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0回 倒总理长沙告状 委重任北京组阁


话说江青放火烧荒,毛泽东发现后下令追查。江青迫不得已,让陈亚丁写了检讨应付过去。回到钓鱼台,江青又气又怕。可巧秘书送来一方印章,江青一看,原来竟是新出土的吕后的印章。她惊喜地说:"这是玉玺啊!"把玩了一会,江青对秘书说:"过些天,我要到天津小靳庄去讲儒法斗争,你给我写个讲话稿吧。要把武则天、吕后写得充实些,特别是吕后,她真是个了不起的人。战争年代,她和丈夫刘邦住在一起,为刘邦分忧解难。刘邦建立西汉政权后,政局不稳,刘邦在外带兵剿灭叛乱,吕后镇守长安,施用巧计,杀掉彭越、韩信,把彭越煮成肉酱。韩信在未央宫被活捉后,说刘邦许他三不杀,吕后就把她装在布袋里杀死。刘邦晚年得病,都是吕后处理政务。刘邦死后,吕后就处理国务,实际上是女皇帝。”

说到这里,江青又暴躁起来,喊叫着:"女人为什么不能当皇帝?这是儒家思想。西汉武帝之前,法家是占上风的,那时女人的性生活很自由。你知道吗?那时女人可以有面首,就是男妾,男的小老婆啊!吕后这个人不简单啊。刘邦死后,她基本上铲除了那些居功自傲的将领,把领导班子保持下来了,才有后来的文景之治。我们现在的路线斗争,是历史上儒法斗争的继续。现在就有大儒,称病不出,就像韩信一样,关键时期住进了医院。所以啊,我们评法批儒就是要打倒守旧的儒,让改革的法家上台。”

6月初,江青带着讲话稿来到天津小靳庄,这是江青抓的批林批孔批周公、评法批儒的一个点。江青在这里不抓生产,却要大家放下锄头开赛诗会,报纸上很是吹了一阵。江青来到小靳庄,大吹了一通吕后,大骂了一通现代的儒,暗示大家:"批林比较好办,批孔就难了,我们要知难而进。”

江青在天津讲话后,"四人帮"赶快布置许多人吹风,由于前面烧荒受了批,他们不敢公然传达江青的讲话,就让一些亲信四处吹风,说江青的天津讲话对当前运动提出了新问题。这时,国务院科教组,也就是四人帮的大将迟群召集粱效、罗思鼎这些写作组的成员和顾问在北京召开注法会议。姚文元把这些人召来,面授机宜:"要把会议开好,不仅要注释法家著作,而且在政治上要有积极的成果,要开成一个白虎观会议。"这些梁效们拼命攻击周恩来领导的复兴教育的工作是回潮,但他们自己却利用职权弄来了许多资料,还聘请了一些史学家作顾问。

所谓梁效,乃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组织的两校联合写作组,取两校的谐音名为梁效。罗思鼎是上海市委写作组的名称,大概是"螺丝钉"的谐音。这是四人帮控制的两个主要的写作组,一南一北,互相呼应,梁效的地位又高于罗思鼎。这个写作组由迟群直接控制,直接听命于四人帮,因此梁效的文章一出来,全国大报马上转载,小报紧着和大报对宣传口径,形成了小报抄大报,大报看梁效的怪现象。

梁效们听了姚文元的指示后,赶紧准备着开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白虎观会议"。白虎观会议是东汉时期汉章帝于建初五年开的一个会议。是年,汉章帝亲临白虎观大会群儒,讲议五经同异,写成《白虎通议》,独尊董仲舒的今文经学。姚文元开白虎观会议,当然不是为了独尊儒术,而是要独尊吕后,抬当今女皇江青上台。

"白虎观会议"期间,江青、张春桥连连发出指示,康生也不时启发、引导,结果这个"白虎观会议"成了一个"四人帮"大搞影射史学的会议。会议的《情况简报》既不送中央,也不送毛泽东,单等着骂大儒、抬吕后的那些材料搞好后,在报纸上连连发表,逼中央表态。让江青上台去除掉那些"彭越、韩信们"。毛泽东虽然重病在身,但知道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在开白虎观会议;也有情报说江青打着毛主席思想的宣传员的身份到处给部队、单位送材料,引起了这些单位的不满;社会上也风言风语。他想提醒江青,正巧江青求见,毛泽东让她进来。江青进来问了问病情,就向毛泽东告起状来:"主席,总理住到医院里,不好好治病,成天找邓小平、李先念这些人谈话,我看是迫不及待地想代替主席。"毛泽东心里有数,一针见血地驳斥道:"我看不是总理迫不及待,而是你迫不及待。"一句话说得江青哑口无言。

