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32回 王崇伦与时间赛跑 模范旅向荒原开战


话说洪学智等人在上甘岭考察时,山上忽然传来一阵姑娘甜美的歌声。循声找去,原来是张连长阵地上,一个女卫生员在唱歌。秦基伟介绍说:"这就是协助张连长守住阵地的女卫生员王燕。"洪学智连连称赞道,"了不起,了不起。只有我们人民战士才会有这样的英雄主义精神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秦基伟说:"我已通知司令部,为张连长和王燕记大功一次。"洪学智点点头说:"应该,应该。赶快让他们下去休整去吧。"秦基伟说:"是。张连长,我们已经组建了一个新营,你去担任营长。王燕,你去担任营卫生所所长,立即执行命令吧。"张连长高兴地答应一声:"是!"拉着王燕跑了。洪学智笑眯眯地看着他俩的身影,赞赏地说:"蛮好的一对嘛,仗打完了我给他们做媒。"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起来。

等到大家笑完了,洪学智又说:"坑道是个好东西,还要继续挖。"秦基伟试探地说:"能不能让国内造一些挖掘机,送到前线来。上甘岭的石头太硬。"洪学智一口答应:"我完全同意,现在我口述电报。"参谋立即打开电报纸簿,把洪学智的话记下来。口述完毕后,洪学智改了几个字,命令马上发给彭总。彭德怀接到电报后,立即召见后勤部主任杨立三,让他把任务布置下去。由于东北工业基础雄厚,杨立三把造挖掘机的任务交给东北几个工厂,其中把造挖掘机拉杆的任务交给了鞍山钢铁公司机械总厂。工人们早就从报纸、广播里听到上甘岭大捷的消息,现在听说又要给志愿军造机器挖坑道,打击侵略者,个个欢欣鼓舞,立即钻进车间干起来。

拉杆这种零件只能在铣床上加工,总厂的铣床都是老古董,一次只能加工一根拉杆,还得慢慢地干,而且稍微把握不好就出废品。一天干下来,成品不多,废品不少,像这样干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而志愿军战士都是天天在前线流血啊!车间党支部支书记暗暗着急,想了一会儿对大家说:"必须改造这老爷车床,提高工效。如果因为我们耽误了机器生产,那就是对党对人民对志愿军的犯罪行为。"大家一听嚷道:"支书记,你领着我们干吧。"支书记便和大家一起商量起来。正谈得起劲时,车间主任韩剑光走来,对支书记说:"老支,你过来,我给你说个事。"支书记走过来,韩剑光忧愁地说:"老支,王崇伦又泡病假了,你知道不知道?"老支说:"为什么?"韩剑光说:"还不是想着私营厂工资高,想离开鞍钢进私营厂。"支书记说:

"我去跟他谈谈,不能让一个工人兄弟掉队。"王崇伦是鞍钢机械总厂的工人,技术上有两下子。鞍钢解放前他生活很苦,身上穿的是破布袄。鞍钢解放后,他生活变了样,穿起了蓝制服,吃上了白面馒头。王崇伦对共产党感激得很,积极工作,加入了青年团。这时私营工厂为了和国营工厂竞争,用较高的工资挖国营工厂的技术工人,有些工人去了私营工厂。王崇伦思想上也有些波动,便请了病假。

王崇伦是个勤奋的小伙子,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孔,浑身都是力气。劳动惯了,一闲下来浑身不是味儿,只好背起粪筐,到街上捡拾马粪。朋友们见了,大为惊奇,问他:"今天不是星期天,你怎么不去干活呢?"王崇伦自我解嘲地说:"我自己给自己放了假。"朋友们听了纷纷批评起来:"你这就不对了,哪里还像个领导阶级的样子?我们都为你难为情,亏你还是青年团员呢。你想想,这样做对吗?走走走!我们送你回车间去。"王崇伦说:

"好啦,你们不用送了,我今天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到车间去干活,行不?"朋友们说:"一言为定,可别变卦啊!"王崇伦连连点头说:"一定,一定。"朋友们走后,王崇伦也不捡粪了。背着粪筐回了家,一进门就对妈说:

"妈,我不去私营厂了,明天就去车间干活去,离开厂子心里不是味儿。"妈说:"不去也好,那私营厂也不是好干的。"娘俩正说着,支书记来了,娘让王崇伦赶快躲起来,支书记问道:"大嫂,崇伦呢?"娘有点慌乱地说:

"他去街上捡粪去了,还没有回来呢。"支书记说:"崇伦回来,你告诉他,大家伙儿想着他呢,叫他回厂来吧。"王崇伦在屋里听着,思绪翻腾。在旧社会,他在厂里拼死拼活,老板工头像没瞅见似的,理都不理他。现在自己两天没去上班,支书记还到家里来看他,他再也不好意思在屋里藏着了,一步跨出里间。

支书记见王崇伦一下子从里屋走出来,倒吃了一惊,问道:"你原来在屋里啊!怎么样,离开集体的味道不好受吧?"王崇伦默默地点点头说:"不好受。"支书记开导他说:"小伙子,现在你是领导阶级的一员,可不能光顾着自个儿的事。现在厂里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准备工作,热火朝天。你要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没有国家,还会有咱们今天的好日子吗?"王崇伦说:"我已经想好了,现在就去车间干活去。"支书记高兴地一拍王崇伦的肩膀说:"这就对了,咱俩走吧。"王崇伦和支书记一起大步流星地走着,俩人还哼起了他们最喜欢的歌:

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

……车间里的工人朋友们见王崇伦回来了,一点也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个个都跟他打招呼。王崇伦走到自己的刨床前,开始干起活来。他技术高,干的挺顺手,刨好的零件个个都是合格品。可是铣床那里人们吵吵嚷嚷,废品越来越多,铣工和车间主任、支书记急得头上直冒汗,可也想不出好办法来。王崇伦觉得自己是领导阶级的一员,不能让国家的利益受损失,应该积极想办法搞技术革新,解决拉杆生产问题。回家以后,他把自己院子里的墙砖拆下来,摆成铣床的架势,琢磨起来。琢磨了几天,终于叫他琢磨出道道来了。他赶紧画了个图,利用工余时间做了个新工具。工人们一听说王崇伦要在铣床上试验自己的新工具,都跑来看热闹。王崇伦从来没有经过这个阵式,心里直嘀咕,千万别出洋相才好。谁想到越嘀咕越出问题,铣床一转动,拉杆带工具都一下掉了下来。王崇伦头脑里"轰"的一声,汗立即冒出来,把内衣都打湿了。围着看的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支书记生气地吆喝他们说:"都瞎嚷嚷什么,新事物哪能一下子就成功,快回去干活去。”

