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3回 叶剑英断掌京西馆 谭震林怒争怀仁堂


话说毛泽东接见刘少奇后仅过了三天,周恩来即于1月16日深夜给王光美打去电话,要他们准备经受严酷的考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刘少奇原想通过家里的电话和周恩来保持联系,以便及时了解中央的精神。谁知第二天,几个人走进刘少奇的家,二话不说,拆掉了电话。刘少奇和政治局的唯一联系渠道被切断了,此后刘少奇和王光美仅靠几个孩子骑车出去搜集传单了解局势的发展。

这时全国的大动乱进一步升级,上海发生了大夺权事件。在这场反革命政变中,新冒出来一个打砸抢的明星人物,此人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王洪文。王洪文曾在部队混过几天,表现平平,转业后在上海一个纺织厂的保卫科当干事。他胆大妄为,野心极大。文化大革命浊浪一起,他觉得这是混水摸鱼的好机会,遂联系一班和自己臭味相投的青年工人陈阿大、潘国平、黄金海等三十多人于1966年11月6日成立"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简称"工总司"),王洪文自任司令。11月9日,"工总司"在上海文化广场召开万人大会,正式亮相。为了让中央和上海市委承认其组织的合法性,王洪文率"工总司"群众冲进上海火车站,强占列车,北上请愿。列车行至上海附近安亭站时,被铁道部下令阻留,王洪文遂率其死党在安亭卧轨拦车,沪宁铁路被切断三十余小时,造成了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破坏铁路交通的特大恶性政治刑事犯罪事件。

安亭事件发生后,陈伯达大耍两面派,一面通知上海市委要顶住,一面又派张春桥南下和王洪文等"工总司"头头达成五点协议,公开承认"工总司"是合法组织,顿使上海市委处于被围攻的状态。

"工总司"的许多成员原是在本单位不好好上工,专门混日子的一些人。上海广大工人眼见张春桥竟批准"工总司"是合法组织,对此极为不满,耻于同"工总司"为伍,便宣布成立全市性的工人群众组织--上海工人赤卫队。赤卫队成立后发展极快,很快便拥有80万人,上海各工厂的生产骨干、工作骨干、劳动模范几乎全部加入了赤卫队。可是"工总司"上有中央文革的支持,张春桥直接插手指挥"工总司"的行动,下有王洪文等一班流氓无赖带头闹事,这些人不喜欢干活,可专会搞打砸抢,因此"工总司"人数虽少,气焰却非常嚣张。"赤卫队"呢?人数虽然很多,但没有中央文革的支持,消息不灵,这些老工人老模范过去只知埋头干活,最讨厌打砸抢。两相比较,"工总司"搞起武斗来反处处占上风。1966年12月29日,在张春桥的告密和指挥下,王洪文调集"工总司"十万人向在康平路一带集中的"赤卫队"发动攻击,"赤卫队"完全没有防范,被打得落花流水,康平路上,到处是鲜血。上海工人阶级自1927年4月12日在宝山路遭蒋介石大屠杀后,今天又遭到了工人阶级的敌人的血腥镇压。

康平路事件发生后,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一伙完全掌握了上海市的权力,上海市委和华东局的主要领导人陈丕显、曹获秋被打倒,上海市委、市人委被停止工作,大批干部被抓被斗。这就是当时被称为"一月风暴"的上海夺权事件。

上海"一月风暴"事件在全国造成了几个第一。第一个成立了除红卫兵以外的其他群众造反组织,第一个破坏交通运输的特大恶性事件,第一个夺取人民政权的反革命政变。在上海"一月风暴"的影响下,全国各地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青海省是我国对犯人进行长期劳动改造的主要基地之一,历年被释放安置在省区就业的劳改释放犯竟组成所谓的"红囚兵"反革命组织,杀气腾腾地武装攻击中共青海各级领导机关,告急电报频频传到中央。全国各地都出现了武斗和夺权,秩序一片混乱。

