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36回 害忠良康江诡设 蒙冤屈潘扬作囚


话说毛泽东在10月3日和赫鲁晓夫会谈,逼着赫鲁晓夫当场答应从旅顺军港撤走苏联海军,后来又接连和赫鲁晓夫会谈三次,终于使赫鲁晓夫同意于1955年,也就是明年5月正式把旅顺归还中国。接着周恩来又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和赫鲁晓夫会谈,双方签订了《关于将各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合公报》、《关于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的联合公报》、《关于修建兰州--乌鲁木齐--阿拉木图铁路并组织联运的公报》、《关于修建从集宁到乌兰巴托铁路并组织联运的联合公报》、《关于苏联军队自共同使用的中国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并将该根据地交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完全支配的联合公报》。

这里所讲的股份公司是什么呢?原来是从1950年以来,中苏两国在新疆省办的开采有色及稀有金属的合股公司、开采和提炼石油的合股公司、在大连办的建造和修理轮船的合股公司、中苏两国合股组织和经营的民用航空公司,协议规定这些合股公司自1955年1月1日起完全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移交中国的苏联股份的价值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供应苏联通常出口货物的办法,在数年之内偿还。

此外,两国政府还签订了关于苏联政府给予中国政府5.2亿卢布长期贷款的协定,关于苏联政府帮助中国政府新建15项中国工业企业和扩大原有协定规定的141项企业设备的供应范围的议定书。

10月12日,中苏两国政府发表了《关于中苏举行会谈的公报》和上述各种单项公报。消息传来,中苏两国人民无不欢欣鼓舞,欢呼牢不可破的中苏友谊。就是世界上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和各共产党党人,也都是热烈欢迎中苏联合公报的发表。这是中苏两国最友好的一个时期。

平心而论,在这次最高级会谈中,中国所要求苏联答应的东西,都是一些最起码的主权要求。旅顺港应是不待中国提出来,苏联就该主动地归还中国。修建国际铁路,那是对两国都有好处的,说不上是苏联的恩赐。至于5.2亿卢布的贷款,听起来多,但远远抵不上中国在朝鲜战争的费用。将近四年的朝鲜战争,中国至少花去了62亿人民币。三十六万志愿军战士在战争中伤亡,他们宝贵的生命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中国人民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为中国、也为苏联换取了边界的安宁和一个长的和平发展时期,这个价值又是有多大。

但不论怎样,5.2亿卢布的贷款总是一种友谊的表示。从此开始,中国派遣大量留学生去苏联学习。李鹏、邹家华自1948年去苏联留学,现已进入大学,分别学水电和机械。中国政府又选派江泽民等一批又一批的青年学子去苏联留学。江泽民原是上海交大的学生,解放战争时期在上海搞学运。到苏联后他先是进大学学习,后被分派到工厂去实习。工厂里女工很多,姑娘们见中国留学生来实习,非常高兴,处处照顾他,下班后,大家又都拉着江泽民去跳舞,江泽民也非常尊重她们。姑娘们见中国大学生不抽烟,不喝酒,埋头学习,工作苦干,都爱慕得不得了,纷纷和江泽民合影留念。江泽民后来回国了,姑娘们把与他合影的照片保存好,以作为这段中苏友谊的纪念。中苏联合公报发表后,赫鲁晓夫一行南下访问,沿途党政官员隆重迎接,盛宴招待,不觉又到广州,受到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书记处书记赵紫阳的热烈欢迎。他们为客人们奉上了广东最名贵的粤菜龙虎斗,苏联客人们一见菜盘中偃卧着两条狰狞可怕的蛇,个个大惊失色,文化部长福尔采娃等几个女宾竟吓得哭起来。陶铸一看不妙,赶紧让人把菜盘端开,好言解释了一番,福尔采娃才止住哭。除了这个插曲以外,苏联客人在中国的旅行非常愉快,这且按下不提。

