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6回 毛泽东莅汉保军区 独立师封湖扣王力


话说江青得知有人整她的黑材料,立即把北京的几个造反组织大头头找来,把他们训了一通。蒯大富等人自然是不肯承认整过江青的材料。江青问不出所以然,又把气撒向傅崇碧,既然他把材料给自己送来,肯定看了材料。想到这里,她朝傅崇碧瞟瞟,狠狠地说:"谁整了老娘的材料,我叫他不得好死。”

傅崇碧从楼里出来,问谢富治说:"江青同志这是骂谁呢?"谢富治两手一摊说:"谁知道。"两人还要再谈几句,谢富治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抱歉地对傅崇碧说:"崇碧同志,中央最近要我和王力同志到四川去,李井泉被打倒后那里的问题比较多,我得赶紧找王力商量一下,不便奉陪了。"谢富治匆匆握别傅崇碧,去找王力商量入川的事去了。

谢富治、王力和空军政委余立金入得川来,先后到了成都、重庆等地,接见造反组织头头,和四川省革命委员会及成都军区商议了许多事项。7月14日凌晨,谢富治突然接到中办电报,让他们即去武汉准备迎接毛泽东主席莅汉。谢富治看了电报后,立即同王力、余立金乘飞机赶到武汉,海军政委李作鹏马上派人把他们接到宾馆。谢富治、王力到了宾馆会议厅,只见会议厅里人坐得满满的,周恩来总理正在主持会议,为毛泽东主席莅临武汉作准备。谢富治是公安部长,负有安全保卫的重任,周恩来免不得多嘱咐了几句。毛泽东专列南下行程的消息不断传来。7月14日晚上,毛泽东的专列到达武汉。车站上已经戒严,随毛泽东专列南下的中央警卫团的一师部队已经占领了车站各处要地,严密戒备。毛泽东从专列上走下来,同前来迎接的周恩来总理亲切握手,随后率随行来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等人和总理一行驱车前往宾馆。这时虽然已是深夜,但武汉市依然酷热逼人,大街小巷,摆满了露宿街头的市民们的竹床、凉椅,一队队佩戴"百万雄师"袖标的战斗队在大街上刷写大字报、大标语,广播高音喇叭也不时突然传出"通告""通令",荷枪实弹的解放军部队巡逻在大街小巷。七月中旬的武汉的政治气候,也如同这个城市特有的高温酷暑一样滚烫灼人,一场政治大决战已经在这里开幕了。毛泽东在车里注意观察着街头的动静,一边同汪东兴交换几句意见。这一个时期来,毛泽东不断接到江青等人的报告,说武汉形势严重,武汉军区司令陈再道、政委钟汉华纵容支持独立师镇压革命造反组织"工人总部",给保守派组织"百万雄师"配车发枪,武汉军区已武装对抗起文化大革命来了。毛泽东不太相信江青的报告,又征询总理的意见。总理感到武汉问题在全国比较突出,必须集中力量解决,迅速稳定武汉形势。毛泽东从不同的渠道了解了情况后,决定亲自去武汉视察一下,一来是亲自坐镇解决武汉问题,二来也是想再畅游一次长江。

毛泽东在宾馆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立即召集周恩来、汪东兴、杨成武、余立金、谢富治、王力、李作鹏开会。谢富治和王力首先汇报了一下在四川检查工作的过程。由于四川问题已被解决,所以这个问题没有再作更多的讨论,毛泽东一下子把话题转到武汉问题上来。谢富治、王力又是首先汇报他们来武汉后所了解到的情况,其他人也接着说了说他们所了解的情况。毛泽东对他们的报告既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只是指示大家,"工人总部"应该平反,"百万雄师"是群众组织,军区对两派都应支持。毛泽东讲了自己意见后,当场指定周恩来总理负责主持解决武汉问题,谢富治、王力都要予以很好的配合。

会议散了以后,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连夜草拟了一份发言提纲,送给毛泽东审阅。毛泽东看了一遍,觉得符合自己的意思,便叮嘱周恩来说:

"解决武汉问题的关键不是别的,是要陈再道改变只支持一派的态度。陈再道支持造反派,造反派是会拥护陈再道的。"周恩来点点头说:"陈再道这个同志很耿直,他解散工总,也是受我的一次讲话的影响,责任在我,我尽力做工作,让他转弯子。"毛泽东笑笑说:"那好,陈再道我是一定要保的。"从主席那里回来后,周恩来便让秘书通知陈再道、钟汉华、独立师师长牛怀龙、军区领导叶明、孔庆德、29师政委张昭剑、武汉军区空军司令员刘丰等军区师以上有关军官开会。谢富治、王力因负有协助周总理解决武汉问题之重任,也来到会场上听取汇报。汇报会从7月15日晚开始,一直开到18日,开了整整四天,陈再道、钟汉华全面汇报了武汉的情况,周恩来对武汉问题的认识更明晰了。

