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3回 毛岸英捐躯大榆洞 张魁印奇袭武陵桥


话说梁兴初磨拳擦掌准备返回部队打个翻身仗时,忽然毛岸英跑来找他。毛岸英为什么认识梁兴初呢,原来平津战役结束后,毛泽东在香山接见四野全体军以上干部,毛岸英当时在会议上服务,得以结识梁兴初,并要求到这位黑山阻击战的大英雄部队去当兵,被梁兴初劝阻。现在在朝鲜战场再度相见,两人都很高兴。三言两语之后,毛岸英说:"梁军长,我想到你们军去。"梁兴初问道:"彭总这里离不开你,你到我那里去干什么?"毛岸英回答说:"当兵,从营长当起,你给我一个营怎么样?”

梁兴初很想要毛岸英,但是又怕有个三长两短,婉拒说:"现在不行噢。我刚挨了彭总的批,再把你要走,这不是挖彭总的墙角吗?彭总怪罪下来我担待不起。"毛岸英还想说什么,梁兴初用话把他挡住了:"这样吧,这一仗打完了,我们38军翻过身来了,我一定跟彭总把你要来,给你一个团,而不是一个营。"毛岸英高兴地说:"不能翻悔呵。"梁兴初拍拍胸脯说:"军中无戏言。"毛岸英敬了个礼走了。梁兴初很感慨,决心打完这一仗后把他要来。

梁兴初坐着吉普车赶往军部,只听美军的大炮隆隆地响个不停,他狠狠地骂了一句:"他妈的,这么猖狂,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些混蛋吧。”

第一次战役结束是11月5日,第二天美军就发动了反攻,怎么这么快呢?原来这和麦克阿瑟的错误判断有关系。由于第一次战役美军损失不大,再加上志愿军没有追击,麦克阿瑟误认为中国出兵只是为了保卫边界安全,不想大打,仍决定大举进攻,在圣诞节以前结束战争。杜鲁门总统完全同意麦克阿瑟的计划,指示国务院通过瑞典和英国驻华外交机构,向中国表示一定要保障中国的利益,与此同时授权麦克阿瑟可以相机行事。

麦克阿瑟得到杜鲁门的支持,下令增调空军,使参加朝鲜战争的飞机达到1200多架。他命令飞行员狂轰滥炸,炸烂中国至朝鲜的所有道路,炸断鸭绿江上的所有江桥,以使志愿军得不到人力、后勤支援,把他们消灭在朝鲜。部署已定,美军飞机遮天盖地般地开始了大轰炸,飞行员们相机行事,也顺便轰炸鸭绿江北岸,安东等中国城市都遭到轰炸,遍地狼烟。

麦克阿瑟得报大轰炸已经开始,所有江桥都已被炸断后高兴之极,从日本东京坐飞机到了朝鲜前线。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率领一大批军官记者来欢迎他,麦克阿瑟张开双手拥抱沃克,话中带刺地问他:"我的将军,你怎么脸色不好?想必是感恩节喝多了酒吧?"沃克也含沙射影地回答:"将军,我确实喝多了,不过我喝的尽是苦酒。我想问一下将军,你为什么不把东线的阿尔蒙德的第10军交给我统一指挥呢?"麦克阿瑟拍拍他的背说:"醋性子沃,你会拳击吗?谁打架不是用两个拳头?"其实麦克阿瑟的真实想法是不让沃克在朝战中独享威名,最高的荣誉应该属于威名赫赫的麦克阿瑟。

沃克依然忧心忡忡地说:"将军,我总觉得形势不那么乐观。中共军队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可能酝酿着一场大战,我看还是统一朝鲜的军事指挥为好。"麦克阿瑟听了哈哈大笑,指指周围的山地,傲慢地说:"沃克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我麦克阿瑟是谁,我在东京一坐,不要说中共?就是苏联也不敢来朝鲜打仗。中共出来点部队,只是怕我们过江,给我们一个暗示。杜鲁门总统已经告诉中国政府,保障他们的边界安全,他们为什么还增兵呢,你就放心地北进吧。”