再说赫鲁晓夫走后,毛泽东又忙着处理各种公文。根据康生的报告,潘汉年、扬帆和饶漱石关系密切,并且和1950年初在上海大轰炸有关系。康生要求将他们隔离审查,毛泽东想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对他们审查一下,以弄清问题,便批示同意审查潘扬二人。接着他又看起《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全国政协二届一次会议将在年底召开,毛泽东已决定不担任政协主席,经和政协委员协商,大家一致同意推荐周恩来为政协主席候选人,宋庆龄、董必武、李济深、张澜、郭沫若、彭真、沈钧儒、黄炎培、何香凝、李维汉、李四光、陈叔通、章伯钧、陈嘉庚、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包尔汉为副主席候选人。

公文太多了,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衔条例》,中宣部关于胡风上书问题的报告,毛泽东批阅了一会,端水去喝,茶杯里已经没有水了,他便用手指头捞起茶叶放到嘴里嚼起来。

忽然门一开,江青闪了进来。毛泽东抬头一看,江青怒气冲冲地,脸色很不好看。毛泽东奇怪地问:"你又怎么了?"江青把文件包往桌上一扔,骂道:"这个邓拓也太狂了。"毛泽东点起一支烟,抽着,等着江青汇报。江青说:"我到王府井《人民日报》社以后,对邓拓说了,希望他能在报纸上转载李希凡、蓝翎的文章。你知道邓拓说什么吧?"毛泽东问:"什么?"江青说:"邓拓说,党报不是自由辩论的场所,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回来了。他又不是不知道,转载李、蓝的文章,以其引起对胡适派唯心主义学术思想的批判是主席的意思,他打我的脸,就是打主席的脸哪!”

毛泽东还是没有作声,默默地抽着烟。过一会儿才说:"你把材料放这儿,我给政治局写封信。我就不信,没有他邓拓,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批不起来了。告诉杨尚昆,从明天开始我不看《人民日报》了,让他们不要给我送报纸了。"江青答应一声就要走,毛泽东又叫住她,把一份批件递给她,吩咐说:"你把这份批件送给康生,潘汉年、扬帆可以先让他们来北京交待问题,审查期间生活上要予以照顾。"江青心中暗暗高兴,把文件给康生送去。康生接过文件一看,说:"好了,有了主席的批示,一切都好办了。不过,扬帆是公安局长,手下有很多人,得想个妥当的办法才好。"康生想了一下,眼珠咕碌一转,计上心来,对江青耳语一番,江青大喜,连连点头。扬帆从巴尔维哈回来后,自知江青不会放过他,已做好了精神准备,但他万万想不到,这一天来得是那样的奇特。

1954年12月31日下午6时,扬帆和妻子李琼及6个孩子正在吃团圆饭,因为明天就是元旦,扬帆还破例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大家刚在饭桌上坐定,忽然电话铃响了,扬帆拿起电话,原来是华东局公安部许建国打来的。只听他在电话里说道:"扬帆同志吗?你马上来,有个案子,车子已经接你去了。"扬帆是上海市公安局长,又是华东局公安部副部长,许建国是他的上级,又是亲密战友,不知有多少次,扬帆被许建国从饭桌旁、被窝里叫去开会,研究案情。所以他一听许建国叫他去开会,以为发生了重要案子,没有多想连忙提起公文包向门外走去。

弄堂口果然停着一辆车,车上除司机外,还坐着一个警察。扬帆上车后,车子便启动了,不过没有去市公安局,几分钟后在一幢花园洋房门口停下来。扬帆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解放前这是军统的一个据点,解放后成为公安机关处理大案的一个地方,由于离他家不远,每次开会扬帆都是步行去的,何以今天派汽车来接,扬帆百思不得其解。

扬帆从车里钻出来,顿时看出今天这里气氛异常,楼前站满了武装岗哨,既有干警,也有公安部队。他刚从车里走出来,立即有几个干警站在了他的身后,华东公安部的副部长和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迎了过来,脸上冷冰冰的,没有笑容,没有握手,没有寒暄,默默地把他带上楼去。扬帆此刻一切都明白了,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许建国确实在楼上等着他,不过不是在等他开会,而是向他宣布国家公安部的决定:"中央公安部来电,要你到北京把问题说清楚。”

