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73回 古怪事江青成中委 荒唐案林彪进党章


话说周恩来得到北京电话局报告,得知柯西金打电话来要和毛泽东通话,但被无知而不守纪律的话务员切断的事情后非常生气,严厉申斥了北京话务局。但仔细一想,这也不能全怪那个话务员。文化大革命一起,所有的规章制度都被打烂,阻拦火车、切断交通这样严重的犯罪行动不但不受到惩罚,反被认为是造反有功,受到重用,那么一个话务员切断柯西金的电话为什么应该受到严厉惩罚呢?所以周恩来接着又指示,北京电话局应当以此为教训,对员工加强教育,不要过多地追究话务员的责任。

隔离室里,那位切断柯西金电话的小话务员嘤嘤而哭,她实在想不明白,北京和全国人民每天都不知喊多少遍打倒新沙皇的口号,自己喊了几句,怎么就大祸临头了呢?她正哭着,军代表们走了进来。军管会主任走到她面前,劝她别哭了。小话务员还是泪水涟涟。军代表不劝了,问她:"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吗?"小姑娘张大恐慌的泪眼,嗫嚅道:"惹祸?"军代表说:

"是的,你的这一举动可能导致几千万人死亡。"小姑娘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但眼神的意思明显是"有那么严重吗?"军代表耐心地解释说:

"是的。你想想,柯西金启用这条多年不用的线路,找毛主席通话,自然是想通过最高级的通话达成协议,避免边境冲突。而你呢,一下子切断电话线,等于关死了谈判之门,这会使新沙皇铤而走险,对我国发动战争。战争一打起来,就不是一个珍宝岛的问题。这会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造成多大的损失啊!你严重干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要论罪是个死罪。"小姑娘吓得哇哇大哭,连连喊叫:"我不是有意的呀!我不是有意的呀!"军代表说:"你不要紧张,总理有指示,这事不能全怪你,不要追究你的责任,关键是要吸取教训,加强纪律性。你回去上班去吧,好好想一想,写个检讨。"小姑娘见一场大祸顿时云散,不禁感动得哭了起来:"总理……”

周恩来得到报告,得知此事已妥善处理,也就放心了,但一想到避免战争的一个绝好机会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给断送了,不免遗憾万分。这时秘书送来了中共第九次代表大会的有关文件,周恩来又埋头看起文件来。文件中特别重要的是九届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委员的名单,这个名单内部已讨论过多次,直到现在还不能定下来,只好继续磋商了。

此年,也就是1969年4月1日,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作为会场和代表驻地的京西宾馆戒备森严。京西宾馆位于北京城西,距天安门广场有十里之遥,前临长安大街,刚修通的北京地下铁路正好从这里通过。宾馆内部有一座很大的高级礼堂,可坐一千多人,礼堂旁边是高达九层的高级大楼,代表们住宿、开会都完全在宾馆内,便于警卫。这个宾馆隶属中央军委,安全措施非常严密,九大选这里作会场,是非常恰当的。

4月1日上午八时,中央首长陆续来到京西宾馆,大红旗高级轿车一辆又一辆鱼贯而入。门口警卫战士肃然立正,迎着进来的高级轿车敬礼。由于车辆很多,战士敬礼的右手好长时间都没有落下来。宾馆大楼的电梯也运行不停,男女服务员奔来跑去,一片紧张气氛。忽然,一群服务员聚在电梯口,口里嚷着"老帅来了,看老帅"。一会儿,电梯口的红灯亮了,电梯门打开,朱德、李富春、陈毅从电梯里走出来。这些服务员知道他们在挨批判,不敢上前亲近他们,但都肃然而立,恭敬地向老帅们行注目礼。朱德慈祥地向大家招招手,率领李富春和陈毅到了休息室。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等十几个将军和几个士兵代表正在闲谈,一见朱德进来,马上跳起来喊了声口令:"立正!"朱德等人向大家招招手:"坐下坐下。"便进入里间去了,一个士兵问道:"首长,他们都是老右,你们给他们立正干什么?"韩先楚轻蔑地瞅他一眼,骂道:"你懂个屁!”

