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1回 救贺龙智布藏雄阵 保陈毅巧施脱壳计


话说江青看到10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的领导人照片上,邓小平站在毛主席跟前,不禁大怒,朝着前来参加中央文革碰头会的陶铸吼叫着:"这是见鬼了,邓小平的头怎么摸到陈毅身上去了?陶铸,你真会捣鬼,从哪里学来的换头术?"陶铸看着周恩来,周恩来翻着材料,似乎没有听见江青的话,可又马上合上材料,似乎是代陶铸回答:"现在开会吧,陶铸同志,你先说说吧。"陶铸是第四号人物哩,理当先讲。陶铸望望江青,好意地建议道:"江青同志在党政机关一直没有一个正式职务,这对于开展工作不利,

我建议在党政机关中,给江青一个正式的职务。"江青和毛泽东结婚后,当时中央政治局五大书记给江青立了个规矩,不许她干预政治,所以江青一直没有正式的党政职务。现在她虽然当上了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但还是希望在政治局和国务院有个正式的职务。周恩来是当年在延安给江青立规矩的五大书记之一,对江青进入政界,干预政治深感忧虑。康生、陈伯达、张春桥等人对江青职务的递升则各怀鬼胎。由于这些原因,中央文革碰头会的人一听说陶铸建议给江青一个正式的职务,都注意地听着陶铸建议的下文。只听陶铸缓缓地说:"我想请江青同志担任文化部副部长,联系工作也比较方便些。”

陶铸讲这话没有一点贬低江青的意思。多少上将、中将,戎马征战一生,战功赫赫,也还没摊上个副部长呢。江青要功无功,要学无学,当个副部长也算是破格提拔了。谁知江青听了大为生气,她原以为陶铸建议她当政治局委员或国务院副总理,没想到只是去当个副部长,她禁不住脸红耳赤地叫了起来:"亏你想得出,我怎么能干这种事情。”

周恩来知道江青野心很大,再说她的职务也不是他和陶铸能定的,便把此事用话岔开。谁知江青却不依不饶,挑起陶铸的毛病来:"陶铸,你总是说这个左派有毛病,那个左派是国民党党员,你不也是国民党党员吗?"陶铸见江青公然胡搅蛮缠,歪曲历史,气愤地斥责她说:"胡说,那些人是什么国民党党员,我是什么国民党党员,我是大革命时期奉党的命令跨党的国民党员,当时毛主席还是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周总理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你要是不懂,先去读读这段历史吧。”

自文革乱兴,江青这是第一次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训斥,顿时大喊大叫起来:"陶铸,你想镇压我!你敢给我气受,你等着吧!"陶铸也吼叫起来:

"这是共产党组织,你乱干涉,还要不要组织原则?"江青听了,顿时哭起来,陈伯达、康生忙跑过来解劝,又帮着江青和陶铸吵嚷,中央文革碰头会闹翻了天。最后还是在周恩来的说劝下,会场才平静下来,但江青从此和陶铸结下了仇。

中央文革碰头会散会以后,周恩来急匆匆地赶回西花厅。他没有进办公室,径直来到西花厅后面的一个院子里,这是他和邓颖超的起居之所。他推开一间房子的门,朝正在吃饭的两个客人问道:"贺胡子,住的怎么样啊?"那两位客人闻声转过头来,原来是贺龙和他的夫人薛明。

贺龙为什么住到西花厅来了呢?原来这都是叫林彪、康生害的。林彪在5月18日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话,集中讲防止政变问题。据林彪讲,毛泽东在1965年底至1966年5月,特别注意防止反革命政变,采取了很多措施;罗瑞卿问题发生后,毛泽东说过这个问题,彭真的二月汇报提纲提出后,毛泽东又找人谈这个问题;调兵遣将,防止反革命政变,在电台,广播电台、军队和公安系统都做了布置。毛泽东找人谈防止政变问题找的谁,林彪没有说。但要调兵遣将,那就少不了找林彪,林彪也乐得利用这个机会在军队等要害部门安插自己的亲信。

