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0回 缔盟约毛泽东赴苏 求援助胡志明迎故


话说开国大典以后,苏联政府第二天发来电报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毛泽东非常高兴,征得苏联政府同意后,准备出访苏联,一方面是参加斯大林70寿辰庆祝活动,也是借这个机会与苏联政府商谈中苏两国间的一些大事,还想向苏联借一笔钱,帮助国内进行经济建设。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已派刘少奇访问了苏联,取得了积极成果,王稼祥已接管国民党在莫斯科的大使馆。毛泽东深信自己此次访苏会取得预期的成果。出访日期定下后,中共中央办公厅组织编写材料,挑选送给斯大林的礼品。由于江青横加干涉,直到毛泽东动身时,礼品还没有挑好。为此毛泽东非常生气,批评了江青一通,还是杨尚昆出来承担了责任。事已至此,毛泽东也无可奈何,只好让杨尚昆把礼品随后用车运去,自己坐车先走。

专列从前门车站开出后,先是向东开去。尽管专列沿线已有部队值勤,但公安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长罗瑞卿仍不放心,严密注视着沿途的情况。车子快到天津时,警卫部队忽然发现铁路线上摆着一颗手榴弹。罗瑞卿命令紧急停车,自己下去查看,原来这是一颗已破旧的手榴弹。尽管这样,罗瑞卿仍下令公安部门严厉追查,务必弄清真相,同时又下令沿途公安厅局,一律加强戒备,确保行车安全。

专车顺利地开到沈阳车站,站台上早已戒严。列车停稳后,东北军政委员会主席高岗走上来向毛主席问候,毛泽东也亲切地向高岗问好。月台上欢迎专列的沈阳姑娘们脸蛋冻得红红的,手持花束兴高采烈地喊着口号:毛主席万岁!

专列到了边境站满洲里时,高岗护送任务完成下车去了。苏联边防人员上车,护送列车进入苏联境内,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在此迎接。车到雅罗斯拉夫尔时,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登车迎接。毛泽东热烈欢迎这位担架上的谋友,谈谈笑笑,不觉到了苏联首都莫斯科。1949年12月16日的莫斯科,天寒地冻,气温降到零下三十多度。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苏军元帅布尔加宁等冒着严寒,在车站欢迎毛泽东。由于天气太冷,毛泽东下车检阅了仪仗队,其他欢迎仪式一概免去,随即乘车去姐妹河斯大林的第二别墅下榻。当天晚上6时整,斯大林在他的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当毛泽东一行来到小会客厅门口时,厅门大开,斯大林和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迎接毛泽东。斯大林和毛泽东紧紧握手,斯大林羡慕地说:

"你很年轻,红光满面,容光焕发,很了不起!"毛泽东回答说:"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斯大林不等毛泽东讲完,插话说:"胜利者是不受审的,不能谴责胜利者。这是一般的公理。”

正式会谈开始了,斯大林问毛泽东:"你来一趟很不容易,那么我们这次应该做些什么?你有些什么想法或愿望?"毛泽东回答说:"这次来,一是为祝贺斯大林70寿辰;二是看一看苏联。"斯大林又问道:"你这次远道而来,不能空手回去,咱们要不要搞个什么东西?"毛泽东回答说:"恐怕要经过双方协商搞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是既好看,又好吃。我想叫周恩来来一趟。"斯大林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贝利亚失声笑起来,其他人也都窃窃私语。只有赫鲁晓夫阴沉着脸,在最边上默默观察。显然,斯大林认为毛泽东此举是对他的不敬。斯大林虽然是部长会议主席(即总理),但他是苏共中央总书记,是实际上的国家元首。他认为中苏任何协议,只有毛泽东和他签字,才是门当户对。毛泽东呢,也正在生苏联人的气,斯大林明明知道自己到苏联来是为了什么,但却一定要自己说出来,这说明没有诚意。会谈谈不下去了。毛泽东回到第二别墅,半个月内见不着斯大林的面。天气又格外寒冷,毛泽东生起病来,愤怒地对苏方干部说:"你们把我叫到莫斯科,难道就是让我在这里天天吃饭、拉屎、睡觉吗?”