工人都走了,支书记拍拍王崇伦的肩膀说:"小伙子,别泄气呀。咱厂张明山发明反围盘,经历的困难比这大多了。你要想着国家的事,不要因为面子上不好看打退堂鼓啊!"王崇伦点点头说:"书记,你放心,我不会打退堂鼓的。可是,工具为什么会往下掉呢?"支书记说:"先放松会儿,抽支烟吧。"支书记点着烟,往旁边的木凳上一坐,谁知凳腿是活动的,一下子把支书记摔在地上。王崇伦拍手大喊:"好!好啊!"支书记恼怒地斥责他:"我摔了跤,你不赶紧扶我一把,反而叫好。你这小子真坏。"王崇伦赶紧把支书记扶起来,解释说:"书记,你别误会。你这一摔,一下子使我想出了个好主意。咱们的新工具成啦!"支书记高兴地命令:"那就赶紧试验。"王崇伦在新工具上加了一块铁片,用螺丝固定死,然后开动铣床,铣床转动着,同时加工着两根拉杆,一会儿就加工好了。王崇伦和支书记用卡尺一量,全部合格,再加工也合格。支书记和王崇伦兴奋地在车床上干着,一会儿就加工好了一堆拉杆,一件废品也没有。王崇伦乐坏了,还想继续干下去,支书记把铣床关掉,拉着王崇伦的手就走:"回家休息,明天再干。"由于王崇伦发明了新工具,全部拉杆按时按量地做好了,机器运到朝鲜前线后,洪学智立即把它们分配给了部队。拉杆的活儿刚做完,工厂又接到为新疆王震将军所部制造矿山开采机的任务。王震将军所部的老底子是抗日战争时期驰名中外的三五九旅。该旅驻守陕北河防,保卫延安和陕甘宁边区。1941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政府停发八路军军饷,陕甘宁边区又被胡宗南几十万部队层层包围封锁,延安和边区的日子真是困难极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诸同志商议后,决定开展生产自救运动。王震将军率三五九旅开进延安郊区南泥湾,屯垦生产。这南泥湾是个小盆地,古代曾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方,后来屡遭兵祸战乱,居民星流云散,遂成荒芜之地。三五九旅开进南泥湾后,开荒种地,烧砖盖房、立炉锻冶,一下子把南泥湾变成了个"花花世界"。战士们丰衣足食,练武习文,边区人民闻讯纷纷前来参观,三五九旅遂成为八路军生产自救的模范。更有几位作家和作曲家写成了"唱唱南泥湾"的民歌,民歌唱道,"往日的南泥湾呀,到处是荒山。如今的南泥湾呀,鲜花开满山。又学习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这首民歌作成后一下子唱遍了解放区,王震将军和三五九旅的好名声传遍了全国。

王震带的三五九旅不仅能生产,也能打仗。抗日战争快结束时,该旅万里南征,直打到王震将军的老家湖南。解放战争初期,他率队中原突围,胜利回返延安,毛泽东亲自到延安城外迎接这位湖南将军。

1949年北平解放之后,毛泽东拟调王震兵团来北平担任警备任务,王震却主动放弃了这个美差,要求中央军委派他去新疆,当时新疆国民党部队十万人已在陶峙岳将军率领下起义,急需调派得力部队进疆,毛泽东感到王震兵团很适合担任此项任务,便决定王震兵团进疆。王震得令后,立即率第一兵团所辖二军及六军沿河西走廊进疆。这时部分国民党部队正在哈密等地谋叛,美国特务支持的乌斯满匪徒杀烧抢掠,无所不为。王震兵团进疆后,立即镇压了少数国民党部队的叛乱,改编了十万国民党部队,追剿乌斯满匪徒。新疆地广人稀,情况复杂,兵少了不够用,兵多了养不起。新疆原有国民党部队十万,现在又来了十万解放军,部队军粮供应一下子发生了困难,部队急得哇哇叫。王震将军却从图书馆里要来了清朝名将左宗棠收复新疆的资料,把自己关在乌鲁木齐西大楼里看起来。

看了几天,王震从大楼里钻出来,笑嘻嘻地说:"有办法了,大家跟我走。"司令部的参谋们,后勤部的助理员们纷纷爬上大卡车,在一连武装警卫的保护下,跟着王震向玛纳斯河流域的深处驶去,最后在一个叫奎屯的小村外停下来。

王震走下车来,抓起一把泥土看看,虽然不是很肥,但也是黑油油的,连走几处检查都是一样。王震望着准噶尔盆地里的万古荒原,兴致勃勃地问大家:"这里怎么样?我看比南泥湾好哩。"他从参谋手里接过新疆省地图,比划着说:"新疆省的面积几乎是全国总面积的六分之一,而人口却只有几百万人,并且主要是少数民族。地方大,要的军队多;人口少,兵多了又养不起。怎么办?还是老办法,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绝不能增加老百姓的负担。我决定全疆部队除留下一个师剿匪外,其余没有战斗任务的,全部转入生产,争取在几年内在天山南北建成二百多个团级农场,不仅充分满足部队需要,还支援地方建设。一旦有事,担任战斗任务的部队不需携带军粮,可随时进入部队农场宿营、补充粮食。二百多个团场遍布天山南北,劳武结合,对防止外敌入侵和镇压内部叛匪,维护治安秩序,必然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你们看对不对?”

