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31回 王秦大战五圣山 邱黄献身上甘岭


话说饶漱石在莫斯科担心东窗事发,心里惴惴不安。刘少奇瞅出他心中有鬼,一想到今后就要同这个人在一起共事,不禁有些担心,再加上前段时间一大批地方诸候纷纷上调中央工作,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宴会上显得力不胜酒。宴会后斯大林就派人送他到索契海滨休养去了。

刘少奇走后,斯大林把外交部长莫洛托夫找来,摒走房间里的警卫秘书,然后才问道:"那一口袋材料送走了吗?"莫洛托夫说:"您放心,我是以最高机密的方式委托一位局长亲自送给毛泽东同志的。"斯大林点点头说:

"好。毛泽东由于我们历史上对中国问题的一些失误,对我们是有意见的,现在我们要尽量同他搞好关系,我想,毛泽东同志对我们这个举动会满意的。"莫洛托夫说:"是的,我同意您的看法,他肯定会感激我们的。"那么,这些材料到底是什么材料呢?由于事关机密,外人一概不知。连刘少奇、周恩来都不知道,毛泽东身边的卫士们当然更不知道。他们只是发现,毛泽东接到这份材料后,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李银桥不敢问其中的原因,只是劝毛泽东好好休息一下。毛泽东忽然坐起身说:"银桥,中央如果有人要推翻我,你怎么办?"李银桥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跟主席走!"毛泽东又紧问一句:"我回井冈山打游击,你也去吗?你还能吃得那个苦吗?"李银桥说:"能!主席走到哪里,我跟到那里。"毛泽东瞅他一眼说:

"你还算是个忠臣。"两人说了一会儿,毛泽东还是没有睡着,只好拿起枕头边的李贺诗集读起来。忽然,电话铃声大作。李银桥拿起电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主席睡得怎么样啊?"李银桥捂住话筒,对毛泽东说:"周总理的电话。"毛泽东说:"总理刚从苏联回来,有关访苏的情况已经在政治局作了汇报。现在来电话,肯定是朝鲜前线有重要事情,我来接吧。”

毛泽东接过电话没听几句,脸色忽然严峻起来,对周恩来说:"电话上说不清楚,你来吧,让彭总、向前、荣臻也来。"毛泽东放下电话对李银桥说:"美军要在上甘岭大打了,你快去准备些茶水,这个会要开得长些,让厨房给大家煮几碗鸡丝面当夜餐。"李银桥知道情况严重,急忙唤上卫士准备去了。

周恩来率将军们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丰泽园。军情如火,将军们一来,毛泽东就命令彭总介绍前线的态势,以便作出决策。会议室里已由机要秘书挂起了军事地图,彭德怀拿起指示棒,指着地图讲起来:"这是上甘岭,现在这里已是大军云集,空前大战已拉开战幕。"随着他的介绍,毛泽东对这次决战的严峻形势有了更明晰的认识。

原来自1951年4月以来,志愿军前线部队接连粉碎美李军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歼敌8万人。志愿军后勤部队又大破美军的绞杀阵,大批物资源源送上前线。这时志愿军的前线部队在山里挖了许多条坑道。朝鲜的山多为石山,挖起来挺费劲,挖通了又非常坚固。既可以屯兵,又可以存放给养,还可以依托坑道作战。后勤部队也在运输线上开挖了许多大石洞,作为转运物资,掩蔽车辆之用,交通运输的困难局面大为改观。前线坑道里堆放的给养,足够部队四个月作战之用。由于苏联的支援,志愿军和人民军的武器装备有了很大的改进,空军、炮兵、高射炮兵的力量有了很大的增强。现在,不但夜晚是志愿军的,白天的一半也是志愿军的了。

美李军经过一年多的准备,也在前沿和纵深修筑了大量堡垒,用无数战壕把堡垒联接起来,顽强固守。但由于他们士气低落,志愿军的坚固坑道阵地又使美李军的空军火力优势失去作用,所以经常被志愿军夺去阵地。

这时开城的谈判也陷入僵局。关于朝鲜停战的谈判是从1951年7月开始的。中国、朝鲜、苏联三国考虑到敌我双方在三八线已成僵持状态,美李军妄想灭亡北朝鲜的企图彻底破产,也就同意进行谈判。谈判地点就在三八线上,离开城6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板门店,志愿军工兵们在这里盖起了几栋木房子,作为谈判大厅和工作用房。

