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72回 孙玉国初战珍宝岛 柯西金又开友谊线


话说辽宁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干部张志新,眼看奸臣当道,忠良被害,国家受损,人民遭殃,感到一个共产党员这时不出来为真理斗争还算什么共产党员,于是挺身而出,经常痛斥林彪、江青。按照当时执行的公安十条,议论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是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犯有这种大罪的人,不枪决也得判无期。到了1968年,毛泽东批发了柳河五七干校的经验,全国又都在学柳河,干部、教员都去了各种各样的干校。辽宁省委的干部自然也不能例外,都去了锦州附近的盘锦垦区的五七干校,白天劳动,晚上学习。这时张志新对林彪、江青的面目看得更清楚了,放言批判林彪、江青,终被逮捕入狱。她被捕后的命运如何,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陈毅等人被作为右的代表准许参加九大,张春桥还给中央写报告要求把陈毅拉到上海批判、消毒。毛泽东在11月12日批示:"此文件似可转发各地参考。"如此一来,陈毅岂不是要被张春桥拉到上海批斗打倒么。全国各省区都"参考"起来,你揪叶剑英,我揪徐向前,那"三老四帅"眼看着都要给打倒了。

且慢,就在这时,中苏边界线东端的中国领土珍宝岛上,连连响起苏联军队入侵的枪炮声和装甲车的隆隆声,紧急军情十万火急地传到北京,中南海大本营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西花厅周恩来办公室的灯光亮到很晚。要打仗了,得有个大本营参谋小组,就像苏联卫国战争时斯大林身边有个由朱可夫等几位元帅组成的参谋小组那样。这个参谋小组既可以帮助统帅部署作战计划,又可以代表统帅指挥一个大战略方向的作战。这个参谋小组的人选自然非得是威望很高的军事将领才行。罗荣桓元帅已经作古。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只有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彭德怀、贺龙、林彪、刘伯承、朱德九大元帅才有资格进这个小组。九大元帅中,朱德年纪已大,刘伯承眼睛快要失明,彭、贺关在特监,毛泽东对他们成见很大,要出来工作那是不可能的。林彪已是副统帅,看来不能屈就。身体尚好,能出来工作的只有陈、叶、徐、聂四人了。现在他们正被作为"二月逆流"的干将遭到批判,如果能取得毛泽东的同意,将他们组成参谋小组,一可利于备战,二可使他们得到保护,岂不是两全其美。

周恩来在西花厅反复思考了半天,觉得这个方案肯定能得到毛泽东同意,便走出西花厅,踏着1969年2月的春雪,向丰泽园驱车而去。毛泽东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周恩来进来后,毛泽东放下《楚辞》,问道:"恩来,北边的事情得有人专门抓一抓了,这件事还不能随便找几个人,你看谁来抓好呢?"周恩来缓缓地喝了口茶说:"自然是林副主席了。"毛泽东点点头说:"不错,不过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还得有人帮着干才行。"周恩来说:

"黄、吴、李、邱是军委办事组的,自然应该帮林副主席了。"毛泽东摇摇头说:"他们还有一大堆具体事呢。我是说要找几位作战有经验,现在又没有具体工作的同志。”

周恩来拐弯抹角地探明了毛泽东的意思,这才似有意无意地说道:"那几位老总怎么样?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把他们组成一个军事小组,专门研究北边的情况,把他们讨论的结果每周报主席参阅。一旦打起来了,也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毛泽东抬抬手,又慵懒地放下,没有片刻犹豫就同意了周恩来的意见:"好吧,就这么办吧。你去告诉他们一下,另外就说我说的,叫他们把身体搞好。"成立参谋小组的事就这么定了,参谋小组的办公地点设在中南海紫光阁五承殿。第一次会议召开那天,陈毅、徐向前、叶剑英、聂荣臻驱车来到五承殿,大家一见面就又发起牢骚来。徐向前瞧瞧大家说:"咱们这股'逆流'又聚到一起了。那位四期生又该想法给咱们寻顶新帽子了。"陈毅头一摇:

