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4回 赵永夫迎斗狂囚团 王光美舌战批斗会


话说毛泽东听了江青的汇报后,把大闹怀仁堂的老将军们找来大骂了一通,并要周恩来主持会议,处理中南海怀仁堂事件。周恩来是完全站在老将军的立场上的,他怎么会去处理他们。但毛泽东交下话来,不得不处理。他只好召开会议,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批评要注意方式方法"的话,转述了毛泽东对这几位老帅多次肯定和赞扬的话,想以此保他们过关。反正毛泽东也没有明确说怎么处理,也不能说他处理不对。但是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组不干,他们认为这是把几位老帅和副总理搞下去的好机会。搞掉老帅,林彪可以完全掌握军权,毛泽东将不得不完全依赖林彪。搞掉几位副总理,中央文革小组可以进入政治局和国务院,掌握军政大权。两股野心家们各自心怀鬼胎,在打倒老帅和副总理这一点上走到一起来了。林彪、陈伯达亲自出马,组织围攻。谢富治带头攻击,其他人紧紧跟上。江青、陈伯达又策动清华大学的蒯大富、地质学院的王大宾、北京航空学院的韩爱晶带领造反派揪斗陈毅、谭震林等老帅。周恩来挺身而出,不计后果,千方百计地保护他们。他警告造反派:"谁要在路上拦截陈毅同志的汽车,我就要挺身而出。你们今天要冲大会堂,我一定要出席,并站在大会堂门口,让你们从我身上跨过去。"这段时间,周恩来经常是日夜工作,不得休息。就在这时,邓颖超又惊闻周恩来的秘书们集体造反,把大字报贴到了周恩来的办公室门口。她又急又慌,赶忙跑去看大家都给周恩来提了些什么意见。西花厅的门口已围了几个人,邓颖超一眼看出是几位老帅,他们大概是来向周恩来汇报工作的。邓颖超走过去,叶剑英回头看见了,赶忙招呼:"大姐快来看,总理的秘书们造总理的反了。"邓颖超三脚两步地走到大字报跟前,只见大字报上写道:周恩来同志:我们要造你的一点反,就是请求你改变现在的工作方式和生活习惯,才能适应你的身体变化情况,从而你才能够为党工作得长久一些更多一些。这是我们从党和革命的最高的长远的利益出发,所以强烈请求你接受我们的请求。大字报的下面是西花厅办公室秘书们的签名。邓颖超看完大字报,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们是造总理的这个反啊,这个反造得好。她正想和几个老帅们谈谈,只见叶剑英生气地说:"总理的这个毛病是得改改了,像他这么干法,就是铁人也得倒下。"他立即要过钢笔,在大字报上签上了"叶剑英"。陈毅要过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先念、杨德中也都签了名。康生、谢富治这时来了,也假惺惺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大家同是签名,心境大不相同。陈毅等人明白,现在只有总理可以和林彪、江青抗衡,毛泽东不能没有周恩来。早在1957年批周恩来时,康生等人就向毛泽东提议,既然周恩来这么右,把他撵走得了。毛泽东轻蔑地看着康生说:

"你懂什么,搞经济建设,你们都不行。搞建设离不开周恩来。"其实岂只是经济建设,国防、科技、外交、治安,哪一样能离开周恩来。下头千条线,线线都通到周恩来这里,这就是力量,康生等人最怕的也就是这一点,别看他们嚷得厉害,国家实权都在周恩来这里。要是周恩来倒下治病,他们不就可以攫取国家实权吗?

