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56回 宣统帝蒙赦省人生 代总统归国膺重任


话说周恩来于1965年5月陪阿尔巴尼亚贵宾去大寨参观,对大寨的绿化工作作了部署。这时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先生正准备从美国返回祖国。他的代表程思远先生曾从香港秘密回国,向中央请示李宗仁先生回国事宜。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央晤见程思远先生,请他向李宗仁先生转达中央的"四可"原则,这"四可"是:一、李宗仁可以回来在祖国定居;二、可以回来,也可以再去美国;三、可以在欧洲暂住一个时期再定行止;四、回来以后可以再出去,如果还愿意回来,可以再回来。程思远先生把"四可"原则原原本本地向李宗仁先生作了传达,李宗仁先生决心返回祖国定居。

周恩来在大寨时,程思远先生又受李宗仁先生之托,启程回国,最后一次安排李宗仁先生返国事宜。周恩来回京后,即安排会晤程思远先生,对李宗仁先生回国事宜作了仔细的安排。程思远非常感激,对周恩来说:"李宗仁先生在美国经常翻阅溥仪先生写的《我的前半生》一书,很受启发。纵观上下几千年,纵横五大洲,历史上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权能够这样?把一位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改造成新人,在新制度下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这充分证明了共产党的政策是多么伟大。这也是李先生下定决心万里回归的重要原因。李先生很想尽早见到溥仪先生。"周恩来肯定地说:"你回去告诉李宗仁先生,他的这个愿望完全可以满足,我将动员溥仪先生到机场迎接你们。”

程思远见诸事已妥当,准备告辞,周恩来说:"为了保密,我不能送你。你们回返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台湾方面将对你们有所动作。我已指示有关部门配合你们,你们一定要按计划行动喽,绝对不能让李宗仁先生受到伤害。"程思远点点头:"总理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照你的吩咐去做。”

程思远走后,周恩来拿起电话,向有关部门下达了准备迎接李宗仁先生归国的命令。这些事办完了,周恩来又把秘书叫来,吩咐他说:"李宗仁先生马上就要回国了,他急于见到溥仪先生。但溥仪先生最近身体不好,你代我去看看他吧,听说他住院动了手术,请医院尽力想办法,恢复溥仪先生的健康。"秘书答应一声走了。

秘书来到医院,看见溥仪先生的夫人李淑贤女士在病床旁守护着,遂向他们转达了周恩来的问候。在此之前,溥仪夫妇已收到章行严老先生受毛泽东之托送来的一笔款子(毛泽东的稿费)。溥仪对中央领导的关心十分感动,请秘书代为向总理问候。

突然,门外吵闹声又起。溥仪心烦地说:"又来了,赶快让她走,我是溥仪,不是宣统皇帝。"护士们闻声出来,把"她"劝走,溥仪还愤愤不平地嚷道:"我是溥仪,不是宣统皇帝。"周恩来的秘书惊诧地问李淑贤:"溥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李淑贤叹口气说:"还不是为溥仪是宣统皇帝--”

原来溥仪是清宫的末代皇帝,辛亥革命后,仍享受民国政府给予的优待条件,仍在紫禁城里当着小皇帝。1924年,冯玉祥将军的国民军回师北京,发动北京政变。其麾下鹿钟麟将军奉令驱逐溥仪出官,溥仪乃逃往天津租界。他虽然不再是宣统皇帝了,但清朝的遗老遗少仍把他当成皇帝。溥仪呢,也想着依靠日本人的支持,再登大宝,正好日本人为了侵略中国,想把溥仪抬出来做伪满洲国的皇帝,两下里一拍即合,溥仪即潜逃到长春,在日本关东军的扶持下登上了康德皇帝的宝座,成了关东军的傀儡。与溥仪的想法相反,他当了傀儡皇帝后,不但没能依靠关东军的帮助恢复"祖业",反而受尽日本人的气,并险遭杀害。1945年8月日本战败后,清仪被苏联红军俘虏,送往哈巴罗夫斯克(伯力)拘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联方面于1950年7月把溥仪等伪满洲国战犯移交给中国战犯管理所。1959年9月,刘少奇主席颁布特赦令,对溥仪和国民党集团的战犯杜聿明、宋希濂、王耀武、郑庭芨、曾扩情、陈长捷、杨伯涛、邱行湘、周振强、卢浚泉实行特赦。溥仪获得特赦后,毛泽东、周恩来数次接见,勉励他好好学习。溥仪觉得自己对故宫情况熟悉,要求到故宫当一名解说员,反省自己过去的腐朽生活和罪行,中央领导人没有同意,安排他到全国政协文史馆当专员,每月工资200元人民币。