为了造成政变在即的恐怖感,以便进一步乱中夺权,林彪在这次讲话中,把中国历史上的政变历数一番,什么"玄武门之变"、"八王之乱"、"御河桥之变"、"商成逼宫"、"雍正谋位"等等,俨然是一位泛政变主义者。林彪的意思,无非是用政变吓唬毛泽东,让他把军权更多地让给自己,把军委中的陈毅、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贺龙、叶剑英六大元帅都打下去。

林彪的诡计还真没有白设。罗瑞卿、杨尚昆、陆定一、彭真由于是分掌总参、中办、中宣、首都四大要害部门大权,被打了下去。林彪诡计初步得逞,接着就把手伸向仍在军委的六大元帅。但这六人都是开国元勋,功高位重,林彪难以下手。正巧这时,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园里贴出了一张大字报,说贺龙、彭真勾结要在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驻兵,发动二月兵变。

林彪得到这个消息后心中暗喜,这张大字报是一颗炮弹,扔到哪里哪里就炸。但要把大字报变成炮弹还得加加工。自己身为副统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好亲自出面,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康生。此人是制造"莫须有"罪名的专家,只要他一张嘴,关羽也能被说成是奸臣。于是,林彪立即让叶群给康生打电话。康生正要午睡,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他嘴里骂了一句"谁这么讨厌,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电话",拿起耳机,不耐烦地问:"谁呀?啊,是叶群同志。"康生的脸上立即堆起笑容,嗯啊哈地听起电话来,最后保证道:"请转告林副主席放心,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放下电话,康生满脸浮现着得意的神色,又一个在林彪身上下本的机会来了。他立即把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党委书记郭影秋召到钓鱼台,中国人民大学校长是革命元老吴玉章,他年高体衰,不常到校,实际校务由郭影秋主持。此年5月,以彭真为首的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解散,以陈伯达、康生、江青为核心的中央文革小组成立,郭影秋被调到北京新市委任书记,又代表华北局参加文革小组。

郭影秋被召到中央文革驻地后,康生当着许多人的面,劈头质问道:"郭影秋,关于二月兵变的大字报,你知道不?"郭影秋点点头。"知道。"康生冷笑一声说:"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汇报?"郭影秋镇静地说:"这张大字报纯属子虚乌有。这事我知道的最清楚。当时北京卫戍区奉中央军委命令,为了加强战备工作新组建了一个团。但这个团的营房还没有盖起来,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就是在朝鲜战场率军血战铁原,掩护西线志愿军大部队转移的那位英雄军长)和我商量,能不能暂时借用一下人民大学的学生宿舍让这个团的官兵住一下。当时人民大学的许多学生下乡参加四清去了,很多房子空着。但我考虑到,校园里驻兵影响学校正常秩序,所以就拒绝了。后来这个团借用其他部队的宿舍安置下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根本不存在二月兵变的事情,所以也无须汇报。”

郭影秋可不是一般的文人,他是历史学家,著有《李定国》等晚明历史专著多本。同时他又是一员儒将,曾任军政委、剿匪司令等高级军职,所以在康生的突然袭击面前,镇静自若,把话讲得透彻明白,竟使康生无话可讲,大丢面子。康生十分恼火,指使一些学生揪斗郭影秋,把郭影秋从中央文革小组赶了出来。不料郭影秋个人修养极好,待人和气,勤政廉洁。有晚他的夫人突患疾病(郭夫人也是高级领导干部),郭影秋一不叫车,二不喊人,自己背着夫人跑了五、六里路到海淀医院。医院领导大为吃惊,赶紧打电话叫人民大学派车来接。这郭影秋廉洁如此,对教授又非常关心,每月必看望所有教授一次。他对工人也亲如家人,每星期必和工人一起劳动一天。所以人民大学教授工人都非常喜欢这位温文尔雅的校长,一些学生受康生挑拨起来揪斗郭影秋,大部分学生都反对这样做,全校大部分工人和学生立即成立战斗组织保护郭影秋,为此两派学生在人民大学广场召开万人大会,彻夜辩论。会上,保护郭影秋的多数派据理反对揪斗郭影秋,全校工人和从乡下赶来的京郊农民(郭影秋在这里搞过四清)嚷着要把揪斗郭影秋的学生带到乡下去监督劳动,会场气氛非常紧张。