美国、英国通讯社见毛泽东到苏联后半个月没有消息,纷纷猜测起来。有一家英国通讯社发布新闻,"报道"毛泽东被苏联软禁起来了。斯大林一看再坚持下去不好,便同意周恩来到莫斯科。毛泽东也发表《答记者谈》,声明"我逗留苏联时间的长短,部分地决定于解决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各项问题所需要的时间"。这样,世界舆论才知道事件真相,谣言不攻自破。事情既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毛泽东的心情开始好起来,双方关系也较融洽了。12月21日,是斯大林70大寿,苏联政府在莫斯科大剧院举行庆祝大会。斯大林、毛主席和其他共产党的代表都坐在主席台上。苏联翻译费德林教授代读了毛主席的祝寿词,高度评价了斯大林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贡献,参加大会的几千名苏联高级干部不断地对祝词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大会以后,紧接着是文艺演出。斯大林和毛泽东坐在一个包厢里,这是革命前专供沙皇坐的包厢。演出结束后,剧场里几千名苏联高级干部回过头来向包厢欢呼:"斯大林!毛泽东!"毛泽东站起来向大家招手致敬,并高呼起口号来:"斯大林万岁!光荣归于斯大林!"观众们也跟着高呼口号,并对毛泽东再次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庆寿活动结束后,毛泽东又在第二别墅度过了1950年的元旦佳节。1月中旬,周恩来也来到了莫斯科。苏联政府已为周总理安排了一栋别墅,为了工作方便,周总理还是住进了第二别墅,和毛泽东商量谈判的有关事宜。

毛泽东来苏时,带了陈伯达及工作人员汪东兴、叶子龙,翻译师哲。陈伯达是福建人,以研究马列理论见长,在延安时曾写了一本《人民公敌蒋介石》,在解放区颇为流行,被人们称为红色教授。汪东兴是红军老战士,毛泽东转战延安时,他是中央纵队一个支队的参谋长,多次深入沦陷了的延安侦察敌情,深受毛主席赏识,这次来专门负责毛泽东的安全。叶子龙是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做得好霉豆腐,专门负责照顾毛泽东的生活。周恩来来苏,又带了一个庞大的政府代表团,其中有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李富春、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伍修权等。第二别墅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经过几天的谈判,大致有了头绪。苏方根据周总理谈话的基本思想和内容,写了一个草案。周总理看后立即反对:"不对,我说得很多,草案却没有全部包括进去,要修改。"毛泽东说:"干脆我们自己搞一个吧。"周恩来立即打电话,把住在莫斯科"苏维埃大旅社"的李富春等人拉来,草拟了条约文本。苏联外交部长维辛斯基看了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中方提出的草案内容这么充实。斯大林看了这个草案后,约周恩来谈话。他对周恩来说:"条约中还应该提出不允许第三国居民进入中国,不允许第三国居民在中国东北、新疆地区居留。"周恩来敏锐地认识到这是在干涉中国内政,反驳说:

"东北住有很多朝鲜民族的居民,他们算不算第三国公民?还有那些外来的蒙古人,怎么办?"斯大林没想到周恩来会来一个反问,顿时哑口无言,只好自己取消了这条内容。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太严重了,竟干涉我国内政。还有对苏联专家的待遇,成立四个股份公司。中长铁路和旅顺军港是主权谈判的核心,斯大林尽管不情愿交还,但由于周恩来富有谈判手腕,还是说服了斯大林。至此《中苏友好条约》基本定形,除了归还中长铁路和旅顺军港外,苏联还答应以利息百分之一的优惠条件给中国提供价值三亿美元的卢布贷款。

条约的谈判结束了,斯大林请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到他的办公室里聊聊天,以增加和中国同志的感情联络。谈着谈着毛泽东又提起三十年代中国党内的斗争来,批评共产国际对王明博古的支持,诉说着当时自己遭到"五上五下"的打击和排挤。周恩来、王稼祥心里很不安。突然,毛泽东指着他们说:"就是他们打击我。"周恩来、王稼祥心猛地往下一沉,这时毛泽东又指着王稼祥说:"他就是在苏区打击我,犯错误的一员。"斯大林为了缓和气氛,故作惊讶地说:"啊!王大使,你还这么厉害。"毛泽东大概也觉得有些过分,接着说:"不过,他早改正了,而且现在还是得力的干部。"他又指指周恩来说:"他现在也是得力的干部。"大概毛泽东这时顿然醒悟,在斯大林面前贬低自己的副手并不高明,这只会增加外交谈判中的困难。斯大林也不想介入中国党内的恩恩怨怨,便把话引开了。最后,在沉重如铅的气氛中谈话结束。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默默地离开了办公室。

