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28回 一野二野进西藏 达赖班禅会拉萨


话说1951年5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后,班禅喇嘛准备南下参观。北京前门火车站人山人海,鼓乐齐鸣,少先队员载歌载舞。周恩来总理代表毛主席到车站送行,在一片欢送声中,列车徐徐启动。

班禅大师离开北京后,前往天津、上海、杭州等地参观访问。6月初的北京,天气已十分炎热,越往南越热。班禅今年14岁,14年的生涯都是在青海度过的,习惯了青海高原的凉爽气候,对内地的炎热颇不耐烦。在南行的列车上他又问堪厅负责人计晋美:"我给达赖佛的电文发了吧?""前天就发了。"班禅又问:"电文没有错吧?"计晋美回答说:"怎么会呢。我给你背一遍:'班禅愿竭绵薄,精诚团结,在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协助您和西藏地方政府,彻底实行协议,为和平解放西藏而奋斗。'怎么样,没有错吧?"班禅叹口气说:"我知道处长办事可靠,但我总放不下心。这次来北京,给我的感触太多了。我虽然只有14岁,但毛主席,周总理都没有把我当小孩看,一个个优礼有加,真正是尊重我们藏族的民族风俗和宗教信仰。我要是对协议的落实没有出上力,怎么对得起中央对我的信任呢?"计晋美安慰他说:"大师不要着急。有中央的领导,协议一定会落实的,张代表他们已先行入藏了。”

张代表即张经武将军。张将军是湖南人,曾在红一方面军担任过教导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担任过解放军纵队司令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西南军区参谋长、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为了解决西藏问题,毛泽东把他调出来担任中央政府代表。5月23日,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签字后,张经武即按照中央的决策带领18军联络部长乐于泓经印度先去亚东,争取达赖回拉萨。

1951年6月30日,张经武一行离开北京,转道香港、新加坡、印度、锡金,于1951年7月14日到达西藏亚东。其间转车换机,骑马乘驼,不必细说。

西藏地方政府(即噶厦)闻知中央代表到了,即派噶伦(即地方政府主要成员)然巴、索康、饶噶厦、洞波四人拜访中央代表。张经武迎进帐房,如礼相见已毕,提起此行目的:"和平解放西藏协议已经签定。中央对达赖活佛非常关心,希望达赖活佛早日返回拉萨。我想明天就会见达赖活佛,转达中央的意见。"然巴干笑了几声说:"张代表不远万里来到西藏,自然应及早拜谒达赖佛爷。根据惯例,明日朝见达赖佛爷时,由达赖佛爷升座,百官傍侍,然后张代表经传唤进殿。达赖佛爷下座迎接毛主席大函,然后即升座。在座旁右侧给张代表和部长设座。不知张代表是否同意这种安排?”

张经武没有说话。乐于泓立即反对:"这个仪式不妥,不能表现出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正确关系,也不能表达达赖喇嘛对中央政府的拥戴态度。我建议仪式改为这样,我们上山后,先在帐篷中休息,然后直接到达赖卧室见面交信。”

张经武点点头:"我同意乐部长的建议。这次阿沛作为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到北京,周总理亲自代表中央去迎接,是何等的重视,何等的礼敬。中央代表到了西藏你们怎么能够以传唤的方式让中央代表拜会达赖呢?这不是太不礼貌了吗?”

然巴等人被驳得哑口无言,只好同意张经武的方案。第二天近中午时,然巴噶伦亲自率领仪仗,迎接张代表一行去会见达赖。当时达赖住东噶庙上,名曰庙,其实是一座大帐篷。张代表一行走上山来,噶厦及僧官百余人在帐前迎候,大家如礼相见,由噶伦陪同张代表一行休息。过一会儿,然巴进来请张代表去达赖内室,张经武一行进了达赖卧帐,达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来与中央代表握手相见。张经武向达赖递交了毛泽东的亲笔信函。达赖表示感谢并请张代表一行就座。

大家坐定后,张经武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达赖,看他年纪轻轻,只有十八岁,但由于本人聪慧,又有经师指导,小小年纪,已经历阅政治风波,所以说话干练,城府颇深。仔细地读完毛泽东的信,又想了好一会儿达赖才问道:

"毛主席身体好吗?"张经武回答说:"毛主席身体非常健康,他很关心大师,希望大师早日回到拉萨。"达赖说:"感谢毛主席的关心,我准备六天后即动身回拉萨。请你转告毛主席,由于我这里没有协议的副本,现在无法对协议表态。再过几天,阿沛就要带正式文本到拉萨了,那时我们就可以正式表态了。不知张代表意下如何?"张经武说:"大师的想法我完全理解。不过协议的内容已经电告噶厦,大师早一点表态,会提高大师的政治威信,这些还请大师三思。"达赖说:"还是等等吧,不就是几天吗?”

