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5回 李长林孤团征东线 傅崇碧铁军战铁原


话说彭德怀在北京期间,听说李军北进甚急,连忙乘车返回朝鲜。3月7日,李奇微集中美李军5个军发起进攻,志愿军为诱敌深入,边打边退,志愿军3兵团和19兵团闻讯加速开进朝鲜。志愿军3兵团司令员是陈赓,他已先去朝鲜,不料腿疾发作,无法行动,只好先回大连治伤,3兵团乃由副司令王近山带领入朝。19兵团原为华北野战军,解放战争时期由杨得志率领去西北作战,现在还由杨得志率领入朝。大军行经山东时,适逢朱德在山东视察,亲来看望。经过天津时,周恩来总理亲自赶来送行。杨得志、杨成武、杨勇是人民解放军中著名的三位战将,号称"三杨"。杨得志入朝后,杨成武率20兵团随后入朝,杨勇也紧接着入朝。

杨得志入朝后,本应赶赴临津江布防,不料美机轰炸扫射非常厉害,兵团部乘坐的火车在定州以北无法行驶,只好隐蔽在一个隧道里。是日傍晚,月黑风高,正是行军的好时机。驶出隧道后,火车头隆隆驶来接挂车厢,一阵猛烈撞击,列车缓缓驶出隧道,车速越来越快。驶上隧道后,杨得志才发现列车不是驶向前方,而是向来路倒退。再一观察,原来车头根本没挂上,反而把列车撞出隧洞,顺山坡急速滑下去。杨得志这一惊非同小可,忙命拉紧急制动闸,但是由于坡度大,车速快,制动闸已经不起作用。

前面就是定川站,路轨上停着一辆货车,眼看着两车就要相撞,危急关头,一个朝鲜小男孩从月台上跑过来把道岔扳开,列车掠过货车在另外一股道上停下来,杨得志、郑维山跳下车向小男孩道谢。这小男孩只有13岁,却背着一支冲锋枪。询问之后,才知这个小男孩是代替他哥哥在站上扳道岔兼警卫。杨得志听了,一阵感慨,这就是战争!他让警卫送给小男孩一些罐头食品以表谢意。

美李军不知志愿军诱敌深入,齐头并进向北进军。3月下旬,李奇微探知志愿军后续部队大举入朝,为防被歼,在三八线构筑阵地转入防御。麦克阿瑟没有想到李奇微居然有此本事,把溃不成军的第8集团整顿一新,攻到了三八线,于是想借此扩大战争,给自己的军便帽上再加几道常胜将军的光环。不料杜鲁门总统看到一个小小的朝鲜战场竟牵扯了美国大部分陆军和主要的空军,国内怨声载道,盟国缩头缩脑,这仗打不下去了,况且美国的战略重心是在欧洲,因此他想见好就收。麦克阿瑟的扩大战争的想法已违背了美国的利益,杜鲁门又讨厌他狂妄自大,一怒之下,撤了麦克阿瑟的职务,命令李奇微接任美国远东军司令员和"联合国军"司令员,命令范弗里特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员。

李奇微上任后,立即制订"撕裂者行动"计划,一方面令美李军在三八线固守,一方面准备在元山一带半岛蜂腰部登陆,在39线切断志愿军后勤供应,南北夹击在三线与美李军对峙的志愿军主力,再演仁川登陆闹剧。不料志愿军迅速北撤,李奇微只得到一个汉城。

志愿军司令部这时已迁到接近前线的上甘岭,彭德怀在4月中旬召集志愿军各路大军将领在志司开会,决定乘李奇微指挥的"撕裂者行动"攻势已成强弩之末,元山登陆又未及实施之机,立即发起第五次战役,把美李军赶回37线。具体部署是3兵团实施中间突破,9兵团实施左翼突破,19兵团实施右翼突破。

敌人并不清楚我军意图,仍向前推进。4月21日,敌人先头部队已推进到开城、高浪浦里、杨口、杆城一线。敌人分成美1军、美9军、美10军、伪7军四个集团,继续北犯。

出于19兵团在这次战役中要唱主角,杨得志深感责任重大,特召63军、64军的军长和政委们前来兵团司令部再次交待任务,他把地图摊在桌子上,指着一道弯弯曲曲的蓝线说:"我们兵团实施右翼突破;就必须出其不意,强渡临津江。突破临津江的任务就交给63军了,傅崇碧你要在10分钟内突过临津江,有没有信心?"傅崇碧说:"司令员放心,我要是用11分钟突过临津江,就来取我的脑袋。"杨得志夸奖一句:"好,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接着,杨得志又对其他两个军的战斗作了部署。3兵团、9兵团也都进行了部署。

