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78回 陈伯达身败庐山 林立果秘建舰队


话说邓小平由于劳累,在工厂劳动时突然晕倒。罗明等人急忙把他扶到休息室躺下,炮团卫生队的医生闻讯急忙赶来抢救,工人们又端来糖水。经过抢救,邓小平醒过来了,休息了一阵以后,人们把他护送回将军楼。

这时,邓朴方已被送到步校。邓小平卓琳看到儿子面容清瘦,病情严重,难过得掉下泪来。邓小平每天亲自动手为儿子洗澡,总是累得出一身汗。厂里知道后,便特意请了一个中年妇女照顾邓朴方,邓小平这才轻松了一些。

前几天,邓小平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汇报了自己在南昌生活劳动的情况。信送走后,一直没有收到中办的通知。他当然知道这封信肯定会送到毛泽东手里,只是不知毛泽东看了此信后有何想法。

远在南昌,不能听任何文件传达的邓小平不知道,此时毛泽东正忙于在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对他的来信没有作什么批示。当然毛泽东看信后还是很满意的,也想到了当年在中央苏区邓小平陪自己挨整的情景来,他准备过一段时间让邓小平出来工作。

这次九届二中全会一开始就有些不大对头。3月8日,毛泽东向政治局提议召开四届人大,准备修改宪法。他特别提出,不设国家主席。既然毛主席说了不设国家主席,那就不设就是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大都同意,江青更是高兴,唯有林彪不高兴。设国家主席,江青自知没有自己的份,周恩来也不会去当,那必然是林彪要当了,江青觉得这将是对自己极大的威胁。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林彪非要设国家主席不可,听说毛泽东提出不设国家主席,当天晚上就给毛泽东打电话:"主席,我们都想请您出来当国家主席。"毛泽东不高兴地说:"我说了,不设国家主席。"说完就放下了电话。林彪握着电话发愣。过了几个小时以后,他又给游泳池打电话。毛泽东听说是林彪的电话,接都没有接,让秘书对林彪说:"主席问候林彪同志好。”

林彪连碰钉子,并不死心,让叶群指使黄永胜、吴法宪制造舆论,说林副主席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吴法宪知道毛泽东讲过不当国家主席,对叶群坚持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不理解,问叶群:"主席已经说了,他不当国家主席,为什么非要设国家主席呢?"叶群瞪了他一眼说:"吴胖子,你怎么连这点都不懂。不设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往哪里摆?"吴法宪这才明白林彪的底牌,原来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林彪自己要当国家主席。吴法宪已是死心踏地地要跟林彪跟到黑,听叶群交底后马上出去散布舆论去了。

林彪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凝神不动,掂量着即将到来的这场暴风雨。去年10月20日,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库兹涅佐夫率团来华谈判,以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又率团去苏联谈判,边界谈判虽未获得实质性进展,但边界冲突却停息下来了,勃列日涅夫的手也已离开了核按钮。根据各种消息,主席对自己发布一号命令有了看法。最近,张春桥越来越受到重用,似乎有让张春桥接班的意思。虽然九大党章上明确写上了自己是毛主席的接班人,但是这并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会接毛主席的班。宪法、党章是人写的,人也就能修改它,只要主席一句话,还不就改了。林彪想到这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设国家主席,只要自己当上了国家主席才有了权力对付江青那帮人。

深夜里,林彪把秘书叫来,吩咐他:"你记一下吧,我有个建议要报中央。"秘书坐下来准备记录,林彪口授了他给中央的建议:一、关于这次"人大"国家主席的问题,林彪同志仍然建议由毛主席兼任。这样做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人民的心理状态适合,否则,不适合人民的心理状态。

二、关于副主席问题,林彪同志认为可设可不设,可多设可少设,关系都不大。

三、林彪同志认为,他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的职务。秘书整理好记录稿后,林彪拿过来反复核对了几遍。他对自己的这个作品很满意,他想象着,毛主席接到这个建议后,一定会认为这是林彪忠心的又一表现,你看林彪一再拥戴自己当主席呢,江青那些人想反对也无处下手。你反对毛主席兼国家主席吗?那就是反对毛主席。这个罪名扣到谁的头上都够呛。你们认为是我林彪想当副主席吗?我已写明了不当副主席。当然,主席是不会兼任国家主席的,最后这个国家主席还不是我林彪的。

