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68回 保机密杨成武种祸 乱部署王八七入狱


话说"七·二○"事件后,陈再道、钟汉华处境危险。徐向前因为过去是四方面军的总指挥,是陈再道的老上级的缘故,被林彪打成陈再道的黑后台,被迫离开中央常委碰头会,独居家中,形同软禁。7月26日中央常委碰头会结束后,很快就是"八一"建军节了,时值武汉军区改组,军队问题突出,谁出席"八一"建军节招待会,就是一个举世瞩目的问题了。当然,和以往一样,出席建军节的招待会的人员名单照例要由毛泽东审定。

武汉"七·二○"事件的前因后果,毛泽东心里像明镜似的十分清楚,他恼火陈再道不听招呼,但并不认为武汉"七·二○"事件是场兵变。到上海后的当天,毛泽东没有休息,一个劲地问张春桥等人:"情况有林彪说得那么严重吗?如果陈再道搞兵变,我们能这样顺当地离开武汉吗?你们知道兵变是怎么回事吗?”

第二天,毛泽东饭后在住所的林荫道上散步,又问跟随在旁边的杨成武:

"你认识陈再道吗?"杨成武回答说:"原先不认识,建国以后才认识的。"杨成武说的是实话。红军时期,他一直在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工作,任军团第一师第一团政治委员,率军在长征路上打开天险腊子口,使红一方面军和中央从此口北上。他同杨得志、杨勇是红一军团的著名虎将,号称"三杨"。抗日战争时期,杨成武又随由红一方面军改编的115师政委聂荣臻元帅(原红一军团政委)开创晋察冀边区,任军区第二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聂荣臻所部改编为华北野战军,他任华野三兵团司令员。陈再道呢,红军时期在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当兵,从战士当到军长。抗日战争时期,他在由四方面军改编的129师工作,长期在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副师长徐向前指挥下作战,曾任陈赓大将为旅长的386旅副旅长。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二野二纵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杨成武和陈再道同为人民解放军的几十名战功显赫的上将中的两员,但因长期在不同的战略区活动,所以并未谋面。建国后,各路大军会师,1955年两人同被授予上将军衔,这才熟识起来。

毛泽东听完杨成武的一番解释后又问:"你说说,陈再道会反对我吗?"杨成武肯定地回答:"老陈是个粗人,只会打仗治军,性子又直,遇见看不惯的事就说。他对王力有点意见,但对主席那是崇拜得五体投地。我们军队干部都最清楚,没有主席,能有我们人民军队的今天吗?不但陈再道不会反对你,其他军队干部也不会反对你。"毛泽东点点头说:"你说得不错,陈再道是不反对我的。他要是反对我,只要在东湖摆上一个营,我们就不能动弹了,还会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

毛泽东说完后,又默默地散起步来,时而双手摆来摆去,活动一下身子。忽然,他又问杨成武:"陈再道现在在哪里?"杨成武回答:"不清楚。"毛泽东停住脚,吩咐道:"你去问一下总理。你告诉陈再道三句话,一有错误就检讨,二是注意休息,三是注意安全。"杨成武回答道:"是,我马上报告总理。”

第二天,杨成武去向毛泽东报告工作,正碰上毛泽东同新华社摄影记者老刘开玩笑:"老刘啊,我听小吴说你搞独身主义,和老婆不在一个床上睡觉,这是怎么回事啊?"老刘惊讶地说:"呀,这样的小事主席也知道了。我那老婆也在新华社工作,她参加了对立面组织,我就不理她了。"毛泽东抽着烟,乐得哈哈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我的同志哥噢,这可使不得。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嘛,你们也要搞革命的大联合,不要冷清了同志妹哟。"大家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秘书送来了报纸,毛泽东打开报纸,脸就沉下来,指着报纸上林彪用毛笔字写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手迹照片,问大家:"谁封我四个官啊?"毛泽东的话很幽默,但这次没有一个人笑了,这可涉及到主席的亲密战友、副统帅林彪。文化大革命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说了一句对林彪不够尊敬的话而被捕入狱。1966年冬,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女英雄舒赛因为贴了林彪的大字报被谢富治下令逮捕,震动京城朝野,谁个不知,哪个不晓。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当然也熟知此事,还怎么敢议论林彪。

毛泽东批评完林彪的题词,又批评起各地塑造他的塑像的事来:"让我白天黑夜站在那里,日晒雨淋,受饥挨冻,替他们看大门。"他又嘲笑地说:

"什么永远健康,难道还有不死的人吗?"毛泽东望望沉默着的工作人员,意味深长地说:"你们不要宣传这些,不要宣传个人,要喊马克思主义万岁,喊马列主义万岁,不照马列去做是要吃大亏的。”

