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42回 反右倾恩来四检讨 促跃进泽东三放炮


话说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批评了1956年的反冒进,使周恩来、陈云等人异常紧张。毛泽东讲着讲着,拿出柯庆施写的《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的文章,问周恩来:"恩来,你是总理,这篇文章你写不写得出来?!"毛泽东这么一问,会议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刘少奇等反过冒进的领导人都坐卧不安,其他人大都不知道反冒进的背景,不知道毛泽东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周恩来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呆呆地坐了好长时间,才叹口气,写起检查来。1月19日,周恩来在会上作检查道:"1956年夏的反冒进是一个带方针性的动摇和错误,是与主席的促进方针相反的促退方针。这一反冒进的错误,我要负主要责任。"与会者这才知道事情的底细,不禁为周恩来的坦诚和谦让所感动,会议气氛融洽起来。大家认真检查本部门本地区反冒进问题,开始讨论如何落实毛主席促进的思想。一些人已在会议期间给原单位通了电话,说了说会议反反冒进的情况,这些单位一听,也都闻风而动,开始促进。紧接着中共中央于2月在北京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3月召开成都会议,4月召开武汉会议,继续反反冒进,周恩来、陈云继续作检查。在成都会议上,刘少奇也被迫作了检查。他们检查完毕后,毛泽东又讲了话,他说:"反冒进是非马克思主义的,促进是马克思主义的。对反冒进这个问题,还得邓颖超知道周恩来正在写检讨,心情不好,便走过来把屋门推开一道缝往里瞧瞧。只见办公室空无一人,只有周恩来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便叫上秘书准备去劝劝他。走到桌前,只见一张白纸上没有写几句话,还涂来改去。邓颖超知道周恩来心情矛盾,无法落笔。是啊,反冒进本来就是对的,现在要叫他说违心话,他怎么说得出来。邓颖超想想,建议周恩来还是由他口授,秘书记录。周恩来起初不愿意,后来想想,这个办法也对,便同意了。这样,便由周恩来口授检查内容,秘书记录。

当晚,秘书根据记录,整理了一份检查稿,送给周恩来修改。周恩来逐字逐句地修改,忽然一段话跃入了他的眼帘,"我和毛主席'风雨同舟,朝夕与共,但是在思想上还跟不上毛主席"。周恩来按铃把秘书叫来,指着那段话问:"为什么要加这个成语?"秘书回答说:"我觉得加上这个成语可以更好地加重语气。"周恩来叹口气说:"这说明你对党史知识知道得太少。"说完,用笔抹去"风雨同舟,朝夕与共"八个字。

检查稿修订后送去打印,打印件分送政治局常委。稿子很快又都退了回来。秘书一看,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批阅回来的稿件中,有一些把"检讨"的一些话删去,有些话改得分量轻了。周恩来阅稿后才喘了口气,这时邓颖超发现在起草检查稿的十多天中,周恩来两鬓增添了一些白发。

周恩来、陈云检讨以后,毛泽东觉得检讨深刻,便在会上宣布:"反冒进的问题解决了,现在中央是团结的,全党是团结的,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全力以赴领导全国的'大跃进'运动,中央委员会要特别注意,顾全大局。"出席八大二次会议的代表们认真讨论工作报告,会议决定把今年的钢产量指标提高到800万吨,以便争取用15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在主要的工业产品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争取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钢的产量能不能上去,是能否按期赶上英国的主要标志。会议根据毛泽东的创议,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会议期间,各省市负责人都打了电话回去,要求立即行动起来,掀起大跃进的热潮。冶金部给钢铁厂下达了新的生产指标,各钢厂都开始开足马力,加紧生产,社会上各行各业也都贴出大标语,"让钢铁元帅升帐","以钢为纲",千方百计地支援钢铁生产,出现了许多动人的奇迹。然而就在这时,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

1958年5月26日深夜,上钢三厂的司炉长丘财康在炼钢时,不幸发生事故,1300度高温的钢水烧伤了他的身体。上钢三厂立即要来了救护车,把他送到上海有名的广慈医院。医生们听说送来的病人是炼钢工人,纷纷赶来抢救,这时他们才发现丘财康烧伤面积达89.3%,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深二度的烧伤,抢救室里弥漫着一股焦味。根据国外文献记载,这样严重烧伤的病人在72小时内就得死去。他们虽然尽最大努力在抢救,但心头一直充满着阴影,广慈医院从来还没有接收过这样严重的烧伤病人。

