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7回 周恩来单身赴汉 陈再道戴罪进京


话说1967年7月20日凌晨,王力被武汉军区独立师的几百名战士从东湖宾馆抓走,带到军区大院,要他回答军区战士们的质问。毛泽东当时就住在不远的东湖宾馆的另一处馆所。王力被抓走后,谢富治立即跑到毛泽东的住所,添油加醋地向毛泽东报告了情况。毛泽东听说独立师"哗变",抓走中央代表,十分恼怒,当即通知陈再道把王力找回来。陈再道被战士打伤,不好行动,又要坐镇东湖宾馆,保护毛泽东的安全,走不开,便由钟汉华去找王力。钟汉华离开东湖宾馆,驱车去军区大院,只见沿路无数的大卡车载着"百万雄师"和驻汉部队武装游行,游行车辆几乎占满了武汉三镇的大街。钟汉华站在长江大桥上放眼望去,只见车流滚滚,红旗如海,枪刺如林,呼声如雷。武汉市内"百万雄师"和部队的高音喇叭一齐播放着为毛泽东诗词谱写的歌曲:"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复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毛泽东的这首七律《过江》是1949年4月底百万解放大军雄师强渡长江,解放南京后毛泽东有感而写的。武汉"百万雄师"即从毛泽东的这首七律诗中摘取了"百万雄师"四个字作为自己的组织的名称,既有气魄,又含义深刻。

钟汉华驱车驰向军区,一路是游行示威的武汉军民,广播车的播音员领着呼喊口号,"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一扫光!""王力把矛头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罪该万死!""打倒王力!""中央派人来,王力滚下台!”

"周总理到武汉,王力靠边站!""欢迎周总理到武汉!"钟汉华的汽车挨着游行车队缓缓行驶,好不容易才到了军区。王力站在院子里语无伦次,满脸惊恐地回答着战士们的质问。钟汉华和军区其他几个负责人叶明、孔庆德走出来劝说战士们放掉王力,战士们执意不肯。直磨到中午时分,大部分战士回去吃饭了,钟汉华才想法把王力偷出来,送到29师师部。师部政委张昭剑也紧跟着来到29师师部,受军区的委托,专门保护王力。张昭剑回到师部,屏退闲杂人员,悄悄地对王力说:"首长,你处境危险,必须跟我走。"王力怀疑地问:"你是……"张昭剑说:"首长,你放心吧,我是29师政委,独立师抓你,我是反对的。"王力连说:"好,好。你路线觉悟高,我一定把你的情况向毛主席汇报。"这时,远远传来闷雷般的口号声,王力已是惊弓之鸟,听见口号声浑身发抖起来。张昭剑吓唬他:

"公检法、百万雄师、独立师要来抓你,已经逼近师部,外面的喊叫声就是他们的。"王力一听,吓得快要瘫在地上,张昭剑叫来两个战士扶着王力上了洪山,躲了起来。

陈再道得知王力已被救出,便报告了毛泽东。这时毛泽东的馆所里气氛非常紧张,中央警卫团部队已在院里修起了工事,架起了机枪,戒备森严。汪东兴、杨成武、谢富治等人紧急磋商应变的措施。这时军官进来报告,邱会作已经来到东湖,有万分紧急情况面见毛主席。汪东兴等人连忙吩咐"有请"。邱会作满头大汗地走进来,大家叫他赶快脱去制服凉快凉快,邱会作却死也不肯脱。大家十分奇怪,见他执意不脱,也就不勉强了。汪东兴告诉邱会作:"主席正在休息,你稍等一会儿。"邱会作知道毛泽东昼眠夜作的习惯,也就坐下来和大家商议一下毛泽东转移的有关细节。可去的地方有长沙、上海、南昌,但到底去哪里,还得要主席定夺。

下午五时,毛泽东醒了,汪东兴立即安排邱会作见毛泽东。邱会作见了毛泽东,说:"主席,我这趟来是担着天大的担子。"他一边说,一边从贴身的汗衫内取出一封汗水湿透了的信交给毛泽东。毛泽东看完信,取了支烟抽起来。邱会作小心地说:"林彪、江青同志派我来送信,叫我一定把信亲自交给主席。江青同志叮嘱我,要我一定把信送到,否则提头来见。林彪和江青担心主席的安全,请主席转移,最好去上海,张春桥已经到上海去了。"毛泽东将信将疑地说:"有那么严重吗?走,去哪儿?看看再说吧。"邱会作又请求说:"林彪江青说请主席见信回他们几个字,以使他们放心。"毛泽东说:"信就不写了,你回去同他们说一声就是了。”

