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2回 救唇亡岸英新婚别 防齿寒彭帅兵车行


话说周恩来接到中央来电后即乘坐飞机返回北京,这时彭德怀也被从安东召回北京。毛泽东把他们召来,在丰泽园商量起来。毛泽东看着地图,用红笔在"平壤"处画了个圆圈说:"现在是要立即入朝,在平壤占领阵地设伏,把敌人消灭在阵地前。"彭德怀同意这种打法。他建议说:"我军装备较差,不宜打阵地战,还是打运动战好。"正谈论间,军委打来电话,报告平壤失陷,毛泽东有点着急地说:"现在平壤失陷,就照德怀的打法部署,最要紧的是要立即入朝。否则,美军占领全朝鲜,我们就不好出兵了。"彭德怀说:"主席,我今晚就走。明天是10月19日,要有事就往朝鲜找我吧。"周恩来握住彭德怀的手说:"你一路要小心。"彭德怀想起一件事,对周恩来说:"我军入朝,没有飞机掩护,后勤供应必然十分困难。我在西北时看到农民经常炒炒面吃,这东西运输方便,易于保存,没有饭吃时可以救急,是不是可以炒一些送往前线。"周恩来使劲点点头说:"彭总,你放心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后勤部长,你有什么要求,直接找我。"彭德怀点点头说:"有总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戴上军帽准备出发,毛泽东拉住他说:"且慢,让我和恩来为你饯行。”

当晚,毛泽东在丰泽园为彭德怀饯行,饭菜十分丰盛,毛泽东、周恩来频频劝酒。彭德怀虽有海量,但担着天大的担子,不敢多饮。毛岸英跑来跑去,招呼上菜,格外殷勤,惹得彭德怀不由地对他多看了几眼。

酒过三巡,毛泽东放下筷子说:"老彭,我有一事相求。"彭德怀停下筷子说:"主席,你说吧。"毛泽东指指毛岸英:"你如果愿意的话,请让岸英入朝打仗去吧。"彭德怀一听急得直摆手,连连说:"不行,不行!"毛泽东不悦地问:"为什么?"彭德怀说:"岸英学的是俄语,在苏联留学多年,现在大批苏联专家来了,正需要岸英当翻译,去朝鲜干什么?不行,不行。"毛泽东说:"朝鲜前线也有苏联军事顾问嘛。"彭德怀还是不断摇头:"不行,不行。"毛泽东生气地一拍桌子责问彭德怀:"为什么不行?岸英有什么问题不能去朝鲜?"彭德怀也一拍桌子,固执地说:"我说不行就不行。”

周恩来在一旁看着毛泽东和彭德怀吵架,心里很着急,生怕影响彭德怀出征的情绪,连忙劝道:"主席,你别生气。彭总,你也别固执。你们的想法我都明白。"二人一听都把头转向周恩来,听他讲些什么。周恩来缓缓地说:"抗美援朝是个伟大的事业,但我们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主席要把岸英送到朝鲜,表示了主席钢铁般的决心。彭总呢,生怕岸英在朝鲜有个闪失,对不起主席,所以坚执不收。我说的对不对?”

毛泽东、彭德怀都沉默不语,两人眼里都闪出了泪花。周恩来鼻子里也酸酸的,劝彭德怀:"老总,你就收下岸英吧,主席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既然作出了决定,那是很难改变的。"彭德怀眼望着天花板,任泪水往下流,猛然他一拍桌子:"好,我收了。”

毛泽东这时才露出了笑容,向彭德怀劝酒,彭德怀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毛泽东也破例端起酒杯,一下子把酒倒到嘴里。彭德怀扔下酒杯,大喊一声:

"毛岸英!"毛岸英立正答应道:"到!"彭德怀大声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参谋。我命令你,一个小时后在国防部会齐,跟我一起入朝。军中无戏言,你以后要小心侍候。"毛岸英响亮地答道:"是,一小时后在国防部会齐。"随即转身跑步执行命令去了。彭德怀举手敬礼,大声报告道:"报告军委主席,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今晚启行赴朝,请指示。"毛泽东举手还礼,大声命令:"我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立即率军入朝,把侵略者赶回三八线以南。"彭德怀大声答应道:"是,坚决执行"随即钻进汽车,命令参谋:"出发!”

