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18回 取两广白崇禧溃逃 平西南宋希濂作俘


话说总前委率二野、三野攻占南京、上海后,总前委工作结束。三野经略江浙等地,二野在刘伯承、邓小平率领下向大西南进军。第四野战军也于5月中旬渡过长江向两广进军,第二野四兵团陈赓所部奉中央军委命令划归四野指挥,协同四野主力进军两广,消灭白崇禧集团。这时国民党在大陆的精锐师团大多被歼,只有白崇禧率领的这股敌军建制完整,有近30万人。如不把他们消灭在大陆而使其逃逸,则必然增加解放海岛的困难。陈赓第四兵团的任务是由赣南出发解放广东,再迂回到南宁,切断白崇禧集团的逃路,协助四野主力一举而歼之。但在广东战役开始实施之际,林彪来电,命令四兵团直接迂回桂林、南宁。这样一来,不仅广州难以立即攻克,迂回任务也大受影响。陈赓考虑再三,直接向中央军委发来电报,提出四兵团直接进军广州,再由水路顺流迂回桂林,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里和周恩来商量了一下,觉得陈赓的建议是对的,即发电给陈赓和林彪,仍命四兵团直接进攻广州。陈赓得到命令后,即率四兵团迅速南下。林彪命令程子华、肖华率领的十三兵团为右路军,经湖南西部南下广西,切断敌军向云南、贵州的逃路;以第四兵团和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率领的第十五兵团为左路军,自江西进军广东;以肖劲光、陈伯钧、韩先楚率领的第十二兵团为中路军,经湖南南部直趋广西北部。

林彪在武汉调兵遣将,进攻两广。蒋介石也特地从台湾飞来,在广州召见余汉谋为他打气。他特地把余汉谋带到黄埔军校旧址参观,指着那些房舍、旗杆,回忆着当年的往事,对这块练兵起家的故地充满了无限的眷恋之情。余汉谋不是黄埔出身,对此并无兴趣,但表面上还装出听得十分专注的样子,连连感叹:"总裁当年练兵兴党,真乃千古佳话。"蒋介石盯住余汉谋说:

"当年三千黄埔学生就能打败陈炯明十万人马。汉谋,你手里现有三个兵团,抵抗共军一个月还是可以的吧。广州是国际城市,打的时间长了就会引起国际交涉,那时就好办了。"余汉谋答应说:"是!就怕健生又生出什么枝节来。"蒋介石说"你再别提他们了。要不是他们捣乱,局面还不会这么严重呢。新华社的评论说国民党搬起和谈这块石头想打击共产党,却倒过来砸了自己的脚。这篇社论肯定是毛泽东写的,他讲的不错,德邻、健生对党国有罪,应该自请处分。”

蒋介石在广州盘桓了几天,又飞经成都重庆向胡宗南、宋希濂面授机宜。这时解放军四野主力和四兵团正分路向广州疾进。部队所经地区,都是无穷无尽的大山,上下三四十里的高山在这里到处都是。山高路陡,瘴气弥漫,战士们缺吃少喝,扛着重机枪、迫击炮、野炮,牵着马匹翻山越岭,到达湖南仁化以后,又翻越湖南的五岭山脉。这五岭山脉直上直下,自古只能走人,不能走牲口。步兵倒还好办,可那些重炮怎么办呢?解放军有的是办法。很多步兵帮助炮兵把大炮拆了,扛起零件,拖炮的军马也由战士们牵着,架着,推着向山顶艰难地攀登着。陈赓、肖华、邓华等兵团司令员政委有吉普车可以乘坐,但在这大山里吉普车没有用武之地,只好和战士们一起爬山。

白崇禧得知四野主力和四兵团急速南下,急忙召开军事会议。他指着地图说:"南下的这两支共军都是精锐之师,他们现在已从南昌武汉翻过五岭,直插湖南,必然是想在衡阳、宝庆一带围攻我们在那里的守军。必须从湘粤赣一带调兵支持衡宝守军。"夏威说:"这样一来,那岂不是粤北曲江的余汉谋部队孤立了吗?"白崇禧斜了一眼夏威说:"难道你忘了两广事变的教训吗?不是余汉谋当时倒戈投降,我们桂系怎么能吃那么大的亏。现在共军南下,我们只能自救。余汉谋怎么办,叫他找总裁去吧。"夏威又担心地说:

"但是,假若共军占领广州,迂回广西,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白崇禧自诩地说:"这你就放心吧。这次南来共军,是林彪部队和陈赓部队。林陈都是黄埔学生,貌合神离,必然指挥上出现漏洞。我们只要在这里抵挡一阵,便可争取到时间,退往海南岛,可与中共部队长期对峙,争取美国援助。"衡宝战役从九月中旬打起,战到十月上旬,四野主力歼灭白崇禧主力四个师,解放湘南、湘西地区。白崇禧从衡阳坐飞机逃到海南岛指挥。指挥桂系军队十七万人向雷州半岛撤退,以便乘船逃往海南岛。陈赓发现白崇禧的这一计划后,命令四兵团星夜兼程向广州前进。兵团先头军夜以继日,跑步前进,每天跑路一百三十里。南方多雨,部队从北方赶来,雨具很少。战士们急中生智,砍下竹子撑起被单当雨伞。任务紧急,来不及做饭,便一边跑,一边用盐巴就着饭团果腹。许多团三天三夜只睡过一觉,终于赶到广州门户曲江。余汉谋守卫曲江的部队本来已在许多大桥上安放了炸药,没有想到解放军来的这么快,未及炸桥,慌忙南逃,广州门户大开。四兵团后续部队源源飞跑而来,广州城眼看指日可下,谁知林彪这时发来几封电报,命令四兵团停止前进,由英德、曲江地区折向广西前进,协同四野部队歼灭广西的白崇禧部队。

陈赓接到林彪的电令后,很感突然。因为四兵团和十五兵团此时已到广州外围,余汉谋集团本来有三个兵团12万人,这时又增调一个兵团共达16万人。四兵团一离开,仅靠十五兵团两个军打广州,势必旷日持久,贻误战机。而四兵团从进军广州转向迂回广西,又要重新准备动员,结果是耽搁时间,两个方向都难以取得战果。他正要把自己的想法电告林彪,不料中央军委于10月10日来电,电文说:"同意林彪建议,陈赓兵团即由韶关、英德之线直捣桂林、柳州,断敌后路,协同主力聚歼白匪。"陈赓深感此议不妥。兵团副司令郭天民、参谋长刘志坚也以为陈赓的想法对头。陈赓遂下了决心,向林彪和中央军委拍电建议:"四兵团如立刻向桂林、柳州前进,实际上仍须集结队伍,重新集结的时间。则一方面路远赶不上,另一方面广州不能获得迅速解放!有两头失准备的顾虑。也许这是偏重局部的看法,你们从全局打算认为必要,命令一到,我们坚决执行。”

毛泽东和周恩来看到陈赓的电报后商议了一阵。毛泽东先征求周恩来的意见,周恩来说:"陈赓的意见是对的。他们已经快到广州,应该尽快解放广州,这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对我们有极大的好处。占领广州后,四兵团从三水乘船迂回广西,也比从韶关走路快得多。"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