随行人员听了,都觉得这办法太好了,纷纷问王震,司令员怎么想出了这一套办法?王震说:"学习历史嘛。另外咱们三五九旅有这个经验嘛。咱们说干就干。现在就开荒。"参谋们从小村子里借来了犁,王震扶着犁,军官们用绳子拉着,在荒原上拉开了军垦第一犁。

全疆部队接到兵团司令部开展大生产的通知后,一齐行动起来了,伊犁河谷、准噶尔盆地、塔里木盆地、天山牧区、巴里坤草原,到处都响起了军垦战歌。为了筹措生产费用,部队全体官兵两年不发饷,几百个团场一下子都在两年内建起来了。有了团场的军事支持和后勤保障,剿匪部队来往自如。农场建起来后,王震又命令军队开矿山,建钢厂,需要大批凿岩机,乃向中央求援。中央即把任务交给了鞍钢机械总厂,王崇伦车间的任务是做凿岩机上的卡动器。卡动器的制做需要一系列工序,先要在插床上插,然后在磨床上磨,铣床上铣,刨床上刨。可是车间里的插床太陈旧,一个卡动器在插床上加工下来,足足需要两个半小时。一天下来,插床前堆满了要加工的零件,而其他车床都没事干,工人们议论纷纷,有叫领导增加插床的,有叫技术员设计新车床的,有叫把卡动器分一部分给其他车间的。王崇伦知道这都不现实,国家没有钱买插床,就算买来也不知到了何时;技术员少,各科设计任务已经不少,分不出时间解决插床的问题,把任务分给其他车间也不现实,他们的任务也排得满满的。自己是主人翁,应该为国家分忧。

从此,王崇伦只要有空,就到插床那里去看,一边看一边想,想了多种改进办法,可是想来想去都行不通,看来只有创造一种新工具了。他一连几天想着新工具的事,白天在车间里想,晚上在家里写写画画,几天下来,王崇伦脸色发黄。妈妈和媳妇暗自给他做些好吃的,让他补充营养。经过半个月时间,王崇伦终于设计出一副新工具的草图。他兴冲冲地拿给车间主任韩剑光看。韩剑光看了图纸,拍手叫好,连忙叫来班组长,按工种各自加工新工具零件,技术员和工人们也都帮着他画图,提建议,使新工具更加完善。零件的加工都布置下去了,就是新工具的底座还解决不了。这种底座只能翻砂铸造。按规定得报到总厂技术室,技术室同意后得设计科设计图纸,然后把图纸转给生产科,生产科再下达任务,至少也得三个月时间才能铸造好。怎么办呢?王崇伦想起了废铁堆,说不定那些废铁堆里就有这种底座。于是不管刮风下雨,王崇伦一下班就去翻总厂的那些废铁堆。这些废铁堆翻起来既费事又费力,王崇伦连着翻了四天,才在一个废铁堆里看到了一个大铁坨子,好像是自己需要的那种机器底座。于是,他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外拉,一不留神脚上的新皮鞋被铁棍撕破了,但那个大铁坨子总算拉出来了。王崇伦看着,心里乐了,这家伙还正是自己要找的那种底座。

新工具造成了,把它装在其他车床上一试,完全行,不仅能加工卡动器,而且加工一个部件只要四十分钟,比插床节省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这种新工具不但能做卡动器,还能加工凿岩机上的十四种部件。过去车间不能做的这些部件,现在都能做了。工人们高兴极了,给这种新工具起了个名字,叫"万能工具胎"。

自王崇伦发明"万能工具胎"以后,车间的生产效率提高了两三倍,凿岩机很快造好了,一批批运往新疆和全国各地。王震将军收到这批机器后,马上分发到各个矿山。战士们得到了新机器,采煤的采煤,开铁矿的开铁矿,很快把第一批焦炭和铁矿石运到八一钢铁厂,八一钢铁厂炼出了第一炉钢水。