毛岸英从丰泽园出来,匆匆去北京医院看望刘思齐。思齐这一段身体不好,岸英常到医院来看她,所以思齐对岸英的到来并未觉得有什么意外。岸英心里可是如江海翻腾,燕尔新婚,离别出征,谁知以后还能否相见。他多么想告诉思齐自己要去朝鲜打仗的事,可是这是国家核心机密,没有公布前,不能对任何人讲。岸英想在思齐这里多呆一会儿,可时间不容许了,他对思齐说:"好好养病保重身体,出院后常去看看爸爸。"思齐这才觉得今晚岸英有些反常,正想再问时,岸英向她鞠了个躬,就转身跑走了。思齐连忙喊他,哪里还有他的身影,思齐笑笑说:"这冒失鬼。”

1949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十三兵团五个军和后勤部队、特种部队几十万人大举入朝。彭德怀坐着吉普车来到鸭绿江边,只见秋风凄烈,黑水翻滚,十三兵团的战士们肩扛着枪,背着干粮袋跨上江桥,向南开去。为了保密,桥边没有军乐相送,部队行进着,悄无声息,他们就这样默默地走上了战场。

守卫江桥的几个战士得知彭总到来,连忙过来敬礼,彭德怀问道:"打美国鬼子,害怕吗?"一个战士粗鲁地说:"怕它个毬,我们是高炮部队,鬼子的黑寡妇(美军的轰炸机)敢来骚情,打它个驴操的。"彭德怀使劲拍拍他的肩说:"有种,好样的。我奖给你们一支好枪。"说着把警卫员的枪摘下来送给他。战士不要,彭德怀命令说:"收下,我们到朝鲜打它个驴操的,有的是好枪缴。"战士这才收下,护送彭总进了朝鲜。

再说彭总走后,周恩来一夜没睡,把军委总后部长杨立三找来,商议为志愿军制作炒面的事,最后决定,发动中央机关为志愿军炒炒面,第一批三百万斤炒面一定要赶在10天以内炒出来。散会后杨立三忙去布置工作去了。周恩来把自己办公室的秘书召集来,严肃地说:"中央决定为志愿军加工三百万斤炒面,这是当前一项紧急政治任务,这几天除了必要的工作外,都来炒炒面。"说完走到自己的小厨房,和自己的炊事员一起炒起了炒面,炒了整整一夜,完成了办公室分配的定额。几天后,三百万斤优质炒面发往朝鲜前线。

从此时开始,中国人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首先,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民主建国会、中国人民政协无党派民主人士、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于1950年11月4日发表《各民主党派联合宣言》,声明"中国各民主党派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志愿基础上为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

接着,成立了由彭真负责的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总会通过各种办法,对全国人民进行深入的爱国主义的教育,发动全国人民参加抗美援朝、反对武装日本、保卫世界和平的示威游行。1951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后,全国四亿人中就有二亿二千多万人参加了游行。1951年4月7日,全国有三亿三千多万人投票反对美国武装日本,三亿四千万人签名要求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全国城乡,活跃着无数的宣传组,他们深入到本地的每一户人家中,宣讲为什么要抗美援朝的道理,务使每一处每个人都能深入地了解抗美援朝的必要性,及时知晓前线的胜利消息。车间里,农村里,地头田间,高校教室,机关办公室贴满了宣传抗美援朝的大标语和各种壁报、黑板报。通过彻底的宣传和动员,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意义真正是家喻户晓。人们都迅速地行动起来,投入了抗美援朝运动中去。广大青年纷纷报名参加志愿军,出现了母送子,妻送郎,兄弟争入伍的动人局面。成千上万的农民和工人,组成各种勤务兵团,开赴朝鲜担任各种战勤服务,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组成五十多个医疗队开赴朝鲜,担任战场救伤工作。各种文艺团体,络绎不绝地前往朝鲜战场,冒着敌机的轰炸为志愿军战士们作慰问演出,许多著名作家和记者先后奔赴朝鲜,进行采访和创作。

全国人民群众这时还创造了订爱国公约的办法,通过订立爱国公约、更进一步地把广大人民群众的抗美援朝的积极性动员和组织起来,进一步密切了党和群众的联系,提高了群众觉悟,推动了社会进步,提高了生产效率,开展了增产节约运动。

在抗美援朝运动中,党和政府还加强了清除美国在部分知识分子中的影响的工作,在宗教界开展了自治自传自养运动,彻底肃清教会中的帝国主义分子,使中国的基督教、天主教会彻底割断与帝国主义之间的一切联系。

为了有力地支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作战,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从1951年6月1日起,发起了捐献武器运动,到1952年5月底,短短的一年内,全国人民的武器捐款共达人民币(旧币)五万五千六百五十亿零六千二百三十万余元,以每架苏制喷气式战斗机值十五亿元计算,这些钱可折合三千七百一十架战斗机。河南著名豫剧演员常香玉一人就捐款买一架战斗机,被部队命名为香玉号,以示奖励。这是后话暂且接下。