江青走后,毛泽东感到有点口渴,张玉凤端来几块西瓜喂给他吃。毛泽东吃后心里舒服了许多,对张玉凤说:"以后江青求见,再不要放她进来了。"张玉凤为江青求情:"见见何妨,人家老太婆怪可怜的。"毛泽东叹口气说:

"我给她说了很多话,她是根本不听不执行。到处出风头,树敌过多,见她何益。”

毛泽东躺下,让张玉凤为他念诗。张玉凤近来和毛泽东谈今论古,学识有所长进。她顺手拿起一本毛泽东爱读的诗读起来:"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毛泽东说:"停一下,我问你个问题。刘邦死后,吕后为什么掌了权?"张玉凤猜测道:"大概是儿子小,当妈的疼儿子,就得帮一把吧。"毛泽东说:"这你是听别人说的吧?哼,还不是梁效的那一套。我告诉你吧,刘邦在世时,还有个小老婆戚夫人,长得很漂亮,刘邦很爱她,想把戚夫人的儿子立为太子。吕后听到后,就把商山四皓,就是四个老头儿请来给自己的儿子当老师。这四个老头儿名气大得很,刘邦都怕,只好对戚夫人说,人家已经结成帮派,不能动了。结果刘邦死后,吕后的儿子当了皇帝,这就是汉惠帝。可是汉惠帝太怯弱,吕后就专了政。"张玉凤近来老听人说吕后吕后的,她只知道吕后是个法家,还不知道吕后有这样的手段。好一会没有吭声。毛泽东猜出了她的心思,又说:"怎么样,又叫人家给哄了吧。吕后这个人是很厉害的,她掌了权,是怎么对待戚夫人的呢?"毛泽东停下话头,让张玉凤猜。张玉凤猜不出,毛泽东说:"她把戚夫人挖了眼,弄成哑吧,砍掉腿、胳膊,放到厕所里,让人来看'人猪'。"张玉凤听了,顿时毛骨悚然,她真怕江青当了女皇后,也把她们这些主席身边的护士,秘书变成"人猪"。

毛泽东又说话了:"现在有人想学吕后,也拉个四人帮。你去给他们说,叫政治局的委员们过几天到我这里开个会,我有话说。"张玉凤问:"几号呢?"毛泽东想想说:"7月17日吧。”

7月1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们来到游泳池开会。议了几件事后,毛泽东对江青说:"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别人对你有意见,又不好当面对你讲,你也不知道。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毛泽东停停又说:"我今天正式宣布,江青她并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

政治局委员们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江青又是"哇"地一声哭起来跑掉了。毛泽东板着脸问:"洪文、春桥、文元呢?"三人都答应了一声,毛泽东警告他们说:"她算上海帮呢,你们要注意呢,你们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毛泽东当众批评了四人帮,王、张、江、姚情绪低沉。回到钓鱼台,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的秘书把罗思鼎的大头目叫来密议。姚文元担心地问罗思鼎:"春桥给你们批些什么?你们都保存着吗?将来会不会有什么麻烦?我给你们批东西还是很注意的。"张春桥提醒说:"国外敌人的报刊上,老是说你们办的《学习与批判》里登的文章是影射那个人的,这个问题你们要注意一下。"罗思鼎问道:"那还要不要批儒评法?"张春桥头一摆,坚决地说:"要!继续搞,怕什么,大不了杀头。将来要杀头,也先杀不到你们头上,无非是先杀我,我这颗头本来早该杀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姚文元胆气也壮了一点。教训罗思鼎说:"要好好学习春桥同志的革命坚定性。我和春桥从写批海瑞罢官那时起,就已经置生死于度外了。现在我们的形势比那时好了多少倍,要有信心。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亲不亲,一家人嘛!"姚文元说着还把大姆指往上指指。

罗思鼎明白姚文元的意思。姚文元说:"你明白就好,你们写文章,一要注意高度评价吕后。吕后当政时期,政治清明;二要注意研究文景之治,吴王刘濞清君侧的两面经验都要研究;三要研究康熙平定三藩的经验。”