毛泽东的这番话讲得很厉害,听得人惊心动魄。大家都明白,自己已经涉足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毛泽东的这些讲话是第一次在一个小范围内批评林彪。毛泽东之所以会对他们讲,是出于对他们的信任。这一时期,毛泽东心情有些烦躁,他想在明年就结束文化大革命,但林彪、中央文革小组这些人总是制造事端,逼他表态,他对林彪不满起来,也有了更多的戒心。毛泽东心情不好总想找几个熟人说说,这和平常人心里不痛快时想找人聊聊是一样的,但毛泽东不好对其他人说,只能找身边的人说说。

杨成武听着毛泽东对林彪的批评,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从这时起,他就给自己立个规矩,这些话绝对不能从自己嘴里露出去,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毛泽东看到杨成武进来,知道有要事汇报,便把他带进自己的办公室。杨成武汇报了毛泽东交办的保护陈再道的任务,便又提起一件紧要大事来:

"有人不赞成将'八一'当建军节。首都有些高校已成立联络站,要把秋收起义的九月九日定为建军节,这事不知如何处理,总理特向主席请示。"毛泽东一下子把正端着的茶杯往茶几上一蹾,骂了一声:"完全是胡闹,这些人懂个屁。'八·一'、'九·九',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嘛,定八一为建军节是我1933年当中央政府主席时定的。他们不晓得,南昌起义是全国性的,秋收起义是地方性的。'八·一'是建军节,只要我活着,这个就不能改。”

毛泽东停停又说:"今年建军节规模要大,老帅都要参加。朱毛,朱毛,没有朱哪有毛。有人说朱德是黑司令,我看总司令是红司令。剑英是吕端大事不糊涂啊,草地上亏了他。陈毅心直口快,直爽可爱,是个好同志啊。还有聂荣臻,那可是个顾大局的老实人。1945年林彪出关,他一下子抽了几万部队让林彪带着出关,晋察冀部队都快抽空了,几十年了,他对此事一字不提,有功而不要功。徐向前嘛,草地上一句话就堵住了张国焘的追兵,有大功于老夫。他们都要出席招待会,位置要前。”

杨成武准确无误地记住了毛泽东的话,乘飞机返回北京,向周恩来作了汇报。这时"八一"建军节招待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周恩来派了秘书速速通知各位老帅。考虑到老帅们可能没有准备,周恩来又让秘书随带去理发师。秘书们到老帅家里后,一面给老帅修面理发,一边传达中央指示。老帅们理完发,换上礼服,直接坐车去了人民大会堂,参加了八一建军节招待会。杨成武出席了八一建军节招待会后,突然接到叶群的电话,请他务必来一趟,有要事相商。杨成武放下电话,按时赴约。对于林彪,杨成武心里是很尊敬的,老上级,能打仗。延安时,军队中流传着一个说法,平型关战役林彪负伤去苏联治疗,斯大林很赏识他,曾向中共提出用五个师换林彪参加苏联军队的卫国战争指挥工作。这个说法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但林彪能打仗,会治军则是大家公认的。杨成武心里也明白,罗瑞卿下台后,中央任命自己代理总参谋长的职务,与林彪的举荐不无关系,红一方面军的老底子嘛。叶群为什么这么急着请杨成武一叙呢?原来事出有因。1967年以来,不知是谁最先发明两个口号"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统帅永远健康",这两个口号很快便风行开来,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单位,组织开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时必要首先呼喊这两句口号。谁知到了此年5月,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岔子。那天,为纪念毛泽东写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文艺演出,演出的节目不外是《长征组歌》、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等。毛泽东和林彪也观看了演出。大幕拉开,男女报幕员手捧《毛主席语录》,男报幕员举着小红书喊道:"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泽东忽然用臂肘碰碰身边坐着的林彪,笑着对他说:

"下面该你啦。"果然,女报幕员紧接着举起小红书高呼:"敬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

毛泽东这一碰一语,似有意似无意。不过,林彪却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浑身不自在。第二天,他即让叶群给中央文革小组打电话,转达林彪的意见:请中央发出通知,今后全国各种聚会,会上只许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不要喊"敬祝林副主席永远建康"。

也许是林彪觉得这样还不足以剖白自己,过了些天,也就是这年6月16日,他又亲自给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写了一封信。信上说:

近一个多月来,我看了三次演出,每次演出中,都有"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和"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这两个口号并提的情况。我认为"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这个口号是完全正确的,非常必要的。为了在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突出毛主席的伟大作用,树立毛泽东的绝对威信,不宜提"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的口号。只有突出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才符合于全国和全世界革命人民的需要和客观实际。今后一切演出,一切会议,一切文件,一切报刊以及其他各种宣传形式都突出毛主席,不要把我和毛主席并提。盼总理和中央文革小组的同志们今后帮助注意这一点,并希望将我这封信转发到县团级,由他们传达到所有的基层组织和革命群众组织。