沃克心里直嘀咕,小部队?小部队能在飞虎山打五天五夜?他还想和麦克帅争论,一个参谋跑来报告:"将军,飞虎山的中共部队败逃,博川一线中共军队也已撤退。点验军灶,发现数目明显减少。东线阿尔蒙德来电,说黄草岭的中共军队也撤走了。"麦克阿瑟得意地问沃克:"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快追。"沃克也有了信心,脸色红润起来。记者纷纷拍照,麦克阿瑟点燃玉米茎烟斗,喷了口烟,大咧咧地说:"记者先生们,请你们告诉我们的公民们,圣诞节前,我们的20万孩子们都将回国与他们团聚。"记者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麦克阿瑟低估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的决心。虽然江桥都已被炸断,但志愿军工兵却架起了无数的水中桥。这种桥离水面半尺深,空中根本看不见,然而一到夜晚,宋时轮率领的华东三野第九兵团源源不断地淌过水中桥开入朝鲜,接替42军在东线的防务,42军全部调往西线。这时西线集中了沃克的第8集团军和部分英军、李伪军,东线仍是阿尔蒙德的第十军。由于指挥不统一,两军之间仍然留着一条宽八十里的高山空档区。彭德怀在大榆洞已定下诱敌北上分而歼灭的战略原则,各部队且战且走,最后将西线沃克军团诱至西起纳清亭、经泰川、云山、新宠洞到宁边以东约140公里的孤形突出地带的大口袋。

战役开始后,彭德怀一天到晚呆在山坡口的房子里看地图,指挥作战。敌机活动得很厉害,洪学智看到敌机老是往大榆洞飞,怀疑敌机发现了志司驻地,忙命工兵连忙挖了个遮口的大防空洞,劝彭总到洞里办公。彭总嫌洞子里黑,看地图不方便。洪学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命令警卫员乘彭总睡觉的时候,把地图挂到洞子里。彭总醒来一看没有地图,无可奈何,被洪学智连拉带劝地哄到洞子里。洪学智随后下令司令部全部上山疏散,隐蔽到防空洞里,刚隐蔽好,敌机就来了。

毛岸英上山后呆了会儿,忽然想起有一份重要资料还在房子里,便钻出洞向房子跑去。这时五架飞机已飞过来,直奔总司办公的那所房子,"轰轰"几下,扔下无数炸弹。一颗大汽油弹正好扔在那所房子里,顿时升起一片火海。彭德怀猛地想起毛岸英,在洞子里大叫:"毛岸英出来了没有?"说完就要往外跑。外面敌机投弹扫射得正猖狂,洪学智哪能让他出去,一下子把他抱紧。洪学智比彭德怀年轻,个子又大,彭德怀挣不脱,连叫:"毛岸英,快去救毛岸英哪!"人们都想去救,但外面是一片火海弹雨,实在无法去救,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火燃烧。

敌机折腾够了飞走了,人们一下子涌出来,扑灭了大火,一看,房子里的铁板都已被烧化了。人们扒出烧成焦炭的毛岸英,用白布单蒙上。彭德怀来到遗体前看看,半天没有说一句话。最后彭德怀被洪学智扶到洞子里坐下,给水不喝,给烟不要,只喃喃自语:"怎么偏偏把毛岸英给炸死了呢?怎么偏偏把毛岸英给炸死了呢?"洪学智劝道:"彭总,你不要难过。这是战争,作为一个军人,战死是本份,活着是侥幸。"彭德怀依然喃喃自语:"怎么偏偏把毛岸英炸死了呢?"洪学智感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猛喝一声:"彭总,来朝鲜的不光是一个毛岸英,四十万志愿军的性命都在你手心里握着呢,你这样还怎么打仗?"彭德怀猛然醒悟,擦擦眼泪,命令道:"给我要韩先楚。”

韩先楚这时作为西线总指挥正在苏民洞附近的38军军部。说起来,韩先楚也是四野的一员猛将,对13兵团很熟悉,所以中央军委特地把他调来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第二次战役一开始,即受命指挥协调西线五个军的行动,他的指挥所的代号就叫"韩指"。韩先楚到西线后,立即召集38军团以上干部会议,给大家打气:"38军是我们的主力,一次战役没有经验,没打好,没有关系。现在是二次战役,我们拿出38军的黑山精神,一定可以打出主力的威风来。"38军干部因没有打好,本身情绪低落,叫韩先楚一鼓动,顿时高兴起来,个个磨拳擦掌,要争先一试身手。韩先楚看火候已到,便朝梁兴初使个脸色,梁兴初站起来说:"同志们,一次战役没打好,责任在我,不怪大家。现在志司仍把我们当主力使,同意我的要求,让我们38军独立去打德川。我是下定决心要打好这一仗,别说冒出个黑人团,就是冒出个神仙团,我也要把他的脑袋摘下来。谁要跟我梁大牙开玩笑,贻误军机,我这支手枪可不认老朋友。"说完把枪"呯"地拍在桌子上。