扬帆就这样被拘留了。过了一天,他就被押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到北京后被拘留在一个四合院里。没有多长时间,公安部的几个干警走来,为首的一位负责人宣布:"扬帆,你被逮捕了!"扬帆问道:"为什么?"负责人冷笑道:"你自己心里明白,你与饶漱石是什么关系,上海大轰炸又是谁干的。”

扬帆正想分辨,负责人命令干警:"把铐子给他戴上!"两警察上来,麻利地捉住他的两手,"咔咔"两声把手铐铐在他的腕子上,扬帆的眼泪流淌下来,从1939年到皖南,为了保卫军队、党、人民,为了保卫新诞生的共和国,他出生入死,破过多少大案,有多少次,他"咔咔"地把手铐铐在敌人的手腕上,没想到,仅仅因为自己写了封揭发江青的信,竟被自己的战友戴上了手铐。

扬帆被捕的消息在上海市党政部门的领导干部中很快流传开来,潘汉年很清楚,扬帆一案完全是冤案,扬帆不但不是饶漱石的亲信,而且还差点被饶漱石"打发"了。那正是1943年,康生在延安搞抢救运动,有一个在上海工作过的人忍不了拷打,乱咬乱供,给扬帆栽了赃。康生正好想找机会整扬帆,好向江青讨好,立命华中局饶漱石逮捕扬帆。潘汉年当时是华中局情报部长,奉命审查扬帆,得知其中原委后,决心平反这个冤狱。恰好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开始纠正抢救运动的错误,康生一看形势不妙,开始装病。中央查清扬帆一案纯属冤案,便电令华中局释放了扬帆,恢复了工作。

由于这样一段经历,潘汉年对扬帆有了比较透彻的了解,决心适当的时候,出来为扬帆说话,争取平反这个冤狱。他哪里想到,为了把扬帆扳倒,康生决心把长期在敌占区做统战工作和情报工作的潘汉年扳倒,再把扬帆和潘汉年扯到一起,那时叫他们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连毛主席和周总理都没有办法插手。康生当然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要搞情报工作,就得和敌人周旋,就得钻进敌人心脏里去。但也正因为这样,可以随便给他们扣上内奸、特务的帽子,谁能说清楚你当年没有给敌人送过情报呢。就在潘汉年想着如何平反扬帆冤狱的时候,康生的魔爪已经悄悄地向他伸过来了。

扬帆被捕以后,转眼间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1955年的春天到了。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百花吐艳,群莺乱舞,上海的市民们纷纷乘车去苏州、杭州踏青。寒山寺里,笑语阵阵;西子湖畔,倩影双双。潘汉年一来情绪不好,二来工作太忙,就没有这个福份了。自饶漱石出事后,他越来越成为运动的重点,潘汉年满腹委屈不知从何说起,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注定要葬送他一生的冤狱之门已经向他张开了大口。

1955年3月15日下午2时,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坐着一辆黑色的雪亮的伏尔加轿车来到新落成的上海中苏友好大厦,为大厦的落成剪彩。与大厦前恭候的中苏两国官员和来宾握手见面后,他手持剪刀,剪断红绸,顿时军乐队奏起了欢快的歌曲,人们唱着《毛泽东--斯大林》的歌曲进入展览大厅参观。

潘汉年和苏联专家进入厅内,专家不停地用俄语向他讲解着展览的内容,潘汉年不时用俄语和他们交谈着。今天潘汉年显得格外精神,服装笔挺,皮鞋闪亮,风度翩翩,似乎是命运之神有意要他在告别人间的美好生活、进入地狱的瞬间,给人们永远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秘书悄悄地走了过来,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潘副市长,北京来电话,要你去参加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潘汉年早知道今年要开全国代表大会,对高饶事件进行全面的清理。他对秘书说:"这事我知道。"秘书说:"北京来电活,要你先去北京。"潘汉年问:"什么时候?"秘书说:"今天晚上就走,车票已经给你买好了。”

