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4回 克天津陈长捷成俘 困北平傅宜生起义


话说高军需被俘后,乘看守人员不备,用砖头砸破自己的脑袋,血流满面地倒在地上。指导员闻讯后,连忙带着军医为他包扎。军医仔细地检查了他的伤口后说:"不要紧,只是碰破了点皮。"说完给他包扎好伤口。指导员带着军医出来,听见门外广场上集结着的俘虏们面色惊惶地议论着"总司令砸破头了!"指导员听了一惊,忙命战士们把高军需带到连部,让他坐下。指导员说:"你何必这样做呢?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你到底是什么人可以照实说出来。就算你隐瞒过我们,还能瞒过门外广场上你的部下?"高军需听了也不作声,又开始掏牛肉干吃,吃了两块不吃了,低声说:"给我一支笔。"指导员递给他一支钢笔,高军需在纸上写起来:"徐州剿总副司令兼前进指挥所指挥杜聿明中将。

至此,淮海战役全部结束。是役华东和中原两大野战军联合作战,共出动部队六十余万人,历时六十五天,歼灭国民党一个战略指挥所、五个兵团部、二十二个军部、五十六个师、共五十五万五千人,击退了由南京方面来援的刘汝明、李延年两个兵团。五个兵团司令中,黄伯韬、邱清泉被击毙,李弥、孙元良只身潜逃,黄维被活捉。军长师长除打死的外,其他的也都被活捉。

毛泽东接到淮海前线总前委的报告后读了几遍,然后点着一支烟抽起来。国民党的精锐师团大部被歼,现在只剩下华北的傅作义和陈长捷了,他们已被平津前线总前委指挥的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包围得紧紧的,消灭他们只是时间问题。奋斗了二十多年,胜利就在眼前了,毛泽东不但没轻松感,反而心情有些沉重起来。胜利马上到手了,但下一步的工作更难。四亿多人口的一个大国穷国的担子马上就要全部压到肩膀上了,毛泽东知道这担子的重量。

正当毛泽东思忖的时候,周恩来进来了。毛泽东知道有重大军情,站起来迎接他。周恩来说:"主席,平津前线总前委来了电报,傅作义派周北峰将军为全权代表到平津前线总前委进行谈判,周北峰将军回去后一直没有消息。"毛泽东说:"不要急,傅作义反共几十年,一下子要来个180度大转变也不容易。平津前线的打法是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现在西北这一头还没有开打。告诉林彪,立即攻下天津,看傅作义还有什么想头。北平是文化古城噢,还是和平解放的好。”

林彪接到电令后,立即乘吉普车来到杨柳青的桑园。天津前线司令员刘亚楼得知林彪已经来到天津,连忙从前沿回来汇报。他指着挂在墙上的大地图说:"天津是华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拥有200万人口。市区被子牙河、北运河、南运河、海河等七八条河流切成许多片断。市区内有许多高大建筑物,城中心有海光寺、中原公司等高层建筑。天津的城防工事早在日本人占领时期就开始修建,陈长捷从1947年开始又用10万人加强工事。现在市区内外共有300多座碉堡,绕城挖了一条又深又宽的护城河,护城河内外两侧都设有多种工事。烧去了绕城五里宽以内的城郊所有民房,形成了一条宽五里的环城空阔地带。敌守备兵力有10个师共13万人……”

林彪听完刘亚楼的介绍,低声说:"你先下去吧。"说完自己端了把椅子,骑在椅子上,端详起地图来。警卫员早把一盘炒豆子放在桌子上。林彪看看地图,抓一把炒豆子嚼着。在他的目光下,这张硕大的军用地图变成了一座天津城。城的东西两面多为坟地,容易攻击。南北两面多为高大建筑物,不易攻占。看着看着,他有主意了,召来刘亚楼和攻城部队的东野1纵、2纵、7纵、8纵、9纵的军以上指挥员到指挥部来开会。林彪指着地图说:"从天津的地形出发,攻击天津的战役部署应该是东西并进,拦腰切断,再分割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林彪讲完后,刘亚楼又主持讨论,大家又提了一些补充意见。随后,刘亚楼分配了各纵队的任务和打法,会议散了,各纵队司令员们坐上吉普车赶回纵队布置任务去了。林彪坐下来写信,信写好后他交给刘亚楼说:"这封信你让前沿部队送给陈长捷。天津是个工业城市,要不动枪解放岂不是更好。”