下午5时整,京西宾馆礼堂里已经坐满了代表,会场上静悄悄的,大家瞅着主席台,等待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忽然,会场里响起了"东方红"的乐曲,代表们如听到了口令,一齐站起热烈地鼓掌。在悠扬的东方红乐曲和暴风雨般的掌声中,毛泽东从主席台的一侧走出来,不断地向大家招手致意。林彪在稍后一点摇着他撰写前言的《毛主席语录》,也就是小红本,再后面隔一小段距离是周恩来,他胸前佩戴着有毛主席头像和"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的长方形小徽章。令代表们吃惊的是,周恩来面容清癯,比以前瘦多了。在周恩来后面的是陈伯达、康生、董必武、朱德、陈云、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他们在主席台上依次就座。陈毅等三老四帅则被安排在台下第一排坐着。

毛泽东站起来宣布:"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开幕!"会场上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代表们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掌声口号声差点把大礼堂的顶盖掀掉。不过,这座礼堂质量特好,从外面是一点听不到里面的声音的。行人从这里匆匆走过,看到士兵沿宾馆围墙持枪警戒,知道这里正在召开重要会议,但绝对想不到是开九大。

十分钟过去了,毛泽东把手往下压压,代表们又安静地坐回到座位上。毛泽东微笑地望望代表,大声讲道:"我希望,我们的大会,能够开得好,能移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会场上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接着林彪作政治报告。报告很长,这是林彪正式亮相,叶群十分重视,来会场前又给他吃药,又给他打针,但林彪仍然显得体力不支,念政治报告时气喘咻咻。花了近一个小时,林彪终于把政治报告念完了,已累得浑身大汗,瘫在座位里。他望望旁边议论风生的毛泽东,想到自己虽然已被写进党章草案,成为法定的毛主席的接班人,但以自己虚弱之体,还能等到自己接班的那一天吗?

林彪的政治报告作完以后,代表们分小组讨论政治报告。4月14日,代表们又集中起来开始表决。照例是毛泽东讲话,照例是掌声如雷。林彪又接着讲话,照例是气喘咻咻,照例是喊一大堆口号。接着周恩来、陈伯达、康生、黄永胜、王洪文讲话。大寨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永贵现在已经是大寨大队所在的昔阳县革命委员会主任,他仍头戴白毛巾、身穿黑色对襟祆,以表示自己还是老农民本色,王洪文讲话后,他也发了言。大家都一致表示拥护政治报告,拥护党章。

接着,大会宣布:"珍宝岛英雄孙玉国同志发言。"会场上顿时活跃起来,只见孙玉国身穿新军装,潇洒利索,走到讲台前,"啪"一下向主席台左右的首长敬了个军礼,又向会场全体代表行了个军礼,才掏出发言稿。会场里一片啧啧的赞叹声,这么英俊潇洒,真不愧为珍宝岛的英雄。

大会发言完了,毛泽东宣布:"现在开始表决,同意林彪同志作的政治报告的举手!"只听"唰"一声,代表们一齐举起了右手。毛泽东看看会场,宣布"一致通过"。接着毛泽东又开始主持表决党章:"同意党章的举手!"又是"唰"的一声,全体代表又都高高举起了右手。毛泽东看看会场,宣布:

"一致通过。"会场上又爆发出炸雷一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九大通过的新党章有很多新的内容,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把林彪是毛主席的接班人这一点写进了党章的总纲:"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综观中外共产党史,还从未有过在自己的党章里写上接班人的名字的事,真是荒唐至极。

政治报告和党章一通过,剩下的事就是选举中央委员会了,这是九大的高潮。林彪和黄、吴、叶、李、邱为一伙,江青和陈、康、张、姚、谢为一伙,互相之间开始了紧张的角逐。文化大革命搞了近三年,现在到了重新分配权力的时候了,双方都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毛泽东心里有数,把内定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的工作直接握在自己手里,具体工作由周恩来负责,康生协助。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复杂的工作。在4月14日的中央会议上,周恩来瞧瞧左边坐着的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谢富治、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温玉成,又瞧瞧右边坐着的董必武、刘伯承、朱德、陈云、李富春、陈毅、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心里思忖着,一边是文革新贵,一边是开国元勋,文革新贵都有毛泽东和林彪的支持,自然是都非进政治局不可,自己的任务,应该把那些老同志尽量拉进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以尽量减少文革新贵对国家的破坏。但是,据说胡耀邦、李志民、帅孟奇这些老同志还没有检讨,不检讨,那些文革新贵能让他们进中委么。

会散了以后,周恩来来到京西宾馆,对胡耀邦说:"你们做个检查吧,也好取得大家的谅解,进九届中央委员会,好为党工作。"大家没有说话,都把目光转向胡耀邦,等他拿主意。

胡耀邦个子矮小,貌不惊人,但极有主意,他是湖南浏阳县人,受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的影响参加革命,1933年1月被调到瑞金中央苏区儿童局工作。1936年长征到达陕北后,任中共中央局组织部长,后又改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晋察冀四纵队、三纵队政委,后又任十八兵团政治部主任,参加指挥解放四川战役,任中共川北区党委书记。

1952年,经邓小平推荐来到北京任青年团中央第一书记。1964年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西北局第二书记。丰富的革命斗争阅历使他对是非的判断力极强。当周恩来动员他写个检讨应付一下那些人时,他也知道这是周恩来的好意,但他不想写检讨,头一摆,倔强地说:"不写,没有错误,写什么检讨。"其他人一看胡耀邦不写,也都不写了。周恩来没有办法,只好摇摇头走开了。