几个人商量了一番后,又一起去看江青。江青早已不哭了,一见罗思鼎,亲热得不得了,用上海话和他拉了几句家常,对他说:"你们的白虎观会议开得好啊!这是八·七会议,我们是在斗儒,八·七会议时是主席同陈独秀斗。”

"白虎观会议"结束后,罗思鼎回去独出心裁地写了一个故事登出来。过了几天,姚文元拿着一个剧本兴冲冲地来找江青,江青说:"文元,什么事这么高兴?"姚文元把剧本递给江青说:"江青同志,你看这个剧本写得多妙!"江青接过剧本问道:"谁写的?"姚文元说:"就是洪文在浙江的那位战友。"江青冷笑道:"他就会砸玻璃,哪里会写剧本?"姚文元说:

"你先看看嘛!"江青打开剧本一看,原来是个以秦代为背景,描写农民和儒生斗争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周理的儒生。农民甲喊道:"赵高,周理他们又要搞井田制,我们的日子一天难似一天,又要当奴隶做马牛。"农民乙喊道:

"为什么坑得这么少?为什么不把周理一道坑?"江青看完剧本,感到真痛快,继而婉惜地说:"洪文的这个把兄弟文化水平还是低了一点,落字不少。

'周理'中间的'总'字都给落了。"姚文元赔着笑说:"那我们不是又得挨批了吗?他能写明是周总理吗?"江青被提醒,顿然醒悟,才知刚才自己恨迷心窍,忘记了现实,赞叹地说:"这个剧本写得真巧,有意思,像这样的东西可以多写些。”

江青和她的那些同党密友抗拒毛泽东指示,继续拉党结派,猛吹吕后,这且按下不表。且说毛泽东批评了"四人帮"以后,看夏至已过,又是立秋,不禁怀念起少年时代在湘江桔子洲头与萧三、蔡和森等人游玩的情景。他清晰地记得,那时他正在湖南第一师范学习,每到秋天来时,他总爱和新民学会的一班朋友来到桔子洲头游玩。这时酷暑已过,秋凉可人,站在湘江中的第一大岛桔子洲头远眺,只见岳麓山一带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再俯视湘江,只见江水北去,百舸争流。大家都是一些胸怀大志改造中国的青少年,望着这大好河山,不禁慷慨悲歌,赋诗抒怀,纵论天下,把酒临风,经常是湘江里银光点点,月明星稀时才回学校去。

毛泽东近来容易动感情,特别是回忆起当年那些豪歌壮举时,不禁泪水涟涟。金风动乡愁,毛泽东是个活生生的人,也未能免俗,便由张玉凤陪着,坐专列到了长沙。

在长沙城,毛泽东登上了桔子洲。他的一只眼患白内障已失明,一只眼还能看得见东西。在桔子洲头,他极目远眺,依旧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俯视湘江,也依旧是江水北去,百舸争流。但蔡和森呢?夏曦呢?向警予呢?他们都在哪儿呢?逝去的少年时代还能回来吗?

张玉凤没有毛泽东这样的感受,她担心毛泽东受凉,把他劝回宾馆。宾馆的桌子上有一封电报,是王洪文、邓小平关于周恩来病情的报告。

毛泽东看了,不作一声,几十年前和周恩来在李大钊家客厅里初次相会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毛泽东情不自禁地回忆着,眼里流出了泪水。他明白,自己和周恩来在世上的时间不长了。百年以后,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事业谁来继承呢?一想至此,愁肠万端,不禁拿起毛笔,在纸上大写起来:

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张玉凤走进来,看见这首词,问道:"主席,这是你自己作的吗?"毛泽东摆摆手:"不要问喽,由他去吧。”