陈毅见邓颖超还在聚精会神地看大字报,跟她开玩笑说:"大姐,我们都造总理的反了,你要支持我们的造反行动啊。"邓颖超连连点头说:"支持,支持。我也要造他的反呢。"她要过钢笔,在一张小方纸上写了五条补充建议贴在大字报的空白处。邓颖超的小字报贴出来后引起了人们很大兴趣,大家都挤着看起来。忽然,杨德中说:"总理来了。"人们闻声一齐转过头来,只见总理下了汽车,朝办公室走来。平时由于忙乱,大家还不太留心,这时才发现总理一年多来老多了。

周恩来看见办公室门口挤了一堆人,情知有事,走过来一看,原来是张大字报。他仔细地看完了大字报,要过毛笔,在大字报左侧的空白处端端正正地写道:"诚恳接受,要看实践。”

当晚,邓颖超敲敲门,检查周恩来"诚恳接受"的情况。周恩来闻声出来,邓颖超关心地说:"恩来,你不能这么拼了。为党、为国家,为这些受迫害的老干部,你得留点时间。你倒下了,陈老总他们怎么办?"周恩来无可奈何地说:"我有什么办法,这么乱,我不出面收拾,谁收拾。唉,我是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林彪江青围攻老帅,在社会上立即产生了恶劣的影响,一些社会渣滓乘着林彪江青一伙刮的阴风,沉渣泛起,结队成伙,明火执仗,为非作歹。青海省情况尤其严重。这里是国家对罪犯实行改造的基地之一,有许多劳改农场。一些罪犯劳改期满后,由于很难再融合于原居住地的社会生活中去,所以多有留场就业的,或在青海省内被安置就业的。

文化大革命动乱一起,许多没有被改造好的劳改释放犯认为复仇的机会到了,居然在1967年年初组成反动组织"红囚兵",专门冲砸公安部门、劳动改造农场,冲击警卫驻军。由于这些人原来就是残忍成性的罪犯,所以他们的造反行动显得非常疯狂和野蛮,血腥味十足。中央军委八条命令下达后,青海省军区下令取缔"红囚兵"造反团。"红囚兵"不但不服从命令,反而砸开两个劳改农场,放出了一千多名劳改犯。这几千名劳改犯拿着抢来的马刀、枪支、铁棍,血洗公安机关、行政机关、医院、民宅、商店,喝得醉醺醺的,狂叫着扑向省城。他们首先血洗了省公安厅,然后扑向省军区大院,沿路大杀大砍,强奸妇女,无恶不作,群众纷纷避往军区大院。

狂囚们包围了省军区大院,立即狂叫着开始了进攻。要在平时,只要有一挺机枪就可以挡住这些罪犯,但现在不行啊。张春桥可以出动四个连的武装部队镇压上海复旦大学的学生,但中央文革却禁止部队弹压社会上的打砸抢犯罪团伙。警卫战士们有枪,但谁也不敢下命令开枪。结果,狂囚们轻而易举地夺走枪支,打倒警卫战士,开始向门岗进攻。青海省军区司令员赵永夫下令鸣枪警告,但狂囚们根本不听。他们认定赵永夫不敢违抗中央文革命令向他们开枪,更加疯狂地打倒门岗,冲进院内。院内群众吓得呼天喊地,挤成一团,一场大劫杀眼看就要发生。

怎么办?赵永夫急得头上大汗淋漓,要保护群众就只有开枪,但是开枪的后果又极其严重,说不定自己要坐班房。但是群众的哭喊声提醒了他,不能再犹豫了。他掏出手枪,果断地命令部队:"开枪!"赵永夫下了命令后,第一个举枪击倒扑向一个院内少女的大胡子狂囚。接着,战士们手中的机枪、冲锋枪声响了,匪囚纷纷倒地,剩下的跪下举手投降,赵永夫命令部队把他们全部押往劳改农场审查。

青海事件很快传到北京,赵永夫也立即报告了军委。军委立即回电:"自卫无罪,必须执行八条命令,镇压一切反革命暴乱!"得到军委的认可,赵永夫总算放了心。

过了些天,林彪一伙加紧对老帅们进行迫害。3月份,他们在京西宾馆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布置批判几位老帅,各军、兵种和各大军区负责人都奉令到京开会。赵永夫供职的青海军区属大军区兰州军区管辖,他在兰州军区没有职务,却也得到来京开会的通知。赵永夫这时已经知道前几天军委肯定他的自卫行动的来电是叶剑英和几位老帅们议定后发出的,而这几位老帅现在都被打成"二月逆流"的黑干将,实际上被停止了职务。军委扩大会议将由林彪和陈伯达等人主持,他预感到不妙。但是这时他还只是以为将会受到严厉批评处分,绝对想不到,他将会在京西宾馆人头落地。

