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45回 彭德怀上书陈民情 毛泽东搬兵反右倾


话说毛泽东因贺子珍上山,江青打电话来庐山,连夜送贺子珍下山等事忙了一夜,天快亮时才吃了一片安眠药慢慢睡去,全然不知彭德怀来访的事情。直到下午,他才醒来,舒适地伸了个懒腰。今天是7月14日,庐山会议已基本结束。会议期间,人们议论纷纷,但总算没出什么乱子,明天就可以下山了。

毛泽东刚洗了把脸,秘书跑来报告:"彭德怀上午派人给你送了一封信。"毛泽东一愣,送信?大家都住在一块,有事可以来谈谈嘛,送信干什么?他立即意识到这封信可能有名堂,马上把信打开来看。看着看着,他的眉头不禁皱起来,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最后把信放在桌子上,点了一支烟,苦苦地思索起来。

怎么办?自己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对这封信不理不睬,甚或把它退回给彭德怀。一是把这封信送给其他政治局委员看。如果选择前者,那彭德怀肯定不干,也会引起其他政治局委员的不满。如果选择后者,那么这封信上将会有政治局委员的批语,会形成一种舆论。从目前的空气看,这种舆论肯定不会对自己有利。这就是说,彭德怀的这封信将起到引火线的作用,说不定会产生爆炸性的效应。

毛泽东充分掂量了这种形势,感到彭德怀的这封信是对他在全党领导地位的一种挑战,他决心接受这种挑战,通知会务组延长会期,让中办通知林彪、彭真、陈毅、黄克诚、安子文等人上山,参加会议;又请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三位在山上的中央常委前来议事。他把彭德怀来信的事给大家讲了讲,轻松地笑着说:"既然彭德怀同志慎重其事地写了信来,不让大家议议也不好,我看干脆印发给大家,让大家议议吧。"三位常委觉得毛泽东的话有道理,应该让大家议议,让大家把话说完,便都同意印发。

中央办公厅接到指示后,以最快的速度把信赶印了出来,第二天发给与会人员。彭德怀一看大惊,这封信明明是自己写给毛泽东同志作参考的嘛,怎么在信的前面加上了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他要求收回这封信,但毛泽东微笑着摇摇头,把他打发走了。

彭德怀的信印发给与会者以后,各组对信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顿时成为会议的中心话题。人们对此持有两种意见。大部分人感到彭德怀的信写得好,揭出了问题的实质;一部分人觉得信的内容过于尖刻。张闻天是赞成彭德怀的意见的。他在华东小组会上发言,再次系统地谈了自己对大跃进的看法,明确表示支持彭德怀的意见书。周小舟在中南组发言表示完全支持彭德怀的意见。刚上山的黄克诚本来就对大跃进中的浮夸看不惯,一上山就表示支持彭德怀的意见书。

柯庆施、康生、陈伯达等人都是在大跃进中出谋划策,推波助浪的。庐山会议一开始,他们都有些紧张,怕批到自己头上。7月17日毛泽东突然发下彭德怀的意见书,他们立即意识到毛泽东要开始反击了,顿时活跃起来,在小组会上带头发言,批评彭德怀。康生为了表示自己坚决支持毛泽东的决心,还专门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短信,骂彭德怀多年来怀有异心,反对毛泽东,他在庐山写这封信,绝不是偶然的,信的矛头是直接指向毛泽东的,建议毛泽东不能姑息这种反党、反主席反社会主义的行为,要与之展开坚决的斗争云云。

在美庐别墅里,毛泽东翻阅着会议记录。会议中出现的这种情况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但他相信自己能扭转会议的方向。想起上庐山之前,自已一定坚决要彭德怀上山,真是太对了,要不然说不定山下还会出什么更大的乱子呢。

7月23日,这是一个注定要写入历史的日子。此晚,毛泽东翻来复去地考虑着明天的会议,他已决定要在全体会议上讲话,这将是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又一次决定命运的拼搏。临战前的反复思虑使他难以安眠,吃了医生三次送来的安眠药,仍无法入睡。眼看着天色大亮,他吃了几片药,梳洗一番,来到了会场。

