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91回 持真理烈女断嗓 悼元帅总理安魂


话说王洪文去长沙告状,被毛泽东好一顿批评。此年年底,王洪文和周恩来一起到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又因贪睡晚起,误了钟点,又挨了毛泽东一顿批评。毛泽东听完总理的汇报后,当场批示由周恩来任总理组阁,四人帮妄图由江青组阁的梦想全部落空。

受此打击,王洪文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心生一计,准备向总理再下毒手。回到北京后,他立即一头扎进钓鱼台,向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汇报了长沙之行。江青等人听说四届人大还由总理组阁,邓小平要正式出任第一副总理、中共中央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国务院除了张春桥要担任副总理外,江青、姚文元、王洪文一概无缘,不禁暴跳如雷。王洪文诡秘地说:"我们应该尊重主席的决定,积极支持总理的工作。主席这次在长沙说了,要我们不要跟着江青批东西,那我们就不批了,请总理来批吧,这样总行了吧。"张春桥笑着点点头说:"很好嘛,我看总理那里,就请洪文多请示,事无大小,悉以咨之。我呢,就照主席这次的指示,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文元呢,就抓批经验主义吧。"江青拍着手称赞道:"春桥就是点子多,你就是我的萧何和陈平。"四个说笑一阵,分头行动去了。

且说周恩来在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的筹备情况后,毛泽东要他不要走,再留两日,他还有事要和周恩来商量,周恩来也就没有走。第二天,周恩来得到通知后又去了主席住地。毛泽东招呼说:"坐吧,我的腿也站不起来了,不能迎接你了。"周恩来诚挚地说:"最希望主席健康日好,这一过渡时期,只要主席健康,就好办了。"毛泽东没有说话,定定地瞅着周恩来,过一会儿才问:"恩来啊,我上次提议,颖超同志担任人大副委员长,你为什么给勾了呢?"周恩来回答说:"主席,这样做对大局有好处,她是理解的。"毛泽东摇摇头:"这不好,老同志了么,又是女同志。"周恩来笑笑没有说话。

毛泽东叹息一声:"要是全党都能这样要求自己就好了,不可能啊。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还是要加深学习噢,学点马列主义,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周恩来听着主席的谈话,掏出两粒药片吃了下去。毛泽东关心地说:"不要逞强了,要好好治病。现在大局已定,小平把担子担起来吧,你要好好治病,我已说过多次。"周恩来感激地说:"主席,四届人大开完了,我一定好好治病,主席也要多保重啊!"毛泽东又叹口气:"文化革命,八年了,没有经验,新生事物,总是有缺点的,三七开,就三七开吧。现在应该抓抓生产了,要安定团结。"周恩来也不禁疲累地叹口气说:"是该安定团结了。"周恩来从长沙回来后,就主持召开了四届人大,这已是1975年的1月了。

四届人大于是年1月13日开幕,1月17日闭幕。周恩来代表国务院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张春桥作了《修改宪法的报告》,大会选举朱德为四届人大常委会委员长,通过了国务院人选,任命周恩来为总理。副总理和大部分部长都由老同志担任,四人帮进入国务院的,只有张春桥(副总理)。另外,江青的亲信于会泳担任了文化部长,唯此而已。关键性的一个部国防部部长由叶剑英担任,另外一个重要的部公安部部长则由新调到中央的原湖南省委书记,中共十届政治局委员华国锋担任,华国锋同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

周恩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庄严宣布,到本世纪末,国家要实现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和国防的四个现代化!代表们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了八亿中国人民的这一心愿。

也许是由于累的吧,周恩来近来总是感到消化不好,大便不畅。四届人大闭幕后,他又住进301医院,医生对他作食钡检查,其他部位没有异常,但在大肠内接近肝的部位发现一个核桃大的肿瘤,如果这个肿瘤扩大,必然堵塞食道。