江山靠谁守?毛泽东数来数去,只有邓小平雄才大略,威高望重,堪当此任。他对张玉凤说:"总理病重住院,政治局的日常工作得有人主持。你给他们说说,我提议邓小平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主持政治局日常工作。"江青接到毛泽东的指示后又急又恨,深感在自己通往女皇道路上又多了一层障碍,这时又恰值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届大会在紧张地筹备中。这次大会要对政府职务进行安排。谁进国务院,谁不进国务院,意味着谁握实权,谁不握实权。江青着急;张春桥也着急。江青想在这次大会上由她作政府工作报告,组阁当总理。张春桥想由总政治部主任升为国防部长掌握军权,王洪文想当总参谋长。"四人帮"明白,要实现野心,必须先把江青推上去组阁。要把江青推上去,就得把周恩来推下来,直接推周恩来不好办,先推邓小平,他刚刚复出,主席还不太放心,好推些。但是,推邓小平总得有个借口啊,恰好此时,新华社送来了1974年10月13日的国内动态清样。江青一看大喜,终于找到一块大石头了。这一期国内动态清样写的是什么事呢?原来是有关"风庆轮"的一篇报道。"风庆轮"是上海江南造船厂新造的一艘万吨轮,轮船下水后,首航罗马尼亚,把1万2千吨大米运到该国后返航到上海港,航程3万2千哩,共在大海上航行了150多天,9月底返抵上海港。

这条船在航行中,由于远航的需要,也装备了一些从国外进口的仪器,这实在是一件平常而又平常的事情。国外大部分造船业,为了节省经费,缩短工期,保证质量,基本上是互相合作的,你造船身,他造主机,我造仪器,专业化的分工使他们的工艺水平越来越精湛。中国由于实行什么都要是自己的,工艺水平又上不去,在这种情况下,船上装一些进口的高级仪器又有什么不好呢?须知,在风浪滔天的大洋上,大自然的魔眼只认质量,可不管你是什么精神,什么主义。

但是,让极"左"思潮弄昏了头的一些船员和工人都反对这样做,理由是,堂堂中国工人阶级造的大船,为什么要安装外国人造的仪器。这纯粹是无理纠缠,要照这个道理,根本不需要造船,因为堂堂工人阶级造的大船应该航行在堂堂中国的领海上,为什么要跨洋在别国的领海上航行呢?更不应该从国外进口大型客机了,堂堂的中国工人阶级怎么能坐外国大老板公司造的飞机呢?

当时国务院派到"风庆轮"上的李国堂副政委批驳了这些谬论,毅然率"风庆轮"远航。于是有人就告了状,说李国堂是资产阶级买办。新华社记者了解此事后,写了篇内参,登在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上。这个刊物是新华社办的一个特殊刊物,专登一些国内重大动态,只印二十多份,报送中央政治局。

江青完全理解这件事,她也知道国外的一些工业产品比中国的要先进。她本人特爱洋货,不仅许多日常用品是进口的,就连看的电影也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她闹了半天文艺革命,弄得全中国八亿人民八台戏(样板戏)。其他戏剧、电影一概没有。江青把自己窃取别人作品搞出来的样板戏吹上了天,但回到房里,从不看样板戏,看的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黄色电影和录像片。

但是,为了找一块大石头,江青无题找题,开始大闹起来。她拿出笔在清样上写道:"试问交通部是不是毛主席、党中央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部?交通部有少数人崇洋媚外,买办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专了我们的政,这种洋奴思想,爬行哲学,不向它斗争可以吗?"江青唯恐此事闹不大,又向政治局写了一封信,要求政治局对这个问题应该有个表态,而且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

江青批了,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也都一个个批示起来,把"风庆轮"事件说成是路线问题。王洪文批的更邪乎,把李国堂扣在上海发动"风庆轮"职工揭发批判。

邓小平也看到了这清样,到底事件真相如何,当然还得调查,他是不赞成江青的意见,因为他得对"风庆轮"负责,为远洋轮船上的船员和旅客负责。

10月17日晚,中央政治局开会,江青一下子把"风庆轮"事件端了出来。她把清样拿出来,逼着邓小平表态:"你对这个事件是什么态度?"邓小平复出后,对江青等人一直很客气,这时他耐着性子解释:"我已圈阅了,对这个问题总得调查一下。"江青吼叫起来:"你就是对新生事物不满意。你现在必须表明,你对批洋奴哲学是赞成还是反对?有人把美国的仪器都安到大庆去了,丢中国人的脸,这事你不知道?"邓小平见江青无端发难,恨不得把自己吃了,像这样,政治局会议还怎么开。他再也受不了这位三流演员的气了,拍案而起,怒斥江青:"你是强加于人,一定要写出赞成你的意见吗?这样政治局还能合作?”

