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6回 批武训江青露峥嵘 妒彭总林彪藏祸心


话说邓华来到北京时,正是6月上旬,他们向聂荣臻代总参谋长报到后,立即被安排住进北京饭店。周恩来听说邓华来了,立即坐车去北京饭店看他们。周恩来和大家握手后,看他们还穿着棉军服,叹口气说:"前线供应这么困难,五黄六月,将军们还穿着棉衣。"说完,马上拿起电话,要通总后部长杨立三:"杨立三吗?邓华他们来了,你马上带人过来,给他们一人做一套新军装,另外,给他们每人发200元零花钱。”

打完电话,周恩来又问邓华:"为了改善志愿军的后勤供应,中央已经同意你们组建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由洪学智同志兼任司令员。洪学智同志有没有什么想法?"邓华笑笑说:"他开始不愿意干,后来彭总发了脾气,他才接受了。"周恩来问道:"噢,是吗?彭总是怎么发脾气的?"邓华说:

"彭总说,你不干,我干,你去指挥部队。"周恩来勉强地笑笑说:"可以理解,带兵打仗十几年,一下子改做后勤工作,是不容易拐过弯来。”

接着,邓华又汇报了五次战役的情况,当他说到180师的失利时,周恩来眼里闪出泪花,轻轻叹息道:"一万多人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的家属还不知道怎么痛苦呢。"邓华和军长们一阵默然。为了打破这种令人难堪的气氛,邓华问道:"总理,我们在朝鲜打仗,也不太清楚国内的形势,你给我们讲讲好么?"周恩来想想说:"国内形势很好,土地改革运动和镇压反革命运动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国民经济恢复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国民经济恢复工作也取得了预期的发展。我们很快就要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海南岛、舟山群岛都已经解放,最近达赖喇嘛派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阿沛·阿旺晋美一行到达北京,和中央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协议。18军在取得昌都战役胜利后,已经向拉萨开进。他们也很苦噢,在进军途中翻越雪山涉过水河,没有粮食吃,连野菜野草也找不到,战士们只好拾骨头砸成粉来充饥,甚至吃棉衣里的棉花、观音土,很多战士被饿死,冻死,累死,病死,可他们仍然坚持行军。”

邓华听了感叹道:"18军比我们还苦啊!"周恩来说:"中央想了很多办法支援18军进藏,空军十三师从国外买了三十多架运输机,给进藏部队空投给养。空军的同志们也不简单啊,开辟穿越世界屋脊的航线,谈何容易。据刘亚楼说,有一段航线是在山谷里,两旁的山峰差点就要碰到飞机翅膀了。”

周恩来还要讲下去,电话铃响了,邓华接过电话听了一下,对周恩来说:

"西花厅来电话要你回去。"周恩来站起来说:"这样吧,你们先在北京玩玩。毛主席这几天正忙着会见西藏代表,商议西藏和平解放问题,18军军长张国华也到了北京。等毛主席忙过这件事,我就让毛主席接见你们。”

周恩来走后,邓华对梁兴初说:"你们注意到了没有,总理好像有什么心事,神情不太愉快。"梁兴初说:"我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可能是累的吧,总理太忙了。"邓华摇头说:"不像。记得我们准备出国的时候,总理又是找我谈话,又是调老洪来十三兵团,忙的要命,但不像今天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

两人正说着,几个人又走进来,邓华等人一看,为首的正是肖华(原东北解放军兵团司令,现任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又是四野的老战友,大家格外亲热。肖华埋怨邓华:"你们来了,也不给我打个招呼。走走走,都到我那里吃饭去。"军长们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跟着肖华、邓华到了前门全聚德烤鸭店小餐厅。席面已经摆好了,人一到,立即上莱。都是老战友,大家也不拘礼,频频干杯。酒酣耳热之际,邓华问道:"老肖,今天总理来看我们,好像不太高兴。你消息灵通,知道这是为什么呢?”