陈长捷本来对自己的城防部署很满意。解放军围城后,他按预定计划打开了南运河上唐官屯的水闸,使南运河的水灌满护城河,又溢到地势低洼的东西城部。一时间,解放军的阵地被大水淹没。但解放军也有办法,找到了这个大水闸,于是洪水很快退光。灌满水的护城河也挡不住解放军,已经有好多辆解放军的坦克开到了护城河里,看样子是要在坦克上架桥。有好几辆坦克的司机没有露出水面,这是可想而知的。陈长捷这时才感到害怕,因为他已经看出,他面对的敌人是一百多万敢于主动献身的战士。因此当他的属下,六十二军军长林伟待送来林彪写给他的信时,陈长捷一把抓过来,飞快地扫视了一遍,接着又仔细读起来。只见信上写道:"陈长捷、林伟俦、刘云瀚将军:我们即将开始天津战役了。郑洞国是榜样,将军如仿效将为人民立大功,如抵抗只能使自己遭受杀身之祸。希望你们在我们总攻之前,派代表来谈判。在任何地点都可以找到司令部,然后护送你们与我们商谈。林彪、罗荣桓。”

陈长捷看完了林彪的劝降信,和林伟俦、刘云瀚等人商议了一阵。刘云瀚说:"这种和谈就好像做买卖。咱们是卖方,人家是买方。咱们得要要价,不能卖得太便宜了。"陈长捷说:"这个主意好,我来口授复信。你们记一下吧。林彪、罗荣桓二将军:武器是军人第二生命,放下武器是军人的耻辱。如果共谋和平,请派代表进城商谈……"陈长捷嘴头子虽硬,但心里一直不安,生怕林彪看了复信立即攻城,于是在打发走解放军信使的第3天,即1949年1月9日就派出四名和谈使者到解放军驻地大南河求见林彪。东野参谋长、天津前线司令员刘亚楼接见了他们。他声色严厉地说:"我军希望兵不血刃地解放天津,决不是打不下来,而是希望能把天津这座工业城市完整地交给人民。请你们四位回去转告陈司令,13万部队一定要在11日以前放下武器。"和谈使者频频点头。从此使者来往不断。陈长捷觉得解放军一再宽限期限,原来说好是11日是限期,怎么后来又改到了13日?这肯定是解放军怕伤亡,不敢攻城,顿时骄横起来。对第三次出城谈判的代表说:"你们告诉刘亚楼,我愿意放弃天津和重炮、战车,但解放军得让我带着两个军撤走。"刘亚楼一听就火了,冷笑两声说:"这就是说,陈司令拒绝和谈。那也好,我就不信天津这么一座孤城比锦州还难打。"陈长捷的代表走后,刘亚楼赶回杨柳青,向林彪汇报了和谈的结果。林彪慢声慢气地说:"不要紧,傅作义的代表今天就要来,让他们转告傅作义,命令陈长捷放下武器。”