谁知谈判开始后,联合国军首席代表乔伊横生枝节。先是蛮横地提出要把军事分界线划在北朝鲜境内二十公里的地方,并为了配合这一要求发动了夏秋季攻势,不料遭到了中朝军队的沉重打击。接着乔伊在战俘问题上又大作文章,提出一对一交换战俘。当时美国扣留着13万北朝鲜战俘和1万多名志愿军战俘,志愿军战俘大部分是180师的。中朝方面控制的美李军战俘相对少些。如果按一比一的条件交换战俘,那么将有许多战俘不能同家人团聚,这是不符合人道主义和国际公约的,当然不能为中朝所接受,谈判陷入僵局。美国的蛮横态度受到伙伴们的激烈批评。本来参加联合国军的许多国家都是为了敷衍美国的面子出点兵,他们更关心的是欧洲的安全,眼看美军在朝鲜伤亡重大,毫无胜利的希望,唯恐殃及池鱼,纷纷要求结束战争。美国国内又适逢大选,竞选双方都以朝鲜战争为借口攻击对方,争取选票。杜鲁门总统知道自己因朝鲜战争无获胜希望,主动提出不参加竞选下一届总统,但却想为自己的民主党争取一些选票,便决定在朝鲜发动一场大的攻势,把战场推往北方。这时,北约部队司令员艾森豪威尔将军已经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辞掉军职,杜鲁门调李奇微接替麦克任北约司令员,算是对他的一种奖赏,另调克拉克上将接任联合国军司令员。说起来,这位克拉克上将的父亲同麦克阿瑟也是挚友,他本人也是西点军校的高材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意大利战役中有过出色的表现,战后任美国陆军野战部队参谋长,专管训练。

这位克拉克上任后,也想模仿他的前任麦克阿瑟,搞一次元山登陆。无奈志愿军雄兵百万严密防范,克拉克无隙可钻,便和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等人频频到铁原、金化地区视察。回来后,两个人对着沙盘商议起来。范弗里特指着三八线上的一座高山说:"上将阁下,我建议在这里发动攻势。"克拉克看看沙盘,原来范弗里特的指示棒指的是五圣山。从沙盘上看得很清楚,五圣山正好耸立在朝鲜中部,是平康平原的天然屏障,西瞰金化、铁原、平康地区,东扼金城通往通川至东海岸公路。五圣山海拔1000多公尺,山高坡陡,地形复杂。特别是位于上甘岭的两处高地,地处前沿,直接威胁着联合国军的金化防线。如果从这里突破成功,就可以在五圣山打进一个楔子,进一步夺取五圣山。夺取了五圣山,就实现了中间突破,坦克可以在平康平原大展身手了。克拉克在沙盘前想了一会,觉得这步棋不错,便点点头说:

"好吧,就让我们在上甘岭和共军决一雌雄吧,这次攻势就叫做金化攻势。"在上甘岭防守的是秦基伟指挥的志愿军3兵团15军。自第五次战役结束后,美李军接连发动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上甘岭一带激战尤烈,391高地数次易手。争夺战中,15军又涌现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的名字就叫邱少云。

1952年10月11日,邱少云所在部队奉命到391高地的山坡上埋伏,准备第二天晚上突然发起冲锋,歼灭敌人。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战斗纪律的作战任务,部队潜伏的地方离山顶上的敌军只有60公尺,稍一不慎,就会被敌军发现,招致重大伤亡。所以部队天黑后出发前,部队首长又反复讲了注意事项,强调了要遵守潜伏纪律。

趁着夜黑,邱少云和战友们悄悄地摸到391高地的山坡上。这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草,正好供部队潜伏。部队钻进草丛后,又用野草把自己从头到脚全部伪装起来。凉风吹过,山头上敌人的说话声听得清清楚楚。

天亮了,邱少云从自己藏身的地方望去,竟看不到战友的丝毫踪迹,只有满山坡的野草随风晃动着。

快到中午时,邱少云看见山头上出现几个敌军,对着山坡上的荒草呜哩哇啦地议论着,似乎怀疑荒草里潜伏着共军部队。其中一个人向后一招手,"轰隆"一声炮响,一颗汽油弹落在山坡上的荒草里,大火立即烧了过来。邱少云潜伏的地方恰好就在这里,大火很快烧到他身上,浑身插着的草都一起燃烧起来。大火烧得全身的皮肉吱吱响,但邱少云动也没有动,只是痛苦地把手向地里插去。周围的战友看着邱少云被火慢慢地烧死,都难过地低下了头。

