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83回 林立果布兵炸专列 毛泽东设计破奸谋


话说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访华,周恩来在钓鱼台国宾馆同基辛格会谈。会谈从下午四时半开始,直谈到晚上十一时才结束。随后周恩来准备带王海容、唐闻生去向毛泽东汇报。不料毛泽东通知王海容,让熊向晖一起来。周恩来不知毛泽东叫熊向晖有何重大事情,便把熊向晖叫上,一起从四号楼上了车,向中南海驶去。

熊向晖也参加了周恩来领导的外交小组驻进了钓鱼台。他这时已调任总参任某部长,专门研究国际问题。参加接待基辛格和尼克松的外交小组驻进钓鱼台四号楼以后,他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国际形势,配合谈判。熊向晖以为主席招他去,是想了解国际形势。他无心欣赏夏夜的景色,考虑着怎样向主席汇报。不知不觉,车子就在中南海毛泽东居所游泳池前停了下来。

周恩来一行进了毛泽东办公室,向老人家问了好。随后周恩来和熊向晖一左一右在毛泽东身边的两张单人沙发上坐下来。王海容坐在熊向晖一侧的沙发上,唐闻生在毛泽东坐的沙发后面一把木椅上坐下来。大家坐好后,周恩来对毛泽东说:"现在我来汇报一下和基辛格会谈的情况……"毛泽东挥挥手:"不忙,不忙。"他把脸转向熊向晖,问道:"你抽烟吗?"王海容代答道:"老熊是个烟鬼。"毛泽东一愣:"不是小熊吗,怎么成了老熊了?"熊向晖老老实实地说:"主席,我今年已经五十二岁了。"毛泽东摇摇头:

"五十二岁就叫老熊?我不同意,还是叫小熊好。你抽烟吧,有你在,我就不孤立了。他们都是讲卫生,不抽烟的啊!”

熊向晖不客气地从毛泽东的烟盒里抽了支烟点上抽起来,毛泽东也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熊向晖看看周恩来,示意总理可以汇报了,但周恩来却装作没有看见。他已看出来,毛泽东有话要问熊向晖。

果然,毛泽东又问熊向晖:"你在总参任副部长?"熊向晖答道:"是。"毛泽东接着问:"那个参谋总长叫什么名字呀?"熊向晖奇怪了,主席问这个问题干什么?主席还能不知道总参谋长是黄永胜?而且把总参谋长说成是参谋总长?想是想,说是说,熊向晖如实回答:"总参谋长是黄永胜。"毛泽东吐口烟,语带轻蔑地说:"噢,是他呀!他在总参批陈整风小结会上说了些什么呀?”

总参的批陈整风小结会是前不久召开的,王新亭副总长念了小结,吴法宪副总长作了补充。吴法宪的发言把黄永胜抬得很高,充分肯定了总参批陈整风的成绩,极力称赞黄永胜主持总参以来,总参的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和成绩,黄总长是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主席和林副主席对黄总长是很满意的。黄永胜最后讲了话,谦虚地说自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得还不深刻,比林副主席差得很远。

熊向晖是总参某部副部长,当然参加了这个会议,他如实汇报了会议情况,以为主席很满意。不料毛泽东听着听着脸沉了下来。熊向晖讲完了,毛泽东冷冷地问:"完了?就这些?"熊向晖点点头说:"就这些。"毛泽东问道:"你嗅出点什么没有?"熊向晖莫名其妙,只好回答:"没有嗅出什么。"毛泽东气呼呼地问:"黄、吴、叶、李、邱在庐山跟着陈伯达捣鬼,你一点也没听说?"熊向晖脑袋"嗡"地一响,黄、吴、叶、李、邱在庐山捣乱,这可能吗?须知,他们都是现今在中国政坛上红得发紫的人物呀!毛泽东看熊向晖吃惊得目瞪口呆,心里便明白了,转过头来问周恩来:"五个大将的检讨,发到总参了没有?"周恩来回答说:"发了,军委和总参共发了六十多份,应该发到熊向晖这一级。但是,现在看来,黄永胜都给扣下了,根本没有发下去。”

