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84回 林副帅叛国逃蒙古 周总理守京封空航


话说广州空军司令部参谋长顾同舟接到林彪南逃的命令后,立即在广州准备车辆,安排警卫,自己进入空军值班室指挥,准备迎接林彪南来。广州军区司令了盛是文化大革命中林彪提上来的。黄永胜在广州军区经营多年,广州军区布满了他的亲信。林彪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南逃的计划,中国将会出现非常复杂的局面。

林彪集团的南逃计划在紧张地施行中。空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胡萍根据吴法宪的命令,直接与叶群联系,为林彪等人准备南逃飞机。他同空军某师副政委潘景寅商量,从各个机组中挑选了最可靠、技术最好的人组成机组,由潘景寅任机长。从英国进口的三叉戟256号大型喷气式飞机已经过检修和改装,正停在北京西郊机场,随时准备听候调用。胡萍又调了七架飞机,加紧检修,准备南逃。

9月12日,林立果向林彪请示了南逃方略,随后把林彪的指示向周宇驰作了传达,两人立即来到北京西郊的空军学院,在他们的秘密据点--一幢小楼里召开了联合舰队核心会议。周宇驰、于新野、江腾蛟、王飞、李伟信先后赶到。林立果正带着几个人烧文件,捆扎行李,房子里一片凌乱,正如同建国以后拍的一些战争片中国民党军队败逃的场面。林立果顾不上多说,让周宇驰主持会议,布置南逃事宜,自己带了几个随从和两个美女匆匆去了机场。

周宇驰送走林立果,走到桌前,绝望地说:"我给大家传达一个新消息,B-52在上海说,这几年我犯了个错误,过去军队被彭、黄抓去了,现在又被林、黄抓去了。B-52要动手了,看来,他从南方回到北京就要解决我们。首长指示,立即去广州,黄、吴、李、邱明天也去。今晚由王副参谋长主持定下具体名单和计划。”

周宇驰走后,王飞根据周宇驰的交待,当晚主持联合舰队核心小组会议,具体地研究了护送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南逃广州的行动计划。会议中间,王飞命人从空军总司令部警卫营取来三十支手枪,参加行动的人每人一支。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向中央告了密,使林彪的南逃行动计划一下子暴露了。

且说林立果从空军学院小楼出来后,立即乘车去了西郊机场,在256号三叉戟飞机前停下来,留恋地看了一眼熟悉的机场,带着刘沛丰等随从钻进了飞机,256号飞机在夜空里拔地而起。潘景寅是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飞行员,驾驶机术高超。在漆黑的夜空中,飞机平稳地向北戴河飞着。林立果感到有必要对机组人员拢络拢络,便离开座位,走进机舱,对机组人员说:"明天林副主席也要坐这架飞机。人民解放军战士要听林副主席的指挥,关键时刻要起作用。我代表林副主席谢谢大家。”

飞机飞行着,机翼下闪过北京市的万家灯火。林立果俯视着北京夜景,心里默默地说:"北京,再见了。"他知道此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一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有些伤感。

飞机经过一小时的飞行,晚上八时降落在山海关机场,这是海军航空兵的一个机场。林立果下了飞机后,把随从人员留在机场,自己开着吉普车向北戴河林彪别墅驶去。在北戴河禁区,有许多二层的小别墅楼房,散布在海滨的山坡上,繁花奇木把这些小别墅装扮得特别漂亮。谁说人间无仙境,北戴河里美如画。在这些美仑美奂的别墅中,有一座别墅特别扎眼。此别墅位于莲峰山莲花石附近,是一幢青砖砌成的二层小楼。但奇怪的是,这座小楼竟然没有窗户--其实,本来是有窗户的,因为主人怕光、怕风,窗户都叫木板封上了。

这座小楼就是北戴河中央疗养院91号楼,是根据林彪的要求专门为他设计建造的。庐山会议以来,林彪一直在这里居住,一是在这里搞阴谋活动方便些,二是怕有人暗害。申生在内则危,重耳在外而安,他一直记着春秋时期晋国政变的这个教训。

