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46回 铸冤案立名俱乐部 去兵权归隐挂甲屯


话说庐山会议接近尾声时,毛泽东已决定在北京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为了穷追猛打彭德怀等人,他有意把军委扩大会议召开的时间定在庐山会议结束的第3天,即8月18日,这样就可以使彭德怀一下飞机,就得到会场上去听批判,作检查,不让他有一分钟的喘息时间。所以当庐山会议还在进行时,已经接任国防部长职务的林彪就开始布置了,已经接任总参谋长职务的罗瑞卿大将领命在北京具体组织军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104人都是军界的大人物,会议秘书长由罗瑞卿担任,下分秘书、会务、警卫等组。当8月17日,彭德怀从庐山飞返北京时,军委扩大会议已是万事俱备,单欠彭总。彭德怀乘坐的飞机在南苑机场一降落,一队车辆严密戒备,立即把他拉到中南海怀仁堂作检讨,听批判。

谁知事与愿违,这些将军们戎马半生,养成了严格的讲求实际的作风。是啊,在战场上如果不严格地讲求实际,作战计划稍微脱离实际一点儿,教训马上就是一大片尸体。再说,这些将军们从军前许多人都是庄稼汉出身,他们还不知道一亩地能打多少粮,1958年,他们也参观过一些高产田,一眼就看出是假的。有了这个认识基础,他们看到彭德怀的信以后,不但不认为有错,反而暗暗叫好。所以会议开始分组讨论后,许多人不发言。实在逼急了,大家也都千篇一律地表示拥护中央决定。

柯庆施、陈伯达、康生见将军们对批彭兴趣不大,都在那里哼哼叽叽地应付,连忙跑到毛泽东、刘少奇那里去告状。毛泽东听说军委扩大会议成了彭德怀煽动军队向党进攻的会议,大为恼火,看来自己不出马是不行了。他立即召集常委会议,要求进一步扩大会议规模,重新开会,林彪立即赞成,其他人也没有反对,于是毛泽东命令林彪立即重新组织会议。

林彪领命,得意非凡。自抗美援朝战争以来,他眼看彭德怀率军赴朝,屡立大功,威望隆著,很是妒忌,但又无法。不料想毛岸英死在朝鲜,彭德怀又几次闯宫,毛泽东甚为不快,林彪便经常在毛泽东跟前下谗言,日久天长,果然产生效果,八大上他晋升为党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彭德怀虽然还是政治局委员,但地位明显下降了。这次庐山会海生波,林彪在关键时刻助了毛泽东一臂之力,结果得以实现夙愿,重掌军权,他决心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再好好立一大功,巩固住自己的地位。他下令罗瑞卿和空军副司令员吴法宪,出动18架飞机到全国各地接运将军。出席会议的人员有;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的所有负责人,各野战军军级领导干部,各省军区军级领导干部,各野战部队的师长、政委,军委处以上干部,再加上会务机构,共2000人。18架飞机起飞降落,前门饭店人进人出,一天之内,与会者全部到齐,进行编组。

8月22日,会幕重开。怀仁堂、紫光阁人山人海。林彪亲自主持会议,先传达庐山会议精神,接着由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做检查,然后又是分组讨论。总参谋部和军委办公厅被编成一个小组,这个小组是批彭黄的重点小组,组长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总参装备计划部部长万毅。此人是东北金县人,早年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后在东北军任职,抗日战争初期率队参加八路军,解放战争时期任四野40军军长。

