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34回 攻金城朝鲜停战 说秦楚高饶下台


话说江青在巴尔维哈碰见扬帆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恨不得一口把扬帆吞下去。回国后,她立即找康生商量,康生放下正在鉴赏的文物,想了会儿说:“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不但扬帆,饶漱石、潘汉年华东局的这些人都是内奸、特务,1950 年国民党飞机轰炸上海,肯定是他们捣的鬼。但是,这事急不得,要扳倒扬帆,就必须扳倒华东局,这是何等的大事,得耐心等待机会。不然,打蛇不死反被蛇咬。当然,我们也要创造条件,关健是要让毛主席对他们起疑心,只要毛主席点了头,这事就好办了,我教你一个办法。”他对着江青的耳朵嚼咕了几句,江青面露喜色,连连点头。

当晚吃过饭后,江青悄悄地对毛泽东说:“那个案子有头绪了,康生同志怀疑华东局有问题。”毛泽东大吃一惊说:“是吗?这可不能瞎说哟。”江青一跺脚说:“康生同志已经掌握了证据,上海公安局破获了一大批台湾潜伏电台,破获后又让他们继续和台湾保持联系,情报就是通过这些电台送出去的。”毛泽东听了,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吩咐江青说:“这些事先不要宣扬出去,现在朝鲜战场上打得正激烈,我们需要集中精力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江青答应说:“是,我一定保好这个秘。”毛泽东因为忙着要处理彭德怀从前线来的一封电报,便回了办公室。

上甘岭战役结束之后,美李军又被迫回到谈判桌上,但他们不甘心失败,节生横枝,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准备再发动一次战役,讨些便宜。中朝军队为了配合谈判,于1953 年5 月13 日发起夏季攻势,歼敌几个团,把阵地向南推进了140 平方公里,美军被迫同意了以现在的阵地为军事分界线。彭德怀受命于6 月20 日从北京前往开城,准备办理停战协定签字事宜。不料李承晚集团突然将朝鲜人民军近3 万名战俘押到军队训练中心,宣布这些战俘已“就地释放”。世界上各国都纷纷谴责李承晚是“出卖和平的叛徒”,美军当局也因为李承晚这样做妨碍了美国的利益而大为恼火。李承晚面对各国的责难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表示要单独打下去,开城谈判再度搁浅。

这时,彭德怀已经到了平壤,和开城的李克农、桧仓的志司邓华通了电话,决定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打击。当天,彭德怀给毛泽东发去一封电报。电报说:

毛主席:20 晨抵安东,南北朝鲜均降雨,故白日乘车至大使馆,与克农、邓华均通电话。概括目前情况,停战协定须推迟至月底似较有利,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打击,再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6 月上半月据邓华说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此意已告邓华妥为布置,拟明21 日见金首相,22 日去志司面商停战后各项布置,妥否盼示。

毛泽东在办公室想了一会儿,又来到地图前仔细端详,只见金城以南、北汉江以西的敌人阵地非常突出,态势对我有利,易于被我三面攻击,在这里防守的是南朝鲜的首都师和六、八、三师,打敌人的这个突出部,也正符合我军的战役意图。他关掉照明灯,和周恩来在电话中商议了一阵,周恩来也认为彭总的决心是对的。考虑成熟,毛泽东便提笔写道:“6 日22 时电悉,停战协定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电报写好后,毛泽东叫来秘书,吩咐他立即把电报送给周恩来,斟酌后发往朝鲜。