溥仪过去当皇帝时,不知有多少人在侍候他,自己完全不能料理生活。经过抚顺战犯管理所九年的改造,他学会了做很多事。特赦后虽基本能自己料理生活,但总是笨手笨脚,丢三落四。他以前的几位皇后贵人死的死了,走的走了,许多人劝他续弦,并热心地为他介绍对象。这时有位清朝年间的皇亲国戚的千金看上了溥仪。这位千金小姐本也漂亮,只因自己要求的条件高,偏又遇上社会大变故,蹉跎至今,年近不惑,尚待字闺中。恰好溥仪要续弦,他现在虽然是蒙赦的战犯,但在这位老姑娘和一些清朝遗老眼中,溥仪还是大清朝的皇帝。许多人来看他,还口叫皇上,行九叩大礼。溥仪生气极了,连连批评他们留恋封建社会,对老姑娘的求婚自然也拒绝了。他只想找一个比自己略为年轻一点,能和自己一起过日子的贤淑女子为伴。恰好周振强--这位早年时当过孙中山先生卫士的国民党军长托人把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医院的护士李淑贤介绍给溥仪。李淑贤长得端庄,时年三十七岁,出身很苦,为人贤淑,很合溥仪的心意。二人经过一段恋爱后,便在1962年结婚了,周恩来亲自参加婚礼,贺客如云。

溥仪结婚后,在李淑贤的帮助下,开始撰写《我的前半生》一书。在这本书中,溥仪对自己的前半生进行了总结,对自己在伪满洲国犯下的战争罪行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叙述了自己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学习生活和体会。全书生动地介绍了一个时刻梦想复辟的末代皇帝被共产党改造成自食其力的新人的过程,披露了末代皇帝和清宫、伪满、战犯生活的许多鲜为人知事情,1964年正式出版后,轰动一时,洛阳纸贵。溥仪结了婚,老姑娘仍不甘心,大哭大闹,溥仪住院后,不时来医院纠缠。李淑贤开玩笑地问溥仪:"老溥,人家对你一片痴情,又是皇亲国戚的大格格,家里硬货很多,你为什么看不上她呢?"溥仪生气地说:"你不知道呢,她看中的不是溥仪,而是宣统皇帝,她想当皇后呢。只可惜她看错人了,我溥仪不是宣统皇帝了。旧的溥仪已经死了,我现在是新的溥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和公民,岂能和大格格那种满脑子旧思想的女子结婚。你不知道呢,还有气人的事。有位小姐,年轻漂亮,硬要我答应娶她,说是要感谢皇恩浩荡。细一打听,才知道她爷爷本是个农民的孩子,有次我爷爷下乡,看他聪明伶俐,带回家来,从此逐步提升,当了官,发了财,小姐现在要以身图报。你说说,这多荒唐。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要把我当皇上呢?我特赦后,周总理接见我,提醒我说,溥仪呀,你出去了,还会有人向你叩头呢。当时我还不信,现在一看,果不其然。"李淑贤笑着说:"现在好多了,他们碰了几次钉子,也不再叫你皇上了。”

秘书回去,把溥仪的情形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说:"你再去一趟医院,让医院绝对保证溥仪的休息。另外,你通知一下政协,给溥仪补助点钱。他们来往人多,又都有病,又都不怎么会过日子,单靠溥仪那点工资怎么够呢。"秘书答应着办去了。

秘书走后,周恩来又由溥仪联想起李宗仁来,忽然,电话铃大响,周恩来听了几句,神色大变,吩咐说:"要立即采取措施,防止国民党特务加害李宗仁先生。"他放下电话,不安地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归国是件震动中外的大事,必将在政治上产生极大的影响,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噢。