毛泽东把沙发扶手一拍,恼怒地说:"五个大将的检讨根本就是假的,黄永胜他们在搞阴谋,庐山的事没有完,他们还有后台。有的人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这不是共产党的作风,是国民党的作风。"熊向晖心里一惊,主席这不是批林彪吗?林彪也有问题,他不敢往下想了,回过身来听周恩来汇报。

经过两天的谈判,黄华提出的联合公报方案,由于设身处地考虑了美方的观点,基本上为基辛格接受了,这就为尼克松总统来华访问奠定了基础。双方商定,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间为1972年春天。

基辛格圆满完成了秘密使命,要启程回国了。宴会上,基辛格悄悄地对黄华讲:"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黄华说:"请讲吧。"基辛格认真地说:

"来北京之前,我和总统设想过和你们谈判的情景。我们认定你们一定会拍着桌子叫喊着打倒美帝的口号,勒令我们立即滚出台湾,滚出越南。"黄华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摇摇头:"我才不信呢。"基辛格的助手证实说:"博士讲的都是实话。"黄华一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周恩来送走了基辛格一行后,又来到西花厅处理公文。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来,他一把抓起电话:"主席要南巡?……好的。"原来毛泽东自和熊向晖谈话后,得知黄永胜根本没有把他们的检讨向下发,根本不认识错误。进入七月底以来,毛泽东又不断接到汪东兴等人的报告,得知林彪和黄、吴、叶、李、邱等人接触频繁,行动十分可疑。他估计林彪要发动政变了,便冒着危险,到南方巡视,和各地的封疆大员们打打招呼。

8月14日,毛泽东乘坐的专列从北京出发两天后到达武汉,8月17日到了长沙,8月31日到达南昌,9月3日到达杭州。每到一地,他总是把那些手握重权的省委第一书记和大军区司令找来谈话,从武汉一直谈到杭州。

毛泽东和这些地方大员们谈的什么,是绝对保密的。林彪知道毛泽东南巡是针对着自己的,但就是不知道谈话的具体内容。恰好李作鹏陪同一个外国代表团到武汉去访问,叶群便通过黄永胜转告李作鹏,要他到武汉后,找刘丰谈谈,务必要搞到毛泽东的谈话内容。

李作鹏接受指令后,当天就把刘丰找到东湖宾馆,问道:"林副主席很想知道主席和你们的谈话内容,所以我把你约来谈谈。"刘丰有点紧张,主席的谈话都是批评他们的,是务必要保密的,怎么能透露给李作鹏呢。李作鹏看他吞吞吐吐的,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想想你这个大军区政委是怎么当上的。林副主席垮了,你也得跟着完蛋。"刘丰想想也是,心一横,便把毛泽东来武汉时的谈话内容都告诉李作鹏了。

外国军事代表团在武汉结束访问后,李作鹏陪同代表团回到北京,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代表中国军方和他们进行会谈。下午五时,会谈结束,李作鹏等送走了外国代表团,即把黄永胜拉到一角落,给他讲了刘丰的密告。黄永胜听了,胆战心惊,把刘丰密报的毛泽东谈话内容立即打电话报告了在北戴河的叶群。这正是1971年9月6日晚,离李作鹏从武汉回到北京还不到四个钟头。在这之前几个小时,周宇驰驾驶直升飞机送来了广州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密报来的毛泽东的谈话内容。林彪、叶群、林立果、周宇驰几个人关起门来,把这两份谈话记录放在一起比照,毛泽东谈话的主要内容就很清楚了。那么毛泽东谈了些什么呢?