信发出了,林彪仍不放心。叶群也不放心,他们急着想知道毛泽东近来对林彪的态度。最近"七·二○"事件闹得天翻地覆,涉及到许多军队高级干部,毛泽东心里的底牌是什么,这只有通过跟随毛泽东去南方的人才能打听到。杨成武是跟随毛泽东去南方的,他的职务决定了他是毛泽东的大警卫员的角色,又是红一方面军的老人,新提拔的代总长,向他问一下不是最合适的吗。但此事林彪不便出面,还是由叶群约谈恰当些。

杨成武一到叶群那里,叶群端糖倒水,极为热情。寒暄一阵后,叶群即把话引入正题,问杨成武:"主席最近讲到林总什么了没有?"杨成武心往下一沉,迟疑了片刻说:"没有啊,主席最近忙着武汉事件,没有讲到林总。"叶群早已看出了他的迟疑,断定毛泽东肯定讲到了林彪,便装着无意的样子说:"林总现在很忙,早想把你那个代参谋长的'代'字取掉,好帮他多做一些工作。红一军团的英雄团长,不用你还用谁呢?就是不知主席是个什么态度……”

杨成武明白这是叶群在向他暗示不要忘了林彪的知遇之恩。但主席的那些讲话是何等重要,可以说是现在中国的最高机密。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高级干部,怎么能向别人泄露这个机密呢?杨成武艰难地摇摇头说:"主席确实没说到什么。”

叶群不讲话了,脸一下沉了下来。杨成武走了以后,叶群又拿起电话要通了空军司令员兼党委第一书记的电话,对吴法宪她不必客套了,拿起耳机就问:"胖司令啊,你和余立金谈得怎么样啊?"余立金是新任命的空军政委,前一段随主席南下,也是"八一"前夕才从上海飞回来的。叶群紧握着电话,只听吴法宪在电话里气呼呼地骂道:"这个余立金真坏。他一回到北空家里,我就登门拜访,他不谈。我打电话问他,他不说。我请他向林副主席汇报,他说没有汇报任务。我从晚上缠到白天,又从白天缠到晚上,好话说尽,他就是不理,说主席、总理指示,没有汇报任务,这个人不能在空军呆。”

叶群放下电话,立即向林彪去汇报,两人密谈了很久。武汉"七·二○"事件以后,武汉造反派出动几万人到南京、福州大军区和一些军队机关"揪带枪的刘、邓",清华大学、北航红旗也派出战斗队和他们一起冲击军区机关。军械被抢,战士挨打,连运送武器到越南的援越列车也被抢劫,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被造反派揪出在太阳底下罚站,军队不满情绪达到了极点。

王力从武汉回来后,成为风光一时的英雄人物,志高意满,受康生的指示,写了《红旗》杂志第十一期社论,鼓动"揪军内一小撮"。此时的王力,到处讲话,到处捣乱,却没有想到"盈则亏,满则溢"这句古训。8月7日,他又接见了外交部造反派,外交部是周恩来严厉禁止夺权的部门,毛泽东也多次保护外交部长陈毅。造反派不懂得他们闯入了禁区,反要求中央文革接见。王力接见时为他们打气,要他们猛冲猛斗,肯定他们揪陈毅的大方向当然对。王力装作气愤地问:"打倒刘、邓、陈的口号为什么不能喊?"他指着一个造反派头头说:"二十几岁的人为什么不能当外交部长?”

外交部造反派见王力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欣喜万分,回来后立即根据王力的讲话记录印传单,写大字报,把王力的讲话到处宣扬。这时,为了宣传上的方便,对于过长的政治术语常常予以简化,如"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后来简化成"走资派",还有"三支两军"等,外交部的造反派为了简化字语,方便运用,遂把"王力同志8月7日的讲话"给简化成了"王八七讲话",人们就再不叫王力的名字了,而称他为"王八七"。

外交部造反派在"王八七"的鼓动下,果真夺了外交部的权,砸了外交部政治部,封闭了部党委。他们以外交部的名义向驻外机构发出指示,命令大使扫院子、打扫厕所,炊事员主持会谈,向驻在国提出种种荒唐要求,出尽洋相,丢尽面子。

8月下旬,毛泽东从南方回到北京,各地军队被围攻的告急电报雪片般飞来,毛泽东大吃一惊。他又看了《红旗》杂志十一期社论,才知这股逆风恶风的来源,不禁大怒,提笔在杂志上批道:"毒草","乱军","还我长城",然后把杂志退了下去。