钡餐透视结束了。周恩来问医生们:"你们都发现什么了?"医生们低着头不敢回答。周恩来着急地说:"你们要告诉我真实情况,我要安排工作,你们老瞒着我是会误事的。"医生们无奈,只好告诉他,在大肠接近肝的部位发现肿瘤。周恩来顿时明白了,这个病位正是四十年前长征经过草地时患肝浓疡病的位置。当年此病穿肠后便痊愈了,没想到四十年后又长出了肿瘤。推究病因,是进城后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去进行根治,又加上气、累而致病变。

周恩来把自己对病变的分析对医生们说了,医生们深以为然。既然知道了病根,很快研究出了治疗方案,准备手术。但是周恩来在动了两次手术后,身体十分虚弱,先得输液,否则,经受不住手术。

医生们开始作术前的准备了,但周恩来病床前堆着如山的文件要他批,姚文元甚至把报社通讯员送来的错字连篇、狗屁不通的稿子也堆在周恩来病床前让他修改。周恩来命令秘书:"给他们说说,以后文件都送小平那里去,现在小平负起责任来了嘛。”

周恩来讲了话,四人帮不好再往他这里送文件,可他们又怕矮壮深沉的邓小平,不敢刁难他,王洪文想用周恩来病重钻空子搞阴谋的想法落空了。

但是,王洪文并没有甘心,他和江青商量后,动不动一个电话打到医院,要周恩来亲自主持参加会议。周恩来知道他们是故意捣乱,但他想在临死之前把一些问题理理顺,好让邓小平工作起来更方便些,也就拔掉输液的针头去参加会议。

这天,王洪文又打来电话,要周恩来立即参加江青主持的一个会议,医生们告诉他,总理正在输液,王洪文蛮横地下令:"输液也得来。"周恩来毅然拔下针头,对秘书说:"调车。”

到了会议室,只见四人帮说说笑笑,并没有什么事要议,周恩来扭头就走。江青追问一句:"总理,我们批孔批了半天,你是什么态度啊?"周恩来冷冷地说:"五四运动时期我们就已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

一句话噎得江青说不出话来。邓小平知道此事后,立即把四人帮的活动报告了毛泽东,同时下令政治局委员不得再干扰总理养病,需要开什么会由他通知总理。江青怕邓小平,也不敢再随意跑到总理那里去闹,这且按下不说。

且说江青被周恩来狠狠地刺了一句,想撒泼,周恩来已坐车走了。她又故伎重演,嚎哭起来。姚文元奇怪地说:"总理过去都是逆来顺受,很少刺人,今天怎么厉害起来了?"王洪文幸灾乐祸地说:"你们不知道,总理的肝部又发现了癌,医生都说还有一年。"姚文元恍然大悟:"怪不得呢,肝火旺盛啊。"江青又嚷起来:"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张春桥看看表,笑着说:"咱们这伙四人帮啊,我得退席了,去给全军各大单位政治部主任讲无产阶级全面专政问题。"江青吩咐道:"春桥,你要讲透,不杀一批他们不知道老娘的厉害。"张春桥拎起皮包说:"这个任务我包了。文元,你的批经验主义得赶快上马啊!"江青嚷道:"对,快上马,总理就是经验主义的代表。”

张春桥在全军大单位政治部主任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传开,全国的形势又骤然紧张起来。本来,文化革命中林彪、江青制造了无数的冤案,冤狱遍及全国。全面专政之说一出,更是警笛长鸣,人头滚滚。其中炮制白卷英雄事件的辽宁省委书记毛远新批斩张志新一案,可说是奇而又奇,冤而又冤。

张志新是怎么入狱的,前文已经备述,这里不再重复。且说1969年9月24日,张志新在盘锦干校被捕后,立即被关进盘山监狱。来狱不久,法院的法官即来到监狱对她进行审讯。张志新穿着黑的囚衣,被带进审讯室。审讯员照例问道:"姓名?"张志新没有回答,审讯员提高嗓门问:"姓名?"张志新掠掠头发说:"我没有罪,我不是罪犯,你不可以用对待罪犯的口气同我说话。”