彭德怀接到毛泽东的电报后,赶快从平壤赶往桧仓志司,和邓华等人商议后,即把金城反击战的任务交给杨勇统率的20 兵团。彭德怀叮嘱杨勇说:“这次虽然是打伪军,但不能有一点大意。你们的敌人都是伪军中比较有战斗力的部队,首都师里有个什么白虎团,听说打仗很有两下子,要十分注意。”杨勇说:“彭总放心吧,我们就像打美军一样严密部署,保证达到战役目的。”彭总点点头说:“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回到兵团司令部后,杨勇即按照志司的部署,把5 个军分成中央集团、西集团、东集团,三个集团各抽出一支部队,在战役发起后插向敌后,攻击敌人要害部门,断敌退路。志愿军司令部抽调了1000 多门大炮和两个师的卡秋莎火箭炮,在金城一线布好阵地,准备支援20 兵团作战,志愿军后勤司令部也抽调10 个团的2000 多辆汽车日夜赶运作战物资,一派备战繁忙景象。

1953 年7 月13 日夜,天色昏黑,浓云低垂,闷热异常,金城一线的李承晚部队个个昏昏欲睡。突然,大地一阵晃动,接着是火光映红天际,几秒钟后,炸雷般的轰隆声响遍金城四野,原来是志愿军的火炮一齐发射了。任你水泥碉堡,铁丝网,在1000 多门大炮的轰击下,都成了一堆碎砖烂瓦。炮火延伸射击后,20 兵团各个突击部队即紧跟炮火,冲到李伪军阵地,把那些震昏了头的李伪军士兵从战壕里揪了出来。只用了一小时,20 兵团全线突破阵地,向纵深发展。各集团预先挑好的渗透支队也向敌后猛插,其中尤以西集团动作迅速。该集团由68 军和54 军的130 师组成,突破敌军阵地后,即命渗透支队分成若干股向敌后穿插,607 团的一个侦察排长杨育才也率领一个13 人的侦察班奉令插向敌后。

杨育才虽然入朝不久,但战争经验丰富。胆大心细,文武双全。率侦察班出发后,眼见沿途敌军溃乱,往来频繁,忽然想起38 军插断三所里的事来,当即命令全班换上李伪军首都师的服装,俨然是一支国军小分队,在公路上大摇大摆地前进,无大阻拦。走不多远,忽然一个敌兵骑着摩托车迎面而来,杨育才举起右手,命令敌兵停车。敌兵见是位头戴大檐帽的长官,便停下来,掏出手绢擦了擦汗。就在这一瞬间,侦察兵一拥而上,把他活捉,带入山间树林。杨育才掏出匕首问道:“你肯定是共军的探子,快说,你的任务是什么?”敌兵战战抖抖地说:“别误会,我是首都师的传令兵。”杨育才假装不信:“传令兵?我在师都当侦察课长这么多年,怎么没见过你?”那个敌兵说:“我才入伍,原来是邮局送电报的,分到白虎团后当传令兵,你怎么会见过我?”杨育才收起匕首说:“原来是这样。我们刚从共军那边侦察回来,不知道新的口令,怎么办?”敌兵说:“那还不好办,我告诉你,今晚的口令是冬天。”杨育才故作不信:“你还是跟我们到师部去吧。”那个敌兵从口袋里掏出口令条子说:“你看。确实是冬天。”杨育才这才放下心来,命令把传令兵绑起来,塞上嘴,然后说:“对不起老兄,我怀疑你是共军的探子,等我到你们团部查清你的身份后再来放你。”

离开山间树林以后,杨育才对侦察兵说:“白虎团团部离这里已经不远,我们去奇袭白虎团团部,把这只白虎的虎头捣烂,你们说好不好?”侦察兵们齐声说:“好,我们也都是这个主意。”杨育才说:“好,我们就去奇袭白虎团!”说完,一撩黑斗篷,率侦察兵们向敌后奔进。

走着走着,前面黑暗里突然有人喊道:“口令!”杨育才大声回答:“冬天!”对方又问:“哪部分的?”杨育才大骂起来:“老子是师部的,你是

什么东西,敢来问老子。小心我叫白团长枪毙了你。”敌兵见过来的官长军容丰伟,气势凌人,一派高级军事机关官长的派头,知道来头不小,毕恭毕敬地送他们过了警戒线。就这样,杨育才一口气闯过敌军三道警戒线。前面是一个大村庄,只见军官们出出进进,小吉普、摩托车跑来跑去,电话线向四面八方扯去,杨育才心想,这就是白虎团团部了。他叫侦察兵们做好战斗准备,然后领头大踏步向囱虎团团部走去。