大火烧了二十分钟,直到邱少云牺牲才熄灭。入夜后,反击战打响了,391高地上美李军的阵地被志愿军猛烈炮火打了个底朝天,潜伏的部队一跃而起,一眨眼就冲上山头,消灭了敌军。

391高地收复后,战士们下来收敛邱少云的遗体,但怎么也搬不动。用手电一照,战友们大吃一惊,邱少云的双手竟然整个插进了地里。为了遵守潜伏纪律,保护战友,邱少云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啊!战友们挖开泥土,把他的双手取出来,对邱少云的遗体进行了认真的殡殓,然后抬到山头上,在一排排的鸣枪声中,安葬了英雄。

391高地刚刚收复,惊天动地的炮声响起来。10月14日凌晨之时,美李军在范弗里特的指挥下,出动大批飞机对上甘岭狂轰滥炸,随后以美七师、伪二师共7个营的兵力向上甘岭猛冲。美李军的300门大炮延伸射击,40余架飞机轮番轰炸,30多辆坦克一边开炮一边掩护着步兵冲锋。

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接到上甘岭守军15军军长秦基伟的报告后,命令秦基伟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守住阵地,随后急忙和副司令员杨得志等人商议对策,议定调动一切力量,和美李军在上甘岭决战。决心已定,邓华便赶紧将部署报告中央军委。

听了彭德怀的介绍,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这场大战的严重性。设若15军守不住五圣山,让美李军从中间突破,那将是又一个仁川登陆。毛泽东在地图前看了一会,转过身来说:"我同意志司的意见,估计这场大战将会越打越大,要求前线全军树立敢打大仗的决心。在战术上要充分利用坑道,尽量减少让美军突破。"其他人也都同意毛泽东的意见,当即由周恩来为军委起草电报发往志司。

中央军委的电报传到朝鲜志司时,邓华正急得乱跳。原来上甘岭防御阵地电话线路已被炸断,前沿情况不明,派出去查线的电话兵都牺牲了。邓华下了死命令,要秦基伟一定想办法接通前沿的电话,全力支援前沿。秦基伟接到命令后,立即变更部署,调45师到上甘岭参战,命令全师炮兵支援前沿战斗,终于修通了电话线。邓华得知上甘岭两个高地还在15军手中,不禁松了一口气,接着把中央军委的命令传达给秦基伟,叮咛道:"一定不能让敌军突破五圣山,否则那又是一个仁川登陆。"秦基伟在电话里说:"请放心,我们全军都经过了彻底动员,我们的口号是一人舍命,十人难当。美李军敢来送死,就叫他们有来无回。"邓华说:"好,你们15军是陈司令四兵团的基本部队,你们一定要发扬四兵团的优良传统,把这个仗打好。"秦基伟说:

"是!"上甘岭这个仗打得这么激烈,其实坚守在两个高地上的部队只有两个连。美李军则每天出动几个团的兵力冲锋。志愿军两个连在高地上利用坑道顽强阻击。敌军仰攻,积尸累累。战至15日,两个连伤亡较大,进入坑道坚守。黑夜时分,秦基伟命令两个营配合坑道部队反攻,又恢复地表阵地。

秦基伟得知地表阵地恢复后极为高兴,忙向邓华报告,邓华对着地图想了一会,忽然对杨得志说:"我有个想法,我们的战役指导思想必须改变。"杨得志问:"为什么?"邓华把他拉到地图前说:"你看,我们坚守两个高地的只有两个连,敌人却成团成团地向我钢铁阵地冲锋,这是敌人用兵上的错误。我们要利用克拉克的这个错误,抓住这个歼灭敌人于野外的好机会,痛歼敌军。"杨得志说:"我同意你的这个看法,看来克拉克把他在意大利的经验拿到朝鲜战场上来了。我们再调整一下部署吧。”