会议叫江青搅得开不成了,邓小平拂袖而去。张春桥包藏祸心地说:"邓小平又跳出来了。”

当天晚上,江青把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召到她住的钓鱼台17号楼,商议对策。几个人从今天的政治局会议说起。江青一拍桌子嚷道:"老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邓小平和我吵,是发泄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啊!我早就看出来,他反对文化大革命,他的检查根本是假的。可是,他为什么早不吵,晚不吵,非要这个时候吵呢?"张春桥吸着烟,悠悠地说:"大概是觉得主席提他当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有本钱了吧。他现在跳出来,也与四届人大有关,想当第一副总理、总参谋长。"江青咬咬牙说:"美的他。所以啊,现在咱们不能等着,要斗争。不斗,四届人大一开,大儒当总理,二儒当第一副总理,又兼上总参谋长,那我们可是白干了一场。"张春桥不慌不忙地说:"斗?怎么个斗法?光这样吵不行,关键是要让主席知道这个情况。”

王洪文半天插不上话,这时毛遂自荐地说:"我去,我到长沙找主席谈谈去。"张春桥一喜,赞许说:"洪文去最好。"江青催促道:"要去就赶快去,立刻去。过两天邓小平就要陪外宾去见主席,一定要赶在邓小平前面。"王洪文说:"我明天就去。”

第二天,王洪文坐着进口的美国制造的波音客机(专机)飞到长沙,张玉凤把他领到毛泽东的书房里。王洪文问候道:"主席,身体还好吗?"毛泽东淡淡地说:"还不是老样子。你来有什么事啊?"王洪文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说:"北京现在大有庐山会议的味道。我这次来湖南没有告诉总理和政治局其他委员,是我们四个人春桥、文元、江青和我开一夜会,商定让我向主席汇报。我是冒着风险来的。”

毛泽东一听就有点不高兴了,问王洪文:"到底是什么事呢?"王洪文作气愤状说:"还不是风庆轮的事。江青在政治局会议上建议邓小平管管这个事,邓小平拖着不答应。江青同志提议要批批洋奴哲学、爬行主义,邓小平不但不同意,反说江青强加于人,无法合作,扔下大家走了。看来邓小平还是以前那一套,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我们四个猜测,邓小平有这么大的情绪,可能与四届人大酝酿总参谋长有关。”

毛泽东仍然没有表态,反问起周恩来的病来:"总理病情怎么样?有没有好转?"王洪文诡秘地说:"总理好像忙得很。他住在医院,还忙着找人谈话,经常谈到深夜,经常去总理那里的有小平、剑英、先念诸同志,还有王海容、唐闻生,他们去的这么频繁可能与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有关系。江青、春桥、文元他们担心得很,怕出事,他们等着我回去传达主席的意见呢。"毛泽东听着脸色阴沉下来,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拉帮结派,林彪事件给他的教训太深刻了。王洪文汇报完,毛泽东不客气地训了他一顿:"你回去要多找总理和剑英谈,有意见当面谈,这样搞不好。你要多注意,不要和江青搞在一起。"王洪文顿时如一盆冷水浇下来。回到宾馆以后,中办的人通知他,就长沙告状事必须向主席写出检查。王洪文无奈,只好在长沙写检查。邓小平并不知道王洪文已去长沙告状,通知王海容、唐闻生随他去长沙陪同主席会见外宾。突然江青把她们找去,二人来到江青住的10号楼,江青对她们又热情又客气,让茶端糖,虚情假意地亲热了一番才提到正题:"主席不久要在长沙会见外宾,你们俩一个是礼宾司副司长,一个是美大司副司长、自然得去。所以找你们来谈一件重要事情,希望你们向主席报告。”

王、唐两位三十出头的姑娘明白了,原来是江青要她俩利用经常陪主席会见外宾的机会,向主席告状。告谁呢?她们饶有兴趣地听下去。这天正是王洪文飞到长沙的中午,江青还不知道王洪文告状碰钉子的事,对王、唐说:

"昨天,也就是10月17日,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风庆轮问题。小平同志借故和我吵,扬长而去,使政治局的会议无法开下去。总理在医院很忙,并不是在养病,小平经常到他那里去,国务院的领导同志经常借谈工作串联,小平、总理、叶帅是在一起的,总理是后台。他们就像林彪1970年一样搞篡权活动,北京大有庐山会议味道。”