大战即将拉开帷幕,志司驻地一派紧张严肃的气氛。洪学智明白,由于美军握有绝对制空权,我军的进攻一般靠晚上进行。在这一个晚上的时间里,部队要从集结位置往冲击位置运动,到了冲击位置后又要展开队形准备,然后攻击突破。一个晚上能有多少时间呢?须知这是几十万大军的战役行动。往往是部队展开了,突破了,天也就亮了。如果晚上完不成突破,白天突破就要受到限制。但是,五次战役中,63军敢于昼间行动,并尽可能地粘住地面敌人,使美机分不清敌我而无法轰炸,取得歼敌2万1千8百余人的胜利。他们是怎么打的呢?

再说傅崇碧离开19兵团司令部后,一马来到军部。带了突击师187师师长徐信等人来到临津江畔,只见江岸陡峭,碧水如带,江山如画。靠近南岸的江水里,插着一道道铁丝网。他脱下鞋,要去探探江水的深浅,徐信一把拦住他:"军长慢来,这是我的事情。"说完连鞋也不脱就走进江水里。傅崇碧看江水没膝,知道可以徒涉,便放了心。

1951年4月22日黄昏,志愿军阵地上大炮齐鸣,顿时山摇地动,第五次战役打响了。3兵团、9兵团都完成了突破,其中尤以9兵团40军动作迅猛,一日间深入敌纵深三十多里,前锋到达加平一线,割裂了东西美伪军的联系。19兵团由于准备充分,战役打响后,仅用十分钟突破临律江,187师一马当先,登岸后猛打猛冲,打到绀岳山,全歼著名的英军格洛斯特营。孤胆英雄刘光子一人就俘获英军63名,只是英军听不懂刘光子的话,63名战俘无法带下战场。刘光子灵机一动,用朝鲜话喊:"巴利卡!巴利卡!(快走)"英军士兵果然听懂了,举着双手跟着刘光子走了。

战役打响后,志司作战室里,参谋认真地作着标图作业,彭总要清楚地了解各部队进展情况。插在地图上的不断地更换位置的小红旗展示出了各部队的态势图。

右翼19兵团扫清了临津江西岸之敌,突破了临津江,63军攻占了绀岳要点及其附近地区。人民军第1军团于4月22日晚攻占开城后,又渡过临津江逼近汶山。

中央突击集团3兵团也进展神速,突破后在炭洞、粟隅地区予美3师以沉重打击。4月24日晨,3兵团主力突击至三八线附近的花峰村、炭洞、板巨里地区。美军拼死防守,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左翼是9军团并指挥39、40军。9兵团突破敌人防御后,40军即乘胜向敌纵深发展。战至4月24日,40军已攻击到加平以北之沐洞里,完成了预定的战役割裂任务,在东西两线的敌人中间打进了一个楔子,割裂了东西线敌人的联系。39军则在突破后攻击前出至原川里、芫村里地区,将美陆战1师隔断在北汉江以东地区。26军、27军、20军则突入敌人纵深18--20公里,20军且在伪6师正面打开了一个十公里宽的缺口。9兵团直属各军在龙华洞、白云山附近歼灭美24师及伪6师各一部。

李奇微在志愿军的猛烈打击下,慌忙命令美1师、美9军向磨叉山、哨城里、钟悬山、姜氏峰、玉女峰、龙华山地区撤退,在那里构筑阵地防御。他又飞调美骑1师第7团及英国部队27旅和加拿大第25旅两个营共约两个旅的兵力赶到加平地区防御,堵塞被40军打开的战役缺口。

志愿军各突击兵团继续勇猛攻击。根据志司的命令,右翼19兵团猛攻伪11师、英29旅防御阵地。4月25日18时,19兵团突破敌人防御,占领汶山、直川里、七峰山等地,歼敌4千余人。其一部前出至道峰山,突入敌人纵深达25公里,对敌侧后造成威胁。中央突击集团3兵团攻击前进到哨城里、宝藏山地区,歼其一部。左翼9兵团25日晚经激烈战斗后,占领清溪山、云岳山和中板里、永阳里地区,歼灭敌人一部。李奇微把美军主力撤至锦屏山、县里、春川地区,构筑第二道防线阵地。志愿军各部于第二天,即4月26日开始攻击敌人第二道防御阵地,并于当天占领敌第二道防御阵地所在的锦屏山、县里、加平一线。右翼19兵团于4月28日攻占国杞峰、梧琴里、白云台地区,人民军第1军团攻至汉城近郊的北岳山区。中央突击集团3兵团于4月28日攻至自逸里、富坪里地区,其一部又攻击前进,逼近汉城。左翼9兵团亦于4月28日攻占铸锦山、祝灵山、清平川地区,其一部又攻击前进,逼近汉江。

