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5回 欲分治战犯求和 维统一大军渡江


话说1949年1月21日,傅作义通电起义。当晚,南京一些报纸就刊登了这个消息。蒋介石在黄埔路官邸得到报告后,气得大骂:"宜生无耻,腆颜事匪。"正在大骂的当口,蒋经国悄悄地进来了。蒋介石问:"德邻他们又有什么新动作?"蒋经国小心地说:"华中剿总白总司令最近接连发表通电,要求父亲下野。"蒋介石脸色铁青地又问:"那么司徒雷登呢?"蒋经国说:"司徒雷登最近和李副总统来往密切,他已和美国政府串通好,扶持李副总统主持和中共和谈。"蒋介石悲哀地说:"这是桂系在逼宫啊!经国,你跟着我磨练了这么多年,你看我应该不应该下野?"蒋经国说:"儿子不敢说。"蒋介石鼓励说:"说错了也没有关系。我这是在考你呢。"蒋经国说:"既然父亲在考我,儿子不能不说了。父亲应立即引退!"蒋介石脸一沉,问道:"为什么?"蒋经国大着胆子说:"一、你在台上,他们都把目标对着你。你一下野,他们顿时失去攻击目标,必然会互相倾轧起来,他们的联盟不攻自破。二、现在和中共和谈,必然是城下之盟,在政治上有百害而无一利。你一下野,这个政治包袱丢给桂系背上,必然会把他们压垮。三、父亲下野而不辞职,形同暂时休息,党权、军权全在父亲手里,父亲正好趁此时机整顿内部,部署应变。在桂系垮台时,复出视事,那时必会得到党内同志全力支持。这叫以退为进。"蒋介石听了面有喜色地说:"你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我明天就发表通电宣布下野,把和谈这个烂包袱丢给德邻吧。现在你先给我把这几件事办好。"蒋经国把本子拿出来准备记录。

蒋介石说:"第一件事,通知毛人凤,把张学良送到台湾去,把杨虎城干掉。第二件事,通知陈诚,在台湾设立总裁办公室。第三件事,通知汤恩伯,把长江一线的精锐部队一律撤到上海,坚守上海,把中央银行的金条、美元全部运到台湾去。我看德邻拿什么给部队发饷,他这个副总统怎么当。"蒋经国把这些事一一记下来,记完问道:"父亲,有一件事我实在不明白。京沪杭一线的兵力都集中到上海,那江防不是空虚了吗?"蒋介石摇摇头说:

"经国,你的政治经验还是不足啊。我问你,守住了江防,人们都说谁的好话啊?"蒋经国恍然大悟:"自然是说李副总统的好话。父亲,我明白了。我立即把这几件事督促办好,不让一兵一钱为李副总统听用。"蒋介石欣喜地说:"你到底没有辜负我这些年点拨。现在我们是走下坡路。俗话说,树倒猢狲散,人心叵测,你要多多为我分忧。"蒋经国答应一声"是",便出去部署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1月29日,蒋介石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临时会议。他脸色阴沉地宣布:"我在今年元旦声明中说过,今日之为战为和,人民之为祸为福,其关键不在于政府,亦非我同胞对政府片面的希望所能达成。中正毕生革命,早置生死于度外。只望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现在我决定下野,好让德邻主持和议。"谷古纲站起来哭喊道:"现在党国形势危急,正需蒋总统主持大政,我个人坚决反对蒋总统下野,同意我的提议的同志举手!"会场上一阵静默。蒋介石自知表决结果不好,赶忙说:"算啦,算啦!我下野的决心已定。从现在起,我指定李副总统代总统职务。"说完,立即带着蒋经国往外走。谷正纲等人痛哭流涕,蒋介石扫视众人一眼,愤然说:"我现在不是被共产党打倒的,是被国民党打倒的。我再不愿意进中央党部的大门了!"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蒋介石出了中央党部大门,立即到明孝陵机场,专机已经发动。蒋介石父子登上飞机后,飞机立即起飞,飞往溪口。

