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44回 毛泽东谈笑神仙会 贺子珍会夫美庐宫


话说毛泽东在1958年秋冬之间,就已敏锐地发现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乱子:很多人急急忙忙地往前闯,想"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许多公社迫不及待地准备宣布全民所有,许多地方已准备取消商业和商品生产。为了使大家冷静下来,清理混乱思想,在毛泽东的提议下,1958年11月党中央召开郑州会议,纠正"左"倾错误,接着又在武昌举行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两次会议的基础上,党中央在武昌召开了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决议》高度评价了人民公祉的兴起;指出人民公社目前基本上仍然是集体所有制的经济组织;商品交换不但不能取消,而且还必须有一个很大的发展;规定社员个人所有的生活资料(包括房屋)永远归社员个人所有。

1959年2、3月间,党中央在郑州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第二次郑州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十四句方针:"统一领导,队为基础;分级管理,权力下放;三级核算,各计盈亏;分配计划,由社决定;适当积累,合理调剂;物资劳动,等价交换;按劳分配,承认差别。"毛泽东在这里讲的基本意思是,在人民公社的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三级核算中,要以生产大队(原来的高级社)为基础,反对一平二调。

第二次郑州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方针,制定了《关于人民公社管理体制的若干规定(草案)》。接着又在此年,即1959年3、4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制定了《关于人民公社的十八个问题》。这两个文件都规定生产队(即生产大队)是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单位,清理归还平调的社员财产。

1959年4月初,党中央在上海召开八届七中全会,全会通过了1959年的计划,除了原来宣布过的建设投资作了调整外,计划仍然维持了宣布过的高指标,钢的生产指标定为1800万吨。

这时,国民经济由于"大跃进",组建人民公社,大炼钢铁而造成的严重比例失调的恶果已经暴露出来。粮油大幅度减产,副食品更加短缺。钢铁生产上不去,突击生产也无济于事,第一季度只生产钢336万吨。日用品欠缺,供应紧张。许多地方出现极其严重的情况,出现了少见的饥荒。

在这紧急关头,陈云经过调查,向中央政治局建议,1959年的钢产量应降为1300万吨,精简非农业人口,发展粮食生产,组织日用品生产。党中央和毛泽东很重视陈云的意见,立即作了安排。

尽管作了这些努力,但由于毛泽东对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仍然完全肯定,因而"左"倾错误没有彻底得到纠正,形势没有根本好转。

就在这时,甘肃等地连连发来缺粮的告急电报。毛泽东责成总参谋长黄克诚抽调部队运输力量支援甘肃运粮。黄克诚一算,能抽出的车辆都抽出了,再到哪里去调车呢?正为难间,彭德怀结束对苏联东欧的访问回国了。黄克诚松了一口气,抓住彭德怀的手说:"彭总啊,你总算回来了,这一下我心里踏实多了。"彭德怀一惊,问道:"出什么事了吗?"黄克诚说:"你有所不知,近来山东、安徽、甘肃、河南几个省粮食告急,中央命令部队抽调运输力量去紧急支援运粮。部队已抽出了许多车船,甚至出动飞机。现在甘肃省粮荒更加严重,中央命令部队再抽出车辆支援,可是我现在到哪里去调车呢?"彭德怀跺脚叹气地说:"我早说了,要充分估计粮食产量的虚夸成份,可大家就是不听。现在怎么样,问题来了。现在只有把进藏的车辆抽一些下来。"黄克诚着急地说:"那会影响平叛的。"彭德怀叹口气:"救荒如救火,慢了,要死人的。你统一调配一下吧。"黄克诚答应了。

办完这件事,彭德怀想和毛泽东通一次电话,汇报一下他对农村形势的看法,但想了想,又把耳机放下了。正在这时,中央办公厅来通知说,中央决定7月2日至15日在江西庐山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请彭德怀按时参加。彭德怀因忙于总结出访的心得体会,又要指挥西藏平叛的战斗,走不开,便给中央办公厅打了电话请假,不去参加会议。

时间不长,丰泽园那边来了电话,彭德怀抓起电话,只听对方说道:"喂,是彭部长吗?主席要跟你说话。"彭德怀一听,立即立正报告:"喂,是主席吗?我是彭德怀。"话筒里传来了毛泽东亲切的话音:"老彭,听说你请假不去庐山?不行,不行,你一定得去。"彭德怀为难地说:"主席,我刚出访回来,情况不熟。再说,还有平叛这档子事没完。"毛泽东说:"这些事都可以放一放,山南叛匪已经被歼灭,剩下些零星股匪,慢慢收拾吧,你一定要上山!”