会后,梁兴初把师长们召来,一个个布置了任务。师长们都走了,梁兴初把准备好的一张王牌亮了出来。

当天夜里,38军侦察科副科长张魁印奉命来到梁兴初住所。梁兴初劈头就问:"准备好了没有?"张魁印报告:"一切都已就绪。"梁兴初斩钉截铁地说:"我再交待一遍,你的任务只有一个,插到德川以南的武陵里,炸掉武陵桥。炸掉了桥,我给你记头功。如果有一个敌人从桥上逃掉,你就不要回来了。"张魁印答应道:"军长,你放心。总攻发起前,地图上再不会有武陵桥了。"梁兴初夸奖一句:"有点38军的气魄,出发!”

彭德怀得到韩先楚的报告,说38军决心很大,已开始行动。他仍然不放心,嘱咐邓华多盯着点儿。这时他又想起毛岸英的事来,感激地对洪学智说:

"洪大个儿,我看你是个好人哪,救了老夫一命。"洪学智说:"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嘛。"彭德怀叹口气说:"只是毛岸英牺牲了,我怎么向主席交代噢。"洪学智说:"我看还是如实向主席汇报吧,主席可以理解。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何况这还是朝鲜战场。"彭德怀说:"那就如实向主席汇报吧。"遂提笔写了封电报,发往北京。

军委作战部收到彭德怀的电报后赶紧报告了代总参谋长聂荣臻。聂荣臻听了大吃一惊,命令作战部保密,自己立即要通了周恩来的电话,说有紧急事情汇报。周恩来说:"好吧,我在西花厅等你。"过了一会儿,聂荣臻神色紧张地走进西花厅,沉痛地报告说:"毛岸英牺牲了。"周恩来一下子站起来问道:"你再说一遍!"聂荣臻说:"毛岸英牺牲了,这是彭总来的电报。"周恩来读完电报,心情沉重地说:"这可如何是好?怎么告诉主席呢。"他想了会儿说:"暂且不要告诉主席,等打完这一仗再说吧。"这件事暂且按下不提。

再说38军侦察科副科长张魁印接受任务后,带着军侦察连和113师侦察连近500人向武陵桥奔去。两个连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原来林彪打仗,向来喜欢把编制弄得很大。同是一个连,他的一个连有几百人,一个团顶得上别人的一个师。38军是四野部队,自然也是如此。这支精干的部队走出38军防区后,张魁印命令大家一律换上带来的李伪军的军服,于是侦察连摇身一变成为李伪军。侦察连为了侦察工作的方便,早在6月重返东北时就拼命学朝语。好在老师有的是,这支部队里有许多军官就是朝鲜族,经过半年多的学习,大部分人居然可以说得一口流利的朝语。张魁印还学会了一些英语,李伪军的军官,大多都会说几句英语。换好装,张魁印便带着部队大摇大摆地沿公路向德川走去。德川一带到处都是伪7师的部队,对于这支国军的出现,谁也没有在意,但快到武陵桥时却遇上了麻烦。原来这里的守军都换成了美国兵,没有通行证根本不让过去,看起来美军指挥官也知道武陵桥的重要性,生怕发生问题,特意让美军把守。

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是搞到伪军的一辆卡车,混过岗哨,把桥炸掉。张魁印挑选了几个战士装成伤兵在路上一拐一拐地走着,伺机夺车。走不多远,张魁印眼睛一亮,前面不远停着一辆中吉普,看样子抛了锚,司机正满头大汗地在那里修呢。张魁印走过去央求说:"老兄,让我们搭搭你的车吧。"司机最烦的是伤兵搭车,一挥手说:"去去去。"张魁印还赖着不走,看看司机手忙脚乱的样子,故意刺他:"这点小毛病都修不好。不瞒老兄,我原来就是吃这碗饭的。"那司机让开身子说:"你修,修好了我就让你搭车。"侦察科长,什么不会,几下子就把车修好了。司机挺佩服,让张魁印他们坐上来。车子向前开着,很快就到了一个山路拐弯处。张魁印下令:"干!"几个人一齐动手,把司机刺死,藏到山上树林里,侦察兵开着中吉普向南驶去,不一会就到了武陵桥,在岗楼前停下来。