再说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自平津决战开始以来,连输几盘。先是他的嫡系35军被华北杨成武兵团、杨得志、罗瑞卿、耿飊兵团及东野入关先头部队合力围歼于新保安,军长郭景云兵败自杀。继之104军在怀来兵败,军长安春山化装成伙夫只身逃回北平。35军、104军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全部美式装备。这两个军被歼后,傅作义环顾左右,北平城里没有多少自己的嫡系了,20多万守军中自己的部队还不到十分之一。只有天津的陈长捷虽然说不上是嫡系,但抗战时同在山西,是比较可以信赖的一支部队,无论如何要保住。况且天津城防坚固,只要守住天津,自己就可以向林彪讨价还价。因此当他的和谈代表邓宝珊、周北峰回来转达林彪的要求后,他马上给陈长捷拍了一封电报:"只要坚定地守住,就有办法。"傅作义的大女儿傅冬菊是中共地下党员,已经由北平市委书记刘仁从天津大公报调回北平,专门作傅作义的工作。傅冬菊找到她的地下党领导人崔月犁汇报了傅作义守天津的电令。崔月犁安慰她说:"这是预料当中的事,傅先生总是对自己估计过高,以为咱们打不下天津,让事实来教育他吧。”

1949年1月14日清晨,天津城一片浓雾。随着一轮红红的太阳升起。雾气慢慢散去。天津前线司令部里一片沉寂,大家都在看着手表。差5分钟就到10点了。林彪说:"开始吧!"刘亚楼拿起电话大声命令道:"我是天津前线司令员刘亚楼,我命令攻城开始!"话音刚落,只听四周炮声响成一片,农家小屋晃来晃去。一小时急风骤雨式的猛轰,天津守敌的主要城防工事被打了个稀巴烂。紧接着,出发阵地上同时响起激昂的冲锋号声,解放军喊着杀声山呼海啸般地向天津突去,只用了一个小时,6个攻击地段的部队突破敌阵冲进城内。

陈长捷自攻城炮声打响后,一直躲在警备司令部"忠烈祠"的地下室里指挥战斗。他摆出一副将军的派头,不断地下达着各种命令,竭力扮演着一个指挥若定的统帅的形象。当解放军攻城时,他命令纵深炮兵:"向冲锋共军轰击。"炮兵开炮后,城墙沿线的指挥官不断报告:"共军攻击受挫!"陈长捷兴奋地点上一支烟,傲慢地环视一眼参谋们说:"聂荣臻说,30天打不下天津就打半年、一年,一定要打下天津。现在我就要看看林彪怎么打下我的天津。"陈长捷语音刚落,城外的重炮山崩地裂般地响起来,城内炮群一下子成了哑吧。陈长捷扔下烟卷,抓起电话耳机,连呼:"喂喂……"但听筒里没有一点声音。这时据守城沿的林伟俦来了电话:"司令,共军已突破城墙工事进城了。"陈长捷顿时脸色变得苍白。不到两个小时,9处城墙工事被突破,大批共军涌进城内,陈长捷在地下室里已能听见街上传来的喊杀声了。等到15日拂晓时,共军已冲进警备司令部,只听头顶上一片东北口音:"不要放走陈长捷!""陈长捷在忠烈祠。""这儿有个小亭子,怕就是忠烈祠吧?'陈长捷看看参谋们,有气无力地坐在一张方桌旁。参谋们也都阴沉着脸,在方桌周围坐下来,等待命运的安排。

来了!地下室的台阶上响起了脚步声,走得很慢。陈长捷知道,那是因为台阶上没有灯光,从外面冲进地道的共军看不清楚的缘故。但他知道,共军很快就会进来。果然不一会儿门帘一挑,一个共军冲了进来,用冲锋枪指着他们喝令道:"都给我站起来,妈拉巴子谁要反抗我就叫他见阎王。"参谋们望望陈长捷,是反抗呢还是缴枪?陈长捷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过身去背对共军,慢慢地把手枪掏出来看看枪把上的刻字扔到桌子上,其他军官也都跟着把手枪放到桌子上。这时又进来了一队共军,一位营长模样的共军走到陈长捷跟前问他:"你是陈长捷吧?天津警备总司令?"陈长捷站起来说:

"我是陈长捷。请你们刘亚楼参谋长来,我要与他谈判。"那位共军营长哈哈大笑,笑够了才说:"谈判?笑话,你们都当了俘虏了,还谈个妈拉巴子。我命令你,立即通知天津守军放下武器!"陈长捷傲慢地说:"只有被俘的陈长捷,没有投降的陈长捷。"共军营长顿时大怒,举起手枪朝陈长捷开了一枪,子弹打飞了陈长捷的美式大盖帽。陈长捷吓得脸色苍白,朝身边的参谋长说:"命令弟兄们投降吧。"参谋长立即命令电台发报,又让一个参谋举上小白旗出去宣布命令。双管齐下,让守军放下武器,不过十个小时的战斗,天津城被东野攻克,守敌13万人被全歼。

解放军打下天津后,立即把陈长捷送到杨柳青桑园,林彪要在这里见见陈长捷。这不仅是林彪要亲自点验俘虏的敌军主帅,而且也是要询问他们对自己军事部署的看法。但陈长捷不愿意谈这些,冷淡地说:"败军之将,何以言战。"林彪劝道:"不要这样说嘛。单从军事的角度看,你们的城防工事做的不错,打得也顽强。我们以后还准备集中解放军的将领,请你们去讲课哩,毕竟你们上过正规的陆军大学哩。"陈长捷没有想到林彪想得这么远,自愧不如,便老实讲起来:"天津城防,虽然说不上是固若金汤,但也用尽了我的心力。原以为至少能打30天,没想到10小时就全军覆没。兄弟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说到问题么,也有。你们的突出地段侦察不够认真,部队冲击时接连受挫,比如攻击民权门就是这样。"林彪点点头说:"你讲的不错,我们以后要吸取教训。你先下去休息吧。"陈长捷被带走之后,林彪说:

"荣桓,现在咱们该挪挪了。"罗荣桓扶扶眼镜说:"对,我们去通县宋庄,集中解决北平问题吧。"原来林罗去了杨柳青桑园后,聂荣臻留在通县宋庄主持和傅作义的谈判。林、罗到宋庄后,聂荣臻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和傅作义跟前来的代表邓宝珊将军谈判情况。他说:"邓宝珊转达了傅作义的意见,认为我们提出的1月14日答复的期限太紧,希望再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林彪冷笑了两声说:"他想看我们打不下天津的笑话呢。请他们来吧。”

邓宝珊和周北峰两位将军闻知林、罗从杨柳青回到通县,以为他们攻击天津受挫,心里有几分高兴。他看看林彪的脸色,平静得如一池静水,连一点思想的波纹也看不出来。寒暄几句,聂荣臻就把话题引到谈判上来:"由于得不到傅将军的答复,我们已于昨日开始攻打天津,所以今天的谈判就不包括天津了。"邓、周自1月14日以来没有接到过傅作义的任何指示,对天津解放一无所知,对聂荣臻说:"你们还是把部队撤回来好,天津可不是好打的。打不开不说,解放军还要招致重大伤亡。"聂荣臻讥讽地说:"谢谢你的好心,我对东野部队的战略心里有数。请林彪将军向你们介绍一下战况吧。"林彪板着脸说:"天津已经解放,13万守敌已被全歼,陈长捷被俘。"邓宝珊一下站起来说:"我不信!我对陈长捷是了解的。"林彪也不说话,轻轻地做个手势,一个参谋随即进来把一支手枪双手递给林彪。林彪点点头,参谋把手枪又递给邓宝珊。邓宝珊一看枪把上的一行字,顿时浑身大汗。这支手枪是他送给陈长捷的,他当然知道这行字的来历。他喃喃自语道:"10个小时,只用了10个小时……"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现在再说傅作义,自天津战役打响后,他再没有与邓宝珊联络,一直忙着指挥战斗。起先,他还能与陈长捷联系上,尽量给他鼓气。入夜以后,突然失去联系,电台怎么呼叫,也杳无踪影。傅作文还没有想到陈长捷被俘,以为电台出现故障。恰在这时,蒋纬国奉命从南京坐飞机来见他。南苑机场早已被解放军占领,天坛变成了临时简易机场。蒋纬国下了飞机后直奔中南海,一见傅作义就说:"你们与中共和谈?"傅作义一惊,连忙否认:"没有,没有的事。"蒋纬国笑着说:"总统早已知道了,傅将军何必否认呢?总统还夸你与中共虚与委蛇,保存了华北国军呢。"傅作义无可奈何地说:

"林彪是不会让我虚与委蛇下去的,他们见我没有在1月14日的限期内答应条件,已经向天津发起了进攻,我已经和陈长捷联系不上了。"蒋纬国说:

"我正是为此而来。陈长捷生死不明,凶多吉少。傅将军应该赶快把部队撤走。"傅作义干笑了两声说:"蒋公子,你这话说得好轻松。我现在能撤出去吗?在北平城外,有一百多万共军呢。"蒋纬国说:"总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傅将军可先同北平主力13军和14集团军乘飞机撤离,其他部队以后陆续空运南京。"傅作义火了,训斥蒋纬国说:"到这个时候了,总统还在想着剪除异己。你回去告诉蒋先生,13军石范,14集团军李文一个都不能走。要死就死在一起,为党国尽忠。"说完端起茶碗送客。蒋纬国无奈匆匆辞别,回南京复命去了。

蒋纬国走后,傅作义越想越气。正在这时,副官送来了邓宝珊的电报:

"天津失陷,陈长捷被俘。"傅作义一下子昏倒在沙发上,醒来时只见傅冬菊哭喊着:"爸爸!"。他刚喝了一口水,只听城南响起一阵枪声,心里一惊,莫不是城里的蒋军部队占领机场,准备南逃?傅作义连忙命令副官去查。副官回来报告,果然是13军开枪击退警卫连,占领了机场。这时只听得空中响起隆隆的飞机声,大队运输机从南而来。傅作义惊慌失措地说:"这可怎么办?"傅冬菊大声骂道:"这些叛军,胆敢违抗总司令命令,扔下总司令逃跑。"傅冬菊的话激起副官们的愤怒。她看时机成熟,对傅作义说:"他们不仁,我们不义。让电台通知解放军,开炮轰击机场。"副官一听齐赞大妙,立即让电台告诉邓宝珊。邓宝珊又马上告诉聂荣臻。炮兵早瞄好了机场,聂荣臻一声令下,大炮顿时轰鸣起来。刘仁又派了一个秘密电台潜藏在机场附近,校正弹着点的误差。几十门大炮轰鸣着,把机场炸了个稀烂,大队飞机无法降落,只好飞回去了。

飞机飞走了,蒋部逃走的行动被阻止了。下一步怎么办?傅作义苦苦思索着。傅冬菊看他半夜三更还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劝他说:"爸爸,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局势已成这样,你还考虑什么?壮士断腕,应该尽早下决心才是。"傅作义说:"你不懂啊,我一辈子的家底就这么完了,实在是不甘心啊!"傅冬菊说:"你的家底早在新保安报销了,你还有什么家底?你自己也明白,北平这个地方易攻难守。解放军是为了保护这个古城,才拖了这么长时间的。但如果你不下决心,解放军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等到你当了陈长捷,后悔也就晚了。"傅作义犹豫地说:"可是,蒋先生待我不薄……"话音未完,城内响起两声炸弹爆炸声。傅作义正惊疑间,副官跑来报告说:

"和谈代表何思源家被两颗定时炸弹炸毁,一死五伤,何思源已被送进协和医院抢救。"副官没有报告是谁炸的,因为还没有查出来,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肯定是保密局(即前军统)的杰作。傅作义命令副官:"备车,去协和医院!"副官劝道:"总座,危险!"傅作义铁青着脸说:"备车!”