蒋介石刚离开中央党部,会议室里的气氛便立即活跃起来。李宗仁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故作为难地说:"蒋总统在这个时候把担子压给了我,兄弟我实在是不想干,但为了党国利益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现在国民政府工作目标集中于争取和平之实现。中共方面提出了和谈的八项条件,国民政府准备以这些条件作为和谈基础。诸位以为如何,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国民政府就发表文告。”

毛泽东、周恩来看到李宗仁的文告后,商议怎么办。毛泽东说:"我们不能让战犯指定谈判时间和地点,这事等我们到了北平再说。现在咱们先研究一下渡江战役。周总参谋长,林彪、陈毅、刘伯承什么时候才能做好渡江的准备工作?"周恩来想了想说:"华野、中野刚打完淮海战役,部队很疲劳。东野一连打了两个大战役,正在休整。一百万大军赶到长江边上,练习渡江,做好准备工作,最快也要三个月。"毛泽东说:"好,渡江定在四月。四月一日开始在北平谈判,所有工作都按照这个时间安排。”

光阴荏苒,转眼到了3月。毛泽东忙着七届二中全会的事,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揉揉太阳穴准备睡一觉,却发现卫士小张在警卫室门口站着流泪。惊诧地问:"怎么啦?"小张也不说话,只是流泪。毛泽东遂把李银桥叫来了解情况,才知道是因为小张得罪了江青被罚站。李银桥说:"到西柏坡以后,江青同志越来越娇气了,完全把卫士当作她的仆人,动不动就训。以前转战陕北时的情分一点都没有了。"毛泽东气恼地说:"这个人啊,和谁都搞不到一起。让小张离开江青,到我这里来。"李银桥说:"是!”

毛泽东回到办公室,一脸不高兴。周恩来问道:"主席,你怎么了?"毛泽东没有回答,默默地抽着烟,半晌才说:"恩来,我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讲到,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现在革命刚获得一些胜利,我们队伍里已经有人学着当黄世仁了。恩来啊,我们革命二十多年,现在夺取了这个胜利,已经是不要很久的时间和不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了。巩固这个胜利,恐怕要花费很久的时间和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周恩来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创业难,守业更难。但我坚信,不管道路怎样曲折,历史总是要前进的。"毛泽东说:"好!将来我们要给全党立个规矩,决不让李自成的悲剧在我们身上重演。"周恩来说:"时间不早了,主席休息吧。忙完七届二中全会的事,我们就该进城了。”

1949年3月23日上午,天气晴朗。任弼时进来说:"主席,请你动身吧。恩来、少奇他们都在外面等着了。"毛泽东笑着说:"那就走吧。"门口停着一辆小汽车,周恩来走过来说:"主席气色很好啊!"毛泽东笑着说:

"今天要进城了,土包子要开洋荤了,是个好事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嘛。气色怎么会不好呢。"周恩来说:"我们战士们一个个喜气洋洋的,好像是过去举子上京赶考。"毛泽东笑着说:"我们都是进京赶考。走啊!进京赶考去。"刘少奇笑着说:"我们可要考好噢,不要名落孙山。"毛泽东一挥手说:"一定要考好,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绝不当李自成,我们希望考个好成绩呀。"说笑中,大家上了车向北平驶去。

由于北平城区还正在整顿和清理,毛泽东到北平后,暂住在北平香山。五大书记研究了一下和谈问题,决定同意南京方面提出的张治中、邵力子等人为和谈代表,指定和谈地点是北平,开始和谈时间是4月1日,并立即把这个决定通知了南京政府。李宗仁接到中共中央的通知后松了一口气说:"总算可以开始了。"他当即召见张治中、邵力子等人,指示谈判方略:"你们这次去,要争取划长江而治。始能确保东南半壁,至少是可以在平分秋色的基础上来组织民主联合政府。"邵力子摇摇头说:"恐怕很难。现在人家是兵临城下,我们去和谈只能是城下之盟。"李宗仁不满意地瞪了邵力子一眼说:"此话差矣!我们划江而治,共产党总满意了吧?文白兄,你们要尽力而为啊!"张治中扶扶眼镜说:"蒋总统虽然下野,但诸事都在牵制。没有蒋总统的应允,即使谈成了也没有用啊!"李宗仁说:"那就请文白兄到溪口走一趟,请蒋总统出洋考察。"张治中为难地说:"恐怕不好办吧。"李宗仁劝道:"正因为不好办才请文白兄出马。蒋总统元旦文告也说的很清楚,为了和谈成功,个人进退无所萦怀,他还是会听你劝的。"张治中说:"那我就试试吧。”