炒面发走后,周恩来又想起了一件事,立即把杨立三找来,吩咐他说:

"以后发往朝鲜的包装木箱要重新设计,不但要能装东西,前线的战士还可以用它当书架,衣柜等家具使用。另外朝鲜山大树多,战士穿的棉衣容易挂烂,今后发往朝鲜前线的棉衣都要用线把棉花布面一道道扎死。杨立三答应说:"是,我立即组织专家改进。”

杨立三走后,周恩来又要通了军委总参谋长聂荣臻的电话,他问道:"彭总联络上了没有?"电话里聂荣臻安慰他说:"加紧联系,彭总可能正在行军路上。"他嘴里这样说,心里很着急,出国第一仗啊,能不能打好呢?

周恩来在北京捏着一把汗,彭德怀在朝鲜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也悬着一颗心。入朝以来的所见所闻使他更清楚地看到了战场的严峻形势。由于美军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主力大都在南朝鲜损失,金日成手里只有三个建制完整的师。入朝以来,一路上都是撤往鸭绿江的军人、老百姓。他们看到迎头南进的志愿军既没有飞机,大炮也不多,个个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要是志愿军初战没有打好,那影响可就太坏了。彭德怀和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洪学智、韩先楚、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反复商量,决定由42军抢占东线黄草岭、赴战岭有利地形,钳制美陆战一师和伪一军,掩护西线的主力38、39、40三个军在云山、熙川一线歼灭伪李军六、七、八三个师,为此,必须以主力一部插断熙川,防敌南逃。

部署决定后,彭德怀问大家:"插断熙川为此役之关键,必须挑选最可靠部队,你们都是四野的,了解部队,派谁去合适?"邓华脱口而出:"38军,叫梁兴初完成这个任务,他是四野的主力。"其他人也都同意。洪学智又补充说:"他那个主力师112师师长杨大易极有决断,插断熙川的任务交给他准错不了。"彭德怀点点头:"好,插断熙川的任务就交给38军,一定不能误事噢。”

命令下达后,各部队都进入山区指定位置埋伏起来。美李军从半岛东西两侧挥军北上,中间隔着八十多里宽的大山,只要战斗打响,东西两侧美李军无法互相增援,西线三个李伪师定逃不了被歼的命运,现在就看38军能否按期插断熙川,断敌南逃之路。

美李军没有想到志愿军已入朝参战,放心大胆地向北前进。东线敌之主力是美军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的美国第十军和李伪第一军共4个师。其中美军第十军陆战一师和李伪第一军首都师、第三师沿长津湖向图门江边的惠山、江界进犯。西线敌之主力是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指挥的美国第一军和李伪第二军共6个师,正从平壤向鸭绿江边的新义州进犯。东西两线的美军和李伪军距鸭绿江已不到60英里,眼看着就可以实现饮马鸭绿江的计划,所以人人争先,个个恐后。分成多股,向北猛扑。志愿军刚一进入阵地,美李军就赶到了。

首先和美李军接触的是西线40军118师。1950年10月25日凌晨两点钟,118师师长邓岳在北镇不远的公路边上的指挥所里检查各团隐蔽的情况,忽然通往前沿的电话铃响了起来,邓岳一把抓起电话,耳机里传来侦察员激动的声音:"公路上发现敌军!"邓岳一愣,怎么这么快?他问道:"确实是敌人吗?别搞错了。"侦察员在电话里肯定地回答说:"确实是敌人,说外国话,听不懂。"邓岳忙问:"有多少?"侦察员回答:"很多,足有一个团。"邓岳命令:"继续监视。"他察看了一下地图,估计是李伪第六师的先头部队,便拿起电话命令各团:"注意,伪六师先头部队从温井向北寨进犯,已逼近我军阵地;各团准备战斗。"过了一会儿,李伪军唱着小曲,嘻嘻哈哈地从公路上走了过来。邓岳屏住气,注视着敌军从山谷间的公路上走过。这时侦察员又来电话报告:"敌人已全部进入伏击地区。"邓岳大声命令:"打!"随即三颗信号弹从山上升起,静静的山谷突然天崩地裂般地炸开了。一阵火力猛袭以后,山头上冲锋号声接连不断,两个团的志愿军战士喊着杀声从山上冲下,李伪军原以为北方已是空白区,一点准备也没有,一下子就被歼灭了。