为了抢救丘财康,当天下午广慈医院邀请院内外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们一听病历介绍,都一个个摇头叹息,上钢三厂的党委组织部长一看专家们都不吭声,恳切地对大家说:"现在钢铁工人为了完成800万,在拼命,在苦战,在创造奇迹。希望你们切实想想办法,在医疗上创造出奇迹来。"医生们也恳切地回答说,经过一年的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大家的思想觉悟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也想为800万吨钢做贡献,我们要尽最大的可能抢救丘财康。上钢三厂党委宣传部长知道大家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但也知道他们信心不足。是啊,现在医院抢救烧伤病人用的是国际医学文献的权威定论,而设备又与文献所要求的差得太远,他感到必须破除国际权威文献对医生的思想束缚。

上钢三厂的党委听取了组织部长的汇报后,立即同广慈医院党委联系。双方商量后,感到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科学分析。他们把医生们召来,讨论国际医学权威的结论是否权威。广慈医院党委书记问医生们:"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受烧伤的都是什么人?"医生们心想,虽然烧伤的人里干什么的都有,但总是在一线劳动生产的劳动人民受烧伤的机会多些。党委书记问道:

"那么,资本主义国家的医学专家,会不会为了抢救劳动人民的生命而用尽自己的学识和智慧?"医生们当然明白,资本主义国家里的医院完全是为有钱人服务的,一般的劳动人民没有那么多的钱享受高级的医疗。

这时,医生们才茅塞顿开,原来国际医学权威的定论是建立在这样的医学实践的基础上。党委书记看大家频频点头。知道大家的认识有了转变,便带着医生们去查房。丘财康看到医生们来了,用低微的声音对医生们说:"治好我吧。老婆、儿女我都放得下,但是炼钢炉需要我,生产上需要我,大家都在为800万拼命啊!”

看护的护士汇报说:"丘财康同志睡梦里都喊着钢、钢。"医生们听了汇报,个个热泪盈眶,外科主任亲切地对丘财康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要救活你,我们一定能救活你!”

从此开始,医生们破除迷信,大胆革新,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救活丘财康!"他们把丘财康移到消毒严密的手术间,进行隔离治疗,调来了最好的护士对他进行护理。为了启发丘财康的食欲,护士们根据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把各种名菜馆的菜单念给他听。上海各有关部门也一齐行动起来,缺医来医,缺药送药。听说丘财康要人工植皮,医生们和社会上的很多人勇跃报名捐皮。为了让丘财康减轻翻身的痛苦,有关厂家专门设计了一种特殊的病床,可以让丘财康临空躺在上面,不害褥疮。丘财康虽然疼痛难忍,但主动配合治疗。到6月底,丘财康的全身创伤已渐渐好转,身体也慢慢复原,奇迹确实创造出来了。

丘财康被救活的消息一经报纸传开,人们纷纷到医院慰问钢铁工人丘财康,称赞医生们创造了奇迹,为钢铁元帅升帐做出了贡献。钢铁工人们从这一奇迹中得到了更大的鼓舞,深深感到党和人民对钢铁工人的关心和爱护,以更大的干劲投入生产。

农业战线上也是热火朝天,大修水利的热潮席卷全国。北京十三陵附近,也在开工修造大型水库,机关干部、学校师生、解放军都到水库支援。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央国家机关和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的领导干部也来参加劳动,同其他普通劳动者一样,他们也住窝棚,打地铺,编成连、排军事组织,由周恩来手执红旗,每天领队去水库大堤劳动。

工程指挥员见周总理领着一大帮部长来参加劳动,赶忙跑来敬礼:"我们欢迎首长……"周恩来立即打断他的话:"这里没有首长,没有总理、部长、司局长,在这里我们都是普通劳动者。"王震笑着补充说:"现在你就是首长,我们是你的部下。"工程指挥员忙给大家分了工,周恩来带着部长们立即干了起来,挑筐的挑筐,推车的推车。罗瑞卿是公安部长,劳动时也不忘自己的本职工作,时时提醒老同志们注意安全,自己却推车猛跑。史良部长净拣大个儿石头抱。部长中有许多人在战争时期留下伤残,仍坚持劳动。叶圣陶、郑振锋、胡愈之虽然年龄已大,但干劲不减。

周恩来在延安骑马外出时,被江青惊马,摔断左臂,虽经治疗,但终于留下残疾,不能伸直。同志们照顾他,想让他干点方便些的活,但周恩来却抢了一辆手推车推石料,接去又去装料、传筐。

中间休息时,大家又表演节目。荣高棠管体委,偏爱唱陕北民歌。史良部长当着几百人,学半夜鸡叫,人们捧腹大笑。胡愈之和史良很熟,史良因为爱国被蒋介石打成救国会七君子一案坐牢时,他就采访过她,没想到她除了通晓法律以外,还会口技。王震是南泥湾垦荒的老旅长,是劳动能手,还会讲笑话,他讲的讽刺孔夫子犯教条主义的笑话逗得大家直笑。