郭影秋是邓小平的老部下,邓小平听说人民大学学生辩论郭影秋问题,连忙赶来参加,从晚八时一直听到第二日黎明。最后邓小平讲话,他一口否认了二月兵变的事情,"二月兵变没有这个事,当时是新成立的一个团没房子住,跟人民大学借房,郭影秋同志没有答应,就是这么一件小事,不存在二月兵变的事。我们的军队是毛主席指挥的军队,谁都调不动,彭真也调不动,没有这回事。至于郭影秋同志,我是了解的,大家也都了解,是个好同志嘛。群众的眼睛是最亮的嘛!"邓小平的话博得了会场上数万人的掌声。

"不存在二月兵变的事",这个消息一下子澄清了谣传。康生听了急了,也跑到北京师范大学的会场上去讲话:"二月兵变是千真万确的事,是彭真策划的,他和一些人有勾结,调动部队,在学校驻兵,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本来已经平息了的谣传叫康生这么一讲,又沸沸扬扬地流传开来了,各种简报、汇报如雪片般送了上去。康生又指使一些人把所谓的"二月兵变"和贺龙扯到了一起,他向一些亲信授意说:"二月兵变的后台是贺龙,他主持国家体委的工作,把体委变成兵变的大本营,给体委发了枪,发了炮,炮安在什刹海,炮口对准中南海,还在北郊修了碉堡。"体委确实有枪,但都是体育比赛用枪。凡是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用体育比赛用的枪支发动兵变无异于天方夜谭。但康生为了陷害贺龙,根本不管这些了,只要能安上的罪名,就捕风捉影地往贺龙身上栽。周恩来知道林彪、康生居心不良,为防不测,干脆把贺龙接到了西花厅住下。贺龙夫妇正在吃饭,周恩来进来后,他们站起来,周恩来忙让他们坐下,关心地问道:"住得怎么样用?"贺龙不安地说:"好是好,只是连累你了。"周恩来摇摇头说:"胡子,你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两人正聊着天,秘书推开门匆匆进来报告说:"总理,事情不好了,贺老总住在这儿的事不知怎么让他们知道了,林办打来电话追问呢。"贺龙一听"霍"地站起来说:

"总理,你这儿我不能住了,我贺龙牺牲了没有关系,总理你可不能倒下去。只要你还当着总理,中国就有希望。"周恩来厉声命令贺龙坐下:"慌什么,你先在这儿住着。我给你安排一下,安排好了你再走。"贺龙听了只好乖乖地坐下来。

周恩来回到办公室,用电话召来北京卫戍区司令傅崇碧,吩咐道:"小傅,贺老总现在遭了难,你能不能找个地方先把他藏起来,别让红卫兵把他揪走。"傅崇碧想想说:"有,在西郊有一个小院子,就让老总先住那里吧。"周恩来挥挥手说:"走,咱们看看去。”

周恩来的大红旗轿车沿着西长安街、复兴门内大街、复兴门外大街、复兴路往西开去,街上是一群群狂呼乱喊的红卫兵队伍,许多队伍还打着红旗行进着。周恩来看看他们身上背的背包,知道是外地来北京串连的红卫兵。现在,北京每天都有近一百万的外地红卫兵,大中小学都住满了,北京市的街道办事处都被动员起来接待红卫兵,这些都是毛主席请来的客人,一切都由国家免费供给,国库里本来不多的钱又花去了一大把。周恩来心里直叹气,灾难啊,民族的灾难!但是他对此毫无办法。身为国家总理,他能做的也只是巧妙地和文革小组周旋,尽最大的可能减小这场灾难。

汽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最后在西郊群山里的一个小院落前停了下来,这里茂林修竹,从外面看不见院落。院子里整洁得很,房子不算很好,但作为避难之所也完全可以了。周恩来很满意,叮嘱傅崇碧:"这里驻上一个加强连,一定要保证贺龙的安全。"傅崇碧说:"总理你放心吧。红卫兵是绝对不会从这里抢走贺龙的。但是中央派人来要呢?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周恩来叹口气说:"我明白,只要挡住了红卫兵,你就完成了任务。”