原来林彪上台后,一直在想办法排除红军时期红二、四方面军及陕北红军出身的干部,解放战争时期一、二、三野战军出身的干部,重用红一方面军和第四野战军出身的干部。当然用的是紧跟自己的,不紧跟自己的非但不用,还要去掉。其他几个野战军的干部只要表示愿意紧跟自己,也照用不误。

1967年初时的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都是原来四野的军长。几个大军区中,他也不断在安插自己的亲信。但这些大军区司令资格很老,战功显赫,毛泽东又很信任,很难动。林彪就挑动造反派去冲击军区机关,造成事端,然后再动手解决。有林彪作后台,造反派冲击南京、成都、武汉、济南等大军区机关。军区内配属的空军司令有的也不听军区领导的话,如武汉空军司令刘丰就按照吴法宪转达的林彪的指示,不听陈再道、钟汉华的招呼。

上海"一月风暴"刮起时,由于林彪和江青的支持挑唆,从北京南下的造反派和武汉的造反派联合起来,占领了长江日报社所在的红旗大楼,冲击军区支左指挥部,在大街上游行示威,挑起武斗,社会秩序大乱。武汉军民强烈要求军区采取措施,制止打砸抢事件。这时,军委的"八条命令"已经下达,陈再道当即下令抓捕打砸抢坏头头朱鸿霞等人,解散"工人总部",有效地制止了打砸抢抄抓的活动,稳定了形势,保护了大批干部群众。

林彪、江青等人看到武汉形势开始稳定,急谋对策,最后商定由王力起草中央军委"十条命令",由林彪审定发布。这十条命令基本上推翻了前面发布的军委"八条命令"。"十条命令"的发布,又给造反派打了气。命令公布的当天,武汉造反派就到军区司令部支左办公室张贴大字报挑战,接着在武汉串校游行,大呼口号要揪出"武老谭"。江青在北京接见军内外造反派时挑唆说:"成都、武汉,都是问题比较重的地方,可以冲一冲。"武汉地区的造反派遂提出"打倒陈再道,解放全中原"的口号,在武汉到处挑起事端,大搞武斗,甚至绑架了武汉军区政委钟汉华。武汉群众对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十分愤恨,组成战斗组织"百万雄师",迅速发展成拥有120万人的组织。"百万雄师"同造反派的观点完全相反,认为湖北省委十七年来的工作成绩是主要的,武汉军区大方向是正确的,大多数地方干部是好的,反对搞乱社会秩序,反对冲击解放军。由于观点不同,"百万雄师"和造反派的冲突日益激烈。但造反派打砸抢不得人心,越来越孤立,被"百万雄师”

围剿得四处躲藏。还是陈再道怕出问题,每每派出部队解围。部队虽然对陈再道的命令想不通,但军令如山倒,只好忍着气,解劝"百万雄师"把他们放掉。

周恩来听完陈再道等人的汇报,心情沉重,深深感到这个工作不好做。从感情上讲,他是同意陈再道的看法的。但毛主席已有指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按毛主席指示的办法解决武汉问题是唯一现实的态度。如果不是这样,武汉的形势还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陈再道说不定会被打倒,那将是周恩来最不愿意见到的结局。

正如周恩来预见到的那样,陈再道不肯承认是犯了方向错误,不愿检查,不给"工人总部"平反,不放掉朱鸿霞。周恩来苦口婆心地劝他们:"我来武汉,不是为了打倒你,而是保护你们来的。主席也是保护你们来的。主席动身时还对大家讲,到武汉去,保陈再道去。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经验,犯了错误。错了就检查,就改正,改了就好。"陈再道不知道解决武汉问题的盘子主席已定了,倔犟地摇摇头说:"我没有犯路线错误,没有什么可检查的。"谢富治当即拍桌子训斥陈再道:"你们屁股坐歪了,大方向错了。街上几岁的娃娃都知道'三钢三新'好,'百万雄师'坏。'三钢''三新'揪'武老谭',是把矛头指向当权派的,大方向是对的。你们要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转变,你们考虑。"陈再道也拍了桌子,毫不客气地顶道:"你这是胡说,'三钢三新'好,又有你们中央文革捧着,我们军区保护着,为什么武汉人民都跑到'百万雄师'里面去了?”