在溪口,张治中在蒋介石、蒋经国的陪同下,向蒋母陵行了礼。行礼完毕后,蒋介石笑容满面地说:"谢谢!谢谢!"两人慢慢地向陵下走去。蒋介石边走边问:"听说德邻指定你当和谈代表团团长了?我告诉你,和共产党谈判要多长几个心眼。我就是在西安事变吃了共产党的亏,致使共产党坐大。"张治中说:"李代总统已交代了谈判方略,争取划江而治。"蒋介石点点头说:"应当这样。"张治中吞吞吐吐地说:"不过,李代总统怕政府事权不一,影响和谈,想请总裁出洋。"又来了一个逼宫的!蒋介石心里这样想,嘴里却说道:"文白,我现在已下了野,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了。老百姓总还有居住自由嘛,啊?"说完,任张治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独自带着蒋经国走了。张治中无趣无味地站了半天搭机回南京去了。

1949年4月1日下午,张治中和南京代表团乘坐的飞机到了北平。张治中以为凭着他三到延安和在新疆营救被盛世才监禁的大批共产党员的资历,周恩来会来机场迎接。然而飞机降落后,张治中看见机场上非常冷清。不仅周恩来没有来,中共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一个也没有来。只有北平市副市长徐冰、中共代表团秘书长齐燕铭、东北解放军参谋长刘亚楼来迎接,三到延安的那种热烈盛大的欢迎气氛无影无踪了。张治中深深地感到了屈辱和悲哀,尝到了城下之盟的滋味儿。不过还好,中共代表团当晚设宴为张治中等人洗尘,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聂荣臻都出席了,席间大家谈今论古,还算热闹。

饭后,齐燕铭对张治中说:"文白先生请留下,周恩来同志要和你叙叙旧。"张治中心里一热,周恩来还是没有忘记我。他随齐燕铭来到一个小会客室,周恩来已在门口等着,一见他来,连忙伸出手欢迎他,让他先进房子。张治中执意要让周恩来先进,周恩来劝他说:"现在是我以私人身份请你叙旧,自然是客人先进了。"张治中无奈,只好先进去。二人分宾主坐定,女服务员端上茶。周恩来笑着说:"文白兄今天一定在机场生气了。其实我和毛泽东同志一直记着你三到延安,本应去机场迎接。但文白兄临来之前去了溪口。这我们就要考虑到南京和谈的诚意了,中共代表团自然不能去机场迎接你们。但是老朋友是不应被忘记的,所以我特请你来一叙,表示我和润之兄对你的欢迎。"一席话说得张治中心里热乎乎的,瞧,这就是共产党人的胸怀。曹操的两句诗一下子从他脑海里冒出来,他不由得念道:"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周恩来见他喃喃自语,笑着说:"文白兄有什么尽管说嘛。"张治中急忙解释说:"恩来兄的意思我是明白的。蒋总统虽然退居溪口,但力量还在他手上,还得征得他的同意,否则即使谈成了也没有用。"周恩来摇摇头说:

"文白兄言之差矣!你去见他,只能混淆视听,证明蒋介石仍能控制代表团,只会加强他的政治地位。"张治中"这个""这个"了几句,不好再说什么了。周恩来又问他:"文白兄这次来,德邻和健生是什么态度?"张治中说:

"李代总统和白总司令的意见都是划江而治。"周恩来又问:"文白兄的意见呢?"张治中说:"我是代表团团长,当然得听政府的。"周恩来说:"今天胜利已定,用战斗方式解决长江以南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为了减少破坏,我们还可以谈,谈成谈不成解放军都要过江。文白兄应该看清这种局面,还是和我们达成一个协议好,这也是为德邻他们好嘛。战犯是一定要惩办的,但如果他们确有悔改表现,也可以酌情宽大处理嘛。南京方面的军队一律要改编成人民解放军,当然时间上可以再缓缓。"张治中说:"好吧,请你们提出一个方案来。”