林立果回到91号楼以后,汇报了在北京商定的准备南逃的措施。林彪听了,冷漠地点点头,没有再多说话。自政变计划失败以后,林彪对这位老虎顿生恶感,感到他志大才疏,贪图享受,优柔寡断,拿他林彪的性命在开玩笑。他的政变计划搞了半天,没有一个是实的,事到临头,手忙脚乱,被毛泽东略施小计,便把联合舰队打翻了船。

林立果知道林彪对自己不满,细想起来,自己也确实没有把事办好,搞得这样被动。现在他只有出死力协助"首长"南逃广州,另立中央,还可将功补过,重新取得信任。

林立果一来,91号楼翻了天。叶群、林彪、林立果一天到晚关在林彪的房里嘀嘀咕咕,服务员在收拾林彪的行装,参谋收拾着机密文件、军用地图,一片紧张忙乱的景象。这一切都被林立衡看到了,心里顿生疑惑,林彪莫非要出逃?

林立衡是林彪、叶群的大女儿,是林立果的姐姐,生于解放战争时期。当时林彪考虑作战计划时,总喜欢口里嚼着炒豆子,便给这个女儿起名为豆豆,上学后又正式起名为林立衡。对这个女儿,林彪、叶群不可谓不关心。

1959年以后林彪当了国防部长,林立衡的地位也扶摇直上,小小年纪,便已成为《空军报》的副总编辑。这个职务的级别是副师职,这是比较高的军队职级了。须知,当年朝鲜战争中奇袭白虎团的排长,著名战斗英雄杨育才这时也刚刚升为副师长。

像所有的父母亲一样,林彪、叶群对儿女的婚事也极为关心,双管齐下,为儿子挑妃子,为女儿选驸马。黄、吴、李、邱一并出动,闹得鸡飞狗窜,最后总算为林立果选了个如意妃子,为林立衡选了个多情郎君。林立果的妃子叫张宁,身材欣长,美貌动人。她的父亲原是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与林立果也算是门当户对了。林立衡的驸马是张庆林,倒是贫寒出身,但相貌堂堂,才学出众,老实厚道,林彪,叶群特别喜欢。现在,全家要飞到广州另立中央,前途未卜,生死难知。林彪、叶群催着林立衡、张庆林在91号楼举行婚礼,结为夫妇,了却了一桩心事。

林立衡到底是在党教育下长大的青年,对林彪、叶群干的许多事不满意。林立果要搞政变,要南逃广州,林立衡耳有所闻。但她以为那不过是弟弟的胡思乱想,决没有想到林立果早已制定了《571工程纪要》,建立了联合舰队,布兵谋杀毛泽东。林彪、叶群、林立果也都严严实实地瞒着她。但林立衡根据这几天的异常情况判断出,林彪果然是要南逃广州。她急忙从给自己婚礼助兴的电影晚会溜出来,摸黑跑到54号楼中央警卫部队驻地,对姜大队长说:"林彪要逃跑。"姜大队长是个营级干部,并不知道党内高层的斗争情况。但警卫生涯养成的政治敏感性使他不敢忽略林立衡的报告,他立即把警卫团张副团长请来,林立衡把林彪准备逃跑的情况又说了一遍。三人一商议,觉得这个情况很重要,立即由张副团长拿起电话,向北京的中央办公厅汪东兴作了汇报。汪东兴听了汇报,紧张得冒出汗来,赶快向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会议的周恩来打电话。周恩来拿起电话,只听汪东兴着急地说:"总理,北戴河91号楼警卫部队张副团长打来电话报告,林彪要逃跑。"周恩来眉毛一挑,问道:"情况可靠吗?"汪东兴在电话里说;一张副团长判断,情况可靠,因为是林立衡主动跑来报告的。林立衡还说有一架大飞机今晚八点多钟送林立果到了山海关机场。"周恩来命令汪东兴:"告诉警卫部队,提高警惕,密切注意91号楼,有事随时报告。遇有突发事件,来不及请示时,部队要采取断然措施,防止事态发展。"汪东兴说:"好,我立即告诉他们。”