肖华左右看看,把负责招待的几个战士支到门外,才悄悄地说:"你们不知道,中央出大事了!"军长们一听大吃一惊,忙问道:"出了什么事?"肖华沉吟着说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上海有家私营电影公司昆仑影片公司最近拍成了一部电影《武训传》,讲的是清朝末年山东堂邑镇人武训行乞办学的事,大明星赵丹主演。这位赵丹真有两下子,把武训这个人演的活灵活现的。”

邓华问道:"原来是一部电影啊,这和总理又有什么关系呢?"肖华说道:"老兄有所不知,孙瑜拍片前,曾在上海的一次招待会上问过总理,征求过总理对武训的意见。这武训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总理对他没有更多的研究,只告诉孙瑜,武训办了几个义学,后来都被地主夺去。当时招待会上人多,大家都来向总理敬酒,总理也还有许多应酬,所以也未及细谈。当时也没有当回事,谁知道后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呢。"说完忙招呼大家吃菜。

邓华无心吃饭,催着肖华讲下去:"别卖关子呀,快讲下去。"肖华喝了口酒接着说:"今年二月,片子拍好了,孙瑜带着片子到北京送审,正好碰上中央开会,放映厅里坐的满满的,三个小时的放映时间大家动都没动一下。放完电影后,朱总司令和其他中央首长都向孙瑜表示祝贺。这时候,有人向主席告了状。”

大家问道:"谁呢?"肖华悄声地说:"你们想还会有谁。正是江青告的状。毛主席没有看这个电影,当即把片子调去审看,听说彭总当时也在座。毛主席看完片子后,觉得这个片子否定农民革命,便亲自写了一篇社论,题目就叫《应该重视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人民日报》5月20日刊登了。这一来,全国就开始批武训了,许多说过武训好话的人都挨了批评,作了检查。周总理也都向中央作了检讨呢。”

邓华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呢。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肖华说:"咱们这些带兵打仗的以后也得多几个心眼,小心吃亏。"这时女服务员又上来几道菜,肖华赶忙招呼大家:"快吃,拿出你们打美国鬼子的劲头,把这些菜消灭光。"军长们在朝鲜每天都是凉水拌炒面,实在馋了,风卷残云般地把这些菜一扫而光。

再说周恩来回到西花厅以后,秘书报告说:"班禅喇嘛马上就要离京回西宁了,给他的礼物已准备好,请你再看看礼单。"周恩来接过礼单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看完后又问秘书:"礼单的藏文本呢?"秘书说:"没有印藏文本。"周恩来责备地说:"这怎么行呢?重新写礼单,藏文名称放在汉文名称的上面,我们要尊重少数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就要打心眼里尊重,来不得半点马虎。"秘书答应一声"是"赶快重新印制了。

这件事刚忙完,丰泽园来了电话,请周恩来去一趟。周恩来赶紧坐车赶去,毛泽东请他坐下说:"等一会张经武、张国华、谭冠三要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进藏的事。"卫士送上茶来,周恩来掀开茶壶,一连喝了几口。毛泽东看他舌焦唇干的样子,想起一件事,问道:"前几天,我托人给你送去一张条子,你收到没有?"周恩来回答说:"收到了,感谢主席的关心。"毛泽东说:"要节劳,注意身体。批评武训传的事,要适可而止。我听说你也作了检讨,这又何必呢。"周恩来说:"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有错误的,应该检讨。"毛泽东挥挥手说:"算啦,我派江青去山东调查一下武训,回来发表个调查记,就算是批评武训传的总结。对孙瑜他们要加强教育,让他们以后再拍些好片子。"周恩来说:"我一定把主席的话转告给孙瑜、赵丹。另外邓华他们已经来了,主席什么时候接见啊:"毛泽东说:"这事慢不得,明天就让他们来。”

正说着,张国华、张经武、谭冠三来了,毛泽东和他们一一握手,吩咐卫士赶快上茶。还没端上来,李维汉又来了,毛泽东握住李维汉的手,哈哈地笑着说:"你们办了一件大事,了不起哇"。李维汉又说:"我们只是做了一点具体的事,协议的签订全靠中央决策得好。"毛泽东缓缓地说:"还是你们在一线工作的同志功劳大,请坐吧,我们商量下一步的行动,看看怎样落实好好协议。”

