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52回 买买提挺身护战友 罗光燮滚雷扬国威


话说八届十中全会后,浦安修来吴家花园和彭德怀话别。彭德怀对离婚一事倒也释然,送浦安修出吴家花国。不料警卫战士插过来把他挡住。他只好目送浦安修走出去,两人洒泪而别。

邓小平很快知道了彭德怀、浦安修离婚的事,不禁大为惊讶,很遗憾地把这事告诉了周恩来。周恩来放下电话,叹了口气,又审阅起中国外交部给印度政府的照会来。原来在八届十中全会期间,印度军队又向中国扯冬地区逼近,并开枪打死中国边防军官,中印边界形势骤然重新紧张起来。周恩来根据中央常委会的决定,负责指挥这场军事外交斗争。外交部这时已起草了向印度驻华大使馆的照会,周恩来逐字看去,作了一些修改后交还给外交部。外交部10月3日把照会送给印度驻华大使馆,新华通讯社全文播发了这个照会。印度政府总理尼赫鲁接到外交信使送来的照会原文后,细细看去,只见照会写道:

印度方面利用中国边防部队停止边境巡逻的情况,从今年6月起又一次越过所谓麦克马洪线,侵入线北中国西藏地方的扯冬地区,建立了扯冬、绒不丢、批果布、卡龙四个侵略据点。双方各自后撤二十公里的建议,显然有碍于印度方面不仅在西段和中段,而且在东段进行这种侵略活动。印度政府一方面在9月18日向中国发出照会,拒绝中国通过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建议,另一方面从9月20日起向扯冬地区的中国边防部队发动了连续的攻击,截至9月30日止,共打死中国边防人员三人,打伤九人。这种猖狂的挑衅和攻击直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事实很清楚,印度政府决心要用枪炮来回答中国政府的和平建议,中国政府对此不能不表示愤慨。

尼赫鲁看到这里,冷笑了两声,暗自想到:国家之间的外交谈判,都是以实力为后盾的。中国在边界上兵力少,防务虚弱,士兵军官适应不了高原缺氧寒冷的自然条件,又和苏联闹翻了脸,有什么实力与适应高原气候,又得到苏联、美国支持的印度山地部队抗衡?尼赫鲁心里明白,中国政府是不承认麦克马洪线的。(辛亥革命后英帝国主义加紧侵略我国西藏,迫使当时北洋政府同意召开中、英、藏三方会议--西姆拉会议。麦克马洪线会议期间,参加会议的英国政府代表亨利·麦克马洪同西藏地方当局的代表夏札·边觉多吉背着中国中央首席代表陈贻范于1914年3月24日在德里以秘密换文的方式制造的所谓"中印边界线"。该线西起不丹边境向东延伸至西藏察隅,在中印边界地区把历来属于中国的面积达九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划归当时英国统治的印度。(历届中国中央政府从未承认过这条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编者注。)但是尼赫鲁现在需要这条线,作为蚕食中国领土的文件根据,至于麦克马洪线是怎么划出来的根本不管他了。非但如此,尼赫鲁还想出一条蚕食中国领土、霸占中国扯冬地区的妙计,那就是在照会中把麦克马洪线的西端部分再向中国境内推进了3.4分纬度,也就是推进了七十公里。这样,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就都成印度的了?

尼赫鲁决心已定,指示印度外交部照会中国政府,只有中国军队从麦克马洪线以南撤走,印度才愿意进行谈判。周恩来看到这封照会后,生气地说:

"这也太不讲理了,这是要中国政府承认印度军队侵占中国领土是合法的。尼赫鲁明知道中国政府是不会答应这个条件的,故意这么写,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关死了谈判大门。"这时秘书送来一些剪报,扼要地为周恩来介绍这些剪报的内容:"这是英国《泰晤士报》10月8日发自德里的通讯,《泰晤士报》一向偏袒印度政府,现在也不得不指出,如果中印边界上发生战争的话,正是德里拒绝进入会谈;这是德意志新闻社的报道,印度政府已任命考尔中将担任东方军区司令,考尔已整编了专门用于边界战争的新军团,他从尼赫鲁那里得到授权,对我国采取有限的进攻行动;这是美联社的电讯,报道说印度政府决心在几天内把中国人赶出麦克马洪线……"周恩来听到这里,摆摆手说:"好啦,你放在这里,我来看吧。”