法官几次讯问,张志新每次都拒绝回答审讯。法官无奈,只好说:"你不回答也行,那你就谈谈,到这里来以后,有什么想法,对个人问题怎样认识?"张志新说:"9月24日批斗后逮捕了我。我认为,我的言行不构成犯罪。"法官问道:"你始终以为没有犯罪,始终不认罪,劲儿到底别在哪里?"张志新滔滔不绝地讲起来:"我说的都是事实,是真理,我没有向任何人乱讲,包括我的爱人,我是按照党章规定的组织原则向党讲心里话,这是党章的要求,也是党员的权利,怎么会是犯罪。”

法官默默地听着,他把党章、律法的条文想来想去,觉得张志新确实构不成犯罪。因为党章上没有一条条文规定一个党员对另一个党员在组织内提出批评是反党大罪。律法也没有条文规定说一个公民对另一个公民提出批评就构成犯罪。反之,党章上一再强调党员有权向组织反映自己的想法,律法也强调公民有言论自由。这位法官想来想去,确认为自己有义务维护党章和律法的尊严,便在张志新的审讯结论中写上了自己的判断:"张志新纯属思想问题,构不成犯罪,无法判刑。”

张志新一案是毛远新直接抓的,这个结论自然要送给毛远新看了。毛远新一看拍案大怒:"好嘛,张志新这么猖狂,把审判员给拉过去了,这是反改造,要严加管制。这个审判员已经站到阶级敌人立场上去了,马上给我撤下来,送农村监督劳动。”

此令一下,地动出摇,盘山监狱马上加强了监管,给张志新上了背铐。新来的法官虽然熟悉党章、律例,但有了前车之鉴,他也不敢书生气十足了,一来到监狱的审讯室,就声色俱厉地审讯起来:"张志新,你为什么猖狂地反对林副主席?"张志新针锋相对地回击道:"这是我的看法,这不是反革命行为。"法官一拍桌子:"反对林副主席就是反党,反革命!"张志新反问:"党章上哪一条规定一个党员批评另一个党员是反党、反革命?"法官一拍桌子,喝道:"你不要党章、宪章的,现在是按公安十条办罪!"张志新问道:"那宪法、党章还要不要?"一句话问得审判员说不出话来。

审讯结束后,张志新回到狱房。高墙黑影,云重星稀,镣铐铿锵。张志新夜不能寐,用戴铐的手写诗言志。她先在纸上写下三个大字"谁之罪",文革以来国家民族及个人的悲惨遭遇一齐涌上心来,她在纸上悲愤地写道:

在漫长的岁月里,在尖锐的斗争中,夺去党的具体领导,她可知怎么行?呼唤没回应,喉干泪水尽,在战友的带领下,她锻炼成长,红心献革命,永不忘誓言!为真理而奋斗,誓死捍卫党。今天来问罪,谁应是领罪人?!今天来问罪,谁应是领罪人?!

张志新是天津一个知识分子的女儿,父亲酷爱音乐,张志新姐妹三人受父亲影响,也都酷爱音乐,能曲善奏,妹妹志勤后来还成为专业乐团的小提琴一把手。写完《谁之罪》,张志新为这首诗谱了曲子,轻轻地哼起来。

法官捧着张志新写的《谁之罪》和"万言书",手在发抖,心在激跳。他心里明白,当今天下的人谁不在骂秦桧和妲己,人们只是敢想而不敢怒,更不敢言,张志新却敢想,敢怒,敢言,一次一次向秦桧和妲己投去了投枪和匕首。他的良心被感动,毅然违背上头要判张忐新无期的旨意,判了她十五年徒刑。

这次的判决案卷没有送到毛远新手里,因为省上政保部门知道这样的判决送上去只会受到毛远新的申斥。政保部门的一个负责人亲自来到盘山,想亲自审判,被张志新训了一顿,他恼怒地责令法院从严判决,推翻原判,判处她无期徒刑。