白虎团团部在战线后面,敌兵作梦也没想到14 个人的小分队敢来老虎嘴上拔毛,再加上敌兵来来往往,谁也没有对首都师的这一小队国军注意。虽有哨兵问他们口令,也都叫杨育才答出口令蒙过去了。杨育才推开白虎团会议室的大门,只见灯光明亮房间里聚集着70 多个军官正在开会,杨育才从军衔上可以看出,白虎团的营长、团长什么的都在这里了。

白虎团团长见一个青年军官推门进来,以为师部有什么紧急军情,正想问时,杨育才的美式冲锋枪响起来了,团长立即倒在地上,其他13 个人也端枪猛扫,任你军官再多,也挡不住14 支冲锋枪喷出的一大片弹雨。结果,伪军官当场被打死54 人,被活捉19 人。接着,杨育才又让被活捉的团部军官集合团部参谋、副官,然后把他们统统赶到仓库,锁上门板,留下三人警戒。自己带着其他的侦察兵捣毁了通讯设施。

这时,西集团正向敌战线后部压过来,白虎团因团部全部被歼,无法行动,很快溃乱。首都师师部和白虎团联系不上,大为诧异,派机甲团来援,行至白虎团团部时,被杨育才等人挡住。这里,各种反坦克炮有的是。杨育才和侦察兵们操炮就打,机甲团不防这里有变,当即被击毁几辆坦克,道路被阻。机甲团团长陆根株正欲组织抵抗,忽然大兵杀至,整个机甲团,炮营都被歼灭,陆团长也被活捉。

激战数日,也是天公作美,敌机无法飞行。李承晚部队一向靠飞机壮胆,没有了飞机,也就没有了胆子。战至14 日晚,金城川一线李伪部队被全部肃清,李承晚大骂美军坐视不救。克拉克接任以来,屡战屡败,也自觉面上无光,便调集飞机坦克猛攻志愿军阵地。无奈自上甘岭之战后,美军士气大损,进攻也是强弩之末,被志愿军打得焦头烂额,只好收兵回营。

金城一战,志愿军歼敌6 万人,收复土地178 平方公里,拉直了金城以南的战线。克拉克无奈,只好给金日成首相和彭德怀司令员写信认输,保证遵守停战条款。李承晚闻讯大怒,气冲冲地质问克拉克:“将军,你不应该认输,这样做,你将会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战败的条约上签字的将军。”克拉克生气地说:“总统阁下,都是因为你的拖延,我们美军又有17000 人战死,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李承晚说:“你们美国人不干,我自己单独干,我要北进!”克拉克冷笑两声说:“北进?总统先生,这次共军的金城战役就是专门教训你的,你去看看你那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残兵败将吧,所谓北进是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哟!”李承晚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悻悻地走了。

1953 年7 月27 日,一个注定要写入历史的日子到来了,朝鲜停战协定今天要签字了。这天拂晓之前,板门店还是大雨滂沱,破晓时分雨又一下子住了,被大雨清洗后的黎明,空气格外的清新。板门店筑起了供签字用的木屋。10 时整,双方代表分别从南北两个方面走进了签字会场。美军代表因为连遭大败,个个没情没绪的,一进来就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中朝方面的代表则服装整齐,精神振奋。

签字开始了,联合国军代表团团长哈里森在9 份蓝色封皮的协议书上一一签上自己的名字,中朝方首席代表南日也在同样的9 份蓝色封皮的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是交换签字,最后是彭德怀和克拉克签字。

