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58回 挽狂澜彭真去职 参军机陶铸进京


话说林彪接到匿名信后,几经思考,决定把信交出去,让公安部查办此人。毛泽东得到林彪的报告后,认为不前不后,偏偏在上海会议揭发出罗瑞卿以后,有人寄匿名信给林彪,而且还是北京寄来的,肯定在北京确实有一个政变集团。他立即把信转给北京的中央书记处,要他们督促公安部限期破案。

彭真接到指示后,立即把匿名信呈送刘少奇。刘少奇反复观看,发现许多信署名王光义,发信地址是自己的夫人王光美母亲托儿所的地址,但邮戳却是另一地区的。刘少奇很生气,这不是明摆着挑拨自己和中央常委的关系吗?偏偏又是在这个时候。他立即要彭真通知公安部,务必尽快破案,并要彭真去杭州向毛泽东汇报。

毛泽东是12月21日回到杭州的。在去上海之前,毛泽东把陈伯达、艾思奇、田家英、胡绳、关锋五个秀才找到杭州,对他们说:"要提倡读马列,我党真正懂马列的人不多。但是马列的书很多,因此要选择出版几种,每部书上都要有中国人写的序,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事。”

然后,毛泽东谈如何选择和如何写序的问题。毛泽东还有许多话要说,但因为突然出了罗瑞卿问题,毛泽东要去上海,就未及再谈下去。

罗瑞卿问题解决后,毛泽东回到杭州,继续和秀才们谈起出书问题。也许毛泽东因为解决了罗瑞卿问题,自认为军队已经完全控制起来了的缘故吧,这次他谈得很开,海阔天空,从古到今,中美关系,文化批判,足足讲了有3个小时,临了说起姚文元的文章:"戚本禹的文章(即12月8日《红旗》杂志发表的戚本禹的题为《为革命而研究历史》的文章。戚本禹是《红旗》杂志社的一名十七级研究人员)很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点了名,对戏剧界、史学界、哲学界震动很大,但是没有打中要害。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庐山会议是讨论工作的,原来打算开半个月,会议快结束了,彭德怀跳了出来。他说:你们在延安骂了我四十天的娘,我骂你们二十天的娘还不行!他就是要骂娘的。”

姚文元的文章发表后快一个月了,田家英他们这是第一次听到毛泽东谈《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谈话结束后,田家英和胡绳商量了一下,觉得毛泽东谈学习马列这个问题很重要,应该搞一个纪要。艾思奇身体不好,陈伯达又住在另外一个地方,来往不便,田家英便根据回忆写了个谈话纪要。纪要写好后,田家英把胡绳和关锋找来,让他们看看,有无遗漏错误的地方。胡绳看完,表示同意。关锋问道:"主席关于《海瑞罢官》的要害的那几句话没有写上,是否妥当?"田家英不耐烦地说:"主席主要谈的是学马列问题,那几句话是附带谈到的,与谈话主旨关系不大,就不必写上了。"关锋听了,没有再说什么。

田家英哪里知道,没有写上纪要的这几句话正是毛泽东谈话的画龙点睛之笔。第二天彭真、康生、杨成武到杭州后,毛泽东直截了当地谈起了《海瑞罢官》:"要害是罢官,我们庐山会议罢了彭德怀的官。"彭真解释说:

"我们经过调查,吴晗和彭德怀没有什么组织联系。"毛泽东拖长声音问道:

"是这样吗?康老,你说呢?"康生扶扶眼镜:"组织上没有联系不见得思想上没有共鸣,搞阴谋还要订个君子协定吗?"毛泽东很欣赏康生的这几句话,很有滋味地吸了一口烟。第二天,彭真给毛泽东的卫士打电话,要求单独和毛泽东谈谈。卫士征求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想想说:"好吧,让他来吧。"彭真来了,和毛泽东在房里谈了好久好久。卫士们自然不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只是看到彭真出来时,似乎很高兴。在北京的刘少奇和邓小平都接到彭真从上海打来的电话,彭真在电话里大声地说:"我和主席谈了,主席赞成我的继续'放'的方针,吴晗问题两个月以后再做政治结论,两个月以后再谈政治问题。我马上要赶回北京,向中央汇报。”