小组讨论开始后,这个小组好几天没有一个人发言。林彪找万毅这个老部下谈话,教以方略,又不断派人去小组会场观战,仍没有人发言。万毅见此,便向大家提议:"既然大家都不发言,上面又要求深揭猛批彭德怀的问题。我看倒不如把彭德怀的意见拿出来大家讨论一下,看他是咋整的,有没有右倾、反党的问题。有就批,没有就不批,大家看这样整行不行?"大家一致称好,"哗啦"一下子把意见书拿出来,谈起自己的感受。有的人谈起去参观卫星田时的笑话:"那次我们军委机关去参观天津市的卫星田。一看,稻子长得密密麻麻的,上面挂着许多大电灯泡,四周几部大风扇吹着,稻子穗头上还坐了个小孩,确实长势喜人。据当地负责人介绍,这亩田少说也要打1万斤,我们当场问他成本怎么核算,一下子把负责人问了个大张口。正热闹的时候,小孩闹着要回家。我们走到地里,把小孩接出来,才发现小孩屁股底下坐的是太阳灯,一看那些稻子都是从别的地里移栽来的,我在家乡就是种稻子的,还能骗过我。我们一追问,当地负责人说了实话,原来那些稻子是从18亩地里移栽过来的。"大家听了,一阵哈哈大笑。另外一个人接上话:"一次,我们到河北安国县去参观人民公社的军事化编制训练。男民兵都大炼钢铁走了,'黄忠队'和'穆桂英队'来接受检阅。还没有开始检阅呢,几个'黄忠'老头倒到地上,几位'穆桂英'都尿了裤子。我们赶紧转身就走,人家穆桂英要换裤子,我们总不能站在旁边看着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的洗澡避女人可不能忘噢。后来,我们去参观他们的公共食堂,才知道穆桂英尿裤子的原因,原来食堂里只有一大锅稀稀的玉米面粥,看样还是为供参观煮的。没有吃的,只好猛喝水,穆桂英怎能不尿裤子。"他的话还未说完,另一个抢着说道:"热闹的事还在后面呢。我们参观完了,回到车上正要吃饭,一看,带来的干粮早就叫人给偷得干干净净。没办法,我们只好每人到食堂去喝了一大碗玉米稀粥,当然是交了粮票交了钱,然后大家坐车往回赶。这时候就热闹啦,你们猜怎么着?"大家睁大眼睛听他说:"一个个都在路上尿个不停。汽车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到北京。有一个年轻的女中尉,因为在路边上找不到可以方便的地方,只好夹着,没想到一咳嗽,尿没有夹住,湿了一裤子。"会场上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接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议了半天,实在看不出意见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万毅看大家都说了话,便提议道:"我看彭德怀的意见书的意见符合实际,没有什么反党的地方。现在有人只看着天上,全然不顾百姓疾苦,赞成彭德怀的意见书的请举手!”

万毅话音一落,大家一下都举起了手,万毅说:"好,大家都赞成,我确定小组解散,大家回去分头学习。”

林彪得到报告,说军委、总参组不但没有批判彭德怀、黄克诚,竟一致赞成彭德怀的意见书,万毅还解散了学习小组,这一气非同小可,立即把罗瑞卿叫来,商议一番。当天晚上万毅即被警卫组拘留,林彪另外指派组长,重新召集全组开会。

在此同时,邓华上将和洪学智上将也出了事。他们两位本是四野的干部,抗美援朝时,跟随彭德怀入朝,一直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由于军务匆忙,二人回北京时也未及主动去看望林彪,林彪一直怀恨在心,想找机会整他们。偏偏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华、洪学智二人为彭德怀说了一些公道话,林彪一下子把二人看管起来,最后把他们撵出军界,消了当年的一口怨气。

下一个是谁呢?林彪眼见各小组讨论不甚热烈,便把会议改为集中批判,指定一些人发言。这些人指鹿为马,信口雌黄,生活小事、战斗部署,都成为彭总反党的罪状。彭德怀毫不退让,讲井冈山的斗争,四渡赤水,讲草地上掩护毛泽东和军委领导人从张国焘的枪口下安全转移。林彪一看这样讲下去,彭德怀不但没有臭,反而更香了,于是指派心腹对彭德怀大轰大嗡,不让他有申辩的机会。只要彭德怀一开口,这些人便喊叫"老实坦白,抗拒从严。"彭德怀气极了,一拍桌子,大喊道:"开除我的党籍吧,把我枪毙了吧!你们谁是军事俱乐部的成员,自己来报名吧!”

突然,会场上一位将军站起来跑到话筒前,大喊道:"我要向彭德怀讨还血债!"大家不禁愕然,仔细一瞧,原来是空军副政委吴法宪。此人最早是一军团的干部,解放战争时期,林彪把他提升为39军军长、兵团副司令员。他对林彪感激涕零,现在林彪又当上了国防部长,他认为又一次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所以骂起彭德怀来格外卖力。

吴法宪见人们注意地要听他的讲话,便故作义愤填膺地喊道:"你们知道吗?在长征中,他亲自下令枪杀了一军团的干部,欠下了一军团的血债!"林彪乘机煽动道:"在长征中,彭德怀处处和一军团作对,想搞垮一军团,因为一军团是毛主席从秋收起义亲自培育起来的队伍嘛。”