签字完毕,彭德怀、克拉克和会场里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看表,正是10 时12 分,记者一涌而上,请双方司令员讲话。彭德怀司令员对新华社记者说:“美国侵略者在三年多的朝鲜战争中,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现代化武器,但是这场战争终于以中朝军队和人民的胜利而结束。它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彭德怀的演说赢得了记者们的热烈鼓掌。在会场的另一边,克拉克将军则垂头丧气地对美联社记者说:“我获得了一个不值得羡慕的名声,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美国记者们听了,个个黯然神伤,匆匆离开了会场。

这天晚上10 时整,朝鲜停战协议正式生效,美李军阵地上顿时升起了数百颗照明弹、信号弹,庆祝协议生效。士兵们哭着、喊着、笑着,庆幸自己可以活着回国。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阵地上,则非常安详,战士们望着当空皓月,见圆月低垂空中,活像是一只中国喜庆时挂的红灯笼。从前沿阵地上向北望去,只见松岳山矗立在远远的夜空下,战士们不禁感慨万千。须知,1950年6 月,朝鲜战争的第一枪就是从这里响起的。

朝鲜战争停战的消息传到北京,刘思齐高兴极了,毛岸英很快可以回国了。令她不可理解的是抗美援朝三年多,毛岸英竟一封信都没有寄回来,她准备在毛岸英回来后,好好问一下他。这天,她照例来中南海丰泽园看望父亲。

丰泽园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欢乐的气氛。刘思齐走到菊香书屋门口,卫士朝她使一个眼色,刘思齐顿时精神紧张起来。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毛泽东坐在沙发上暗暗落泪,旁边茶几上放着一堆材料。刘思齐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喊了一声“爸爸”。毛泽东回过神来,拍拍沙发说:“坐吧。”刘思齐坐下后问道:“爸爸,朝鲜停战,大家都高兴得要命,你老人家怎么伤心起来了?”毛泽东拍拍她的头,没有作声,半天才说:“娃,胜利来之不易啊!侵略者被消灭了一百多万,我们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几十万同志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了,其中也包括岸英。”

毛岸英牺牲了?刘思齐怀疑自己听错了,毛泽东颤声地说:“娃,是真的,岸英入朝不久就牺牲了,他们都瞒着我。过了好久我才知道,后怕你听了难过,我也就没有告诉你。”说完,他站起来,从写字台的柜子里取出一沓绑扎得好好的信递给思齐。刘思齐一眼就认出这都是她给毛岸英写的信,她拿着这些信,不禁嚎陶大哭起来,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好久,毛泽东才劝住思齐,对她说:“娃,岸英已经牺牲了,你也得为自己的生活想想了。有合适的男同志,不论职务高低,只要人好,你喜欢,我就认他作女婿,这是我的一桩心事。只有你生活得幸福、愉快,我才高兴。岸英泉下有知,也才会放心。”

刘思齐一把甩开毛泽东的手,哭喊道:“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岸英,你还我的岸英!”卫士闻声想进来劝,毛泽东挥挥手,让他出去,然后抚摸着思齐的头说:“娃,你就批评我吧,谁叫岸英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毛泽东送走了刘思齐,把秘书田家英叫来,问他:“最近江青老告你的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田家英说:“江青同志进城后,变了许多,讲吃

讲穿,横行霸道。我又没有多少时间去巴结她,她就以为我看不起她,对我不满。”毛泽东生气地说:“江青这个人和谁都搞不到一起,你别理她,一切都听我的。”田家英回答说:“是。”毛泽东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现在是我最主要的助手,名义很高,职务很低。最近邓小平和杨尚昆几次向我提起,要你担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和国家主席办公厅副主任,你有没有意见?”田家英推辞说:“我当好主席的秘书也就够吃力的了,何必再担任中办副主任呢?”毛泽东说:“还是担任上好,这对你的工作也有好处。”田家英到此,也不好再推辞,便答应下来。