大家坐定后。周恩来望望毛泽东说:"主席,现在就开始吧?"毛泽东点点头说:"好,开始吧。"周恩来说:"今天主席把大家找来,商议一下进军西藏的事。这次和阿沛来京,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协议,为解决西藏问题奠定了基础,下一步我们要进军西藏,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维汉同志先讲讲。"李维汉说:"好,我先来汇报吧。在中央的领导下,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阿沛在和平解放西藏协议上签了字。班禅喇嘛对协议签订起了积极的作用,表现出了很大的爱国热情。达赖和班禅是西藏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徒弟,地位完全平等,两人分管前藏和后藏。达赖驻锡地是布达拉宫,领导着西藏地方政府,也就是噶厦。班禅的驻锡地是后藏的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领导着堪布会议厅,也就是堪厅。李维汉一口气讲了这么多,有点口渴,拿着茶杯猛吸了几口,又接着讲起来:"由于堪布会议厅和噶厦政府失和,九世班禅恐遭不测,便于1923年离开西藏,最后在青海塔尔寺仙逝。按照惯例,西藏噶厦政府、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和青海塔尔寺的班禅行辕均开始寻访九世班禅转世灵童。驻在青海塔尔寺的堪布会议厅经过一系列工作,确认青海灵童宫保慈丹是九世班禅转世,也就是这次来京的十世班禅。但是噶厦政府拒绝承认十世班禅,十世班禅现在还只能住在青海香日德。另外现在十四世达赖还在亚东。这不利于西藏的稳定。应该积极促成他们的友好团结,并创造条件,让达赖、班禅回返驻锡地,这也是西藏僧俗大众的热切愿望啊!”

毛泽东点点说:"这个问题确实重大,需要慎重研究。"周恩来说:"主席的这个指示很重要,《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共十七条,其中有两条专门讲了达赖和班禅的关系,一条讲的是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一条讲的是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彼此和好共处时的地位及职权。达赖喇嘛已于5月28日来电,同意这两条内容。现在达赖驻亚东,他和噶厦对中央尚有疑虑,搞不好就可能出走国外。所以我建议不要由中央出面直接派代表护送班禅回西藏,以免达赖起疑心,以为中央有意让班禅代替达赖,使他下决心流亡国外。”

毛泽东说:"我看就这样办吧,让维汉和西北局具体研究下班禅返藏的有关事宜,保证班禅安全返藏。下面就请国华同志谈一下18军进藏的事吧。”

张国华欠欠身子说:"我们接受进藏的任务后,先让王其梅副政委率先遣队探路,大军随后跟进。在昌都,我们歼灭顽抗的国民党土匪和藏军5千人,解放了昌都。不幸的是为祖国统一大业而热情奔走的格达活佛被敌人毒死,昌都解放后,我们为格达活佛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现在部队全部驻在昌都、甘孜听候中央命令。”

毛泽东说:"昌都这一仗打得好,给那些阻挠和平解放西藏的反动分子一个下马威。现在你们必须立即进军西藏,我已命令新疆的王震兵团派部队从叶城进藏,配合18军的进藏活动。现在进藏的主要问题是后勤支援问题,中央已下决心,尽最大的可能支持部队进藏,这个问题就请总理给你们谈一谈吧。”

周恩来点点头说:"主席对支援部队进藏极为重视,在国家外汇极为紧缺的情况下,主席亲自批准进口三十架高空运输机。现在为了使后勤保障工作适应进藏的需要,中央决定成立进军支援司令部,下辖工兵师、汽车师、35个兵站,四个办事处。另外阿沛·阿旺晋美表示要动员几万头牦牛为大军运输物资,这些牦牛队也由支援司令部负责调度。总计后勤支援部队8万人,就是说,进到工布江达以西的一个师8千多人,每个人平均有8个人为他做后勤保障工作。适应进藏生活的需要,现在重庆赶制20万斤饼干、赶制蛋黄饼、姜糖片、皮大衣。皮帽子一律用滩羊皮制做,又暖和又轻。为保证空投,昌都、甘孜的机场已经修好了,沿途设立了航空站,导航台。”