林彪说到这里,忽然台下一声大吼:"胡说!"如一个万钧雷霆在会场上爆炸。林彪顿时脸色变得煞白,浑身冒起汗来。人们循声望去,原来是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少将。众人心想,这钟伟莫非吃了老虎胆,怎么敢呵斥林彪元帅。

钟伟指着吴法宪和林彪,大义凛然地说道:"你们根本是胡说八道,造谣惑众。这事情我最清楚,我当时在场,我有发言权。那是二战遵义打娄山关的时候,一、三军团协同作战,仗打得很苦。激战中,一军团的一个连长临阵脱逃,拉了几个战士想去投敌,被我后续部队捉住,正在审讯的时候,一军团追捕的战士也赶到了。经审讯,这个连长当场被处决。这样的临阵脱逃、拖枪投敌分子,人人都有权对他执行战场纪律。用这件事来加罪于人,挑拨军队之间的关系,岂不是太卑鄙了吗?我知道,我说了真话会招来杀身之祸,但连一句真话都不讲,还算是共产党员吗?”

许多人暗暗佩服钟伟的胆识,但也为他的安全担心。果然,钟伟刚坐下,几个武装士兵在几个军官的带领下,冲进会场。人们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钟伟已被戴上手铐,架出会场。钟伟边挣扎边高呼:"你们不要上了人家的当,他们才是搞阴谋诡计,扯历史上的旧帐,挑拨军队关系!”

钟伟被押走了,将军们阴沉着脸坐在座位上。林彪感到有必要对钟伟事件表个态,不然下面的会就不好开了。主意已定,便声嘶力竭地喊道:"钟伟跳出来好,这颗定时炸弹埋藏在我们队伍里,是早晚要爆炸的,早暴露比晚暴露好!"他声嘶力竭地喊了几句,汗从头上冒出来,自觉体力不支,便宣布散会。

毛泽东听到林彪的报告,说万毅、邓华、洪学智、钟伟等人不但不揭批彭德怀,反而帮彭德怀说话,不觉大怒,让林彪继续清查军队中的彭德怀分子,结果又查出炮兵司令员吴信泉也说过同情彭德怀的话。此人原是四野39军军长,抗美援朝时,率军随彭德怀入朝,屡立战功,林彪一向对他怀恨在心,这时正好报复。此时,还查出一些彭德怀分子,这些人都被看管,随后转业的转业,下放的下放。

林彪接着逼令与会者表态。毛泽东为了加强会议的声势,亲自来大会讲话。刘少奇也在会上严厉批判了彭德怀。周恩来在会上着重检查了自己的错误:"工作没有做好,致使彭德怀同志过问此事,酿成今天这样严重的后果。"林彪赶紧向毛泽东报告,毛泽东奚落周恩来说:"他历来如此,专会和稀泥。"常委中,只有陈云一直没有表态。林彪对毛泽东说:"陈云简直像尊瘟神,一言不发,神情可怕!"毛泽东不以为意地说:"不要理他,他总认为自己高明,实际上一贯右倾。"林彪连连点头:"主席说得不错,确实是这样。现在会议已基本结束,正在布置各单位清查右倾分子的工作,彭德怀怎么办?还让他住在中南海呀?"毛泽东说:"中南海是不能住了,在北京找个地方安置了他,警卫工作可得做好,不能出问题哟。"林彪答应说:"主席就放心吧,这些事我一定办好。”

9月13日,军委扩大会议结束。9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发布命令,正式任命国务院副总理林彪兼国防部部长,免去彭德怀兼任的国防部部长职务。全国全军迅速掀起清查右倾分子的运动,报纸上充满了持续跃进的社论和报道。

在此同时,中央办公厅派出汽车和工作人员来给彭德怀搬家。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搬的,家具都是公家的,军服、肩章、绶带全部都上交了,剩下来的不过是几件旧衣裳。搬家之前,彭德怀把秘书们叫来说:"我现在是高山上倒马桶,臭名远扬了。你们跟着我是不会有什么出息了。虽然名义上我还是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但恐怕是什么事也摊不上了。我是要解甲归田了,你们还跟着我干什么,都散了吧。一个农民还要什么汽车、司机、医生、护士,你们都统统走吧。到了挂甲屯,我的生活起居自然会有警卫班照顾,你们都走吧。我给杨尚昆打个电话,他会好好安排你们的。"红军时期,杨尚昆是三军团政委,彭德怀和他的关系处得不错。但这些秘书们一个都不愿走,死气百赖地要跟着彭德怀,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在庐山为民请命,说了真话。彭德怀动员了半天,见大家坚持不走,只好叹一口气,带着大家迁往新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搬家的消息,也没有任何人为他送行,悄悄地迁出了中南海。