乐于泓看这个话题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为了掌握谈话的主动权,对达赖说道:"张代表的话还希望大师多考虑。另外解放军马上就要进藏,希望大师指示地方政府帮助大军进藏。”

达赖和噶伦们听到解放军进藏,他们也明白,这是经他们同意,写上了协议的,不好多说什么。好半天,达赖才问道:"请问你担任什么职务?"乐于泓说:"我是18军联络部部长。"达赖说:"这个问题也等阿沛来后一起商量吧。”

张经武见会见的目的基本达到,便告辞回了中央代表驻地。第二天,陪同阿沛到北京签订协议的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凯墨也赶到了亚东。张代表派人请他来议事,凯墨等人按时来到。大家如礼坐定后,乐于泓即说:"关于协议问题,我们昨天已与达赖活佛谈了。张代表已带来了协议的抄本,噶伦也都见了中央代表和毛主席的信,噶厦应及早表示态度才对。"凯墨说:"还是等阿沛来和诸噶伦见了面,噶厦再表示态度吧。"张代表说:

"协议是大家签了字的,是一定要执行的。还是尽早表态,这样对达赖佛有好处,对西藏人民有好处。另外,我们想请噶伦转告达赖佛,班禅大师已数次通电拥护达赖大师。为了团结,是不是请达赖大师对班禅大师有个态度才对。"凯墨说:"张代表有所不知,这里面有一件很麻烦的事。认选转世灵童,一般都要认选上一世活佛圆寂一二年之后出生的孩子。投生转世,至少也要十个月以上,十月怀胎嘛。而十世班禅呢?九世班禅曲吉尼玛是1937年12月1日在玉树寺圆寂,两个月零18天后,十世班禅宫保慈丹就诞生了。仅两个多月,怎么来得及诞生新的灵童呢?不过这都是老例,佛祖是怎么安排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不可得知的。我一定把张代表的话转告达赖佛。"张代表说:"这就对了。达赖、班禅两位大师尽释前嫌,握手言和,乃是西藏僧俗民众日夜翘盼的啊。”

凯墨从张代表辕帐出来后,即去达赖处转告了张代表的话。马上有人站出来反对:"不行。宫保慈丹距九世班禅圆寂只有两个多月,怎么会是转世灵童?"凯墨说:"佛法无边,你我凡夫俗子哪能理解?不要说上世班禅已经圆寂,就是在世时,他的灵魂还不是依附在别的人身上?安知宫保慈丹不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达赖点点头说:"凯墨的话有道理,对佛法的了解比较精当。你们先退下,待我占卜,便见分晓。”

众人退下,达赖焚香占卜。大家都紧张地等待占卜的结果。卦词出来后,达赖稍加研读,即知宫保慈丹确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当即宣布:"经我占卜,宫保慈丹确是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我要向十世班禅发电,请他尽快驻锡扎什伦布寺,以便弘扬佛法。"凯墨闻命下去起草电文去了。达赖又问然巴:"我们后天就要回拉萨了,准备的怎么样了?"然巴回答说:"已准备好了。"达赖问:"张代表呢?跟我们一起走吗?"然巴回答说:"是的,中央代表护送佛爷回去。”

达赖在亚东的行辕乱纷纷地准备起程回拉萨,暂且按下不表。且说班禅大师在5月30日给达赖大师发去电报后,即去南方参观访问。所到之处,人们载歌载舞欢迎大师来访,当地主要行政官员都来迎接,礼仪非常隆重。班禅心里非常感动,决心一辈子拥护中央领导,建设好新西藏。6月28日,班禅回到青海塔尔寺,稍加休息后便召集堪厅成员开会,布置支援人民解放军进藏事宜。