1970年10日26日,被判无期徒刑的张志新从盘山监狱转到沈阳监狱,五年的铁窗生涯没有销蚀掉她的斗志,于是,一份新的张志新案情报告送到了毛远新的办公桌上。

1975年的3月,关内已是桃红杏白,但关外的沈阳城却还是寒冷的冬天,毛远新的办公室里暖气开得很足,他呷着香茶,审视着报告,脸上的杀气越来越重……

原来张志新被判无期徒刑后并没有屈服。她被转到沈阳监狱后,用每月仅有的两元零花钱买了几十本马列著作和毛选。没有纸张,她就在手纸上写读书笔记,批判极左思潮。1970年12月25日,是她入党十五周年纪念日,她在手纸上写下了《迎新》,诗曰:

十五年前的这一天,我庄严地宣读了誓言,为社会主义而奋斗,为人类解放而献身,十五年后的这一天,我严肃地接受党的"审判",不是我违背了誓言,也不是党来把我屈冤,为什么还没有落案?时间和实践将公正裁判!追求真理,坚持战斗,奔向党指引的航线。驾驶起生命的航船。铲私根,战恶浪,永向前,勇敢地去接受考验,用胜利去迎接春天。

写完,她用仅有的一点白纸做成小白花,又用床栏的紫红颜色弄了一点红水,把纸花染红,打开藏在身边的党章,让党旗露出来,然后把党旗放在桌子上,摆上小红花,对党宣誓,永不违背入党誓言。她轻轻地哼起国际歌:

"要为真理而斗争毛远新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份案情报告,越看越恼,此人怎么这么顽固,林昭、遇罗克、史云峰这些人的案情比她的轻得多,但都被处决了,张志新这么顽固,她就不想想后果,不想想丈夫和孩子的命运,怎么办呢?是杀还是不杀?

毛远新在办公室考虑着张志新的案情,想到了中央上层的斗争。四届人大一开,邓小平当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兼第一副总理,江青、王洪文、姚文元被冷落了。他清楚,自己的命运是和"文化大革命"系在一起的,"四人帮"倒了,自己也得下台。想到这里,他更清楚了张春桥宣讲全面专政的深意。是啊,不把那些走资派的社会基础扫掉,他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是很容易的事。要杀,大开杀戒!

主意已定,毛远新把省政保部门负责人召来,指着案卷问道:"张志新这么猖狂,为什么不采取措施?"负责人回答:"能采取的措施都采取了,不能采取的措施也采取了,上重铐、背铐、关小号、延长工时。"毛远新摆摆手:"不要说了,张志新死心塌地,活一天和我们干一天,杀了算了。"毛远新一声令下,专政机器迅速运转起来。4月3日,张志新被带到审讯室,法官宣布:改判张志新死刑。张志新拒绝在审判书上签字,法官也不管她,立即招来几个警官,给她戴上背铐,带入一间囚室,把她锁在一根铁钩上,带来四名女犯围着她,警察持枪在屋内外警戒,这是决囚前的例行监护措施。张志新被锁在铁钩上,浑身不能动弹,被多次刑讯和凌辱过的身体虚弱不堪,但她头脑异常清醒。她早陪过法场,上过刑场,早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在今晚诀别人世的时刻,她心安理得,只是想起幼子、弱女,白发老娘来一阵心酸。

待决室外面来了一队警察,他们进了房,把张志新从铁钩上解下来,挟着出了囚室。张志新以为是深夜处决,想喊叫抗议,却被一只大手捂住嘴。但是,他们并没有把她押往刑场,而是把她带到了小楼上的一间房间,房间里有几个穿白大褂的人等着。这些人把张志新推进来,仰面按倒在一张矮床上,死劲地压住她身体的各个部位,一个穿白大褂的手里拿着锋利的手术刀,切开张志新的喉部,一刀割断她的声带,几针缝合了伤口。警察一把把她拉起来。伤口疼得要命,张志新大声喊叫,却没有一点声音,人们只能从她张合的无声嘴巴上看到她在抗议。