会场里静悄悄的,与会者都紧张地等待着。毛泽东从容不迫地登上主席台,喝了几口茶,点上一支熊猫牌香烟,开始讲起话来:"你们讲了这么多,允许我讲个把钟头,可以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着觉。我看了同志们的记录、发言、文件,和一部分同志谈了话。人有一个嘴巴,一曰吃饭;二曰有讲话之义务。他要讲,你有什么办法?现在是党内外夹攻我们,会内会外结合,有党外的右派,也有党内那么一批人。我劝党内这一部分同志,讲话的方向问题要注意,在紧急关头不要动摇……”

毛泽东讲到这里,用眼瞟瞟彭德怀。有许多人像得到号令似的,一齐转过头去看看彭德怀。毛泽东语气加重了,激动地说:"什么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嵖岈山公社党委书记告诉我,七八九三个月,每天三千人到那里参观,3个月30万人。这股热情怎么看?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吗?我看不能那么说。对群众运动,不能泼冷水,只能劝说……共产风是不对的,不能说你的就是我的,拿起就走了。从古以来没有这个规矩,一万年以后也不能拿起就走。拿土豪劣绅的可以,不义之财,劫之无碍。但是这股风已经纠正了。为什么一个月能刹下这股风呢?证明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

"当然饭只能一口一口地吃,肉也只能一口一口地吃,要一口吃个胖子不行。林彪一天吃1斤肉还不胖,10年也不行。总司令和我的胖,非一朝一夕之功。全党都要学习,学点政治经济学。南北朝时有个姓曹的将军,打了仗以后作了一首诗,'出师儿女悲,归来笳鼓竟,借问过路人,何为霍去病'。北朝斛律光一字不识,还唱了一首《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公社干部不识字,可以给他们讲嘛。”

朱德在小组会上曾经发言,说食堂全垮了也没有关系,毛泽东在讲到食堂时狠狠刺了他一句:"食堂是个好东西,未可厚非。总司令,我赞成你的说法,但又和你的说法有区别。不要不散,不可多散,我是中间派。有人对食堂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春秋时楚国宋玉作《登徒子好色赋》。登徒子在楚王前攻击宋玉漂亮好色。宋玉知道后,作赋一篇献给楚王,说东邻有一绝代佳人,连续偷看自己三年,自己都没有动心,而登徒子的老婆驼背鹄容,登徒子还和她生了五个孩子,到底谁好色呢?骂食堂的人就是用了《登徒子好色赋》的办法……彭德怀有书一封,讲大炼钢铁有失有得,他是把得字放在最后头的,急于发难,趁我党处在国内外夹攻的困难时候,向党进攻,企图篡党,成立他的机会主义的党。”

众人听到这里,一个个心惊肉跳。朱德尴尬地苦笑着。大家这时才清醒过来,原来一场暴风雨正向庐山袭来。彭德怀没有想到自己给主席写信成了向党进攻,顿时全身的血液涌上头部。还未等他发作,毛泽东大幅度地打着手势,动感情地说:"同志们,1958年,1959年,主要责任在我身上,你们应该骂我。大办钢铁的发明权是柯庆施还是我?我说第一个责任是我。柯老,你的发明权有没有责任?"柯庆施大声地回答说:"有!"毛泽东点点头说:

"你那是意识形态。我是一个1070万吨钢,几千万人上阵,得不偿失,闹了大乱子,自己负责。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也!一个儿子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无后也!我无后也!断子绝孙……”

毛泽东讲到这里,声音哽咽,眼圈里涌出两汪泪水,手不停地颤抖着。会场一片寂静,有人不禁唏嘘起来,很多人心中开始怨起彭德怀来了,看他把主席气成这样。

从这天开始,庐山会议的风向一下子变了,从反"左"完全转到了反右。当天晚上,一些军队干部相继来看彭德怀,有的默默地和他握握手,有的劝他看开些。这些人走了以后,张闻天又来,两人似乎有很多话说,但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坐了一会,张闻天唉声叹气地走了。彭德怀在房子里闷坐半天,实在想不出毛泽东何以为自己的这封信发那么大的火。7月14日写给毛主席的信(即意见书)是7月16日由中央办公厅印发给到会同志。到7月22日,各小组对这封信进行了六天的讨论,除了一个同志基本上不同意外,其余发言的同志都是同意这封信的嘛。彭德怀又想,自己写这封信,是感到有些话在小组会上不便谈,想找主席谈。可每次去,他都在睡觉,这才想到给主席写封信,供他参考,怎么主席把问题提得这么严重,而且还把过去的陈年老帐都翻出来。彭德怀担心,这样一来,问题非但不能得到解决,而且由于猛烈的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原来的左倾急躁冒进问题还会进一步发展,引起更加严重的比例失调,甚至引起国内外一段时间内的混乱,造成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