毛泽东第一站是先到武汉,在这里他召集了湖北、河南等地的党政军负责干部刘丰、刘建勋、王新、华国锋谈话。毛泽东望着这几位封疆大员,扳着指头说:"我们这个党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了,大的路线斗争有十次。这十次路线斗争中,有人要分裂我们的党,都没有分裂成。这个问题,值得研究。这么个大国,这样多人不分裂,只好讲人心党心、党员之心不赞成分裂。从历史上看,我们这个党是有希望的。”

接着,毛泽东历数十次错误路线的罪恶:"开头是陈独秀搞右倾机会主义,接着是瞿秋白犯路线错误。1928年党的六大后,李立三神气起来了。1930年罗章龙另立中央。王明路线的寿命最长,从1931年到1934年,这四年我在中央毫无发言权,直到1935年遵义会议,纠正了王明路线错误。在长征的路上,一、四方面军汇合以后,张国焘搞分裂,另立中央,没有成功。到了陕北,张国焘逃跑了。全国胜利以后,高岗、饶漱石结成反党同盟,想夺权,没有成功。1959年彭德怀里通外国,公开下战书,想夺权,没有搞成。刘少奇那一伙人,也是分裂党的,他们也没有得逞。”

毛泽东停下来,喝口茶,望望憨厚老实的华国锋。他对这位出身于山西交城的父母官印象很好。华国锋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后随大军南下,出任毛泽东故乡--湘潭县委第一书记。建国初期,毛泽东南巡,到了故乡,华国锋前来迎接。他不善言辞,但办事扎实。这位山西人身材高大,留着寸头,生活朴素,也令毛泽东喜欢。在毛泽东看来,他是那种厚重少文的老实人。从此以后,毛泽东对他着意培养,由湘潭县委书记而韶山地委书记,而湖南省委书记。华主持修建了韶山铁路和韶山灌区,组织设计建造了韶山纪念馆。现在,他是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毛泽东喝了几口茶,又讲起来,直截了当地点林彪的名字:"再就是1970年庐山会议的斗争。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突然袭击,带头发难。他们连彭德怀都不如,彭德怀还下一道战书呢,可见这些人风格之低。我看他们的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纲领就是设国家主席,就是'天才论'。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林彪同志那个讲话,没有同我商量,也没有给我看,大概总认为有把握了。这次庐山会议,又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对林还是要保,前途有两个,一个是可能改,一个是可能不改,要改也难。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他们要捂,连总参二级部部长一级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怎么行呢?二十几岁的人捧为'超天才',这没有好处。我一向不赞成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黄、吴、李、邱四个人向林彪请示问题都要通过她。”

华国锋心里明白,林彪问题已成为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了,立即表态拥护毛主席的讲话,坚决听从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挥。其他几个人也都表了态。在长沙和南昌,毛泽东又分别同湖南、广东、广西、江西、江苏、福建等省的负责人谈了话。毛泽东指着广州部队司令员丁盛问道:"你们同黄永胜关系这么密切,来往这么多,黄永胜倒了,你们得了?我就不信黄永胜能指挥解放军造反!”

毛泽东是9月3日到杭州的,陈励耘奉命前来见毛泽东。由于他心里有鬼,表情上不大自然。毛泽东责问他:"你同吴法宪的关系怎样?吴法宪在庐山找了几个人,有你陈励耘,有上海的王维国,还有海军的什么人。你们都干了些什么?"陈励耘吓得面色苍白,吱吱唔唔。