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条约》签字仪式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中国方面参加的有毛泽东、周恩来、李富春、陈伯达、王稼祥、赛福鼎。苏联方面出席的有斯大林、赫鲁晓夫、贝利亚、卡冈诺维奇、布尔加宁、葛罗米柯、罗申。周恩来和维辛斯基代表两国政府在协议上签字。记者们开着摄影灯准备拍照。这时斯大林才发现身旁的毛泽东的个子比自己高。为弥补这个缺陷,他装着无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记者们便立即把这一历史场面留了下来。照片洗出后,毛泽东发现斯大林的个子怎么一下子长高了,想了一下顿时明白了,不觉感到可笑,对周恩来说:"在苏联呆了三个月,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知西南的战事结束了没有。"于是大家登车去车站。第二别墅的服务员和毛泽东等人相处三个月,深感中国同志通情达理,平易近人,感情极其融洽。临分别时,姑娘们个个哭得像泪人一般。毛泽东、周恩来一一抚慰,然后坐车走了。

3月4日晚,毛泽东坐火车抵达北京。总参谋长徐向前立即来丰泽园汇报西南战况。毛泽东听后高兴地说:"好啊,西南全部解放,现在只剩下西昌的胡宗南了。这几个残兵败将还是叫胡宗南的老对手陈赓去收拾吧。"徐向前遵命退出,立即给驻守南宁的陈赓发去电报。

原来蒋介石从成都飞到台湾后,立即给在新津的胡宗南来电,一定要他坚持三个月。胡宗南接到电报后召来参谋长罗列及兵团司令李文等人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成都战役。会上李文提出:"成都无险可守,不如西撤西昌,可以据险防守。"胡宗南感慨地说:"这个意见我向总裁讲了不止一次,总裁就是不同意,说成都这个地方位置显著,在这里打仗,容易引起国际干涉。我们作为军人只有团结一致,抵抗到底,才不辜负总裁重托。本人亦抱定为党国牺牲的决心。”

胡宗南部署刚刚完成,二野各路大军已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胡宗南听说自己黄埔一期的同学、也是老对手陈赓从云南带着第四兵团压了过来时,不禁心惊胆战。在军校时,他不止一次领教过陈赓的大棒子。战场上,他的天下第一旅又被陈赓带领的四纵吃掉。今天自己穷途末路,陈赓偏又来凑热闹。想来想去,只有一走了之,于是瞒着部下坐飞机逃往海南岛。

罗列、李文等人听到胡宗南逃走的消息后,士气低落,不敢恋战,立即从新津、双流出动往西昌突围。陈锡联兵团的第十军赶上来,在川康公路上截住了李文兵团部。12月25日,李文兵团七个军被二野分割包围在新津、大邑、邛崃方圆四十里的地区内。12月26日,二野各军发起总攻。李文兵团溃不成军,不足三天全军覆没。孙元良、罗广文、裴昌会、李振各率兵团残部被迫起义。胡宗南的主力全部被歼灭,只剩下少数部队由罗列带着逃往西昌,加上原在西昌的部分军队,合起来总共万余人。刘伯承命令陈赓兵团两个师会同62军合攻西昌。

再说胡宗南逃到海南岛后,蒋介石在台湾大为光火,把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找来,命他立即去海南岛查办胡宗南"不请示擅自脱离部队"的行动。顾祝同飞到海口后,对胡宗南说:"你老兄是怎么搞的?总裁发了大火。你还是飞回西昌去抵挡一阵子吧。蒋先生不是要你守三个月吗?三个月时间一到你就回来。"胡宗南无法,只好坐上飞机飞到西昌。12月28日他刚在西昌下飞机,蒋介石给他打来一份电报,命令他固守西昌三个月,等待国际变化。由于地形不利,陈赓兵团一部于1950年3月26日才攻到西昌城外。胡宗南看守西昌的时间已凑足三个月,于3月27日凌晨坐飞机溜去海口,又转到台湾。蒋介石看他在西昌守了三个月,也就不再追究了,给了他一个"总统府战略顾问"的闲职。