这样等了半个多月,计晋美喜气洋洋地跑来报告:"达赖大师回电了。经达赖大师占卜,确认佛爷是九世班禅转世灵童。"班禅一把夺过电文急匆匆读起来,只见电文上写着:"5月30日来电,此间于6月4日接悉,甚慰。我卜卦所得良好征兆,您确是前辈班禅化身。决定后已公布扎什伦布寺。现在希望您即速启程回寺,所经道路决定后先来电为荷。"班禅看了看发电的日期,是藏历7月19日,他反复看了几遍电报,然后一言不发地陷入了沉思。

计晋美以为班禅接到达赖的这封电报后会欣喜异常,此时却见班禅毫无欣喜之色,不禁问道:"佛爷,达赖大师的这一纸电文既可平息有关佛爷身世的论争,又可化解前嫌,使佛爷回到扎什伦布寺,乃大喜之事。佛爷为何愁眉不展呢?”

计晋美问了几遍,班禅才叹口气说:"处长有所不知,今后我的担子更重了。要是万一出个差错,对不起毛主席和中央的重托,对不起西藏僧俗的希望,也难以向我佛复命啊!”

计晋美没有想到这个14岁的小佛爷志向如此之高,心中更加高兴,劝慰了几句,就按照班禅的指示积极地作进藏准备。他从电报上看到,达赖佛爷已经从亚东起身,向拉萨进发,不久必将电迎班禅进藏。

现在再回过来说达赖回拉萨的事吧,1951年7月21日,达赖在中央代表的护送下,从亚东起身,向拉萨进发,免不得晓行夜宿,沿路僧俗跪拜迎接,历经半月有余,途经帕里,堆那、加拉、康马、江孜、车仁、打隆,浪卡子、白地、湟索楚卡、曲水、湟塘,终于8月17日抵达拉萨。这天,拉萨城里家家门口都用白灰洒成卐字形的吉祥图案,屋顶上飘扬着五颜六色的经幡,屋檐上都插上了新树枝。从早晨6时起,僧俗人众已在街上络绎不绝,人人喜气洋洋,罗布林卡那里更是万头攒动,人人都想借此机会得到达赖的摸顶祝福。

中央代表张经武一行已先到拉萨几天,和噶厦留在拉萨的司曹布置欢迎达赖的有关事宜。早上七时半,一批批执事官员。高级官员、藏军队伍、军乐队走进城来,最后是一群铁棒喇嘛拥着达赖坐的四人黄轿。道路两侧排列着各寺庙顶香持幡的喇嘛,其余僧俗人众站在远远的高岗上和草地上瞻仰达赖仪仗。这时布达拉宫的接官厅已布置一新,廊房内架设了达赖的大黄帐篷和宝座,廊前筑起了一土台,专供达赖下轿。在军乐队的军乐声和喇嘛的法号声中,达赖一行往布达拉宫走来。达赖从轿窗里望着外面欢迎的人群,联想到去冬深夜出走,今日返回拉萨,不禁感慨万分。

大轿到了布达拉宫前的接官厅,乐于泓代表张经武到轿前献了哈达。达赖出了轿去休息室换上僧服,受百官拜贺,然后又改坐八人大轿去罗布林卡为众人祝福。人们一看达赖前来,蜂涌而上。铁棒喇嘛挥捧驱逐人群,但仍有不少人用手护头,挤到达赖轿前,得到达赖的摸顶祝福。

诸事已毕,达赖即同噶伦商议,派人迎接班禅进藏。噶伦中虽然有人不甚满意,但因班禅身分已经达赖占卜认定,所以不敢阻拦。商议结果,乃决定派出僧俗官员和西藏三大寺代表十余人亲往青海塔尔寺迎接班禅进藏,并派出藏军第五代本沿途保护,一路民众均须支应乌拉。商议已定,即令噶厦部署行动,去电班禅,通知进藏有关事宜,噶伦们得命分头准备去了。

噶伦们走后,达赖又想到了执行协议的事。这时他已感到共产党确实不同于国民党,十分尊重民族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消除了自己和班禅的隔阂,班禅已通电明确表示拥护自己的领导地位,自己又安然回到拉萨,班禅也不久即来西藏,动乱了多少年的西藏出现了空前的祥和气氛,自己也应该对协议早些表态。无奈阿沛正和18军在来藏的路上,无法看到协议的文本。想到这里达赖不禁有些着急。