"好嘛,再来两顶吧,看还能把我陈毅压趴了不。"四位老帅正发着牢骚,周恩来进来了,一看大家都已到了,满意地笑着说:"几位老总到得很准时嘛。我今天带来个人,你们认识一下吧,这是熊向晖同志。"熊向晖过去曾在军队工作过,建国后被调到外交部,当过驻英国代办,前不久又被调到总参谋部任一个部的副部长,几位老帅当然认识他。熊向晖走过来,恭敬地向几位老帅问了好,老帅们也热情与他握手。

周恩来宣布开会,首先讲了讲边界上的情况:"事情是这样的……"说起中苏边界,不能不提到《尼布楚条约》和《瑷珲条约》。原来现在苏联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在历史上是中国的领土。清朝中期,俄国越过乌拉尔山向东扩张,侵入这些地区。当时清朝政府在这些地区筑有尼布楚等城,驻有军队,俄国侵略者远道而来,被清军打得大败,在尼布楚城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承认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是中国的领土。

清朝政府到了晚期,政治腐败,列强连连派来舰队挑衅,清军每次都是大败。清朝政府被迫割地赔款。俄国侵略者一看有机可乘,卷土重来。1850年秋,沙俄骑兵侵入庙街,中国士兵英勇抵抗,终因朝廷腐败无能,指挥无方,归于失败。沙俄骑兵占领庙街,改为尼古拉耶夫斯克。1854年,沙俄舰队又闯进黑龙江,清朝政府软弱无能,连连败北,被迫于1858年与沙俄代表穆拉维耶夫在瑷珲订了城下之盟,把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拱手送给沙皇俄国。

消息传到莱茵河畔,引起了两位伟大的思想家与政治家的愤怒。不久前刚发表了著名的《共产党宣言》的卡尔·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在地图前比划着议论远东传来的这一惊人消息。马克思愤慨地说:"强盗,他们把妇女推在江里,把婴儿杀死,是一伙十足的强盗。"恩格斯在地图上比量着,惊讶而愤怒地说:"卡尔,你看看这块土地有多大吧,它等于法国和德国加起来的总面积。"马克思量了量,点点头说;"是的,对于苦难的中国来说,沙俄是一个更危险的敌人。当西方列强在争着占据中国东南的一些小岛时,沙俄却已经悄悄地夺去了鞑靼海峡和贝加尔湖之间最富庶的地域。"恩格斯说:"要实行社会主义,工人没有祖国。”

半个多世纪过去以后,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了。列宁记住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1920年9月27日,他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对第一届苏维埃人民代表宣布:"沙皇政府在中国的政策是一种犯罪的政策,现在我代表苏维埃政府郑重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苏维埃代表们对列宁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列宁的这一决定没有得以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百废待兴,边界问题还没有来得及提上议事日程。随着中国反对苏联政府的大国沙文主义和霸权主义斗争的开始,中苏两国关系开始恶化,苏联政府在中苏边界陆续增兵,陈兵百万。苏联军队不断派出小分队手持大棒侵入中国领土打伤中国战士,打死中国边民,不断地在边界制造事端。到1969年3月,苏联军队在边界制造了近五千起边界事件。

到了1969年2月,苏联军队骤然加紧边界上的骚扰活动,中国的珍宝岛上不断传来苏军装甲车的隆隆声,边界形势陡然紧张起来。珍宝岛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面积0.74平方公里,该岛本与中国大陆相连,由于江水长年累月的冲刷,才形成江里一小岛,每到枯水季节,水落石出,珍宝岛又与中国大陆连成一片。该岛1915年形成,两头尖,中间宽,形似古代的元宝,故人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珍宝岛。早在岛子形成之初,便有中国渔民上岛居住捕鱼。此岛四周林木环绕,乌苏里江中马哈鱼成群,与岛子相连的中国大陆虎林县境内森林茂密,物产丰盛,棒打狍子瓢舀鱼在这里一点也不是神话。珍宝岛历史上归黑龙江省虎林县管辖,是虎林县虎头村的一部分。守卫珍宝岛的是合江军分区公司边防站,公司乃是离珍宝岛不远的一个小村的村名,边防站就设在这个叫公司的小村里。站上共有四十多名军官、战士,站长名叫孙玉国,瘦长脸,大眼睛,个头中等偏上,格外精神。他1961年入伍,任公司边防站站长以来,指挥部队与入侵珍宝岛的苏军进行了22次的说理斗争,斥退了他们的挑衅。