1965年的岁末就在大战将临的紧张气氛中过去了。春节刚过,彭真就把五人小组成员找来开会,这是五人小组成立后举行的第一次会议。彭真首先介绍了姚文元文章发表后学术讨论的情况,批评了姚文元、戚本禹等人,他有点生气地说:"一年前,小平同志就批评有些所谓的左派乱打棍子,无限上纲,搞得别人不敢写文章,不敢演戏,新华社一天只收到两篇稿子。小平同志说这些人就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现在这样的人还有没有,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的人还有没有,我看有。这些人应该好好学习,提高认识,改正错误。根据调查,吴晗写《海瑞罢官》是1959年4月上海会议期间,当时主席提出要学习海瑞。胡乔木同志根据主席讲话精神,请他写学习海瑞的文章,那时还没有开庐山会议嘛,还没有发生彭德怀事件嘛,没有彭德怀罢官的问题嘛。《海瑞罢官》确实是庐山会议之前动笔写的嘛。吴晗怎么能事先知道四个月以后彭德怀要罢官呢?《海瑞罢官》和庐山会议根本没有关系嘛,怎么能说《海瑞罢官》是为彭德怀翻案呢?”

讲到这里,秘书进来对彭真小声说:"关锋、戚本禹把他们写的攻《海瑞罢官》的要害的文章送来了,说要请你审查发表。"彭真大声吩咐秘书:

"告诉他们,我最近很忙,没有时间看文章。"秘书走了,彭真建议说:"学术批判要慎重,不要过头。现在是继续放,不要乱扯《海瑞罢官》的政治问题。郭沫若同志都很紧张了,邓拓也很紧张,北京市委刘仁同志和郑天翔同志都证明,邓拓是拥护三面红旗的。我看有必要搞一个汇报提纲。康老,你看呢?”

康生似笑不笑地说:"大家讨论吧。"陆定一、姚溱、吴冷西都没有意见。彭真果断地说:"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请姚溱同志起草吧。今天是2月3日,后天中央常委要开会,最好能在会前把提纲写好。”

散会后,姚溱一头钻进钓鱼台宾馆,为了找个帮手,他又把许立群拉了来,连夜突击,很快把稿子写了出来。彭真立即把稿子打印,五人小组人手一份。由于稿子的内容完全是根据二月三日的会议内容写的,同时中央常委会已经开始了,彭真未来得及再组织会议讨论,便交给了中央常委会,好在还有中央把关嘛。

毛泽东这时已到了武汉,刘少奇在北京主持工作。他接到彭真的报告后,召集北京的常委们进行讨论。邓小平看了彭真主持制定的五人小组汇报提纲,感到这个提纲很好,完全符合自己的想法,立即表示同意:"我一年前就讲过,对文化战线的批判过了头,要立即刹车,可我的意见没有被中央采纳。现在必须刹车,我建议中央把这个汇报提纲发下去,让全党按提纲的精神开展学术讨论。"朱德、周恩来完全赞成邓小平的意见。刘少奇问列席会议的康生:"你是五人小组副组长,有什么补充的吗?"康生摇摇头,叹口气说:"唉,这两天我的痔疮又犯了,不能久坐,我先到外面走走吧。”

刘少奇望望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康生,眼里闪过一丝疑虑,继而点点头说:

"我看就这样吧。不过还得请示一下主席。彭真同志,你就去武汉一趟,直接向主席汇报吧。"彭真答应了,正要动身,刘少奇又叫住他说:"还有一件事要你办一下。"彭真停下来。刘少奇用目光征求一下常委们的意见,他们都点点头。刘少奇才说:"写给林彪同志的匿名信,公安部现已初步查明,是陆定一的老婆严慰冰写的。在此之前,严慰冰给林彪写了不少匿名信,许多信是用明信片写的,等于是公开的传单。这件事关系到陆定一同志,因此要特别慎重,还必须进一步查证。估计陆定一同志不一定知道此事,你可以同陆定一谈谈,请他配合查证。如果真是严慰冰写的,就请陆定一回避一下。"彭真听了着实吃了一惊,问道:"到底写了些什么呢?"刘少奇回答说:"还不是说叶群婚前生活不检点,已不是处女了……"彭真急迫地问:"那叶群同林彪结婚前到底是不是处女呢?"刘少奇笑笑说:"那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呢?只有林彪同志有发言权啊!"其他常委听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彭真一点也笑不出来。多事之秋,偏偏陆定一家出了这么件事,无论这件事如何处理,这将会直接影响到五人小组的工作,而陆定一又是小组里自己的最得力的助手。他回到家里以后,便打电话约陆定一到自己家里来一趟。陆定一以为是汇报提纲的事,第二天上午就赶到彭真家里。彭真跟他说了几句工作上的话,便打开保险柜,把一选材料递给他。陆定一刚想说话,被彭真用手势止住:"你先看看吧。"陆定一打开卷宗口袋,原来是一沓照片,照片上是一些书信。他看着书信,觉得字体比较熟悉,便问彭真:"这都是些什么书信啊?"彭真告诉他:"这都是自1961年以来有人写给林彪的匿名信的影印件,许多信是用明信片写的,等于是传单。中央认为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特命公安部侦破。"陆定一急问道:"那么查清了没有,到底是谁写的啊?"彭真用手指指照片:"你见没见过这种字体?"陆定一想了一下,头脑里"嗡"地一声:"难道是她?"彭真点点头说:"正是的。经公安部多方查证,写信人就是严慰冰。"陆定一急忙解释说:"严慰冰写匿名信,我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呀,就连林彪有几个孩子我也是看了这些信才知道的呀!我请求中央对我审查。"彭真安慰他说:"定一,你别着急呀。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中央对你还是信任的嘛。这些信是否为严慰冰所写,还要进一步查证,你能不能想些办法?"陆定一想想说:"严慰冰正在练钢笔字帖,我把她的字帖拿来,请公安部进一步核对。"彭真说:"很好,就这么办吧。"当天陆定一回到家里,见严慰冰正在练字,不禁气不打一处来。他勉强按下火气,若无其事地和她聊会儿天。第二天,他带了几幅严慰冰写的字送给彭真。过了五天,陆定一去怀仁堂开会,会散后,彭真把他单独留了下来,严肃地说:"公安部核对了笔迹,认定匿名信是严慰冰写的。中央常委讨论了这件事,认为严慰冰是危险分子。中央常委认为你与此事无关,决定保护你。从现在起,你就住到医院去。过几天,我们一起到武汉向主席汇报,这期间,你千万不要离开医院噢!"陆定一在医院里心神不定地住了几天,便得到通知,和彭真一起去武汉向毛泽东汇报。不知怎么的,严慰冰得到了消息,赶来机场为他送行。陆定一不好与她说什么,扬扬手便上了飞机。严慰冰不知丈夫为什么对她忽然如此冷谈,很是不满。

彭真、陆定一、康生来到武汉后,立即乘车去武昌东湖宾馆向毛泽东汇报。东湖宾馆位于珞珈山下的东湖的湖心岛上,周围是万顷碧涛,岛上花草茂盛,树大荫深,是武汉的著名风景区和避署胜地。彭真一进入岛内就感到凉气袭人。

毛泽东静静地听着彭真的汇报,一直不置可否。彭真汇报完了,毛泽东神色冷峻地问道:"吴晗写《海瑞罢官》和彭德怀有关系没有?"说完,逼视着彭真。彭真坦然地说:"根据调查,《海瑞罢官》和彭德怀没有联系。"毛泽东拉长声音反问道:"是吗?我听康生说,《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这是康生的发明权。康老,你说是吗?"康生吱吱唔唔了几句,别人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毛泽东也没有再说什么,把茶碗的盖子扣在茶碗上,表示送客。

彭真回到北京后,向中央常委汇报了毛泽东的谈话,中央常委见毛泽东没有明确表示不同意这个汇报提纲,以为毛泽东基本同意了,便让彭真代中央写了批语,把"二月汇报提纲"发了下去。