正当达赖为此事操心的时候,凯墨跑来报告,阿沛已同18军王其梅副政委领导的先遣支队到了大昭,再有8天,即可到达拉萨。达赖算了一下日期。阿沛可于8月25日到达拉萨。他吩咐凯墨:"阿沛一到,即让他来见我。"凯墨答应了,给阿沛发电,催他快来拉萨。

阿沛·阿旺晋美随18军先遣支队于7月25日从昌都出发后,一路跋山涉水,往拉萨进发。阿沛·阿旺晋美是噶厦的噶伦之一,昌都解放后,担任昌都地区解放委员会副主任,又受达赖的派遣,作为噶厦首席代表,前往北京和中央政府谈判和平解放西藏事宜。在北京期间,他和其他西藏代表备受中央关怀,同时也感到西藏上层一些人总想阻止解放军进藏是如何的不明智啊!北京一月,代表们大受教育,纷纷写信给自己的家属不要移往国外。协议签订后,阿沛和张国华商定,决定先去昌都,陪同18军先遣支队一同进藏。

先遣支队共有300多人,包括一个强悍的战斗连、一个文工队和一些工作人员,由18军副政委王其梅亲自担任司令员,18军的一些师职干部担任其他领导工作。阿沛·阿旺晋美和夫人阿沛·才旦卓噶与先遣支队同行。

从昌都到拉萨,江河阻行,关山万重,再加上空气稀薄呼吸困难,真是备尝辛苦。阿沛虽是藏人,也很少走这条路线,对在冰天雪地、人烟稀少的高原上跋涉不大习惯。虽然他们有马,但很多地方根本不能骑马,只有和战士一起步行。

先遣支队走到嘉黎时,部队已经断粮。在营地旁边的小河里,一尺多长的大鱼游来游去,大家数数,至少有几百条。人们议论纷纷,商议着把这些鱼抓上来,煮了,美美地吃一顿。但因为部队来前受过教育,知道藏胞禁忌抓鱼吃,所以虽然议论,并不敢动手。王其梅司令员听说有人商议抓鱼吃,马上跑来干涉,下令战士们离开小河,战士们闻令都走开了。在战士们议论着抓鱼的时候,阿沛不动声色,在帐篷里悄悄地看着。共产党是不是真的尊重藏族风俗习惯,现在是最好的考验机会,还有什么比断粮更难受的事呢,他看了一会,发现这些解放军果然纪律严明,虽然嘴里不住地议论,但没有一个人动手。他点点头,叫来亲随,附耳几句,那亲随连连答应,出了帐门,消失在黑暗中了。

开饭了,战士们每人分到一小碗黑豆煮草根,大家香甜地吃着。王其梅一边吃一边讲自己在国民党监狱里的斗争生活,大家听后大受鼓舞,紧紧裤带,准备早点休息,以便明天赶路。这时忽然传来哨兵的喝问声:"什么人?站住!"战士们哗啦一声立即拿起枪散开。只听得黑暗里有人答话:"别误会,我是阿沛的人,给你们送粮食来啦!"阿沛也钻出帐篷解释说:"是我的人,让他们过来吧。”

一会儿,只见几十个人,用牦牛驮着粮食过来了,还赶来了一些山羊老牛。王其梅握住阿沛的手问:"阿沛噶伦,据我们所知,这里没有粮食,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粮食?"阿沛笑吟吟地说:"共产党,解放军真没有说的。我都看到了,你们宁肯饿着肚子,也不抓鱼吃,真是纪律严明,从心里尊重我们藏族的风俗习惯。这些粮食都是我的工布江达庄园里的存粮,你们就放心地吃吧,吃饱了我们好赶路。"王其梅感动地说:"多谢阿沛噶伦。"阿沛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这样客气呢?快让战士们吃吧。”