那么,李宗仁先生到底碰上了什么危险呢?原来,他还没有从美国动身,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已派出一批特务来美国,准备把李宗仁先生劫持去台湾。李宗仁先生回国乃是件极端秘密的事,李宗仁从政治军数十年,岂能不知其中的厉害,所以他把归国的安排工作只交给他的老友和部下程思远先生一人,外人概莫与闻。但是,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李宗仁先生在归国之前,经常发表声明,早已引起了美国和世界舆论的注意。李宗仁先生是否要回归祖国成为美国和香港报纸经常议论的一个话题,香港报纸还数次报道过李宗仁已回归祖国的消息。这些消息虽然纯为子虚乌有,但已引起了台湾当局的注意。

李宗仁先生是1949年12月从香港赴美治病的,原来还准备等白崇禧在军事上守住海南岛后回来视事。不料中国人民解放军来了个大包抄,把白崇禧的主力部队歼灭于大陆,海南岛不久也被解放军解放。白崇禧被蒋介石许以国防部长之职骗入台湾,从此再不能出来。李宗仁只好在美国纽约当了寓公。旅美初期,蒋介石数次派出使团劝说李宗仁赴台,李宗仁知道去台湾后就会变成张学良第二,坚不赴台。

朝鲜停战以后,中国在国际上的威望日增,程思远又受邀自港返京观光,所见所闻,令人鼓舞。李宗仁得知这些情况后,思想发生变化,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国家百废俱兴,建设规模之大与成就之速,实为史无前例。中国百余年来战乱频仍,民穷财尽,今日幸得有此和平建设的机会,这是国家由贫穷落后走向繁荣强大的历史转折点。1958年8月,李宗仁在美国发表声明,建议国共再度和谈,为国家统一作出适当安排;要求美国正式发表声明,承认台湾是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从台湾海峡撤走第七舰队。

以后,李宗仁又多次发表声明,呼吁促进祖国统一。溥仪的《我的前半生》出版后,他仔细阅读,更受启发,甚至为自己的失败而高兴。台湾当局看到李宗仁思想的变化,便加紧监视,数年下来,看李宗仁足不出户,门庭冷落,毫无回大陆的迹象,便放心了,他们也不相信代总统敢回大陆。

李宗仁从1964年以来,一直悄悄地准备着返回祖国。1965年6月13日,李宗仁离美乘飞机去了瑞士。李宗仁走后,他的夫人郭德洁女士委托律师出售新泽西州的一所房子。有人惊问她为什么卖掉房子,郭德洁回答说:"我身染重病,无力再照顾这所房子。卖掉它以后,我要去瑞士治病。"听者深以为然。原来郭德洁女士已患绝症多时,瑞士风光秀美,是治病疗养的好地方,郭德洁女士去那里治病是很自然的事。

两天以后,郭德洁女士离开纽约飞到瑞士,与李宗仁聚齐。等了几天,程思远由香港飞到苏黎世,与李宗仁会了面,告诉他一切都已安排就绪,请他立即起飞。李宗仁因为还要等着约好的吴尚鹰一同走,迟迟不肯动身。程思远担心继续等下去会出问题。果然,到了7月11日,程思远接到一个秘密通知,要他们立即离开苏黎世,否则将遭杀身之祸。程思远赶紧报告了李宗仁,请他立即动身。李宗仁知道这个消息的份量,赶紧和程思远一起由亲戚陪着去了机场。李宗仁的亲戚刚回到住所,就见几个彪形大汉在门口守着,一见他回来就拿出一份电报说:"这是白健生先生给李德邻先生的电报,我们要亲自交给德邻先生。"那位亲戚抹了一下头上的冷汗,不由得心里叫了一声"好险",对这几名老特说:"李德邻先生去罗马旅游去了,你们走吧。"这几名老特不相信,便说:"好吧,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从此,这几名老特严密地监视着李宗仁的这位亲戚,与他形影不离。

李宗仁离开苏黎世后,香港《快报》立即刊出消息"李宗仁将返大陆"。鉴于香港报纸以前放过几次空炮,世界各大通讯社都纷纷向台湾当局提出咨询。台湾当局一口否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鉴于台湾当局的特务系统向以消息灵通著称于世,世界传媒也都认为香港《快报》这次又放了空炮。李宗仁离开苏黎世后的去向成为舆论界猜测的有趣题目之一。

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李宗仁的去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就是其中的一个。