从此开始,志愿军调整部署,痛歼集团冲锋的敌军。短短几天,敌即死伤近万人,顶得上第一次战役歼敌人数,而且被歼的大都是美军。比较起来,志愿军的伤亡人数却少得多。战至18日,美李军又占领了地表阵地,志愿军进入坑道坚守。

秦基伟当即调来7个连,分别增援两个高地。这正是10月19日之夜,志愿军的炮群在坑道战士无线电报话机的指引下,向地表敌军猛轰,急风暴雨般的炮火劈头盖脑地浇在敌军头上。随后7个连分成两股,分别向两个高地反击。秦基伟在指挥所里守着电话,前沿不断传来消息,反击部队进展顺利。秦基伟不禁擦了一把汗。突然,电话铃又响起来,秦基伟一把抓起电话,听了几句,突然神色大变,严厉地命令道:"要想办法,天亮前一定要拿下597高地,否则损失太大。"秦基伟放下电话,对政委谷景生说:"炮火延伸射击后,597高地敌人主峰和零号阵地上残存的火力点突然复活,部队攻击受挫。"谷景生说:"你不要愁,我们九纵队跟着陈司令打洛阳,战淮海,富有攻击精神,一定可以拿下火力点。你先抽支烟,我来守电话。"秦基伟点点头。离开座位,抽起烟来。谷景生要通前沿指挥所的电话,催问道:"喂,597高地拿下来了没有?"对方答道:"还没有,爆破员接连牺牲,主攻连只剩下16个人了。"谷景生大声地说:"不管剩多少人,天亮前一定要冲上主峰。”

秦基伟听谷景生打电话,心情更加沉重。如果今晚冲不上主峰,部队士气就会受到影响,明晚再攻,代价更大,敌军有了固守的经验会更加猖狂,坚守在坑道里的部队处境就困难了。想到这里,他不禁焦急起来,正想打电话催问时,电话铃响了起来,谷景生一把拿起电话耳机,听了几句不禁喜形于色地说:"冲上去了?好!什么?再说一遍,黄继光?"谷景生把耳机紧贴着耳朵,听着前沿指挥员的报告,两行热泪禁不住流下来,对方讲完话,把电话挂上了,谷景生还呆呆地握着耳机。

好一会儿,谷景生才站起来说:"部队已经冲上597高地,两个高地的地表阵地都恢复了。可是,一个伟大的战士却倒下去了。"秦基伟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谷景生说:"主攻连攻击受挫后、把剩下的战士编成一个班,分成几个爆破组去炸敌人的火力点。几个小火力点都炸掉了,到最后炸敌人的大火力点时,几个战士又接连牺牲,连长又派出最后一个爆破组,其中有一个战士叫黄继光。他们在最后冲击时,两个人牺牲,黄继光负伤,手雷也都打完了。黄继光为了开辟部队的通路,毅然扑到敌人火力点的枪眼上,用自己的胸膛挡住了敌人的机枪子弹,部队得以冲上主峰。”

秦基伟听了,连连感叹道:"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指挥部里的全体人员摘下军帽,为烈士默哀。新华社志愿军总分社记者正巧来指挥部采访,秦基伟问他们:"你们看过苏联电影《马特洛索夫》吗?"记者们听了一笑,这部电影在全国城市农村到处放映,谁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主人公马特洛索夫是苏联卫国战争中的英雄,在部队攻击德军阵地时,用自己的身体堵住德军碉堡的枪眼,为部队歼灭敌军创造了条件。秦基伟严肃地说:"我们部队里也出现了一个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他的名字叫黄继光,你们应该马上到他的部队去采访,把黄继光的英雄事迹报道出去。"记者们听说部队里出了这么个惊天动地的英雄,马上冒着炮火采访去了。

黄继光牺牲后的第二天,美李军又出动两个团的兵力向上甘岭两个高地进攻。上甘岭经过一星期的激战,树木全被炮弹炸飞,两个高地上的地表阵地全被摧毁,土石全被炮弹炸弹犁成松土,走在阵地上,松土没膝。秦基伟听着双方的炮声山摇地动,真为高地上的战士担心,连连督促自己的炮群按照高地上无线电报话机的指引,猛揍进攻的敌人。于是130门大炮组成的志愿军炮群一齐怒吼起来,成吨成吨的炮弹落到敌军的冲锋集团中,敌国士兵成百上千地死在阵地前。范弗里特恼羞成怒,调来大量李伪军,像潮水般的向高地扑来。高地上的两连守军也伤亡过大,被迫进入坑道,地表阵地又为敌军所得。

