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43回 被挟持达赖离国 出义师总理平叛


话说毛泽东翻阅情况汇报材料,发现自己的家乡湖南省老是被插白旗,就是说他们的粮食单产跃进计划远远地落后于其他各省。湖南省委第一书记不是别人,正是毛泽东过去的秘书周小舟。这时全国各省的亩产计划一个比一个高,报纸上天天在放"卫星",徐水县的小麦亩产计划已经上升到12万斤,湖南省的亩产计划为什么这么低?那些高产计划有没有吹牛的?毛泽东决心再次外出视察。

专列沿着京广线向南开去。虽然时值九月,序属三秋,但南方的天气还比较热。毛泽东从车窗里望出去,只见沿途秋粮长势喜人,广阔的平原上,到处冒着黑烟,这是群众建造的无数土高炉在炼铁。到处红旗招展,到处锣鼓喧天,一派大跃进的喜人景象。

车过荥阳时,毛泽东命令停车,把在路边田野里的用土高炉炼铁的十几个中办下放干部接到车上,在郑州宾馆听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谭震林和河南省委书记的汇报。河南省委书记详细地汇报了河南大跃进的情况。听完汇报,毛泽东问道:"有什么问题没有?"省委书记回答说:"问题不少,有的地方干部和群众的思想还有点保守,气魄不大。"毛泽东摆摆手说:"我是问有没有弄虚作假的地方?"省委书记肯定地说:"没有,高产田我们都是组织专人监收、监打、监过秤,不可能弄假。"毛泽东仍不肯相信,一个个地问:"你发现什么问题没有?"被问到的人都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毛泽东仍不放心,转身问坐在身边的丰泽园摄影员胡秀云:"你说说,有什么问题没有?"胡秀云在这一带已下放劳动了一段时间,了解情况,见毛泽东问自己,便老实回答说:"我就是纳闷,怎么晚上亩产四百斤,早晨就成一千斤了?有些干部一个跟一个吹。”

在场的人听了一下子脸色都变了。本地的干部见胡秀云揭了老底,又气又怕。中央办公厅的人怕的是胡秀云会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有些话,毛泽东说可以,别人不能说。

谁知毛泽东毫不生气,反而表扬胡秀云说:"敢说实话,很好嘛,看来你记住了临走之前我给你送的题词,实事求是。"说完望望省委书记和谭震林,问道:"你们到底是在放卫星还是放大炮?"谁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尴尬地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正在这时,河南省委的同志端上来一盘面包放到桌上,省委书记对毛泽东说:"这是公社食堂烤制的面包,请主席尝尝。"毛泽东一尝,原来用白面和玉米粉合在一起烤的,味道不错,毛泽东也让大家尝尝。于是,大家品尝起来,齐声夸奖味道不错,原来有点紧张的气氛又和缓下来。

转眼间就到了10月,全国钢产量离1070万吨还差一大截子,中央向全国发出指示,一定要保证钢铁元帅升帐,使大炼钢铁的人数几乎达一亿人。无矿可炼,砸锅砸碗,送进土高炉。无煤可烧,砍树拆房。到了年底一统计,已炼钢1100万吨,超额完成任务。其实,很多土钢都是一堆废铁块,甚至连铁块都不是的"海绵钢",根本不能用。

毛泽东这时也感到问题严重,11月初,他主持召开郑州会议,纠正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左"的作法。紧接着12月,中央在武昌举行八届六中全会,继续纠"左",在讨论公布今年的粮食产量时,大家的意见不太一样,有主张9千亿斤的,有主张1万亿斤的。彭德怀在东北、西北农村作过仔细的调查,知道所谓高产卫星大都是假的,实际情况根本不是那样。他听着大家说来说去,意见不一,便站起来说:"粮食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我们不要被一些虚假现象蒙住了。公布的数字少些,将来可以追加,比较主动。公布数字多了,将来被动。”