潘汉年觉得很突然,有什么必要这么神秘,不过既然是中央的通知,那他也只有服从。

此日晚上,潘汉年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第二天下午到了北京。几个人已经在车站月台接他,他们不冷不热地接过潘汉年的皮包,让潘汉年上了等在月台上的汽车。潘汉年刚钻进汽车,从两边的车门里各上来一个人把他夹在中间。潘汉年顿时明白了,他已被捕了。汽车在北京城郊的一个独立小院里停住了,警察把他领进一间铺着红地毯的狱室,向他宣布:"潘汉年,从今天起,你被拘留了。"紧接着,一个警察用提盒送来了饭,然后警察们都走了,哐啷一声从外面把狱门锁上了。潘汉年坐了一夜的火车,肚子已饿了,但他一点也不想吃饭,只是用双手捂住脸任冤屈的泪水往下淌。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中午,几个警察涌进来,命令潘汉年:"快收拾一下东西,给你挪挪地方。"囚犯有什么东西,不过是几件衣服。潘汉年跟他们出来,上了囚车,坐在前面的警察忽然转过身来,拿出一副手铐说:"潘汉年,戴上!"说着"咔咔"两声,把手铐铐在潘汉年的手腕上,潘汉年知道自己出狱无望了,对此已无动于衷。

就这样,扬帆和潘汉年在他们最欢快的时刻忽然被捕,被捕的方式又是这样的神秘和奇特,以至于他们在走向监狱时,还以为是去参加党的重要会议,竟连和妻子诀别的话都没有留下一句。

尽管如此,由于公安部部长罗瑞卿认真执行中央的有关指示,潘汉年、扬帆在监狱里还没吃太大的苦头,享受着单间狱室的待遇,伙食也比一般犯人好些。但罗瑞卿知道,再好的监狱还是监狱。他想象得出,扬帆、潘汉年在监狱里度日如年,祈盼着平反昭雪的凄苦心情。罗瑞卿知道扬帆是冤枉的,他在上海逆用台湾特务地下电台是报告了中央并得到批准的。但一则这个案子是政治局委员康生亲自抓,二则毛泽东已在1954年3月召开的全国代表会议上点了扬帆的名,把他和饶漱石挂到了一起,自己不好说话了,真是爱莫能助。今后等待着扬帆的已不再是审查,而是无穷无尽的黑牢生活。想到这里,罗瑞卿心中有些不安,决定去阜城门监狱看看扬帆,让他对未来的厄运有点思想准备,也算是尽一点战友之情。

这天,扬帆正在狱室里写材料,典狱长打开牢门,朝扬帆喊道:"扬帆,过堂!"扬帆跟着典狱长来到一间小会议室,只见会议室里一个大个子背朝着门站着,典狱长恭敬地向此人报告说:"扬帆带到。"待典狱长出去了,这位大个子才转过身来,原来是名震中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罗瑞卿。扬帆见到以前的老上级,很想倾诉委曲,但犯人的身份又使他把话咽了下去,规规矩矩地立正站着,等待讯问。

罗瑞卿叹口气,指指沙发说:"坐吧。"扬帆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罗瑞卿故意厉声问了他几个问题,然后才轻轻问他:"你在巴尔维哈碰见谁了?"扬帆说:"蔡畅。"罗瑞卿又紧问一句:"还有谁?"扬帆明白了,答道:"还碰见了江青。"罗瑞卿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说:"对,还有江青。麻烦就在这里。1937年你向延安告了她一状,她现在可是要报复了。"扬帆激动地说:"江青在上海的那些事,文艺界是都知道的嘛,这些人还在,可以作证嘛。"罗瑞卿摇摇头说:"扬帆,我看你这个公安局长白当了。你怎么也不想想,谁会为了一个阶下囚,去得罪毛主席的夫人!"扬帆气呼呼地说:"我要向中央写信,向公安部申诉。"罗瑞卿叹口气说:"晚了,毛主席知道你的事,问题是有的大人物做了手脚,把毛主席欺骗了。毛主席已经讲了话,你的案子是翻不过来了。我今天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就是给你亮亮底,你要有充分的精神准备。”

罗瑞卿看扬帆低头不语,十分愁苦,又安慰了他一句:"你也不要压力太大,我只要当着公安部长,就不会让你在牢里吃苦,你可以走了。”