1962年10月6日印度政府向中国驻印使馆发出拒绝和谈的照会后,紧锣密鼓地发动战争。10月16日,尼赫鲁从锡兰返回新德里,一下飞机,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军事行动,调动十几个旅的部队入侵中国,下令印度的兵工厂开足马力生产军火,侵入中国领土的印度部队,接到了考尔中将立即向中国军队进攻的命令。10月17日上午,侵入扯冬地区的印度军队由哈东山口北犯。是日夜晚,印军侵入到克节朗河择饶桥,向桥东的中国守军猛烈攻击。在中印边界西段,侵入中国新疆奇普恰普河地区的印度军队在飞机的配合下,攻击中国边防部队。印度终于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中印边界上的雪山冰峰之间,顿时枪炮轰鸣,杀声连天……

这时从山上撤下的中国部队骑兵3团,10月20日刚刚回到驻地叶城,半夜里突然接到前线司令部的命令:"立即上山参战!"团长哈斯木命令号兵吹号紧急集合,部队从被窝里爬起来,迅速集合起来了。哈斯木传达了司令部的命令后,立即命令战士们上车奔赴战场。重机枪班的战士司马义·买买提帮助副班长阿不都依提把重机枪架在驾驶室顶上,自己和卡得尔坐在车尾处。其他战士也都迅速在车上坐好了。哈斯木团长和蔚富恭政委商量了一下,便下令开车。长长的军车行列在黑沉沉的夜里向昆仑山开去。10月下旬的夜风吹来阵阵寒意,战士们都是热血沸腾。恨不得插翅飞上昆仑山,用脚端平侵略者的据点。

正当骑兵三团星夜赶往昆仑山的时候,印军入侵部队已经大举向中国边防部队进攻,中国边防部队猝不及防,伤亡甚多,被迫自卫反击。10月20日,中国西藏边防部队经一天激战,击退了由克节朗河进犯的印度军队,收复了兼则马尼、扯龙、卡龙,激战继续进行。在中印边界西段,新疆边防部队击退了从奇普恰普河地区和加勒万河谷来犯的印度军队,拔除了侵略军在天文点、加勒万河谷、阿里的班公湖北岸的中国领土上设立的许多哨卡。在这里作战的是中国陆军第4师,这个师是王震将军统率的359旅的老底子,作战顽强,部队中多四川兵,年轻个小,很被人高马大、满睑胡茬的印度雇佣军看不起。但印度军人不了解,中国的湖南和四川民风强悍,向以当兵为荣。被印度军人称为娃娃兵的这些四川兵一上阵,就把印度兵打了个落花流水,印度军队这才尝到了娃娃兵的厉害。在这几次战斗中,师部派出工兵营协助步兵连队清除印军埋设的地雷,爆破印军的碉堡,屡立战功。消息传来,急坏了因冻伤在山下住院的工兵营战士罗光燮。他乘医生不注意,偷偷从医院里跑出来,拦了辆上山的军车赶回部队。指导员许文一看他双手缠满绷带,知道是溜号出来的,便打发他到炊事班拣菜去,不让他参加战斗。

4师11团和10团协同作战,接连奏凯。边防2团也在班公湖北岸的西里扎甫4000高地作战中一举歼敌,夺回了被印军侵占的神圣领土。

按照西线指挥所何家产司令员的部署,位于天文点、巴里加斯、拉到扎西岗一线的约山口哨卡,由陆军4师11团3营收复。临战前夕,何家产少将突然变更部署,改由阿里支队且坎分队攻打。原来约山口哨卡本是且坎分队的哨兵,印军蚕食中国领土时,为了表示中国政府和谈的诚意,且坎分队奉命不得向侵入的印军开枪,约山口哨卡遂被印军侵占。现在且坎分队主动向司令部请战,要求由他们自己夺回哨卡。何家产考虑到哀兵必胜,且坎分队又熟悉地形敌情,乃决定由且坎分队攻打约山口哨卡。且坎分队接令后,英勇冲击、前仆后继,打垮了入侵印军,收复了哨卡。

现在该打羌山口了。哈斯木率领的骑兵三团这时已开到山上,奉命从且坎出发攻打羌山口。骑兵3团不熟悉这一带的地形,他们只知道红山头那边是羌山口,至于敌人的哨卡在什么地方概不清楚。原定计划是由且坎分队带路,但且坎分队在收复约山口哨卡的战斗中伤亡过大,无法带路,时间紧又不容许侦察。哈斯木心一横,命令部队熄灭车灯,戒备乘车模黑前进。车队翻过红山口,像一条黑色的巨蟒,在雪原上爬行着。哈斯木和蔚富恭政委坐在第二辆车上,睁大眼睛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突然,侧面喷起一团火光,敌人碉堡里的机枪火力,象一条火蛇窜来,驾驶员立即中弹牺牲。坐在车尾的司马义·买买堤端起冲锋枪,向印军火力点猛扫,印军机枪被他吸引过来,副班长阿不都瓦依提乘这个机会把重机枪调过头来,压住印军火力点。哈斯木指挥部队攻击,歼敌一部,收复了羌山口,接着收复狮泉河畔的杜布契列。印军慑于中国边防部队的神威,早已逃窜,但买买提却壮烈殉国。