在志愿军连续打击下,李奇微将主力撤至汉城以南及北汉江、昭阳江以南组织抵抗,美骑1师在汉城周围构筑了严密的阵地,准备给攻城的志愿军以大量杀伤。彭总鉴于在汉城以北歼敌的机会已失,遂于29日命令停止了攻击。1951年4月29日,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战斗结束。

战役结束后,志司和各兵团总结战斗。洪学智认为,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攻势,从战役部署上看,口子张得大了,想一下子消灭敌人五、六个师,过后看起来,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战役发起时出现的误差,没能突破后插入敌人侧后形成迂回包抄,所以打了个平推,所形成的包围圈,也多是战术的,没有形成大的战役包围;我军在这次攻势中仍然是靠自己身上背的那点粮食、弹药,所以还是礼拜攻势。

李奇微和范弗里特转入防御后,生怕志愿军发动奇袭,乘中朝军队未转移时,又采用李奇微的磁性战术,派出多路小股部队进攻,企图像牛皮糖一样粘住中国人民志愿军。

彭德怀鉴于第一阶段没能大量歼灭敌人,决定发起第二阶段战役。这次的打法是主要在东线进攻,歼灭伪军,西线担任掩护。东线突破成功后,部队再插向敌后,迂回到西线,插断西线美军的退路,然后西线兵团从北向南压,东线兵团从南往北攻,南北夹击,歼灭西线美军。

担任东线突破的是3兵团和9兵团,担任西线掩护的是19兵团。5月6日,彭德怀正式下达第二阶段战役的命令,西线19兵团和人民军第1军团即开始在汉城方向和汉江下游实施佯动,掩护3兵团和9兵团转入东线。5月16日,各突击兵团按计划发动猛攻。王近山因为第一阶段战役没打好,这次决心打个翻身仗,不料志司有令,把12军调走配属9兵团作战,指派宋时轮任东线指挥。王近山对这些都没有计较,战争中这样的事情多着哩。第二阶段战役一开始打得很顺手,3兵团和9兵团突破很快,5月16日早上都完成了突破,朝敌人纵深插去。12军和9兵团的27军都进展神速,12军一直插到37线,这个军的91团猛插300多里,插到了37线以南。李奇微不愧是美军将领之花,他的磁性战术再一次发生了作用,经过几天的进攻后,探知西线正面只有19兵团,9兵团和3兵团都已移向东线,猛向西线侧后插来。李奇微怕被迂回包抄,命令西线美10军的两个师插向东线,反而插断了12军和27军的归路。这样一来,战场情况逆转,形势对敌有利。

这里有一个问题,12军和27军插到37线附近后,为什么不迅速迂回西线而猛往南插呢?原来东线和西线之间有一列长长的山脉,从北到南,横贯半岛北部。中国人民志愿军两个兵团有六、七个军,难以很快从大山的小路上迂回到西线去,只好顺山势走向插向南部,以便分头从山间小路插过去。李奇微正好钻了志愿军的这个空子,反而派军队插到东线。那么美军何以能插过来呢?原来美军打的是火力优势,穿插到东线的不到一个军,人数又少,又有空中优势,所以山间小路尽够他们用的了。

彭德怀一看东线形势不利,乃于5月21日,也就是进攻开始5天后,下令结束第二阶段战役,东线穿插部队北撤。几十万大军进攻容易,猝然之间撤出却难了。

现在且说穿插得最远的12军91团吧。北撤命令下达后,91团和上级失去了联络,电台不知怎么搞的,和31师师部、12军军部呼叫不通。91团团长李长林根本不知道敌情已发生重大变化,还在准备攻击下珍富里以南的伪李军第三军团部哩。不料31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找上门来,李长林大吃一惊,连忙扶他坐下,看他满身尘土血迹,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枫亭连水都顾不上喝,气喘吁吁地说:"快!北撤!立即北撤!这是师里的命令。"等到枫亭喘息稍定,李长林才知师长赵兰田接到北撤的命令后,怕把91团落下,特派枫亭插过敌军封锁线赶来传达命令,掩护他的几个战士均已牺牲,但命令总算传达到了,枫亭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但另一个问题又让大家焦心起来,北撤,怎么个撤法,路上都是敌人,两三个人都钻不出去,何况是一个大团。大家围着李长林,看他怎么办。李长林围着地图看了一会儿,猛然一拳击在桌子上:"办法有了!"大家一阵欣喜,连忙问:"怎么走?”