到了晚上八时,"百万雄师"和驻汉部队的大游行仍没有停止的迹象,千万道汽车灯光划破夜空,无数汽车喇叭声有节奏地响着,"嘟--嘟--嘟嘟,"远远听来,就成了"打--倒--王力"。汪东兴、邱会作等人再一次劝毛泽东赶快离开武汉,向上海转移,毛泽东同意了。汪东兴、谢富治立即叫来武空司令刘丰,布置转移事宜。深夜二时,刘丰派来的空军警卫部队到了东湖宾馆,毛泽东坐上一辆空军的普通汽车,由刘丰等几个人护送,悄悄地离开东湖宾馆。沿路行人谁也没有注意这几辆军车,汽车一直开到王家墩机场才停下来。这时,一架空军的专机已经隆隆启动。邱会作钻出汽车,又一次向准备登机的毛泽东讨回信,毛泽东摆摆手说:"不写了,不写了,你回去同他们说说。”

毛泽东为什么不写回信呢?原来毛泽东并不相信武汉军区真有兵变企图,如果写回信,信中免不了要对武汉军区兵变表态,那么林彪、江青就可以以他的信为依据对军队下手,那样一来说不定真会造成部队的激变,真正危害到毛泽东的事业和人身安全。当然,走还是要走的,毛泽东也在提防事情发生变化。他一路从东湖出来,除了"百万雄师"和部队在街上有秩序地游行外,并未看到封锁交通、盘查行人、密布岗哨这些兵变时必然要采取的措施。他们坐的几辆汽车也是沿途顺利,没有什么人上来检查,毛泽东就更不相信武汉兵变之说,也更加不给邱会作回信了,这正是毛泽东的高明之处。毛泽东一到上海,张春桥立即前来迎接,毛泽东把汪东兴等人叫来商议武汉问题。这场事变到底是不是兵变是首先要弄明白的一个问题。张春桥一口咬死这是一场兵变,毛泽东怀疑地说:"不是林彪他们说的那样吧,如果陈再道搞兵变,我们走得出来吗?这都是他们搞的,我在那里,为什么不和我通气呢?"听得出来,毛泽东对王力在武汉的做法很不满。不论对武汉这场事变的看法如何,但问题已经发生了,总得解决,毛泽东把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了周恩来。7月20日下午4时,周恩来乘专机从北京起飞,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毛泽东在武汉的安全问题。飞机平稳地飞行着,大概到下午5时就可在武汉王家墩机场降落了。吴法宪这时已接到林彪密令,要他设法使周恩来见不上毛主席。吴法宪接今后,两眼一转,跑过来报告周恩来:"陈再道派部队包围了王家墩机场,要劫总理,我已命令改变航线,在山坡机场降落。"周恩来生气地说:"航线改来改去会出危险的。"见事已如此,他也就只好同意了。

专机徐徐下降,周恩来俯视机场,只见机场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他问吴法宪:"这是怎么回事?"吴法宪说:"这是林副主席的命令,为了防止兵变,空军空降部队已经占领机场。"周恩来摇摇头说:"不要搞这么紧张嘛,我就不信陈再道会搞兵变。"飞机降落后,周恩来走出座舱,只见机场上一片刀光剑影。吴法宪要调空降部队保护周恩来进城,周恩来不要,随周恩来来汉的两个中队的中央警卫团部队也被周恩来留在山坡机场,他只带了两名卫士就单身赴会了。

山坡机场离武汉市足有六十里地,周恩来乘汽车赶到东湖宾馆时,谢富治告诉他,主席已前脚离开武汉去上海了。周恩来暗叫一声"糟",主席若在武汉,可以随时找主席商量,武汉的形势可以很快稳定下来,现在主席走了,问题就难办多了,林彪、江青可以任意插手武汉,把问题搞复杂。