彭真以为"二月汇报提纲"经毛泽东审阅,从此可以把涌动着的那股给全国人民可能带来巨大灾害的祸水的澜头按下去,但是他想错了。就在提纲发下去不久,江青就和康生跑到武汉向毛泽东告了状。江青这时刚在上海受林彪委托,搞了一个全军文艺座谈会纪要,把建国以来的文艺工作打成是黑线专政。过去由于罗瑞卿的反对,她一直不能穿军装,现在堂而皇之地穿起了新式军装。其实,江青在过去不能穿军装怪不上罗瑞卿,因为穿军装就得佩戴军衔,江青没有军衔,自然不能穿军装。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原来军衔制度已于去年5月取消,新式军装没有任何标志,只在领口两侧缀有两块红领章,表示非常无产阶级化、非常战斗化,软檐战斗帽上缀有红五角星帽徽,象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所以江青现在可以很方便地穿起了军装。人逢喜事精神爽,江青自延安和毛泽东结婚后,忍耐了二十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大露峥嵘了。

3月28日,江青约上康生、张春桥去武汉东湖宾馆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最近一直睡不好觉。江青、康生最近经常来反映情况,据他们说,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勾结在一起,要在二月发动兵变,杨尚昆私设窃听器私录他和常委的讲话。虽然他不太相信这些人的话,但还是采取了许多措施,收审了罗瑞卿。不料,罗瑞卿竟于3月18日跳楼自杀,虽然没有摔死,只是跌断了左腿,但已使毛泽东异常恼火。再加上严慰冰写匿名信,彭真又拒绝转载姚文元的文章,毛泽东感到大权旁落,决心发动一场自下而上的群众运动,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从哪里着手呢?就在这时,江青、康生又上门告状来了。

江青、康生事先已研究了汇报策略,决定挑选毛泽东最忌讳的事汇报,挑起毛泽东的怒火,尽速把彭真等人拉下台,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尽快爬上去,汇报一开始,康生就挑拨道:"彭真他们是反对主席的,他们包庇吴晗,公然反驳主席,他们眼里还有主席吗?"江青火上浇油,紧跟着说:"北京已成了他们的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再不采取果断措施,就要出大问题。”

毛泽东沉着脸,一直在静静地听,但他拿烟的手指却有些抖动。康生观颜察色,知道这些话打动了毛泽东。果然,毛泽东听完汇报,一下掐灭烟头说:"我看是时候了……”

康生从武汉回来,变得不可一世,他把周恩来、邓小平等人找来,传达毛泽东的指示,传达中又添油加醋地加进去了许多自己的话。周、邓并不知道康生等人去汇报的事,现在又不好打电话去向毛泽东核对康生传达的真假。不过从康生狂骄、蛮横的态度上,他们也猜到了康生这次是奉旨回朝,地动山摇。在康生的胁迫下,中央书记处只好召开会议,解决彭真的问题。会议从4月9日开始,连开四天,周恩来、邓小平在会上一言不发,只听康生在会上发言。这位专门靠整人过日子的斗争专家,一来是觉得已经撕破了脸皮,只有斗争到底才有出路,二是取得了上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所以放胆批去,整整讲了四天,用一句后来发出的中央文件里的话来说,就是"康生同志系统地批评了彭真同志在这次学术批判中所犯的一系列严重错误"。康生批彭真这般卖力,陈伯达唯恐落后,论功行赏起来没有自己的份,也不时地用他的福建方言大讲一通,就是所谓的"陈伯达同志从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上,从政治路线方面批评了彭真同志的一系列严重错误"。这次中央书记处会议,与其说是邓小平主持,周恩来参加,不如说是康生主持,陈伯达参加。周恩来、邓小平一心想保护彭真过关,康生、陈伯达则用毛泽东的指示来压他们,逼着中央书记处通过决议,撤销"二月汇报提纲"。

其实,中央书记处的会议只不过是一次预备会议。这次会议刚开完,毛泽东便通知中央常委及康生、陈伯达、江青等人南下,他在武汉亲自主持召开了中央常委扩大会议,讨论彭真的错误。在这次会议上,康生、陈伯达、江青等人更是声嘶力竭地大骂彭真,在毛泽东的提议下,中央决定撤销"二月汇报提纲",撤销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立以康生为顾问,陈伯达为组长,江青、张春桥为副组长的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王力、关锋、戚本禹、姚文元因带头发难有功,都进了文化革命小组。从此,江青就以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的身份从幕后站到了台前,假毛泽东的威信而对其他上自刘少奇,下至黎民百姓的共和国公民任意笑骂了。