李长林指着地图说:"你们看,从原路撤回那是万万不行的。等到天黑再走也不行,来不及了。必须立即出发,从什么地方走呢?往南走,再钻进大山,这里是敌人的后方,守备一定虚弱。等我们到广州后再钻出来,这里是前沿。即使有敌军阻挡,也可以冲过去。"大家齐声称赞此计甚妙。李长林立即命令部队摘下胸标埋掉,戴上缴获的钢盔,穿上衬衣,立即出发。部队顺着山路向南走去,一路虽有伪军游荡,也以为是执行任务的友军。

部队过海南汉江后即钻入山林,这时又下起了阵阵的小雨,部队悄悄地经过一座座的伪军驻防的村庄,谁也没有对这支匆匆北进的"国军"产生怀疑。这也难怪,近来不断地有国军途经这里追击共军。李长林、枫亭心中暗喜,继续率军北上。

在进到元人洞时,忽然一小股伪军从路边上插进来和91团一起行动,这可讨厌了。李长林和枫亭商议后,部署精悍的侦察排三三两两地插进队伍,两个人盯住一个敌人。侦察排长让战士们一齐动手擒获了全部敌人。审讯之后,才得知敌人发现91因失踪,估计已经北移,派一个联队前来堵击,这一个班正是敌军的侦察班。审讯完毕后李长林情知形势严重,不敢逗留,率队向北疾进。

第二日拂晓,91团经一夜急行军,过了广川,钻出大山。这里是前沿,李长林命令全团子弹上膛,以警戒姿态前进。突然,前面出现一股伪军向他们走来,李长林不理他们,他们也不理李长林。两支队伍快要擦肩而过时,李长林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而那个伪军官长也认出了李长林,还未等李长林开口,他就大喊起来:"老李,老李!"李长林大吃一惊,91团队伍"哗啦"一声散开,伪军官忙喊:"别开枪,我们是人民军!"李长林这才放了心,跟他攀谈起来。

这个军官是谁呢?原来是李长林在太岳军区工作时的一个朝鲜老战友,后来随金日成回国,不料在此相见。两人都擦了把冷汗,多险哪!这要是开了火,还不……朝鲜老战友告诉他,这里已接近人民军前沿,自己带着侦察队南下侦察,说完向他指了指部队集合的地点,让他们先去那里休息会儿。李长林听完松了一口气,两人还想谈一会,无奈一个有侦察任务在身不敢久留,一个率后撤之师急欲归队,便匆匆话别。

按照老战友所指的方向,李长林果然找到了人民军大部队,他把一百多名俘虏交给人民军,自己又率队前进。经过六天的艰苦行军,这个团终于在文登里和师长赵兰田会合。赵兰田和李长林紧紧拥抱,任激动泪水往下流。范弗里特看到共军逐次北撤,便命令在西线的四个师全力进攻,准备得手后拉平战线,把东线志愿军部队全部隔断在三八线以南。彭德怀命令19兵团63军坚守铁原半个月,掩护东线的3兵团、9兵团及人民军5军团、3军团、2军团北撤。杨得志接到命令后倒吸一口凉气,不说炮火空中优势,单就人数来说,63军也处于劣势。该军自突破临津江以来,部队减员很大,仅有2万4千人,而美军则有5万人,阻击的时间又长达半个月。他感到没有把握,便给彭德怀去电陈述困难,责怪人民军第1军团及志愿军65军未能按命令在连川以南完成阻击任务,仅四天就将敌放至涟川附近,63军仓促备战,恐怕难以完成任务。

彭德怀接到电报后非常恼火:"军情万分紧急,不容讨价还价。其他的问题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63军一定要守住铁原,命令杨得志,63军打光了,守住了铁原就是胜利。”

事已至此,再讲也没有用处,杨得志立即要到63军军长傅崇碧的电话:

"傅崇碧吗?铁原这一仗关系到朝鲜战争的全局,是我军入朝以来少有的一个恶仗,你一定要顶住,有什么困难吗?"话筒里传来傅崇碧的声音:"首长放心,困难一大堆,我们想办法克服。半个月内我放过一个敌兵到铁原,愿军法从事。"杨得志激他一将:"你敢立军令状吗?"傅崇碧说:"敢!"杨得志激动地说:"好同志,我以全兵团的名义感谢你。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什么,我已下令,兵团全部直属部队都补充到你们军,他们已经出发了,下午就会到你们军。"傅崇碧激动地大喊起来:"感谢首长的支持,我们马上把这个决定传达给全军将士,再进行一次彻底的政治动员,一定不让美军从我们这里前进一步。”

打完电话,杨得志看着地图上的东线5个兵团,感到63军这场战斗关系太大了,又要通了本兵团65军的电话:"肖应棠吗?你们怎么搞的?敌人并未增加新的力量,你们为什么不挡住敌人,让他们很快进入涟川地区?"话筒里传来肖应棠结结巴巴的声音:"首长,这都怪人民军一军团撤得太快,我们的翼侧暴露,不得不放弃战斗啊!"杨得志严厉地命令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命令你们立即投入战斗,袭击放人侧背,阻滞敌人前进,掩护63军抢修工事,坚守铁原。如果铁原失守,唯你是问。"肖应棠情知事关重大,立即组织部队攻击敌人侧背,有力地掩护了63军的正面阻击战斗。

杨得志刚讲完话,通往志司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杨得志拿起电话,话筒里传来彭德怀的声音:"杨得志吗?坚守铁原的部署准备得怎么样了?"杨得志说:"彭总放心,如果守不住铁原,我让警卫员提我的头去志司复命!"彭德怀沉重的命令传过来:"此役非同寻常,63军就是打光了,也要守住铁原。"杨得志满头大汗地说:"我明白,一定坚守铁原20天。”

范弗里特眼看着东线志愿军逐次北撤,命令空降伞兵,挡住12军和27军的退路,然后督率西线5个师全力攻击63军防地。6月1日,范弗里特集中兵力,开始攻击,敌军打起黄磷弹,让一道黄色烟柱给敌机和炮群指示目标,炮声已连成一片,轰隆隆持续不断,63军阵地上一片火海。首当其冲的189师,反复与美军争夺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第二天,敌军集中一百辆坦克成扇面形黑压压地向189师压来,189师战士们隐蔽在壕沟里,等敌坦克超过壕沟后,一齐跳出来将手雷塞到坦克履带里,几十辆坦克被炸,后面坦克吓得退了回去。

傅崇碧在指挥部里不断地接到前沿报告,得知部队损失很大,188师坚守的高台山阵地上,563团损失尤大,有的连仅剩下四个人了。第二天敌人必将集中更多的坦克进攻,而铁原一带又都是坦阔的平地,最便于坦克进攻。明天这一仗怎么办?傅崇碧看着地图,苦苦地思索着,想御敌之法。猛地,他看到离铁原不远的东北方向上有一小块蓝色的图案,一下子计上心来,兴奋地喊道:"水库!好,炸掉水库,让大水下来把铁原变成泽国,看坦克怎样活动!"他一刻也没有迟疑,立即命令188师去炸水库,大水顿时漫下来,铁原平原烟水浩森,敌坦克,步兵无法活动,只好停止攻击,188师赢得了几天的时间休整备战。

几天后。大水退去,敌军又开始准备攻击。傅崇碧看到敌人用几百辆坦克围成一个围墙,搭帐篷休息,不能让敌人这么舒舒服服地打仗,他把187师徐信找来耳语几句。187师原来担任预备队,徐信挺不满意的,这时接受了战斗任务大为高兴,立即令全师饱餐一顿,准备好武器进入指定位置,入夜后,徐信看看手表,猛一举手:"开始!"187师炮火猛地向沉睡的敌军营帐开火,突击部队冲到敌人营地,乱杀乱打。敌军毫无准备,被歼无数,坦克、汽车大多被烧,黑烟冒了几天。

战斗开始以来,彭德怀、杨得志焦灼不安,两人驻地均距前线不远,从望远镜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铁原方向的硝烟。他们一会儿打一个电话到傅崇碧司令部,坚守铁原12天,傅崇碧也不知接到彭德怀和杨得志的多少电话。

西线铁原阻击战打得难分难解之际,东线各兵团陆续撤回北部,只有60军180师没有消息。彭德怀急忙命令三兵团寻找,但找来找去仍无踪影。彭德怀焦急万分,估计180师出事了。几天后,该师师长郑其贵突围而回,60军军长韦杰见他身后只跟着几个人,忙追问:"你是怎么跑回来的?180师呢?为什么电台和你联络不上?"郑其贵吞吞吐吐地说:"我们怕暴露目标,把电台砸了,让部队分散突围。"韦杰大惊,又追问一句:"那就是说,你把部队扔了,临阵脱逃。一个师,整整一个师让你扔给了敌人,你还敢回来!