中共代表团和南京代表团几经谈判,达成了一个协议。4月15日夜晚9时,两方代表团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了第二次会议。周恩来把最后定稿的《国内和平协定》拿出来说:"根据南京代表团的意见,我们对这个协定作了二十多处修改,尽量容纳了南京方面的意见,现在提交给南京代表团,期待你们签字。这是最后的一个文件。"张治中问道:"所谓最后的文件,是不是可以解释为最后的通牒?是不是只许我们说一个对或者不对?"周恩来说:

"这是最后的态度。"张治中说:"也好,干脆应该承认,国民党已战败,现在是战败求和,也就只好接受了。"周恩来强调说:"人民解放军没有宣布过停战,但在和谈期间,解放军暂没有渡江。请你们南京代表团回去转告李德邻、何敬之两位先生,我们只能约束到4月20日止。如果那时还不能获得协议签字,那我们就只有渡江。"张治中点点头说:"我明白。”

南京代表团当夜开会,决定接受协议,派黄绍竑和屈武带着协议到南京请示。李宗仁立即召集桂系干将白崇禧、夏威商议。白崇禧拿过协议匆匆读了一遍,拍案大骂:"共产党欺人太甚,这哪里是和谈协议,分明是一份劝降书嘛。"白崇禧又看看黄绍竑说:"难为你,像这样的条件也带得回来?"说完,怒气冲冲地走出去了。李宗仁闭着嘴,铁青着脸一声不吭。黄绍竑说:

"现在的局面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就这样的条件,还是文白兄和我们说干唾沫争来的。德邻兄你看着办吧。人家限四月二十日前答复,四月二十日共军就要渡江。"李宗仁半天才开口道:"我有什么办法?我这个代总统有名无实,没有蒋先生的条子,我从库里拿不到一元钱,调不来一个兵,还是把协议送给蒋先生去吧,看他怎么说。"于是,李宗仁当即派张群飞往溪口。蒋介石看到协议后,气得大骂:"娘希匹,文白无能,丧权辱国。告诉毛人凤,张治中一回来,就把他关起来。"张群当即回南京。李宗仁把何应钦请来和张群一起研究,这已是4月20日深夜,最后决定拒绝签字。李宗仁、何应钦当即给张治中拍发电报,指示拒绝接受协议。张治中接到电报大吃一惊,和代表团的其他人商量了一下,立即约见周恩来。周恩来看了电报后冷静地说:

"好嘛,这样也好,我们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周恩来从中南海出来,乘车去香山。毛泽东正在挑灯办公,听了周恩来的报告后只说了两个字:"过江!"这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已整编成四支野战军,即第一野战军(原西北野战军)、第二野战军(即中原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即华东野战军)、第四野战军(即东北野战军)。第一野战军辖两个兵团,第二野战军辖三个兵团,第三野战军辖四个兵团,第四野战军辖四个兵团。另外还有直属解放军总部的华北野战军三个兵团。每个兵团辖三个军,共计中国人民解放军有20个兵团500多万兵力。一野由彭德怀指挥正在进军西北各省。三野、二野主力都兵临长江北岸,进行渡江准备和演习,西起九江东北的湖口、东至江阴长达五百余公里的江岸上,云集着百万大军。

1949年4月21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和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联合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三野西集团军于4月21日清晨首先在芜湖、贵池一线突破江防,占领南岸。此日下午,二野主力部队突破棕阳镇至马挡一线江防占领南岸,随后迅速向南发展。与此同时,三野东集团军突破东线江防。一日之内,百万大军胜利渡江。是日,只见长江江面上万船齐发,在北岸强大的炮火掩护下齐向南岸飞去。国民党军队试图抵抗,但很快就被消灭。李宗仁在总统府得知解放军胜利渡江的消息后,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不断叹息。六朝故都,一旦撒手,真是辜负了如画金陵。他想起了章太炎在辛亥革命胜利后为南京写的一副对联:今日鼠窃狗偷,烈士不瞑目;此地龙盘虎踞,古人之虚言。他自言自语道:"不是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是国民党自己打败了国民党。"正感叹问,副官进来请去机场。李宗仁无奈,挟起皮包去明孝陵机场。飞机起飞后,在空中绕了三圈,以便让李代总统告别首都,最后飞上云层,向广州飞去。