上甘岭战役的第一阶段到此为止。一星期激战中,敌军出动7个团的兵力,15军45师出动了3个团的兵力。敌军死伤近万人,45师也伤亡了3千人。45师已经无力向高地补充部队,秦基伟当即调15军29师参战,准备夺回地表阵地。部署已定,秦基伟忙向邓华报告。邓华说:"你们打得好啊,以小的代价痛歼美军近万人,是朝鲜战场上少有的大胜仗。志司决定通报嘉奖。现在克拉克犯了战术的重大错误,成团成团的步兵向我钢铁阵地进攻,这是弃其所长,用其所短。志司决定组织一个大的反击战役,将敌军歼灭在野外。现在我特令你们转入坑道坚持,另调三兵团12军参战,由你统一指挥。国内新调来1200名新战士,志司决定全部补到45师。你们要守好坑道,准备里应外合,歼灭上甘岭敌军。"秦基伟答应道:"是,一定要守好坑道。”

放下电话后,秦基伟向谷景生说:"老谷,现在我们要转入坑道作战了,这个仗怎么打呢?"谷景生说:"老秦,你还记得打淮海时的近迫作业吗?"秦基伟说:"当然记得。"谷景生说:"当时,我们为了减少伤亡,用近迫作业接近敌人。敌人呢,则用挖坑轰炸破坏我军的近迫作业,我们则组织部队袭击敌人的破坏部队。现在虽然时间地点不一样,但道理是一样的。我军进了坑道,敌军肯定要来破坏,我们不妨组织部队分成许多小分队晚上出来袭击敌人,敌人挨了打,又摸不着我们。你看怎么样?"秦基伟说:"有道理。咱们就把上甘岭变成个肉磨子,叫敌人大量在这里消耗。我们就这样上报兵团吧。”

15军是3兵团的基本部队,陈赓回国创办军工学院后,3兵团的司令一职又由副司令王近山代理。15军转入坑道作业后,他一直忙于部署反击战役。考虑到45师消耗太大,急需休整。他命令12军31师接替45师,由15军指挥部统一指挥两个军作战。接到秦基伟的电话后,他指示秦基伟:"我同意你们的计划。记住,要通过你们坚决而灵活的作战,把上甘岭变成敌人的伤心岭。”

秦基伟接到兵团的命令后,立即命令45师把两个高地上坑道里的两个连队撤下来,可是两个连队都不愿意往下撤,45师师长也不想撤。谷景生火了,接过电话命令道:"一定要撤下来,要保护战士的积极性,他们在坑道里守了这么多天,急需休整,马上撤下来。"秦基伟拍拍谷景生的肩膀说:"你这个命令下的好,对战士的处境体会得深。”

31师的一个连当夜通过封锁线,进入597高地的坑道,把45师的那个连换了下来。连长已被炮火炸瞎了双眼,他在洞口指着阵地前的山坡对新来的张连长说:"那是一号区,那是二号区……"张连长一一记下后,便命令战士们背着连长撤下去。

张连长接防后,检查了一下坑道,坑道很长,但空气污浊。检查到坑道深处,发现一个俊秀的女战士没撤下去。张连长火了,训斥道:"你怎么不走,一个女孩子家,真是乱弹琴。"女战士毫不理会他的发火,在油灯下整理着药箱。张连长无奈,只好命令她说:"你好好呆在这里,不要到洞口来,洞口危险。”

话没说完,只听得一阵爆炸声,原来上面的敌人又用炸药炸坑道口了。张连长拿起报话机呼喊火炮支援。顿时一批炮弹飞来,洞口上面的敌人被炸得七零八落。张连长恨恨地骂道:"好你个美国佬!一班出去,给鬼子送些好酒花生米。"一班出去了,张连长蹲在洞口重机枪后面准备接应。不一会,只听得外面一连串爆炸声,接着枪声响成一片,敌军阵地上的探照灯也打了过来。张连长正担心间,出去袭击的战士们回来了,班长一边跑一边说:"我们后面跟来了一串敌人。"张连长命令道:"快进坑道,我来对付他们。"他把战士们让进坑道后,用重机枪向跟来的敌人扫去,只听得敌人惨叫声不断,而死在坑道前面。