军委扩大会议在京西宾馆召开了,林彪、陈伯达、康生、江青都出席了会议。江青首先站起来讲话,她得意地巡视了一下会场,见那些昔日纵横疆场的将军们一个个都坐在台下,听她这位昔日的政治协理员的讲话,不禁感慨万千,深切地感受到了权力的可爱。她拉长嗓门,用破胡琴一般发颤的声音喊道:"大家都认识我吧。京西宾馆这个地方过去我是不能来的,几个老帅把京西宾馆占了。可今天,我又来京西宾馆了,那几个老帅却一个也没有来,他们都在忙着写检查呢,来不了啦。"林彪立即插话:"我们要把带枪的刘邓路线的代理人统统揪出来,该打倒的打倒,该罢官的罢官,该关的关,该毙的毙。”

赵永夫听完林彪的这几句杀气腾腾的话,不禁冒出一头冷汗。还没有等他定下神来,江青嘶喊起来:"我要控诉,我要代表红卫兵小将控诉杀人犯赵永夫的罪行。"这时,王力把一只大提包打开,掏出一些物件递给江青,江青一边把这些物件往桌子上摆,一边装出悲愤的样子喊道:"大家看啦,这是血衣,这是刺刀,这是子弹头,这就是赵永夫镇压革命群众的铁证!"康生虎着脸,朝台下大叫一声:"赵永夫来了没有?"赵永夫从座位上站起来,镇定地回答:"来了。"康生一拍桌子,指着赵永夫大骂:"你谎报军情,欺骗主席,欺骗中央,镇压群众,你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反革命分子。"赵永夫也大声地抗辩道:"我不是反革命。他们冲占机关大楼,抢劫武器库,开枪杀人,他们才是反革命。我是迫不得已才采取行动的。"康生一看小小的青海省军区司令竟敢当着这么多战将的面顶他,不禁怒不可遏,训斥赵永夫道:"你还敢狡辩,不把你抓起来你是不会老实的。"康生说完向谢富治作个眼色,谢富治马上站起来宣布:"现在我宣布军委决定,把现行反革命分子赵永夫逮捕法办。"几个武装战士闻令冲进会场,麻利地给赵永夫戴上手铐,撕下他的帽徽、领章。赵永夫挣扎着抗议道:"我无罪,我也有材料,你们为什么不看?那么多战士和群众被打死打伤,你们为什么不管?"警卫战士立即用毛巾塞住他的嘴,把他带了出去。

康生在台上同林彪耳语几句,林彪迟疑了一会儿,最后点点头。康生随即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几句话,站起来走到谢富治眼前,把纸条交给他。谢富治一看,不禁一慌,康生又同他小声说了几句什么,谢富治连连点头。台下的将军们不知道他们几个又在捣什么鬼,个个伸长脖子看他们在台上表演。只见谢富治把纸条夹进笔记本中,站起来杀气腾腾地宣布:"现行反革命分子赵永夫,一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敬爱的林副主席,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怀有刻骨仇恨,利用手中的权力残酷镇压手无寸铁的红卫兵,实属血债累累,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现依据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小组颁发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的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和第六条,判处现行反革命分子赵永夫死刑,立即执行。"将军们被激怒了,一个堂堂省军区司令,就这么三言两语判了死刑,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胡来。有的将军和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熟悉,知道他现在正在京西宾馆值勤,便连忙溜出会场,把赵永夫被判死刑的消息告诉他。傅崇碧心里一惊,马上采取措施,不让人把赵永夫带走,自己赶快拨通徐向前的电话,报告说:"徐总,康生、谢富治判了赵永夫死刑,林彪拍的板。你赶快想办法,时间长了,我就顶不住了。”

徐向前接到报告,立即命令傅崇碧:"要刀下救人,想办法拖住,我立即找总理。"他放下电话,立即拨通周恩来的电话,紧张地报告道:"总理吗?林彪他们要在京西宾馆杀赵永夫,你赶快向主席请示一下吧,现在只有主席救得了他。"周恩来放下电话,一边拨毛泽东的电话,一边恨恨地想,这伙家伙果然心黑手辣,竟敢开刀杀人,今天杀了赵永夫,明天还不知杀谁呢。