第二天,也就是1949年4月23日,三野部队一部冲进南京总统府。一位机枪手拎起机枪朝楼顶上的国民党旗打了一梭子,旗帜立刻掉下来。进驻总统府的指战员们登上了楼顶,随军记者请他们在楼顶上持枪立正站好,拍了一张照片。第二天南京出版的《新华日报》立即把这张照片登了出来。战士们高兴极了。由于总统府房子有限,住不下这么多部队,有些部队便把房里的红地毯割成睡垫,铺在外面露营。几天后,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和三野司令员陈毅、二野司令员刘伯承视察总统府时,院子里一片凌乱,军马在花园里啃吃花木,红地毯被割成睡垫铺在土地上。邓小平非常恼火,训斥驻军团长说:"你们哪里像个解放军战士,简直是败家子。总统府以前是敌人的反动统治的中心,现在回到了人民的手中,是人民的财产,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破坏。"陈毅命令这个团长,立即带着战马,从总统府撤出。团长走了以后,刘伯承说:"部队不能在城里屯驻。除了留下必要的警备部队外,其他的部队都要屯驻在郊外。"邓小平完全赞同,让参谋起草命令。这时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南京市军管会主任的命令已经下达。刘伯承任命陈士榘为南京警备司令,从三野第七兵团抽出二个师进驻南京,其余三野部队一律退出城市,驻屯郊区。

和谈破裂后,张治中对周恩来说:"现在和谈破裂,我再没有必要留在北平了,理应回去复命。"周恩来劝他说:"这次商谈,大家都很辛苦,理应好好休息。这个协定对全国还是有用的,我们还可以用这个协定来解决局部问题嘛。现在你要回到广州或者上海,国民党特务都将不利于你。西安事变时,我们已经对不起一个姓张的朋友,今天再不能对不起另一个姓张的朋友了。"话没说完,秘书进来报告:"白崇禧派来接代表的飞机到了。"周恩来说:"文白先生,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张治中这时不想回去了,不愿意去机场。周恩来一把拉起他的手说:"文白先生,今天你一定得去机场。"汽车在南苑机场停下后,周恩来和张治中钻出汽车,看着上海方面的飞机降落下来。飞机停稳后,周恩来拉着张治中迎上前去。出乎张治中意外的是从机舱里走下来的竟是他的夫人和家属。夫人走下飞机,急匆匆来到张治中面前说:"你在这里,我总算放心了。你要回去,就是张学良第二。"张治中疑惑地问周恩来:"这是?"周恩来解释说:"我们知道蒋介石下了密令要对你不利。为使他们不遭毒手,我们通知上海地下党把夫人和孩子送上飞机。"张治中感激地双手握住周恩来的手说:"恩来,多谢你。我不走了,留下来和你们一起干。"周恩来拍拍手说:"这就对了。从今后不要你们,我们,只有咱们。好,咱们回去吧。我和颖超同志烧菜,为夫人洗尘。"大家高高兴兴地上了车,回北平去了。

当晚,周恩来设宴为张治中夫人洗尘。毛泽东听说后,特别打电话给张治中表示祝贺:"文白先生,我是不会忘记张治中三到延安。今天恩来为你们洗尘,明天请先生命驾来香山,以便移樽请教。"张治中听了特别感动。席间大家谈天说地,尽欢而散。

这一次国共和谈,搞得周恩来异常疲乏,他正想睡几个小时。秘书进来了,周恩来问道:"有什么新情况吗?"秘书说:"据可靠情报,蒋介石复出视事,已经到上海督战,扬言要坚守上海六个月,引起国际干涉,待机反攻。"周恩来严肃地说:"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如果我们搞得不好,存在着国际干涉的可能性。这样吧,你马上起草一份电报,其要点是……"究竟上海战役是否引起国际干涉,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