守了几天,坑道里的水越来越少,夜晚出去取水的战士大多牺牲在路上。没有水,战士们咽不下饼干,眼看着连队的战斗力受到影响。张连长急了,拿起饼干说:"同志们,现在我们的战斗任务是吃饼干,我们死都不怕,还怕吃饼干吗?吃!"他嚓嚓几口咬碎饼干吃起来,平时好吃的饼干现在却如同沙子,怎么也咽不下去。好容易咽下去了,已憋得张连长脸红耳赤。

忽然,一曲甜美的姑娘歌声在坑道里响起来:"长江万里流东海,江边是我的家乡。早晨姑娘挑水去,两桶江水清悠悠。嗨--清悠悠。"张连长一听,顿时口里生津,饼干也不那么难咽了,再看看战士们,也个个有了精神,艰难地吃起了饼干,张连长不由得朝这位女卫生员瞅了一眼,心中暗想,多亏了她,看来战争也不能没有女人。战后一定要为她请功。

王近山得到秦基伟报告。得知坑道断水,命令秦基伟:"一定要把水送进去。"洪学智在后勤司令部组织技术人员改进水桶,把水桶隔成几个水箱,即使子弹打穿水桶,漏掉的也只是一个水箱的水。新式水桶做好后,运输队把水不断地运进坑道。有了水,坑道里的战士们又活跃起来。

这样打到10月30日夜,志司的反攻部署已经完成,104门大炮同时开火,把597高地炸得尘雾迷漫,15军两个连的兵力紧跟炮火冲上高地,坑道里张连长也率连队冲出,就近消灭了敌人的几个隐蔽的火力点,经过一天一夜激战,全部恢复了主阵地。张连长一连人,这时加上女卫生员只有十几个人了,奉令坚守高地西侧阵地。

范弗里特看到597高地一团军队被全部歼灭,又惊又怕,索性调了一个多师的兵力疯狂反扑。志愿军虽有坑道,但也伤亡不小,张连长阵地上只剩下他和女卫生员了。他命令女卫生员赶快进入坑道,女卫生员起初不愿,被张连长狠骂一通,赶进坑道。这时美李军漫山遍野地冲上来,张连长左打右打,敌人成片成片倒下。无奈敌军太多,渐渐逼上来,张连长忙呼炮火支援。秦基伟在报话机上问:"几号区域?"张连长还想回答,哪知敌军已冲到跟前,张连长忙喊道:"敌人冲到我跟前了,快向我开炮!"然而炮声还没有响。张连长知道秦基伟怕炮误伤自己,正想拿起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忽然坑道口响起了机枪声,冲上来的敌军纷纷倒下。张连长一喜,忙呼叫炮火支援坑道,顿时大炮声轰鸣起来,漫山遍野的敌军被炸得七零八散,只剩下少数敌军跑下山去。

这时,张连长才想到坑道口的机枪声,是谁从死亡线上把自己拉回来的呢?他走到坑道口一看,重机枪后面的射手原来是女卫生员。一股激情顿时在他身上激荡,不由得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597高地被夺回后,15军、12军又夺回了537高地。敌军虽然猛烈进攻一星期,终因战术错误导致死伤惨重,不得不撤出战斗。11月25日,在上甘岭轰鸣了43天的炮声终于沉寂下来。

上甘岭战役一结束,洪学智等人立即前来考察,只见两个高地上的土石被炸成一公尺多深的松土,无法行走。许多坑道被炸短3公尺多。秦基伟介绍说:"上甘岭是个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敌人共投入兵力6万多人,火炮300门,坦克170辆,出动飞机3000架次,敌人共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我军投入兵力4万人,火炮138门,高炮47门,比敌人少得多,但由于我们有坑道作依托,结果敌人被歼灭近一半,我们的伤亡要小得多。”

洪学智感慨地说:"你们说,如果没有坑道,上甘岭战役的结局会是怎样?想起来都后怕。你们赶快把上甘岭的战役总结写出来,周总理催要了几次,说毛主席正等着看呢。”

这时,突然一阵甜美的姑娘的歌声飘过来。在硝烟飘荡的战地上,这歌声是那样的令人陶醉,这是谁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