苏军为什么在珍宝岛加紧挑衅活动呢?原来建国以后,中国政府坚持认为沙俄据以割去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大片中国领土的《瑷珲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中国政府愿意和苏联政府解决边境问题,前提是苏联政府必须承认《瑷珲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建国初期,中国一边倒,中苏友谊不断升温,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上中苏两国的客轮相遇时,船上的中苏两国乘客总是热情地互相招手致意,在苏联莫斯科和中国北京之间,还架设开通了友谊电话热线,以方便两国领导人随时磋商重大问题。这条热线电话线路被人们称为"友谊线"。当时边界问题并不突出。

1959年开始中苏交恶后,边境问题一下子突出出来。1960年,中国政府先后两次向苏联政府建议边界谈判。1963年,中国政府又向苏联政府建议维持边界现状,避免边界冲突的建议。苏联政府不仅不承认《瑷珲条约》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沙俄强迫中国政府签订的《北京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反而拿出沙俄政府单方面绘制的《中俄北京条约》附图进一步向中国政府提出领土要求。其实,1861年《中俄北京条约》签定后,中俄双方只勘分了兴凯湖以南的陆上界线,并没有勘分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上的水界。既然中苏两国现在根据不平等条约,把原来是中国的内河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作为边界线,按照国际法,理应以江河的主航道的中心线为水国界。珍宝岛正好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当然是中国的领土。沙俄政府当年绘制的附图,是一张比例尺小于百万分之一的地图。地图既为沙俄政府自己绘制,图上穿过乌苏里江的红线也只能表示该江是中俄两国的界河,根本不能表明珍宝岛在江中的位置。中国政府据理力争,苏方代表也不得不承认《中俄北京条约》附图的红线表示江中边界的确切走向,也不可能划分岛屿的归属,不得不同意以主航道中心线划分水界。

苏联在谈判中没有占到便宜,便想通过武力来夺取。在珍宝岛的对面苏联境内,苏联设有边防总站和边防站,人数多达200多人,装备有坦克、装甲车、汽车、直升机,而中国边防站不仅人数少,装备更是无法和苏军边防站相比。几位老帅听完周恩来的说明和熊向晖的介绍,也着实感到情况严重。周恩来说:"为了加强战备工作,我向主席建议,请你们来组成一个统帅部参谋小组,就如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朱可夫元帅一样,专门研究战备工作,供主席和中央参考。主席已同意了,不知大家有什么高见?"陈毅气呼呼地说:

"有副统帅嘛,还要我们干什么呢?我们是右的代表嘛。"叶剑英劝解说:

"老陈,你就不要提那个黄埔四期生了,今天是总理给我们布置任务,不要辜负了总理的苦心嘛。"周恩来笑着点点头:"既然各位老总愿意参加,那我们这个小组正式成立,就由剑英同志召集吧,熊向晖同志兼任小组办公室主任,负责具体工作。”

小组成立后,情报源源不断地向小组送来。苏联境内乌苏里江与黑龙江交汇处的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大军云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在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的陪同下,亲临哈巴罗夫斯克的苏联远东军区司令部,检阅新组建的空降部队。是日,只见两发红色信号弹升入空中,随之机声隆隆,一百多架重型直升机拔地而起,机群掩蔽了日光,如一大团阴云飞了过来。紧接着,十几架火力突击直升机向假设的中国军队阵地开火,一时间,炮火连天,子弹如雨,硝烟弥漫。在火力突击直升机的强大火力掩护下,一百多架直升机次第降落,空降兵从机舱里冲出来,呐喊着冲上"中国军队"阵地。勃列日涅夫感动得眼泪直往下流,不断地赞叹道:"太好了,太伟大了。"苏联远东军区司令洛西克上将也热泪滚滚,对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嚷道:"你看见了吗?勃列日涅夫都流眼泪了,你应该给我们更多的飞机。"格列奇科一口同意:"洛西克将军,我比你更激动。我马上下令调一大批最新式的米24直升机给你们,让中国人尝尝远东军区的厉害。”

