兵团阵地攻击。陈赓受命将中野四纵、九纵、十一纵等部组成东集团,攻克双堆集外国阵地李围子、沈庄、杨围子、杨庄,消灭十四军,击毙军长熊绶春,双堆集东侧已暴露在解放军的火力之下。这时总前委又调华野三纵、十三纵加入南集团作战。8月14日夜,南集团攻占双堆集临时机场南端的尖谷堆高地,黄维兵团部核心阵地完全暴露。解放军各路大军更加紧土工作业,战壕弯弯曲曲地直伸到双堆集核心阵地跟前。黄维在兵团部不用望远镜已能清楚地看到解放军如潮涌般地实施突击,无数条交通壕在雪原上像无数黑龙向阵地游来,不由得心惊胆战,到15日夜分散突围。整个兵团顿时大乱,人人争先逃命。无奈解放军围得严实无缝,无隙可钻。解放军乘黄维兵团混乱之际发起总攻,激战至12时,黄维兵团全部被歼,黄维、吴绍周、杨伯涛、覃道善等司令军长全被活捉。这时双堆集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大队大队的俘虏被押下战场,解放军押着俘虏,开着几百辆汽车,几十辆坦克和几十门大炮离开双堆集。几百条车灯的光柱映亮了夜空。各种弹药、军需品堆积如山。

黄维等人被押到总前委时,邓小平、刘伯承、陈毅召见他们,招待他们吃了顿饭。刘伯承问他们:"你们刚被压到双堆集时,我们有的部队赶不及合围,南面尚有缺口。当时你们为什么不突围呢?"黄维狡诈地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大战,只怪我处断失误。"邓小平说:"你处断失误是个重要的原因,但根本的原因是你们的反人民战争激怒了全国人民。即使暂时脱逃,最终还是要被消灭的。”

现在再来说杜聿明集团的命运吧。杜聿明集团被华野十一个纵队包围后,起初还比较镇定,听着南方传来的隆隆炮声,还幻想着和黄维、李延年、刘汝明三个兵团会合,拼命向华野部队的阵地冲击。结果不但没有奏效,反而损兵折将。黄维兵团被歼灭后,中野完全腾出手来,作战斗准备。杜聿明这下可发愁了,一个参谋指着院子里的树说:"都是这棵树作怪。"杜聿明问他:"为什么?"参谋用树枝在地上写了个"困"字说:"司令你看,咱们这院子是个方框,方框内有一颗树,树不就是木头吗,合起来就是个'困'字。咱们就困在这里了。"杜聿明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但也觉得这棵树不吉利,命令参谋把树砍了。

杜聿明集团30万人被压在陈官庄、青龙集方圆十几里的一个小圈子里,境况比黄维兵团更惨。天气严寒,缺衣少吃。解放军炮兵根本无须瞄准,一炮下去就能打死一堆人。为了抢空投物资,互相残杀。一些当官的利用职权屯集空投物资,居然在飞机场上摆起了市场,高价出售香烟面粉。士兵们则拆下居民的门窗劈成碎柴出售,最可怜的是那些被杜聿明从徐州裹胁来的大批学生,男学生被补到战斗连队,女学生则沦为娼妓。每到夜晚,解放军士兵在阵地上都能清清楚楚地听到陈官庄传来的妇女惨叫声。

为了配合东北、华北两大野战军进行平津战役,使蒋介石下不了决心撤走华北傅作义所部,华野和中野从12月16日开始暂停攻击,进行休整。杜聿明便准备突围计划。蒋介石答应以百架飞机掩护突围。临到突围日期时,老天连降大雪,坦克走不动,飞机不能来。1949年1月6日,傅作义所部已被解放军包围,华东野战军恢复进攻。杜聿明不想等死,便于1月9日深夜下达突围的命令。蒋军四处突围,四处失败,全军全乱了。杜聿明连自己的侄儿率领的警卫营都丢了,换了套士兵的棉制服在乱军中跑来跑去。解放军战至天明,全歼杜聿明司令部和两个兵团部。邱清泉被打死,李弥带少数部队逃跑,孙元良兵团早在从徐州撤出来时被歼。刘汝明李延年两兵团还在向北增援,南方的地平线上不时地闪动着红光,阵阵沉闷的炮声传过来,他们得知杜聿明集团被歼后也逃跑了。

淮海战役至此结束,共歼灭国民党徐州剿总五个兵团、二十三个军、五十六个师共五十五万部队。但是杜聿明却没有下落。粟裕司令员通报华野各部队,认真盘查行人,不许杜聿明漏网。各部队接到命令后,封锁了一切通道,只准进,不准出。

且说战役结束的第三天,在战场巡逻的一支华野部队正在游动,忽然旁边的小树林里走出几个散兵,其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哨兵立即把他们带到连队。指导员问那个年纪大的:"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那位老兵说:

"我姓高,是十八军三十三团的军需。"指导员说:"既然是军需,那你肯定知道第十八军供给系统负责军官的姓名,你把他们的名字都写出来吧。"这位军需伸出白皙的手用钢笔在纸上写了个"高"字就再写不下去了,只是不断地从棉制服口袋里掏东西吃。一会儿掏出一块牛肉干,一会儿掏出一块糖。吃完东西,又要水喝,就是写不出一个人名来。指导员说:"想是你一时记不起来了,回去再想想吧。"指导员不知这位"军需"的底细,但一看他身上装有牛肉干、巧克力,知道官阶不小,吩咐看守战士优待,又特地调来一个班,在军需休息的屋里屋外都站上岗。

那位"高军需"被带到一间屋里,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猛然看见地下有一块砖头,跳下床拿起砖头就往自己额头上砸去,顿时血流满面,倒在地上。欲知杜聿明命运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