还有脸回来!"韦杰叫来军法处长把郑其贵等人看起来,等候志司处理。彭德怀看到韦杰报告,气得不得了,急忙把洪学智召回志司,把韦杰的电报拿给他看。洪学智看了大吃一惊,对彭德怀说:"这是入朝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其实60军插的最浅。12军、27军插得那样深都回来了,180师并没有被敌人发现,完全可以回得来,怎么可以惊慌失措,把部队扔下自己跑回来,一定要严肃处理,执行战场纪律。"彭德怀痛苦地抱住头:"这是入朝以来我们唯一的一次损失,怎么向党交代啊!"洪学智劝道:"彭总,有些事情是很难预料的。好在东线部队除180师外都撤回来了,47、42、20、27四个军已在新幕、伊川一线构成了纵深防御,是不是让63军撤出铁原战斗,到伊川休整?"彭德怀说:"对对对!让63军撤出铁原战斗,我这就去伊川迎接他们。"洪学智忙要阻止,彭德怀拨开他说:"洪大个儿,你别拦我,我这次是一定要去,这次亏了63军。另外,你通知3兵团,让他们出动侦察部队去敌后搜索营救180师的失散人员。”

傅崇碧接到撤出铁原战斗的命令后,指挥部队有秩序地撤离阵地,开往伊川。指挥部离开之前,傅崇碧最后眺望了一下战场,向长眠在这里的战友告别,便匆匆北上。部队刚撤到伊川,彭德怀的吉普车也开到了,傅崇碧见彭总冒着被敌机炸死,被地雷炸死,被流弹打死的危险穿越一百多里战区迎接部队,心情非常激动。他知道,这是彭总入朝以来第一次单身出外迎接从前沿回来的大功部队,是任何言词都不能表达的特殊奖赏。万岁军38军打得那么好,尚且没有获得这种殊荣。傅崇碧连忙命令部队列队对彭总行持枪礼。彭总从战士们中间穿过,只见战士们灰尘满面,军装破烂,有的战士只穿着一条短裤。他一个个抚慰战士,和他们握手,理理这个的破军装,摸摸那个的烂军帽。抚慰完毕,彭德怀站在子弹箱上向大家行个军礼,说:"同志们,63军这次立了首功,祖国人民感谢你们,志愿军司令部感谢你们,彭德怀感谢你们。我要向毛主席汇报你们的英雄业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为有你们这样的英雄部队而骄傲。”

战士们听了,一股暖流在心中荡漾,他们禁不住痛哭失声,哽咽着高呼口号"祖国万岁!""一切为了祖国!"。彭德怀也泪流满面,和将士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正在战士们激动不已的时刻,杨得志、李志民率领19兵团司政后人员带着大批新军装、成箱成箱的高级香烟和茅台酒来到63军驻地,慰劳部队,总结经验,庆功领奖。彭德怀命令西北调来的几万名老战士全部补入63军。

范弗里特在铁原损失惨重,又探知志愿军在后方休整的四个大军到了前沿,情知不敌,只好转入防御。敌我双方又在三八线形成对峙局面。

彭德怀眼看第五次战役虽然歼敌8万,但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东线敌军且侵占了三八线以北的一块地区。这里都是高山,敌军占领这块制高点对我军事上不利。志愿军在西线的阵地虽然伸到了三八线以南,但这里地势开阔,利于敌坦克行动。彭德怀想再打一个第六次战役,夺取敌军在东线侵占的三八线以北地区,计划制定后,"联合国军"总司令又放出风来要求与中朝军队进行谈判,彭德怀感到情形复杂,决定派邓华率首批入朝各军军长梁兴初、吴信泉、温玉成、吴瑞林回国向毛泽东汇报。邓华高高兴兴地率军长们出发了。他没有想到,这次回京,竟会给他的军事生涯埋下祸根。

究竟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