胡宗南一飞走,西昌城内顿时大乱。残军一千,由罗列带着逃出城外,即被包抄过来的陈赓兵团12军消灭。捷报传到昆明,陈赓听说胡宗南逃走,非常遗憾,感叹之后,准备整理一下阵中日记,把自己的战争经验写出来。他刚写了几天,中央军委来了重要电报,交给他一个非常重要、又非常神秘的任务。陈赓接受任务后,只向第四兵团政委宋任穷打了个招呼,便悄悄地率领一个工作组和一个强悍的加强连,携带电台离开了昆明,向南走去。七月的滇南,正是雨季,每日大雨倾盆。又加上山高路险,汽车不能开了。陈赓等人乘马前进,渐渐消失在高山密林之中。从此,陈赓便神秘地失踪了。许多人打听他的下落,都没有结果,这且按下不说。陈赓出走后,宋任穷又要管第四兵团的事情,又要管云南省的工作,忙得不亦乐乎。说起来,宋任穷也是陈赓的老战友,而且也是湖南人,1927年参加秋收起义。1934年长征时,陈赓任干部团团长,他任政委。二人一起带着干部团警卫中央领导机关,多次率队夺关斩将,开辟部队通路。淮海战役时,他是华东野战军第三副政委,南京解放后,又任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这次奉命率干部团赴滇,又与陈赓相遇,奉命担任第四兵团政委。陈赓一看老战友又来了,高兴得朝他胸口捶了两拳,便把第四兵团扔给他,神秘地出走了。宋任穷当即把这件事报告中央军委,同时按照陈赓的嘱咐,在镇南关一带作了军事部署。这时西南已经平定,但一河之隔的越南却是烽火连天。

越南是在1862年开始沦为法国殖民地的。法国侵略军在越南胡作非为,引起越南人民的反抗。第四兵团的部队打到镇南关时,越南战场上打得正热闹。这时的形势是,胡志明领导的解放区占全国土地面积一半,法占区只有十分之一。但法军从总体上看还占优势,胡志明领导的越军生活在山区根据地。由于越军在编训、作战上还存在许多问题,急需得到支援。胡志明于1950年1月亲往北京求援,回国不久,胡志明接到一个神秘的电报:"东兄即将动身赴越。"胡志明接到电报后非常高兴,因为东兄和他有过一段共患难的日子。那还是1924年到1927年,胡志明化名李瑞,在孙中山那里当翻译,这位东兄则在黄埔军校学习和工作,二人过从甚密。

胡志明在越南太原市的"公馆"里等了几个月,终于在7月底见到了风尘仆仆的东兄。久别重逢,二人非常激动。东兄握着胡志明的手说:"李……啊!不对,胡主席!"胡志明笑着说:"东兄,你以后叫我丁好了。"东兄稍事休息后,便到越军总司令部商议边界战役的打法。越军司令武元甲指着地图说:"我们想乘敌不备,攻下四号公路北端的敌军重要据点高平。"东兄摇摇头说:"我一路来作了些调查。现在你们的部队还缺乏攻坚经验,应先打小据点东溪,取得经验。再迫使高平敌人出援,我们好在运动中消灭他们,高平自然也就可以解放。"武元甲对东兄的判断尚不服气,胡志明知道部队的家底,立即同意东兄的决心。其他人见胡伯伯下了决心,心里也明白东兄的打法合乎实际,也都一致赞成东兄的打法。

会议开完后,胡志明请东兄到自己的"公馆"共进午餐。二人走进郊区的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间茅草顶的高脚屋,离地一人多高。东兄顺着木梯走上去,只见屋子的地板是一层竹子,竹子上辅着一张草席,旁边有一只木箱,上边放着打字机。东兄惊异地问:"丁兄,你就住在这里?"胡志明摸摸长须说:"是的,这就是我的公馆。"东兄感动地说:"一席一毯,别无长物。丁兄,你太艰苦朴素了。"胡志明说:"还记得在黄埔时我对你说过的话么?革命不胜利,我就不结婚。东兄,今日我们久别重逢,当吟诗一首,以资纪念。"东兄说:"我先吟吧:乱石山中高士卧。"胡志明顺韵吟道:

"茂密林里英雄来。"吟罢,二人大笑。东溪作战并不顺利。守卫东溪的法军不到三百人,越军以三个团的兵力进攻。因指挥所设在几公里以外,指挥不灵。攻击时,越军拼命开炮,炮击停止后好长时间,越军才慢慢腾腾地冲锋。战至天明,东溪没有拿下,越军干脆撤出已占阵地。指挥官遥控指挥,部队行动混乱,被敌机扫射,损失很大。东兄帮他们总结经验,第二天晚上再战,部队进展迟缓,半夜还没有拿下目标。越军又想撤出,东兄坚决阻止,要求他们放弃只攻一点的打法,改为四面进攻。到底越军人多,法军四面招架,被越军找出空隙,攻进阵地,全歼守敌。越军也损失惨重,但总算是攻占了东溪。