在118师攻歼伪六师第二团的同时,40军的120师也歼灭了沿云山至温井的公路北犯的伪一师先头营,伪六师第七团全然不知大祸降临,一直扑到鸭绿江边上的楚山,用迫击炮猛轰鸭绿江北岸的中国领土。正当他们得意洋洋,庆贺饮马鸭绿江的时候,40军军长温玉成命令118师、120师主力乘胜南下占领温井,切断了伪军第七团的退路。

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就这样拉开了。

40军旗开得胜,彭德怀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38军行动迟缓,还没有插断熙川。这里已经打响,北进到熙川附近的伪六师一部和伪八师可能闻警全部南逃,歼敌三个师的计划可能要泡汤了。彭德怀一面命令温玉成对伪七团围而不打,吸引熙川之敌来援;一面命令洪学智查清38军的位置。洪学智立即查清报告:"38军距熙川尚有60多里。"彭德怀正在喝水,听完大怒,把茶杯摔在地下,大骂起来:"梁兴初是小脚女人吗?动作怎么这么慢,还是主力,鸟主力。立即给他发电,放跑熙川伪八师,唯他是问。”

梁兴初为什么这么慢呢?原来其中有故。战役发起前,他已作了部署,命令主力112师担任插断熙川任务,命令113师担任主攻,114师作为预备队。熙川之敌不知我大部队已经入朝,这时突然来个奇袭,消灭伪八师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吗?谁知112师行进途中,巧遇北撤的人民军老战友,这位老兄原在112师,后来随金日成解放朝鲜。老战友相见十分亲热,师长杨大易也正想了解一下南边的情况,便攀谈起来。这位老兄大概是叫美军登陆仁川搞怕了,唉声叹气地说了一大通美国飞机多么厉害的话,临了惊问道:"你们往熙川走?那里有个美军黑人团,你们知道不知道?"杨大易一听大惊,赶紧发电报告梁兴初。熙川冒出个黑人团?梁兴初心里也嘀咕起来。领导决心不大,部队也就小心谨慎起来。结果113师如期赶到熙川,112师还在路上,无法发起攻击,梁兴初在熙川急得直跳。迟至10月29日,112师才慢腾腾地赶到。梁兴初立即命令发起攻击,战斗异常顺利,没打几枪就攻进了熙川。原来伪八师已于凌晨逃走了,攻占的是一座空城。还好,敌军留下了大批军需,杨大易挑了些罐头,命令给梁兴初送去。

梁兴初一直想着黑人团的事情,熙川一解放,赶紧命令侦察科长审讯俘虏,弄清此事。结果查明熙川根本没有个黑人团,梁兴初气了个半死,38军什么时候打过这么糟心的仗。恰巧杨大易派人送罐头来,梁兴初把罐头扔到地上,用脚踩着骂道:"我叫你们打熙川,不是叫你们捡罐头来。丢人败兴,还有脸送来。"送罐头的参谋一看不妙,赶紧溜走了。

梁兴初贻误战机,放跑了熙川之敌。吴信泉率39军,温玉成率40军却打得有声有色。40军邓岳师抢占温井后,即于10月28日歼灭伪六师两个营、伪八师两个营,随后进至古场,猛攻伪七团,激战一夜,全歼该团。彭德怀即令"发电嘉奖"。吴信率39军包围了云山伪一师,11月1日发起总攻,激战三天,全歼守敌美骑兵第一师第八团,伪一师第十二团,击溃来援的美骑兵第一师第五团,击毙团长。美骑一师是美军王牌军,主力在云山被歼,美李军闻风丧胆,彭德怀特令嘉奖。这时美李军才发现中国大部队入朝作战,慌忙后撤。中国人民志愿军由于粮弹不继,也撤出战斗,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是役,共歼敌近2万,重创美李军主力,把他们从鸭绿江边赶到清川江以南,初步稳住了朝鲜战局。

出国第一仗取得了胜利,但彭德怀高兴不起来,预期的歼敌三个师的计划没有完全实现,原因就是38军未能按期插到熙川,贻误了战机。战后,他把军长们召到大榆洞,总结经验教训,并部署第二次战役。

军长们坐着吉普车陆续赶到了,彭德怀出来和大家亲切握手,梁兴初伸出手,彭德怀却似没有看见,走过去和39军军长吴信泉、40军军长温玉成亲切握手问候。梁兴初惴惴不安,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开会了,邓华先全面介绍了一下战役的基本情况,然后彭德怀站起来讲话了:"同志们,我们这一仗打得好啊。原来我很担心,没有飞机掩护,这个仗怎么打。现在我们有底了,我们只要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发扬我们近战夜战的特长,我们就可以打败敌人。”