林彪研究了毛泽东的南巡讲话,情知毛泽东要摊牌了。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想了一会儿说:"人家要来吃席,我们只有摆宴,绝不能束手待毙,要干!"周宇驰挥舞着拳头说:"林副主席说得很对,我明天就回北京。"林立果说:"现在是到摊牌的时候了。我命令,联合舰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第二天下午,周宇驰要回北京组织行动了,林彪设宴为他送行。北戴河的秋天凉意袭人,海风萧萧。叶群、林立果频频劝酒。周宇驰也知道前途凶险,借酒浇愁,大有荆柯刺秦王的味道。盛宴结束了,周宇驰要走了,林彪突然抱住他哭泣起来:"宇驰,我的全家的性命都交给你了。"叶群、林立果心里不是滋味。林彪,中外驰名的常胜将军,堂堂国防部长,多少国民党名将败在他手下,又有多少中共开国元勋被他打翻在地。而今天,他竟伏在一个空军司令部处级干部的身上哭泣求助。叶群、林立果心里难过,周宇驰也哽咽着说:"首长放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周宇驰回到北京后,立即向江腾蛟传达了林立果的命令,决定乘毛泽东的专列经过上海时干掉毛泽东。两个人商量定后,江腾蛟动身去上海组织暗杀行动去了。

周宇驰一走,林立果也准备接着走,可是他舍不得美貌妃子,便在北戴河多呆了一天。叶群见他这个时候还在迷恋女色,哪里像个干大事的样子,便劝他快走:"大事成功了,天下的美女任你挑。这个生死关头,你还是行动要快些啊!"林立果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妃子,带着林彪发动武装政变的手令,乘坐吴法宪专门派来的从英国进口的256号三叉戟专机,飞到北京西郊机场降落。

林立果飞到西郊机场后,立即在机场大楼把周宇驰、李伟信、江腾蛟几个死党召来,拿出林彪的手令给大家看。只见一张十六开的白纸上歪歪斜斜地用红铅笔写着几个大字:"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立果收起手令,杀气腾腾地说:"大家都看到了吧,首长已经下了决心。现在我们只有死中求生,才有活路。现在我来部署一下行动。B-52正在杭州,下一步要到上海,我们就在上海动手。B-52就那么点人,很好解决。具体办法是用火焰喷射器和火箭筒打火车,另外调几门高射炮平射,然后用教导队往上冲。如果这两个办法没有用上,就让王维国带手枪上专列把B-52干掉。上海的行动就由江政委担任前线总指挥。”

林立果说得很有信心,江腾蛟却直摇头:"这些办法不行。空军没有火焰喷射器,就是有,战士们怎么会肯烧主席的专列。向专列调炮,一动就会被发现。主席的专列都装了防弹玻璃,步枪子弹打不透。车上的警卫部队只要抵抗半小时,附近的陆军部队就会赶来。”

江腾蛟的话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闹腾了半天,都是虚的,紧急关头,要什么没有什么。会场上冷了一会儿,周宇驰问道:"主席的专列现在停在什么地方?"江腾蛟说:"杭州笕桥机场。"周宇驰一拍桌子,兴奋地说:"有了!叫陈励耘把机场油库炸了,让汽油流到专列附近,然后叫教导队往上冲,对战士说抢救主席,战士肯定愿意干,然后乘乱……"他做个决断的手势。

林立果也兴奋地一拍桌子:"这是个好办法,看还有办法没有,咱们得多准备几手。"江腾蛟说;"我还有个好办法,请大家跟我来。"林立果等人随江腾绞进了一间密室,江腾蚊拉开挂在房里的一道帷幕,露出一个沙盘,沙盘上是苏州硕放的一个整体模型,沪杭铁路从这里经过。江腾蛟按动电钮,一列玩具列车在铁轨上蠕动起来。列车行经硕放时,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列车被炸翻成数截,七倒八歪地横在铁路两侧。