经过一个半月的艰难行程,先遣支队终于到了拉萨河边。乐于泓等人渡过河来,看望先遣支队。第二天部队渡过拉萨河。乐于泓和王其梅在河边等待阿沛夫妇到来后,一同乘船去举行人城式进入拉萨。这时,18军先遣团也已到达边界,加速向拉萨开来。在先遣支队抵达拉萨一个多月后,先遣团终于在10月25日渡过拉萨河,进驻拉萨东郊,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率领的18军直属部队也同时到达拉萨。拉萨河西岸,人欢马叫,战士们整理军容,准备举行大阅兵式。

阿沛这时已朝拜达赖,奉上协议正文。达赖和噶伦们看到十七条协议都是经他们在电文中首肯的,也没有更多的话说。虽然有人对解放军进藏一百个不愿意,但也无法反对,况且18军先头大部队已到拉萨,兵临城下,也只好装出高姿态,欢迎大军进城。

1951年10月26日,18军举行入城式。在拉萨东郊恰曾林卡的一片空地上,搭起了阅兵式检阅台。台子正中悬挂着毛泽东和朱德的大幅画像;台子上方,横挂着"拉萨各族各界欢迎解放军大会"的会标;检阅台两侧,竖挂着两条大标语:"庆祝西藏和平解放"、"欢迎解放军胜利到达拉萨"。入城式开始了,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18军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副政委王其梅、噶伦阿沛·阿旺晋美、拉鲁·才旺多吉、朵噶·彭措饶杰、夏苏·举墨策仁多吉等人登检阅台。拉萨僧俗人众两万多人围在会场周围,观看阅兵式。阿沛·阿旺晋美一看时辰已到,站起来宣布:"西藏各族各界欢迎解放军大会现在开始。"话音刚落,只听见场外一个威严的声音发出了口令:"稍息,立正!"就这一个口令,顿时使会场安静下来,鸦雀无声。只听得马蹄得得,先遣团团长郄晋武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到检阅台前,举手敬礼大声地报告道:"报告军长,受阅部队整理完毕,请指示,阅兵总指挥郄晋武。张国华还礼,命令:"阅兵开始!"郄晋武应道:"是!阅兵开始!随后骑马返回阅兵部队前,发出一连串口令:"向右转,原地踏步走!"自己骑马走到队头,发布命令:"阅兵开始,齐步走!”

随着这一声"走"字,18军军乐队马上奏起了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郄晋武一马当先,和副团长、政委率部队进入场内。部队以连为单位,排成整齐的方队,迈着正步经过主席台前,口令声此起彼伏,西藏僧俗眼看解放军战士头戴钢盔,军容严整,又都训练有素,动作整齐划一,令人精神振奋,不禁鼓起掌来。

部队入场完毕后,在检阅台下的左侧整齐地坐下来。接着是藏军入场。他们吹着号,打着洋鼓,军乐低沉,队伍不整,动作乱,形如游民。两相对照,显得格外无精打采。不要说西藏僧俗群众个个流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就是检阅台上的拉鲁等人也看着扎眼,但干着急没有办法。

藏军入场后坐在主席台下的右侧,两支部队比邻而坐,真是泾渭分明。阿沛·阿旺晋美宣布升国旗。18军军乐队奏起了国歌,五星红旗开始冉冉上升,18军炮兵部队奉令鸣放礼炮。谁知炮声一响,藏军一下子站了起来,操枪上膛,乱成一团,拉鲁等人在检阅台上纹丝不动,暗自高兴,阿沛·阿旺晋美在台上拼命喊道:"这是大会的礼炮,不要误会,不要误会。"喊了几遍,藏军才平静下来,冲散的群众也都跑了回来。

升旗仪式后,噶伦阿沛·阿旺晋美讲了话,拉鲁·才旺多吉致了欢迎词,表示热烈欢迎解放军进藏,拥护西藏和平解放,拥护"十七条协议",算是代表噶厦正式表了态。张国华代表进藏部队讲话,转达了刘伯承、邓小平对西藏人民的问候,表示要为执行协议,保卫好祖国西南边疆而奋斗。

大会结束后,18军以红旗,军乐队为先导,在《解放军进行曲》的雄壮军乐中开始入城。藏军满怀敌意地站在会场出口的两旁,端着英式老步枪,刺刀朝下,有意划破经过的解放军战士的绑腿。部队忍辱负重,为了照顾大局,没有理会藏军的小动作,倒是拉萨人倾城夹道欢迎解放军入城,18军文工队也打着腰鼓,在八角街上行进,更增添了古城的喜庆气氛。