毛泽东的电话拨通了,周恩来报告说:"主席,谢富治同志在京西宾馆判了赵永夫死刑,要立即执行。我担心杀戒一开,不知将有多少颗人头落地。"毛泽东闻报大惊:"这不是胡闹吗?你立即通知谢富治,赵永夫的死刑判决取消,如发生问题,唯他是问。”

有了毛泽东的指示就好办了。周恩来立即拨通京西宾馆的电话,命令谢富治:"立即取消对赵永夫的死刑判决,如果赵永夫出了问题,唯你是问。"谢富治狡辩说:"这是林副主席同意了的呀。"周恩来严肃地说:"不杀赵永夫是毛主席的指示,你敢违抗毛主席的命令吗?"谢富治全身顿时冒出汗来,连说:"立即放赵永夫,总理请放心吧。”

几个小时以后,江青带着关锋、王力来到钓鱼台12号楼见康生。江青一坐下便长舒一口长气,解气地说:"今天处决赵永夫,真是痛快,我总算出了一口气。"康生泄气地说:"赵永夫没死,他被总理保下来了。"江青急了,喊叫起来:"怎么?赵永夫没死?这可是你和林副主席点了头的,以后谁还听我们的。不行,一定要杀。"康生指指沙发说:"你别急,先坐下。你想想林副主席怎么会听总理指挥,这是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指示?原来是毛主席保下了赵永夫,江青顿时傻了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周恩来处理完赵永夫事件后,便赶紧去人民大会堂向毛泽东报告。毛泽东正在北京厅等着他,一见周恩来进来,忙问道:"那个赵永夫的脑袋保住没有?"周恩来赶紧回答:"保住了,多亏主席指示及时,他才没被杀掉。"毛泽东听了松了一口气,往沙发上一靠说:"动刀杀人,杀一个军区司令员,不得了啊!千万不能开这个先例,不然我毛泽东就要犯大错误。”

周恩来走后,毛泽东拿出一篇文章的清样看起来,这是戚本禹写的《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文章表面上是批影片《清宫秘史》,实际上是批刘少奇,指责刘少奇支持这部影片,多次抗拒毛泽东批判《清宫秘史》的指示。毛泽东准备从发表戚本禹这篇文章开始,在报纸上半公开地点名批判刘少奇。发表戚本禹的文章乃是系列批判的初战,兵法上讲要慎于初战,毛泽东要来清样亲自审阅,修改了一些句子,便发回去让《人民日报》发表。

刘少奇的电话被掐了,实际上已经变成罪囚。4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戚本禹的文章《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孩子们在外面把报纸带回来,刘少奇看了后把报纸狠狠地摔在地上,对孩子们说:"这篇文章有许多假话。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个电影(即《清宫秘史》)是爱国主义的?什么时候说过当红色买办?不符事实!是栽赃!党内斗争从来没有这么不严肃过。我不反革命,也不反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是我在七大上提出来的,我宣传毛泽东思想不比别人少。"刘少奇越说越愤怒,孩子们越听越伤心。他们不明白,自己的爸爸--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也是个跺一脚神州大地就要抖动的人,怎么今天落到这个地步,连申辩的机会和权利都没有。他们想,如果毛主席不喜欢他们的爸爸,那就干脆免去爸爸的职务好了。但是偏不,名义上爸爸还是国家主席,一切都没有动,但实际上已形同囚徒,这是为什么呢?

没等刘少奇的孩子们想明白,他们家的生活又发生了大变。4月6日,中南海的一些造反派大喊着口号冲进刘少奇的家,勒令刘少奇从今天开始必须自己做饭,打扫卫生,改变作息时间。造反派又质问所谓的61个叛徒集团是怎么回事。刘少奇一下子发火了,激怒地说:"这个问题真是岂有此理,他们出狱之事,是党中央批准的嘛,当时日寇就要进攻华北,我们要赶快把这批干部保护出来,不能再让日军把他们杀害。"造反派被刘少奇说得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走了。

家里重新安静下来。突然,一个不速之客走来,通知王光美去清华大学作检查。刘少奇、王光美起先还没有太注意。还是平平了解情况,从清华大学回来报告说:"清华大学蒯大富要组织30万人大会批斗妈妈。"刘少奇一听大为震怒,推开饭碗,激昂地说:"我有错误我承担,工作组是中央派的,你妈妈有什么责任。要作检查,要挨斗,我去!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怕批斗?”