林立果大叫一声"好",带头热烈鼓起掌来。江腾蛟冷酷地说:"只要有一连人,就可以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1928年,日本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在沈阳附近的皇姑屯埋下炸药,炸翻奉军统帅张作霖的专列,炸死张作霖)。然后,一连军队开枪猛扫……"林立果对这个主意拍手叫好,下了命令:"江政委统一指挥南线行动,先在杭州搞。杭州如果困难,就在上海干。鲁珉负责指挥硕放炸专列。江政委代号歼七,鲁珉代号歼八。现在开始行动。"林立果这里调兵遣将,准备炸毛泽东的专列,毛泽东似乎没有觉察到阴谋临近。9月8日,于新野从北京赶到杭州,向陈励耘布置暗杀任务。毛泽东突然命令专列离开笕桥机场,往回退到绍兴,这里离杭州有一个多小时的行程。陈励耘得知后又悔又喜,悔的是毛泽东的专列离开了机场,不能放汽油去烧了;喜的是专列退到宁波,毛泽东要在杭州住一阵子,自己负责杭州的警卫工作,可以很方便地对毛泽东下手。谁知还未等陈励耘等人准备好行动计划,毛泽东突然在9月10日下午3时下令把专列调回来。专列一到杭州,毛泽东马上登上专列,命令立即开车。陈励耘闻知赶快跑到杭州车站,果见毛泽东等人已经登上专列。车站上戒备森严,陈励耘心里有鬼,都不敢上去和毛泽东握手,眼看着专列驶离杭州,向上海开去。专列到达上海时,天已黑了。王维国带着手枪赶到专列停放的虹桥附近的吴家花园,但毛泽东没有下车,专列四周中央警卫团的士兵头戴钢盔持枪戒备。王维国不敢走开,在附近的一间房子里向林立果打了一夜电话,请示行动方案,但始终没有打通。

第二天,也就是9月11日上午9时,毛泽东在专列上召见了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和上海负责人王洪文,和他们谈了林彪问题。快到中午时,毛泽东让许世友等人下车吃饭,下午再谈。许世友坐车走了,王维国也跟着离开了吴家花园。

许世友等人一走,毛泽东下令立即开车。列车在江南大地上奔驰,出了上海,过了苏州,过了硕放,直驶北京。王维国赶快又给林立果打电话报告,这回倒是一下子打通了。

那么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打通电话呢?原来林立果又弄了两个美女,玩了一夜,这会儿又在北京西郊机场大楼里和周宇驰、刘沛丰、于新野四人商议计划。电话铃响了,周宇驰去接,只听了一句,就大惊失色地问:"什么?"林立果情知有特别情况,接过电话说:"喂,我是,王维国出院啦?"林立果顿时脸色发白,瘫在沙发里,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嚎啕大哭:"首长连生命都交给我了,我拿什么去见首长。"于新野忙问周宇驰:"发生了什么事?"周宇驰冷冷地说:"主席的专列突然开动,已经离开了上海,也过了硕放。"于新野一跺脚,指着林立果大骂:"都是你,贪图美女,误了大事,整整一天的时间叫你给耽搁了。"林立果没有说话,仍在哭。周宇驰则拿起一根棍棒,砸烂房里的名贵陈设。于新野也拿起一根棒子,开始砸,边砸边嚷:"砸!都砸烂它!我们不能享受,也不能留给他们。”

周宇驰忽然扔下棒子,嚷道:"不能就这么完了,我开直升飞机去撞天安门,你们谁跟我去?"于新野说:"我去!"刘沛丰也说:"我去!"林立果擦擦眼睛说:"算啦,都别去啦,现在转入第二套行动方案。"毛泽东的专列沿途不停,星夜北上。叶群得到报告,披头散发地冲进林彪的房间,惊叫道:"育容,老虎那里都泡汤了,主席的专列已经过了济南。”

林彪慌了神,手忙脚乱地说:"快!快!准备飞机,到广州去。"原来林彪还有一个预备计划,准备在谋杀毛泽东不成的情况下,南逃广东,另立中央,和苏联合作,南北夹击北京。林立果接到林彪的命令后,立即开始部署逃难。广州空军司令部参谋长顾同舟接到林立果的命令,准备接待南逃诸人。为了指挥方便,他特意让其他首长休息,自己到司令部值班,安排好后,他打电话告诉周宇驰:"我已进入指挥位置……”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