就这样,周恩来和部长们住在十三陵水库工地,劳动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回来。毛泽东听了周恩来的劳动汇报后,连连称好。周恩来笑着说:"我的体会还不深,将军们的体会恐怕更深刻。"毛泽东急问:"怎么,他们也去十三陵了?"周恩来回答说:"他们没有去十三陵,而是下连当兵去了,穿着列兵的制服,住在班里,和大家一样操练。"毛泽东听了高兴极了,赞赏地说:"将军当兵,只有共产党的队伍才能做到。我们是有点资本哩。恩来,你们在北京守着,现在该我去受受教育了。”

两人正说着,陈伯达送来《红旗》社论的清样,这篇社论是根据毛泽东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指示写的。前不久,毛泽东在一份材料中看到河北省嵖岈山附近的27个农业社在今年4月间合并成一个大杜,叫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毛泽东感到这是个新生事物,组成大社,政社合一,便于领导,而且人民公社这个名称也好,便立即通知陈伯达在《红旗》上发表社论予以提倡。陈伯达很快写好社论,印出清样。毛泽东看了一遍,同意发表。这时已是7月了,各地传来捷报,粮食亩产量大长,有的一亩打夏粮几千斤,还有上万斤的。

毛泽东看了这些消息,又喜又愁。粮食要么不够,要么一下子多的不得了。现在的情况是属于后者,粮食多了是好事,但粮食多了怎么办?这个问题不能不考虑。

另外生产力发展的这么快,原有的生产关系恐怕很难满足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发展农业生产就要大修水利,平整土地,用大农业机器生产,现在那些几百户一社的农业社还能适应生产的需要吗?他决定到农村去看看。

1958年8月,毛泽东乘坐专列外出视察,一路所见所闻,令人鼓舞。专列出北京后,先到了河北省,毛泽东视察徐水县,问一个农业社主任:"今年的麦子收得好吗?"社主任恭敬地回答说:"很好,比哪年都强,一亩打754斤呢。"陪同视察的县委书记赶紧补充说:"这里土质不好,产量算低的。今年我们县的粮食亩产是两千斤,全县共收12亿斤粮食。"毛泽东听了之后,又惊讶、又喜悦地问道:"收那么多粮食呀!你们全县是31万人,那么多粮食吃不完,怎么办呀?"县委书记回答说:"换机器,造酒。"毛泽东又问道:"也不光是你县粮食多。你去换,人家也换,没有那么多机器怎么办?"县委书记回答说:"让工人老大哥多炼钢铁,多造机器呗。”

县委书记的一句话猛地提醒了毛泽东。粮食打多了,工厂没有机器换,要影响工农联盟呀,看来八大二次会议定的今年生产八百万吨钢的指标已经低了,还得再提高些,争取今年生产一千多万吨钢。和1957年的钢产量比起来,这个数字翻了一番,明年再来个大幅度增长,用不了几年就超过英国了,看来现在十五年赶上英国的口号已经不适用了,现在的口号应该是超英赶美。

毛泽东离开徐水以后,县委书记召开全县农村干部会议,要求秋粮大跃进。《人民日报》记者闻讯赶来时,只见全县农田里红旗飘扬,锣鼓齐鸣。这里的许多生产队都大放"卫星",亩产几万斤都没有人提了,有的提出小麦亩产要达到十二万斤,一亩山药要生产一百二十万斤。记者听了,看了,也深受鼓舞,连夜写稿子寄给了报社。

离开河北以后,毛泽东又来到河南视察,省委第一书记、河南省省长吴芝圃陪同毛泽东来到新乡县七里营人民公社,毛泽东兴致勃勃地看了公社的托儿所,"幸福院"、食堂、面粉加工厂、滚珠轴承厂,和"幸福院"的老人们握手谈话。接着他又视察棉田,这里的棉花长得特别好,待走进棉田一看,只见棉枝上棉桃成串,毛泽东连连称赞:"这棉花长得真好。"吴芝圃介绍说:"七里营生产队种棉花一万五千亩,这样的棉田有五千多亩,每亩保证皮棉一千斤。”