张国华感动地说:"感谢中央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毛泽东挥挥手说:"要感谢我们的战士噢,听说吴忠师在甘孜断粮一月,战土捉田鼠吃,还坚持修机场,真了不起。"周恩来提示说:"主席听说吴忠师断粮的消息后,急得两天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督促空十三师试飞空投,空投效果还可以吧?"张国华回答说:"解决了大问题。"毛泽东点燃香烟,猛吸一口说:"要彻底解决问题,必须加快修筑公路。

一条是青藏公路,一条是康藏公路,这两条公路修到拉萨,不仅可以充分保障部队给养,更重要的是可以运送大量物资去支援西藏的建设。”

张国华回答说:"我们正在组织部队,工兵师和民工在抢修。"毛泽东满意地点点头说:"我看就这样吧,张经武作为中央代表先经印度去西藏,张国华谭冠三率部队由昌都出发进藏。你们在西藏考虑任何问题,首先要想到民族和宗教这两件事。"李维汉等人走后,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明天你就让邓华他们来吧。我请他们吃顿饭。"第二天,邓华率军长们来到丰泽园,向毛泽东敬礼报告后,毛泽东和他们一一握手。握到梁兴初时,毛泽东问道:"你就是那个万岁军军长?"梁兴初报告说:"主席,我只是一个小卒。"毛泽东笑笑说:"小卒过河,拼命而行。同志们辛苦了。"梁兴初说:"主席辛苦,我们只管打仗,主席可是日理万机。"毛泽东说:"还是你们辛苦,你们把美国人打回到三八线,不简单呢。现在美国人放出风来要谈判,我们要树立长期作战思想,防止他用缓兵之计。当然也可以谈,在三八线停战,大家都有面子嘛。”

大家谈了一会,李银桥进来请军长们吃饭,毛泽东说:"四菜一汤,没有什么好吃的。"说完便带着邓华和军长们进了餐厅。席面已布置好,虽是四菜一汤,却很丰盛。毛泽东举筷说:"你们从朝鲜来,吃了大苦,我让他们把菜搞得实惠些,你们也不要客气,一定要吃好。"邓华说:"主席的话使我想起了一件事。毛泽东问:"什么事?"邓华回忆说:"记得长征到达甘肃哈达铺后,主席下令给每个战士发几块银元改善伙食,叮嘱大家一定要吃好,那次可真是解了馋。"毛泽东神色严肃起来:

"是啊,为了革命的胜利,我们多少人倒下了。你们在朝鲜一口炒面一口雪,叫美国人尝到了中国人的厉害。就是后勤供应跟不上,想个什么法子让战士们吃好呢?"邓华回答说:"我们总结了经验,摸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挖坑道,挖库洞,从鸭绿江到三八线,沿途都挖汽车洞、粮食洞、住宿洞,朝鲜从北到南一列长山,正好让我们挖洞子。三八线阵地上的部队则挖坑道,敌机轰炸时藏在坑道里,敌人步兵上来后钻出坑道打,伤亡可大大地减少。"毛泽东一听高兴极了,连忙嘱咐邓华:"这几天让军长们去玩玩,你给我把这些情况写成一个材料。"邓华答应道:"回去我马上就写。"毛泽东说:"这下可好了,终于找到一个办法了。来来来,吃菜,喝酒,就像咱们当年在通渭县城时那样,要解馋。"邓华回到北京饭店后,立即摊开纸笔写起来。他在写下《论朝鲜战场之持久战》的题目后,便飞快地写起来。几天后文章写好,毛泽东派秘书来取走了文稿。这时间前线的日子也到了,工作人员忙着收拾行李,购买车票。正要启行时,电话铃突然响起来,邓华拿起听筒,只听得对方说道:"是邓华副司令员吗?"邓华应道:"是,我是邓华。"对方说道:"我是林总办公室秘书,林总要和你谈谈,车子已去接你了,请你马上来。”

林总?邓华心中一震。从井冈山时期开始,林彪就是他的顶头上司了。他深知林彪打仗爱动脑筋,指挥作战有办法,但也知道这位上司城府极深,现在突然召见,有什么事情呢?