接着毛泽东又问道:“最近开的财经会议你听说什么了没有?”田家英一愣,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从今年3 月以来,因为财经问题,刘少奇、周恩来、陈云、习仲勋接连受到毛泽东的批评,撤销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央人民政府党组干事会。政务院各部委的党组工作,改为直接受中共中央领导。七个工业方面的部被划归国家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高岗领导。6 月14 日召开的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高岗异常活跃,会议上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现象。作为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自知应该汇报这些情况,但这样一下子就牵扯到党内最高领导核心的团结问题,事关重大,田家英有些犹豫了。

毛泽东知道田家英有顾虑,鼓励地说:“你讲嘛,讲错了也没有关系,是我问的你嘛。”田家英壮着胆子说:“好吧,既然主席问到,我就如实汇报吧。高岗在这次财经会议上搞了很多名堂,他对开会的人们说,刘少奇、周恩来已经失去毛泽东的信任,他已组成了经济内阁,说中央有圈圈摊摊,他是正确路线的代表。”毛泽东点点头:“这些我已有所闻,今天你一讲,更清楚了。财经工作有错误,财经委员会1952 年12 月公布的新税制是有利于资本主义的,政务院在组织上犯了分散主义错误,刘少奇把几次中央会议决议不经我看,擅自发出,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我已作了批评,但还未形成一个路线嘛。要纠正全面否定财经工作的议论,这些意见,你对周恩来讲一下,会议的总结还由总理去做。”

高岗得知毛泽东支持周恩来做会议总结的消息后,大为不满,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毛泽东改变态度的原因,最后想到这是不是因为毛泽东看我高岗的力量敌不过刘周而采取的权宜之计。他反复斟酌了半天,觉得自己的判断有道理,看来要取得最高权力,还得再拉一些人。拉谁呢?全国六个大行政区,东北区和华东区是已归入自己掌心,西北区地远人贫,可以先不管他,华北区没有多少实权,也可暂缓考虑,唯有西南区、中南区地广人稠、物华天宝,举足轻重。中南区、西南区两大总管是林彪、邓小平,何不找他们商量一下呢?陈云长期主管组织工作,建国后又管财经,是在全党有很高威望的同志,也应该多加拉拢。考虑已定,高岗即开始行动。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林彪。

高岗和林彪是老战友了,解放战争时期,他们一起在东北打仗。林彪在前面打,高岗在后面搞后勤,俩人配合很好,所以,对于高岗的来访,林彪非常欢迎,叶群也张罗着递烟倒水,格外热情。高岗摊开双手,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小叶,你这样热情,我以后都不好来了。”叶群眼圈一红说:“高主席,你说什么话来。要不是你当年出来讲话,我也不会有今天。”原来在东北时,叶群为了报复一个在延安整风时向她提过意见的女干部,以罗荣桓的名义向中央发电,把这位女干部调走。中央发现后,电令罗荣桓处分叶群。慌乱之中,叶群找到高岗求救,高岗找到罗荣桓说情,结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此叶群非常感激高岗。

高岗听了叶群的话摆摆手说:“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这都怪刘少奇、周恩来多事,他们一直在白区工作,哪里能够理解我们这些根据地军队的人。现在中央要分一线、二线,如果让刘少奇主持一线的工作,我们不是更要受气吗?大家怨气都很大。饶漱石在中央组织部发现了很多问题,安子文拟了一个八届政治局委员的名单,根本就没有林彪同志嘛。其实呢,我们四野功劳最大嘛。”

叶群这时到里面拿糖果去了,林彪对高岗说:“你说的有道理,中央对我们这些带兵打仗的越来越不当回事了,杯酒释兵权。你要出来说说话,我是支持你的。”高岗说:“只要把刘少奇他们推下去了,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他知道林彪爱出汗,不喜人久坐,便告辞走了。