4师侦察连奉令配合10团3营、阿里骑兵支队消灭典角地区的入侵印军。他们骑马迅速插到拉干赫尔、切断了逃跑之敌和北援之敌的联系,迫敌退却,收复巴里加斯地区、缴获了印军留下的大批大米、罐头、奶粉、酒,我无一伤亡。

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第一阶段的战斗胜利结束。周恩来在这段时间,和新疆军区司令员王恩茂中将及西线、东线两个前线指挥所经常保持着联系。第一阶段战斗胜利结束后,他写信给亚非国家首脑,说明自1959年空喀山事件以来,中国政府尽了最大的努力保持克制态度,希望和平解决边界问题。无奈印度政府视中国的态度为软弱,向中国边防部队发动大规模进攻。中国边防部队忍无可忍,只有自卫反击。他在信中呼吁亚非国家主持公道,推动中印直接谈判,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亚非许多国家首脑收到周恩来的信后,纷纷发表谈话,赞赏中国政府谋求和平解决的立场,批评印度政府的军事冒险。但是,尼赫鲁不顾国际舆论的反对,扩军备战,迫害华侨,再一次在中印边界挑起战火。

11月14日,盘踞在中国西藏瓦弄地区的印度侵略军出动三千兵力,沿着察隅河谷向中国边防部队进犯。中国军队被迫还击,连续击退印军进攻,并开始转入反攻,入侵印军狼狈逃窜,中国部队收复瓦弄地区。随后,中国边防部队又粉碎了侵入中国达旺河以南印军的猛烈攻击,经两日激战,入侵印军不支向南逃去,中国部队进驻西山口。中印边界东段的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

西线的战斗异常惨烈。

11月18日,入侵中国的印度军队向驻守在斯潘古尔湖地区的中国边防部队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中国边防部队自卫还击,击退了印军的进攻,并转入了反攻,开始收复印军在斯潘古尔湖两岸侵占的中国土地。

入侵印军在斯潘古尔湖两岸的两个山头上构筑了大量碉堡,并布设了雷区。这两个山头一个是热琼山,一个是莫尔多山。收复热琼山的战斗由哈斯木指挥的骑兵2团和4师11团3营负责。他们乘汽车星夜赶到热琼山下。喜玛拉雅山上天气奇寒,漫天飞雪,战士们衣服上,脸上都结了冰。进入攻击位置后,部队沿着河谷向海拔5200米高的热琼山头爬去。骑兵3团主要由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战士组成,11团则基本是汉族战士,军官士兵同仇敌忾,互相扶持,忍受着寒冷与缺氧的困难,爬上了山顶,立即按预定方案,向敌碉堡群发起攻击。骑兵3团无座后力炮排排长买买提·托乎提命令架好炮,向敌碉堡轰击。可是由于天气酷寒,炮弹装不进炮膛。买买提·托乎提排长急了,飞起一脚,硬是把炮弹填进了炮膛,"轰隆"一声,炮弹在敌碉堡上炸开了。第一炮打响后,炮弹可以顺顺当当地填进炮膛了,买买提·托乎提命令炮手抵近碉堡,直接瞄准射击,只听"轰隆”

"轰隆"声响个不停,一发炮弹一个碉堡。炮排打了25发炮弹,轰平了18个印军碉堡,11团的战士们连连向炮排欢呼,在炮排的支援下,他们前仆后继,勇猛向敌军发起攻击。这时,设在楚舒勒的印军炮兵,开炮支援入侵印军。3营七连副指导员张代荣看到前方炮弹打来,急令冲锋的战士卧倒,并趴在一个战士的身上。炮弹在他们身旁炸开了,冰雪土石和着弹片,四处飞溅。硝烟过后,战士们发现张代荣全身挂彩。担架队要把他抬下山去,张代荣指指负伤的战士们:"不要管我,先抬战士们。"不一会儿,张代荣这位荣获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亲自签发命令、授予"爱兵模范"光荣称号的军官终因流血过多,牺牲在阵地上。战士们继承烈士遗志,4连全歼热琼山8号哨所的印军库玛13营的130多名敌兵,七连仅用一个多小时全歼印军9号哨所的敌军。