布置好了避难之所,周恩来连忙回到西花厅。贺龙问道:"总理,我可以走了吗?"周恩来点点头,难过地说:"胡子,你要保重噢。"贺龙点点头,和夫人薛明钻进汽车里,随傅崇碧而去。

贺龙搬家的事,立刻让林彪知道了,他立即下令逮捕贺龙,立专案审查。周恩来见事情捅开了,索性向毛泽东建议,由北京卫戍区成立特别监狱,把已被打倒分散看押的高级领导干部集中起来,由部队进行看护。周恩来最担心的是这些老干部分散各处,警卫混乱,以致被无法无天的红卫兵抓去。如果发生这样的事,这些老干部说被打死就打死了。如果把他们集中起来看护,就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相对安定的生活环境,虽然照样不自由,但人身安全总可以得到保证了,然后再等待时机,把他们逐步解放出来。这本来是周恩来想出来的保护老干部的计策,没想到却也正合了毛泽东的心意,一口赞成,并责成周恩来组织实施。周恩来立即把傅崇碧找来,要他组织特别监狱,告诉他特监的政策是名为特监,实为看护。傅崇碧完全领会了周恩来的用意,在北京城西的什坊院找了一所小山环抱的小院作为特监。特监里有一座二层小楼,小楼前后有两个院子,前院驻有一个连,后院沿墙的平房就是监所。平房都编上号数,每间住一人,他们是:

1号陆定一2号黄克诚3号谭政4号彭德怀5号孔原6号彭真7号马明芳8号王尚荣9号班禅·额尔德尼10号荣高棠11号孟用潜12号万里13号陈克寒14号冯基平15号罗瑞卿16号邓洁17号李井泉18号赵建民19号贺龙20号刘仁21号陈再道(暂空)

22号郑天翔23号赵凡24号林枫每间囚室为12平方米,里面有一床一桌一椅,囚室朝院子的墙上有一门一小窗。小窗都已钉死,而且糊上了白纸,窗子下方有一小洞,挂着巴掌大的窗帘,供警卫战士们观察。

按照周恩来和傅崇碧的命令,没有卫戍区的命令,任何人也无权把特犯们拉去批斗,即便被拉去批斗,警卫连队也必派干部带数名战士相随监护,一是防止他们被打,二是批斗结束立即带回特监。

特犯们被集中到这里后,环境安全稳定,和战士们一起吃食堂,病了有警卫部队的军医治疗,总算松了一口气。除个别人外,后来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活了下来,走出特监,重新走上工作岗位,许多人和警卫战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是后话,暂且按下。

且说周恩来得到傅崇碧的报告,知道特监里的一切都已安排好了,但他还不放心,要坐车到什坊院去看看,亲自检查一遍。秘书跑来报告:"红卫兵已经冲到人民大会堂门口了,要揪斗陈毅。"周恩来生气地说:"打倒了贺龙,还要打倒陈毅。只要我还当着总理,就不能让他们揪走陈毅。"陈毅、李先念这时正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周恩来从自己在大会堂的办公室走出来,找到傅崇碧,让他布置部队加强戒备,自己带着陈毅来到大会堂门口。

红卫兵一看陈毅出来了,高呼起口号来:"打倒陈毅,陈毅是个黑帮。"陈毅说:"红卫兵小将们,毛主席的话你们听不听?"红卫兵们大声斥责说:

"陈毅,你不要狡辩,你执行三和一少的修正主义外交路线,你必须跟我们回去,交待你的罪行。"陈毅说:"咱们先学段毛主席语录吧,我领着念。"红卫兵们安静下来,听陈毅念毛主席语录。陈毅一字一板地朗诵道:"毛主席教导我们,陈毅是个好同志。"红卫兵们大哗,大喊口号:"陈毅伪造毛主席指示,罪该万死。”

周恩来张起两手往下压压,高声说道:"红卫兵小将们,陈毅同志刚才朗诵的确实是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大家对陈毅同志有意见,可以提,可以反映。现在毛主席交给陈毅同志一个重要的工作任务,请大家不要干扰他的工作,不要干扰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大家请回吧。”

红卫兵们听了周恩来的劝解,虽觉有理,但意犹未尽。忽然一个头头振臂一呼:"陈毅必须跟我们回去交待罪行,不揪出陈毅誓不罢休,冲呀!"这个头头一声令下,红卫兵们跟着往大会堂门口冲去。