中国军队比起苏军来装备差远了,面临敌军压境的严重局面,珍宝岛上的边防军人心怀祖国,一不怕苦,二不怕死。3月2日,孙玉国带领巡逻队又上岛了。这时沈阳军区已调派部队来到珍宝岛附近的公司边防站,支持孙玉国。中国巡逻队来到岛上,还没走几步,只听得一片轰隆声。只见从对岸的苏联境内开来几辆装甲汽车,从冰冻的江面上向珍宝岛开来。装甲车开到珍宝岛的东侧,从车上跳下一大帮子苏联军人。往常苏联军人越境挑衅,总是大背着冲锋枪,手持长木棒追打中国军人。今天则不,一律手端冲锋枪,一下车就摆开了战斗队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向孙玉国指挥的巡逻队包抄过来。孙玉国情知今日不同以往,激战就在眼前,立刻命令部队:"注意,做好战斗准备。"战士们"唰"一下都把大背着的冲锋枪端到手里,孙玉国看苏军包围上来,地形对我不利,果断地命令部队向后退去。苏军紧追不舍,一齐端起了冲锋枪。孙玉国叫声"不好",命令部队:"趴下!"就在这时,一串子弹飞了过来,几个战士倒下了。孙玉国怒火填膺,举起冲锋枪射击,战士们紧跟着开了火,苏军倒下去一片。

孙玉国这里打成一片,岛的其他地方也响起了枪声,一个苏军指挥小组被歼灭。中国边防军由于苏军偷袭,猝不及防,也伤亡惨重。不管如何,由于中国指挥部布置得当,孙玉国在前方指挥得力,中国边防部队挫败了苏军的入侵偷袭,打了个胜仗。

捷报传到北京,周恩来立即去丰泽园向毛泽东汇报:"主席,沈阳军区肖全夫来电。今天早上,入侵珍宝岛的苏军开枪偷袭我边防部队,被我边防部队击退。苏军被打死30人左右,我们有19个战士阵亡。"毛泽东一下站起来,气愤地说:"他们真动手了!好吧,来吧,我们不怕,怕也没用,他要打,我们奉陪到底。"周恩来补充说:"我们的边防战士太可爱了,机智勇敢,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次胜利,沈阳军区肖全夫和前线指挥所指挥有方,珍宝岛所属的虎林县公司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在前面临机处置,措施得当。"毛泽东动感情地说:"珍宝岛,珍宝岛,岛上最有价值的不是珍宝,而是战士的牺牲精神。请孙玉国同志参加九大吧,让部队讨论一下。我想见见他。"周恩来欣然赞同:"我也正想向主席提这个建议呢。珍宝岛的英雄出席九大,让英雄在会上作报告,对全国人民是个很大的鼓舞。孙玉国在珍宝岛上和苏修斗争了好几年,斥退了苏军几百次挑衅,他代表珍宝岛的边防部队也最合适。”

周恩来和毛泽东又商量了一会,秘书拿来了四帅军事研究小组的报告,毛泽东详细地看了报告,作了批示,让周恩来组织实施。

周恩来回到西花厅后,立即要通了沈阳军区前线指挥员肖全夫的电话:

"肖全夫吗?主席已经看到了前线的报告,主席很激动,高度评价了前线将士的牺牲精神,传令嘉奖前线部队。根据主席的指示,党的九大筹备组决定特别增选珍宝岛前线将士代表参加九大。我们建议孙玉国同志作为珍宝岛前线将士代表,你的意见怎么样啊?"耳机里传来肖全夫哽咽的声音:"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关怀,感谢党的关怀,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我们珍宝岛边防战士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不能丢。"周恩来眼睛也有些湿润了,激动地说:"祖国感谢你们,人民感谢你们。现在请你们注意,一、我们的斗争要有理、有利、有节,提高警惕,防止苏修扩大事态。如果他们还要打,应坚决予以有力的回击。二、努力争取冲突不要扩大,用广播通知苏联边防站,让他们把打死的苏军尸体运回去。三、对陈绍光、王庆容、于庆阳等烈士要隆重安葬,要做好家属的优抚工作,要在部队宣传烈士的功绩,教育部队继承烈士遗志。"肖全夫的话在耳机里响起来:"请总理放心,我马上向部队传达。”