当天晚上,林彪住所一片紧张气氛,原来毛泽东把林彪送审的"揪军内一小撮"的报告退回来了,文件上所有的"揪军内一小撮"的句子都给批上"不用"。自1959年以来,林彪还没有碰过这么大的钉子。很显然,毛泽东已洞悉林彪"揪军内一小撮的险恶用心,林彪明白这一点,顿时有大祸临头的感觉。此件不发,也还属内部工作讨论范围,但他的宝贝儿子"老虎"--林立果已经以"红尖兵"的化名写了煽动"揪军内一小撮"的文章发表了,万一追究起来,那可是躲都躲不开的。

林彪到底是元帅,政治斗争经验丰富。他思前想后,估计毛泽东还不会因此而将他和中央文革小组端掉,那么就有办法了。

林彪主意定了以后,正想叫叶群到钓鱼台去探探中央文革小组的意见,哪知江青、康生、陈伯达比他还着急。《红旗》杂志十一期社论是中央文革小组搞的,毛泽东追究的话,先要追查他们。叶群的电话还没有打过去,江青的电话倒先打到林彪这里来了,原来他们商量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妥善的办法,只好向林彪请教。

叶群听到秘书报告江青来了电话,喜出望外,连忙去接。江青在电话里说:"对于主席的批评,林副主席的意见是如何落实?"叶群说:"副主席反复学习了主席的批示,认为主席的指示很重要,一句顶一万句,要认真落实。林副主席请江青同志查查,看看《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有问题没有。"江青顿开茅塞,立即回答:"我明白了,请转告林副主席,我们马上去查。”

江青放下电话,即把陈伯达、康生找来,传达了林彪的指示精神。他们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告诉他们去找替罪羊。他们把《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的几个人排了排队,准备抛出那么一两个用处不大的人去顶罪。

人选还没有定下来,形势又有了新的变化,香港《大公报》、《文汇报》学着国内的样子办报,登了许多港英当局极为反感的文章,港英当局担心《大公报》《文汇报》的宣传会在香港引起混乱,便以"违警"为名逮捕了两报的一些记者,消息传到国内,外交口造反派联络了数万人到英国代办处门口示威游行。周恩来闻讯后,即命陈伯达、王力去劝说群众撤走。陈伯达、王力故意拖着不去,外交口的造反派以为中央文革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便冲进英国代办处放了一把大火,把英国代办处变成了火龙阵,然后扬长而去。这件事在国际上影响极坏,许多外国政府以为中国人要排外了,纷纷考虑改变对中国的政策,中国驻英使馆受到了严格的监视和限制,许多驻外人员遭到殴打。

与此同时,十几万人围住中南海要揪刘少奇,无数高音喇叭对着中南海喊叫,周恩来甚至无法办公了。照此发展下去,造反派说不定也会冲进中南海,那时可真叫天下大乱了。

周恩来坐镇北京,眼看局势失去控制,要想刹车,必须对中央文革小组实施休克疗法,先抓起地位较低,又最敢讲话的王力、关锋、戚本禹。但是这是何等样大事,没有毛泽东点头,周恩来连一个也动不了。于是,周恩来写了一封报告,建议对王力等人采取措施,并让秘书附上"王八七讲话"和英国代办处被烧等材料,派杨成武再去上海向毛泽东请示。

杨成武到上海后,向毛泽东汇报了北京的形势,毛泽东让把材料留下,先看看材料再说。过了两天,杨成武奉召来到毛泽东办公室,毛泽东把批件交给他,吩咐说:"你回去告诉总理,就说我说的,王关戚是小爬虫,是坏人,立即抓起来。"杨成武拿着毛泽东的批示,登上飞机,连夜飞回北京,向周恩来呈交了主席的批件。周恩来让秘书召来江青、康生、陈伯达、谢富治等出示了主席的手令。江青、陈伯达、康生听了,如雷震耳,毛泽东竟从中央文革小组开刀了!而且抓的第一个人就是不久前还被视为英雄的王八七,他们不禁个个汗流浃背。周恩来当即宣布了纪律,部署了行动计划。

时间过得真快,眼看就到8月底了。王力近几天轻闲起来,中央文革小组有事也不找他了。他正感到奇怪,突然来了通知,让他去人民大会堂开会。他的车前面走,后面就跟来了一辆小轿车,没见过世面的王力一点也没有发现这个异常现象。

车子到了人民大会堂,王八七来到会议室,只见会议室气氛严肃、紧张,没有往日开会时的议论风生。过一会儿,关锋也来了。江青、陈伯达、康生、谢富治坐在那里,个个面若秋霜,对进来的王力和关锋理也不理。

周恩来看看表,宣布:"现在开会。奉主席指示,王力、关锋是坏人,立即隔离审查。”

王力、关锋顿时瘫了,有口不能说,有耳不能听,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军人全副武装地冲进来,"咔嚓"一声给自己戴上了手铐……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