彭德怀见毛泽东执意要他上山,只好向黄克诚交待了一下工作,向庐山赶去。

7月的武汉,酷热如炉。7月的庐山,凉爽似秋。这里早已戒严,政治局委员们和省市委第一书记们、中央政府各部部长们奉命纷纷上山,山上顿时热闹起来。7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开幕,毛泽东首先讲话:"我们这次开会,主要是讨论总结大跃进的工作。临上庐山之前,我去湖南看了看,湖南的工作搞得不错。我很赞赏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的三句话,他说大跃进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成绩伟大就不说了,问题不少要谈透,前途光明要认清。我们常委把国内形势理了理,梳了梳辫子,那就是给大家传达下去的十九个问题,读书算一个,形势算一个,还有任务、体制、食堂、综合平衡等。去年做了件蠢事,好几年的指标要在一年内达到,但缺点只是一二三个指头的问题,许多问题要等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得出来。跃进公路,修了这么多也没垮。”

毛泽东喝了口水,又讲下去,谈笑风生,引古论今,讲得十分生动风趣,会场上不时发出轻快的笑声。

毛泽东讲完后,刘少奇接着讲话:"说老实话的人,去年的日子不好过,老被插白旗。去年一年成绩很大,成绩要讲够,不讲成绩就没有信心。教训也很深刻,要认真总结。我们今天在庐山开的会就算是个神仙会,大家可以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中央领导人讲话后,开始分组讨论。彭德怀由于在西北工作时间比较长,被分在西北组里。由于是神仙会,大家发言比较放得开。彭德怀此前曾在西北考察过,半年之前又到湖南考察,还到了毛主席的家乡韶山,了解了一些真实情况。分组讨论后,他想找毛泽东谈谈,但会议日程安排很紧张。彭德怀有空闲时,毛泽东又在休息,几次去都被卫士挡驾。彭德怀找不到机会和毛泽东面谈,只好在小组会议上谈出来,希望毛泽东通过会议记录看到他的进言:

--我在去年年底考察过十个省的情况,也到了韶山公社。虚报产量的问题很严重,大炼钢铁吸空了农业劳动力,收禾只有童与姑。韶山公社国家给了许多贷款和帮助,也只增产了13%,根本没有报来的那么多,主席不知是否了解这个情况。

--1957年反右派取得了伟大胜利,脑子一发热就得意忘形,全民炼钢,想一下子吃成个胖子。人民公社也未经试验就铺开了,大刮共产风。

--要找经验教训,不要追究责任,要是追究责任的话,我们大家都有责任,毛泽东也有一份。

--群众意见最大的是特殊化,官僚主义。我在外地考察,发现一些风景区都不让老百姓去了,里面盖的小楼,说是给首长住的。我看有些人成了贵族老爷,帝王将相了,小心老百姓骂娘。

--好多省都给毛主席修别墅,搞什么名堂?这总不是主席让他们搞的吧,这些人想干什么?

虽然是神仙会,大家也还是很小心,只不过是议议大跃进的得失成败,讨论目前应该怎么办,还没有人敢指名道姓地这样批评毛泽东。现在骤闻彭德怀大喊大叫,个个屏息静气,睁大双眼看着彭德怀,没有人说一句赞同或反对的话。

华东组组长、上海第一书记柯庆施上山以来满脸堆笑,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彭德怀、张闻天、周小舟、张仲良、杨尚奎、周惠、李锐、田家英、吴冷西在会上发言连连批"左",使柯庆施既恼火又高兴,但他老谋深算,喜怒不形于言表。散会后,悄悄地拿走彭德怀的发言记录,去美庐别墅找毛泽东。

毛泽东今天有空,独自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抽着闷烟。他接过彭德怀的发言记录看看,不高兴地对柯庆施说:"从去年郑州会议以来,大会小会开了六七次,我是每会必检讨。我放了三炮,有错,可你彭德怀也总不该见理不饶人嘛。"柯庆施说:"家英怎么也跟着他们搅,我不好说,主席劝劝他吧。"毛泽东懒懒地说:"算了,吃饭放屁,肚里有气,气放出来肚子就舒服了,谁叫我是始作俑者呢?始作俑者,其无后也。一个儿子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无后也!"说着,毛泽东的眼圈红了,柯庆施一见不妙,赶快退了出去。柯庆施走后,毛泽东望着庐山奇峰,不禁回想起了战争年代。最近他情绪不好,特别爱怀旧。他想起了韶山,想起了杨开慧,想起了贺子珍。突然,一个念头在心底升起。他用电话召来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方志纯,对他耳语一番,方志纯频频点头,领命而去。