1965年7月20日上午,北京机场戒备森严,周恩来总理率彭真、郭沫若、贺龙、陈毅、罗瑞卿、徐冰、高崇民、许德珩、叶剑英、傅作义、蔡廷锴、溥仪、王昆仑、朱蕴山、卢汉、刘仲容、邵力子、黄绍竑、杜聿明、宋希濂,范汉杰、廖耀湘及他们的夫人们一早就来到机场。今日将有一位历史性人物莅临北京,来迎接的人们兴奋地互相交谈着……且慢,范汉杰、廖耀湘不是在辽沈战役中被俘了吗?怎么他们也跑到北京机场来了,原来自1959年第一次特赦战犯后,1960年11月国家第二次特赦战犯,范汉杰、廖耀湘、沈醉等人就是在这次被特赦的。

将近11点时,从南边传来隆隆的飞机声,大家不由得在7月的骄阳下,手搭凉篷向南方的天际望去,只见蓝蓝的天际上出现了一个银色的亮点,不一会便变成了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飞机轰鸣着,向着跑道降了下来,一会儿就滑行到停机坪停下来。周恩来享欢迎人群向飞机走去。机舱门打开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出现在舱门口,只见他中等身材粗壮有力,一行一动都还带着军人的姿态。他是谁呢?正是前国民党地方实力派桂系领袖,前国民党政府副总统、代总统李宗仁先生。

李宗仁站在机舱口,一眼就认出了周恩来总理、郭沫若副委员长,还有贺龙、叶剑英……总而言之都是熟人。北伐途次,八年抗战,重庆谈判,大家一起共商国事,那该是让人多么振奋,多么留恋的岁月。可惜国民党不识时务,发动内战,以致生灵涂炭,最后被人民打败。李宗仁边想边向人群看过去,杜聿明、宋希濂……啊!他们也都来了。想起他们的战败被俘,自己也有责任,现在是认输的时候了。他向人们笑着挥手致意,快步从舷梯上走下来。周恩来紧走一步,握住李宗仁的手说:"德邻先生,我代表祖国欢迎你回国定居。"李宗仁激动地说:"周部长--啊,不,周总理,感谢政府对我的关怀。这位是我的夫人郭德洁女士。"周恩来和郭德洁女士握手,告诉她说:"你身体有病,要注意节劳,我已经在北京医院为您安排了病房,明天,你和德邻先生去检查一下身体。"郭德洁致谢说:'还在抗战时期,我就知道你体贴人。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心细。颖超大姐呢?"周恩来抱歉地说:"她早就准备要来机场接你们,结果临时有事要处理,不能来了。”

周恩来陪着李宗仁夫妇依次和元戎们见面,周恩来笑着说:"德邻先生,是不是还要我给你介绍一下?"李宗仁摇摇头说:"不要,都是老朋友了。啊,贺龙先生,还记得北伐途次的武昌战役吗?剑英先生,当年陈炯明炮击总统府,幸亏你机智果断,率卫队营救出了中山先生。这不是沫若吗?我记得台儿庄战役后,你带队来慰问我,我还送你一张照片呢。"郭沫若说:"怎么不记得。台儿庄战役后,你在台儿庄车站的站牌下面,身着戎装,照相留念。我去慰问你时,你送我一张,我还在《洪波曲》中专门写了这件事呢。"大家回忆往事,不禁哈哈大笑,真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周恩来这时对李宗仁说:"德邻先生,这里有一位朋友,你恐怕不太熟悉,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拉着李宗仁的手说:"这位就是溥仪先生。"啊!是末代皇帝!李宗仁紧紧地拉住溥仪的手,连说:"不错,不错。和《我的前半生》中的照片一模一样。溥仪先生,我们都当过你的子民呢。"溥仪笑着说:"我今年五十九岁了,对于过去的一切,我是认罪了。现在我真正成了一个自由公民,越活越年轻了。"李宗仁说:"你认罪,我认输。天下大势已定,我们国民党人和海外爱国人士应该本着认输的精神让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建国。我在美国读了你的《我的前半生》一书,对我很有启发。"溥仪说:"你认输,我认罪,都很好。这意味着中国共产党的胜利,中国人民的胜利,祖国的胜利,也是我和德邻先生后半生的胜利。”