作为总理,周恩来现在只能这么说,因为林彪还是副统帅,另外林立衡的报告还要核实,他早就知道林立衡和家里闹意见,要防止报告里掺杂进个人情绪。

周恩来开始核察了。先察飞机,如果真有一架大飞机到山海关,林立衡的报告就是真的,因为林彪要逃跑,必须坐飞机走。周恩来要通了吴法宪的电话,问他:"今天调飞机去山海关机场没有?"吴法宪连忙否认:"没有,没有。"转而补了一句:"我马上去查一下。"周恩来命令道:"迅速查清,立刻报告。"他放下电话,一想山海关机场是海军的机场,要去了飞机,李作鹏会知道的,便又打电话问李作鹏:"你知道不知道,一架飞机飞到山海关机场去了?"李作鹏说:"不知道呀,我去查查。”

过一会儿,李作鹏查清报告了:"总理,去了一架三叉戟飞机,停在机场,机号是256号。"吴法宪的电话也来了:"我问了胡萍,是有一架三叉戟飞机去山海关了,是改装后训练飞行。"周恩来命令道:"立刻把这架飞机调回来。飞回时,机上不许搭载任何人。"吴法宪说:"胡萍说,这架飞机出了故障,要检修,现在不能飞。"周恩来果断地说:"你立即去西郊机场,查明情况,务必把这架飞机调回来,出了问题你去向主席交待。”

吴法宪在电话里听着周恩来口气严厉,不敢怠慢,赶快查问胡萍:"今晚飞到山海关机场的那架飞机是怎么回事?总理查问了,事情闹大了。"胡萍心里想,吴法宪你装什么正经呀,调飞机的事还不是你早就同意的。他心生一计,对吴法宪说:"你不是说过,要改装一驾飞机给林副主席用吗?这三叉戟就是改装试飞的飞机。"吴法宪说:"飞机立刻飞回来。"胡萍说:

"飞机出了故障,飞不动。"吴法宪说:"好,你等着,我马上来机场。"林彪、叶群已经从胡萍那里得到消息,周恩来在查问256号飞机,知道阴谋败露,再调飞机南逃是根本不可能了。叶群尖叫着问林彪:"一○一,你说怎么办呀?"林彪不动声色地说:"执行第三号计划!"叶群诧异地问:

"什么第3号计划?"林彪说:"经北飞,到苏联去。"叶群怀疑地问:"行吗?咱们刚才和人家打一仗。"林彪点点头说:"没有问题,你过来。"林彪对着叶群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叶群惊喜地说:"是吗?你真是睡在我身边的赫鲁晓夫。你这个第3号方案为什么不早对我讲?"林彪卖弄地说:"这样的事怎么能讲出去,只能见机行事。你赶快向周恩来打个电话,说我要动一动,稳住他。"叶群说:"好的,我马上去打。”

这时已经是1971年9月12日11时20分,周恩来还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周恩来拿过电话,听筒里传来叶群的声音:"总理呀?

还没有休息呀?林彪同志要我向您报告,他想动一动。"周恩来问:"你们准备往哪里动呀?"叶群说:"去大连。"周恩来又问:"是空中动,还是地面动?"叶群回答说:"是空中动,我们要调几架飞机。"周恩来故意问:

"你们调飞机没有?"叶群说:"没有呀,林彪同志要我向总理报告调飞机。"撒谎!256号飞机已经摆在山海关机场,还说没有调飞机。叶群的这个电话不仅没有稳住周恩来,反而更进一步证明了林立衡的报告是真的。周恩来立即调兵遣将,防止他们逃跑。他先把中办副主任杨德中叫来,吩咐他:

"你带一个连去西郊机场,协助吴法宪处理256号飞机,不能让人跑了,你明白吗?"杨德中是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带着卫戍区的一个连走了。周恩来又把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找来,叫他带一营部队进驻空军大院,接管空军的领导权。李德生立即调来北京军区侦察营,全副武装开进西郊的空军大院,把处以上司令部干部集中起来,宣读了中央命令,接管了空军的指挥权。

其时,黄永胜正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周恩来把黄永胜找来,命令他:

"从现在起,你在这里协助我工作,不能离开一步。"黄永胜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老老实实地在办公室坐了下来。

周恩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黄永胜、吴法宪看起来了,随后又命令李作鹏:

"你告诉山海关机场,中央命令,停在山海关的256号飞机,要有周恩来、吴法宪、黄永胜、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令才能起飞。"李作鹏眼珠一转,马上想出一个坏主意,他要通山海关机场的电话,对机场政委说:"停在你们机场的256号飞机,周总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中的一个人同意放飞才能起飞。”

叶群给周恩来打完电话后半个小时过去了,北戴河91号楼还在放香港电影《假少爷》。忽然叶群跑进来宣布:"快停演,今天晚上就去大连,你们赶快回去准备。"林立衡听完,赶快和新婚丈夫张庆林跑到56号楼向警卫部队报告。叶群喊着:"快调车,老杨,快把车开上来。"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从房子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林彪连帽子也没有戴。他们手忙脚乱地钻进汽车,汽车立即大开前灯开过来。警卫部队跑出来拦阻,跑步声、口令声响成一片。姜大队长抬起手命令汽车停下,林彪说:"冲!冲!"汽车横冲直闯地开了过来,硬是不顾部队的拦阻闯了过去。姜大队长举枪射击,其他战士也举枪射击。但一则车速太快,二则车是防弹汽车,子弹根本打不进去。

汽车上了公路,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向前开去,不久就发现公路前方有辆满载士兵的卡车和一辆吉普车。按林彪的座车的速度,一下子可以超越他们。可是那两辆车故意在路上扭来扭去,不让他们超车。这两辆车的部队正是北戴河警卫部队,是张副团长听了林立衡刚才的报告派出去拦截256号飞机的。车上的士兵用枪瞄准林彪的座车,林彪心里一阵悲哀。这些几天前还喊着向林副主席致敬口号的警卫战士,现在居然都用枪瞄着自己,什么叫虎落平阳,这就是了。

前方是铁路叉口,大概是火车要过来了,拦阻杆降了下来,吉普车和卡车都停住了。林彪一看超车的机会来了,一拍司机的肩膀说:"冲!"卧车本来车身就低,司机猛一踩油门,在横杆下钻了过去。前面再没有障碍物了,汽车高速行驶着,车身都飘了起来。

9月13日零时22分,林彪的红旗车驶进山海关机场,一直开到256号三叉戟飞机跟前才停住。叶群第一个跳下车,嚷着:"有人要害林副主席,快起飞,油车快开走。"林立果、刘沛丰提着手枪,乱喊乱叫。油车正在给飞机加油,还没有加满,叶群就叫开走。没有舷梯,他们就抓着驾驶舱的小梯子往上爬,叶群在上,林彪在下,叶群的鞋几乎踩着林彪的光头。副驾驶员、领航员、报务员和留在机场的两名美女还没有爬上飞机,飞机就发动了,轰鸣着往跑道滑去。这时,执行拦阻任务的部队也赶到了,和机场一起关闭了跑道灯,跑道顿时漆黑一片。但是潘景寅技术高,他凭借着对一些模模糊糊的地面目标的分析判断,准确地把飞机开上了跑道。飞机滑跑一段后,潘景寅喊声:"拉起!"飞机凌空而起。机场人员和拦阻部队看不到飞机的身影,只听得夜空下飞机起飞时巨大的轰鸣声。等一会儿,那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听不见了。

林彪在飞机上俯视着黑漆漆的大地,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叶群、林立果也都活跃起来。林彪对林立果说:"这个老潘的技术是很好的哪。"叶群点头同意:"今晚真亏了他。"她走进驾驶舱,对潘景寅说:"你们对首长很忠,首长很感谢你们。你们再加把劲,只要飞到伊尔库茨克,你们就立了头功。”

林彪在客舱里已经对林立果讲起了自己在苏联时的经历,他当年如何见斯大林,如何面陈战略计划,林立果等人听得十分入迷,只有叶群不太高兴。当年林彪去苏联是中共中央的领导干部,是抗日英雄,苏联当然礼待。而今去苏联是叛国的元帅,避难来的,怎会有当年的风光。不过,总算逃出来了,可以免受刘少奇那样的折磨了。