毛泽东得到这些报告后,立即把周恩来找来,兴奋地说:"我在前些天就说过,上海力量起来,全国就有希望,它不能不影响到整个华东,影响全国各省市。这场夺权斗争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是一场大革命。现在夺权斗争进行得怎么样了啊?"周恩来回答说:"一派组织夺了权,另一派又去夺,就那么夺来夺去的。"周恩来的回答使毛泽东明白了,全国已陷于一派混乱中。虽然他是主张大乱的,但有些部门却决不容乱,特别是军队。他颇为焦虑地问道:"军队的情况怎么样?"周恩来焦虑地说:"冲击军队的事连续发生,许多军队高级干部家里被抄,机密文件被抢走。军队院校学生要求开十万人大会,批斗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等同志。"毛泽东"哦"了一声,没有说话,使劲地抽烟喝茶。

周恩来鼓起勇气,向毛泽东说:"主席,我有个担忧。"毛泽东瞟了周恩来一眼说:"讲嘛。"周恩来字斟句酌地说:"我担心,陈毅、徐向前、叶剑英、聂荣臻这几个老帅一倒,林副主席的担子就重了。"响鼓不用重锤,周恩来一席话提醒了毛泽东,他确实担心林彪的担子"太重",扳着手指头一个个地评说起老帅来:"叶剑英,吕端大事不糊涂啊,长征路上,多亏他通风报信,你我才没有人头落地。陈老总,心直口快,从来不在后面搞小动作。向前同志的党性强啊,张国焘要陈昌浩在草地解决我们,是他出面阻止四方面军打我们。聂老总,是个大厚道人啊,顾大局,不揽权。这几位老帅谁也不能动,军队也不许去冲击,让剑英搞个东西发下去吧。”

叶剑英得到通知后,立即主持召开了军委常委会,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几位副主席一致提出,要稳住军队,军队不能乱。会议结束后,叶剑英、聂荣臻一起去找林彪汇报。叶剑英说:"我们几个军委常委议了一下,军队要搞个法,要搞个命令,军队的运动要有个限制,不能把军队搞乱。"林彪点点头说:"我在出汗,你们就搞个命令发下去吧。"叶剑英和聂荣臻回来后,立即和陈毅、徐向前商量,起草了个命令发给全军,命令军队不能搞大民主,不能成立战斗队,不能搞串连。

但是,军委的命令下达后,军队照样被冲击,司令员照样被揪斗。各大军区的司令员纷纷来到北京,叶剑英把他们都安排在京西宾馆避难。北京驻军的许多领导干部被揪来斗去,档案被抢,文件被抄,武器丢失,通讯不灵。军委秘书长叶剑英,军委文革小组组长徐向前打电话向中央文革小组江青报告。每次电话打去,秘书不是说江青不在,就是说江青刚吃完安眠药入睡。叶剑英、徐向前再打电话给林彪;林彪的秘书总说"首长在出汗"。眼见得局势越来越混乱,叶剑英、徐向前请来陈毅、聂荣臻、刘伯承商量。陈毅生气地说:"不就是个三连连长吗,闯!"大家也都觉得这个主意好,叶剑英说:"就这么定了,我去闯!"徐向前把他拦住:"你是军委秘书长,在家坐镇,我去闯宫。我是军委文革组长,我去最合适。"大家也都觉得徐向前去比较合适。临出发前,除毅拍拍徐向前的肩,关切地说:"你要当心些啊!"徐向前带上秘书,坐着红旗车直奔毛家湾,林彪的警卫秘书见是徐帅亲来闯宫,不好阻挡,客气地领他进了会客室。林彪和陈伯达正在会客室里交谈。徐向前一坐下,便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现在军队很混乱,这样乱下去不行,要是出了乱子,无法向主席交待。"林彪听了眉毛一挑,问徐向前:

"那你的意见是怎么办呢?"徐向前果断地说:"要搞几条正式规定,不许成立战斗组织,不许随意揪斗领导干部,不准夺权。"林彪听着,连连点头,原来他也怕军队出事,毛泽东追查下来,他吃罪不起。徐向前讲完后,林彪说:"我同意你的意见,军队不能乱,军委发一个文件,内容就这样吧……"秘书在旁边打开记录本,林彪口授文件内容:"一、必须坚决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二、一切指战员必须坚守岗位,不得擅离职守;三、不允许任意抄家,封门;四、一切外出串连的军人和职工一律返回部队;五、今后一律不许冲击部队;六、不许冲击战备系统,不许冲击保密系统,严禁强索档案资料,有关文化革命的资料一律封存;七、军以上机关应按规定分期分批进行文化大革命,军师团营连和军委指定的单位一律进行正面教育。"林彪口授完文件要点后,问徐向前:"你看还有什么补充的吗?"徐向前摇摇头说:"没有了。"林彪说:"那就请秘书整理一下,另外请剑英、荣臻两位老总来一下,咱们当场定下来。"陈伯达对林彪口授的这些要点很不满意,但又不好反对,便起身告辞,向江青告状去了。叶剑英、聂荣臻得到通知后都赶来了,这时秘书已经根据林彪的口授内容写好文件的初稿,在林彪主持下,徐、叶、聂一起讨论了一下,认为七条内容很好,一致表示赞成。林彪笑笑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了,那就还请三位老兄去钓鱼台征求一下中央文革的意见吧。”

中央文革小组已接到了林彪的电话,周恩来闻讯也赶来了,徐向前半路又把陈毅拉上,四位军威赫赫的老帅再加上在军界享有极高威信的总理,一下子把中央文革的气焰压下去了。徐向前讲完文件起草的经过后,江青冷冷地讥讽道:"向前同志老了,不能工作了。"但由于这个文件是林彪口授,又是讲军队问题的,中央文革小组的那些人不敢在这个禁区胡闹,所以文件很快获得通过。陈伯达把文件一把塞到徐向前口袋里,厌烦地说:"好了,文件已经通过,你快走吧。”

徐向前告辞出来,又驱车到了毛家湾,把文件交给林彪,林彪当即把文件呈报给毛泽东。很快,毛泽东的批示下来了。把文件交给集中住在京西宾馆的各大军区司令们讨论一下,将军们讨论后,认为还应再加上一条"各级高级干部要严格管教子女,不要让他们参加社会上的打砸抢"。徐向前根据将军们的讨论,又进一步修改了文件,形成了"中央军委八条"。文件定稿后,林彪又看了一遍,觉得没有问题了,便和徐向前一起驱车去中南海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接过文件,看了几遍,点点头说:"很好,照发。"他拿起红铅笔,在文件上批写道:"所定八条,很好,照发。"林彪接过批件,感动地说:"主席,你批了这个文件,真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啊!"徐向前心里明白,林彪这次不是故意表演,他主持军委工作,军队乱了套,他无法向毛泽东交待。

从毛泽东的住处丰泽园出来,已是1月28日深夜了,徐向前连夜把文件发了下去。

"军委八条"下达后,部队的混乱情况稍微有所好转,但不久由于林彪和江青的操纵,又开始乱了起来。林彪想通过混乱,把老帅及一、二、三、华四个野战军的主要干部挤出军队,让四野的干部独揽大权。江青在军队中没有底子,她想通过乱,把一批造反派安插进军队,掌握军权,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操纵一些人继续冲击军事机关。

地方上的情况更为混乱,张春桥在上海夺权后,把上海的政权更名为上海人民公社,这马上在外交部引起了反响。如果国家的体制发生变更,马上就面临着国际社会的重新承认问题。上海几十万人民不满意张春桥的蛮横和霸道,掀起了炮打张春桥的运动。张春桥搬出中央文革小组的牌子,出动四个连的武装部队镇压了这场运动。陈丕显、曹获秋在危急中被东海舰队司令陶勇接到舰队设在上海的基地内保护起来。在上海"一月风暴"的鼓动下,全国各省市都在夺权,原来的大批领导干部纷纷被打倒。中央各部的部长们大都被揪斗,工厂停工停产。周恩来挺身而出,指示国家计委发出通知,要求工厂不要停产闹革命,红卫兵不要到工厂串连。通知还没有发出,起草指示的国家计委负责人谷牧被揪斗,连批三天。林彪在一个会上公开骂"工交战线比文教战线更坏",结果导致国务院抓生产的干部都被揪斗,只有余秋里还能坚持工作。余秋里在战争年代失去了一条胳膊,所以被人们称为"现在抓生产的只剩下一只胳膊了"。