这天晚上,彭德怀基本上一夜未眠。第二天,他用凉水冲了冲脸,走出屋外,恰好几位老帅也向他走来。几个人在门口说起会议的事来。彭德怀委屈地说:"没想到主席讲话把陈年老帐都翻出来了,什么大帽子都扣上来了,什么会理会议、百团大战、野心家、反党。还说你解放军跟彭德怀走的话,我就上井冈山打游击。有这么严重吗?这是强加于人嘛。"老帅们同情地点点头,提醒他说:"主席讲这些话可不是随便讲的,你总该有个态度才对!"彭德怀倔犟地说:"我没有什么可以考虑的。我没搞阴谋,你叫我说什么?"一位老帅说:"你顾全大局嘛,委屈一下,写个书面发言吧。"彭德怀一摇头,硬邦邦地说道:"不写,不写。"大家不欢而散。

彭德怀回到住所后,想着主席话也讲了,骂也骂了,气也出了,会议可能就要结束了,吩咐随从人员收拾东西,准备下山。不料中央办公厅来电话,通知会议延期。彭德怀这才明白,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看来自己这次是过不了关了。他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思前想后,就是想不明白。不就是私人之间的一封信嘛,毛泽东何以如此大动肝火,把什么"路线斗争",什么"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上山打游击去"这些话都搬上来了。自己和毛泽东从井冈山时期就结下了战斗友谊,难道他就忘了"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诗句吗?主席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听不得不同意见了呢?他想找人说说,可现在又能找谁去说说呢?

正想之间,毛泽东派人接彭德怀到美庐去谈谈。彭德怀心里一喜,终于可以当面和毛泽东谈谈了,可以有机会向主席当面解释一下了。只要把这件事向主席解释清楚,事情不就好办了吗?彭德怀立即起身,跟着秘书兴冲冲地向美庐走去。走进会客室,彭德怀不禁心里一沉,只见山上的常委都在这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还有新近上山的林彪。对着毛泽东的大沙发空着,看来是留给自己的。原来不是主席找自己谈话,而是常委们专门为自己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他顿时明白了,这是主席见自己不肯检讨,开常委会来批他。事已至此,彭德怀只好坐下来,听大家对他的批评。他掏出中华牌香烟,点了一支抽起来,立即被呛得直咳嗽。

毛泽东是知道彭德怀从不抽烟的,见此大惊,忙把自己的熊猫牌香烟推给他,关心地说:"老彭,你什么时候抽上烟了?抽我的,这个牌子的烟不呛。"接着毛泽东半似责备,半是关心地说道:"老彭,有事不要闷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你看,你这个不抽烟主义者也抽烟了不是。你那个有失有得,得不偿失的意见为什么不在会议上提出来?也可以找我来谈谈嘛。怎么一声不吭,就来个突然袭击,给我下战书?”

毛泽东淡淡地笑着,抽了一口烟。林彪紧接着向彭德怀开了火:"彭德怀同志,你前不久刚从苏联访问回来。在苏联你和赫鲁晓夫那么亲热,是不是答应了他的什么条件啊?你这次在庐山发难,是不是和赫鲁晓夫有什么默契?”

彭德怀一听林彪要给他栽赃,气得一拍扶手,驳斥道:"胡说,你这是诬陷。我连一句外国话都不会讲,我说什么都得通过翻译,你们可以找翻译调查嘛。"林彪冷冷地阴笑着说道:"高岗也不会说一句外国话,照样里通外国,给苏联送情报。你和高岗那么热火,你就不会干这种事?你让中国土兵头上戴苏军的船形帽,你想把中国军队都交给赫鲁晓夫啊!"彭德怀气急了,猛地站起来,指着林彪的鼻子骂:"可耻!”