周恩来住进东湖宾馆后,"百万雄师"和独立师的部队还在游行。周恩来把陈再道等人召来,责令他们把王力送回东湖,通知"百万雄师"派一百名代表和军队代表坐一架大飞机去北京谈判,尽快把武汉形势稳定下来。但是吴法宪、李作鹏等人却故意和周恩来对着干,尽量制造事端,把武汉搅得更乱。

王力是当时武汉问题的焦点,武汉军区负责人派人去29师师部接王力,张昭剑等人拒不交出王力。陈再道等人闻讯后立即报告了周恩来。不交出王力,武汉军区无法交帐,这一点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刘丰已探知王力在张昭剑那里,他秉承吴法宪的旨意,决定把王力转到空军司令部来。刘丰一步窜到29师师部,厉声问张昭剑:"张昭剑,形势明摆着,你是听陈再道的话,还是听毛主席的话?"张昭剑机敏地说:"我听空军的。"刘丰命令说:"那好,你赶快把王力送到空军司令部来。"张昭剑赶快把王力从山上请下来,护送到武汉空军司令部。7月22日凌晨,李作鹏、刘丰又护送王力到山坡机场。刘丰向吴法宪打电话表功,说自己如何在满街独立师士兵的枪口下亲自把王力接了出来等等,吴法宪又立即把刘丰的话报告了林彪。

武汉空军的活动立即引起了周恩来的注意,他把李作鹏、刘丰和武汉军区的领导人叶明、孔庆德等人找来,宣布叶明、孔庆德住到29师师部跟前的武汉军区指挥所去,暂时主持军区的工作;武汉空军仍由空军和军区双重领导,武汉空军要听军区的话;责成李作鹏迅速转告陈再道,赶快表态,争取主动。周恩来的想法是只要陈再道表了态,他就可以出来做工作,保住陈再道。但是李作鹏根本没向陈再道传达周恩来的叮嘱,陈再道也不承认自己犯了路线错误,也没有想到要去表态。林彪就利用这一点大作文章,首先通过李作鹏由海军党委给海军驻汉部队发电报,要驻汉海军表态,于是驻汉海军发表"严正声明",声称"七·二○"事件是"反革命兵变"。游戈在长江上的东海舰队的军舰把炮指向武汉,舰上的广播喇叭里喊着:"我东海舰队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粉碎任何反革命暴乱!"在江岸上游行的"百万雄师"和驻汉部队也用高音喇叭回骂,真是两军对阵,泾渭分明。驻汉空军违抗军纪和周恩来的命令,也跟着表态。张昭剑夺取29师军权,宣布29师脱离武汉军区。周恩来闻讯大惊,严令张昭剑一定要保护好叶明、孔庆德。张昭剑表面答应,放下电话就令人把孔、叶二人赶出指挥所,叶明被早已等在那里的造反派抓住,打了个半死,最后被部队救出,送往医院。

周恩来眼见林彪直接插手武汉问题,李作鹏这些人根本不听他的话,陈再道也不表态,便向远在上海的毛泽东请示方略。周恩来接到返京的中央通知后,便先让谢富治和王力坐飞机返京,自己也随后乘飞机回北京。7月22日下午,飞机从山坡机场起飞,王力和几个北航学生俯视着江城,7月20日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又历历浮现在眼前。北航的一个学生问:"首长,下一步我们该干什么呢?"王力说:"干什么?揪军内一小撮,先从武汉军区开刀。”

飞机飞到北京了,但机场通知飞机不要降落,先让总理的飞机降落。王力很奇怪这种安排。飞机在机场上绕着圈,不一会儿,周恩来总理的专机过来了,在机场徐徐降落。周恩来下了飞机一看,机场上已聚集了数万人,无数横幅上写着"欢迎谢富治、王力同志胜利归来"。周恩来奇怪了,王力他们不是比他早飞半小时吗,怎么还没有到?江青从欢迎的领导人中走过来说:"总理,谢富治、王力的飞机就要降落了,你不去欢迎他们吗?"周恩来这才明白江青他们的鬼花招,原来是用这种办法逼自己欢迎谢、王,壮大欢迎声势。他很气愤,但不想在这种小动作上与他们过多的纠缠。他明白,武汉这场暴风骤雨一起,还不知以后形势出现多大的变化呢,还不知有多少军队干部要遭到冲击呢,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前途,自己得忍辱负重。