邓华下了楼,果然车子已经来了在等着,他坐上车后,车子立即开动。6月上旬的北京已经很热了,邓华想着前线,对林彪的突然召见有些不悦,心情格外烦躁。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林彪的房子门前停住了,邓华走进客厅,只见窗子的窗帘已拉上了,房子里显得有些暗,林彪的夫人叶群招呼他坐下,摆上糖果,然后去请林彪。林彪出来后请他坐下,两个便闲聊起来。

林彪慢吞吞地说:"听说你回北京了,是不是很忙啊?"邓华知道林彪嫌自己没有主动来看他,有看法了,连忙解释:"回来后还没有安顿好,主席召见,又让写文章,总政总参等单位又抢着让去座谈,一直没顾上来看林总。林总身体近来好吗?”

林彪欲言又止:"前些时不大好,老出汗。在苏联治了一段时间,也不大见好,回国后又忙着筹划朝鲜前线的一些重大问题,也就马马虎虎吧。听说老洪对改做后勤工作有想法?"洪学智本来是十三兵团副司令员,入朝前在华南军区任司令员,协助华南分局书记叶剑英工作,是林彪根据邓华的提议,硬把洪学智从华南拉回到十三兵团的。邓华明白,林彪这时提到这件事,是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他林总对自己的支持。邓华心领神会,回答说:"老洪对做后勤工作开始有意见,现在想通了。林总调老洪来十三兵团可真是调对了,他在前线发挥了大作用。”

接下来,邓华简单地介绍了志愿军入朝后的五次战役的概况,林彪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最后才说了几句看似平常,实则包藏祸心的话:

"你们打得不错,四野的老底子嘛。五次战役不大好,这也怪不得你们,彭总对新入朝的部队也不熟悉嘛!"邓华听得很明白,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前四次战役打得好,并不是彭总指挥有方,是我林彪带出来的队伍好。第五次战役其他部队一入朝,这不是问题来了,180师整个儿就全军覆没了嘛。

林彪恐怕邓华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又补充了几句:"唉,都怪我这个身体,去年十月间,我生病,老出汗。我叫你来,想听你谈谈前线的情况。"说着命人打开一幅大军用地图。邓华听林彪话中藏话,贬斥彭总,想起在朝鲜前线的日日夜夜,对林彪的这种作法非常反感。他觉得彭总一点没有派系的观念,该骂的就骂,该奖的就奖,对38军的批评和奖励典型地说明他的这个性格。但林彪就总喜欢搞派系这一套,处处抬高自己,这就不对了。就拿四野来说,当年出关的十万部队不都是从山东和晋察冀抽的吗?没有罗荣桓和聂荣臻的大力支持,把大批主力部队交给林总带领出关,哪有四野,邓华自己就是从晋察冀军区抽走出关的嘛。

心里面有了想法,说话时便表露出来了。林彪指着地图,一会儿问38军穿插三所里的路线,一会儿又问180师解体的地点。邓华不想多讲,林彪问一句,他答一句。林彪听出了他的敷衍和冷淡,停下提问,问道:"你好像有什么事?"邓华答道:"是的,我已买好了车票,火车就要开了。"林彪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要紧,打个电话,把车票退了。"邓华摇头说:

"林总,我得赶回朝鲜前线,彭总正等我回去呢。下次来京,我一定向林总详细汇报。"林彪一听,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看了邓华一眼,冷冷地说:"好嘛,你走嘛。”

邓华走了以后,林彪在客厅里坐着生闷气,叶群走出来愤愤不平地说:

"好个邓华,跟着彭德怀跑了一趟朝鲜,就不认老领导了,眼中就没有林总了。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吧。"林彪说:"瞧什么,彭总现在是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叶群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还不知道以后谁是谁呢。”

话未说完,电话铃响了起来,叶群拿起电话问道:"喂,噢,是江青同志啊!要来看望林总?欢迎,当然欢迎,请来吧。"她放下电话对林彪说:

"江青要来看你,这是个不安分的人物,主席让她批武训传是有深意的,你要跟她把关系搞好,看来她也有求于你,这正是好机会。”