刘少奇望望毛泽东,毛泽东说:"那就公布7500亿斤吧。"大家讨论了一下,觉得这个估计差不多,就同意了。正要散会,毛泽东说:"慢"他点了一支烟,猛吸几口,才缓缓说道:"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促进派。大跃进我放了三炮,总路线、钢铁、人民公社。我们的头脑前段热了一点,现在要冷一下。热、冷都是必要的,冲天干劲是热,科学分析是冷。首先你要热起来,中国一穷二白,是一张大白纸,正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画最新最美的画。没有冲天干劲,不热一点,行吗?有些人就是热不起来,老当观潮派,算帐派,秋后算帐。”

彭德怀一听愣住了,主席这是批谁呢?正在思索的时候,毛泽东又讲话了:"我决定辞掉国家主席职务,集中精力考虑党和国家的大事。一线的工作就由少奇同志主持。”

回到北京以后,毛泽东还未来得及洗一把脸,一大堆文件又堆到了桌子上,其中有一些是一些省报来的严重缺粮材料。毛泽东逐一看去,山东、河南、甘肃,都是些大跃进中口号喊得最响的省,他感到自己被骗了,气恼地把文件扔到桌子上。

接下来,毛泽东又翻阅剩下的文件,这都是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央军委送来的有关西藏情况的材料。毛泽东看了几份,不禁"啊呀"一声,深深地皱起眉头,急忙召集李维汉、彭德怀、周恩来到丰泽园开会。毛泽东看大家来了,一面招呼请坐,一面急匆匆地翻阅着几份急件。过了好一会儿,毛泽东才结束了批阅文件的工作,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坐在彭德怀旁边,指着文件,问彭德怀说:"老彭,札囊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彭德怀一拍扶手,愤怒地说:"这伙叛军凶残至极,从今年4月以来,原来在金沙江以东藏区活动的叛乱武装卫教军和四水六岗遭到我平叛部队的沉重打击,支持不住,渡过金沙江,窜扰西藏,总共有6万人之多,主要集中在昌都、山南和黑河。噶厦庇护纵容他们的叛乱活动,用各种方式供给他们武器给养。这些叛军野蛮杀害西藏僧俗群众,疯狂袭击我军车队和小部队驻地。7月,他们在争莫寺附近伏击我军车辆。9月,在尼木县麻江区伏击我军医护人员的汽车杀害我军医护人员16名。10月,叛军向我军驻守山南泽当的守备分队和机关多次发起攻击,围困74天,被驻军和藏、汉族干部击退。前些天,也就是12月中旬,叛匪在札囊伏击我军一个分队,我军副团长以下56人阵亡,13人受伤,汽车被毁2辆。我军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毛泽东严厉地问道:"为什么不还击?"彭德怀说:"没有命令啊。这么大的事,我一个人不敢作主。"毛泽东果决地说:"我是军委主席,我命令,如果叛乱分子公然攻打政府机关、学校,破坏交通,驻藏的人民解放军就要履行其保卫的职责。"彭德怀高兴地回答说:"是,我立即通知谭冠三。”

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毛泽东拿起电话问道:"我是毛泽东,好,说吧!"毛泽东听完电话,转过身来说道:"谭冠三来电,西藏又出事了,噶厦通过西藏工委向中央提出要求,请中央直接出面处理叛乱事件,如果由噶厦直接负责西藏治安的话,中央就得发给他们武器。"彭德怀叫起来:"主席,坚决不能发给他们武器。"毛泽东笑笑说:"老彭,你别急嘛,我还不至于让他们给耍了。”

彭德怀回到国防部后,立即同在京的张经武、张国华两将军商议自卫政策,两张完全拥护中央自卫的决定。彭德怀立即拟定电稿,发给西藏的谭冠三将军。驻藏部队接到命令后,加倍警惕,准备随时痛击来犯的叛军,西藏不时发生小规模的战斗。由于解放军只是自卫,以打退叛军的进攻为原则,因此叛军的实力没有受到打击。他们利用西藏驻军、机关分散的特点,偷袭、伏击自卫力量不强的小分队和军队,解放军和地方工作机关损失惨重,大量人员牺牲。叛匪把抓到的战士职工,剥皮挖眼,残酷杀害。大量藏军这时涌入拉萨,和叛军一起闹事寻衅,噶厦政府在布达拉宫连连召开会议,部署叛乱行动。