罗瑞卿看着扬帆步履沉重地被典狱长押回监狱,自己又无回天之力,不禁有些悲伤。他最清楚扬帆的功绩了。上海解放以后,陈毅任命陈赓为上海市公安局长。陈赓在三十年代率领特科,在上海镇压叛徒,收集情报,熟知上海社会政治情况,这一任命确实吓坏了许多暗藏的敌人。但陈赓这时已是强大的第四兵团司令员,奉命率部南下,哪有许多时间管上海的公安工作,所以上海市公安局的工作实际上由副局长扬帆主持。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在撤出上海前,布下了大量潜伏电台和匪特,又派出特务来上海行刺陈毅。在这解放前被称为冒险家的乐园的亚洲第一大都会与匪特斗争,破获国民党特务电台网,谈何容易。但是扬帆知难而上,率领上海公安干警接连破获国民党特务组织,逮捕了大批特务分子,收缴了国民党特务电台,同时,扬帆又带领干警,取缔黑社会组织,封闭妓院,很快把乌烟瘴气的旧上海的污浊社会垃圾清扫干净。

罗瑞卿还想起了扬帆破获刘全德刺杀陈毅一案的过程。1949年上海解放后,台湾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派上校特务刘全德来上海刺杀陈毅。扬帆事先获得情报,刘全德一登陆,就被盯上了。谁知刘全德十分狡猾,过去又长期在上海活动,熟悉上海,竟逃脱了干警的监视。扬帆果断地启用第2号作战方案,很快发现了刘全德的线索。扬帆亲自指挥,趁刘全德不备,一举拿下,押往北京公安部。

在那几年的共同战斗中,罗瑞卿和扬帆有多少次共筹大计,又有多少次共庆胜利。但是一夜间,扬帆成了囚徒,自己明知扬帆冤枉,但却爱莫能助,真是痛苦万分,因此,当康生催问案情时,他的心中十分不快,言语上也就有几分冷淡。

那是他从阜城门监狱回来后,还没有来得及擦一把汗,康生的电话又过来了:"罗部长么,你们公安部是怎么搞的。潘、扬一案为什么进展这么迟缓呀?潘、扬的问题的要害是以逆用敌台为名,实际上向敌人送情报,以及扬帆在三十年代陷害江青同志。这个案子你要亲自督办,及时向我报告。"罗瑞卿回答说:"康老,我们在这个案子上投入的警力是最多的,但办案需要获取确实的罪证,这就需要时间。我们总不能仅仅根据一些传闻来定他们的罪啊!"康生语塞了,继而大发脾气说:"罗瑞卿,这个案子是主席讲了话的,该怎么办,你看着办吧。"说完"咔"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康生刚放下电话,江青就跑来了。只见她身穿名贵的连衣裙,手摇香扇,在自己少女时代的情人跟前搔首弄姿,卖弄风情。康生知道江青是又来催问潘、杨的案子来了,忙说:"潘、扬一案现在还没有大的进展。不过,你别着急,办案嘛,总需要时间。"江青不满地说:"你向来办案极其迅捷,怎么对这个案子没有办法了?"康生说:"你又着急了,我已经想出了个好办法。潘、扬都是高级干部,定他们的罪,毛主席、周总理不会不知道,这就必须把案子做死。扬帆历史简单,不好下手脚。潘汉年因为一直做统战情报工作,历史复杂,容易找到突破口。然后把扬帆和潘汉年绑在一起做,这个案子就做死了。万一有个风吹草动,他们也翻不了案。"江青不以为然地笑笑说:"就他们现在这样,还想翻案?"康生老谋深算地说:"这可难说啊。俗话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政治风云的变幻有时确实难以预料。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想好办法,撇开罗瑞卿,直接办这个案子,你就放心吧。”

两人正说着,报纸送来了。康生一看社论,拍手叫好,忙递给江青,指着社论说:"你看这篇社论,把俞平伯和胡风捆在一起批,这下子让那些北大清华的教授们够受的。江青同志,这次你又为主席立了一功。我看你的想法与主席很对路,主席对你很信任,你就在这方面多做些工作,将来肯定有大收获。"江青笑而不语,忽然收起笑容,对康生说:"这才是个开头,热闹还在后头呢。这次再不能像批《武训传》那样草草收场,要动真格的。"说着伸出双手,做了个铐的姿势,康生心里一惊。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