第二天凌晨,张志新被推上囚车。上午8时,囚车离开沈阳监狱驶向刑场,上午9时,囚车在刑场停下来,张志新被推下车,一声枪响,突然倒下。毛远新把张志新的案卷调去审查,他翻看着现场照片,见被处决后的张志新脖子上缠着一条黑带,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政法部门的那位负责人回答说:"临刑前,怕她进行反革命宣传,就割断了她的声带。处决后拍照时给她脖子里缠了块黑布,掩盖掩盖。"毛远新点点头说:"好,现在要全面专政,手不能软。我很快要去北京,你们要把工作作好。"毛远新要去北京干什么,这位政保部门的领导人是不知道的,毛远新也没有告诉她,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而又是机密的任务。毛远新离开沈阳,坐飞机到了北京,下了飞机直奔游泳池,毛泽东欣喜地接待了他:"你在外面锻炼一个时期了,现在该熟悉一下中央的事情,先给我当联络员吧。第一件事情,你告诉邓小平,贺龙的追悼会可以开,悼词我也同意。”

毛远新答应一声,通知中央政治局,贺龙的追悼会可以开了。姚文元是管宣传的,谦和地,甚至是诌媚地望着毛远新:"主席说没说要报道?"毛远新摇摇头说:"主席没讲。"姚文元说:"那就不发消息了。”

6月9日,贺龙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周恩来毅然拔掉针头,要去参加追悼会,医生劝阻他说:"总理,你站都快站不起来了,哪还能去?"周恩来叹口气说:"同志们,你们不知道啊,1927年大革命失败,多少人都往蒋介石那里跑。贺龙同志是军长,不去升官发财,毅然把自己的队伍交给党,参加领导南昌起义,这样的好同志硬是被活活整死,我难过啊!我没有保护好贺胡子,心里有愧啊!”

八宝山革命公墓的礼堂前,已经来了不少人,追悼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突然,一辆大红旗轿车驶进广场,人们马上认出来,这是周恩来的车。总理来了!人们一下围了上来。周恩来从车里钻了出来,人们一看不禁呆了,总理简直瘦得不成样子,过去很合体的制服,如今空荡荡地挂在身上,大家难过得低下了头。

周恩来一下车,无暇顾及其他,就问:"薛明呢?薛明同志呢?"工作人员领他穿过走廊,到薛明休息的房间去。周恩来一边走着,一边悲痛地喊着:"薛明?薛明啊!"薛明闻声迎出来,抱住总理哭了起来。周恩来歉疚地说:"薛明啊,我是来向你检讨的,我没有保护好贺胡子啊!"薛明哽咽着说:"总理,你别说了,你比谁都难,看,都病成这样了。你要保重啊!"周恩来摇摇头说:"没有用了,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人们闻声大哭起来。周恩来向司仪说:"今天我来致悼词。"薛明担心地问:"总理,你的身体……"周恩来叹口气说:"贺龙同志把一切都献给了党,难道我还不能为他致致悼词么。”

追悼会开始了,司仪喊道:"三鞠躬。"周恩来随着司仪的指挥,恭恭敬敬地向贺龙遗像三鞠躬。人们鞠躬完了,周恩来还在鞠躬,一共七鞠躬才停下来,泪水早已浸湿了他的衣襟。

司仪宣布:"请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致悼词。"周恩来用发抖的手拿着悼词开始念起来,不,是讲起来。对于贺龙,周恩来是太熟了,在他的眼前,闪过了北伐时的铁军旗,南昌起义时的总指挥部,洪湖里的红旗,会宁城下三大红军主力会师……令周恩来遗憾的是,他一直暗暗地予以保护和同情的彭德怀元帅新死不久,连个追悼会都不能开。元帅英魂,不能安兮。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续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演义 作者:张涛