周恩来见他们蛮不讲理,大为恼火,大喊一声:"站住!"他往前走了几步,大义凛然地宣布:"你们要揪陈毅,就从我的肩上踩过去。"红卫兵们过去见到的周恩来,都是满脸笑容,和大家一起唱歌,吃饭时还掰一块馒头把粥碗擦净,哪见过他雷霆大怒的情景。这时只见周恩来脸色铁青,眼睛喷射着愤怒的火焰,端着左臂站在他们面前,完全是一副舍生取义的伟人形象。红卫兵们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悄悄地溜下台阶。周恩来一转身,带着陈毅进了人民大会堂。

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周恩来突然感到一阵头晕,不由得身子往下倒去。秘书们忙扶住他,叫来医生。医生一检查,连说:"不得了,是心脏病犯了。"立即就地抢救,周恩来很快脱离了危险。医生不满地问秘书:"总理今天连续工作多长时间了?"秘书叹口气说:"什么今天呀,他从昨天到今天,连续十八个小时没有休息了。"医生气恼地责备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让总理休息会儿,这病完全是累出来的。"秘书们叫医生骂了一通,个个无言可对,只有相对苦笑。周恩来解释说:"你别怪他们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他说完就要爬起来去办公,医生忙按住,严肃地说:"我今天要造你一点反了。你重病在身,得听我的。躺着,别动。"周恩来只好躺下,让秘书把傅崇碧找来。傅崇碧进来后,周恩来气喘吁吁地说:"小傅呀,陈老总的事我交给你了,过几天他要去北京饭店开会,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啊!"傅崇碧使劲地点点头说:"总理,都在我身上,你就放心吧。”

江青听说红卫兵没有揪出陈毅,大为不满,把他们批了一顿,又给他们透露了陈毅要去北京饭店主持记者招待会的机密,最后叮嘱说:"这次可不能落空啊!只要揪出了陈毅,你们就立了大功,以后论功行赏起来,你们至少都是部长。"头头们听了,很是鼓舞,决心这次抓住陈毅。他们回来以后商量了一番,在北京饭店布置了一些人做眼线,大队人马藏在附近的一个机关里,单等陈毅到时开始行动。

来了。先是北京卫戍区的几辆中吉普驶来,从车上下来一群高高矮矮的、胖胖瘦瘦的军人,一色的红领章,红帽徽,分不出谁是军官,谁是士兵。这些军人下车后,匆匆地走进了北京饭店。红卫兵们知道,这是预先布置警卫工作的卫戍区军队,陈毅马上就要到了。果然,不一会,一辆大红旗在一辆中吉普的陪伴下到北京饭店门口。红卫兵们正想行动,不料想来了两卡车的士兵,把北京饭店门口围起来,红卫兵头头稍一犹豫,就看见陈毅戴着大口罩和墨镜从红旗钻出来进了北京饭店。

完了,现在只有等陈毅出来时在路上截他了。北京饭店的会好容易散了,陈毅在一些军人的陪同下走出饭店钻进红旗,车子随即开动,在一辆中吉普的护卫下离开北京饭店。原来先到的那批军人却迟迟没有出来,可能是认为已经完成了警卫任务,这时正在休息吧。红卫兵头头见陈毅座车警卫力量单薄,正好可以下手,忙命令按计划行动。陈毅的座车行驶在大街上,突然一队红卫兵横穿马路,座车被迫停了下来。那队红卫兵这时却不过马路了,哗啦一下子围过来把座车团团围住,打开车门,把陈毅拉了出来。一个红卫兵头头一把揪掉陈毅脸上的墨镜和口罩,原来此人不是陈毅,只是个和陈毅个头、体态相似的军人。这位军人厉声斥责他们:"这是中央军委的车子,我身上带有林副主席的批件,你们怎么敢拦我,还要不要脑袋?"红卫兵们捉鸡不成蚀把米,怕耽误了中央军机大事要当反革命,赶紧赔礼道歉,那位军人让秘书记下了他们的名字,然后悻悻地上车走了。陈毅哪里去了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