新居在海淀区的挂甲屯,这里已是北京的西部郊区,靠近圆明园。据民间传说,北宋杨家将中的杨六郎在此休整,挂晒铁甲,故得名挂甲屯。杨家将中的老令公杨继业和杨延昭实有其人,但并非父子,杨延昭是否在此挂晾过战甲也无从考证。不过这个名字倒也适合彭德怀解甲归田的愿望。

拨给彭德怀的住房是挂甲屯的一所院子--吴家花园。据说此园原为吴三桂为爱妾陈圆圆准备的藏娇之园,故称为吴家花园。名为花园,由于历经沧桑,已无花园之景象。彭德怀走下汽车时,看到的是一所破败不堪的院子。一个警卫班在副连长的带领下已经进驻院子,他们铲除荒草,抹掉蛛网,草草收拾了一下,彭德怀等人便搬了进来。院子分为两进,彭德怀和浦安修住前院,警卫班住后院,秘书门分住前后院。

当天晚上,吴家花园有了点生气。由于环境卫生差,蚊蝇乱飞,壁虎、长蛇也乱窜乱钻,搅得人们一夜无法入睡。彭德怀一辈子打仗,感到这里比朝鲜的矿洞好多了,安然入睡,而浦安修却暗暗掉泪,什么是虎落平阳,这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彭德怀就拿上铁锹在院子里开起地来,这天正是1959年国庆节。秘书们和警卫班的战士们闻讯也都拿着工具要来帮他开荒,彭德怀劝他们说:"今天是国庆节,按例放假,你们都休息去吧。我是闲着没有事干,活动活动身体。"秘书们和警卫战士们不听和彭德怀一起开荒,很快便把荒地开出来了。彭德怀在地里种些蔬菜,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能为国家减轻一点负担是一点。

因为今天过节,彭德怀拿出自己的钱来让管理员买一些肉菜苹果,给全体干部战士改善伙食。上午九点钟,他把全体人员召到自己的房间,一起看电视。这时中国的电视事业还刚刚起步,北京于1958年建立了一家北京电视台,上海等几个城市也相继建立起了几个实验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是中央电视台,设备较好些,经常在晚上播送新闻或转播一些活动实况。今天国庆节,天安门广场照例要进行阅兵和游行,北京电视台要进行现场转播。由于人民收入很低,电视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无缘的,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买得起黑白电视机。彭德怀的黑白电视机是办公厅给他配的,搬到吴家花园后,也没有收走,因为他还是政治局委员嘛。

国庆阅兵开始了。彭德怀对这项活动多么熟悉。以往都是他从天安门上走下来,乘敞篷汽车出天安门城门洞,过金水桥,接受阅兵总指挥的报告,然后在阅兵总指挥的陪同下,检阅受阅部队。检阅车透体锃亮,在长安街上轻轻滑行着,耳边是起伏不断的雄壮的口令声,致礼声。今年程序依旧,只不过站在敞篷车上的已不是彭德怀,而是林彪了。林彪由于建国后久病未出,乃至于年轻的新人伍的战士们都不知道他,纷纷向副连长打听这个满脸病容的瘦个子是谁。副连长瞟瞟彭德怀,没有好气地对战士们说:"管他是谁,好好看你的电视吧!”