在18军进军西藏时,西北第一野战军部队从阿里入藏,西南第二野战军十四军部分部队进军察隅。进军西藏的任务至此完成。

达赖喇嘛同阿沛等人协商后,于10月28日致电毛泽东,拥护和平解放西藏协议,正式表了态。

班禅在青海得知18军已进入拉萨,达赖已经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协议,认为进藏的时机已经成熟,便于12月来到西宁,准备启程返藏。毛泽东特命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代表自己和中央人民政府赶往西宁为班禅送行。班禅非常高兴,命令堪厅组织盛大集会,欢迎中央代表。欢迎会上,班禅真挚地讲道:"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与中国各民族的热诚帮助,西藏和平解放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返回西藏亦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说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是西藏人民的大救星,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只有同祖国各兄弟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西藏民族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别的道路是没有的。"习仲勋也发表了讲话,称赞了班禅的爱国热情,祝班禅一路顺利,早日安抵西藏。

散会后,习仲勋对班禅说:"中央让我转告您,您回西藏后,不要急,要照顾全局,首先要搞好藏族内部的团结,这样西藏各方面的工作才有希望。"班禅说:"我想回到日喀则以后,先在后藏进行民主改革。"习仲勋说:"西藏一切工作都要贯彻稳进的方针,条件不成熟的事不要办。西藏工作要以反帝爱国统一战线为主。这是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基本方针。"班禅点点头说:"我记住了。”

12月13日,班禅在堪厅和噶厦代表、藏军第五代本的护送下启程返藏。行经三个多月后,终于翻过唐古拉山,拉萨已经不远了,班禅满心欢喜,突然西藏工委来电,计晋美看完电报后大吃一惊,连忙过来报告班禅:"大师,拉萨出事了。"说完把张经武的电报送给他,班禅看完电报也大吃一惊,说:

"这个脓疱总有一天要破的。"拉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西藏上层一些官员抵制协议,企图趁解放军立足未稳,把他们赶出西藏。在他们的支持下,司曹鲁康娃和洛桑扎西用低价强行购买藏民的柴草和牛羊,不准他们把食品卖给解放军,但解放军有强大的后勤支持,自己又开荒种地。他们见阴谋诡计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便唆使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组织伪"人民会议",煽动一些人在八角街上游行示威,派出藏军包围西藏工委、西藏军区和阿沛·阿旺晋美住宅,向中央代表张经武将军呈交请愿书,要求解放军撤到内地,仿照前清治藏办法,西藏不驻军队,只留中央代表,一时间闹得拉萨乌烟瘴气。

事件发生后,张经武将军、张国华将军数次约见达赖和噶伦,责备此次示威和请愿是破坏协议。阿沛·阿旺晋美数次对达赖陈说厉害,班禅又来电责备鲁康娃等人。达赖喇嘛感到鲁康娃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下令解散伪"人民会议",撤销了鲁康娃和洛桑扎西两个司曹的职务,一场闹剧顿时烟消云散。此后,解放军生产自救,工委又开放边贸,康藏、青藏两大公路也在1954年通车,内地物资源源不断运进西藏。驻藏部队和干部不用西藏人一草一粮,反而不断接济贫困百姓,僧俗百姓安居乐业,人人称道解放军是天菩萨。少数反动分子无计可施,便唆使一些无赖向解放军战士挑衅,怎奈解放军战士骂不还口,这些坏分子倒是日益孤立。

事件平息后,班禅喇嘛加速向拉萨进发,终于在4月28日到达拉萨。西藏工委和噶厦及拉萨市民举行盛大欢迎活动,庆贺班禅安抵拉萨。当天下午,班禅即去布达拉宫拜会了达赖喇嘛,交谈数日,交情愈厚。一个多月后,班禅离开了拉萨,经数日跋涉,终于回到了离别近二十年的驻锡地--后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张经武将军见两大活佛会于拉萨,一野二野进藏部队均已到位,便起草电文向中央汇报。又一件大事完成了。毛泽东非常欣喜,想写一首诗作为纪念,忽然电话铃大响,毛泽东接过电话,没听几句便大吃一惊,急问道:"有这么严重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