高岗走后,叶群从里面跑出来问林彪:“高岗和你说些什么?”林彪把刚才的谈话向她概略地介绍了一番。叶群听完脸色大变,指着林彪哭喊着:“你呀,上了高岗的大当,这是掉脑袋的事呀!”经叶群一提醒,林彪顿时醒悟,汗如雨下,着急地说:“这可怎么办?”叶群眼睛转来转去,一下子想出个主意,对林彪说:“无毒不丈夫,只好这么办了。你赶快向主席报告,就说高岗来活动,你没有表态,特向主席报告,请求主席指示。”林彪想了想,同意了叶群的建议,拨通了丰泽园的电话。毛泽东接到电话后,什么也没说,就把电话放下了。

财经会议结束后,高岗南下杭州、广州游说时,第二次中央组织会议上饶漱石又大吵大闹起来。原来此年(1953 年)初,中央调高岗、饶漱石、邓子恢、习仲勋来京到中央工作,再加上去年8 月调到北京的邓小平,东北局、西南局、中南局、西北局、华东局的主要领导都调到北京来工作了。邓小平任政务院副总理,饶漱石任中央组织部部长,邓子恢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主管政务院文教口的工作,高岗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这时的国家计划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中央机构,不隶属政务院,主管国家的全面计划,权力很大。陈云、邓小平、彭德怀、林彪、饶漱石、彭真、薄一波都是这个委员会的委员,从这个名单上也可看出这个委员会的厉害,而高岗正是这个委员会的主席,他又是以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身份兼任这个委员会主席的,真是地位显赫,职高权重,超出了调京的其他中央领导,故政界内有“五马进京,一马当先”的说法。

饶漱石眼看高岗荣膺重任,便想攀龙附凤,步步高升,在这年6 月——8月的财经会议期间,跟着高岗转,明批薄一波,实批刘少奇,想帮着高岗扳倒刘少奇、周恩来,由他们取而代之。

财经会议结束后,中央又召开组织会议,饶漱石便在会上揪住安子文的错误不放,明批安子文,实批刘少奇。毛泽东得知后,批评饶漱石说:“新官上任,刚来即斗。”他提议会议暂停,先举行领导小组会议,解决中组部内部的团结问题。第二次全国组织会议的领导小组由刘少奇、朱德、李富春、胡乔木、习仲勋、杨尚昆、钱瑛、饶漱石、安子文以及六个中央局组织部长组成。领导小组按照中央的要求,多次召开会议批评饶漱石的错误。邓小平代表中央作了讲话:“中央组织部的工作是有成绩的,是贯彻了中央的路线的。这是与毛主席特别是少奇同志的领导分不开的;安子文(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同志也有成绩,不能设想只是领导很好,他们做不好而会有成绩。”

高岗得知饶漱石的问题被揭露,连忙跑到丰泽园去找毛泽东,为饶漱石说项。毛泽东始知高饶串通一气,要推倒刘少奇是真。他故作奇怪地问高岗:“你为什么代表饶漱石说话?我在北京,饶漱石也在北京,他为什么要你来代表,不直接来找我呢?在西藏还可以打电报嘛,就在北京嘛,他有脚嘛,可以走来嘛。”高岗一看话不投机,也就坐了坐走了。

不久,毛泽东得知高岗又去邓小平那里活动,要拉邓小平扳倒刘少奇,被邓小平严词拒绝了。邓小平当时警告高岗:“刘少奇同志在党内的地位是历史形成的,从总的方面讲,刘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不适当。”

这时,各地负责干部也纷纷打来电报,电话,向毛泽东报告高岗的活动。

毛泽东这时要准备去南方休假,向政治局提议他离京时,由刘少奇临时主持中央工作,过去也一直都是这么搞的,书记处的同志都没有意见。唯独高岗坚持轮流主持,这样便可使刘少奇地位降格。但毛泽东没有答应。