中央政治局接到林彪的报告后立即转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接过建议,冷笑两声:他这是学三国东吴孙权劝曹操做皇帝的办法呢。当年曹操接到孙权的劝进信后嘲弄孙权"是要把我放在炉子上烤呢",坚决不做皇帝。现在林彪三番两次劝自己做国家主席,也是想把我毛泽东放在炉子上烤呢。他拿起红铅笔,在林彪的建议上批示:"我不能再作此事,此议不妥。"本来他还想再加上"我劝你们不要把我当曹操,你们也不要当孙权",但想想算了。批件退下来后,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都明白,毛泽东反对设国家主席,其中原因,大家也都明白。1958年毛泽东退居二线,刘少奇当了国家主席。如此几年,毛泽东深有大权旁落之感,搞了几年文化大革命,弄得国家伤筋动骨,才把这个问题解决,毛主席又站在一线,现在毛主席怎么会同意再设国家主席呢?毛泽东的心理,江青看得清楚,林彪也看得清楚。江青看得清楚,有恃无恐,坚决反对设国家主席。林彪看得清楚,心里发虚,坚决要设国家主席。两人都不露面,都是指使参加宪法起草小组的手下人去争去吵。于是,宪法起草小组内,以康生、张春桥为一派,以陈伯达、吴法宪、李作鹏为一派,两派相争,阵线分明,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双方的主要出场人又主要是张春桥、吴法宪。江青对张春桥时授机宜,林彪给吴法宪连电奖励。文化革命中整人起家的两个集团--江青集团和林彪集团的蜜月已经结束,双方进入了权力再分配的你死我活的斗争中。

这样吵来吵去,不觉就到了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此月在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江西九江机场全部戒严,大型喷气式专机起飞降落。从山上到山下的公路沿线,也全部由部队严密戒备,一辆接一辆的大红旗轿车络绎不绝地沿山而上。

毛泽东坐专列到了九江。上山后,他先把政治局常委们找来,同大家招呼:"要把这次会开成一个团结、胜利的会。"他瞟了一眼林彪说:"不要开成分裂、失败的会。"林彪顿时感到后背发凉,1959年的庐山会议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从美庐出来,林彪看了看庐山,只见白云如海,波涛滚滚,时隐时现,莫测高深。林彪一阵冷战,深深感到中国的政局就如同这庐山的云一样,显得波诡云谲。谁知这场较量自己能否获胜,要是落个当年彭德怀一样的下场那就惨了。但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要想中途退却那是没有出路的,拼命而行,说不定还会杀出一条路来。

8月23日下午,九届二中全会开幕了。毛泽东宣布会议开幕,周恩来宣布了会议的议程:一、讨论修改宪法问题;二、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三、战备问题。康生接着代表宪法起草小组对修改宪法的历次主席指示和修改宪法草案起草的过程作一说明。这时,林彪突然要求发言。毛泽东眼里闪过几点火星,立刻意识到林彪今天的讲话是来者不善。前几天开会前的常委会,林彪一直没有要求在会上讲话,现在却迫不及待地要求讲话,看来是在下面商量好了,要搞突然袭击。当着这么多中央委员的面,不让他讲也不行,于是毛泽东点点头,让林彪讲话。

果不出毛泽东所料,林彪一上来就讲天才,讲毛主席是天才,天才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要设国家主席,请毛主席兼任国家主席。林彪的话完全打乱了会议进程,毛泽东绷紧了脸,大口大口地吸着烟。这时林彪讲得更带劲了,唾沫四溅地喊着:"谁反对天才就是反对毛主席,就要全党共诛之,全党共讨之。"毛泽东听着林彪的讲话,心里明白,他这是在骂江青和张春桥,因为江青和张春桥就一直按着自己的意见,反对设国家主席,反对称天才。毛泽东心里冷笑几声,什么天才,什么大树特树,还不是为了树林彪自己,好爬上国家主席的宝座。

开幕式结束后,林彪和江青都部署人马准备战斗。双方都明白,林彪上午的讲话等于叫了阵,下面就得各路军马上阵了。江青把张春桥叫到自己住的别墅,秘商战略,最后还是康生出了点子,暂时守住阵脚,让他们充分表演,最后等主席发话了,一个反攻过去,保准让林彪他们一败涂地。

江青在紧张部署,林彪也在紧张调兵。黄永胜不在山上,叶群就只有靠吴法宪在一线指挥了。叶群通知吴法宪,叫他组织指挥李作鹏、邱会作在明天的小组会议上发言,要多串连海军、空军和总后的一些军官。吴法宪因为上庐山后在宪法草案讨论中和张春桥斗得很厉害,林彪特意让林立果去电话对他表扬一番。吴法宪这时正是踌躇满志,要好好干一番,接到叶群的指示后,他立即把上海和浙江的空军领导人王维国、陈励耘找来,要他们明天发言时坚持设国家主席,坚持天才论:"谁反对讲天才就是反对毛主席。”