眼前就是大同江,武陵桥架在江面上。张魁印扔块小石子试试江水不深,便提着水桶走上岸来,一不小心,水洒了另一个侦察兵一身,两人便打起架来。这时岗楼下停了好几辆大卡车,司机和美军都跑出来看热闹。岗楼上的哨兵急得哇哩哇啦地叫,连连朝他们挥手,由于这里离前线太远,谁也没理他,只顾看热闹。

看得正热闹的时候,岗楼上突然唉哟一声,张魁印和侦察兵突然不打架了,一齐跑回自己的中吉普。美李军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岗楼上的重机枪就向他们扫来。张魁印也端枪猛扫,打死了美李军,立即命令侦察兵开着吉普车和大卡车去接应侦察连,自己和另一个战士守在岗楼上。

几辆大卡车很快把军部侦察连运到武陵桥前,113师侦察连留原地准备接应。张魁印从岗楼上下来,命令几个战士上去守住岗楼,自己指挥战士们往铁桥上绑炸药。正绑时,一辆美军军车从桥上开过来,一看桥上有许多人影在活动,司机猛然警醒,弃车逃跑,立即被岗楼上的哨兵打倒。谁知这家伙并没有被打死,趁侦察兵不注意,爬到车上,打开无线报话器,报告武陵桥发现共军。美军顾问闻报大惊,忙令李伪军从桥两端增援。

张魁印听到北边山谷间响起激烈的枪声,又看到南岸亮起无数车灯,知道是敌人已从南北增援武陵桥,113师侦察连已和德川增援的敌军打响,便督促战士们迅速在江桥上绑好炸药。这时岗楼上的重机枪已经向南岸逼近的敌军猛扫,在他们的掩护下,战士们绑好炸药,上了汽车。张魁印一声令下:

"炸桥!"战士们便迅速点燃了导火线,顿时"轰"的一声,大同江上不见了武陵桥。张魁印下令:"回去!"汽车便调头向北,在山谷间与113师侦察连会合。张魁印打开报话机,向梁兴初报告:"军长,我已把武陵桥抹掉了,德川伪七师正向南逃来,我们正在阻击。"梁兴初闻报大喜:"好小子,真有你的,我们立即发起攻击。"回头对参谋长说:"立即提前发起攻击。"军部一声令下,德川四周立即响起炸雷般的大炮声,38军3个师似潮水般地从三个方面涌向德川,不到一天,便全歼伪七师。

42军也展开顺利,在宁边一线歼灭伪8师。其他各军也都按计划顺利发展。韩先楚兴奋地向志司报告了38军在德川的战果,彭总得到报告,高兴地对洪学智说:"这个38军还是很厉害嘛,奇袭武陵桥这一着棋妙不可言。"洪学智说:"他们是主力嘛。"正说着,邓华进来了,神色严肃地说:"敌军要向顺川逃跑,据侦察员报告,美军骑一师五团已向顺川移动。"彭德怀急了,说:"一定要堵住。"他把邓、洪拉到地图前。地图显示出,要切断敌军南逃之路,最好的一着棋是插断南下的咽喉三所里。彭德怀扔下铅笔说:

"必须派一支部队插到三所里,堵住敌人。派谁去呢?"邓、洪没有表态,心里可想着38军。彭德怀似乎看出两人的心思,果断地命令:"我看38军打得不错,就让他们去。"邓、洪立即答应;"是!"彭德怀加重语气强调说:"告诉梁兴初,不惜一切代价插到三所里,只要插到了,就是胜利。"梁兴初接到志司命令后,立即命令112师杨大易偷袭戛日岭,消灭土耳其军队,阻止敌军机动。他又把113师副政委于近山、副师长刘海清等人找来,命令说志司交给我们一个光荣任务,插向三所里,断敌逃路。你们必须在明天拂晓时插到三所里。"白天都是敌机轰炸根本没法走,只能在夜间行动,那就是说,要在一夜走完150里路,那怎么行呢?梁兴初看出他们的犹豫,不耐烦地说:"怎么,插不下去?我不勉强你。不过我这个主力军的师长政委可不能让草包当。你没这个能耐,就回安东留守处当炊事员去吧。”