整倒了彭真,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又接着整陆定一和杨尚昆了。

4月28日,中宣部一位副部长来到陆定一的住所中南海增福堂。陆定一这时已经去了南方,家中只有严慰冰在家。这位副部长也是严慰冰的熟人,他进了增福堂,对迎上来的严慰冰说:"老严啊,中央组织部通知我们,想动动你的工作,你这职务也是该动动了。"严慰冰有点意外地说:"怎么我事先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啊?"副部长不以为然地说:"你想想,这样的事怎么能事先告诉你呢?快走吧,车子在前面等着呢。"严慰冰一看中组部催得这么急,便跟着副部长出来。怀仁堂前的大平场上,果然停着一辆高级"吉姆"小轿车,车里已有两人。副部长把她请上车后,吉姆车立即开动,车子顺着沙滩的五四大街往前开去,奇怪的是并没有向西往西四南大街的中组部开,而是东拐西拐到了一所高墙上围着铁丝网的大院门口。这不是监狱吗?严慰冰刚想喊叫,车里的两个人按住她的肩膀,给她戴上了手铐,立即把她带到了审讯室。审讯室里已坐着几个警官,一个警官扬扬手中的照片,低声威严地说:"我看也不用多讲了,你就老实招供吧。"严慰冰见事已至此,抵赖也没有用,索性借这个机会把林彪家的丑事抖搂一番吧,便讲起她为什么要写叶群的匿名信的事由来。

原来叶群本名叶宜敬,在北京上过中学,抗日战争时期来到延安。叶群生活作风不好,婚前曾多次有桑中之约,来到延安后,又和林彪挂上了勾,挤走了林彪的夫人陕北米脂人刘某,她和林彪正式结了婚。初夜就选在叶群月事之期,林彪也被她瞒哄过去。叶群自从成为林彪夫人,颐指气使,后来随着林彪地位的上升,更是狐假虎威,令人反感,对于林彪前妻的女儿也是备加歧视。严慰冰看不惯,便来抱打不平,没想到铸成大案。

叶群结婚时是否还是个处女,本是个人生活小事,没想到却成了中央政治局要解决的一件大事。5月初,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所有的会议决议都已由毛泽东审定下来,政治局扩大会议要做的事就是按照毛泽东的决定,对这些决议表决通过。会议的主要议程是成立专案组,查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严慰冰写匿名信的事也就成为打倒陆定一的主要理由之一。会上为了"揭露"严慰冰和陆定一攻击林彪的"罪行",林彪还当众写了一个证明,证明叶群和他结婚时是个处女。这个证明在会上被宣读了,参加会议的许多人直想笑,但又笑不出来。堂堂国防部长当着这么多各路诸侯的面来证明自己的老婆的贞洁,岂不是大煞风景么。俗话说,屎不臭,挑起臭。林彪这么一证明,大家反都知道了叶群原来是这等货色。

中央政治局会议一结束,中央立即发出由毛泽东指定康生等人起草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这个文件因为是1966年5月16日发出的,也叫做5·16通知。通知在痛骂了彭真一顿后通知全党:

各级党委要立即停止执行《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全党必须遵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而过去和现在确有很多人是在做这种工作,这是异常危险的。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之后,彭真、陆定一、杨尚昆立即被软禁起来,北京市委被改组,吴晗被囚禁,邓拓自杀,全国政治气氛陡然紧张起来。这时,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也被迫自杀。

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陶铸原本在会议结束后即赶回广州,不料他被留了下来,中央领导要找他谈话,直至5月29日,他才心事重重地回到广州。他的夫人、广东省委书记处书记曾志好生奇怪,再三追问,陶铸才叹口气说:

"你不知道呀,中央决定调我当中宣部长。"曾志立即反对:"你不合适,中宣部长要理论文化,文字水平很高的同志担任,你胜任不了。"陶铸点点头说:"紫阳同志也认为我不太适合这个工作。"曾志果断地说:"你向中央提出辞职。"陶铸摇摇头说:"没那么简单,中央还要我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辞是辞不掉的。"曾志担忧地说:"你没有在中央工作的经验,现在又是这样的形势,我担心搞不好会栽大跟斗。"陶铸无可奈何地说:"可我是个党员啊。"曾志到此也无话可说,给他简单收拾了点行李,陶铸便乘火车北上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