正在这时,《中国青年报》报道了王崇伦在车间革新的事迹。按照当时的工作定额,王崇伦一年干了三年的活儿,被称为"走在时间前面的人",报纸还专门发了社论,号召青年们与时间赛跑。王震将军看了好几遍报纸,赶紧把军区的政治部主任左齐找来,拍拍报纸说:"老左,看看工人老大哥的先进事迹吧,咱们又落后了。你得赶紧布置一下,叫部队好好学习王崇伦的先进思想,把边疆建设好,保卫好。"左主任想了一下说:"我看先开个全兵团英雄模范大会,到时你给大家讲讲话吧。"王震说:"开大会我同意,讲话不行了。我马上得去湖南一趟。"左主任问:"司令员老家有什么急事吗?"王震摆摆手说:"不是老家有急事,而是咱们部队有件急事要马上办。”

左主任不知部队发生了什么事,要劳驾司令员往老家跑一趟。王震叹口气说:"作政治工作就是作人的工作,你们怎么想不到呢?我们不光要鼓励部队吃大苦戍守边疆,还要关心他们的生活问题。你看咱兵团的干部们都老大不小了,大部分都没成家。过去战争年代,没有办法,现在条件好一些了,这个问题应该解决了。我准备到湖南动员些妹子来,让她们和我们的战士们成家立业,建设新疆。”

王震去后不久,第一个湖南妹子即响应王震号召,报名参军来到新疆,分到库尔勒二师,二师立即派警卫连长去乌鲁木齐接她。当时匪患严重,道路不宁。警卫连刘连长奉命后,即率一个班乘车去乌鲁木齐。这刘连长二十余岁,高挑身材,浓眉大眼,富有战斗经验。新来的湖南妹子也是清秀如水,还是护士学校的毕业生呢。

军车开出乌鲁木齐市后,直向南疆奔去。面前是无垠的戈壁,风细沙静,天高云淡,戈壁风光自有一种雄壮的风味。忽然,对面的天际下出现十几个黑点。刘连长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一阵,判定是土匪,连忙停车,准备战斗。湖南妹子一听土匪来了,毕竟是第一次见这个阵势,不由得心慌意乱。刘连长劝慰说:"别怕,你跟着我,小小几个土匪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说话间,土匪近了,一色的高头大马,马蹄扬起阵阵尘土。刘连长下令:

"打!"两挺轻机枪随即吼叫起来,匪徒纷纷落马。一匪徒见势不好,摔过来一颗手榴弹,正好落在湖南妹子跟前。刘连长一个飞跃,踢飞手榴弹,顺势抱住湖南妹子滚到沙坑里。手榴弹爆炸了,刘连长手臂负了伤,妹子却安然无恙。

土匪被打跑了,大家乘车重新赶路,湖南妹子为刘连长包扎好伤口。刘连长这才想起还没有问问人家的姓名呢,便问道:"同志你怎么称呼啊?"湖南妹子回答说:"我姓杨,叫杨林,你呢?"刘连长边卷莫合烟边回答:

"我吗?你就叫我老刘吧。"杨林"噗哧"一笑,刘连长奇怪地问道:"笑什么?"杨林刮刮脸皮子,调皮地说:"这么年轻轻的,就叫老刘,也不害臊。"说着"咯咯咯"地笑起来。刘连长不好意思地看着窗外。啊!今天戈壁的阳光为什么这样明媚?

回到库尔勒以后,刘连长交了差,湖南妹子被分到师部卫生队。来卫生队看病的人陡增,不是胃疼,就是腰疼。杨林对每一个病人都亲亲情情地接待,实在没病的也好言安慰一番,可就是不见刘连长来换药。杨林几次去看他,都被他谢绝了,杨林一气之下向师长告了状。

自杨林来后,卫生队的工作大有改观,师长非常高兴。现在听杨林告状,他非常生气,立即把刘连长叫来,劈头就问道:"好你个野小子,敢对我们的女医生耍态度,看我怎么收抬你吧!"刘连长奇怪地说:"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耍态度来着?"师长一拍桌子:"还敢狡辩,人家都告了你。"刘连长一听急了,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师长听了,笑眯眯地说:"我明白了,杨林对你有意思了,这是好事嘛。"刘连长耳红脸赤地说:"可是……"师长问:"可是什么?"刘连长说:"还有许多年纪比我大的同志都没有成家呢,我怎么好占先?"师长一听,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半天才停住笑说:"傻小子,这种事怎么能发扬风格。好了,你们俩个愿意,我来当媒人。”