谢富治被驳得哑口无言。两位二野的将军曾经先后作为陈赓大将的副手协助过陈赓的工作,又长期在刘邓麾下并肩率兵作战,所以谢富治也不敢过于对陈再道放肆。王力不管这些,见谢富治败下阵来,大声对陈再道说:"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陈再道的副司令员韩东山立即驳斥王力:

"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话不能简单地对下面讲,要说出个道理来。"谢富治听了这话,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指着韩东山的鼻子骂:"你好大的胆子,敢反对林副主席。"陈再道拦住谢富治的话头,冷冷地说:"不要乱扣帽子。"周恩来见他们要吵起来,连忙劝开。

会议正进行中间,突然有参谋进来报告说:"武汉街头,'三钢''三新'正在大游行,欢迎谢富治、王力到汉。"会议暂停,只听得远远传来口号声,"欢迎谢富治、王力同志来到武汉","谢富治、王力同志是毛主席派来的客人","打倒武老谭,揪出陈再道"。周恩来眉头一挑,不满地问谢富治:"我告诉过你们,不要公开露面,你们为什么公开露面了?"谢富治诡辩说:"主席让我和王力同志协助你解决武汉问题,我们得看看大字报,了解了解情况呀。这么热的天,又不能戴口罩,一出去就给人认出来了。"周恩来严肃地说:"既然你们的身份公开了,那你们就得出去做他们的工作。在中央解决武汉问题期间,大家不要搞游行,要创造一个联合的气氛嘛。"谢富治答应道:"我们一定按总理的指示办。”

当夜的会散了后,谢富治、王力即去造反派各据点做工作。谁知他们俩人根本不守信用,一到造反派的据点里,谢富治就登上讲台为造反派打起气来:"我和王力同志代表中央文革来看望你们,你们的大方向全然没有错,我们全力支持你们。"造反派听了,欢呼雀跃,感谢中央文革小组的支持。谢富治、王力向造反派频频招手致意。

从造反派的据点出来,谢富治和王力又到了"百万雄师"的总指挥部。

总指挥部的几个负责人热烈欢迎他们到来,谢富治却沉着脸命令道:"把你们负责人的名单开一个给我!"总指挥以为谢富治要找大家汇报,忙开了一个十三人的名单给他。谢富治把名单往口袋里一揣就再不理他们了。王力跑到前面来斥责他们:"你们把人集中在据点里搞武斗是错误的。"总指挥礼貌而又悲愤地说:"我们有厂不能回,有家不能归,一回去就挨打。只好暂住在这里。"王力讥讽地说:"你们'百万雄师'不是号称有一百二十万人吗?不是在武汉市占绝对优势吗?你们怎么还不敢回去?"总指挥回答说:

"全市来说确实是这样,但就部分工厂来说,我们占少数,不敢回去。"王力蛮横地命令:"你们必须得回去。"总指挥这才看出来王力原来不是看群众组织来的,而是逼降来的,不客气地回答说:"首长叫我们回去,百万雄师同意,但希望中央代表团和武汉军区召集两派组织谈谈,订几条规矩,由中央派人监督,大家一起回去。"王力声色俱厉地斥责道:"你提这个问题就是错误的。你们管你们自己,不要管人家。你们有什么权利管人家。"总指挥听了王力这话,不禁十分恼火,大声反驳说:"叫我们单方面回去,等于叫我们投降。举手投降的事我们不干!各群众组织是平等的,希望中央代表团也平等对待!"王力被驳得哑口无言,气得指着"百万雄师"的总指挥说:"你、你……你好大胆,你等着吧,走!”

谢富治和王力气恼地走了,总指挥立即召集各部门、各下属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如实地讲了谢富治、王力逼降的过程。这些"百万雄师"的负责人个个气得大叫起来,当即跑回去向本部门,本战斗队作了传达,"百万雄师"的百万群众都大骂谢富治、王力,连夜书写大标语、大字报贴到武汉大街上。顿时,武汉大街上满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反对下车伊始,哇喇哇喇","反对钦差大臣","我们不是阿斗","王力下连当兵去","王力到工农群众当中来"的大标语、大字报。"三钢""三新"见了,也纷纷上街贴感谢谢富治、王力支持的大标语、大字报。他们自以为有中央文革支持,贴大字报、大标语时又随意覆盖"百万雄师"刚贴出的大标语、大字报,"百万雄师"当然不平,走过去干涉,往往发生斗殴。武汉形势不但没有和缓下来,反而更加紧张起来,犹如点着了导火索的炸药桶。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武汉军区的汇报会结束了,在周恩来的耐心说服下,陈再道钟汉华明白了周总理的良苦用心,答应写检查。周恩来高兴地说:"好嘛,我带你们去见主席吧,我明天要回北京了。我走了以后,希望你们尽快解决武汉问题。”