窗外,忽有飞机的夜航灯一闪。叶群又一阵紧张:"一○一,窗外有飞机,会不会把我们打下来?"林彪毫不在乎地摆摆手说:"不会的,他们不会打我。飞机不打,导弹也不打。"叶群疑惑地问:"为什么呢?"林彪自我解嘲地说:"我是副统帅嘛。打下来,主席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大家一听,都放下心来,又开始谈笑起来。

警卫部队没有拦住飞机,立即向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报告。汪东兴立即报告了周恩来。周恩来立即给李德生和吴法宪打电话,命令道:"从现在起,不准任何飞机进北京!全国的飞机,没有毛主席、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五人联名的命令,不准起飞!"发布了命令,周恩来又对吴法宪说:"打开通话器,喊他们回来,他们在国内任何一个机场降落,我周恩来都去迎接。”

李德生和吴法宪接到命令后,立即向全国所有的空军和民航机场下达了禁航的命令,出动了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在天空夜巡。通讯部门遵照命令,打开了无线通话器,呼叫着256号飞机:"回来吧,只有回来,才是光明。你们只要回来,降落在国内任何一个机场,周恩来总理都亲自去接你们,保证你们的安全……”

北京的喊话,潘景寅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一声不吭。都到这步田地了,还能回去么?既然不能回去,又有什么必要去回答呢。他压压尾舵,飞机侧侧身,一拐弯直飞蒙古人民共和国。吴法宪连忙向周恩来报告:"飞机往蒙古飞了,要不要打下来?"周恩来说:"你们严密监视,不要动它,我去请示主席。"周恩来当即向毛泽东请示。毛泽东刚回到北京,他从上海北上后在丰台停留了好几天,找北京军区和卫戍区的负责人谈话,几个小时前才进的中南海。一路上,他对怎样解决林彪问题已经有了一个腹案,唯独没有想到林彪要逃跑。接到周恩来的报告后,毛泽东大大吃了一惊,同时又得意地笑了,林彪仓惶出逃证明了毛泽东的无与伦比的威望。但是,要不要把林彪打下来?打下来倒是痛快,也很好办,边境线上有的是导弹。但打下来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呀?副统帅是毛泽东一手提拔起来的,是毛泽东的唯一的亲密战友,写进了党章,突然被导弹给打下来,老百姓会怎么想。与其把林彪打下来,还不如让他飞走,让老百姓也知道,毛泽东对林彪是仁至义尽,林彪却硬要叛国,是林彪对不起毛泽东,对不起国家和民族。毛泽东想到这里,对周恩来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周恩来接到毛主席的指示后,立刻明白了毛主席的意思。他严厉地命令吴法宪:"256号飞机让它飞走,不要打。这是主席的指示!"吴法宪接到命令,很是奇怪。但命令就是命令。他来到作战室,只见雷达军官紧张地盯着雷达屏幕,那上面一个光点移动着,越来越小,最后看不见了。雷达军官测测距离,飞机失踪的地方大约是温都尔汗,这是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小地方,距中蒙边境不远。

吴法宪明白,飞机已飞出了我军雷达监视范围。他把这个情况报告了周恩来,周恩来又报告了毛泽东,并请求主席住到人民大会堂来,以保证安全。不一会儿,毛泽东由地道到了人民大会堂,对周恩来说:"给我弄一架收音机来,我要听听林彪是怎样发表反华声明。”

这时已经是9月13日凌晨三时多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的大厅里来来去去处理林彪问题。内勤送来早餐,是一碗香香的鸡汤肉丝面,周恩来三口两口把面条吃了,又抓起个小花卷就着面汤吃下去。刚吃完,电话铃声又响了,是吴法宪来的报告:"雷达报告,有一架直升飞机从沙河机场起飞,往北飞去。"周恩来果断地命令道:"出动战斗机迫降。如不听命令,开炮击落。"吴法宪答应道:"是!"放下电话,他立刻给歼击部队下了命令。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