自刘连长和杨林结婚后,更多的湖南女知识青年来到部队,安家落户。不久,王震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组建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把原来国民党十万起义部队和解放军一部划归生产兵团,在乌鲁木齐设兵团司令部,在全疆十二个地、州各建一个农业师又组建了几个建工师,大规模展开了生产建设。中国人民在革命和建设的凯歌声中送走了1952年,迎来了1953年。这时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开始实行了。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鼓舞下,全国人民掀起了劳动竞赛的热潮。党于1954年又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过渡时期是指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个历史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路线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的灯塔。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提出,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提出了总目标和总任务。一个气势非凡的大建国高潮在全国掀起。

1954年4月,著名革新能手王崇伦和鞍钢的其他六名全国工业劳动模范响应国家号召,向全国总工会提出了开展技术革新运动的建议书。在他们的带动下,全国工业战线迅速掀起比赛赶帮的劳动竞赛和技术革新运动,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很多妇女也积极投入到工业化建设高潮中去,过去妇女从未涉足的工作岗位,今天也已不再是男工的一统天下。第一个火车女司机田桂英、第一个女拖拉机手梁军的事迹像风一样传遍了全国各地,激起了更多的妇女的革命豪情。中华大地,到处是一派热气腾腾的建设景象。

党和政府为了充实工业战线的力量,从全国各条战线抽调数万名优秀干部充实到工厂、铁路交通战线上去。在党的大力提倡下,全党开始了学习文化知识的运动,努力把自己变成经济建设的内行。由于工业建设的全面展开成千上万的农民进入钢厂、纱厂、基建、铁路、矿山,充实了工业战线上急需的建设力量。大批高校学生提前毕业走上建设岗位。

从1953年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开始实施起,工业战线上真是捷报频传,凯歌不断。1953年12月16日,我国重工业建设中的第一批重点工程项目--鞍山钢铁公司的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和7号炼铁炉竣工投产、鞍钢工人们向毛泽东写信报喜,毛泽东致电鞍钢全体职工,热烈祝贺工人们的建设成就。这时,作为内地钢铁企业的包头钢铁公司和武汉钢铁公司也正在加紧建设。

1956年,吉林省长春市又传来捷报,我国第一座汽车生产厂--长春汽车制造厂(即第一汽车制造厂)竣工投产,一辆辆解放牌载重大卡车从流水线上开了出来。中国第一辆汽车开出流水线,标志着中国不会制造汽车的历史已去不复返了。

这个时期,还出现了许多"第一":中国有史以来制造的第一架喷气式飞机飞上蓝天,第一座长江大桥开始修建,四川的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通车,第一座机床工厂--沈阳机床厂建成投产,第一辆拖拉机从洛阳拖拉机厂的生产线上缓缓开出,第一台火车机车驶出制造厂的大门……

连接西藏和青海、和四川、和新疆的三条公路建成通车,极大地便利了内地和西藏的交通。在西北,从天水到兰州的铁路已经修通,从兰州到乌鲁本齐的铁路正在建筑中。这时新疆也是一片繁忙的建路景象,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的公路上,一队队的汽车来往不断,给新疆运来了许多专家学者和工厂设施。天山南北,生产建设兵团建起了二百多个农牧(团)场。驻疆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捐出三年的津贴,建起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厂、七一棉纺织厂、新疆水泥厂等中型工矿企业。新疆学院得到了扩建,新建了八一农学院、新疆矿冶学院、新疆医学院等高等学府。

王震在乌鲁木齐西大楼部署着新疆的工作,突然,军区作战室送来军情报告,乌斯满匪徒被我部队追剿,逃进巴里坤天险落鹰峡。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