毛泽东已经在宾馆等着了。周恩来带着陈再道一进来,毛泽东就问:"你们想通了没有啊?"陈再道气鼓鼓地说:"我们有错误,要检查,但我们不承认犯了路线错误。"毛泽东哈哈大笑说:"你怕个嘛子,现在一提就是路线错误,谁都是路线错误,小孩子偷个苞米也是路线错误。"毛泽东招呼说:

"来,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陈再道等人把椅子往前挪挪,蛮有兴趣地听毛泽东讲起故事来。毛泽东抽口烟说:"我给你们讲--"下面就是毛泽东讲的这个故事。

原来文化革命前,毛泽东去河南视察,偶然碰见中共许昌地委书记纪登奎。此人方脸大耳,相貌忠厚,谈话朴实,毛泽东与他很说得来。此次离京南下,眼见各地干部都被批斗,不觉想起了纪登奎。这时河南省已经由省军区军管,毛泽东召见省军区司令时,提起了纪登奎,问道:"我那个老朋友哪里去了?"省军区司令听了心里一惊,连忙吩咐手下:"赶快把纪书记接来。"手下人不明白是哪个纪书记,省军区司令瞪了一眼说:"就是纪登奎同志。唉,你笨,办不了事,我亲自去接吧。”

省军区司令为什么改变主意,要亲自去接呢?一是要让毛泽东高兴,二是纪登奎早已被关起来批斗,现在毛泽东突然要见他,而且称"老朋友",说不定要提拔,省军区司令可以用亲自去接这种方式,化解仇怨,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省军区司令来到纪登奎关着的地方时,见一群造反派正批斗他呢。纪登奎坐着喷气式,屁股撅得高高的,汗珠直从头上往下淌。省军区司令"噌"地登上台去,扶起老纪,流着眼泪说:"老纪,我来迟了。"又训那些造反派说:"纪书记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你们竟敢冲击,好大的胆子,把他们的名字单位记下来,回来跟他们算帐。”

省军区司令扶着纪登奎从台子上下来,马上就有理发员来理发修面。浴池师傅已把浴池打开,请纪登奎去洗澡。几个士兵又拿来了全新的夏军装和军帽,帮纪登奎穿起来。纪登奎经这样一番打扮,戴上黑边眼镜,顿时跟刚才判若两人,分外精神,一副大干部的派头。纪登奎不知道自己交了什么好运,一下子从一个阶下囚变成座上宾,但又不敢多问,只好随省军区司令上了大红旗。在车上,省军区司令才告诉他:"毛主席到了河南,要见你呢。"纪登奎顿时心跳加快起来,原来是毛主席点名要见自己,怪不得这些人一个个忽然客气起来。

毛泽东见了纪登奎,一下子伸出手来,边握手边问:"纪登奎,老朋友了。"纪登奎恭敬地问候说:"主席好!"毛泽东拉他坐下,问道:"这一向怎么样啊?"纪登奎轻松地说:"无非是坐喷气式。"毛泽东又问:"坐喷气式的滋味怎么样啊?"纪登奎笑笑说:"没有什么,就跟做广播操一样,还可以锻炼身体呢。"毛泽东听了高兴起来,站着,把腰弯下去,把两手朝后高高举起,大家看了哈哈大笑,赶紧过来把主席扶住,毛泽东欣赏地看着纪登奎说:"干部们要都像你这样正确对待群众运动就好了。”

毛泽东讲完了故事,问陈再道:"我讲这个故事的意思你明白吗?"陈再道"嗯"了一声说:"我明白,主席是叫我们正确对待群众。要是犯了路线错误,我们马上开大会作检查。"毛泽东摇摇头说:"那可不行,你可不能去开会。你一开会,就下不了台。就写个东西,到处去发。"陈再道建议说:"中央文革有威信,解决武汉问题,希望中央文革能讲话。"王力气呼呼地说:"百万雄师不听中央文革的话。"毛泽东安慰陈再道说:"他们要打倒你们,我要他们做工作,做工作做到不仅不打倒你们,而且拥护你们为止。”