周恩来回到西花厅后,熊向晖又来报告:"总理,四位老帅经过研究,认为苏军在边界上的兵力虽然由原来的二十几个师增加到了五十五个师,百万大军陈兵边界,但不可能大打起来。"周恩来拿过四老帅的研究报告,仔细地看了一遍,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个看法,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我要马上向主席报告。"熊向晖走了,周恩来拿起电话,要通了丰泽园,问道:

"主席休息了吗?"卫士回答道:"主席没有休息。"周恩来说:"我有重要情况报告主席。"卫士进来请示毛泽东:"总理有重要情况报告。"毛泽东点点头:"好,立刻请总理过来。”

周恩来坐着红旗车到了丰泽园门口,卫士已等在这里,见总理下车,过来要替总理拿公文包,周恩来笑着婉谢:"谢谢,你们已经很辛苦了,我怎么能让你们拿公文包呢?你们责任重大,一定要把服务工作搞好,全国人民都会感谢你们的,"卫士一阵心热,总理啊,你总是对同志这么关心,这么体谅。

毛泽东在书房里正在等着周恩来,见他进来,指指沙发说:"请坐,有什么重要情况呢?"周恩来说:"四老帅有两个结论,一个是苏军在边界陈兵百万,但不会大打;一个是尼克松上台后,对华政策有了松动,打开中美冰冻多年的关系的时机已到。"周恩来的这两个消息给毛泽东带来了喜讯,毛泽东脸上泛起了一阵红光,竟然很少有的催促起周恩来了:"快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说说第一个结论吧。"周恩来喝了一口茶水说:"四老帅为什么认为苏军虽然在边界陈兵百万,但大打不起来呢?他们认为,苏军的战略思想从来重视集中优势兵力,实施重点突破,达到战役速决。莫斯科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攻克柏林、出兵我国东北都是集中百万大军进行突击。现在苏联战略重心在欧洲,他们主要是同美国抗衡,要抽出几百万兵力同我国大打是不可能的。"周恩来喝了几口茶,毛泽东又催问道:"那么第二个结论呢?怎样解释?"周恩来放下茶杯说:"苏联最近搞了个亚洲安全体系,收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橡胶,吸引日本开发西伯利亚的石油。交换的条件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同意苏联的舰船通过马六甲海峡,日本同意苏联舰船通过宗谷海峡和津轻海峡,这就严重地触犯了美国利益。尼克松上台后,为了打中国这张牌,以同苏联争斗,好几次讲话表示愿意同中国接触。最近,尼克松还转托刚上任的法国驻华大使捎来了口信,愿意同中国谈判。陈老总建议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中美关系有了突破,就会大大加强我国在国际关系中的战略地位。”

毛泽东站起来,兴奋地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夸赞四老帅道:"这四个老总啊……姜还是老的辣噢。看来,我还得给他们再压压担子。"周恩来看出,毛泽东对四老帅的这两个结论很赞赏,便把四老帅的困难讲了出来:"九大上,有些人对四老帅的做法不大妥当,上海给陈毅同志写了封信,说是选他作右的代表,他们的日子不太好过,恐怕很难承担起更多的工作。"毛泽东又窘又恼:"还有这事?谁说中国人没有发明创造,这就是一个创造,完全是胡闹。什么右的代表,我就爱和右派交朋友,你看我要和美帝国主义头子尼克松握手言欢了。毛泽东说完,放怀大笑起来。

周恩来看毛泽东兴致很好,便提起酝酿中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来:"主席,这四位老帅进不进中委?我和康生同志研究了半天,还是想先请示一下主席的意见。"毛泽东在沙发上坐下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周恩来:

"你的意见呢?"周恩来毫不犹豫地说:"我的意见是四老帅都进中委。万一林彪同志病了,他们还可以出来抵挡一阵子。不然,我们临时到哪里去找人呢?"毛泽东默然,一股劲儿地吸着烟,半天没有说话。周恩来以为毛泽东生气了,哪里知道毛泽东突然一挥手,果断地说:"三老四帅都进中委,一个也不要拉下,谁要不同意叫他来和我辩论。”

周恩来又提出江青的问题:"主席上次指示江青不要进政治局,康生同志建议江青同志还是进政治局好。"毛泽东这次可是生气了:"我说了,我坚决不同意,我不能同江青共事,你们要她当中委,我就不干,她也不能进政治局。”