接着李宗仁和杜聿明等人握手见面,大家自然又是一番感慨。周恩来怕李宗仁过于疲劳,便提议道:"同志们,先生们,我们要召开隆重的欢迎大会欢迎德邻先生偕夫人郭德洁女士回国定居,全国政协也要开茶话会,大家有的是时间畅叙离情。今天是不是先送德公去寓所休息?"大家听了一致同意。周恩来一招手,一辆三排座豪华大红旗轿车开过来,周恩来送李宗仁夫妇上了车后,招呼大家都上了车,浩浩荡荡的车队在摩托车队的护送下向市区开去。为欢迎李宗仁先生到来,北京街道上挂满了彩旗,一派节日气氛。蒋介石在台湾得知李宗仁果真回了北京,十分恼怒,把保密局长毛人凤叫去训了一顿,临了吩咐道:"想个办法,不留痕迹地把那个人干掉。李宗仁既已投共,留着那个人也没什么用了。"毛人凤心领神会,周密部署,派行动组开始行动。李宗仁回到北京定居,人民大会堂开大会欢迎,虽然还没有给予正式职务,但明摆着是要荣膺重任的,起码,现在就已是中央政府的高级顾问了。台湾很多军政要人得知这一消息后,都为之受到震动,其中白崇禧的心情更是复杂,充满了苦涩感。遥想1949年,自己因一念之差进了台湾,从此便被监视起来,没有一点自由,更不要说出岛访问了。每当李宗仁在美国发表批评台湾当局的声明或谈话时,蒋介石便授意白崇禧发表声明予以驳斥,白崇禧虽不愿意,但身不由己。现在李宗仁回了北京,他的按钮作用也完结了,说不定蒋介石就会来要他的命。想到这里,白崇禧决定以后深居简出,处处小心。

但人总有七情六欲,自我禁闭的时间长了,总是有点烦闷,白崇禧便带着卫士去山里散步。他们在山里转了一回,便坐着木轨摇车往深山驶去。这木轨是专门设置的一种旅游轨道,旅游者可坐着木轨车顺山而下,驶往山里,从来没有出过事。白崇禧一行坐了两辆木轨车,木轨车顺山而下,风驰电掣,令人心胸畅快。不料前面的一辆车驶过一座桥时,桥忽然断裂,车子坠入河涧,摔得粉身碎骨。白崇禧坐在后面一辆,卫士急忙刹车,哪里能刹得住。

卫士急了,一把把白崇禧推出车去,就在这一刹那间,车子驶上桥,坠入河涧。白崇禧爬起来望着山涧里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不由着浑身冒冷汗。他知道这是谁干的,如果他摔死了,明天台湾报纸上肯定会登上条消息,说他白崇禧由于桥身朽烂,死于意外事故。

从此,白崇禧更小心了,很少出门,只和服侍他的护士张小姐在房里作爱。可是毕竟年大力衰,不得不吃补药。行动组见有机可乘,乃密令医生在补药上作文章。这补药果然有劲,白崇禧不禁高兴起来。可是有天,卫士们发现白崇禧的卧室久闭不开,撞开门一看,白崇禧已经是撒手西去。医生们闻讯检验尸体,都只认为是用力过度之故,而都不知道是补药作怪。

周恩来为白崇禧误入台湾,导致严重后果深为可惜。有一次和李宗仁谈起往事,说起了白崇禧,周恩来说:"健公号称小诸葛,但他就没有把蒋看透。1949年他的老本都已在战场上打光了,蒋一再请他去台湾,还能有什么好事吗?"李宗仁叹息一声说:"是啊,当年我和思远都劝过他,他就是不听。自食其果。”

李宗仁回国定居快半年了,心情愉快,成天忙于接待各方人士。但他却没有注意到,郭德洁女士的病由于兴奋和参观访问劳累而转重了,终于在医院里一倒不起,于此年年底辞世。李宗仁十分悲痛,周恩来亲自料理丧事,安慰李宗仁。忙忙乱乱,不觉到了11月12日,周恩来来到西花厅,一眼就看到桌子上放着刚到的《文汇报》。他拿起报纸打开,只见有一版的通栏大标题是《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署名"姚文元"。周恩来不禁吃了一惊,怎么事先一点风声也没有,好生奇怪。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