毛泽东此晚和陈再道一直谈到10点钟,随后陈再道和谢富治、王力、刘丰把周恩来送到机场。周恩来临登机前再次叮嘱大家努力解决好武汉问题,随后乘飞机返回北京。

周恩来一走,没有了约束,谢富治、王力更加为所欲为了。他们干脆戴上"三钢""三新"的袖章,到造反派的据点、工事里窜来窜去,慰问武斗伤员。造反派特地召开紧急大会欢迎谢、王。王力在大会上代表中央文革小组讲话:"小将们,你们放心,武汉问题一定会解决得最好、最快,因为武汉有一支钢铁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中央文革坚定不移地支持你们,你们受压迫、受打击的现象是不允许存在的,要把这种现象翻过来,叫它一去不复返。"王力讲完话后,在谢富治的安排下,刘丰等武汉空军负责人挨个儿跑到台上表态,表示要坚决和造反派站在一起。谢富治和王力的讲话点燃了武汉即将爆炸的政治空气。第二天,也就是7月19日,造反派的所有广播台都打开了,无数的高音大喇叭在武汉三镇播放着谢、王的讲话,广播车在街上跑来跑去,呼喊着"揪出武老谭"、"打倒陈再道"、"解散反动组织百万雄师"等口号。武汉军民听了,大为震怒,一张题名为"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深思几个为什么"的大字报出现在街头。大字报直斥王力以极左面目出现,在全国大搞武斗,大混乱,大流血,大破坏。大字报提问道:"王力是不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的罪魁祸首?"大字报呼吁"把王力揪住,交给湖北三千三百万人民,与各兄弟省革命组织一道,进行斗争。挖出这颗埋在毛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打倒王力,王力从中央文革滚出去!”

7月19日,武汉军区党委会常委会议召开,陈再道、钟汉华在会上作了检查。下午3时,武汉军区召集师以上干部,请谢富治、王力讲话。王力这时轻狂到了极点,傲慢地对这些将军们说:"看来,你们对文化大革命一点也不理解。因此,我只好像给小学生上课一样,从一年级的第一课讲起……"王力正讲得起劲,突然从大街上传来阵阵沉雷般的呼喊声。陈再道大惊,忙派人出去打探,原来是"百万雄师"反对王力的大游行开始了。王力听了,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是紧接着军区大院门口涌来了独立师和29师的大批战士,大声呼喊着要谢富治和王力接见他们,解释清楚王力在武汉水电学院的讲话是什么意思。

陈再道怕王、谢出事,赶紧把他们从后门悄悄地送到东湖宾馆。这时军区大院门口已排列了一百多辆汽车,几千名独立师的战士和"百万雄师"群众涌进军区大院,质问军区负责人,王力凭什么就把"百万雄师"打成保皇派组织,质问陈再道为什么要当投降派,承认犯了路线错误。

陈再道等人见战士们义愤填膺,即委托几个领导做战士的工作。陈再道绕道来到东湖宾馆,对王力说明了军区大院的事,希望他们采取相应的措施,否则,事态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王力听了,理都不理,听任事态发展。转眼间两个钟头的时间过去了。谢富治醒来,知道情况发生变化,埋怨王力早不叫醒他。这时,"百万雄师"的大队人马包围了东湖宾馆,嚷着要找王力。王力吓得躲了起来,陈再道和谢富治出来在草坪上会见他们。谢富治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一看形势不好,虚与委蛇,答应下午会见他们。"百万雄师"的群众也就准备走了。

突然,宾馆又冲进来几百武装战士,多数是独立师的。原来他们在军区大院等了半天,不见王力出来,后来才听说陈再道把王力护送到东湖宾馆,他们遂追到东湖宾馆,在东湖一带设下岗哨,务必要抓住王力。他们冲进宾馆后,误把陈再道当做王力上去就给陈再道一顿枪托,警卫人员连忙护住,连叫:"这是陈司令,是陈司令!"战士们方知抓错了人,便连忙搜寻王力。一个"百万雄师"的群众发现王力跑回了房间,便带路去抓王力。战士们找到王力后,要他到军区大院回答问题。王力赖着不走,北航红旗战斗队随王力来的几个学生大耍威风,辱骂战士,战士们不客气地回敬了一顿。一不做、二不休,他们把王力抓出来,塞进汽车,往军区大院驶去。

究竟王力性命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