不料这时,法军两个连从七溪北上,向离中国边界市布局关不远的越军开来。有些干部惊惶失措,想撤进布局关中国境内。胡志明闻讯大怒,只身来到布局关前。越军干部看胡志明站在关前,一个个都停下来,不敢走进关门。东兄急匆匆赶来说:"大家放心,这股敌人只是盲目窜扰,绝不敢穿过群山到这边来。"大家一听才放了心。胡志明依然站在关前,怒气冲冲地说:

"太不像话了,像这样还怎么去打仗?"东兄劝了半天,胡志明怒气才息。东兄也是哭笑不得,暗暗想道:法帝与越南真是一对绝妙的对手。法军从未主动冲过锋,每次都是摆着挨打的架子。越南部队行动之迟缓,动作之不积极,均出我意料之外。像这样的战斗力要攻下两千法军据守的高平,可不是缘木求鱼么?看来,还是要把法军调出才好。

东溪战斗后,法军惊惶失措,高平守敌千余人在沙东上校指挥下弃城南逃,七溪守敌两千余人在勒巴上校率领下北上接应沙东兵团,准备合兵固守七溪。东兄建议武元甲集中主力在边界战场全歼敌军。"敌军脱离阵地,云集野外,正是野战的好机会。"武元甲乃集中几万大军开始攻击勒巴军,胡志明也赶来,跑前跑后对战士们进行政治鼓动。战士们看到这位身穿农民布褂,脚蹬轮胎皮凉鞋的老人这么热情鼓动,很受感动,但做梦也想不到这位老人就是他们想念的胡伯伯。

越军发起总攻后,勒巴军伤亡惨重。战至第三天,勒巴深感灭亡在即,用无线报话机向河内求援。话没说完,越军已攻进山洞,勒巴全军覆没。接着越军移兵一公里外的沙东兵团,经两天激战,沙兵团被歼。这场战役共歼灭法军三千多人,太原、七溪、同登、谅山、安川等越北城市全部解放。

越北边境解放后,胡志明来到布局关看望东兄。由于劳累,东兄正在熟睡。参谋要去叫醒他,胡志明轻轻摆摆手,阻止了参谋的行动,在一旁悄悄地坐下来。东兄睡醒后,才知胡志明已来多时,连忙道歉。胡志明说:"不要这样,我们都是同志加兄弟。你来越南,我照顾不周。现在战役胜利了,我特来表示感谢。"说完,叫人把礼品送来,原来是几瓶缴获的法国香槟酒。东兄非常高兴,吩咐炊事班杀鸡宰鸭,款待胡志明。开席后,胡志明祝酒:

"这次越北的解放,东兄和贵国的支持是第一条。我感谢东兄的帮助和指导,并吟诗一首,以赠东兄:香槟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敌兵休放一人回!"东兄诚挚地说:"丁兄,你的友情太令我感动了。越北战役的胜利,归功于丁兄的领导和越南人民的斗争。丁兄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两人越说越亲热。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胡志明在东兄这里足足呆了五天,看望了东兄的所有助手,给他们每人一张自己签名的照片。这时,东兄和胡志明都接到电报,要东兄速回,率军赴朝作战。东兄七月入越,11月底要回国,在越几近半年,成绩显著,丁兄不愿他回去。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得已的事,便送东兄出布局关,久久才回到自己的住所。

光阴似箭,不觉已到了1951年春天。陈赓神秘地失踪八个月后,又神秘地出现在昆明。宋任穷高兴地捶他一拳说:"东兄,你总算回来了。"陈赓拍拍他的背说:"可又得马上走了。我从越南回来,就直接去了北京。毛主席要我率军赴朝参战,我就又去了朝鲜考察。现在中央正式任命我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你赶快把李成芳他们找来。开个会部署一下。"宋任穷命令参谋去找李成芳。陈康等四兵团几个军长前来开会。参谋走后,宋任穷问道:"老陈,你去朝鲜看了一趟,怎么样啊?"陈赓神情严肃地回答说:"局势很严重。"接着,把朝鲜战争的来由和战场情况一一告诉宋任穷。欲知这场战争是怎么打起的,请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