毛泽东立即挥手,命令彭德怀坐下,严厉地批评道:"老彭,我知道你心里有火。从井冈山以来,你对我就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你对延安华北会议一直不服气,这次在庐山发作了。好家伙,简直要把庐山炸平了!"彭德怀不服地辩解道:"我怎么想把庐山炸平?这次来庐山开会,我本来想着西藏平叛的事,不想来,是你下命令要我来的。我写信也只是供你参考,毫无恶意嘛!"毛泽东挥挥手说:"晓得,晓得,你是历来如此。你从郑州会议骂到北京会议,在庐山你又骂了二十天,你还要怎么样?”

彭德怀眼见毛泽东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又扯起了延安华北会议的事,不由得火冒三丈,一下子站起来,吼叫道:"你在延安操了我40天的娘,我操你20天的娘就不行?"常委们个个大惊失色。刘少奇愤愤地说:"真不像话!"周恩来严厉命令彭德怀坐下。毛泽东静静地用睡眠不足的眼睛看着他,把半戴香烟狠狠地掐灭在烟灰缸里。

彭德怀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心灰意冷地听常委们对他的批判。他们说的什么,彭德怀一句也没听清楚,只是明白了,政治局常委会决定要他检讨。会议开完后,彭德怀懒懒地回到自己住所。几位老帅跑来看他。一位老帅说:"老彭,你怎么能操主席的娘?你呀,也太凶了一点。主席健在,你就这样。主席不在了,谁还管得住你。你要好好检讨,认识错误!"彭德怀明白,自己不检讨,庐山会议就完不了,大家都拖在山上,天下大事怎么办?

为了这个大局,他只好含泪写了个检讨。毛泽东知道彭德怀不服气,为了打垮他的抵触情绪,8月1日,毛泽东再次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对他进行批判,一些政治局委员也奉命参加会议。

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等与彭德怀有牵连的人也被通知到会旁听。这次会议可没有上次会议那么轻松。毛泽东一宣布开会,林彪就抢着发言,指着彭德怀的鼻子大骂:"彭德怀这次在庐山发难,完全是有组织、有纲领、有预谋地向党进攻。你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是冯玉祥式的人物。三国时蜀国大将魏延脑后有反骨,诸葛亮知道他以后必反,便用计斩了他。你彭德怀脑后也有反骨。幸亏主席英明,及时识破了你的诡计。在中国,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谁也不要想当英雄。”

看大家说得差不多了,毛泽东又讲起来,他从几十年前三军团打长沙讲到高、饶事件,从国际风云讲到庐山会议,巧妙地把党内的历史路线斗争都和彭德怀挂上号。这些事情常委们都是亲身经历者,但叫毛泽东一讲,似乎彭德怀一身都是不是。

中央这时决定在庐山召开八届八中全会,一些不在山上的中央委员应召飞速赶往庐山。8月2日,全会开幕,毛泽东首先讲话:"初上庐山,我是准备来挨骂的。从郑州会议骂起,一直骂到庐山会议,我是听得耳朵都磨起茧子来了。我从郑州会议检讨起一直检讨到庐山,不知检讨了多少遍。谁知有人还嫌不过瘾,要炸平庐山,全面否定总路线,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要分裂我们党。我们一查,这些人原来已经结成了一起,成立了个军事俱乐部,为首者就是彭德怀,还有张闻天、周小舟、黄克诚。彭德怀历来是和我不合作,历次路线错误,他都有份。现在他公然发难,向党进攻,这个问题现在必须解决了。现在不是反左的问题,而是要反右。

"彭德怀的错误我是历来就有察觉。为了教育他,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为了让他在军委领导工作中能安心工作,我给林彪和其他老帅们都发了转业费。如果解放军不跟我走,跟彭德怀走,我就上山打游击去。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的。”

毛泽东的讲话为会议定了调。彭德怀在大会上检讨以后,会议立即分组讨论,柯庆施、陈伯达、康生都被分到彭德怀这个小组。彭德怀、周小舟、黄克诚、张闻天被各组轮流叫去回答问题,要他们回答在庐山前后的活动和目的。陈年旧帐都被翻出来,有人甚至还提到了毛岸英之死,说这是彭德怀反对党的领导的一个阴谋。