毛泽东视察走后,七里营的这块棉田旁立即立起了一块牌子,上书"毛主席视察过的棉田",从此,这块地只许种棉花,不许倒茬。

视察了河南省,毛泽东又来到山东省视察。省委书记谭启龙汇报了山东农村大跃进中的一个新生事物,历城县北国乡听说河北省有的地方提出口号,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他们也准备把全乡办成一个全民的大农场。毛泽东摇摇头说:"还是办人民公社好,它的好处是,可以把工农商学兵合在一起,便于领导。"跟随采访的记者立即把毛泽东的谈话报道出去,"人民公社好"的大标语立即贴满城乡墙头,全国农村热火朝天地大办人民公社。形势逼人,一个钢铁、一个人民公社,这两个问题都需要马上解决。回到北京后,毛泽东立即找人谈话,重新确定钢铁生产指标。1957年5百多万吨,毛泽东说。"干脆,翻番,今年的钢产量指标定到1070万吨,何必那么拖拖拉拉的。”

毛泽东一言九鼎,在8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1958年的钢产量指标是1070万吨,决定在全国大建人民公社。会议是在著名海滨胜地北戴河举行的,会议开完后都快到8月底了。算算时间,离年底只有四个月了,钢产量还只有四百多万吨。怎样完成剩下的600多万吨钢的任务呢?大家讨论来讨论去,除了发动群众,来个全民炼钢以外,再没有别的办法。说干就干,中央一面让报纸发社论,一面让干部回去动员。于是,一时间,成千上万的人都离开农村、工厂、学校、机关去大炼钢铁,全国投入大炼钢铁的劳力有几千万人。

正在这时,福建前线炮兵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从8月23日起,开始以压倒优势的火力炮击金门,以粉碎台湾国民党当局以金门、马祖为前哨阵地袭扰大陆,以表示抗议美军进驻台湾海峡,制造两个中国。

战报到京,毛泽东看了几遍,满意地笑了,对卫士说:"今年我也放了三大炮,总路线、公社、钢铁。"毛泽东心情极好,叫上卫士们到游泳池去游泳。大家换上泳衣,陪毛泽东在池中痛游一番。出池后,李银桥赶紧给毛泽东披上大毛巾,毛泽东摇摇头说:"不痛快,还是在长江里游起来惬意。记得1954年9月在北戴河海滨与海浪搏斗,那多痛快。一晃四年过去了,银桥的将军肚也起来了。"说完还拍拍银桥的肚子。

回到办公室以后,毛泽东翻阅材料,这是各地农业大跃进的情况汇总。北戴河会议之后,全国农村城市掀起了更大的"跃进"高潮。这时实际社会生活中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浮夸和混乱现象。高估产造成大增产的假象,致使北戴河会议作出1958年粮食产量6000--7000亿斤的决定,比1957年的3700亿斤增加了近一倍,比第二个五年计划的4800亿斤的指标也高出很多。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完成的,导致浮夸风进一步升级。北戴河会议正式决定1958年的钢产量为1070万吨,比1957年的钢产量多了一倍,但实际上中国当时根本不具备生产这么多钢的条件。为了完成1070万吨钢的政治任务,各地都由第一书记挂帅,组织大批人马土法炼钢,被大炼钢铁运动吸走的全国劳动力有九千万人。电力、交通、水利、文教等各行各业也都是"全民大办"。"全民"写诗,"全民"搞科学研究。广大人民群众确实表现出了可贵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高度积极性。但是,这种完全违反客观经济规律的大规模群众性的盲目蛮干,只能造成人力物力的巨大浪费,致使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人民公社化运动也是一哄而起。没有试验,没有总结,全国自北戴河会议后,只用了一个多月,就实现了人民公社化,全国七十四万个农业合作社合并成二万六千个人民公社。人民公社大刮"共产"风,一平二调。并入人民公社的合作社的一切财产均上交公社,由公社统一核算,统一分配,穷社无偿占有富社的部分财富。社员的自留地、果树、猪、鸡也都交到公社。政府和公社可以无偿地调用生产队的土地,乃至调用社员的房屋、家俱。农民们对此惊恐和不满,杀猪砍树。上级三令五申,严禁农民擅自处理自己的财产,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还是给农村生产力造成很大的破坏。在农民的这些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无偿平调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大量的丢失、破坏的现象。

人民公社把本社的社员按班排营组织起来,实行军事化管理,动不动就是大兵团作战,挑灯夜战,助长了蛮干的风气,造成人力的极大浪费。农村中的集市贸易、家庭副业、摊贩小商都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加以取缔。人民公社还大力提倡供给制,企图把社员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婚丧嫁娶都包起来。但由于农村生产力水平的落后,这些只能当做口号喊喊,根本不可能实行起来。以当时各公社大办食堂,实行吃饭不要钱这件事来说,由于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试行了几个月便无粮供应。这是后话,暂且打住。且说毛泽东翻着材料,忽然发现自己的家乡湖南省老被插"白旗",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周小舟是怎么搞的?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