毛泽东一再反对江青进政治局,林彪也急忙表态:"不同意叶群进政治局。"不知怎么的,林彪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三老四帅仍然留在中央,是为什么呢?是牵制自己吗?他细细看了一下预定的政治局委员名单,元老派占三分之一,文革小组占三分之一,再就是自己和黄、吴、叶、李、邱了,明摆着这是一个互相牵制的构局。既然要牵制,那就是说毛泽东对自己还不放心。林彪一想到此,又开始出汗,不得不格外小心。

江青、叶群得知自己有被挤出政治局委员的圈子的危险性,顿时慌了手脚,四处活动,江青有中央文革一帮人给自己摇旗呐喊,她再想着把黄、吴、叶、李、邱拉过来,就稳稳当当地可以拉够选票了。江青找到黄永胜,恳切地说:"永胜同志,我看你能力很强,我要选你当常委。"黄永胜也很想当常委,但算来算去,知道常委是落不到自己头上的,江青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现在却主动要选自己当常委,无非是要自己投她一票。黄永胜客气地说:

"江青同志,我的能力不够,但我要给你投一票。"江青满意地走了。黄永胜跑到毛家湾,气呼呼地对叶群说了江青拉选票的事,临了说道:

"谁选她呀,那么狂,我就看不惯。"叶群一跺脚,指着黄永胜连说"大错,大错"。黄永胜愕然,问叶群:"我错在哪里?连主席都反对她进政治局呢。"叶群又一跺脚,连说:"蠢蠢!"她看黄永胜还不明白、便贴着他的耳朵说:

"你想想,江青进政治局,主席怎好说同意,当然是要做做姿态了。你可不要给个棒槌就当针(真)。再说,江青不进政治局,我还能进政治局吗?反过来,江青进了政治局,我一定也能进得了政治局。为什么?总得有人陪衬陪衬呀!所以,她就是个王八蛋,你也得选她,为了我;明白吗?我的傻将军。"黄永胜连忙把她抱住说:"我明白了,一定照你的话做。”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叶群拿起电话耳机:"喂?啊,是总理!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副主席已经睡了!你明天写封信来,好,我明白了,我一定转告。"叶群放下耳机,未等黄永胜问,就主动告诉他:"总理刚才来电话,要送政治局委员名单给副主席看,叫我挡住了。"黄永胜奇怪地问:"为什么呢?"叶群不耐烦地说:"我怕总理来了,副主席为了表示谦虚,一下子把我的名字勾了。"黄永胜恍然大悟,敬佩地说:"我看你应该当常委才是。"叶群故作羞涩地说:"你别抬我了,我是一朵玫瑰花,无人采。"黄永胜拥住她说:"我来采嘛!”

第二天一早,周恩来把名单寄到毛家湾,叶群打开看了一下,见江青和自己的名字都在上面,便令秘书拿去给林彪圈阅。秘书进到里间,对闭目养神的林彪念了名单,林彪一句话也没有说,用右手食指在空中划了个圆圈,表示圈阅了。

经过反复的较量,4月24日,九大代表选出了九届中央委员会。九届中央委员会又选出了政治局委员,委员有毛泽东、林彪、周恩来,有董必武、叶剑英、刘伯承、朱德、许世友、李先念、陈锡联;有江青、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有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叶群、李作鹏;还有谢富治。政治局候补委员有纪登奎、李雪峰、汪东兴。

叶群当了政治局委员,办的第一件大事是命令秘书们到北京饭店、前门饭店、京西宾馆三个九大代表们的住地为女儿找驸马,为儿子找皇妃。这时九大使命虽已结束,但代表们还得学习座谈九大的意义。叶群指挥着找来找去,发现几个小伙子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可一打听,都已结婚了。一个秘书倒是发现了个姑娘,非常漂亮,是学毛著的积极分子。叶群忙把吴法宪找来,要他扮演一个关心青年人的老首长去摸摸姑娘的底。吴法宪领命出来,立即把姑娘找来,问了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姑娘也老老实实地说了一些自己参加九大的感受。吴法宪突然问道:"结婚了吗?"姑娘的脸一下红了,低声说:"没有,我要好好为党工作,不想过早结婚。"吴法宪夸奖道:"很好,不过如果有合适的人的话,也可以考虑。”

吴法宪找姑娘谈话的时候,叶群、秘书们和林立果都藏在里面看,叶群对这个姑娘很满意。姑娘走后,叶群问道:"老虎,你觉得怎么样啊?"林立果一扭脖子说:"不怎么样。"秘书把他拉到一边说:"这姑娘挺不错的。"林立果语出惊人:"主任找的人我都不要,她是想在我身边安个人,控制我。"秘书们一听,不禁面面相觑,这哪里有点母子的亲情呢?大家懒懒地回了毛家湾。

秘书回来得正好,王光美专案组送来了专案报告,请林彪批示。林彪这次倒很干脆,拿起红铅笔批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