只是陈伯达还有点犹豫。他本来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理应站在江青一边,怎么站到林彪那里去了呢?原来江青在文革小组早就是实际上的第一把手,陈伯达经常和江青发生争吵。他的名声很高,却没有实权。这时陈伯达看到林彪手下有五员将,人多马壮,便悄悄地同叶群挂上了勾,投到林彪这里来了。但是陈伯达胆小怕事,怕在明天的小组会上发言砸了锅。他已听叶群说了林彪的讲话是毛主席看过并且同意了的,但他不怎么相信,叶群是撒谎撒出了名的人,他决定去林彪那里核实一下。

这天天黑时分,陈伯达乘夜色黑浓,溜进了林彪的住所,吞吞吐吐地问道:"我听叶群说副主席的讲话是毛主席看了的?"林彪大吃一惊,作噤声状:"这事就谈到这里,不要说出去。"陈伯达赶紧不说了,林彪的话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在庐山会议上大干起来了。

8月24日下午,九届二中全会分组讨论。陈伯达、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按照事先由林彪定下的口径,在各组带头发言。叶群事先曾指示大家发言时要带感情,所以这些人在会上一个个都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子。吴法宪哭泣着说:"这次讨论宪法修改中,有人要否定毛主席天才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说法,为什么在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之后,有人还反对这个提法?我听了这话气得发抖。这是把矛头对准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九届二中全会,林副主席讲话说他坚持天才论的观点,我完全同意林副主席的讲话。我认为,二十世纪的天才就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就是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收回这句话。"李作鹏、邱会作也是慷慨激昂,杀气腾腾。叶群当过国民党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更是表演动人,声泪俱下。他们发言各有特色,但无外乎要坚持天才论,坚持设国家主席。陈伯达更是找了革命导师恩格斯和列宁说到天才的一些语录,断章取义地编到一起,还真迷惑了一些人。许多中央委员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再加上文化大革命以来喊天才已喊顺了嘴,竟看不出林彪的天才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上了大当。

江青知道在庐山上将会和林彪有一场恶斗,但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凶,又这么整齐。更使她吃惊的是陈伯达公然站到林彪一边去了,而且表现得十分活跃,竟成为林彪的一员大将。她把张春桥请来,二人拉上窗帘,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江青痛心疾首地说:"没想到,夫子被人家拉过去了。也是我太大意,总以为他胆子小,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没想到这次他还真干了。"张春桥点点头说:"这是我大意了,我早看出他对我们是三心二意,只以为是意见分歧。现在看来,他原来是特洛伊木马,还不知道向那边送过多少消息哩。现在事不宜迟,得赶快把这些情况向主席汇报。这次他们的矛头是对着江青同志,对着主席的。"江青站起来说:"现在我们就去,你把文元也叫上。”

其实不用江青汇报,毛泽东对庐山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当夜,他派车把林彪请来。叶群不放心,随车跟去,被留在客厅,只准林彪一人上去进入毛主席办公室。以往林彪去见毛主席时,毛主席总要客气地让坐,有时甚至站起来握手。但这次毛主席既没有站起来,也没有客套一番,只是用手指指指沙发,让林彪坐下,自己还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

好一会儿,毛泽东才放下批件,抬起头来,严肃地说:"我说要把会开成一个团结胜利的会,有人偏要开成一个失败、分裂的会。几个人起哄,蒙骗了二百多个中央委员,实为有党以来所未有。"林彪替自己的几员大将辩护道:"那几个同志都是当兵的粗人,他们文化水平低,只知道对主席忠诚。"毛泽东严厉地问:"陈伯达呢?他可不是粗人,大概是个天才的理论家吧。他从来没有和我配合过,这次配合得可好了,又是坚持设国家主席,又是坚持天才论,鼓动一些人,大有把庐山炸平之势。此人是一个可疑分子,你要和他保持距离,我也会给其他同志打招呼的。”

看毛泽东的意思,陈伯达是保不住了。林彪心里明白,事情决不会就此为止,今天搞掉陈伯达,明天就会来搞我林彪。他估计了一下形势。二百多中央委员,造反上来的那些人是跟江青走的。原来的那些老干部对自己恨之入骨,巴不得自己倒霉。现在是主席没有讲话,只要主席一讲话,他们就都会联合起来向自己扑来,说不定自己立刻就会成为彭德怀第二。与其这样,还不如舍车保帅,徐图后计。主意已定,林彪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陈伯达原来有问题?幸亏主席提醒,我以后不理他了。”

8月25日,毛泽东把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员召来开会。他生气地说:"不设国家主席,我至少讲了六句。有人说我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那么六句就是六万句,可有人还坚持要设国家主席。陈伯达这次配合得可好了,三次庐山会议,两次他是反对我的,第一次跟彭德怀走,这一次又欺骗中央委员。从现在起,不要讨论林彪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了,华北组第6号简报收回。大家有意见没有?"自然是没有意见。毛泽东又问陈伯达:"陈伯达,你在北京军区没有职务,怎么老往北京军区跑,连林彪同志都不好讲话了。"陈伯达惊愕地看着林彪。林彪沉着脸,什么也没有说。