卧车在冬夜的北平大街上悄悄驶过。傅作义望着车窗外昏暗的街景,思绪翻腾。警卫们用冲锋枪对着窗外严密戒备,车子经过王府井东口时,有人从小巷里向车子开枪,警卫用冲锋枪一扫,只听得"哎呀"一声。傅作义的车没有停下,直驶协和医院。何思源全身裹着绷带躺在床上,一见总座亲临探视,忙着要起来,傅作义按住他说:"躺下,躺下。"何思源说:"没有关系,我的伤轻,可以走动。明天是1月19日,是我们和解放军最后谈判的日子,我是必须要去的。"傅作义说:"你伤成这样,本来不该再烦玉趾。但你不去,林彪会有疑心,那就再辛苦一下吧。”

当晚,傅作义在中南海举行军事会议。剿总副司令郭宗汾、军长安春山、石范、李文、黄翔都应召前来。等大家到齐了,傅作义站起来说:"今天请大家来,看一样东西。"说完大声命令:"带上来!"警卫部队大吼一声说:

"带上来!"一阵镣铐响,一个犯人被架上来。傅作义说:"我昨晚去看何思源,差点挨了这家伙的黑枪。幸亏我事先作了布置,抓住了这家伙。现在大家听听这家伙的口供吧。"警卫大吼一声:"快供!"这个特务咬着牙,死不开口。警卫人员拳脚交加,打得他口鼻出血。一个警卫用脚狠踢他的腿伤,特务忍受不了,才开口供道:"我是保密局特工。毛局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暗杀傅司令和各位军长,决不让你们投了共党。"傅作义环顾左右说:

"大家都听清楚了?我这一个时期以来,一直想着效忠党国,与林彪虚与委蛇。没想到蒋先生却大起杀心。早知这样,我何必让35军、104军、天津守军去送死。景云、长捷,我对不起你们。春山老弟,我也对不起你。今天我是下了决心,我傅某人真要投共了。你们谁不想跟我走的,我可以礼送出境。"在座诸人面面相觑。安春山等傅部军长自然是听傅作义的。蒋系的军长石范、李文不愿起义,被送回南京。

1949年1月22日,北平休战。国民党军队陆续开到城外,东野部队陆续入城,接替防戍事务。到2月初,城内的国民党部队已经全部开出城外等候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野部队全部接管了北平城的防务。林彪说:"平津战役总算顺利结束,战果统计出来了没有?"刘亚楼答道:"作战结果已经统计出来了。平津战役从围攻张家口开始,共歼灭新保安35军、张家口第一兵团,天津65军、82军、怀来104军等敌共二十余万人,改编北平华北剿总13军、14集团军、208师、青年军、92军共二十余万人。合计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五十二万余人。"林彪眯着眼想了一会儿说:"现在就剩下绥远的董其武了,得想个办法才是,以后再说吧。现在先研究一下北平入城式。中央军委已任命聂总为平津卫戍司令员,请聂总谈一下入城式的安排吧。"聂荣臻说:"现在北平的城防是程子华兵团担任,就请程子华同志担任入城式总指挥吧。"林彪点点头说:"也好。”

1949年2月10日,林彪、聂荣臻、罗荣桓、程子华、黄永胜等人登上北平前门城楼,检阅入城式。10时整,程子华命令:"开始!"信号手随即在城楼上发射了四颗信号弹。浩浩荡荡的装甲部队随即由永定门隆隆入城而来。第一辆装甲车上挂着一面大红旗,跟着的四辆大卡车上坐着管乐队,吹奏着解放军进行曲。后面是无穷无尽的装甲车、炮兵、骑兵。街上欢迎的市民如痴如狂。林彪感慨地说:"我和聂总参加了南昌起义,荣桓和永胜参加了秋收起义,打了二十多年仗,总算盼到了胜利。"大家抚今追昔,也都不胜感慨。

平、津解放后,中共中央决定彭真任北平市委书记,叶剑英任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兼市长,黄克诚任天津市委书记兼军管会主任,黄敬任天津市市长。在华北局的领导下,开始接管两市的工作。