这时,康生又操纵一些人把1937年经党中央营救集体出狱的薄一波等六十一名高级干部打成叛徒集团。由于张闻天、王稼祥当时参与了集体决定,康生又指使一些人把他们监禁起来,反复逼供,叫他们承认这件事是刘少奇决定的。张、王坚持事实,说明情况,康生根本不听,又准备把经过周恩来营救从新疆盛世才监狱出来的干部打成叛徒集团,以便顺藤摸瓜,搞倒周恩来。天安门城墙上已经出现了攻击周恩来的大标语。

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李先念等几位元老眼见奸雄得逞,国贼祸乱,个个忧心如焚,都来找李富春。陈毅着急地说:"富春啊,这些家伙要把几个副总理和老帅打倒,下一步就要打倒周总理了,这一定是反革命要搞垮我们的党,我们不能不管啊!"谭震林气愤地说:"把毛主席架空了,国家就要大乱了,半个世纪千百万人民大众,无数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无产阶级天下要被断送了。"李富春一拍桌子说:"要管,不能让他们这样胡来。"谭震林说:"我当着主席的面已经骂过江青一次了,我还要骂她,看她能把我怎么样!"叶剑英焦虑地问大家:"陈丕显同志来了没有?他留在上海是很危险的。"谭震林一拍胸脯说:"下次开碰头会,我问张春桥,一定叫他把丕显放出来。”

说话间又过去了十几天,日历撕到了2月13日,这一天是预定的中央政治局开碰头会的日子。原来自1966年秋以来,经毛泽东决定,组织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决定党和国家的大事。政治局碰头会的成员有周恩来、陈毅、叶剑英、徐向前、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余秋里、谷牧、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王力、关锋、江青。每次开会,周恩来坐在长桌的一端主持会议,一侧坐的是政治局元老,一侧是中央文革小组,阵线分明。

2月13日的中央政治局碰头会也和往日一样,周恩来总理坐在长桌的一端主持会议;他的右侧,一溜排坐着陈毅、叶剑英、徐向前、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余秋里、谷牧。他的左侧一溜排坐着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关锋。双方互相敌意地对视一阵,便都打开文件夹,准备开会。

周恩来宣布会议开始,叶剑英首先站起来讲话,他严厉地质问坐在对面的陈伯达一伙:"你们把党搞乱了,把政府搞乱了,把工厂、农村搞乱了你们还嫌不够,还要把军队搞乱。你们这样搞,想干什么?"徐向前也激怒地拍着桌子,痛斥陈伯达一伙说:"军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支柱,把军队搞乱,还要不要支柱啦。我们老了,都不行了吗?难道你们要蒯大富这样的人指挥军队吗?"陈伯达、张春桥这些人青云直上,给娇宠坏了,没想到今天坐在了被告席上。他们叫老帅们一阵猛轰,个个张口结舌。陈伯达结结巴巴地说:"我是个小小老百姓,我劝你们要读点书,看点报;努力跟上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叶剑英立即嘲讽地说:"我们不读书,不看报,也不懂得什么是巴黎公社的原则。你们把上海改名为上海公社,这样大的事,涉及国家体制,不经政治局讨论就擅自改名,你们眼里还有党中央吗?请你们解释一下,什么是巴黎公社的原则?你们干的这一套又是什么原则?革命,能没有党的领导吗?能不要军队吗?”

开完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几个老帅又来到京西宾馆开军委常委会。部队报了很多材料。有的司令员被揪斗犯了心脏病倒下去了,也不把人放回来。叶剑英看完这些材料,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他愤怒地骂道:"野心家!国贼不除,国无宁日!"徐向前也激怒地掀倒桌子,怒吼道:"我们搞了一辈子军队。人民的军队,难道就叫他们几个毁掉吗?"陈毅也怒冲冲地大发脾气,聂荣臻坐在一旁,大声说:"得跟他们斗,不能就这么完了。”

大家发了一通脾气,坐下来研究问题,叶剑英这才感到手掌钻心般的疼,聂荣臻忙唤来军医诊治,原来是因拍桌子时过分使劲,把掌骨拍断了。

过了几天,也就是2月16日,中央政治局碰头会又开会了,开会地点照例还在怀仁堂。下午三时,参加碰头会的谭震林来到怀仁堂门口,正好碰上赶来的张春桥。谭震林把他叫住,问道:"陈丕显同志来了吗?"张春桥三角眼一转狡猾地说:"群众不答应啊。"谭震林知道他在推托,训斥他道:

"什么群众?党组织可以做工作嘛。"张春桥两手一摊,轻巧地说:"党?党不管用了。在上海,科长以上的干部统统靠边站了。"谭震林指着张春桥的鼻子骂道:"原来打击一大片,都是你干的好事!”