8月31日,毛泽东写的《我的一点意见》发给各中央委员了,文中历数陈伯达从来不配合的罪恶,批判陈伯达的坚持天才论的观点,文章还特别点出毛泽东和林彪对天才论的看法是一致的。

此文发下来后,陈伯达立即成了会议批判的对象,大家怒吼着要他交代。经过几天的批判以后,陈伯达狼狈不堪地回到自己住所。服务员都不理他了,他知道自己完了,看来得降职使用了。正当陈伯达想着中央以后会给他安排什么工作时,几个军人走进来,"咔"地给他戴上手铐,粗暴地把他向门外推去。门外已停着一辆轿车,军人们把他塞进轿车,往山下驰去,随后又坐飞机到了北京,关押进秦城监狱。

形势急转而下。林彪一伙步步退守,江青一伙步步进逼。林彪在退却中订立攻守同盟,防止乱了阵脚。江青在进攻中步步紧逼,毫不放松。毛泽东看了黄、吴、叶、李、邱的口径完全一致、避开要害问题、只扣帽子、不讲事实的检讨,知道他们这是有计划、有组织的退却了。但毛泽东心中有数,下山后再给他们甩石头。庐山的会到此为止。9月6日,庐山会议结束,大家都纷纷下山去。在九江机场上,林彪与黄、吴、叶、李、邱在飞机里合影,以示纪念。

毛泽东对林彪一伙一点也没有放松。一下山,他就把黄、吴、叶、李、邱的报告拿出来审阅。先是看吴法宪的。毛泽东想起吴法宪在庐山上的表演,想起听到的许多消息,感到此人办事太不光明正大,便在文件上批写道:"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为什么这样缺乏正大光明的气概。由几个人发难,企图欺骗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有党以来没有见过。"批完吴法宪的检讨,毛泽东第二天又拿起了叶群的检讨。他对林彪的这个老婆一向没有好感,在检讨上批她"爱吹不爱批,爱听小道消息,经不起风浪","当上了中央委员不得了了,要上天了,把九大路线抛到九霄云外","不提九大,不提党章,也不听我的话,陈伯达一吹就上劲了,军委办事组好些同志都是如此"。

到了此年12月,毛泽东在黄、吴、叶、李、邱的检讨上写批语,甩石头,又掺沙子,派纪登奎参加军委办事组,又挖墙角,改组北京军区,让李德生、谢富治、纪登奎接管了北京军区。年底,毛泽东又决定召开批判陈伯达的华北会议。

毛泽东步步紧逼过来,林彪集团恐慌异常。叶群紧张地问林彪:"人家一步步逼过来了,你快拿主意吧,总不能坐以待毙呀!"林彪沉思了一会,果断地说:"搞文的我们搞不过他们,搞武的他们可不行,现在该是老虎出山的时候了。”

林立果看到林彪在庐山大败而归,急于出山一试身手,受了林彪的嘱托后,便踌躇满志地从后台走到前台,开始指挥一场真正的阴谋了。

林立果参军进入空军后,由于是帅府公子,吴法宪格外奉承,很快让他入了党,当上了空军党委办公室的副主任。1969年10月,林彪把吴法宪叫到家里,问他:"立果在你们那里怎么样啊?"吴法宪谄媚地说:"立果很有思想,也是天才,是我们的榜样。"林彪笑笑说:"我把立果送到空军,是帮你的,你可以让立果更好地帮你。"吴法宪心领神会,马上表态:"这是首长对我的最大支持,立果是超天才,我应该好好向他学习。”

吴法宪回去后,立即发布了一道命令,提拔林立果为作战部副部长,实际上是部长。不,比部长还大。吴法宪宣布空军的一切都可以由林立果调动。没有中央的决定,没有军委的命令,吴法宪把人民空军私授给林立果了。

林立果掌握空军大权后,在空军中拉了周宇驰、王飞、刘沛丰等空军司令部的一些处级干部成立了一个别动队、美其名曰研究小组。后来他们看了日本电影《山本五十六》、《啊!海军》后,林立果又出鬼点子说:"我看咱们的小组就叫联合舰队得了。"周宇驰等人也都同意。于是,林立果正式把他的别动队改名为"联合舰队",决心像二次大战时期率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的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那样,给毛泽东来个突然袭击。

林立果这时手里握有"联合舰队"这个秘密武装,北有空军司令部的支持和掩护,南有上海空军、浙江空军负责人王维国、陈励耘、江腾蛟等人的全力支持,开始大干起来了。

不久,在南方边陲省份发生了一起惊天动地的暗杀事件。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