华北局第二书记薄一波已于北平解放的第三天,即1949年2月3日来到北平。他先来北平的任务是,一为党中央迁平打前站,二为接管平津工作进行部署。

接管大城市是项严肃而又复杂的工作。过去党长期工作的地区主要在农村,现在随着大城市的陆续解放,党的工作的重点要由农村进入城市。怎样完成由农村到城市这一历史转变,是对全党的一个重要考验。薄一波不禁想起了华北在接管中小城市中走过的一段弯路。记得收复井陉、阳泉等工业区时,曾经发生乱抓物资、乱抢机器的现象,使工业受到了很大的破坏。张家口解放后,不少干部随便往城里跑,乱抓乱买东西,甚至贪污腐化。领导机关也放松了农村工作,引起部队的士兵和农村基层干部的不满。1947年11月石家庄解放后,接管工作虽有所改变,但仍有不少士兵拿取东西,他们还鼓励城市贫民去拿。开始是搬取公物,后来就抢私人财物,以致于不得不实行戒严,甚至枪决了几个人来制止乱抢现象。进城后,外地机关纷纷派人前去抢购物资,四乡农民也准备乘势涌进来,邯郸、焦作、运城等几个城市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在城市的管理上,自觉不自觉地搬用农村的经验,混淆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限,损害了工商业的发展。薄一波曾于1948年4月19日把这些情况写成专题报告送给毛泽东,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道:"(在城市或乡镇破坏工商业)是一种农业社会主义思想,其性质是反动的、落后的、倒退的,必须坚决反对。”

薄一波回顾了华北接管城市工作走过的这段弯路后,又拿出中共中央在前不久批转的曾山写的《关于接管济南的经验的报告》和陈云写的《关于接收沈阳经验简报》边阅读边思考。中国的经济落后,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但比起农村,城市的发展程度要高得多。少量的近代工业也主要集中在那里。在我们即将掌握全国政权的情况下,采取更为谨慎的政策,保护好城市这一部分较为先进的生产力,作为今后经济建设的基础,其意义就是很大的了。

1948年下半年,我军陆续解放了济南、沈阳、长春等大城市。曾山负责济南的接管工作。他们在接管工作中按照中央的政策,制订了正确的接管计划,使接管工作取得了圆满的成绩。特别是陈云在接管沈阳这样的大城市的过程中,总结出了"原封原样接管"的经验,为我党接管天津,北平及南方大城市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思想。

接管大城市,主要有两个难点,一是怎样做到接收完整,二是怎样迅速恢复秩序。陈云当时担任中共东北中央局副书记,分管财经工作。东北局在沈阳、长春等几个大城市解放前,就已做好了接管的准备工作,抽调四千名新老干部,由陈云率领、接管这几个大城市,陈云在接管中,实行了"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管办法,做到接收得快而完整。同时,抓紧解决有助于在政治上、经济上稳定人心的一些关键问题,迅速恢复电力供应,解决金融物价问题,收缴警察枪支令其徒手服务,利用报纸传播政策,妥善处理工资问题,城市秩序很快地恢复起来。

接管大城市是一个政策性极强的工作。接收主要是接收官僚资本,对民族工商业则坚决予以保护。薄一波来北平前,毛泽东专门找他谈话,再次强调了党的这一政策,同时强调了东北经验,要求对平津的接管要"原封原样,原封不动",让他们开工,恢复生产,以后再慢慢来。

薄一波反复学习了党中央的政策和方针后,召开接管工作会议,确定三条原则:

一、区别对待原有的政府机构和经济组织。对国民党的政府机构原则上打乱解散,一般人员也给饭吃,但决不是原职原薪。除少数市政公用部门、卫生部门等机关人员外,对行政、司法、军事、警察等军政人员,一般不依靠他们来进行工作,更不依靠他们原来的机构。对原有的组织机构和企业机构,如铁路、邮政、电信、银行、矿山等,就不是打乱的办法了,而是原封原样接收下来,以后逐步进行改造。二、既明确依靠工人阶级,又善于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党中央明确提出判断接管城市企业工作的好坏,看工厂机器是否照常转动,工人是否照常工作,除了原封原样接收好官僚资本企业,还要保护好民族工商业,防止各种形式的侵犯民族工商业的现象。对待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着重强调克服"左"的思想、多讲团结这一方面,把实现尽快开工生产、开门营业作为劳资双方的共同责任。

依靠工人,就要教育工人。工人在国民党时期从斗争中得来的利益不要轻易取消,但是也不要随意再许诺。

三、实行包下来的政策,"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匀着吃,房子挤着住"。对旧人员实行包下来的政策是早就定了的。人总要吃饭,包下来,进行教育,再转入生产的办法比较好,这是有秩序地给饭吃,比把旧人员遣散,把社会弄得乱七八糟好,社会安定了,才会较易于恢复和发展经济。这是一个有远见的政策。当然,包下来不是原职原薪,原封不动。要对留用人员说明人民与政府的困难,适当降低待遇,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匀着吃,房子挤着住。对精简下来的旧人员办训练班,受训期间也给以适当的津贴,然后量才录用。

四、立足于自力更生克服困难。

华北1949年既要支援战争,又要渡过严重的灾荒。进入平、津后又增加了新的困难。薄一波根据中央指示,决定精兵简政,节衣缩食,清理家务。经过各种努力,华北比较顺利地渡过了1949年的灾荒。

五、用严格的纪律来保持党的优良作风。在接管城市工作中,华北局非常注意加强请示报告,中央和毛泽东也经常去电予以指导。中央还从沈阳的接管人员中抽调三十名左右的得力骨干给黄克诚,接管华北工业城市天津。

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平、津两市的接管工作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东北和华北的接管经验又为接管南方大城市提供了借鉴。这些南方大城市及其他城市都是按照组织机构和生产系统"原封原样"接管的。接管工作做到了快,又防止了乱,基本上没有发生生产停顿和破坏设备的问题。1950年,全国城市的接管工作基本结束,共接管官僚资本的工矿企业二千八百多家,金融企业二千四百余家。这些企业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的国营经济的主要部分。

接管城市中,废除了帝国主义利用不平等条约在中国攫取的经济特权,收回被帝国主义长期占据的中国海关,管制对外贸易和外汇,切断了帝国主义插入中国的吸血管。

在打碎旧的国家机器的同时,新的人民政权机构也建立起来。各地在有条件时候,召集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选举地方政府,政府的领导层是以共产党员为主体,包括各方面爱国人士。政府的工作人员主要由人民解放军军官、革命干部和新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组成。

现在还是回到1949年2月的北平吧。薄一波等人忙着部署平、津的接管工作时,中共中央又发来一封电报,指示他们:林伯渠将已到东北的一批党外民主人士迎来北平,同已在北平的民主人士会合后,北平要专门召开一次欢迎大会。薄一波等人接电后如示办理,召开了欢迎大会,此不多述。开过欢迎大会后,在平的林彪、董必武、彭真、聂荣臻动身去平山县西柏坡中央驻地参加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这是在党的工作重心即将由农村转到城市的历史关头召开的一次历史性会议。会议于1949年3月5日开始。毛泽东代表中央作了报告。他在报告中明确提出中国从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从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途径的规划。毛泽东在报告中严肃地警告道:"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为此,中共中央还做了几条党的高级干部的"几不"规定:不做寿,不祝酒,不以人名作地名,活人不上舞台等。七届二中全会后,中共中央即将迁平。3月21日,林彪、罗荣桓、薄一波、彭真、叶剑英、聂荣臻、刘亚楼、程子华、李维汉在六国饭店开会,决定举行一个党中央迁平的庆祝活动,并向中央作了报告。周恩来代表中央复电,告诉他们:"主席认为不要","望速停止北平及各地庆贺活动。”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