热琼山8号哨所、9号哨所间还有一个结合部,印军筑有碉堡多座。攻击任务由四师11团3营八连担任。攻击开始后,喷火兵手持喷火枪近敌喷火。喷火手何汝亮机动灵活靠近敌碉堡,一扣板机,一道火龙窜进敌军枪眼,碉堡里顿时火光熊熊,印军士兵被烧得焦头烂额,鬼哭狼嚎,顿成焦炭。何汝亮接连喷掉五个印军碉堡,其他喷火兵也喷掉一批敌军碉堡,数十名印军葬身火海之中。印军吓得屁滚尿流,失去斗志,连连被歼,最后只剩下一个核心碉堡未被攻克。印度境内的炮兵连连向中国攻击部队开炮,战士伤亡较大。赶来增援的9连战士王忠殿抱起一根爆破筒向印军碉堡扑去,把爆破筒从枪眼里塞进去。印军士兵从里面往外推,王忠殿一把扯掉引线爬在枪眼上,用胸膛死死顶住爆破筒。印军士兵被中国士兵的神勇吓破胆,个个呆若木鸡、不知所措。瞬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水泥块和印军肢体,破枪飞上空中,碉堡中的敌军被全部炸烂。王忠殿英勇牺牲。

至此,收复热琼山的战斗全部胜利结束。收复莫尔多山的战斗,是整个西线自卫反击战中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战斗。印军在莫尔多山山顶筑有碉堡多座,阵地前埋设了许多地雷,形成三道雷区,每道雷区长达50米。由于中国军队指挥员受地形限制,侦察计算失误,没有估准中国部队攻击出发地与印军阵地之间的距离,所以当11月18日拂晓攻击开始时,炮兵发射的炮弹全都落在雷区前面,炮火准备既没有扫除雷区,又没有炸掉印军根据地。在莫尔多山担任攻击任务的是4师10团和阿里骑兵支队。炮火发射完成后,部队开始冲锋时,担任主攻任务的阿里骑兵支队4连连长曹福荣才发现这个大错误,但为时已晚。部队已全部暴露在印军火力面前,印军发射的炮弹已打乱了中国部队的队形。

情形万分紧急,怎么办?四连连长曹福荣趴在阵地上,两眼向前望去,只见自己所在的山峰和印军所在的山峰在白云缭绕中时隐时现,一道一千多米长的山脊梁把两座山峰连接起来,这就是自己部队的冲锋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印军埋设有三道雷区。雷区后面是十多座印军碉堡,还有十多辆坦克和美国供应的大口径无后座力炮。碉堡后面是印军指挥中心和军用机场。拔除这个据点,对印军将是个沉重的打击。想到这里,曹福荣命令部队:"现在所有部队都要听我的指挥。是刀山,也要上;是火海,也要跳;与其被敌人打死在这里,不如死中求生。我命令,踩着石头?雷区,大家看着我的样子做!"说完,带头向雷区?去。战士们踩着曹福荣的脚印,?过了第一道雷区。

但在?第二道雷区时,有人踩响地雷倒下。接着,又有人踩响地雷倒下。危急中,四师工兵连的一个排冲上来了,4连的战士们卧倒,等待工兵排除地雷。

罗光燮跟着工兵排冲进雷区。他在军训中练就了一手排雷的技术,可是眼前的雷区被大雪覆盖得严严实实,根本找不出埋雷的蛛丝马迹。雪继续下着,左旋右转的狂风把白茫茫的雪花搅成了雪雾,能见度大大降低。

工兵排副排长高承珣带着一个小组上前去排雷,不幸踩响地雷,身负重伤,壮烈殉国。第二小组紧接着上去,又都倒在前进路上。排长王奇芳急了,命令2班上。罗光燮用冻伤未愈的手抓住爆破筒,随全班出动了。该死的大雪把雷场覆盖得严严实实,罗光燮刚刚冲进雷区,就被一颗防步兵人马压发雷炸掉左小腿,昏死在雷场上。

过一会儿,罗光燮醒来了。他一看,中国边防部队还被印军的炮火和雷区阻挡在冲锋道路上。雷区没有打开。他寻找爆破筒,但爆破筒在他倒地时,滚到斜坡下面。他想起了工兵战士的神圣责任,猛地向雷区滚去。"轰"的一声,他的右臂又被炸掉了。罗光燮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滚去,接连又是几声轰响,第二道雷区被打开了。罗光燮英勇牺牲,他的四肢已被炸飞,脖子也被炸断,头和躯干只连着一道皮。