谢富治和王力回到北京的当天,林彪召集中央文革小组开会,把武汉"七·二○"事件定为"反革命暴乱",改组武汉军区,把陈再道、钟汉华和独立师师长牛怀臣、政委蔡炳臣,武汉市人武部政委巴方廷等武汉军区主要干部都调到北京来。

7月23日凌晨3时,陈再道等15人接到了去北京"开会"的命令。这时武汉军民的大游行还在继续,如果陈再道振臂一呼,这些人完全会听从他的调遣反对中央文革小组,但是这样一来,内战将起,后果严重。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国家民族,陈再道决定徒手赴京。临行前,他安排了自己的后事,要家人不要难过,永远跟共产党走。

陈再道驱车去机场,他打开车上的收音机,收音机里传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送新闻。谢富治同志、王力同志已经胜利回到北京。据新华社消息……"秘书要关掉收音机,陈再道拉住他:"别关,听听他们有什么计划。"陈再道听着广播,又向车外望去,武汉军民的大游行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停下来,解放军指战员戴着"百万雄师"的袖章,军容整齐地驱车前进,不断高喊着:"打倒王力"的口号。陈再道心一热,两滴眼泪掉下来,心里默念着,亲爱的战友们啊,我再也不能带领你们战斗了,我是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可你们呢?王力他们能放过你们吗?

机场是空军的地方,陈再道一到机场,刘丰立即把警卫部队赶了出去,随陈再道来的警卫部队只有29师师长率领的一个排,寡不敌众,当即被刘丰出动机场空降部队缴了械,师长被扣了起来。陈再道和随后赶到机场的武汉军区干部都被刘丰下令软禁起来。

去北京开会的干部到齐后,刘丰命令陈再道等人和他们的秘书、警卫上了飞机,他亲自带领一排空降部队上机押送。7月24日,凌晨三时,飞机抵达北京,陈再道一行被北京卫戍区军官接到京西宾馆。陈再道到宾馆时,发现宾馆内外岗哨密布,显然是增加了守卫部队。卫戍区司令傅崇碧给陈再道等人安排好了房间,悄悄地对陈再道说:"你就放心地住着吧,总理已命令宾馆严密封锁消息,增派了警卫部队,有事我会关照的。"陈再道感激地说:

"总理想得真周到。"陈再道这时心力交瘁,想好好睡一觉,还没有睡熟,外面传来吵闹声,傅崇碧紧张地冲进房间,一把拉起陈再道就跑,把他塞进一架电梯,电梯立即上升,在中间停下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忽然,电梯间的电灯熄灭了,开电梯的战士向陈再道解释说:"三军造反派要冲进来抓你,傅司令员要我们把你藏在电梯里。"造反派怎么消息这么灵通?原来刘丰一下飞机,就把陈再道到京的消息透给了吴法宪,吴法宪立即告诉了文艺口造反派。他们冲进京西宾馆,到处搜寻陈再道,傅崇碧赶紧向周恩来报告。周恩来担心地问:"这个办法保不保险?能不能想办法叫造反派退去?"傅崇碧为难地说:"造反派不听我的啊。我没有办法了,最好能让谢富治来一下。"周恩来说:"好吧,我来想办法。"周恩来要通了谢富治的电话,对谢富治说:"富治同志,现在造反派冲进了京西宾馆,你去劝他们退走,不要让陈再道出问题。"谢富治在电话里哼呀哈的,推托不去。周恩来火了,声色俱厉地说:"我不管了。如果他们出了问题,你去向主席交待。"谢富治一愣,转而一想,陈再道出了问题,毛泽东发怒追查下来担待不起,于是跑到京西宾馆劝说造反派退走。在造反派眼中,谢富治是刚从武汉脱险胜利归来的英雄,他的话岂有不听的,于是造反派很快就退走了。