7月8日傍晚,一辆小轿车从山下盘旋而上,车窗上挂着窗帘,从外面看不见车里的人的面貌。由于这个时期中央开会,小轿车上上下下,谁也没有对这辆小轿车予以注意。小轿车上了山,停在称为庐林别墅的26号楼,车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方志纯,接着是三个妇女,一老两少。在方志纯的带领下,两名年轻妇女挽着那位老妇人走进别墅。方志纯随后拿起电话,要通了美庐别墅的电话:"主席吗,我已把她接上山了,住在庐林别墅。"话筒里传来毛泽东激动的声音:"谢谢你,志纯同志。她身体不好,你就多费点心,安排得好一些。她喜欢抽烟,你先送她几盒。"方志纯答应说:"主席,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主席准备什么时候见她啊?"毛泽东在话筒里说:

"这两天忙,得给组长汇报会讲话,过几天吧,到时我会通知你们的。"毛泽东听方志纯报告说她上山来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1928年在井冈山初次见面的情景像电影一样一下子在他眼前展开了,永新第一美人、纯情少女的动人风姿在眼前晃来晃去,但是突然间出现了1937年在延安窑洞离别的一幕,接着是她负气出走的瘦弱而苍老的身影。从此二十一年没有再见过面。解放以后,她回上海居住,后来又到南昌,彼此间通过几封信。他为她送去香烟,收音机,她为他捎来耳挖子,南方风味小菜。本来有几次毛泽东要接她来叙叙旧,但怕江青醋海生波,只好放弃了。这次来庐山开会,江青远在杭州,正好可以见见她,以了这桩心愿。

7月10日,庐山会议已近尾声,毛泽东命令田家英、胡乔木、周小舟、李锐等几个自己过去和现在的秘书加紧修改《会议纪要》。这时,组长们已经来到小会议厅,准备参加组长会议。毛泽东首先听取汇报,然后开始讲话:

"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纠'左',一定要让大家把话讲出来。不讲缺点,否认矛盾,就不能改正错误。决不戴帽子,什么观潮派、算帐派、怀疑派,一个帽子也不戴。当然--"他弹弹烟灰,喝口茶说:"大跃进从全面来说,成绩和缺点还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这一个指头的问题经过郑州会议等一系列中央会议,已经逐步解决了。现在要鼓干劲,把工作进一步做好。”

柯庆施等人在毛泽东讲完话后,立即表态,完全赞同毛主席的意见。彭德怀是西北组的组长,他看出来毛泽东的基本观点没有变,如果这样去纠偏,是不会取得很大的功效的。怎么办?他把自己的意见与隔壁住的张闻天、周小舟谈了,他们都觉得彭德怀的想法对,劝他去跟主席谈谈。彭德怀想去又不好去,不知怎么的,他觉得现在见毛泽东很难。思前想后,到了7月12日傍晚,他终于下定决心,和毛泽东谈一次。他住的地方和毛泽东住的美庐不过几百步之遥,很快就到了。不料警卫再一次挡了驾:"主席休息了。"彭德怀看看窗户亮着灯,便拨开警卫说:"主席根本没有休息嘛,怎么骗我?"说着就要往里闯。几个警卫急忙把他拦住,恳求说:"彭总,主席正在会见一个特殊客人,任何人都不许进去。你就照顾我们一下吧。"特殊客人?什么特殊客人这么神秘,彭德怀又没有见上毛泽东,心里快快地返回来。

其实,这时客人还没有来。待一会儿,天黑尽了。才从26号楼走出几个人,向美庐走来。警卫事先得到通知,没说一句话,立正敬礼放他们进去。客人们来到客厅,卫士让其他人都留下,只领着那位老妇人走上楼去,打开一间房子的门,让她进去。房里已有一个人背门坐着,听到门响,转过身来,喊了一声:"子珍!"就大步走过来,扶她坐下。来人正是贺子珍,自1938年离开毛泽东以后,她这是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泪水不禁像涌泉一样流出来。毛泽东痛心地打量着贺子珍,只见她头发枯白,面容憔悴,眼光呆滞,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年的一点风姿了。

毛泽东深深地叹了口气,痛惜地说:"子珍,你吃苦了。我问你,你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走呢?你走后,我托人几次请你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来呢?要知道,你走后我哭了好几次呢。"毛泽东说着眼睛湿润了。贺子珍已经哭成一团,后悔地说:"我那时年轻气盛,想不开。"毛泽东又问道:"你在苏联是怎么熬过来的?"提起这一段经历,贺子珍更难过了。当时贺子珍到苏联后,苏联方面照顾很差。贺子珍有次为一件小事和苏方有关部门一负责人发生争吵,竟被该负责人诬为有精神病,把她送进精神病院,饱受折磨,后来还是王稼祥得知此事,把她救了出来,贺子珍才得以和自己的女儿李敏(娇娇)重新见面。毛泽东看贺子珍非常伤心,劝慰了一番,告诉她说:"娇娇已经有了男朋友,我看了,此人还不错。"贺子珍说:"我也见过了,我也同意。"毛泽东点点头说:"那好,开完会回去,我就给他们完婚。”