碰头会开始后,谭震林又问张春桥:"为什么不让陈丕显来京?陈丕显从小参加革命,是红小鬼,他有什么问题?"张春桥推托说:"群众不答应,我有什么办法?"谭震林打断他的话,斥责道:"老是群众,什么群众,不要党的领导,老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这是什么?这是形而上学!你们的目的,就是要把老干部一个一个打光。四十年的老革命,落得家破人亡。清华大学蒯大富是个什么东西,搞了个百丑图。这些家伙,就是要把老干部统统打倒。这一次,是党的历史上斗争最残酷的一次,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

谭震林越说越气,愤怒地站起来,穿衣服,拿皮包,朝陈伯达一伙吼道:

"照这样,让你们这些人干肥。我干不了。砍脑袋,坐监牢,开除党籍,也要斗争到底。”

周恩来见谭震林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忙唤住他:"回来,不要走。"陈毅也叫住他:"不要走,要在里面斗争。"谭震林又回来坐下,朝对面的那一溜人直瞪眼。

陈毅接着发言,他斥责林彪、陈伯达这一伙人说:"这些家伙上台,就要搞修正主义。过去在延安有人整老干部整得很凶,延安抢救运动整错了多少人,到现在还有意见。这个历史教训,不能忘记。那次挨整的还有我们这些人。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谁是反对毛主席的嘛。以后还要看,还会证明谁是反对毛主席的。”

陈毅还没有讲完,叶剑英插进来说:"老干部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

对犯有错误的干部,我们党向来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哪有随便打倒的道理。照这样,人身都不能保证,怎么去做工作。"余秋里拍案响应道:"叶老总讲得好啊!许多干部被揪来斗去,这样对待老干部怎么行?照那样干法,我就不去!"谢富治辩解道:"你不要和泥。"李先念斥责谢富治说:"老干部都打倒了,革命靠什么?联动怎么是反动组织哩?十七八岁的娃娃,都叫你当反革命给抓了。”

谭震林听到大家愤怒斥责林彪、江青一伙迫害干部的罪行,眼圈有点红了,拍着桌子吼道:"我从来没有哭过,现在哭过三次,哭都没有地方哭,跟前又有秘书,又有孩子,只能背地流眼泪。"李先念跟着吼道:"我也哭过三次,前不久总理主持开会,讨论抓生产,我们都来齐了,就是不见'一只胳膊'来。一问,才知余秋里同志被人揪走了,总理哭了,我们三个副总理都哭了。”

陈毅这时又开了一炮:"在延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还有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这些人,还不是拥护毛泽东思想最起劲的,他们没有反对毛主席。现在有人要整总理,在延安,总理不是挨整吗?”

周恩来问康生:"红旗十三期社论你看了吗?"康生推托说:"我没有看。"周恩来气愤地说:"这么大的事,把老干部要统统打倒,为什么你不叫我们看看?"康生被问得无话可说。

怀仁堂里老将军们怒斥奸雄时,王力、张春桥紧张地作着记录。会议一散,他们立即根据记录搞个发言摘要送给江青,江青又马上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看完报告大怒,指示江青等人:"要抓军队,要抓地方,经济上要抓铁路、煤炭,要保邓小平。”

第二天,也就是2月18日晚,毛泽东把中央政治局碰头会议成员召来,大发脾气说:"你们要搞宫廷政变,你们就要刘、邓上台。中央文革小组执行十一中全会的决议,百分之九十七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反对他们。十一中全会你们都举手通过了,为什么执行起来有抵触呢?”

讲到这里,毛泽东喊了一声在场的叶群,对她说:"你回去告诉林彪,他的地位不稳。"说完了又恼火地盯着陈毅等人说:"陈伯达、江青不行,那就让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把陈伯达、江青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和林彪带着叶群,再上井冈山打游击。”

毛泽东脾气发够了,丢下一句话走了:"恩来,你来主持,处理中南海怀仁堂的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