于近山一下子觉得受了很大的侮辱,他把桌子一拍,只说了一句:"梁军长,有种没种战场上见。"说完就要走。梁军长一声大喊:"站住!"于近山停下来,梁兴初走过来朝他脊背捶了一拳说:"你有种没种我还不知道,你没有种我就不找113师了。告诉你老于,不惜一切代价插到三所里,不惜一切代价堵住敌人。你要牺牲了,我就认你妈做我妈,好好孝顺他老人家。"于近山回头敬个军礼说:"军长,你放心,听我的好消息吧。”

接受命令后,于近山等人立即率113师向南插去。为了躲开飞机,他们没有走大道,而是沿山间小路向南插去。战士们经过两天的战斗奔跑,已经疲劳不堪。有的干部建议让战士们休息一下,晚上再走。于近山断然拒绝:

"你们走不动,我一个人去三所里。"战士们看到副师长副政委停都不停向南插去,一齐爬起来跟着前进。美军的飞机在头上绕来绕去,部队藏藏躲躲,一小时没走出几里路。于近山、刘海清急得直跺脚,像这样走什么时候才能插到三所里。俗话说急中生智,副师长刘海清猛然想出一个好办法,命令全师下山走公路,把头上的伪装全部去掉,把上身衣服都塞到裤腰里,大摇大摆地在公路上前进。飞机飞来飞去,战士们都捏着一把汗。奇怪的是,飞机都呼啸着从头顶上飞过,理都不理他们。原来美军飞行员们都知道,志愿军没有空军,只能在夜晚行动,即使在白天行动头上都要用树枝伪装,而且只走山间小路,只有美军和伪军才会在公路上大摇大摆地行动。没有想到113师这次就恰恰利用了美军飞行员的心理,偏偏在大路上行军,骗过了他们。彭德怀得到报告说113师已插向三所里,便命令电台一齐打开收听113师的通话。起先还有联系,接着再也听不到113师了,通讯室里,话务员们一片声的呼叫113师,回答他们的只是沉默。彭德怀急得转圈圈,不断问邓华:"这个113师怎么搞的,跑到哪儿去了嘛,三所里要插不断,这一仗算是白打了,这个梁兴初啊。”

梁兴初得知113师呼叫不出来,知道彭德怀一定急了,也赶紧命令电台呼叫113师,呼叫半天,杳无踪影。气得梁兴初摔盆子打碗。偏巧彭德怀来电,问他113师哪儿去了,他无言以对,只好命令电台加强呼叫。

就这样,从27日开始,志司和38军司令部里的所有电台都在呼叫113师都在谈论着113师。这个113师到哪儿去了呢?眼看着天色发亮,已经到了28日的黎明,这是113师应该插到三所里的时间,可113师杳无踪影。

突然,通讯室里一片欢叫,彭德怀大惊,不知发生何事,正要询问,只见邓华飞跑进来,边喊边叫:"113师已到三所里了,已到三所里了!"彭德怀大喜过望,连问邓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邓华回答说:"113师为了准时插到三所里,干脆扔掉伪装,装成伪军向南猛插,竟然骗过了美军飞机。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干脆来了个无线电静默。现在他们已经在三所里展开了。"彭德怀长出一口气说:"唉呀,把人急死了,总算到了,这下子可放心了。”

彭德怀刚舒了一口气,参谋拿着电报进来报告:"113师来电,他们刚占领阵地,美军骑一师从北面价川赶到,南面敌军也北上接应,113师粉碎了敌人10余次冲击,松鼓峰主阵地战斗尤烈。"彭德怀听完急命38军其余两师插到美军逃兵后面,插乱敌军,减轻113师正面压力;命令其他几个军迅速向安川、价川运动,全歼逃敌。发出命令后,彭德怀又端详起地图来,忽然大叫一声:"不好!"邓华闻声大惊,连忙过来询问。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