1959年早春的拉萨一派杀气腾腾的景象。西藏军区司令部积极作应变的各种准备,谭冠三政委在军区主持军事会议,听取各军分区的关于匪情的报告。从山南、黑河赶来的干部报告了叛军在这些地方的活动,这些叛军,虽然打着卫教军的旗号,实际上是一群祸害百姓,破坏宗教的土匪,烧杀抢掠,奸淫僧尼,毒打僧众。山南的叛匪为了逼一位活佛献出金钱,竟用熔化的铁水把这位活佛灌死。黑河等地的群众眼见土匪横行,自己组织起来与抢掠的叛匪斗争。有一次一伙土匪前来烧杀,被群众武装包围,二十多名叛匪束手就擒,全被群众捆起来扔到河里。

正汇报间,山南军分区来了一封急电,谭冠三看完电报,气愤地一拳砸在桌子上,对大家说:"同志们,噶厦公开支持叛匪。他们明明知道山南叛匪活动猖獗,却偏偏在山南建立了一座军火库,运去近一千支各种枪支、迫击炮和大量弹药,只派很少的藏军守着,故意放手让叛军抢去全部军械。这事我们一定要管。现在藏军主力已涌到拉萨,布达拉宫、药王山制高点都已被藏军占领,罗布林卡成立了叛乱指挥部,形势一触即发。从现在起,全军停止生产,进入戒备状态。”

这时藏军加紧军事部署,叛乱迹象已十分明显,不少藏族僧俗群众要求解放军平叛。解放军领导屡次派人规劝噶厦,请务必遵守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噶厦虚与委蛇,暗地里寻找口实,发动叛乱,不觉就到了3月初。

2月初是西藏的"驱鬼节",按惯例布达拉宫举行盛大的跳神活动,谭冠三政委接到达赖喇嘛的请贴,请他去参加布达拉宫的跳神活动。

布达拉宫是一座庞大的建筑,建在山腰,砖石结构,异常坚固,内有房屋千间,曲廊暗室不计其数,现在已是藏军屯驻的所在。值大乱即将来临之际,去布达拉宫观看跳神,就像关云长单刀赴会。去不去呢?很多人劝谭冠三不要去,怕吉少凶多。谭冠三想想,果决地说:"必须得去,不去,噶厦就会以此为口实捣乱。"说完,和西藏军区副司令员邓少东、西藏工委秘书长郭锡兰等几位负责人仅带少数警卫去赴会。

噶厦政府已在布达拉宫山脚下布下藏军岗哨,谭冠三和其他负责人谈笑风生,穿过层层刀丛来到达赖住所互献哈达。谭冠三身处虎穴,谈笑风生,参观了跳神活动,胜利返回。

就在举行跳神这天达赖喇嘛向邓少东和郭锡兰主动提出:"听说西藏军区文工团在内地学习回来后演出的节目很好,我想看一次,请你们给安排一下。"工委、军区负责人立即表示欢迎。3月1日,西藏工委统战部派人去罗布林卡请达赖确定来军区礼堂观看节目的时间,达赖说:"藏历元月是传召大会,我不能离开。传召大会后,我一定到军区札堂观看演出。"达赖喇嘛答应去军区礼堂看戏的消息很快在拉萨传扬开来了,噶伦们指使一些人借此造谣惑众散布"汉人要劫走达赖喇嘛"。一时间流言大起,噶伦们又反过来哄骗达赖,说解放军请看节目是假,乘机扣留他是真。还胡说"汉人要消灭宗教,杀活佛"等等。达赖不相信这些话,他虽然年轻,政治上颇为成熟,知道解放军不会干这种事,他想出去辟谣,但已为噶厦挟持,不能行动自由。无奈之中,他只好写了一个便条,说明他已被反动分子挟持,无行动自由。信写好后达赖让一个心腹侍从送给谭冠三。谭冠三见信,急派要员再次去向噶厦交涉,务请达赖来军区礼堂看戏,噶厦拒不转达。谭冠三闻讯,又派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少将去布达拉宫,噶伦们立即唆使藏军痛打桑颇,等到部队赶去把他救回来时,桑颇已被打成重伤。