彭德怀知道副连长怕自己心里难过,不肯对战士实说,感到自己在这里,战士们说话不方便,便借故离开俱乐部,在院子里走走。他点上一支中华烟,回想着电视上的热闹画面,不禁为国家和人民担忧。组织这样盛大的场面,作为一项礼仪活动无可厚非,关键的问题是毛泽东同志是否认识到了国内问题的严重性。他看到报纸、刊物近来大反右倾机会主义,大批"得不偿失"论,"比例失调论",要求"跃进再跃进",不由得想到,如果把意识加以夸大,认为只要凭主观意识就可以造出奇迹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就不能不在具体事物中滑进唯心主义泥坑。报纸隐蔽真相,造成假象,继续扩大"左"的错误,看不到或不愿看"左"的东西正在破坏我们的胜利。彭德怀正在苦苦思索的时候,警卫连副连长跟了过来。彭德怀问他:"你怎么不看电视去?一副连长说:"我有任务。"彭德怀明白了,苦笑着对他说:"你放心,我已经向毛主席作了三条保证,不当反革命,不自杀,自食其力。我是不会自杀的,也不会逃跑!"副连长脸红红地不吭声,过一会才说:"我们来前,都进行了学习,知道你在庐山犯了大错误。可是我实在弄不懂你的错误在什么地方,你能把意见书给我看看吗?"彭德怀说:"我一生光明磊落,意见书可以给你看。我的一些话可能不妥当,但我自信基本观点是对的。当然,你不必相信我说的话,也不要对别人谈你的真实看法。我已经连累了许多人,不想把你也搭上。"副连长答应一声"明白",便带着意见书回后院去了。中午开饭了,副连长没有来吃饭,彭德怀知道他在干什么,便拿了两个大馒头,里面夹上几大块鸡蛋和肉片给他送去。推开后院副连长的卧室,只见副连长坐在桌前发愣,桌上摆着彭德怀的意见书。他见彭德怀进来,急忙站起来整理军容,彭德怀摆摆手说:"免了免了,快吃饭吧。"副连长接过馒头,说:"谢谢你,彭总。我看完了你的意见书,有些想法。"彭德怀宽厚地说:"好嘛,我倒想听听。"副连长说:"你的意见提得太客气了,实际情况比这严重得多。实话告诉你吧,我家几个月前就已来信说断粮了,现在好长时间没有接到信了,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彭德怀听到这个"批评",感慨万千,他现在能说什么呢?他只是关照副连长此事万不可在连队说起。从此,这位副连长和警卫班战士们对彭德怀非常尊敬,彭德怀一再劝副连长要注意和自己划清界线,以免受到牵连,但副连长根本不在乎。彭德怀知道战士们家里困难,也经常帮他们接济一下家里。全院二十多口人和和气气,互敬互谅,日子倒也过得很快。眼看风扫落叶,水落石出,冬天来了。

这时吴家花园经过彭德怀和战士们的清理修整,稍稍像个样了。彭德怀隐居挂甲屯,形同软禁。但他逆境未敢忘忧国,想起国家和人民当前所处的困境,总是忧心忡忡,唉声叹气。这时全国的经济形势更为严重了。庐山会议后,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倾"斗争。这次斗争只在党内干部中进行,据1962年的统计,被重点批判和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干部和党员有三百几十万人之多。这次斗争使反右派以后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得到发展,党内正常的民主生活制度遭到践踏,个人崇拜和个人专断的不良倾向在党内更加发展,导致了明哲保身、但求远祸的不正之风在党内外大肆蔓延。那些怀有个人野心的阴谋家林彪之流则投其所好,掌握了大权,对国家、党、军队、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破杯。庐山会议的"反右倾"斗争中断了党对"左"倾错误的有限度的纠正,使得"大跃进"的错误变本加厉地发展起来。靠着不顾一切的拼设备,拼资源的蛮干,倒是完成了1959年1200万吨钢和1960年的1840万吨的生产任务,但导致一平二调的共产风进一步升级,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出现了巨大的财政赤字,市场供应异常紧张。农业生产遭到的破坏尤大,由于高估产高征购极大地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再加上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1959年、1960年粮食产量连续大幅度下降。1960年生产粮食2870亿斤,相当于1951年的水平。许多地区因食物不足相当普遍地发生了水肿病,许多省份农村人口死亡率显著增加,河南信阳地区有9个县在1960年的死亡率是正常年份的好几倍。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一千万。若干年后,有的县志在记述这件事时,文章中甚至出现了"人相食"这样的字眼。

"大跃进"的发动者原来是希望让人民群众快一些过上较好的温饱的日子,但结果却是这样的惨痛。这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最为严重的,无可挽回的后果,也是客观规律对盲目蛮干的惩罚。

一天,朔风劲吹,雪花飘舞,彭德怀正给大家讲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的革命故事,门口哨兵进来报告,说门外来了母女二人,形同叫化子,冻饿倒地。彭德怀立即喊了一声:"快去救人!"大家一齐跟着彭德怀跑出去,果见大雪地里有母女二人躺着。大家把他们扶起来,副连长上前仔细看看,忽然大喊一声:"娘!"众人不禁吃了一惊。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