作了这些安排后,毛泽东又拿出几本法学著作研究起来。明年就要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他已指定田家英、胡绳、陈伯达等人组成宪法起草小组,准备今年12 月到杭州起草宪法。这是一件大事,毛泽东不敢委于他人,要亲自动手,因而有空就钻研有关法学的著作。今天他看了几篇却看不下去了,高岗近来活动得很厉害,饶漱石在中央组织部也闹得很厉害,东北局、山东分局的组织部长跟着饶漱石在后面闹,看样子高、饶配合默契,想搞掉刘周由他们来掌实权。想到这里,毛泽东冷笑了几声,现在先不管他,等疮烂透了露出病根再收拾也不晚。

1953 年12 月,毛泽东带着宪法起草小组去杭州,一路上和地方党政军大员交谈,告诉他们:“有人想推翻中央,推翻我。”地方大员们早已听说了“秦楚大战”的说法,现在更加明白,毛泽东要摊牌了。这些人本来对高岗没有什么好印象,这时便纷纷向毛泽东揭发高岗的阴谋活动。原来此年8月底财经会议结束后,高岗到各地游说,吹嘘自己,说他自己是根据地和军队的党的代表,是他把毛泽东迎到陕北;说刘少奇是白区的党的代表;天下是军队打下来的,理应由根据地和军队的代表坐天下;刘少奇周恩来应该下台,由他高岗饶漱石担任党中央副主席,政务院总理。

特别使毛泽东震惊的,是高岗同军队进行接触,要拉队伍了,看来高岗的问题不解决是不行了。

12 月24 日,毛泽东到了杭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也都坐火车先后赶到杭州,几个师的军队奉令开来布防,柔情似水的杭州城顿时变得气氛紧张不安。

12 月23 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都到了杭州,大家都在议论着“秦楚大战”的事。毛泽东在住所里正在作最后的部署,忽然卫士来报,高岗来见。毛泽东放下笔,想了一下说:“好嘛,来叫战了,请吧。”高岗脸色阴沉地走进来,毛泽东用下巴点点沙发说:“坐。”高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半晌才说:“主席,我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使你要搞秦楚大战。”毛泽东冷笑两声说:“不是你得罪了我,是你得罪了党,你太狂太傲了,你哪里还有点党员的气味呢?当年中央到陕北时,陕北根据地被王明的左倾路线差点断送了,正是中央下令释放刘志丹同志,挽救了陕北革命根据地。这几年你在后面搞了很多小动作,为什么呢?不就是想当党的总书记吗?”高岗一阵默然,又说:“既然主席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可是饶漱石又有什么问题呢?他不应该受我的问题的牵连。”毛泽东故作奇怪地问:“高岗同志,饶漱石

就在杭州嘛,他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来找我嘛,怎么要你一趟趟地来说情

呢?”

高岗听了,再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出去了。

12 月24 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正式开始了。参加会议的人们个个脸色铁青,神情紧张。毛泽东也是板着脸,毫无笑容。他点燃一支香烟,开始讲起来:“今天我们开会,现在北京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高饶为首的司令部,叫做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火。一个财经会议,一个组织会议,高饶挑拨离间,大刮阴风,大烧阴火,唯恐天下不乱,他们是有一个反党联盟的。”

高饶的问题被揭露后,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召开七届四中全会,继续帮助高饶。毛泽东表示,高岗在检讨后,还要安排适当的工作。

1954 年2 月,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主持会议,在会上作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向第七届第四次中央全会的报告》,指出了高饶问题的严重性。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都发了言,严肃批判高、饶的反党分裂活动,希望他们幡然悔悟,改正错误。

但是,高岗、饶漱石执迷不悟,不作深刻检查,高岗且以自杀来对抗批判,幸被及时发现抢救过来。中央接着分别召开了关于高岗问题的座谈会和饶漱石问题的座谈会,核实了他们的活动事实。东北局、华东局、山东分局、上海市委按照中央的部署,召集专门会议,对高岗、饶漱石进行揭发和批判。刘少奇及时向在杭州的毛泽东报告了这些情况。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