中共西藏工委书记张经武和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这时已回到西藏,刚要去医院探望桑颇,忽听拉萨街上传来阵阵人喊马叫声。二人大惊,急欲派人探听,只见一个参谋急喘喘跑来报告:"自治区筹委会干部索郎降措被叛匪杀害,并在街上纵马狂奔拖尸示众。"张经武急令:"快去把他抢下来。"参谋领命带了一连人冲出去了,叛匪看到部队冲来,跳下马躲入民房,部队把索郎降措的遗体抢下来。

这时,拉萨街头秩序大乱,藏军武装游行,一些叛乱分子向解放军战土挑衅,不明真相的僧俗人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保护达赖。噶伦们见叛乱时机成熟,在罗布林卡开会,决定3月10日正式进攻西藏工委、军区驻地和自治区筹委会,索安旺堆狂呼道:"3月10日,这是个历史性的日子。从10日开始我们公开正式站出来,同中央决裂,建立西藏国。"众匪军头目们也跟着狂呼乱叫。

是夜,藏军和原已叛乱的卫教军七千多人一齐出动,占领了拉萨市周围各制高点,叛军不断地向我西藏军区、西藏工委驻地开枪射击,拉萨市内火光冲天,叛匪抢劫商店,焚烧寺庙,拉萨一片腥风血雨。

张国华等人深知叛乱形势已成,为了说服藏军不要叛乱,连续派出多人和噶厦、藏军接触,劝告他们遵守十七条协议,但噶厦置若罔闻,一意孤行。这时达赖一连三次给谭冠三将军写信,说明自己被人劫持,无法制止叛乱发生。张国华等人眼见叛军步步进逼,只好调动部队加强防卫。

叛军们开始疯狂地向西藏军区、西藏工委等机关驻地冲击,驻藏部队被迫自卫还击。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一方面调动部队,一方面紧急报告中央:叛军劫持达赖,拉萨局势严重,叛军已大规模进攻西藏军区西藏工委,驻藏部队被迫奋起还击。当时毛泽东正在武昌视察,3月11日毛泽东致电党中央对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给了精辟分析,并作了重要指示,毛泽东指出:"照此形势发展下去,西藏问题有被迫早日解决的可能。"还指出:

"这种'被迫'是好的。"他指示西藏工委:目前策略,应是军事上采守势,政治上采攻势。目的是:分化上层,争取尽可能多的人站在我们一边,包括一部分活佛、喇嘛在内,使他们两派分裂,教育下层,准备群众条件,并指示工委争取在拉萨大打一仗更为有利。12日中央转发毛泽东的电报到了西藏军区司令部。张国华高兴地一拍桌子说:"好!"他立即把电报给张经武、谭冠三、及西藏军区负责人阿沛·阿旺晋美少将、桑颇·才旺仁增少将及邓少东、詹化雨、王其梅诸将军看了,大家在地图前会商了一阵,决定了军事部署。张国华遂拿起电话,紧张地向各部队发出命令:"我命令,各部队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准备出击,坚决平息叛乱。"部队接到命令后,一面抵抗冲来的叛匪,一面作出击的准备。

达赖被挟持后,噶厦逼他出走,达赖说:"待我占卜一卦,看是宜留还是宜走。"噶厦们同意了,拥护着他到罗布林卡内的"贡布拉康"神殿里进行占卜。达赖首先在两张方形藏纸上分别写上"宜走""宜留",然后把两张纸包在两个糌粑团里,放进宝瓶。祈祷开始了,达赖焚香磕头,口里念念有词。祈祷结束后,达赖摇动宝瓶,众人都紧张地盯着。忽然宝瓶里跳出一个糌粑团,达赖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宜走"。达赖还想再占一次,众人哪里答应,把他拥回"永固不变宫"。此殿是1954年中央政府专门拨款为达赖修建的,金碧辉煌,极为豪华。达赖及其随同人员索康、柳霞、聂苏三个噶伦,达赖经师林仓、副经师赤江,代理基巧堪布噶章、副官长帕拉、达赖的母亲、姐姐,一代本彭措扎西、二代本扎西白惹、四代本多卡色和随行亲属及担任警卫的200名藏军共600余人,于17日夜10时左右,乘当晚夜色昏黑,拥着达赖出了罗布林卡后门,渡过拉萨河,去往山南,从那里又去了印度。