珍宝岛一战,苏联军队吃了亏。远东军区调兵遣将,图谋报复,哈巴罗夫斯克的饭店旅馆住满了军官,新调来的大批坦克飞机塞满了街巷花园,一个更大的侵略行动在远东军区司令部酝酿成熟。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临街的104扇窗户全部被砸毁,苏联人又把墨水瓶扔向大使馆的房子,使馆房屋的墙壁被墨水溅污得脏乱不堪。

苏军的入侵行动和对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罪行激怒了中国人民,中国政府在3月2日向苏联政府提出了严重抗议。3月4日,北京市人民围绕苏联大使馆示威游行,抗议苏军入侵珍宝岛、打死打伤我边防军人。苏联使馆人员从未见过这么壮观的游行场面,以为火烧英国代办处的惨剧又要重演,吓得要死。实际上周恩来责成谢富治早做好了安全工作,游行的人群排山倒海般地涌来,口号声如夏季的炸雷一样在使馆上空轰响,但没有一小块小石子之类的东西从人群中扔出来。苏联大使馆里没有飞进来一粒小石子,一个墨水瓶,一个臭鸡蛋。游行持续了整整五天,秩序井然,大使馆没受到丝毫损坏,世界都叹为奇迹。

日历撕到了3月15日,近4点时,苏军又大举入侵珍宝岛,在岛上设下埋伏。天亮后,孙玉国带领巡逻队登岛巡逻,直向苏军潜伏的榆树林走去,潜伏的苏军眼看着孙玉国一行越来越近,个个高兴,举起了枪。孙玉国这时突然命令部队站住,他仔细地观察后,发现榆树林地物有变,知道苏军已有埋伏,带领部队走开了,在雪地里隐蔽起来。苏军指挥官、边防总站站长列昂诺夫上校命令苏军几十名步兵追歼孙玉国。装甲车冲过江面,遭到在岛上冰雪里潜伏了一夜的于洪东分队的痛歼。苏军在榆树中的潜伏部队没有想到中国部队也在这里埋伏了部队,只好从冰雪里出来支援。不料想,肖全夫指挥中国江岸上的两个炮群一顿猛轰,苏军十几个士兵被打死,一辆装甲车被击毁。

列昂诺夫上校看攻击受挫,命令三辆坦克、三辆装甲车正面冲击。由苏军边防站站长杨辛中校率四辆坦克迂回穿插,企图切断中国军队江岸与岛上的联系,将岛上的孙玉国、于洪东指挥的部队一举歼灭。

苏军的炮火准备开始了,许多门大口径火炮齐射猛射,无数炮弹从苏联江岸上的炮阵地飞来落到珍宝岛上,被炮弹炸起的冻土和碎木像冰雹一样落下来。在炮火的掩护下,苏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冲了过来,孙玉国率巡逻队开枪抵抗。由于岛岸太高,苏军坦克爬不上去,便停在江面,用坦克炮支援步兵冲锋。孙玉国等人在前面用机枪火力把苏军步兵全打趴在地上,于洪东指挥各排用火箭筒打苏军装甲车。激战中,有人大喊:"坦克从后面冲上来了。"于洪东转过头一看,只见四辆坦克和两辆装甲车绕过了岛南端,从中国内河的江汊的冰面上迂回过来。于洪东指挥反坦克炮反击,炮弹准准地落在苏军坦克身上,却没有钻透坦克,苏军坦克质量确属上乘。这几辆坦克正是杨辛指挥的坦克,刚才的一炮也正好打在他乘坐的坦克上。炮弹虽然没有炸毁坦克,却也震得杨辛昏头昏脑,他没有详细观察路况,便指挥坦克一马当先朝于洪东部队冲过来。

坦克轰隆隆地吼叫着,眼看就要压过来了,于洪东和边防战士们不断地用炮火阻击。苏军坦克毫不在意,继续冲来,突然"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杨辛中校的坦克的履带被炸断,瘫在那里。中国军队士气大振,用炮猛轰苏军其他几辆坦克,苏军坦克急忙后退,慌乱中压碎后面的装甲车,苏军装甲车里的士兵作了同伴的压死之鬼。于洪东则避开被打瘫的苏军坦克的射角,爬上坦克,拉开车盖,丢进去一颗手榴弹,盖上车盖,车舱里一声闷响,杨辛中校和几个坦克手被炸得四分五裂。