文艺口造反派刚退出,三军造反派又包围了京西宾馆,要揪出"陈大麻子",一队一队的游行队伍从京西宾馆前面的大街上走过。江青、叶群、关锋、戚本禹叫上解放军各总部、军兵种负责人,坐了几辆小车,围绕京西宾馆游行,给三军造反派打气。按照츭央文革小组和林彪的命令,全国各大城市陆海空三军和群众一道游行,声讨陈再道。7月25日,林彪登上天安门,参加首都百万军民举行的欢迎谢富治、王力胜利归来大会。蒯大富在天安门城楼上留心林彪、王力的举动,大会开完后把他的一班心腹召来密授要略:林彪当接班人,很多人不服,红军时四方面军保留下来的干部多,大军区司令中,武汉、南京、福州几个军区司令都是四方面军的。林彪提出"带枪的刘邓路线","揪军内一小撮",就是冲着这些人来的。随后他们成立军事情报组,准备再大干一番。

7月26日上午,中央开会要解决武汉问题了。陈再道接到通知,通知还附了中央发给武汉军区的复电。这份复电毛泽东已经审定,毛泽东的批语是:

"林、周及中央文革,拟复报如下,请酌定。"陈再道再往下看去,复电共五条,其中第二条说:"对于犯了严重错误的干部,包括你们和广大革命群众所要打倒的陈再道同志在内,只要他们不坚持错误,认真改正,并为广大革命群众所谅解了之后,仍然可以站起来,参加革命行列。"陈再道看出,自己的名字下面的同志两字是毛泽东特意加上去的,他不禁深为感动,就这两个字,救了陈再道一条命。

中央常委碰头会于7月26日上午在京西宾馆会议厅举行,中央文革成员、解放军各总部各军兵种负责人和各大军区、省军区在京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室里坐得满满的。陈再道、钟汉华、牛怀龙、蔡炳臣、巴方廷在第一排站着,接受审问。

会议一开始,先是由谢富治发言,他慷慨激昂地讲了一番在武汉"蒙难"的经过,指着陈再道的鼻子大骂:"七·二○事件是陈再道一伙操纵独立师、公检法、人武部和'百万雄师'搞的反革命叛乱,矛头是对着毛主席、林副主席和中央文革的。”

谢富治讲完话,吴法宪紧接着发言,他破口大骂陈再道是叛乱头子,是钻进革命队伍里的蒋介石,是解放军的败类……周恩来见他满口胡说,打断他的话说:"讲主要的。"吴法宪不听,还是破口大骂,又把徐向前也扯进来:"徐向前早在二月份就给陈再道打保票,说陈再道不是三反分子,有错误也打不倒,武汉问题,徐向前要负责任。"徐向前站起来斥责他:"胡说!这个话我讲过,是根据当时的情况讲的,如果有出入,可以调查嘛!"徐向前说完,写了个条子给主持会议的周恩来,愤然退场。

徐向前退场后,陈再道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吴法宪不等他说完,领着刘丰几个人跑过来。这时周恩来出去解决一个问题去了,吴、刘等人便对陈再道等人拳打脚踢,摘去他们的帽徽领章。接着一些服务员也利用休息的空隙对陈再道进行武斗。周恩来在休息室知道后骂了一声"荒唐"赶过来制止,那些服务人员早溜掉了。周恩来回到休息室把吴法宪狠批了一通,吴法宪有些沮丧,江青却把他拉到一边夸奖说:"吴胖子是造反派,很有造反派的精神。”

吃过晚饭后,批斗会继续开。陈再道已低头弯腰站了六、七个小时,实在受不了,便向康生求情道:"康老,我是放牛娃出身,六十岁的人了,念我革命四十年,让我坐下来吧……"康生恶狠狠地瞪着陈再道,训斥他说:

"你陈再道不要摆老资格,三十年前张国焘在武汉叛变革命,现在你们又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这是张国焘事件的重演。”

京西宾馆的批斗会开完后,林彪亲自在第2天主持军委会议,撤销陈再道武汉军区司令员、钟汉华武汉军区政委的职务,任命曾思玉为武汉军区司令员,刘丰为武汉军区政委。

陈再道当即被送往北京卫戍区特监,实行监护。紧接着,林彪又下命令,宣布独立师为叛军,撤销番号,调离武汉解散。

东湖宾馆的多年为毛泽东担任警卫任务的警卫部队被武装押送农场。"百万雄师"被解散,根据谢富治提供的名单,其负责人都被逮捕。驻军和造反派大抓大打"百万雄师"和支持过"百万雄师"的干部,武汉市被抓数十万人,6万人被打死打残。武汉,这个美丽的江城,已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之中。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