王海容、唐闻生听着暗惊,没想到江青告的是总理、邓小平、叶帅,她想把政治局一锅端啊!王海容、唐闻生虚与委蛇,假作答应下来。

过了半天,王洪文从长沙回来了,他没有找周恩来、叶剑英汇报,而是一头扎进钓鱼台,向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禀报了他的长沙之行。江青等万没料到毛泽东没有去怪邓小平,反而斥责了他们,半天无语。江青站起来说:

"不行,还得去干!风庆轮问题告不成,就告他们进口设备,造成贸易逆差。叫王海容、唐闻生去告。"张春桥点点头说:"我赞成,既然告开了,就一定要把他们告倒。”

当天夜里,"四人帮"又把王海容、唐闻生找来。张春桥给他们讲了半天国内财政收支困难和贸易逆差增大的情况,他不说这是文化大革命的巨大破坏造成的恶果,反而倒打一耙。恶狠狠地说:"这都是国务院崇洋媚外造成的。”

张春桥讲完,江青鼓励王、唐二人:"你们到主席那里把这些情况反映一下,这样下去怎么得了。"王唐二人满口答应。

第二天,王海容、唐闻生到了医院,向周恩来报告了江青他们的谈话。周恩来默默地听着,最后才说:"这是他们四个人商量好了要整小平同志,他们在政治局多次找事同小平同志闹,小平都是忍了,现在是忍无可忍。"唐、王二人记住了周恩来的这些话,10月底陪同外宾去长沙时,把周恩来的话都向毛泽东报告了。毛泽东脸色很难看,对唐、王说:"一个小小的风庆轮事件算什么大事,先念已经去调查了嘛,怎么江青老纠缠个没完没了,还这么闹。她有野心,想组阁,你们不要理她。小平敢顶江青,说明小平思想性强,我还要他担更大的担子呢。文化革命搞了八年,该结束了,国家要稳定了。”

讲到这里,毛泽东又问唐、王二人:"你们说,文化革命应该如何评价?"唐、王二人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成绩很大。"毛泽东又问:"怎么,就没有一点问题?"唐、王二人不敢回答。毛泽东伸出三个指头:"我说三七开,你们同意不同意?把我的话传给小平同志,总理也快来了,我也要对他说,三七开吧。”

得到毛泽东的指示后,周恩来准备去长沙报告四届人大筹备的情况。已是12月下旬了,三九寒天。周恩来动过手术后身体十分虚弱,为保证周恩来病情不出问题,卫土、秘书、医生护士一起研究了多种防护措施。组成了强有力的医疗小组随机前往。

12月24日下午1时,周恩来的专机从北京起飞,2时到达长沙。周恩来问前来迎接的人:"王洪文到了吗?"接待的人回答:"在北京,还没起飞。"原来毛泽东是通知王洪文一起来的,王洪文因为和女护士胡缠,睡过了头,直到下午7时,才飞到长沙机场。周恩来同他会了面,一起去见毛泽东。

毛泽东本来是下午就要听汇报的,却被告知王洪文在北京睡觉没来。毛泽东很生气,对王洪文再不抱一点希望了。当周恩来汇报了两个小时后,毛泽东就批评起王洪文来:"你们不要搞四人帮,团结起来,四个人搞在一起不好。江青有野心,不由她组阁。总理仍然是总理,四届人大和人事安排由总理负责。”

毛泽东看看周恩来苍老而清瘦的面容,补了一句:"小平政治思想强,人才难得。我提议小平同志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总参谋长,政治局讨论讨论吧。”

王洪文眼瞅着邓小平掌握了实权,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可怜巴巴地望着毛泽东:"还有我呢。"但毛泽东看也不看他。汇报结束时,毛泽东说:"恩来再住几天,我还有话呢。”

周恩来在长沙住了下来,情绪很好。12月26日那天,周恩来把秘书、医生、卫士请来,宣布说:"今天是主席的生日,我请大家吃饭。"秘书问:

"都请谁呀?"周恩来手一划拉说:"就是住在这儿楼里人,再加上省上的,军区的同志,还有那两位小姐。"秘书明白那两位小姐是王海容、唐闻生。秘书想到蓉园宾馆3号楼还住着王洪文呢,请示总理:"请不请王洪文?"周恩来脸一板说:"不请!”

王洪文得知周恩来请客没有请他,冷笑两声咱们走着瞧吧。他想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整周恩来的办法。

究竟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