江青来到林彪家里时,叶群正在门前迎候,车停稳后,她走过去亲自打开车门,江青笑吟吟地走出来。叶群发现,江青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了,禁不住惊异地说:"江青同志,你这么年轻漂亮,真让人羡慕。"江青搔首弄姿地说:"是吗?现在批判武训传,忙得我团团转。这不,主席又要我去山东调查武训。"叶群巴结地说:"那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林总刚才还跟我说,让我找点东西给你补补,别弄坏了身子。"江青惊喜地说:"是吗?林总对我这么关心啊!"叶群说:"可不是,他听说你要来,饭也不吃,就在客厅里等你呢。你快进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林彪看到江青进来,忙上前和江青握手。江青早就知道林彪因为怕出汗,一直不洗澡,不洗脸,但因为要拉扰他,也就顾不上这些了,和林彪紧紧地握手。二人分宾主坐定后,江青说:"听说林总身体不好,一直要来看你,但因为忙着批判武训传的事,总分不出身。近来身体好吗?"林彪淡淡地笑笑说:"多谢江青同志关心,马马虎虎吧。倒是你要注意身体噢。"江青矜持地说:"我只不过是主席身边的一个哨兵。林总是知道的,主席不让我多管事,我就只好每天看看报纸,有什么问题就向主席提出来。"林彪说:"江青同志政治上很强,艺术上也是内行,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有机会我要向主席提出来。"江青感激地说:"我还年轻,还要向林总很好地学习,主席是非常器重林总的。噢,立衡和立果呢?"叶群答道:"他们都去上学去了,感谢江青同志对豆豆和老虎的关心。”

接着,两个女人在一起议论起孩子、衣服来,家长里短,林彪听得心烦,便要通了总政的电话:"是肖华同志吗?江青同志以李进的化名去山东调查,你们总政要大力支持,提供一切方便。”

打完电话,林彪对江青说:"我已让肖华派人参加调查组,这样你会更方便些。"江青说:"有军队的支持,我就更放心了,天不早了,我得动身了。”

江青从林彪家出来,心情非常振奋。革命取得了胜利,朝鲜战争也大体定局,今后是和平建设,自己该出出头了。江青读过一些历史书,知道功高震主的无数历史典故,自己这次出谋批判《武训传》,一下子批了刘少奇、朱德、周恩来,总算报了1937年书记处限制她参加领导工作的一箭之仇。在开往山东的火车上,江青一边咀嚼着这些事,一边下定决心,以后再搞几件批武训传这样的事,慢慢地爬上权力的上层。武则天可以做女皇,自己为什么不能?

山东堂邑县长知道中央调查团来县调查武训,连忙做了布置,找了许多熟悉武训的老人和学者。江青等人在堂邑下车后,指着县长说:"你就是堂邑县长?我叫李进,奉中央命令来调查武训,你们准备的怎么样啊?"县长忙说:"我们找了很多老人和前清的秀才……"这时有人暗暗地扯扯他的衣角,他不由得把话打住。等江青进屋去了,他才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上级。只见那老上级对他附耳几句,县长不由得脱口而出:"原来是江青同志,可不得了,我得对那些人打个招呼。别让他们胡说。”

江青在堂邑调查了一个多月,收集了一大批材料,回京后对毛泽东说:

"你看看,这个武训多差劲,又吃地租,又搞女人,是个大流氓大地主嘛。他还跟一个寡妇搞破鞋,生了一个小豆沫呢。"毛泽东看看材料说:"堂邑县黑旗军头领宋景诗的情况都属实吗?"江青说:"完全属实。当然,宋景诗中间也投降过清朝,不过那是假投降,是策略上的需要嘛。我看可以把宋景诗拍个片子,对《武训传》也是个更好的批判嘛。"毛泽东说:"我看可以,你让电影局去组织吧。”

事情定下来之后,毛泽东长叹一口气说:"这文化理论方面的事得有个人抓抓了。"江青说:"这还不容易吗?现成有一个人摆着。"毛泽东问:

"谁?"江青附耳几句,毛泽东摆摆手:"他都病了几年了,怎么能抓起这个工作?”

欲知此人是谁,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