当然,最激烈的批判还是在彭德怀这个小组。这个小组的组长是朱德。会议开始后,柯庆施抢着打头炮:"彭德怀说小资产阶级狂热性,他这是含沙射影地攻击毛主席,是要改换党的领导,要毛主席、刘主席下台,他上台。"康生紧跟上:"彭德怀,你的真相就是魏廷式的人物,你后脑勺上长着反骨,你是不折不扣的野心家。"陈伯达咕咕哝哝地说了半天,人们听不大懂他的福建方言,但大意还是明白的,无非是骂彭德怀反对毛主席,反对喊毛主席万岁,反对唱《东方红》。彭德怀有时想为自己辩解辩解,他每每刚一开口,林彪、康生、柯庆施、陈伯达就一拥而上,大喊大骂,斥责他"不老实,有反骨,是冯玉祥"。朱德见他们这样蛮不讲理,不觉大怒,一拍桌子,大吼道:"不许这样!什么作风!彭德怀同志的检讨我认为是中肯的。不过,老彭啊,你写信也该和我们商量一下嘛,怎么一声不吭,就单枪匹马地干起来了。”

毛泽东、刘少奇悄悄地来到会场,正好听到朱德的发言。毛泽东讽刺地说:"我看有些同志老了,头脑糊涂起来了,说话不着边际,颠三倒四地,隔靴搔痒。"朱德一阵苦笑,不由得想起了战争岁月。井冈山时期,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能这样毫无顾忌地当众讽刺自己吗?变了,过去的战友关系,现在成了君臣关系了。

不等彭德怀申辩,毛泽东又数落起彭德怀的历史问题。彭德怀不服,大声申辩,林彪等人又和彭德怀大吵,会场成了一锅粥。朱德痛苦地摊开双手:

"谁相信我们这些人在一个锅里吃了几十年的饭?”

1959年8月16日,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举行最后一次大会,全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等文件,撤销彭德怀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的职务,黄克诚中央书记处书记、总参谋长的职务,张闻天外交部副部长的职务,周小舟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的职务,保留他们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以观后效。

大局已定,大家纷纷收拾行李准备下山。毛泽东的卫士们也开始收拾毛泽东的东西。正在这时,彭德怀来找毛泽东,要和毛泽东谈谈。卫士们听说庐山的事了,把他挡在外面,先去请示毛泽东。毛泽东听说彭德怀要来,沉思了一会说:"好吧,让他进来!”

彭德怀由卫士领着进来了。毛泽东坐在沙发上,只淡淡地说声:"坐吧!"彭德怀一看沙发上都堆着东西,只好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了。毛泽东点着一支熊猫烟,吸了一口,然后问道:"有什么话要说吗?那就快说吧!"彭德怀板着脸说:"我想提出一个要求,既然我现在已不能为党工作了,也不应该吃闲饭。我请求中央批准我去延安或湖南当个农民,种地打粮,也还可以为国家交一些公粮嘛!"毛泽东挥挥手说:"算啦。看得出来,你还不服气。如果你认为对,那就不要检讨嘛,检讨什么呢?"彭德怀无言以对,只好闷闷地告辞,毛泽东也没有站起来送。

彭德怀走了,卫士进来收拾茶具。毛泽东问卫士说:"你知道彭德怀原来叫什么吗?"卫士摇摇头。毛泽东对他说:"叫彭得华,要得中华!"卫士大吃一惊,暗想彭德怀果然有野心,连名字都有野心。

过了一会,田家英到毛泽东这里来了,毛泽东宽厚地说:"好啦,吸取教训吧。以后不要头脑一热,就跟着人家跑。以后你还是我的秘书,好好工作吧。"田家英从此不受重用。

闹了半天,毛泽东有点乏了,看着卫士们收拾行李,想着有件事该办了。他拿起电话要通了中央办公厅,在电话里命令道:"通知军委办公厅,后天在北京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对,彭德怀一下飞机,就让他到会议上去继续接受批判!”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