王光美不让刘少奇去,安慰他:"你不要为我担心,我应付得了这个场面,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少奇坐下来,半天没有说话,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半晌,刘少奇才开口道:"光美,平平、源源、小小,你们都过来,我有话对你们说。"王光美和孩子们拥到跟前,刘少奇摸摸孩子们的头,悲凉地说:"孩子们,我是过不去这一关了。人家逼我当反革命,我连个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我没有反对过毛主席,林彪反对过,江青反对过。我知道江青恨我。当年她和主席结婚时,我们政治局禁止她干预政治,她一直怀恨在心,现在进行报复。你们已经知道,从去年八月以来,我就不再过问中央工作。从那以后,错误发展得更厉害,现在把错误都一古脑推到我身上,我成了人家推托错误的替罪羊。”

讲到这时,刘少奇猛咳一阵,又接着说:"我的日子看来不多了。你们记住,我死了以后,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里,像恩格斯一样。大海连着五大洋,我要看着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你们要记住,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遗嘱。"王光美早已泣不成声,她绝望地说:"还不知道孩子们能不能看到你的骨灰呢。"刘少奇坚定地说:"要有信心,你们放心,我不会自杀。你们要做好迎接最坏情况的思想准备,坚决地活下去,永远做人民的儿子。”

刘少奇讲完遗嘱,响亮地说:"共产主义事业万岁!"突然,房子外面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房门粗暴地被推开,涌进三十几个清华大学的学生,正是蒯大富派出来的打手。为首者凶狠地说:"王光美,跟我们走吧。"王光美拢拢头发,昂着头,跟他们走了。

1967年4月10日一早,通往清华大学的路上挤满了各种载人的车辆和行进的队伍,批斗王光美的三十万人大会今天在清华大学举行。会议开始后,蒯大富下令:"把王光美押上来。"几个清华大学学生押着王光美上来,一个学生头头把旗袍递给王光美,命令她穿上。王光美不穿,上来几个人对她一顿脚踢拳打,硬把旗袍套在她身上,又在她脖子上套上一串用乒乓球串起来的大"项链"。王光美知道这肯定是江青的鬼主意。原来毛泽东出访苏联以后再未出过国,江青也因此不能随访出国,对于经常随刘少奇出国访问的王光美非常忌妒。出于外交礼仪的考虑,王光美当然不能身穿干部服出访,必须稍加修饰,于是王光美每次出去总穿着中国传统民族服装旗袍,脖子上戴一条小项链。江青是容不得别人比她多一点好处的人,当时无计可施,这次可以尽情报复了。

批斗会开始了,蒯大富这些人轮流质问,王光美作答。问:你要揭发刘少奇派工作组镇压群众的滔天罪行。王:同意派工作组是由当时的中央常委会决定的。当然毛主席不在,刘要负主要责任。问:刘少奇对清华作了什么指示?王:刘少奇对清华指示很少。问:戚本禹同志的文章针对的是谁你清楚吗?王:他暗指的是刘少奇。问:你对此怎么看?

王:我在少奇身边工作几十年,觉得你们提的事实有出入,反正有许多不是刘少奇的事。说他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问:刘少奇是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你认为怎么样?王: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六、七月是他干的,但以后就不能归他。问:王光美、你怕不怕?

王:我怕什么?我不怕。

……清华大学的头头们以为三十万人可以把王光美吓得瘫在地上,但他们想错了。王光美是何等样的人,早在辅仁大学念书时,就是学生中很有影响的人物,以后投奔革命,东征西杀,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今日批斗会上,她舌战群凶,竟使他们无话可问,批斗会一时进行不下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