3月20日上午10时整,两颗刺眼耀目的信号弹从军区司令部升起,与叛军相持的解放军十几个连队,立即喊着杀声冲向叛军。叛军起先还负隅顽抗,但他们哪里是解放军的对手,很快被平叛部队分割包围。这时刚从农场赶来的炮兵连匆匆推出大炮向药王山叛军阵地猛轰,在炮火的掩护下,解放军步兵连队分两路冲上药王山,消灭了山上的叛军,控制了制高点。

现在只有罗布林卡的叛军据点还未攻克,这里驻着叛军指挥部和大量叛军部队。为了攻克这座据点,在攻占药王山后,解放军马上调集力量向罗布林卡外围发起攻击、战斗在下午7时半打响,经一小时激战,解放军部队即攻进罗布林卡。拉萨叛匪顿时群龙无首,被解放军分割包围各个歼灭。3月22日下午七时,盘踞在大昭寺内的最后一股叛军举起白旗投降。经两天激战,拉萨叛乱已被平息,俘获叛军四千多人,缴获枪炮无数。3月23日,中央军委下令解除藏军武装,西藏军区接到命令后,一面组织部队奔袭逃窜在山南的叛匪,一面命令日喀则分工委同班禅协商,执行中央的命令,解除驻在后藏的第三、第五两个代本的藏军武装。

班禅大师当时驻锡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对拉萨叛乱之事毫无所闻,听了日喀则分工委的情况介绍后,不禁大惊,转而又点点头说:"这个脓疱总是要破的,早破比晚破好。毛主席说过,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嘛。只不知达赖佛现在怎样了?愿佛祖保佑达赖佛平安无事,早日回到拉萨,愿佛祖保佑达赖佛平安无事,早日回到拉萨。”

在班禅大师的配合下,日喀则分工委和驻军顺利解除了两个代本藏军的武装,解散了噶厦政府派驻日喀则的基宗,所有编遣人员一律按照本人的志愿给予妥善安排,或参加工作,或领取路费自行回家。班禅对和平解决后藏的问题感到非常满意。

拉萨叛乱被平息后,周恩来总理于1959年3月28日下达了国务院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行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在自治区筹委会主任委员达赖喇嘛被劫持期间,由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副主任委员代理主任委员职务。国务院命令望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领导全藏僧俗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协助人民解放军迅速平息叛乱,巩固国防,保护各民族人民利益,安定社会秩序,为建设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新西藏而奋斗。班禅接到国务院命令后,立即致电毛主席周总理,完全拥护国务院命令。

第二天,他又出席日喀则各界人士的集会,对大家说:"西藏地方政府的叛乱分子和上层反动集团真是罪恶累累,恶贯满盈。现在,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叛乱武装已经遭到人民解放军的有力惩罚,这是他们自寻绝路得到的结果。他们是罪有应得的。现在达赖喇嘛被叛乱分子劫持,我已经多次祈祷佛祖保佑达赖佛平安无事,早日回到拉萨。在他被劫持期间,我完全接受国务院命令我担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的决定,我将竭诚努力,和大家一起,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平息叛乱。"出席集会的各界人士对班禅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几天以后,班禅即从日喀则动身来到拉萨主持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又过了几天,他从拉萨坐飞机去北京出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并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在这次大会上,毛泽东正式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刘少奇当选为国家主席。

由于拉萨发生叛乱,达赖喇嘛又被劫持到印度,西藏问题成了举世瞩目的重大问题。毛泽东忙于处理平叛、宣传等问题,一直到4月底才稍微有了空闲。这时各地发生饥荒的消息大量涌来,特别是甘肃省,本来就土瘠民穷,大跃进期间又大搞浮夸,现在粮荒特别严重,已有人饿死。想往那里运粮,又缺少车辆。俗话说,救荒如救火,这个问题怎么办呢?毛泽东苦苦思索着,一支又一支吸着烟。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