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毛泽东因为还忙着会议的事,便让人把贺子珍送回去,改日再谈。毛泽东以为贺子珍上山的事情做得很保密,不会有人知道。其实,江青已在杭州接到报告,说贺子珍上山了,连夜打来电话。毛泽东拿起电话一听,原来是江青打来的,她在电话里吵着说:"明天我要来庐山。"毛泽东劝她:

"这里开会正忙,你就别来了。"江青在那一头直吆喝:"我一定要来,明天就来。”

毛泽东放下电话,奇怪地说:"是谁眼这么尖,告诉江青了?"卫士走来,向他报告了一个消息。毛泽东问道:"陈伯达下山去了?对,山下有个通讯连,说不定就是他下山透露了消息。”

江青要上山,贺子珍是不能在山上呆了,毛泽东让方志纯马上把贺子珍送下山去。

由于贺子珍上庐山,彭德怀没有机会再和毛泽东面谈了。这时会议即将结束,大会秘书处已开始安排与会者返回的车船。彭德怀觉得这次庐山会议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烦躁不安,走来走去,忽然想出个主意,为什么不给主席写封信呢?正想之间,周小舟过来了,彭德怀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周小舟非常赞成。彭德怀回到住所,就开始思考起来,最后考虑准备写三个问题:

甲、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这部分应该对1958年的工农业生产产值的增长作一些肯定,尽管报上来的数字有水分,但毕竟有这些数字在那里。除此之外,还要同时指出人民公社化运动过快过急,浪费资源等问题。

乙、如何总结工作中的经验教训,1.要着重指出浮夸风气较普遍地滋长起来。浮夸风气,吹遍各部门各地区,一些不可置信的奇迹见之于报刊。当时从各方面的报告材料来看,共产主义大有很快到来之势,使党的威信下降。

2.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一些"左"的倾向有了相当程度的发展,总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在思想方法上,往往把战略性的布局和具体措施,长远性的方针和当前步骤,全体与局部,大集体与小集体等关系混淆起来。如主席提出的"少种、高产、多收"、"十五年赶上英国"等号召,都是属于战略性、长远性的方针,我们则缺乏研究。有些指标逐级提高,层层加码,把本来需要几年或者十几年才能达到的要求,变成一年或者几个月就要做到的指标……

彭德怀对这个提纲审视了好一会,觉得差不多了,便按照提纲写起信来。毛主席:这次庐山会议是重要的,我在西北小组有几次插言,在小组会还没有讲完的一些意见,特写给你作参考。但我这个简单人类似张飞,确有其粗,而无其细。因此,是否有参考价值请斟酌。不妥之处,烦请指示……

信写好后,彭德怀叫来秘书,请他抄写一遍。秘书立即拿回去抄录起来,由于时间紧,任务急,他抄写得很快:……在全民炼钢铁中,多办了一些小土高炉一些资源(物力、财力)和人力,当然是一笔较大损失。但是得到对全国地质作了一次规模巨大的初步普查,培养了不少技术人员,广大干部在这一运动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

虽然付出了一笔学费(贴补二十余亿),即在这一方面也是有失有得的……

其实彭德怀的原文是"有得有失",现在抄成"有失有得",责备的成分就加重了,可惜彭德怀在最后审阅这篇长信时,没有看出来。信写好了,彭德怀并不想马上送去,他还想和毛泽东谈一下,面陈己见。

从他住的虎吼岭到美庐只有几百步,彭德怀走了好长时间,走几步,又折回来。他怕当面陈述意见,谈崩了不好收场,可是想来想去,当面谈比送信的方式好,如果能谈上,这封信就不用送了。想到这里,彭德怀快步朝美庐走去。

毛泽东由于昨天晚上和贺子珍谈话,安排贺子珍下山,一夜没睡,快天亮时才睡下。彭德怀走到美庐门口,警卫立即跑过来报告说:"彭总,主席刚睡下,请你不要打扰啊!"彭德怀着急地说:"我有话要跟主席说啊!"警卫说:"主席睡个觉不容易,等他醒了你跟他说吧,不就几个小时吗?"彭德怀叹口气,只好走了回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