列昂诺夫损兵折将,再次整顿兵马,指挥二十多辆坦克冲过江来,又被中国的反坦克炮和反坦克雷阵压制住。这反坦克雷不大,也就是一个拳头大,却很厉害,杨辛中校的坦克就是压上了一颗反坦克雷被炸瘫的。珍宝岛边防部队把雷裹上白布,放置在江面上,大雪一盖,如同江面上密密麻麻的雪团,根本分辨不出哪是雷,哪是雪团。苏军攻击再次受挫。列昂诺夫恼羞成怒;又重整兵马,准备指挥七十多辆坦克冲过江来,突然一颗炮弹飞来,正好落在列昂诺夫呆着的指挥所顶上,一声炸雷,列昂诺夫和指挥所的其他军官都一命归天。

珍宝岛暂时平静下来了。苏联党和政府的首脑在经历了珍宝岛之战后重新研究对中国的政策。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说:"经过这次达曼斯基岛(珍宝岛)一战,我们摸清了中国军队在边防上的布防。这么大的战斗,中国没有出动一辆装甲车作战,说明他们部队的配备重点不在边界,而在纵深,这是一个防御的架子,而不是进攻的架子。我们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同中国开战势必要进入中国,短期内进展顺利,但最终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会极大地削弱我们同美国抗衡的力量,不如向毛泽东建议谈判,避免边界发生冲突。"勃列日涅夫同意柯西金的看法,并建议说:"柯西金同志,你为什么不直接同毛泽东交谈呢?"柯西金愕然:"这怎么可能……"勃列日涅夫提醒他说:"你忘了,五十年代时,在北京和莫斯科之间架设了一条友谊电话线路,现在你可以利用这条线路直接同毛泽东通话嘛。"柯西金兴奋地搓搓手说:"这倒是个有趣的办法。十年不用了,我试试。”

3月29日晚8点30分,北京电话局的女话务员一边聊着天,一边嗑瓜子,时不时漫不经心地接插着电话。突然,那条久置不用的友谊线的红灯突然亮了,一个小姑娘接上机子,问道:"喂,你是谁呀?"对方答道:"我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我要和毛泽东通话。"小姑娘一听是"苏修"头子,怒斥道:"呸,不要脸,侵略者,修正主义分子,也要找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通话,你配吗?"耳机里又传来对方的声音:"找周恩来总理也行,我要和你们的周总理通话。"女话务员斥责道:"你做梦吧,我们中国人民堂堂正正,不和苏修讲话,打倒苏修!"喊完口号,这位小姑娘一下子扯掉电话,得意地嗑起瓜子来。

机房勤务员(主任)见她喊口号,感到奇怪,问这位话务员:"你在对谁发火呢?"女话务员说:"还有谁,柯西金呗。"勤务员问道:"哪个柯西金?"女话务员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还有哪个柯西金,就是新沙皇呗。"勤务员不信:"你骗我吧?"女话务员不耐烦地说:"向毛主席保证。"勤务员顿时脸色煞白,向军代表办公室跑去。不一会,局里的军代表五、六个人和勤务员向机房快步走来,人人脸上都是一副严肃而紧张的表情。他们走到那位小姑娘跟前,军管会主任问道:"刚才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来电话找毛主席吗?"小姑娘爱理不理地说:"是啊。"军代表又问:"是你把他骂了一通,扯断了电话?"女话务员自豪地说:"是啊,我把柯西金臭骂了一顿。"军代表沉下脸来,命令道:"立即把她撤下来,隔离审查,听候处理。"两位随来的女干部立即把她扯出来带走。这里军代表紧张得满头大汗,下令:"立即接总理,快!"电话接通了,军代表报告:"总理,刚才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要找主席和总理,被话务员骂了一顿,扯断话路。"这时接线厅里静静的,周恩来恼怒的声音清晰地从话机里传出来:"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报告?要擅自处理?你们是犯罪,犯杀头之罪!”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