彭德怀喝了口水,扫视全场一眼又讲起来:"40军打得不错。118师首战云水洞,再战温井,三战古场,连连奏捷。中央已决定把118师首战云水洞奏捷的10月25日定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会场上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彭德怀微笑地看看吴信泉,接着说下去:"39军立了一大功。云山大捷,重创美军骑一师,打出了威风,打出了个云山大捷。不要小看骑一师,这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起来的部队。原来是骑兵,现在改成步兵了,但番号没有变,说明这个牌子很吃香啊,一直没有打过败仗,可今天就败在吴信泉的手下了。”

接着彭德怀表扬了东线的42军,他们激战两昼夜,顽强地抗击了美军陆战一师和伪一军的进攻,粉碎了敌军迂回江界的企图,掩护了西线之战。

被彭总点名表扬的军师的将军们个个眉开眼笑,只有梁兴初阴沉着脸,等待着暴风雨的到来。果然,彭德怀话锋一转,讲起问题来:"仗是打胜了,问题可不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敌机猖狂得很,给我们的行动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我们运输物资的汽车四分之三都给炸了,粮弹供应不上来。这个问题不能等,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我们组建空军上,那还早呢,等不起,我们自己要摸索适应朝鲜战争的运输方法。另外42军敢打硬拼是好的,但不够灵活,伤亡较大,要摸索适应朝鲜战争的阵地战法。这些问题都是难以避免的,只能在战争中摸索总结,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以后我们要好好研究朝鲜战争的打法。但是彭德怀讲到这里,口气陡然严厉起来:"但是,有的部队贻误战机不是没有经验,而是畏敌如虎,贻误战机,拿军令当儿戏--38军粱兴初来了没有?"明明梁兴初就坐在彭德怀对面,彭总却大声喝问来了没有,军长们都明白,这是军中特有的点名法--对有大功或有大错的军人们的特殊点名法。有大功者经此一点,顿时成为全场人们羡慕的对象;有大错者经此一喝,顿时声威大减。现在彭总点梁兴初,自然不是为了表扬他。果然,会场上的人们刷一下都把头转向了梁兴初。

梁兴初一听到彭德怀喝点自己的名字,知道糟了,硬着头皮答应道:

"到!"彭德怀把手掌猛地拍在桌案上,"啪"地一声巨响,众人吃了一惊,举座肃然。只见彭德怀瞪大两眼,脸色铁青,暴怒地喝骂道:"梁兴初你胆大包天,竟敢违抗军令,就因为你临战怯阵,伪八师得以南逃,没有完成预期目标。你,你你该当何罪!”

梁兴初,这个四野主力的军长,这个四战四平,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威震黑山的虎将,平常四野的军长们见了都要避让三分的常胜将军,今日乖乖地站着,听彭德怀指名喝骂。谁叫他听信有黑人团来着,有个黑人团又有什么了不起,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邓华眼看梁兴初挨骂,到底是四野的老战友,替梁兴初求情道:"彭总,他还是主力嘛,来日方长--"彭德怀喝断邓华:"主力?叫一个黑人团吓得尿了裤子,主力个鸟!"梁兴初听见彭总这样蔑视他,不由得说道:"不要骂嘛。"彭德怀听到更加火上加油,雷霆齐发:"啊!你贻误战机还有理啊?违抗军令,按律当斩,骂你还是客气,我今天就要挥泪斩马谡!军法处长何在?”

军法处长在门外等候多时,听见传唤,大声应道:"到!"随即带着四名武装士兵走进来。邓华一看不好,忙喊一声:"刀下留人!"转而劝彭德怀道:"彭总,梁兴初贻误战机,按律应执行战场纪律。但他们以后认识了错误,在飞虎山打得还是不错嘛,血战五天五夜,完成任务,将功折罪,饶了他这一次吧。"洪学智和其他将领也都求情,彭德怀一想也是,便说道:

"好吧,不看飞虎山这一仗,你梁兴初难逃死罪,坐下吧!"梁兴初满头大汗地坐下。彭德怀一看梁兴初不敢吭声了,语气便和缓起来:"命令就是命令,军令如山倒,不能打丝毫折扣。第二次战役就要开始了,我给大家打个招呼,军中无戏言,违令者斩。”

军长们开完会,个个大汗淋漓,这位彭大将军果然治军严厉,赏罚分明,今后要小心侍候。梁兴初更是教训深刻,暗暗发誓,一定要在第二次战役中打个漂亮仗。他正要打点行装返回部队,突然一个人闯进来,叫声:"梁军长!"梁兴初不看则已,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忙抓住他的手问:"老天爷,你怎么在这里?”

欲知此人是谁,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