目睹罗光燮神勇的工兵排和骑兵4连的指战员们刹那间发出惊天动地的冲杀声。雪峰为战士的神勇所撼动,发生了阵阵雪崩。巨大的雪崩轰鸣声似在传颂英雄史诗般的光辉业绩。战士们忘记了耳旁呼啸的炮弹,忘记了脚下爆响的地雷,在雷区里疯狂般地扑向16号阵地。这时,他们已不再是一般的战士了,而是正义之神,国威之神。印军被中国战士的神勇吓破了胆,脚轻手软,被中国边防部队全歼。盘踞在斯潘古尔湖以西中国境内的入侵印军张皇失措,争先逃入印度境内。

至此,在西线的入侵印军的43个据点全被拔除,西线的自卫反击战大获全胜。

从11月18日至11月20日,中国边防部队仅用几天时间,就全歼入侵印军八千多名,印军被俘人员达四千名之多。德里一片慌乱,边境城市阿萨姆的印度官员生怕中国部队乘胜冲下山来,连忙疏散人口、抓捕华侨。尼赫鲁也慌了神,嘴上喊着要同中国作长期的军事斗争和精神斗争,实际上心里正在发愁:全国的军队不过三十万。这次派上山的都是一些最精锐的部队,连最精锐的部队尚且无法抵抗中国军队的进攻,其他的部队又能有多大的战斗力呢?他实在不敢往下想。这天直到很晚,尼赫鲁才睡去。

11月21日深夜两点钟,尼赫鲁正在熟睡,秘书进来把他推醒,把北京电台广播的中国政府的声明递给他,喜悦地说:"中国政府已经发表声明,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边防部队从11月22日开始全线主动停火。从12月1日起,撤到1959年实际控制线后20公里。在实际控制线本侧设民政检查站,中国政府的声明说,他们主动采取这些措施,表示了愿意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极大诚意,希望我国政府作出积极响应。如果我国军队继续进攻,重新推进到实际控制线,留在实际控制线,或越过实际控制线,他们保留自卫还击的权利。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必须由我国政府承担全部责任。"尼赫鲁听了秘书的报告,把广播记录稿扔到一边,抱着膀子在地上走来走去,大声地嚷叫着:"我不信,我不信。一支胜利进军的军队,怎么会主动停火,后撤?古往今来,哪有这样的事?"正当尼赫鲁怀疑的时候,外交部官员送来了世界各国政府和舆论机构对中国声明的反应。尼赫鲁一一看去,竟都是称赞中国政府的立场的。并劝印度政府勿失此空前良机。尼赫鲁看完外电报道,颇有所动,吩咐秘书:"这都是通讯社电讯稿,我要看中国政府的正式文件。"中国政府的声明很快由驻华使馆派信使送到国内。尼赫鲁要面子,表面上向中国政府提出把边界控制线恢复到1962年9月8日状态,但实际上按兵不动,中印边界问题就这样被冷藏起来了。中国政府周恩来总理在自卫反击战取得胜利后,又要指导外交斗争,又要部署军队后撤,经常开会开到半夜。这时国内经济形势好转,每到半夜时,炊事员就端上来一盆肉片白菜炖粉条和一盆馒头,大家自舀自吃,边吃边议。

为了表示中国政府要求和平的诚意,根据中央决定,周恩来提议把4000名印军战俘连同缴获的武器一律送还印度。有的人气呼呼地反对,说打日本,打美帝也没有把缴获的武器送回去的。周恩来好一番解释,大家思想才通了。同意叫印度方面派人打着白旗来接收。周恩来笑笑说:"打白旗像个投降的样子,他们脸上下不来。打绿旗吧,绿色是象征和平的嘛!"大家听了,齐声赞好。周恩来便下令给已后撤20公里的中国边防部队把俘虏和战利品送还给印军。从12月26日起,短短几个月内,四千名印军战俘和缴获的战利品全部送给印度。世界舆论大为惊叹,这且按下不说。

再说参加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将士们下山后,受到西藏、新疆人民的热烈慰问。新疆军区司令员王恩茂中将指示部队医院和地方民政部门,妥为治疗安置山上下来的伤员,并积极想办法为伤残复员战士介绍对象。一个从莫多尔山雷区下来的伤残战士被安置到自治区机关工作,同志们为他找了个对象。举行婚礼这天,新房中分外热闹。这时一个中年人提着礼品不声不响地来到新房,新郎新娘和参加仪式的人们看到来客,个个惊讶得张大了嘴。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